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前世情人eleva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9-23   编辑:冷无情
  • 前世情人 前世情人

    「你说,爱的开始究竟是什么呢?」  「他们的感觉不只是爱了吧,还很像父女。」  「就是就是,乱七八糟的……」  看完电影《Lolita》,我和小伙伴乐乐你一言我一语地发表着评价。才13岁的我们并不能理解剧情,只是凭着自己的第一印象自说自话罢了。

    eleva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前世情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前世情人》,是作者eleva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你说,爱的开始究竟是什么呢?」  「他们的感觉不只是爱了吧,还很像父女。」  「就是就是,乱七八糟的……」  看完电影《Lolita》,我和小伙伴乐乐你一言我一语地发表着评价。才13岁的我们并不能理解剧情,只是凭着自己的第一印象自说自话罢了。

《前世情人》 第二十四章 午夜兰花 免费试读

林隶楚和郑琬茗回到家,已经快要十一点了。

晚风和煦,一路张灯结彩,五光十色,映衬着,这冬夜也无比美妙。

将车停好,林隶楚下车转到郑琬茗的一侧。拉开车门,伸手挡在车门框下,同时十分绅士地伸出另一只手做牵引状。郑琬茗偏了偏身子,优雅的踏出车厢,一手搭在林隶楚掌心,夫妻二人缓缓步入家门。

虽然平日里经常出入各自高端活动聚会等,见惯了别人这等绅士的作风,但是今天自己的直男老公突然开窍,郑琬茗还是有些忍俊不禁。“今天你这是怎么了?这么有仪式感。”

“哈哈,不是要跨年了嘛,咱们都专程去看了演出,回家也要正式一些啊哈哈。”林隶楚嘿嘿直笑,“我去开瓶红酒吧,融融不在家,我们也一起跨年。”

说着,林隶楚楼紧了郑婉茗,却被一把推开。“你身上怎么一股汗味,臭死了,快起洗洗。”

“啊?有吗?”林隶楚不知所以,低头嗅了嗅自己的衣服,又道:“不如我们一起洗怎么样?”

“不行,我还得给客户们发祝福的邮件,你先去吧。”郑婉茗脱下外衣放到衣帽间,准备径直走向书房。

待林隶楚洗完澡出来,他来到书房门口,看着郑婉茗还在里面看着邮件,便催促她不要再忙了,早点休息。郑婉茗思索片刻,盖上电脑,这才去了浴室。

林隶楚在外面把两人换下来的衣服收拾好,又把脏了的衣服拿去洗衣机清洗,做完这些他才从自家客厅的酒柜里拿出一支红酒,将饭厅的桌子搬到客厅的大落地窗前,铺上红色的桌布,摆上精美的进口白瓷餐具,放上甜品,将两只酒杯里斟上红酒,关了明亮的大吊灯,只留一盏明黄的氛围灯。

郑琬茗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换上了一件白色的丝绸睡裙,材质极薄,隐隐透出肤色特别是胸部采用了透明蕾丝,隐约间能看透过水蓝色刺绣看到棕红色的乳头。她远远的就看到客厅里丈夫准备的一切,会心一笑。

“在家也弄得这么浪漫,真有你的。”郑琬茗慢慢走到近前,看着这温馨又浪漫的餐桌不禁喜悦。往年他们时常是一家三口出门到热门的餐厅或者经典跨年,今年因为晚上去看了女儿出席的演出,所以没有在外面预定餐厅。

“快坐下吧,”林隶楚为妻子拉开椅子。“一会儿就跨年了,今年还有烟花。”林隶楚指的是在他们小区的物业都会在新年夜为业主们放烟花这件事,一年一度,地点就在别墅区中间的人工湖旁,场面蔚为壮观。

郑琬茗蔚然轻笑,缓缓入座,灯光微黄,温馨又浪漫。

“今天融融的表现真不错。”郑琬茗轻呷一口红酒道。

“哈哈哈,当然了,落落大方,张弛有度,不愧是咱们的女儿。”林隶楚一脸得意的说着,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与坐在对面的妻子一起看他拍摄的女儿照片,舞台上的雪融身着礼服,身形高挑,仪态华美,宛如一只骄傲的天鹅。

“没想到她穿着我的礼服也这么合身。”郑琬茗欣慰地看着照片,“就是裙子短了一些。”

“融融已经比你高了吧。”

“嗯,光脚站一块儿已经比我高一点了。”郑琬茗感慨道,“唉,老啦,一转眼宝贝女儿都这么大了,我都不年轻了。”

