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xingxing209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xingxing209做作者的小说

2020-09-23   编辑:素流年
  • 红尘劫(红尘佳人) 红尘劫(红尘佳人)

    老婆名叫李慕思,柳眉樱唇,五官精致,身材出众,气质迷人。读书时,每到节日,她都会收到许多爱慕者送来的礼物,成为我女友后,我曾经问过她,具体有多少数量,她笑着说,有一个加强连追你老婆,你可得当心呦……

    xingxing209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红尘劫(红尘佳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红尘劫(红尘佳人)》,是作者xingxing209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老婆名叫李慕思,柳眉樱唇,五官精致,身材出众,气质迷人。读书时,每到节日,她都会收到许多爱慕者送来的礼物,成为我女友后,我曾经问过她,具体有多少数量,她笑着说,有一个加强连追你老婆,你可得当心呦……

《红尘劫(红尘佳人)》 第六十四章 免费试读

第二天醒来,头痛无比,依然想睡,但此时电话铃声又响起来了,等我拿起手机,铃声断了,我嘴里嘟囔着“谁啊,这么早。”

刚睁开眼睛,顿时一惊,发现通话记录里几十个未接电话和未读微信。

“我靠,都是谁啊。”我查看了下,“原来先是慕慕,后来是燕燕。”

慕慕:“老公,今晚怎么没回家?”

“怎么不接我电话?”

“不会去小三那了吧!”

………………

燕燕:“亲爱的,你去哪了?”

“难道你还有小四?”

“你家慕慕来我这找你了。”

“再不回话,我家要被某人拆了。”

………………

我赶紧给燕燕回复了消息:“知道了,昨天去兄弟那喝酒了。”

再给老婆打了电话:“昨天陪兄弟喝酒了,马上回家。”

“我才不信。”老婆嘟了嘟嘴说道。

“没事,待会回家给你证明。上次证明过了,不是吗?哈哈。”我大笑了一声。

“证明?”她问了一声,而后想起来什么证明了,“色鬼。”

“那你信了吧。”我继续逼问着老婆。

“信信信。赶紧回家。”

我挂了电话,飞一般的赶回家里,途中还捎带买了点慕慕和儿子爱吃的东西。果然计策还是有效的,见到这些好吃的东西之后,老婆也就没说啥,只顾着吃了,见此情景,我心里的石头落了地,长舒了一口气。

“你们慢慢吃,我还有事要处理。”说完,我走进了书房,身后传来了老婆的声音:“老公,待会我和心心还要出去逛街呢,你注意点,别犯错喔……”

“我靠,她这是故意露出破绽?准备捉奸老公?”我心里想着,嘴上却朝外面喊着:“放心,今天谁来,我都不开门,你们带好钥匙,不然等会我可不放你们入门,哈哈。”

然后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电脑。

其实我的目的是想继续看那些奇怪的视频。

新的视频打开了。

从身材上看,映入眼帘的依然是上次的美女,一丝不挂,洁白无瑕。

“美人,上次说过带你来体验试玩各种作坊的,看到了吗?这里是刑房,顾名思义,就是以刑罚作为惩罚的场所。”长老对着她说道,这时镜头也随之转动,我看到很多女子都在这里受刑罚,镜头里到处都是她们遭受各种各样的刑罚虐待之苦的画面。

有的女子被绳索绑得紧紧的,有的女子全身都被蜡油覆盖着,有的女子一边哭泣着一边正在失禁中。她们身边都无一例外的站着一名男子,应该就是这里的客人吧,专门为了调教虐待这些女子而来的,这是他们的爱好,追求凌辱的快感,满足内心深处的欲望。

镜头在一名女子身上停下了,一名双手双脚被绑住的美女,正在苦苦哀求着身后的男人,希望得到排泄的机会,这是一张充满羞耻和痛苦的表情的脸。

我被这里的画面深深的吸引了,深吸一口气,而后继续看下去。

“美人,你也上去试试吧。”说完,一旁的工作人员很快就把她带到了一处无人的设施前。

“不,不要。”她无力的抗争着,但很快她就被工作人员给固定在那了。

“放心,不会弄掉你孩子的。”长老对她说道,“不能每天让你白吃白住,你也得赚点生活费,不是嘛。”

我一看,她跪趴在那里,双手伸向屁股后面,和双腿并排排在一起,而后手脚被一对四环的镣铐锁在一起,这个姿势导致了臀部高高翘起,小穴和肛门都暴露在视线中,未知的恐惧也让她感到异常的紧张。

美女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身体也异常紧绷着,害羞或者是害怕使得她的头低垂着,不敢抬头看,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客人来惩罚调教她。

客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刚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想抬起头来的她又深深的将头低垂了下去,此时的她实在没有勇气抬起头来,只能认命承受着即将到来的一切屈辱。

等了许久,她不见身后有任何动静,意外的寂静,让她的身体变得格外敏感起来,甚至在想着身后的男人正在用一种什么样的眼光瞧着自己,是鄙夷还是淫邪?

