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母狗大小姐chenjie14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母狗大小姐 母狗大小姐

    郑有贞今天是应朋友之邀,来酒吧助场的。郑有贞家境富裕,从小便是朋友圈中的女王,而在国外的时候,更是圈子的核心人物,什麽都玩的开。这不,回国後,刚好有一朋友开了个酒吧,便喊她一起入了股,而作为股东之一的郑大小姐,自然得来酒吧里助阵。可没想到那麽倒霉,就在街口处,一辆助力车居然高速的冲到马路中间,一下子躲闪不及的郑有贞,便跟对方发生了剐蹭。

    chenjie14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母狗大小姐》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母狗大小姐》,是作者chenjie14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郑有贞今天是应朋友之邀,来酒吧助场的。郑有贞家境富裕,从小便是朋友圈中的女王,而在国外的时候,更是圈子的核心人物,什麽都玩的开。这不,回国後,刚好有一朋友开了个酒吧,便喊她一起入了股,而作为股东之一的郑大小姐,自然得来酒吧里助阵。可没想到那麽倒霉,就在街口处,一辆助力车居然高速的冲到马路中间,一下子躲闪不及的郑有贞,便跟对方发生了剐蹭。

《母狗大小姐》 (四) 免费试读

夜店里激情的音乐让每个玩客全身都在骚动。而夜店里晕迷的灯光,男男女女的贴面,荷尔蒙充满了每份空气。

比起别的夜店,Tick无疑是美女最多,质量最高的,Tick也因此火的一塌糊涂。这不,台上的美女活力四射,下面的玩家都尖叫连连。而随後,从後台又转出一位大美女,只见这美女刚上台,舞台下又是一阵欢呼声。一看这位大小姐出场,熟客都认了出来,这不就是Tick的女王郑大小姐嘛,只见换了装後的郑有贞穿着一条黑色的包臀开衩连衣皮裙,上身穿着内衬的褚红色线衣,黑色的薄丝裤袜加上细长高跟踝靴,戴着一顶黑色皮帽,整个就是一靓丽的美女侦探装扮,顿时再次燃爆全场。

这郑大小姐一进入舞台,顿时随着音乐热舞起来。这郑大小姐不仅身材火爆,容貌美艳,本身又是个不缺钱的主,虽说是Tick的名花,但是也没有几个男的有胆量前去搭讪。这灯光在夜店里闪耀,让所有人都晕乎乎的。

而在台上的郑大小姐,更是跳的比以往都来的热烈。虽说换了套衣物,整理了心情才再次出来,但对於这大小姐来说,刚才换衣间的那一幕幕可不是轻易能忘得掉的。而虽说自己换了外装,可郑大小姐明白,自己的内里此时可是真空上阵,而更鬼使神差的是,自己居然连下身的荧光棒可都没有掏出来,全靠着黑丝裤袜兜着呢。

这荧光棒的表面可是光滑的,虽说几根荧光棒一股脑的塞入自己的下身,可自己这走动之间,荧光棒之间相互摩擦,都好似要滑落似的,更别提自己这热舞了。可就是这样,自己更要分出一部分心神来,努力这夹紧着下身,这种刺激的感觉反而让郑有贞自己欲罢不能。就是这样,郑大小姐既紧张又兴奋的在台上跳起来,时不时还要借着动作半蹲着身子,以免荧光棒掉落出来,可这样,美妇的小穴就跟发了水灾似的,爱液不停的分泌出来。

这十分钟的时间,郑有贞感觉好似过了大半天,这头上的汗也不知道是因为热舞太劲爆还是因为自己那不可告人的紧张,郑大小姐便挥了挥手下台。可这一停下来,胯下的感官就更加强烈了,郑大小姐这脚一歪,差点要刷了个底朝天。索性此时到处都是人挤人的,这才没有出糗。

郑大小姐庆幸的走到了包间,便准备休息一番,可这时,早就在一旁盯着的啤酒妹也跟了进来。

看到这啤酒妹,郑有贞紧张的一下子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这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倒让赵晴“哧”的一笑笑出声来,内心也更加笃定了。

“哎呦,郑大小姐,这是怎麽了,坐,坐,您可是贵客啊。”赵晴戏谑的打量着这位白富美大小姐,不得不说,这大小姐的外貌让啤酒妹实在嫉妒,不论是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亦或是那雍容艳丽的面容,还是那诱惑魅人的身材,无一不是任何女人都嫉妒的地方。而这白富美的打扮更是多变而惊艳,不论是雍容华贵的富家小姐,还是活力四射的青春女郎,这大小姐都驾驭的恰到好处,瞧瞧外面的那些男人们,哪个不被她迷得五迷三道的。

