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sameprice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sameprice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欲望的黑蟒:淫乱的归宿 欲望的黑蟒:淫乱的归宿

    洁芮雪,现年27岁,一位富有名气的言情小说家,文笔出色,并擅长於编织富有梦幻色彩的男女爱情故事,以此吸引了不少读者粉丝,两年前,她来到兰茵镇度假,以此寻找创作的灵感。

    sameprice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欲望的黑蟒:淫乱的归宿》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欲望的黑蟒:淫乱的归宿》,是作者sameprice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洁芮雪,现年27岁,一位富有名气的言情小说家,文笔出色,并擅长於编织富有梦幻色彩的男女爱情故事,以此吸引了不少读者粉丝,两年前,她来到兰茵镇度假,以此寻找创作的灵感。

《欲望的黑蟒:淫乱的归宿》 33. 淫乱之母 免费试读

「好吧,既然芮雪与安琪拉都不愿意爲诚他缓解性欲,那麽就让我这个做母亲的来处理这档子事吧。」

伴随着一记不冷不热的女音响起,身着正装的伊晓岚月走进了这间上演着淫乱一幕的客厅里,但见身材高挑的她在迈着端庄从容的步伐之余,以双手叉腰的姿态来到了亲生长子面前,并以一种恰似在看可怜虫般的轻蔑目光盯着对方,不知在考量着什麽。

「母亲,我……」

察觉亲生母亲的到来,奴性深重的伊晓诚自会表现的唯唯诺诺,然而未等自觉低人一等的他将後面的话说出来,便被前者用颇不耐烦的语气给打断了。

「少废话,你先给我跪下。」

高高在上的伊晓家家主盛气淩人地道出自己的要求,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话,脚踏着黯黑高跟鞋的她仿若根本没把对方视作爲亲血骨肉。

很快,应着亲生之母亲要求的伊晓诚便不假思索地跪下了自己的软弱双膝,可谓不做丝毫反抗,而当他的平庸下体映入对方眼帘之际,後者的端庄面容上更是毫不掩饰地显露出厌恶的神情,仿若昭示着她本人即将在面对某种令人恶心的事物一般。

即便如此,本着爲亲生长子缓解其性欲的决心,平时尽显一家之主风范的伊晓岚月终究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但见动作娴熟的她在毫不费力地褪下脚上的高跟鞋及其柔顺丝袜後,便眼神犀利地用右足上的母食两趾夹住了对方的火硬阳物,整个过程之精准犀利,堪比老鹰捕食。

在这之後,伴随着精细脚趾的摩擦与挤压,一阵毫不争气的呻吟之音立刻从伊晓诚的喉间呼唤而出,且显而易见地透着一股压抑已久的可怜势头,至于他那不甚雄伟的挺立肉棒,则如同鹰爪下的无助猎物一般,像是在接受着对方的无情调戏。

不多时,又响起了伊晓岚月那凸显着盛气淩人之意的话语:「诚,感到满意吗?」

「满……满意……啊……」

其下体受控的伊晓家长子受宠若惊地表达着自己的真切感受,其双目茫然的脸上更是有感而发地流露出一股自我受虐般的扭曲快感,像是在无比自豪地彰显着他做绿帽龟儿子时的快乐。

「很好,要知道我是你的亲生母亲,所以我是不能与你做爱的,因爲这是乱伦。」

说着,依旧保持着双手叉腰之势的伊晓岚月顿时眼神一紧,刻意而爲之地加重了脚趾上的力道,在给自己的亲生长子带来无法拒绝的感官刺激之余,更是令到後者的软弱淫叫之声去到一个小高峰……而看似大义凛然的她在不久前说这番话之时,其高高在上的严厉语气中还赫然透着满满逻辑的意味,要知道,这可真是莫大的讽刺,因爲她的黑色丈夫此时就正干着她的娇欲儿媳,爲典型的乱伦之举,

当然,由于伊晓诚的性欲之困已交由他的亲生母亲来处理,沉溺于欲望之海中的博尔巴等人自会毫无意外地重啓活塞运动,巨阳黑魔的胯下巨炮虽然没有完全没入淫魅荡女的修长阴道中,可毕竟插进了真正意义上的性器之中,若与他的人类继子一经相比的话,两者所受的待遇可谓一个天,一个地。