没等妻子说完,林隶楚伸手握住了她,借着酒劲,深情的盯着妻子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不论过多久,你在玩心里都是最美的。”林隶楚很是对她说这样的情话,这下突然起来的温情让郑琬茗心里咯噔一下,脸颊抹上一丝红晕。

“老夫老妻了,你怎么突然肉麻起来了。”郑琬茗撇过头去,拿起酒杯轻启朱唇,却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即使是在大学时代林隶楚追求她时,也不懂这些风花雪月的东西,全靠一腔热情与真诚温柔打动了她,如今结婚十多年,最近丈夫就像突然开窍了一样,变得比以前富有情趣了。

“嘿嘿,这样不好吗?你看今天……”

话音未落,远处的湖边升起一团火焰,倏地直冲天空,瞬间绽放开来,一团团绚烂的烟花在空中闪亮。

夫妻二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窗外,抬头看着满天的烟火,眼神里满是似水柔情。

此时此刻,在聚餐的雪融和同学们正聚集在旋转餐厅的一侧,倒数着等待市区公园里烟花表演的开始,那预示着新年的起航。“五、四、三、二、一!新年快乐!”众人齐声道贺,与身边的人互相祝福着,雪融也在其中,在人群的簇拥下,和徐东紧紧抱在一起,欢呼雀跃。

小区里的烟火已经稀稀落落,林隶楚用音响放起音乐,两人在客厅中间缓缓起舞,十指相,亦步亦趋。林隶楚搂着妻子的腰,身体越靠越近,妻子抬头望着他,深情款款,眼含温柔,在酒精的作用下媚态如丝,这让他不自觉就低头吻上了妻子的双唇。

郑琬茗闭起双眼,与丈夫唇齿相交。两人的脚步逐渐停下,沉浸在深吻中。从妻子身上传来的柔软与火热,让林隶楚的欲火再一次被点燃,他将手从妻子的腰部伸向臀部,撩起薄薄的睡裙把柔软的臀肉抓在手中玩弄。

本来就被酒精催了情,现在又有丈夫的爱抚,郑琬茗也按捺不住,鼻中哼出声来。

林隶楚拉着妻子一起坐到沙发上,两人十分默契地脱掉自己的外衣,胡乱扔到地上,紧紧拥吻。郑琬茗跨坐在丈夫身上,被丈夫环抱着,乳房在丈夫的舌头挑逗下不断颤动。林隶楚把手放在妻子胯间,隔着内裤摩擦着她的下体,惹得妻子呻吟连连,妻子也欲情似火,一把抓住林隶楚鼓囊囊的裆部套弄着。

“我们做吧。”林隶楚一边舔舐着妻子的乳头,一边挑逗着妻子的欲望。

“在这吗?”夫妻两人从未在家的客厅有过交媾,这让她着实有些不能适应。

“嗯。”林隶楚没有停下舌尖的进攻,双手也开始准备脱下妻子的内裤。

郑琬茗犹豫片刻,退后两步,脱下内裤靠在沙发上张开双腿坐好。没料到林隶楚却站起身,脱下内裤后,听着明晃晃的一根阳具在她脸前晃悠,“老婆,给我含一下。”说着,将阳具凑近妻子的嘴边。郑琬茗抬眼看了丈夫一眼,便有气无力的坐起来,一手握住丈夫的阳具,同时张嘴含住了大半根,来回吞吐,如此几番后用舌头在丈夫的龟头上舔舐几圈,又重新含住阳具。

虽然胯下的妻子正在卖力为自己口交,但是如今的林隶楚却觉得妻子的口技远不及女儿的十分之一,虽然他不知道雪融是怎样学得如此熟练,但这一年以来与女儿的几十次交媾,已经让他觉得仅仅被女儿口交也会沉迷其中,仅此这一点,是结婚十几年的妻子所达不到的。

口交片刻,林隶楚让妻子又坐回了沙发,自己则坐在她的两腿之间,贪婪地将妻子的下体含入口中。妻子的下体被浓密的阴毛所覆盖,像黑森林一般保护着里面的隐秘,林隶楚的舌头在里面来回穿梭,引得妻子爱液潺潺,娇喘阵阵。

觉察到妻子兴致高涨,林隶楚重又起身,半跪着,将妻子的身体像自己方向拉过来,分开妻子的双腿,挺直了下体直刺入妻子体内。

“啊……”这一冲击让郑琬茗舒爽地叫出声,她闭上双眼,秀发散乱,双臂摊开在沙发上。

林隶楚扶着妻子的双腿,用下体不断撞击着她的下体,黏腻的爱液在拉扯与撞击中发出“啪啪”的响声,随着悠扬的音乐不断律动。妻子的两颗乳房如同两颗水团,伴着他每一次的抽插来回涌动,令人眼花缭乱,想要将其一把抓住。

