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青葱篮球梦》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青葱篮球梦》有哪些作者

2020-09-27   编辑:红人館
  • 青葱篮球梦 青葱篮球梦

    开卷感言:正如《烽火烟波楼》开卷一样,在写玄阳结尾的时候就开始忍不住写出了烽火的第一章,去年受了鬼脸大大影响,特别想写一篇关于校园的新文,故而在新年伊始之际动笔写下了这本新篇,本书应该还是秉承子龙我惯有的绿和轻微凌辱的风格,主题选用篮球这一我比较熟悉的点,(相信关注烽火的朋友都应该知道烽火里面某个叫『杜伏勇』的龙套,恶趣味了一下),这次三章连更,有肉,先发出来看看大家的意见,具体更新连载还是得等烽火完结(烽火应该会在5月份左右完结),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给出宝贵意见

    子龙翼德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青葱篮球梦》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青葱篮球梦》,是作者子龙翼德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开卷感言:正如《烽火烟波楼》开卷一样,在写玄阳结尾的时候就开始忍不住写出了烽火的第一章,去年受了鬼脸大大影响,特别想写一篇关于校园的新文,故而在新年伊始之际动笔写下了这本新篇,本书应该还是秉承子龙我惯有的绿和轻微凌辱的风格,主题选用篮球这一我比较熟悉的点,(相信关注烽火的朋友都应该知道烽火里面某个叫『杜伏勇』的龙套,恶趣味了一下),这次三章连更,有肉,先发出来看看大家的意见,具体更新连载还是得等烽火完结(烽火应该会在5月份左右完结),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给出宝贵意见

《青葱篮球梦》 第24章:伤退 免费试读

「嘟!」哨声响起,两名中锋同时跃起,直朝着空中飞扬着的篮球而去,「啪」的一声,身穿黑色球衣的12号球员长手一挥,率先触及篮球,直将球扇至前场。

「干得漂亮,戴歌!」前场早有聂云埋伏在三分线附近,一接稳球,加速之下一个变向便轻松晃过了眼前的防守,整套动作行云流水,过人之后紧跟的三步上篮滴水不漏,空篮得手,立时引爆全场。

「深海大!深海大!深海大…」有别于上一场的安静,本场深海大学对阵深海中医药大学的比赛吸引了足够多的眼球,训练了近两周的啦啦队员们盛装出动,每一粒进球都能响起女孩们齐整的欢呼,而更引人注目的则是高台上的一众领导,因为他们之中,有一位被人众星拱月般围着的女人正坐在高台中央,颜妙旖,一个刚刚在商场上崭露头角的女人,要说两个月前,她还只是留学归来接过父亲旗杆的接班人,那么这两个月来,她扭亏为盈,一举进攻娱乐帝国,「山润娱乐」首创的「古风大赛」所带来的影响力,直接让人对这位商业奇才刮目相看。

一面与周边的领导们寒暄,一面看着场上的球赛,颜妙旖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端庄体态,此行的目的倒也简单,仅仅只是想多看看这个曾经在校园里偶遇的男孩,除了那么一丝丝好奇,更多的,还是盘算着她的「文娱造星计划」。

相比起上一场的深海文理,这一轮的对手依旧是没有让深海大感到丝毫压力,深海中医药大学在全国也算是名列前茅的医科大学,然而在篮球届,他们的实力并不出众,整支队伍身高最高的中锋也才一米八五,相当于这边钟致远一个后卫的高度,除了队长穆磊技术全面,在深海大最薄弱的锋线位置强打了几个,其他的进攻对深海大丝毫没有威胁。

「队长,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暂停时间,中医药的队员们无力的倾诉着,才只第一节,比分差距已然扩大到了近十五分,一边倒的局势配上场边深海的啦啦队员们的欢呼,这对本就势弱的中医药的队员们心理压力极大。

「没办法也要打,大家听我说,这是我们最后一年的比赛了,就是豁出命去,也要想办法把比分追回来。」中医药大学队长穆磊此刻面色凶狠,整个人此刻戾气十足:「对手的核心就是13号,待会儿大家都上点心,防不住就给犯了,越狠越好。」