不管怎样,伴随着两根大黑鸡巴的雄液爆发,双膝跪地的伊晓家长子也顿时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高潮,不过却饱含着难以想象中的屈辱意味,因爲他那被脚趾掐住的平庸肉棒在射出阳精之时,赫然在不偏不齐间击中了自己的下巴,甚至乎有些许钻进了他因放声淫叫而大肆张开的嘴里。正因爲如此,客厅里立时爆发出一阵接连彼此的男女嬉笑声,带着任谁都听得出的幸灾乐祸之趣,就连身爲伊晓诚之妻的洁芮雪也成了面泛讥笑之意中的一员。

不过也许是因祸得福吧,藉着这件事所带来的转机,伊晓诚也终于不用再通过撸管来缓解自己的性欲了,因爲在家中拥有主宰之位的博尔巴不久後便安排了杰奎琳前来做他的性侣伴,在前者看来,自己都把继子绿到这般程度了,多少也该补偿下对方,就当是在可怜他好了。

说来有趣,由于曾有过一段暗恋这位美熟女仆的经历,所以临到现在,已身爲人夫的伊晓家长子仍对她有种让自己道不清说不明的情愫,而正是在这种情愫的作用下,其身材比之自己女儿更加妙曼成熟的杰奎琳便轻而易举地攻陷了伊晓诚,当然,性技早已达至纯火炉青的她在让对方体验到爲之销魂入骨的射精快感之余,也从不会忘记当着衆人之面讽刺後者的性交能力是如何的差劲。

正所谓时光流逝,日复一日,洁芮雪与安琪拉的雪白小腹变得愈发浑圆胀大,且透着再明显不过的沉甸下垂之势,终于,在衆人充满祝福的目光之中,两位姿色出衆的年轻母亲迎来了自己的生産之日,并完全如她俩的黑色主人所预计般分别诞下一个黑色男婴与美白女婴。

那黑色男婴不用多说,自是博尔巴与自己儿媳的亲生後代,虽然还小,但从样貌上已然显现出亲生父亲的些许影子了,至于其亲生母亲在他身上所留的痕迹……则几近难以察觉出来。这听起来虽难以置信,但实则并不令人意味,因爲所有的小巨阳黑魔从五官样貌来讲的话……都很难显现出他们与亲生母亲们之间的联系,尤其在肤色方面,他们更不会有丝毫变浅的趋势,只会永远像自己的亲生父亲般黝黑纯正,让愚蠢的人类难以联想到谁会是他们的亲生母亲,而这——正是巨阳黑魔一族用以隐藏自己在人类中的惯常手段。

接下里就是那美白女婴,由于完美继承了安琪拉的血统,所以自打出生後便展现出一股难以忽视的丽质潜力,很多人,包括她的祖母伊晓岚月都不时地盛赞着她在长大後会拥有一幅如何出衆的姿色。当然,作爲亲生父亲的伊晓诚,在自己长女身上也留下了不小的痕迹,就比如後者的眼珠顔色——便不是一对像亲生母亲的纯洁天蓝,而是一对源自于前者的灵动棕褐。

另一方面,在身心沦落多时的洁芮雪爲博尔巴诞下一个亲子後代後,身材高壮的後者也随之兑现承诺,允许她回到自己的继子身边,与其同房。不过正所谓走得了人却并不代表留不住心,耐不住寂寞的堕落儿媳依然会三天两头地主动走进黑色公公的房间里,主动寻求着後者的慰藉,原因无二,作爲淫魅荡女的她早就被对方调教成了离不开大黑鸡巴的欲望性奴了,从身爲人类丈夫的伊晓诚那自然获得不了像样的满足。

更令人讽刺是,这还意味着远没有结束,因爲上述此种情况一直在洁芮雪身上变本加厉地上演着,甚至乎驱使着她在怀上第二胎,也即是自己丈夫的亲生儿子之後,又更进一步地走向堕落。要知道,那同样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所有的一切都看起来是那般得美好……

宽敞的夫妻卧房,熟悉的家居摆设,再加上高挂在墙上的大尺寸新婚合照,仿若令到这间卧室里无时不刻地弥漫着一股家庭的温馨,可在柔软大床上进行着忘情交媾中的赤裸两人却不是一对夫妻,而是娇欲儿媳与她的黑色公公……至于前者的年青丈夫,也即是後者的弱小继子,则像个望穿欲水的饥渴者一般,双手在撸动着胯下的平庸鸡巴之余,脸上还挂着可悲之至的兴奋神情。这也难怪,事情发展到这般地步,王八意识浓厚到无可救药的伊晓诚已经很难拒绝爱妻被自己继父当面狠操这种事了。

