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zhang251872515为作者的小说 zhang251872515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9-27   编辑:红人館
  • 罪恶进行时 罪恶进行时

    看着虚空浮现在眼前的信息,郑宇一阵愕然,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在地摊上淘了个不值钱的黑色戒指,回家在沙发上把玩了一番就突然“穿越”了,并在视线中浮现了这莫名其妙的任务……

    zhang251872515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罪恶进行时》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罪恶进行时》,是作者zhang251872515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看着虚空浮现在眼前的信息,郑宇一阵愕然,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在地摊上淘了个不值钱的黑色戒指,回家在沙发上把玩了一番就突然“穿越”了,并在视线中浮现了这莫名其妙的任务……

《罪恶进行时》 第二章:闵秀雅的磨难 免费试读

郑宇将车子停在家门口,确认附近不会有人的时候才将闵秀雅带回家中,崔铭真的住宅虽然是中高档的可惜就是没有自己的车库,不过也是太过豪华的崔铭真也买不起,心中发着牢骚的郑宇脸上依然浮现着兴奋,怀中抱着闵秀雅走向地下室,将早已准备好的特制的手铐脚链拷在她的手脚之上,让她双手双脚分别合在一起被禁锢住,并将调教用的特制狗链戴在她的脖子上连着一条铁链锁在墙角处,铁链的长度一米五限制住了她活动的范围,但是可以让她有足够的空间在墙角处的床垫上睡觉。

将闵秀雅锁好后郑宇并没有急色而是离开了地下室,回到自己卧室的浴室中好好的梳洗了一番,长久在车中对闵秀雅的监视,导致他浑身汗臭,好好的梳洗了一番浑身轻快之后郑宇找了一套休闲的短裤短袖穿上,并没有像曾经剧情中的崔铭真变态的赤裸全身。

郑宇慢慢的走下地下室自己的呼吸也渐渐的粗重,虽然在崔铭真的记忆中有很多他囚禁泄欲的记忆,但这是郑宇自己亲身第一次,在几个深呼吸平复了心情之后,郑宇推开地下室的门,地下室的灯光还是比较明亮,角落中的闵秀雅被拷住躺在床垫上一动不动,但是郑宇静静的观察发现,他每次的走动靠闵秀雅她的身躯都会有些轻微的颤抖。

郑宇看出闵秀雅已经醒来只不过在装昏迷,郑宇嘴角上扬座在了床垫上手轻轻的抚摸着闵秀雅的秀发,手指缓缓的划过她的脸庞,闵秀雅不住的颤抖最终发现自己瞒不住了,迅速起身向后躲,一直到全身蜷缩在角落中。

“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你这样是犯法的!”

“嘿!你猜猜我想干什么?”

听到闵秀雅的话郑宇才想起来她曾经是个见习警员,要不要考虑买身制服给她呢?

“你现在放了我,我不会去报警,钱财你都可以拿去。”

“女人还是女人啊!虽然曾经是见习警员,这个时候也是方寸大乱啊,我既然把你抓了过来还会怕自己是不是犯法么?”

“你到底是谁,我们认识?如果我曾经冒犯过你?”

闵秀雅听到郑宇说出她的经历以为是熟悉的人,或者是曾经在当见习警员辅助抓过的罪犯,在这种情况下她也是去冷静回想曾经一些熟悉的人,然而在脑中找不出任何能绑架她的人选郑宇的声音对她来说也很陌生,这种情形让她越来越慌张。

看着颤抖的闵秀雅,郑宇心中炽热般的情欲燃烧了起来,但是他依然在控制着告诉自己要慢慢的享受“猎物” 不能急色。

“你并不认识我,不是寻仇,放心我也不会杀了你的,这么漂亮的美人,杀了太暴殄天物了,这么说我的目的你应该清楚了吧?”

说完郑宇的手再次向闵秀雅的秀发抚摸过去,闵秀雅感觉到他的动作后慌乱的躲开并用被禁锢锁住的双手胡乱的挥舞。

“啊!走开!走开!”