「磊哥,这…这样不好吧。」身边的队友有些颤抖,很显然,对于队长的决议有些质疑。

「哼,你要不想打,趁早给我下去!」穆磊当即怒吼一声,旋即将几名首发队员叫了过来,将手搭在他们的肩上:「就算最后没赢,也要让他们在我们这里脱一层皮!」

比赛继续,中医药的球员明显在气质上多了一层阴霾,聂云持球推进,稍稍扫视了一遍对手的防守站位,依旧是寻到了几处空隙,「1」,聂云竖起一根手指,深海大的球员们已然开始了有序的战术跑位,戴歌一个上提,正压在防守聂云的人身侧,聂云突然加速,瞬间利用戴歌的挡拆过掉防守,接下来面对对手那位才一米八五的中锋,无论是单打还是分球给戴歌,似乎都是轻而易举。果然,聂云一记横向击地,篮球直接传导给正做挡拆顺下的戴歌,然而意外就在这一刻发生,就在戴歌已经完全过掉防守人的那一刻,小腿忽然传来一记剧痛,整个人瞬间失去平衡,直接摔倒。

「嘟!」哨声立即响起,整个场上瞬间沸腾,三名教练立刻围拢过来,商议着这记判罚,令人意外的是,刚刚发生的瞬间,中医药大学的那位被过的后卫与另一位侧翼补防过来的前锋围在了一起,恰好挡住了临近裁判的视线,对于这记违体犯规,三名裁判一时间竟是都有些懵。

「我的,我的,」这时,那名后卫却是主动站了出来,也是第一个扑向戴歌将他扶起,深海大学众人就算是有着满肚怨气,见着人家如此态度,也只能视作是意外撞伤罢了,戴歌从地上爬了起来,转了转脚踝,没有骨伤,仅仅就是一点点痛感罢了,作为新人,倒也没有计较太多:「算了,没事!」

「白队11号,推人犯规,底线球。」这是裁判最后的判罚,虽然有些令人意外,但倒也没有引起太大的争议,毕竟球场上这样的磕磕碰碰实在难免。

贺子龙将球发出,聂云持球,朝着内线望了几眼,戴歌依然在积极的要着位置,然而聂云却是有些担心他的情况,心想着让他先缓一缓会比较好,而钟致远那边正被错位补防的穆磊盯得很紧,倒是一时也没有什么机会。

「那就自己来吧。」聂云双眼一咪,一旦下定决心,此刻的气场便开始变得浑然不一样,将球稍稍向后拉了半步,一个大拜佛接超快的贴地运球,已然将对手晃得重心失衡,就在这一刻,聂云起步,选择向右侧突破,对手稍稍有些反应,但已然迟了,不费吹灰之力,就只一个加速,聂云一个箭步便已过了防守,直面禁区。

「我来!」对面中锋一个跨步将腿上还有些疼痛的戴歌拦在身后,双手大开,集中全力,等待着聂云的到来。

然而聂云却是在罚球线位置忽然刹车,令人根本没有预料到的急停,后仰,跳投。

「啊!」本应是轻松写意的一次后仰投篮刷网入框,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料到,一道白影忽然从天而降,是穆磊,他在45度角潜伏多时,等的就是聂云翻身的这一下,身体猛地前扑,竟是连人带球直接从半空扑倒,直接将聂云扑倒在地,整个人压在了聂云身上。

「嘟~嘟~」裁判的哨声吹得十分急促,很明显是要急于中止场上动作,以防意外再次发生,然而哨声依旧没有阻止穆磊的后续动作,他起身时从聂云身上打了个滚,那只正要撑地的手恰好压在聂云的右臂关节之上…

「啊!」一记通天彻地的怒吼立时响起,双方队员连忙将二人拉开,然而聂云却是紧紧捂住右臂,从他的怒吼中明显可以看出他的痛苦。

「操!」球队里性格最爆的秦茂松猛地朝着起身的穆磊推去,要不是身后有人拉着,只怕拳头已经挥出。

「嘟嘟嘟~」裁判员一面吹着哨一面跑到两队中间制止着这突如其来的乱斗,一位微微有些秃顶的中年医生带着两三名白衣护士急忙围了过去,所有人的心似乎都提到了嗓子眼,这可是深海大学的队长啊,是深海大学绝对的核心,如果他有什么闪失,深海大学今年还有什么希望?