听到啤酒妹的话,郑有贞的脸上不由有些尴尬。在TICK里,恭维、献媚的话,郑有贞早就习以为常了,可此时唯独这啤酒妹,对自己冷嘲热讽的,可这麽个身份卑微的农村打工女,郑大小姐却不敢大声一句。郑有贞也不知自己是如何想的,居然朝一个啤酒妹尴尬的笑了笑,拢了拢裙摆,便打算坐下。

可正是郑大小姐这尴尬的一笑,反而让赵晴不爽了起来。郑大小姐虽然笑的尴尬,可那倾国倾城的面容,就算笑的再难堪,也让赵晴感到嫉妒,更何况,一个令人羡艳的白富美大小姐,居然对自己卑躬屈膝的,任由自己拿捏,这种感受,可不要太好。

“怎麽?真要坐呢?不愧是大小姐啊?啊?”

郑有贞正打算坐下呢,可听到啤酒妹这阴阳怪气的话,顿时又楞着半屈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弹。郑有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想的,自从第一次见到这粗鲁泼妇似的乡下女孩,便好似中了魔一般,自己不但做出来羞人的事,在被对方侮辱、胁迫的时候,更是没有一丝反抗的念头,反而还沈浸其中。就算此时,对方并没有要挟自己,可是自己好似就应该听从对方、顺从对方一般,这样的举动,反而让自己的内心深处感到快感,至此,郑有贞居然还夹了夹腿。

“怎麽?发骚呢?”看到郑大小姐夹紧的腿,赵晴哪还看不出来。赵晴嗤笑一声,郑有贞好似被说中心事一般,嘴巴张了张,却羞得不敢吭声。看到白富美这副模样,赵晴哪还不懂,走上前去,手一撩,便将美妇的皮裙给撩了起来。

“你个骚货!”一撩起皮裙,赵晴自己也有些惊呆,看到美妇胯下你闪闪发光的荧光棒,啤酒妹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很快,赵晴便将那些不可思议的心思给藏了起来,露出了残忍而邪恶的目光“怎麽?没爽够呢?要不,就这样走出来,保证你三天三夜都起不来!”说着,赵晴手盯着那堆荧光棒,朝美妇的胯下捅去。

“啊!”听到啤酒妹那淫邪的话,郑有贞吓得俏脸发白,自己这副淫荡的模样要是走出这包间,外面那麽多的男人,自己,恐怕会被吃得干干净净吧。可自己此时的这副模样又有多诱人,要是那麽多男男女女的目光注视在自己身上,那是何种感受?郑有贞也不知自己为何会露出这等念头,可马上,啤酒妹在自己身下的那一捅,让美妇再次发出一声诱人至极的浪叫声。

这一捅,捅得美妇再也站不住身子,不由往後倒去,而那双腿,更是又酥又麻,下身更是再次决堤一般,分泌出大股大股的爱液来。此时美妇跌坐在沙发上,上身倒是整整齐齐,尤其是那头戴的小皮帽,更是诱惑至极,而下身的皮裙却被翻卷起来,被黑丝裤袜包裹的下身还泛着荧光,那诱人的美肉,迷人的小穴,无不让人看得口干舌燥。

“怎麽?想男人了?”看着郑大小姐这副淫贱的模样,赵晴冷哼一声,便要走出包厢。而看着啤酒妹要出去,郑有贞不由有些不知所措,不知为何,这啤酒妹走得如此突然。不过在啤酒妹打开包厢时,啤酒妹的倒是威胁的盯着自己的皮裙,而那微微打开的包厢门,让郑大小姐顿时感到格外的刺激,那皮肤犹如被针刺一般,衣物下的肌肤都在微微颤抖着。