闵秀雅此时心中一片悲凉,她听清郑宇的意思了,知道他想要什么了,在此情况下她根本无法逃出郑宇的魔爪,已经预感到自己将要经历的事情,甚至萌生出不愿受辱自杀的念头。

郑宇看着躲开他抚摸的闵秀雅叫喊之后安静下来,已猜出她心中大概所想。

“你最好不要抱着自杀的念头,我虽然不想杀人,但是如果你敢自杀……。”

后面郑宇没往下说,而是拿出一只录音笔,放了段音频给她,他曾经就考虑到内心倔强的闵秀雅可能会不甘受辱选择自杀,知道她现在最关心的就是福利院,虽然因为一些原因和院长吵架,但是她一直示院长为除了“弟弟”最亲的人,而这段录音是郑宇拜访福利院录得。

“求求你不要伤害他们,我答应你绝不再有这样的念头了,求你放过他们。”

听着录音中院长和一些小孩的声音,闵秀雅顿时慌了知道郑宇是在拿他们威胁自己,闵秀雅眼泪流下伤心的跪下向郑宇方向拜首哀求着,怕郑宇去伤害他们。

“放心,我对杀人没什么兴趣,虽然我并不介意,但只要你放弃自杀念头好好的活着,他们也会相安无事的。”

郑宇没有向闵秀雅提出过多的要求比如必须服从自己,知道那样虽然有可能闵秀雅会答应,但是可能也会导致她绝望情况下生出不顾一切的想法,而且也比较无趣么,因此只是断绝她自杀的念头。

“我会的,我会的,只求你不要伤害他们。”

郑宇听着闵秀雅服软的话语,知道她放弃了自杀的念头,但是对待她这样的女人调教之路还很长。

“很好,希望你能记住。”

说完郑宇走到闵秀雅面前扯过她被禁锢的双手,明显的能感觉到到闵秀雅浑身的僵硬和颤抖,闵秀雅想挣扎但是最后还是放弃了,郑宇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不过也没在意,知道她虽然现在顺从只不过是因为刚才的威胁和对周围环境的不熟悉导致的一时妥协,在闵秀雅的颤抖中郑宇解开了禁锢她双手双脚合在一起的特制手铐,之后起身向不远处的一个浴桶走去,浴桶旁边还有着一个按摩床,这些都是郑宇为闵秀雅准备的,地下室在改装之后撤去了曾经一些“乱码七糟”的东西和不少的柜子,所以空间宽阔了不少大概近百平米的地方,足够放下浴桶。

郑宇给浴桶放完水测试水温正好,就对闵秀雅说:

“水给你放好了,该过来洗澡了”

“我,我昨天洗过了”听到郑宇的话,闵秀雅颤抖的回到,她知道接下来可能面临不少的屈辱。

郑宇没有管她的回答,走向她身后将她脖子上项圈挂在另一头的锁打开,拽着铁链将她带到浴桶前。

“脱!”

没有多余的话,郑宇就这么看着闵秀雅,经过激烈的内心挣扎,闵秀雅多次想去反抗,最终还是在颤颤微微的脱下外衣裤子,直至剩下遮掩三点的内裤和乳罩,郑宇也逐渐放下了手中链接在闵秀雅脖子上的链子,呼吸逐渐的粗重看着面前雪白诱人的画面,闵秀雅一手捂胸一手捂着下面的神秘地带,一双诱人修长的大腿,浑厚雪白翘挺的臀部,没有一丝赘肉平坦的小腹,上面胸部虽然在乳罩和闵秀雅手掌的遮掩下依然可以看出算不上宏伟的胸部有着坚挺屹立的美感,再配上闵秀雅靓丽的容貌,郑宇好几次差点安耐不住扑上去。