场边的叶红雾已是泪如雨下,不顾所以的扑了上去,然而却被医护人员拦在了外边,场上的球员在祈祷着,叶红雾也在祈祷,而高台之上的校领导甚至乎山润集团这边,所有人都面色凝重。

「梁老师,云哥他…」钟致远倒是认出了来人,这中年医生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竞体 4班的班主任梁谦诚,体育健康课老师,深海市有名的骨科专家,只是不知,他为何会在这里。

「应该没有骨折!」中年医生稍稍点了点头,只一句话,便让全场悸动的心稍稍安稳下来:「送医院吧,拍个片子先。」

「……」没人应声,所有人都还有些不能接受这一现实,眼看着医护人员将聂云扶了起来,聂云这会儿气色稍稍有些平复,那一句「应该没有骨折」无疑是给了他一剂强心针。队员们纷纷围了上去,聂云深吸了口气,竭力的平复着心中的波澜:「没事的。」

「云,」叶红雾握住了他的手,只希望在男友最需要她的时候能送上一些安慰。谁料聂云却是反过手来,却是在叶红雾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没事的,你继续看着他们,一切等比完赛了再说。」叶红雾是啦啦队的队长,聂云知道她想陪着自己去医院,可啦啦队离了她似乎也不行。

「孙教,看你们的了。」聂云朝着孙琅喊了一声,旋即又朝着不远处的钟致远望了一眼,微微一笑,倒是对这一次的离场没有太过担心,只看这一场的话,有这个人在,就不会输。

「放心去检查,我们比完赛去看你。」孙琅应了一声,心中虽是着急,可这会儿却也很有分寸。

担架很快抬了出去,梁谦诚亲自带着聂云向场馆外奔去,留给所有人的只剩下一阵唏嘘。

比赛继续,几位裁判通过讨论,吹响了白队10号球员穆磊的恶意犯规,由黑队执行两罚一掷。

「操,这都不罚下场!」场下立刻传来了嘘声,按理说这样的恶意冲撞判个技犯也可,判个驱逐出场也可,关键还是要看裁判的意思,然而对于一场根本不可能有回放镜头的小组赛,裁判们也不好判得太重,在加上穆磊认错态度十分端正,于是折中一下,判了个恶意犯规,即便如此,依然难以平息深海队员们的怒火。

走上罚球线的是 8号钟致远,这位第一场便技惊四座的大一天才少年。他微微冥神,机械般的轻抬手臂,两道道完美的弧线划过,罚球稳稳命中。

「都精神点,现在,就是我们最好的机会。」穆磊高呼一声,招呼着全队集中防守,诚然,失去了聂云的深海大学似乎失去了大脑,替补登场的王琦经验上也还算得上不错,但所有人的心都似乎坠在那里,并不十分安稳。

「这里。」钟致远一个反跑甩开防守,王琦毫不犹豫的将球给了过去,钟致远顶弧持球,眼前忽然便多了两名防守球员。

「包夹!」穆磊大声呼喊了一句,两个人立刻扑了上来,钟致远摇了摇头,没有寻找到合适的空档机会,一个侧身便将球快速传出,正传导在底线的贺子龙,贺子龙眼见得防守人还有着一段距离,果断三分线起跳,然而他依旧是低估了这位中医药队长的实力,「嚓」的一声,穆磊补防及时,大手稍稍蹭到了投出的篮球,虽然没有形成火锅一样的大帽,但终究是干扰到这次投篮,篮球砸筐而出,白队拿到篮板。

「走!」穆磊又是一次高呼,率先持球发起进攻。

「我来!」钟致远第一个顶了上去。

「哼,听说你上一场很猛?」穆磊眼见得迎上来的钟致远,嘴角扬起一丝冷笑:「但要我看,新人,还是该有新人的样子。」话音未落,便有白队队员提前上档,穆磊顺势而下,钟致远被挡拆隔开,稍稍计算了一下球如果传回来时的补防距离,果断选择追防,他有信心,在穆磊起跳的那一刻追上。