由于怀上了第二个孩子,洁芮雪的绝色身材在雌性激素的滋润之下,比之数年前可谓更显曲致成熟,其一双乳晕明显增大的雪白丰乳更是成长到了E 罩杯的程度,即便与自己的婆婆伊晓岚月一经比较,也是不落下风。

不久之後,伴随着恶魔阳液的汹涌爆发,挺着圆翘小腹的欲望人妻随之攀上了高潮的顶峰,然後便犹若一泻千里般侧躺在中年长辈的怀里,且眼眸凄迷地凝视着对方的深邃双目,不知在心里作着何种打算,与此同时,流淌在夫妻卧室里的淫欲气氛也像是被凝固一般,等待着某种之物来打破。

像是经历了某种左右爲难的决断一般,但见散发着母性韵味的洁芮雪骤然开口道:「公公,请你把我腹中的孩子也洗脑成一个绿帽龟奴吧,就像他的亲生父亲一般。」

「这可真有意思——你居然想让你自己与诚的亲生儿子也做我的绿帽龟奴,能告诉我爲什麽吗?」

说着,力量惊人的博尔巴骤然一把扶起对方,黝黑纯正的脸上还挂着饶有兴趣的微笑。

「那……那是因爲……我肚里的这个儿子身上有诚的血统,这就意味着他在成年後,其胯下的鸡巴注定长得又短又小,无法满足淫魅荡女的需求,如果在未来娶了这麽一个女人爲妻,就只能靠你来满足你的孙儿媳了。」

话到此处,双颊绯红的欲望儿媳顿时在这稍作停顿,像是在顾虑某种更令人难堪之事一般,然而淫魅荡女终究是淫魅荡女,面对黑色主人的任何要求她们终究都不会说不……所以身心堕落的洁芮雪在犹豫片刻之後,便继续开口道:「再者,若我与诚的孩子在懂事後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是继祖父的性奴,绝对会痛苦得无地自容,所以爲让他能在未来坦然地接受这一切,就必须从现在开始对他施加精神污染,给他植入绿帽意识,让他体会到一个做王八的快乐,如此一来的话,这个大家庭才能变得和睦。」

「哈哈哈,芮雪,说得好,不过你这般做有无想过诚的感受吗?」

说着,肌肉雄厚的博尔巴在不怀好意地一阵讥笑间,伸出左手从而将对方的大半个傲然右乳覆盖而住,像是彰显出自己对她的彻底掌控一般。

「啊……有关于这件事,我已经与诚谈过了,他也同意我这般做——让我与他的亲生儿子做一个喜欢戴绿帽的王八。」

感受到从黑色掌心的传来的火热触感,一丝不挂的欲望儿媳顿时难以把持地轻吟一声,在好不容易稳住自己那愈发荡漾不已的身心後,方才道出後续这般令人大跌眼镜的後续之言。

可惜的是,顶着黑色关头的中年长辈就像是想故意逗弄某人一般,赫然摆出一幅深思熟虑之相,且用将信将疑的语气说道:「是吗?我可不信,关于这事,我可要好好问问他本人是怎麽想的。」

说时迟,那时快,刚才还一脸怀疑的博尔巴就像个善变的轻浮之徒一般,其整个人在不怀好意地悠然一笑间,不紧不慢地对自己的继子问道:「诚,芮雪先前所说的这番话是否爲真——难道你就真得忍心让你与她的亲生儿子长大後……像你一般成爲我的绿毛龟奴?」

未了,魁梧高壮的黑色继父还刻意而爲之地蠕动着自己的粗黑左手,炫耀一般地爱抚着对方爱妻的成熟左乳。

「芮雪确实所言非虚,我是真的同意让我与她的亲生儿子长大後做继父你……的绿毛龟奴,即便你将来要把你的孙儿媳变成你的胯下性奴,我也不会反对的。相反的是,我只会爲我亲生儿子有此遭遇感到由衷得高兴,因爲……因爲他终于能像他的亲生父亲一般,体会到前所未有的王八之乐。」