“别看了,好丢人,好羞耻。”她心里默念着,内心无比煎熬。我发现她的手指攥紧了,脚趾也蜷缩了起来,两片臀肉也微微颤动着,更吸引人的是两片臀肉之间那迷人的性感小穴,泛着晶莹的露珠,她居然在男人的视奸下,流出了淫液,操,好淫荡的美女。

“啪”,正在她心绪不宁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巨响,原来,男子拿起一根鞭子,猛地抽了下地板,吓得她身体哆嗦了起来,充满了对未来所发生之事的恐惧。

突然,该男子缓缓抬起右手,接着便是快速而有力的往下一甩,一条长鞭划破长空,“啪”的一声,长鞭狠狠的抽中了该女子的左侧臀肉。

“啊,”每当鞭子抽中她时,她便发出一记痛呼声。

随着鞭子一次次的落在她的屁股上,她的声音渐渐的从痛呼变成了哀嚎声。

“不会被打烂吧?”我想着这个问题,“不过,如果是特殊的鞭子的话可能没事,而且该女子还怀孕着呢,应该不会打烂。”

在一阵狂风暴雨般的鞭打过后,她的臀肉就被抽的红肿起来,但如我预料的那样,没有破皮,只有一条条的鞭痕,这应该是特殊处理的鞭子,只能让受刑者感到更加的疼痛,却不会留下不可挽回的永久性创伤,否则以后还怎么接待其他客人呢?

尽管如此,但被鞭打的疼痛感却还是让她的眼角流下了痛苦的泪水。而且身体因为受不了疼痛而一直胡乱扭动,这激烈运动也让她浑身香汗淋漓。

“好,好了吗?”她用虚弱语气的问道,看来这顿鞭打消耗了她很大的力气。

“哪有这么快结束。美女你新来的吧?不懂这里的规矩?”持鞭的男子伸出手,抚摸着女子受刑的臀肉,并时不时的扒开两片臀肉,深入进去,摸索一阵后,拿出手指看了起来。

而女子则因为被鞭打过后,似乎更加敏感了,被男子抚摸着的两片臀肉微微颤抖着,两片臀肉中央那未合拢的娇嫩小穴,流出了比之前更多的淫液。

男子看到手指上沾染的女子的爱液,笑了笑,说道:“美女,我花钱买了时间的,现在还远远没到呢。”

“啊,不,不要这样,会,会被打烂的。”女子哀求着。

“那可不行,我可是花了钱的呢。”男子拒绝了她的哀求,又提起了鞭子,“对了忘了告诉你,刚才只是打了你的两片臀肉,还没打其他地方呢。”。

“其他地方?什么其他地方?”女子问道。

“啪!”男子没回答,而是用鞭子代替了回答。

“啊!!!”一声格外凄厉的惨叫,女子猛的抬起头来,粗重的喘着气。

“知道是哪了吗?嘿嘿,就是你的淫荡的根源。”男子拿鞭梢戳了戳她的阴蒂环,让女子全身都紧绷起来。

“求,求你饶,饶了我吧。好痛啊,受,受不了。”

“饶了你也行。只要你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什么要求?”

“要求也很简单,你不是新来的吗,每个新来这里的女人都是拒绝卖逼而宁愿受罪的,但我相信你以后迟早会和前辈们一样,慢慢的会自愿成为岛上正式编制,到时你得无条件的陪我。当然,无条件指的是你不能拒绝我,费用我照付。咋样?”

听完这个,我有点懂了,之前介绍的岛上的规则好像是说,女奴和客人是双向选择的关系,如果女奴不肯,客人也没法强迫。

“不,我不会出卖自己身体的。”女子虽然身处痛苦中,但依然坚守着底线,拒绝卖逼。

“那……就没法了。继续咯。”男子又拿起了那条皮鞭,朝女子臀缝之间抽去。

女子又被抽了很多下,虽然不可能鞭鞭都抽中,但从女子的凄惨叫声中,我隐约可以分辨出其中不少都抽中了女子的阴蒂,这是女子最敏感的部位啊,像我之前触碰老婆那里时,老婆都能瞬间被刺激的弹的老高,何况被鞭子猛抽,这应该可以算上十大酷刑了吧。

女子被剧烈的疼痛刺激得身体不断扭动,试图躲避,但手脚都被牢牢固定的她又怎么能做到呢?渐渐的,两片大阴唇变得异常肥厚,小阴唇也略带红肿,至于那作为鞭打目标的阴蒂,更是姹紫嫣红。