“继续”郑宇有些沙哑的声音发出,闵秀雅虽然失去了视力,但这时也不禁闭上双眼泪水慢慢流出从脸庞慢慢滑落,缓缓的解开了上身的最后防线,她顺势也立刻的脱下了下面内裤,完事后迅速重新回到了刚才掩盖的动作。

郑宇重重的深吸了几口气,从刚才的动作中他看到了闵秀雅上身解开乳罩的束缚,坚挺雪白的双乳在哪一瞬间犹如两只活泼的小白兔跳动着虽然没有那么宏伟但是给人小巧玲珑的感觉,而下面错乱丛生的黑色地带在她抬腿摘下内裤的瞬间看到了一丝粉嫩之色,可惜没有看到全景画面,但也足以让郑宇内心汹涌澎湃。

闵秀雅虽然看不见但是从粗重不稳的呼吸中她听得出郑宇一直在盯着自己,脱光之后她颤抖的痕迹更加明显,脸上惶恐之色一直持续着,郑宇现在一直在克制着自己的兽欲,渐渐的心情平复,但他下身的巨龙苏醒之势依然暴露出他激动的内心,郑宇在闵秀雅的尖叫中将她抱起放入浴桶中。

闵秀雅靠在浴桶的一面双手抱膝见秀脸埋在其中一动不动静坐了许久,郑宇看着在浴桶中以无声之态反抗自己并没有恼怒,反而露出了笑容。

“既然你不愿意自己擦洗,那么我就勉为其难的代劳了。”

闵秀雅听到郑宇不怀好意的话,不妙的感觉顿然升起,没等她多想郑宇已经将她从水中抱起。

“啊!不要!放开我,我自己洗,我洗。”

慌张的闵秀雅手舞足蹈的挣扎着还是被他抗在了肩膀上,随后又被扔到了旁边的宽大的按摩床上,被放下之后闵秀雅依然在挣扎着想要摆脱郑宇的束缚,然而她双手还是被郑宇双手紧紧的抓着她的力气根本无法与郑宇抗衡,只能不停的乱蹬着双腿腿扭动着身子,这样的过程中免不了郑宇与闵秀雅身体间的亲密接触,尤其是在闵秀雅的身体扭动中会不时的摩擦到郑宇胯下早就坚挺的阳具。

“住手,你在乱动我就现在上了你,你要是乖乖的我答应今天不会干你。”

郑宇也是被闵秀雅弄得欲火难耐,双目也出现了血丝。

听到郑宇的承诺,闵秀雅才逐渐放弃挣扎。

“这是你说的,不反悔?”闵秀雅用颤抖的问道。

“呼!我说道做到,说今天不操你就不操你,如果连这承诺都做不到,怎么会有信心来调教你呢”在闵秀雅放弃挣扎之后,郑宇重新压下了自己的欲望变得有些兴奋,话语也逐渐变得粗俗对闵秀雅说道。

闵秀雅听着郑宇变得有些粗俗的话语默默的闭上了双眼,看着闭着眼睛直直躺在按摩床上的闵秀雅,白皙的皮肤诱人的一幕再次展现在郑宇面前,这回郑宇虽然汹涌澎湃,但是没有在冲动的打算,几次的失态之后他已经彻彻底底的压下了急色的表现,就像他说的今天他不打算占有闵秀雅,但是要让她感到屈辱羞愤,挑逗她的情绪。

接下来郑宇把闵秀雅的身子翻过来让她正面朝下,并将她双手张开扣在了改装过按摩床上方的机关上,双脚也是一样扣在下方,成了一个“y ”字形,整个过程闵秀雅都没有反抗或者出声,郑宇能从她不时颤抖的身躯看出她内心的慌乱。

在禁锢好闵秀雅之后,郑宇再次调整了按摩床下方的机关,让闵秀雅的双腿慢慢张开直到变成“x ”,整个过程闵秀雅依然是一声不吭,但是她的牙齿深深的咬住下嘴唇。

“我这还是第一次给女人洗澡,真是激动啊!”