「哼,年轻。」穆磊再次冷笑,望了望内线站稳了的戴歌,又看了看及时补上的钟致远,重心稍稍朝着右侧一偏,速度骤停,「嘣」的一声,穆磊这一急停正与钟致远撞在一起,然而穆磊却是有意为之,借着这次撞击的力度,篮球于跌倒之前出手,「唰!」

「嘟~黑队8号推人犯规,白队两分有效,加罚一次!」

现场一片寂静,然而比判罚更令人意外的,是钟致远的状况,戴歌与贺子龙挨得最近,换换将他拉了起来,然而钟致远的手却是一直捂在小腹的位置没有离开。

「怎么了?」戴歌第一个发现问题。

「没事,」钟致远回答的声音很小,然而他的面色确是有些狰狞。

「没事吧?」场下的替补席一片沸腾,短短不到五分钟时间,先是戴歌被踢了一脚,接着是聂云被抬出场,最后,连钟致远也出了意外?

林晓雨合着小手,双眼一眨不眨的望着场上的动静,一分钟前,她还在安慰着队长学姐,下一刻,便换成了她提心吊胆。

「没事,继续吧。」钟致远松开了腹部的手,神色平静的走了几步,裁判这才示意比赛继续,由穆磊执行罚球。

总算是虚惊一场,所有人稍稍松了口气,然而接下来便是对裁判的一阵质疑:「这裁判哨子也太TM黑了吧,都打成这样了,还吹2+1?」

「先前就该被罚下去的。」

「这是打球还是打架啊!」

看台之上,看着这一幕情形的颜妙旖也不禁皱起了眉头,朝着身边的秘书耳语了几句,这才恢复平静,继续看着比赛。

穆磊将球罚进,中医药大学的气氛瞬间点燃,看着场上21:29的比分,果然,聂云不在,中医药大学的追分时间到了,相对应的,深海大学这边似乎陷入了些许困境,接连的状况,让这群年轻球员们有些无所适从,每个人脸上似乎都带着些许茫然。

「琦哥,让我来吧。」然而这时,钟致远却是一路小跑至底线朝着正要接球的王琦打了声招呼,王琦微微一愕,旋即明白了钟致远这是要打控球,虽然这样的行为有些突兀,但王琦也知道这位小球员的实力在队里是除了聂云以外最强的那个,才刚刚被撞了一下,或许,他是想还以颜色吧。王琦点了点头,向着前场跑去,钟致远顺利接球,缓缓持球推进,他的左手还捂在小腹的位置,右手毫无滞碍的运着篮球,而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那位刚刚与他有过冲突的中医药队的队长穆磊。

「我来防他。」然而穆磊似乎很给面子,一面指挥着后卫与他换防,一面便张开双手,朝着正运球而来的钟致远逼了过去。

「我原先以为,那是个意外。」钟致远运球在手,在这位中医药队队长的防守之下没有半点慌乱,反而是先开口说起话来:「可我现在好像明白了。」

「哼,」穆磊不屑的笑了一声,球场之上的磕磕碰碰在所难免,看着这位振振有词的少年,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篮球,不是这么打的。」

「嗯?」

钟致远突然冒出的一句一时间让穆磊有些错愕,他本以为这个新兵菜鸟会怎么大放厥词,可没想到他就这么淡淡的一句?

当然不止是这一句,就在穆磊还在错愕恍神之际,钟致远动了,没有多余的技巧,只一步,一记夸张的大跨步,便轻松的从穆磊右侧突破,穆磊连忙横移企图追上,然而钟致远却是骤然停住,身子突然向左一靠,起跳,二人在空中撞在一起,然而钟致远的投篮动作依旧保持,篮球出手,划破长空,命中。