我定睛一看,这美女居然阴蒂被割了包皮,难怪刚才惨叫声这么凄厉,原来是鞭鞭入肉了。看到这,我不禁想起了老婆,她也是被割了包皮,要是她也被这么抽打,会是和这个美女一个反应么?当然,我是舍不得这么虐待老婆的,最多也就是稍微触碰一两下刺激下她,听听她风骚的呻吟声而已,嘿嘿。比起燕燕的呻吟声,我好像更爱听慕慕的,因为慕慕是冰山美人,而燕燕是成熟性感,两种不同的味道,但显然男人更爱征服前者,尤其是把她们调教开发后,更有成就感。

再回到画面,被鞭抽得红得发紫的阴蒂又挺又凸,反而更容易被鞭子抽到,果不其然,随后阴蒂被击中的次数越来越多,女子的反应也越来越大,但我听着,咋感觉叫声中除了痛苦还夹杂着愉悦?

听到女子叫声变化的男子,鞭打得更起劲了,速度也更快了。一鞭鞭的抽下去,一大半都击中了女子裸露在外的又红又大的阴蒂上。

画面中,男子高高举起皮鞭,似乎用尽力气往下打去,正中了女子越来越大的阴蒂,女子这次再也受不了了,小穴像喷泉似得猛的高高喷出一股爱液,整个人也无力的瘫软在地。

“不错。终于高潮了。”男子见女子高潮了,才停止了鞭打。

难道结束了?我想着。

只见男子弯下腰去,用指尖的指甲,狠狠的刮弄着她变得肥大的阴蒂,不时的还拉扯了下阴蒂环,女子在他的玩弄下又开始婉转呻吟,淫水连连,娇躯不断的扭动着。

“美女,原来你这么骚浪贱,刚才我都没注意,你阴蒂的包皮都被割了,难怪刚才叫得这么惨。是谁给你割的?岛上好像没这个程序啊,是不是你以前的野男人给你割的?割的真好,不然都无法表现你的真实的一面呢。”

女子没说话,只顾得上哭泣和喘息着。

“休息够了没,该进行第二轮了呢。”过了会,男子又准备去拾取刚才扔在地上的皮鞭。

“别,别打了。”女子看到男子的这个动作,终于忍不住再次求饶了,“我,我答应你。”

“签字画押。”男子拿出一张纸,给女子解开右手,让女子签字画押,只见女子签上了字,而后大拇指沾了印泥后画了押。

“美女,还有件事要告诉你。”男子看了看契约,确定了女子已经签字画押后,露出了满意且诡异的笑容。

“其实这里的规矩是,要么女奴被鞭打出高潮,游戏结束;要么是客人消耗完买下的时间,游戏结束。所以,其实你刚才不用签字画押的。哈哈。”

“不过,你也不要担心,毕竟有个前提条件,就是你自愿卖逼,如果你能忍受这些作坊的各种刑罚调教,我也没辙,所以,努力吧。”

“我,我不会让你如愿的。”女子抬起头,毅然决然的说道。

“我倒是很期待你在这里能坚持得越久越好呢,这样,你的身体也会被开发的越来越极品,等到你哪天受不了而卖逼了,对男人来说,就是天大的享受,所以,我愿意等,至死不渝。哈哈。美女,我要走了,下次见面就是品尝你下面的滋味的时候了。”说完,男子扬长而去。

在那客人走后,工作人员就过来,给她解开了束缚,调教加上高潮,让她耗费了太多体力,刚解开束缚,她就瘫倒在地。

“让你休息三分钟,时间到,我就走了,到时你被遗弃在外,后果你是知道的。”长老淡淡的说道。3分钟后,女子挣扎着站起来,却没走几步又瘫倒了。

“真没用,算了,念在你是第一次,就让人把你抬回去吧,”说完,长老走到她边上,贴着她的耳朵又轻轻说道:“今天是美人的第一次鞭刑高潮吧?被打的爽不爽?放心,以后你会更爽的。看见边上的姐妹了吗,她们和你一样,也是坚贞不屈,她们可比你高潮的快多了,在这里,越早高潮越轻松,越晚高潮越痛苦。”

长老挥了挥手,过来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各抬起女子的一手一脚,走了出去,视频到此结束。

我并未起身离开电脑椅,而是琢磨着最后时刻那个长老说的话。

半响之后,我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是借着这些贞洁烈女宁可受刑也不愿卖逼的机会,让她们心甘情愿的接受调教开发,并且会被调教的越来越敏感,比如这个鞭刑,一旦受刑次数多了,加上心理的主动引导—“快些高潮,好减轻痛苦”,久而久之,就会出现鞭打没几下就迅速高潮了的情况,甚至是在男人怀中被男人拍打着臀肉时,也能高潮,这样的女人才是男人的最爱呀。高,实在是高,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就是感觉这些妹子比较可怜了,自以为坚贞不屈的抗拒着,其实是为他人做嫁衣,当她们久而久之受不了各种刑罚而愿意卖逼时,才会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是一触即溃型的了,只能充当男人的玩物,陷入淫欲之中而不可自拔了。

看完视频,我看了下时间,离晚饭还有段时间,希望今天燕燕别再来了,阿弥陀佛,我祈祷着。

正在这时,门铃却响了起来,我操,想什么就来什么?难道?