随着啤酒妹走出包厢,可那包厢的门可没有完全关上,那一丝的小缝,将外面那五光十色的灯光照射进来。虽然从啤酒妹的眼神里,郑有贞看出,一会儿啤酒妹就会回来。可在夜店里,随时都会有人走错包厢,自己此时掀开的裙摆,下身里那塞的荧光棒,要是被人看到,那会有何种後果,想到这,郑有贞感到自己头皮一阵发麻,整个人都要坐立起来。可自己背这刚一挺直,顿时感到自己浑身一阵颤抖,这样惊险刺激的感受让自己简直是欲罢不能,心中甚至有一个声音,希望着有人能闯入进来。郑有贞深吸着一口气,不由将刚要伸向裙摆的手给放了下来,垂在了身子两侧,随之,则紧张的望着包厢的门缝,下身则在汨汨的流出淫水。

这一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短短的五分钟,在郑有贞看来,简直长如一个世纪,在这煎熬的等待中,从最初的紧张变成了焦急与惶恐,随後竟然变成了刺激与期待,这重重的改变,让美妇恍如过山车一般,而美妇的双腿则是越夹越紧,好似要将那荧光棒给夹断了一般,而那薄薄的裤袜早就被淫水给浸透,甚至都弄湿了沙发。美妇的双眼变得愈发的迷离起来,双手也开始不自然的伸向了自己的胸前,那皮裙腰间的系扣都被解了开来,敞开了出来,若是再撩起衣物,内里的春光可就也被人看尽了。

就在这时,矛盾的包厢门再次被人打开,外面大厅的灯光一下子照了进来,让郑有贞顿时清醒了过来。可这时的美妇早就全身发软,哪还有一丝气力,郑有贞紧张的瞪大的眼睛,望着门口,努力的看清那走进来的身影,还好!是那熟悉的啤酒妹,看到啤酒妹的模样,就差那麽一根稻草的美妇哪还绷得住,双手猛地抓住自己胸前的那对巨乳,伴随着一阵高亢的浪叫声,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而那胯下的荧光棒,则在努力的散发出最後的光芒。幸好,此时大厅内人潮汹涌,音乐澎湃,并没有人发现,此时在包厢里,这淫邪的一面。

看着郑大小姐在沙发上,浑身颤抖着达到了高潮,赵晴对这淫贱的女人愈发感到不屑和鄙夷起来。赵晴走上前去,擡起脚来,一脚竟然直接踩在了美妇的胯下,死劲的碾了起来。不过有着柔软的沙发做着支撑,对於啤酒妹的暴行,郑大小姐此时还沈浸在高潮的欢愉中,高高昂着头,半天才回过神来。

回过神来的郑有贞,哪还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麽,醒悟过来刚才有多麽淫贱的郑大小姐,反而有些破罐子破摔了。反正自己的丑态已被这粗鄙的啤酒妹看得一干二净了,自己也愿意顺从她,讨好她,从中得到快感,想到这,郑大小姐反而轻松了许多。

轻松过来的郑大小姐反而放了开来,坐起身来,连胯下的狼狈也不再收拾。看到美妇的模样,赵晴冷哼一声,接着,抓过桌上的酒,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瓶黏稠的液体。只见啤酒妹将那黏稠的液体倒入酒中,接着则摇了摇,便端到了美妇的面前。看着啤酒妹手中的这杯酒,郑有贞不由咬了咬牙“这,这是什麽?”

听到美妇的发问,赵晴不由冷笑一声,这下贱的婊子,刚还装得大义凛然,怎麽?现在就怕了?“什麽?是你该问的嘛,喝了它,刚好让你去陪男人,瞧瞧你那副贱样,那臭屄早就痒的不得了了吧?”

听到啤酒妹这粗鲁的话,仿佛一把火似的,再次将美妇给点燃了起来,看着啤酒妹此时那狰狞的面孔,郑有贞反而感到浑身的血液都在燃烧,接过杯子,将酒一饮而尽。

在夜店的後台,此时两位高挑女子正朝着卫生间走去。这儿是夜店的後台,一般客人谢入。而内里则都是工作人员使用的地方,就连卫生间,也是工作人员专用的小隔间,避免与客人相扰。而此时,这两女子,一人是啤酒妹装扮,而另一位身穿着黑色包臀连衣裙,头戴黑色皮帽的美女,明显就是客人了。

此时这俩进入後台的女子正是啤酒妹赵晴和郑大小姐。喝了那杯酒後,本就浑身躁动的白富美更是觉得浑身发烫,一向聪慧的郑有贞哪不知道这是那加的料的问题,可这时的郑大小姐早就迷了心窍,还不是任由着啤酒妹摆布。