郑宇脱掉刚才在出水后被闵秀雅弄湿的短袖和短裤,直剩下一条内裤在身上,但是从凸起的内裤状态可以看出巨龙早已不甘寂寞了。

“你说过,今天不会动我的。”

闵秀雅已经平复了内心的慌张冷漠的声音从口而出,她听到了郑宇脱衣的声音。知道自己可能逃不过去屈辱,但是依然想让那一刻尽可能晚些到来,心中还是有着那么一丝侥幸,期待警方会找到这里,或者自己找到逃生的机会。

“放心,只是身上的衣物被你弄湿了穿着有些难受。”

听到郑宇的话闵秀雅将脸侧向郑宇话音相反的方向,哪怕是她看不见,也不想面对这个禽兽,在这种情形下也只能希望他说到做到。

看到闵秀雅这样厌恶并且冷漠的姿态,强烈的激起郑宇心中的征服欲,拿着已经打好沐浴露的浴花做到了闵秀雅的身边,郑宇明显感觉到了闵秀雅身体随着他坐下颤抖了一下。

“故作镇定,你也对接下来的事情感到很激动吧!”郑宇故意曲解闵秀雅的慌张为激动,用语言刺激着她。

闵秀雅没有理会郑宇对自己语言上的羞辱。

郑宇将沾满了泡沫的浴花慢慢的从闵秀雅的手臂滑向背间再滑向另一只手臂再回来,渐渐的背部上身已经涂满了泡沫开始慢慢向下滑去,郑宇感觉到浑身一直僵硬着身躯的闵秀雅又开始颤抖起来,手抓着浴花郑宇在闵秀雅丰满而又弹性十足的屁股上来回的涂抹着,看着眼前白嫩而又圆滑臀部,郑宇的心神也跟着荡漾起来但是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而是继续直到涂满了两条双腿腿,这中间郑宇的眼睛也是不住往闵秀雅的双腿之间望去,由于是成“x ”趴着的空隙之间足够欣赏到大部分的景色,闵秀雅下面看的出保养的很好,成鲍鱼形态的阴唇周围被没有太多的黑色素和阴毛,那里反而白里透红让人看到就已经留恋不已了,虽没有完全展示出闵秀雅下面的风光,但这时朦胧的美格外的吸引人,或许闵秀雅也感觉到了郑宇炽热的目光,不知何时已经双拳紧握了。

郑宇在不舍之中移开了目光,看着已经被擦满全身泡沫爬着的闵秀雅,在手中沐浴露又抓了一把泡沫,顺势抹在了她双腿之间,并且双手掰开了开圆滑的屁股,在菊花附近也抹上了泡沫。

“哼!”

随着郑宇的动作咬着嘴唇的闵秀雅也不禁发出了一声闷响,看到这样的她这样的反应,郑宇嘴角的露出了笑意,并且附身在她耳旁轻轻的说道

“怎么样?很舒服吧?”

听到郑宇的话语的刺激闵秀雅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羞怒的将侧爬这头部正面的埋向了按摩床之中,郑宇知道刚才的轻哼不是因为动情,只是因为他的突然侵袭让闵秀雅惊慌恼羞而已,不过他不在意调教才刚刚开始,也可以说对闵秀雅的折磨也才刚开始。

放下手中的浴花,郑宇用双手在闵秀雅涂满泡沫的身上轻轻的揉搓按摩着从胳膊到后背,再次重复刚才的顺序,透过手掌与闵秀雅的肌肤实质的接触不同于刚才拿着浴花的感觉,这次他清楚的感受到了它的柔滑的手感,也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闵秀雅紧绷的状态。

看着依然将脸埋在床中的闵秀雅郑宇又调侃道

“不累么?一直紧绷着身体,其实你可以放松的享受着。”