我没着急回答,小心翼翼的溜到门口,透过猫眼向外看去。

“咦,好像不是燕燕。咋像个送快递的?”我嘀咕着。

“有人吗?快递到了。”门外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来,来了。”我赶紧打开门,果然只是个送快递的,不过是给老婆的,没事,我替她签了。拿到包裹,我本想扔卧室里,等慕慕回来让她自己拆得了。不过,反正现在也没啥事,就看慕慕买了点啥吧。于是我打开包裹,发现里面有个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套情趣内衣和一套高档内衣裤。我看了看牌子,网上搜索了下,哇,还是个奢侈品,有点贵喔。慕慕买这个是打算穿着和我爱爱的吗?好兴奋耶,看来老婆已经不生气了。我把快递重新包装好又放在了卧室里的橱柜上。

于是,我兴奋之余,打算再次下厨给老婆做爱吃的,等她回来,吃得饱饱的,然后,嗯,嘿嘿嘿……

到了晚饭时间,老婆准时归来。

“心心呢?”我看小姨子不见了,问道。

“她回去了。”慕慕说着,往浴室方向看去,浴室门开着,显然没人。

“老婆,我做了这么多你爱吃的,快尝尝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慕慕白了我一眼,拿起筷子尝了起来。

“好吃吗?”我问道。

“嗯,还不错呦。有进步。”慕慕夸奖了我下。

“那今晚?”我提示了下。

“来床上睡吧。我先洗澡去了。”

“好耶。”我赶紧去把家务干完了,飞快的洗了下澡,就来到卧室里。

“老婆,你今晚好美,”我痴痴的望着穿着薄纱睡衣身材隐约可见的老婆,赞美道。

“那还不快上来,”老婆娇嗔道,看来老婆已经发骚了,居然让我快上去,靠。

“我想看更美的老婆。”我想着你还有情趣没穿呢,怎么能这么快就上去。

“还要更美?怎么算更美呢?”老婆眨了眨美眸,问道。

“嗯,比如穿件情趣内衣啥的咯。”我笑着答道。

“嗯,现在没嘛,明天我上网订购一套。现在赶紧上来嘛。”老婆拍了拍床垫,诱惑着我。

“没情趣内衣?之前不是收到嘛。难道老婆没看到?”正在我诧异之时,老婆忍不住起来拉住了我的手,将我拉到了床上,而后,将薄纱睡衣一脱,完美无瑕的胴体出现在我眼前,让我顾不得想其他的事了,顿时感觉下面的兄弟蠢蠢欲动。

“来嘛。”老婆嗲声嗲气的诱惑着我,让我再也忍不住了,飞快的把裤子一脱,把老婆往前一推,摆出一个后入的姿势,提枪上阵。

一场大战过后,老婆和我又得重新洗澡,老婆先去,等我洗完回来,发现老婆阴沉着脸,我就问道:“咋了,宝贝?”

“这是你买的?”老婆指了指那个快递,我一下子明白了,老婆看到了这个包裹,可这个不是她买的吗?怎么会问我是不是我买的?

“这是你的。”我脱口而出,但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

“哼,我可没买过这情趣内衣呢,难怪刚才你提起了情趣内衣,是不是买给哪个情人让她穿给你看的?”

“这……”靠,老婆咋这么说,难道真不是她买的?我急中生智,说道:“这肯定是你的,给你买的,你不信,穿穿看嘛。”在我怂恿和坚持下,老婆穿上了,我一看,挺合身。

“看,合身吧,说了,就是你的。”我笑着对她说道。

“好像是挺合身的,那就是我错怪老公了,谢谢老公。”慕慕亲了我一口,以示道歉。

“没事,睡吧。明天还有事呢。”

“嗯,晚安,老公。”

老婆倒头就睡,不过,我其实没睡着,我想着这个快递是咋回事?这个肯定不是老婆买的了,那么是谁买的呢?除了老婆应该没人能知道她的身材呀。

难道她红杏出墙?不,不可能,就算这是姘头买给她的好了,难道现在时代变了,姘头都敢明目张胆送情趣内衣到家里来了?

难道是俱乐部的谁,漏网之鱼?这个倒有可能。还有,发小给我看的那个奇怪的和慕慕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咄咄怪事,好头疼的感觉。算了,不想了,反正老婆在身边呢,安全的很,以后的事等有头绪再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想到这,我也跟着老婆呼呼睡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