「嘟~白队10号推人犯规,黑队两分有效,加罚一次!」

全场哗然。

一样的动作,一样的位置,不一样的,只是钟致远的突破没有依赖队友的挡拆,以及,他那在身体对抗之下保持得完美无缺的投篮手型,教科书一般的2+1。

然而这一回,却是换成了穆磊捂着肚子,蹲在地上,久久不能站起。

没有人看得清先前穆磊起跳时借助造犯规的机会在钟致远的腹部挥了一肘,同样的,钟致远的动作也不曾有人看见,然而穆磊,却似乎情况还要糟糕一点。

「中医药大学,不想着治病救人,练的都是些害人的动作,你这样的,还是上不了台面。」钟致远继续着他的垃圾话,长手一挥,罚球稳稳命中。

「白队请求暂停!」随着穆磊艰难的走向场下,局势已是完全明朗,深海大学队没了聂云,然而他们还有着钟致远,还有着明摆着的阵容优势,而中医药大学,只有意外,没有了意外,他们也就只能没有意外的输掉。

*** *** ***

分割线

*** *** ***

体育中心的球馆自然不止这一场比赛,就在深海大学与深海中医药打得火药味正浓的时候,球馆的另一片球场,关注度却是丝毫不下于深海大学。

「轰隆」一声,独霸篮下的熊安杰形成了一次篮下1打1的机会,熊安杰铆足了劲,邦的一声将球向地上一砸,借着篮球的弹力一起,猛地起身,庞大的身躯瞬间将对手笼罩,篮球狠狠砸进篮筐,扣篮得手。

「哇,熊哥威武!」场下的吴强第一个拍起了马屁,熊安杰融入英侨大学还算顺利,可毕竟与王启舟这样的顶级内线同处一队,内线空间难免受到压缩,而王启舟的球权和功能性实在太强,以致于两场比赛下来他的表现一直都平平无奇,甚至还不如去年在深海大学时期的数据,今天总算找到个机会秀了一回 1V1的实力,碾压式的扣篮瞬间燃爆全场,引得观众们一阵欢呼。

「熊哥好样的。」被吴强牵引着,一众替补球员也尽皆鼓舞,熊安杰心下大喜,朝着场下咧嘴一笑:「小意思,小意思。」

「快回来!」就在熊安杰分心嬉笑之时,英侨大学本轮的对手——深海工商学院突然加速,内线中锋直接硬切篮下,而这时的篮下只剩下身为大前锋的王启舟一人,王启舟急忙出声提醒,可已经为时已晚,内线的二打一可非同小可,王启舟分身乏力,补防中锋之时却被身后的大前锋钻了个空,篮下分球,轻松打进。

「暂停!」王启舟毫不犹豫的示意裁判,裁判点了点头,吹响哨声。

「熊安杰,你还想不想打?」五人沉默着走下场,才刚刚在替补席围坐,王启舟便已然开始了咆哮:「要是不想就滚!」

熊安杰也知这记漏防是自己的大意,可他倒是从来没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人如此怒吼,熊安杰微微失神,火爆的脾气瞬间上涌,正要指着王启舟的鼻子骂回去,然而手才刚刚抬起,却被另一只手给压了下来,熊安杰定睛一看,却是穿着 1号球衣的马博飞。

「你先下场冷静冷静,」马博飞倒是言语温和,先是向着熊安杰点了点头,接着又拍了拍王启舟的肩:「队长,他新来的还不知道你的脾气,回头我给他开导开导,先比赛吧。」

「走。」王启舟却是没有因为这些事情乱了分寸,训斥完熊安杰后便像没事人一样走回场上,马博飞又朝着两人望了一眼,不再言语,与其他队员们一起走向球场。

换下了熊安杰,换上的是英侨的替补前锋高耀虎,身高一米八八,算是一位大三的老将,王启舟重回五号位,如此一来,这便是英侨大学去年夺冠的阵容,进攻上以王启舟为轴心,马博飞为主攻点,内外结合,配合默契,而防守上,有着王启舟坐镇内线,几乎就是一道铁闸,根本不给对手一丝可乘之机。

看着场上的局势越来越顺,英侨的节奏越来越好,熊安杰的心里可就越来越不是个滋味,他轻呼了口气,郁闷的朝着场馆外的厕所走去。

四片球场的大门挨得倒是很近,熊安杰这边才出来,便已然能听到三个其他场馆的比赛声音,尤其是以深海大学那边的声音最大,熊安杰心中忽然一动,稍稍朝着深海大学这边的场馆望了一眼。