“……嗯……嗯……啊……”丈夫的抽插时浅时深,时快时慢,粗大的龟头在她水汪汪的下体里来回拉扯,不时研磨起自己的宫颈口。她的双手无处安放,只得一手放在胸前,一手抵住丈夫腹部。

妻子和女儿的身材简直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并不是每一个父亲,都能见识自己女儿成年后的胴体,但林隶楚不一样,不近时常能一睹起快,还与之翻云覆雨。眼下是妻子潮红的身体,林隶楚挺着阳具在其中传送快感,也忍不住与女儿的肉身做起了对比。

相比之下,雪融的身体更娇嫩光滑,肌肉线条明显,这是年龄的印记,是妻子无论花多少钱保养也做不回来的,不过雪融的肤色较妻子的深一些,而且,虽然母女二人都是34D的大胸,但是雪融的乳头还是鲜嫩的粉色,妻子的已经是棕色了。最为明显的便是下体,雪融下体也有阴毛,但是她一直剃毛,所以保持着无毛的光洁阴部,与妻子的成熟黑森林相比,显得很是幼嫩。

由于下午才和雪融做爱,此时的林隶楚敏感度大大降低,抽插许久也毫无感觉,他停了一下,抽出阳具,妻子默契地翻过身趴在沙发上,双手抓着靠背。

林隶楚二话不说,再次将红肿的阳具送到妻子体内,后入的姿态让他插入的更加彻底,也引得妻子叫声加大,响彻整个客厅。

就在两人忘情之时,突然手机铃声大作,郑琬茗立刻忍耐着问道:“嗯……谁……谁的电话……”林隶楚又抽插了几下,才停下来,转头看向茶几,是自己的手机惊扰了他们的二人世界。他很不情愿的拿起手机,却发现是女儿打来的电话。

“喂,融融啊,怎么了?”林隶楚没有停下来,阳具依旧在缓缓抽插着,一手抓着妻子的臀部,一手拿着手机。

“爸爸,我和同学们还在外面玩呢,一会儿去唱歌,今晚就不回去了。”电话单另一端,雪融对着听筒大喊,虽然跑进了卫生间,但是外面嘈杂响亮的声音还是不绝于耳。

“好,你们注意安全!”林隶楚回应道。此时身下的郑琬茗也屏气凝神,慌乱中听清了是什么事情,心里暗自责怪丈夫,却好无力去。

挂断电话,林隶楚扔下手机立刻又振奋起精神。

“……啊……啊……用力……老公”郑琬茗一遍遍呻吟,她无力地趴在沙发上,快感刺激着全身各处,下体一阵阵颤动,就像高潮来临前的暴风雨。

“……快……老公……快……我不行了……”郑琬茗的身体不断起伏,潮水般的兴奋蔓延开来,身体一张一弛。

“叫我爸爸。”林隶楚耸动着下体,对妻子喊道。

“……啊……嗯嗯……”郑琬茗只顾自己呻吟。

“……快……叫爸爸……”林隶楚用力顶起妻子的下体,这样的激起了他的征服欲。

“……啊……爸……爸爸……”郑琬茗早已迷失在高潮之中,毫不顾忌地喊起了迷乱的淫秽言语。

听到妻子喊自己“爸爸”,林隶楚像是触电一般愈加兴奋,他加大了抽插的力度,速度越来越快,妻子的下身湿滑泥泞又紧紧夹住了他,每一寸进出都更加刺激。

“……爸爸……爸爸……啊……”妻子的浪叫越来越肆无忌惮。

“操你……操死你……我的乖女儿……”

林隶楚用力抓紧了妻子的臀肉,飞速抽插了几下,将阳具紧紧抵在妻子身体内部,一抖一抖,射出来浓稠的精液。

“你最近花样越来越多了。”彼时还在颠鸾倒凤、如胶似漆,现在郑琬茗已经躺在林隶楚怀里,重回温婉优雅。

“不喜欢吗?”林隶楚心满意足地外头对妻子说道,他双臂张开靠着床头,其姿其态宛如一位凯旋的将军。

“真有你的。”郑琬茗莞尔一笑,娇嗔道,“记得刚认识你的时候,还以为你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书呆子,没想到现在越来越厉害了。”

“哈哈哈。”林隶楚听闻此言,心中大喜,怀中抱着美艳娇妻,此前又与女儿同赴巫山云雨,世上又能有几人堪享如此齐人之福。

在满心欢喜中,夫妻二人香艳缠绵,共度跨年夜。

与此同时,雪融和尚未散去的同学们在KTV里或唱或跳,酣畅淋漓,到天色微微亮才纷纷离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