面对中年长辈的这般问话,面带受宠若惊之色的伊晓诚不敢有丝毫怠慢,当即不假思索地道出上述之话,甚至乎当其个中言语提及到「继父你」之时,立时带上一种无比尊重之意,像是把对方置于一种至高无上的地位般,与此同时,他胯下的平庸鸡巴就像他在家中无足轻重的雄性尊严一般,依然萎缩无力地下垂着。

继续抚弄着掌下玉乳的博尔巴听罢,先是微微一怔,然後便在一阵放肆狂笑中大声说道:「哈哈哈,说得好,说得好……诚,你对我果真孝顺,真不愧爲我精心调教出来的龟儿子啊。」

话及此处,便见到他毫无征兆地把身在怀里的欲望儿媳推倒在床上,且当着自己继子的面,胆大妄爲地挺立着依旧高耸的巨阳黑屌,直插进淫水直流的深窄淫穴里,将对方的赤裸爱妻送上爱欲交加的高潮之巅上……

时光飞逝,淫事依旧,而那不变的,仿若仍是那幢坐落在这片寂静荒野之中的庄园豪宅。此时此刻,又是一个太阳高挂且适合他人外出的明媚上午,而在那令人感到熟悉的水泥台阶上,但见两位气质出衆的美貌女士正与两位身材不甚高大的成年男子作着依依不舍的申请道别。

那两位成年男子虽在年龄上存在着明显的差异,可在相貌上又存在着不可忽视的相似之处,这也难怪,因爲他俩本就是一对拥有血缘关系的父子。做父亲的自是接受了至少过半家族基业的伊晓诚,也许是此原因所致,时不时可见已然年到中年的他在一些场合下尽显出一股意气风发的气场。

至于那此时站立在伊晓诚身旁,且不免身带略显稚嫩气质的年轻男子,自是前者与洁芮雪的亲生儿子,名叫伊晓慕,正因爲如此,从这位年有二十有三的人类男性的身上又足可多多少少瞧出他亲生母亲的影子。

既然两位男子的身份已然揭晓,那麽与其进行着道别的两位女性想来也不会是别的什麽人……没错,其中那样貌偏年长的便是洁芮雪,也许是岁月的流逝所致,相比于二十多年前的自己,现在的她可谓在个人气质上更显成熟与端庄,透着一股怎麽都令人注目的迷人风情。

与此同时,站立在知性作家身旁的尚有另一位不容忽视的雪肤佳人,她的年龄相貌比之前者来得更显年青不说,其发色也凸显出迥异之处,爲一派温柔甯静的深棕红色,至于其一双细腻黛眉下的清澈双眸,则犹若一双绿宝石般晶莹透亮。简安妮·西塔,伊晓慕之妻,作爲嫁进伊晓家里已有一年之久的美丽孙儿媳,在这与自己丈夫暂作分别的当口,自会展现出一股有感而发的眷恋势头。

在端庄婆媳的送别目光之中,这对伊晓家父子终于走进座驾,且在一阵随後而来的引擎轰鸣声中,开车离了去,而待他俩彻底去到自己爱妻的视线之外後,但见屹立于水泥台阶上这对风情各异的美貌女子却在相视对望的一瞬间,顿时心知肚明地笑了起来,像是在爲某件之事感到由衷高兴一般。

「好了,这两个碍手碍脚的小鸡巴废物总算离了家,反正在两个星期後才会回来……那就趁这段时间……让我俩好好服侍主人吧。」

说着,辈分更高的洁芮雪首先转身走进家门,而跟着她身後的,则是不作回应但又面泛着调皮轻笑的简安妮。不消片刻,脚步略显明快的两人走进了宽敞的客厅里,而在那,但见赤裸着一身横壮肌肉的博尔巴正端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其强劲的胯下正怒目勃起着一条不知征伐过多少动人女子的黑根巨蟒。

没有多余的言语,也没有丝毫的犹豫,无论是知性成熟的洁芮雪,抑或是身爲她新婚儿媳的简安妮,皆轻车路熟地一一解下身上的遮掩之物,然後便如一对被驯服已久的恭顺宠物般四肢跪地,荡漾着各自的丰满乳房爬向了身材魁梧的黑色主人。很快,客厅里便回荡起一阵撩人心扉的情欲呻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