记分牌上赫然出现的是「29:52」的悬殊比分,自聂云因伤下场后,在钟致远的带领下,全队开始疯狂反击,而因为穆磊的缘故,整个深海队几乎没有任何「留情」的意思,几乎每一个球都通过「对抗」打进,如此一来,比分就显得尤为难看。

「嘟~」哨声响起,半场比赛结束,才只半场,深海大学已然砍了 52分,深海队8号钟致远一个人便砍下了28分,几乎是对手整支队伍的得分。

熊安杰自然也是见不得深海大学的好,可他要看的自然不是这场实力悬殊的比赛,半场结束,他的目光自然是聚焦到了场上的另一群人——深海队的啦啦队员们。

叶红雾一人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六个身姿动人的小学妹,各个都穿着整齐划一的彩裙,快步行至中场,随着场上音乐响起,热辣的舞蹈接踵而来。

青春动人,这是场上所有男性对啦啦队员们的理解,许多深海的老队员或是老球迷们对他们的拉拉队早已见怪不怪了,毕竟叶红雾已经跟着队伍几年了,身后的小成员们换了又换,但大多是队里球员的女友或是球迷,不过这一次听说多了个钟致远的女友,众人自然是大饱眼福,看着这位动作生疏,脸上还挂着些青涩的小学妹在那手舞足蹈,不少队员开始朝着钟致远打趣调笑起来。

然而熊安杰眼中的画面却与他们并不一样,这套舞蹈他不知看过了多少遍,可今天却是有着不一样的理解,这个前几天晚上被他肏了一整晚的女人在场上的每一次扭腰,都似乎是在重复她在床上时的放浪,每一次转身,又像是她在被肏得不行时候的回眸告饶,熊安杰咧嘴一笑,将目光转向叶红雾身后的林晓雨,还是那样的清纯,似乎是永远长不大的小仙女,熊安杰看着她那娇嫩可人的模样,心中不由得一阵期待:「今天,可不能让你再跑掉了。」

*** *** ***

分割线

*** *** ***

「小张,你那边怎么样?」新体育中心外面最近的一家露头咖啡厅,一位年轻的英武少年正四处张望,隐藏在衣袖里的对讲机突然响了起来。

「昕姐,目前没有发现可疑目标,」小张小心翼翼的低头回了一句,接着又将目光朝着四周望去,极力的在寻找着一切的可疑点。

「李叔,汤建忠这边怎么样?」对讲机里,岳彦昕将问题抛给了公安系统。

「一切正常,我们的人手一直盯着的,汤建忠也很配合,目前没有发现目标。」

「嗯,继续盯着,只要目标现身,立即实行抓捕。」岳彦昕这会儿同样埋伏在体育中心广场附近的一角,视野开阔,能够看到整个广场中公安系统与检察院系统的全方位部署,这次行动,抽调了约莫一百多名武装特警人员以及一线的公安干警,只要目标「毒狼」现身,必然可以将其抓获。

然而那位已被公安系统控制起来的汤建忠却依旧是孤零零的坐在广场中心处的一条长椅上看着报纸,并没有预期的目标上前搭讪,也不知道那位「毒狼」究竟会不会现身。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广场中心的人流不息,可汤建忠的身侧依旧是空空如也,距离他们约好见面的时间已经到了。