而有了这麽个玩具,赵晴哪还有空去卖着那些酒,拉着郑大小姐便往後台去,不过这迷了心窍的是身旁的白富美,赵晴自己可还是有些理智的,这白富美别说在Tick了,在整个兰金街可都是莫大的名头,刚又在大厅出了风头,若还是那副装扮,肯定被人给认了出来。这不,赵晴压着郑大小姐,又换了套衣服,这才开始实施计划。

本就喝了酒,又被下了药的郑大小姐,此时的状态倒是不太好,脑子里迷迷糊糊的,但身体倒是很亢奋,幸好此时郑大小姐还认得这个可恶又邪恶的啤酒妹,被赵晴压着,驯服的向那卫生间走去。一路上,郑大小姐摇摇晃晃的,步子都有些不稳,赵晴这皱着眉,好不容易才将美妇扶进了卫生间。

这员工的卫生间,不过就是小小几平米,里面也是简陋,一个蹲盆,一个小便池,一个洗手台和一面镜子。因为是多人混用,内里的卫生也不干净,瓷片的地面黄叽叽的,也不知是什麽脏污长久以来形成的颜色,而在角落,杂乱的放着拖把,地面上还有些积水。白灰墙面早就表面脱落了,就算没脱落的地方,也是黑一块白一块的斑驳。谁也没有想到,在外头光鲜高科技的夜店,内里居然还有如此破旧的屋舍。

郑有贞随着啤酒妹走进了卫生间,一走进去,纵然还有些迷糊的郑大小姐,也下意识的皱了皱眉,捂住了口鼻。也是,这卫生间里,一股子尿骚味,哪是这娇滴滴的大小姐能闻得惯的。看到白富美这模样,赵晴冷哼一声,哼,这才是刚开始呢。

郑大小姐被啤酒妹推推搡搡的给拖到了小便池的面前,郑有贞就是再有不满,也只得老老实实的站了过来。这美妇站到小便池面前,便被啤酒妹踢了踢小腿,这啤酒妹的鞋底此时可是湿漉漉的,这一踢,美妇的薄丝袜上顿时被弄得也是湿漉漉的,格外难受。

“离那麽远干嘛?滚进去点!”

啤酒妹这一踢,郑有贞不得不挪着步子往小便池靠去,可这姿势可格外别扭,自己一大姑娘,站在小便池前,这算怎麽一回事。不过赵晴可不会顾着郑大小姐别不别扭,驱赶着郑大小姐一直站到将近贴住小便池,这才停了下来。自己这样站在小便池前,郑有贞不自然的感觉到有些不自在,可是此时自己有没有别的办法,不禁有些不知所措。而啤酒妹,也不知道从哪儿哪来的两副皮手铐,居然抓起郑大小姐的手,便将美妇的双手给拷到了墙上的水管上。

“这,这?”这双手都被拷着不能动弹了,郑有贞这回可忍不住了,不得不出声询问着。

“骚货,不是想男人吗,老娘这就成全你,会让你爽死的。”

“可,这,这怎麽能行?”听到啤酒妹的话,郑大小姐不由急的扭动着身子,虽然自己此时确实是浑身热的很,躁动不安,自己也明白,那是因为自己喝了药,开始发情了,可在这店里,谁不认得自己,若是被人撞破了,自己这模样,今後还怎麽见人!

“哼,小骚货,还知道丢人呢?”看到白富美这副羞急的模样,赵晴哪还不知道这大小姐实际上已经不抗拒了,不过是有些难为情,怕爆了光,说着,赵晴从兜里又掏出了一个眼罩,一把将美妇的大半个脸都给挡住了。被这眼罩一遮,此时郑大小姐只感到自己的眼前一片漆黑,什麽也看不到了,骤然失去了视觉的美妇不由更为紧张起来,浑身都开始瑟瑟发抖,可就是这样,自己也没了被曝光的风险了,郑有贞不由感到有些刺激。

这失去了视觉,郑有贞对时间都把握不了了。自己站在这小便池前,慢慢的也习惯了这股尿骚味。而渐渐的,这药性也愈发散发出来,美妇不由开始扭动着身子,双脚也在不停的敲击着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

“喂,喂,你还在吗?”周围静悄悄的,半天没有声响,郑有贞也不知道,在自己意乱情迷的时间里,那啤酒妹是否还在,感到有些恐慌的美妇不由叫出声来。可这打探声,半天也没有得到回应,看来,啤酒妹已经走了出去。可这儿可是後台的员工洗手间,随时都会有人走进来的,啤酒妹不在,若是有人看到自己这副模样,自己又该如何解释?郑有贞的脑袋里乱的一团糟,不由期待着啤酒妹的出现。