依然是郑宇独自在说话,不过他的手一直没有停歇不停的成抓挠动作用十指在她背后轻轻的游走着,逐渐的郑宇双手开始向下游走,闵秀雅的身躯颤抖的也越来越厉害,直到郑宇的双手抓在她浑圆的屁股上,她的身体才再一次僵住。

“真是有弹性啊,让人喜爱不已”虽然郑宇明显感觉她屁股的僵硬,但是顺滑的手感依旧是让他爱不释手,并且逐渐从虚抓用十指按摩变成实抓用掌心体验手感。

面对郑宇在自己屁股上的揉抓,闵秀雅也不禁粗喘着气开口向郑宇求饶

“求,求你了,不要再这样了,已经洗完了,可以了”

“no,no,no,好戏才刚刚开始,答应今天的不操,你可以放心的”郑宇没有去看闵秀雅,依然目光盯着正在被他双手玩弄雪白的屁股,眼中尽显兴奋之色。

而闵秀雅听到他话也是露出了悲哀之色,知道了她可能还要受到更多的屈辱,但她始终没有露出绝望的神色,一是因为郑宇的威胁,二是她始终没有放弃逃出去的希望,哪怕现在受尽屈辱。

郑宇的双手离开了那让人留恋不已的屁股,开始游向双腿而去,修长的大腿雪白的肌肤,让本不是腿控的他也是赞叹不已,没有管被他刺激又一次颤抖的闵秀雅,顺势的抓住了一边美足,双手轻轻的揉搓手指轻轻的滑过脚心,异常瘙痒的感觉让闵秀雅不停颤抖她的脚趾开始紧紧的合在一起蜷缩着,郑宇没有过多的去挑逗她的足下的笑穴,而是再次回到了她的臀部之间准备扒开它对菊花进行清洗,虽然闵秀雅紧绷着屁股上的肌肉默默反抗者郑宇的动作,但是终究对抗不了他双手的力量,闵秀雅的菊花再次展现在眼前,刚才顺势涂抹上泡沫郑宇没有过多的关注其风景,扒开之后用于刚才闵秀雅用力的挤压下屁股之间的泡沫早已被挤出去,这时粉色的菊花彻底的暴露在郑宇的视野下,并且在闵秀雅臀部和郑宇双手的作用力之下,菊花呈现一收一缩的状态。

“美!真是太美了!”郑宇也不禁的发出了赞美。

“求你了,那里脏,不要碰那里,不要在折磨我了。”

“多美的景色,脏?不怕,就是因为脏才要清洗的。”

闵秀雅眼泪再一次的流了出来,她以前绝没可能想到,有一天自己的菊花竟彻底暴露在人前,并且被人观赏品鉴,强烈的屈辱感让她情绪有些失控再一次流出泪水,这一刻闵秀雅放弃了和郑宇求饶的念头,知道他不会听自己的,自己的求饶或许会满足他更加变态的想法。

郑宇的食指轻轻的在闵秀雅的股间菊花处来回的揉搓,闵秀雅也死死的咬住嘴唇,她的下唇已经明显的看到已经有一道深深的牙印,身体的本能生理的反应一直在传递给她而她依然在抗衡这身体带来的异样,她自己不清楚坚持了多久,感受到郑宇双手离开了他的屁股也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接受了对闵秀雅的股间按摩郑宇拿过一边很早就被他装好浴头的水管打开水阀对,闵秀雅的身躯进行冲洗,片刻之后泡沫被冲洗干净,白花花诱人的身躯再次完整的暴露出来。

“好了这回该清洗正面了。”

闵秀雅听到郑宇的话,放松的身躯再次紧绷拳头也紧紧的握住,随后才缓缓的放开,这种情况终究还是要面对的,她选择了隐忍,在她受到凌辱的这段时间,它不仅仅是在对抗恐惧身体的异样,还不时的计划着如何自救,她现在对身处的环境不熟悉,仅靠听觉猜出可能在一间消音比较好的密室中,她只能暂时妥协,在熟悉环境后待到郑宇松懈的时候找到机会反击自救。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