「昕姐,要不要让他打电话催催。」小伍在对讲里提出了质疑。

「不急,再等等。」岳彦昕秀眉微皱,但她依旧选择隐忍:「先等一会儿。」

紧张的等待约莫持续了近三十分钟,岳彦昕终于是改了主意:「李叔,通知汤建忠,电话。」

「好的。」

不到一分钟,任务便已传达给戴有耳麦的汤建忠,汤建忠不安的拿出手机,双手颤抖的拔出了号码。

「喂,老兄,你人在哪呢?」汤建忠极力的让自己的语气平和。

「哼,在一个你们抓不到的地方。」然而电话里的声音却是出人意料。

「什么?」汤建忠不解的追问着:「你什么意思?」

「我不怪你,你好自为之吧。嘟嘟嘟~」电话到这里便再无讯息,汤建忠一脸茫然的看着手机,错愕的四处张望,寻找着警务人员的身影。

「喂,」岳彦昕很快接到了电话:「好的,我知道了。」挂断电话,心中顿时有些沉重,一向沉稳的她此刻也不得不拿出对讲:「行动取消,目标人已识破本次行动。」

*** *** ***

分割线

*** *** ***

「晓雨,你们先忙着,我就先走了。」半场时间的表演环节结束,若是往日,这群啦啦队员们自然是在更衣室里慢悠悠的换装,有兴趣的回返回球场看看,没兴趣的自然就坐在更衣室里等待着球员们归来一起返校。然而今天聂云受伤离场,叶红雾自然少不得也得早早收拾行装,跟姐妹们说着再见。

斜下了性感的彩裙,换回了平常的衣服,叶红雾稍稍显得端庄许多,走出更衣室,正要拿起手机给聂云那边打个电话,然而手机却是自己先亮了起来。

一串似曾相识的号码令叶红雾瞬间呆立当场,虽然号码没有备注,但她隐约记得,这个号码好像是那个人的。

犹豫半晌,叶红雾终是认命似的划开手机:「喂!」

「大嫂怎么才接电话,我可等你很久了。」电话里的声音依然是那般刺耳。

「你找我干嘛?」叶红雾有些不耐烦,要不是有把柄在人手上,她恨不得直接将电话挂断。

「哼,找你自然是要肏你。」电话里的熊安杰稍稍听出了她的语气不善,当下也不再调弄,反而是拿出一副比她更恶的态度:「我知道你在,上二楼,女厕所。」

「什么?」叶红雾满脸不可置信的,有些似懂非懂,又有些没好气的回着。

「马上给我过来,要是敢不来,我保证你下个星期别想拿到药。」熊安杰扔下这句威胁,直接挂了电话,留下一脸愤怒的叶红雾在场馆外的走道上独自发怔。

运动中心的男厕所一向是臭气熏天,可女厕倒是格外干净,熊安杰比赛打得多,对这里也算熟悉,直接上了二楼钻进女厕所里,寻了个角落的隔间,恰好隔间的右侧挨着窗沿,把窗户一关,大喇喇的坐在了窗沿之上,等候着猎物的到来。

三分钟不到,一阵轻缓的脚步声慢慢靠近,熊安杰嘴角露出淫笑,毫不犹豫的打响了电话。

果然,电话的铃声就在厕所里响了起来,在这安静的环境下甚是刺耳,只响了一声,叶红雾便接通了电话:「你在哪?」

「这呢!」熊安杰从隔间里跳将出来,直接朝着叶红雾扑了上去,才一见面,就直接将这位听话的「大嫂」抱在怀里,一只手自背上环过,直抵胸前美乳,而另一手却是直接抚上了翘臀,大嘴也毫不客气的贴了上去。

「别,」叶红雾急忙避开男人的大嘴:「别在这里。」

「那咱们去里面。」熊安杰双手一带,连推带拽的将叶红雾拖进隔间,劣质木门轻轻一合,门栓一打便给锁住,至此,二人便完全处于一个狭小而又密闭的空间里。

「嘿,刚看你跳舞的样子,可馋死我了,早知道让你换那身了。」熊安杰一面揉捏着女人的乳臀之地,一面言语中不断挑逗着。

「熊安杰,我求你了,今天放我走吧,这里人多,被看见了我们就…」叶红雾一面扭动着身躯躲避着熊安杰的放肆,一面出声告饶::「而且我今天有点急事,今天…」

「急着去见你云哥吧?」熊安杰哈哈一笑:「我听说了,聂云被中医药穆磊那小子给阴了,这会儿说不定在医院哭呢,你想去看他,也不问问我答不答应?」

「你…」叶红雾一时语塞,本想斥责关他什么事,可话至嘴边却又有些畏惧,强行忍了下来:「我们改天换个地方不好吗?」

「不好!」熊安杰过足了手瘾,双手撤了回去,只在那身球裤的腰带上一扯,宽大的球裤立时脱了缰绳,胯下的野马随着球裤的褪落瞬间跳将出来,叶红雾低头一瞧,那野马已然坚挺如龙,甚是吓人。

「来,给老子吹出来我再放你去看他。」熊安杰双手搭在叶红雾的肩上,稍稍用力,叶红雾便从靠着的门板上蹲了下来,当那根粗长的肉棒明晃晃的出现在眼前之时,叶红雾似乎也就认命了,想起那晚与高木兰一起被他调教的画面,心中的羞耻也变得越来越薄弱,终于,她没等着熊安杰的下一句威胁,妙唇微张,将那巨屌含入口中。

「对,就是这样,就像那天一样,好好的舔。」熊安杰早就料到这女人已经被调教得有了几分样子,要是不开口还好说,一旦被逼无奈开了口,没几下功夫定会回到那一晚的放荡模样,见她如此听话,熊安杰倒也不和她为难,优哉游哉的挺动着下身,尽可能的让叶红雾舔的不那么难受。

然而熊安杰依旧是低估了自己的恶心,他刚刚才从球场下来,正是一身臭汗的时候,哪里会因为这一点点看不见的关怀而让叶红雾舒坦,叶红雾整个嘴都被肉屌撑满,鼻息间皆是在球场上留下来的臭汗,才坚持几秒,叶红雾便用力将他推开,朝着那便池呕了两下,倒是没有呕出什么东西,只是那满是嫌弃的表情太过显眼,倒是让熊安杰看得恼火。

「哼,嫌脏?」熊安杰脾气上来,加上先前被王启舟吼了一顿的烦闷一起发泄,直接把叶红雾朝上一提,大手直接从叶红雾的裙子里钻了进去,叶红雾刚想反抗,熊安杰的巴掌便已扇在她的脸颊之上,「啪!」叶红雾痛呼一声,赶紧捂住脸颊上的疼痛,熊安杰就乘着这会儿时机,大手再度伸进裙子,飞快的在那内裤上一划,直接将内裤从叶红雾身上给脱落下来,直褪在双腿腿弯之处。

「老子本来还打算好好让你爽一下,你自己不长脸,我就给你长点记性。」熊安杰狠话放完,大手在那裙角一掀,整个人便直接压了上去,长枪熟练的寻到了蜜穴洞口,右手在女人大腿上一抬,随着叶红雾的一声惨叫,长根尽殁,一气呵成。

「啊~呜呜~」叶红雾一声大叫,紧接着才意识到自己身处何地,赶忙用手捂住娇唇,这才让呼叫的声音弱了几分,然而她越是怕什么便越是来什么,熊安杰似乎完全不在乎被人发现,大屌直刺在花芯股间,每一击深入不止插在蜜穴花芯,胯骨相撞,更是由于叶红雾贴在门板的缘故,那肉屌直抵住穴肉,让叶红雾一次次的贴在门板,直插得那劣质门板也发出些「吱呀吱呀」的声音,虽比不得女人浪叫时的悦耳,可也算是不小的动静。

叶红雾被肏得花枝乱颤,脑子里不断的警惕着厕所外的声响,生怕听到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好在这场馆的气氛都被一楼的比赛吸引了去,倒还真没有什么不巧的路人经过,可越是如此,这股提心吊胆的劲头,更是让她那早已被调教得敏感的身子愈发不堪,熊安杰这才用了三分力气,叶红雾便已浑身瘫软,整个人不是靠着门板便是靠在熊安杰的身上,熊安杰越肏越是来劲,兴致渐起,也顾不得女人靠着门板的难受与否,直接双手一抬,将女人的双脚架在肩上,发疯了一般的狠肏起来。

「啊啊~不要,不要在这…啊~求你~啊,慢…慢点啊~啊!」叶红雾不住的摇晃着头,不住的呻吟呐喊,然而眼前的男人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只恨不得将在这里将她给肏服肏怕,不但不慢,反而隐隐有加快的迹象。

「不要,不要,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啊~啊……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