这时,外头传来了脚步声和交谈声,听到声响的郑有贞不由更加紧张,双腿都绷直了起来。此时的美妇都不知道自己有多诱人,那修长的双腿绷得笔直,因为手铐的关系,上身又屈了下来,这屁股高高的撅起,随着身体的微微抖动,好似那发情的母鸡一般。

“小赵,你不会忽悠我吧?真有这种好事?”随着脚步声的走近,那俩人明显就是冲着洗手间来的。看不到东西的郑大小姐此时听力变得更加敏锐,听到这男人的说话声,整个人都激灵了起来。

“嘿,瞧您说的,我就是忽悠谁,也不敢忽悠您张哥啊。可是您给了我这个机会,我才有办法来这儿上班的,这不,一有好事,小妹就想到您了。”这笑吟吟的回话的,可不就是那啤酒妹吗?听到这声音,郑有贞一下子便反应了过来,这啤酒妹,真给自己找男人来了?想的这,郑有贞感到自己头皮一阵发麻,那种颤栗的感觉也不知道如何表述。自己是有好长一段时间身边没有男人了,可这张哥又是谁?好像?难道是外面的领班?郑有贞迷迷糊糊的想着,而早就躁动的身子也在不停的扭动着。

这转角也不过几步路的距离,那张哥和啤酒妹,一下子就便走进了卫生间。

“呦!”一走进的张领班,倒是赫然吓了一跳。只见在小便池的位置,正站着一位穿着黑色包臀连衣裙的女子。女子身材高挑,那白皙的裸背,盈盈不堪一握的细腰,圆润挺翘的美臀,配上那薄丝黑色裤袜和黑色亮皮踝靴,就算是个背影,都让张领班看得口水长流。

“张哥您看,小妹我可没有蒙你。我跟你说,这位人家可是来寻刺激的,这不,一有这好事,小妹就第一个想到你了。”

听到赵晴的话,张义忠倒有些不以为然。来夜店玩的男男女女,找刺激的也不是少数,不过吧,一般要是有点身份的女的,不至於闹这一出吧?

“嘿,看着背影,倒是不错,不过嘛,这脸蛋,会不会吓死人了?”张义忠嘴上说着,身子倒是贴了上去,还撩了撩美妇的秀发。

这一撩,吓得郑大小姐忙向前挪了挪步,都快要贴到小便池了。这一挪步,郑有贞才想起来,此时自己可还带着眼罩,对方可看不到自己的。

“嘿,怎麽还挡住了?”张义忠撩开美妇的头发,一下子也看到了美妇脸上的黑色眼罩,不由有有些不满“我说小赵,这该不会是个丑八怪吧?这遮遮挡挡的干嘛?”

张义忠这说着,啤酒妹倒是打了个哈哈“张哥这你就说笑了,我跟你说,这可是个大美女,美的你都不敢想。不过嘛,人家可是有身份地位的,自然要点脸面,张哥你说是吧?”

啤酒妹这话才让张义忠面色稍霁,不过真如赵晴所说,是个大美女?不管如何,此时张义忠的胯下早就一片火热了。而听着这俩人的对话,郑有贞早就吓得不敢吭声了,此时郑大小姐已经默默接受了啤酒妹的安排,唯一奢望的可就是别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了。

拷着的大美女如此的乖巧没有挣紮,张义忠也相信了赵晴对自己所说的话,天天在夜店里上班,夜店里那些往来的,花枝妖娆的大美女们,早就看的张义忠心里是挠的七上八下的,只不过自己什麽身份地位,那些大美女们看都不会多看自己一眼,如今这麽一个身材妖娆的美女在自己面前,张义忠哪还顾得了那麽多。

既然要做,张义忠也就放开了手脚,压根不顾後头还站着啤酒妹。张领班走上前去,直接就贴在美妇的身後。美妇那妖娆的背影和那摄人的香水味,都让张义忠垂涎其中,无法自拔。张义忠贴在美妇的脖颈後,狠狠的吸了一口气,那股迷人的芬芳香还带着一股诱人的魅味,让张义忠更加骚动起来。而身後的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近,那股臭汗味夹杂着劣质香水的味道也越来越近,让郑有贞不由有些紧张。

若是平时,美妇恨不得离这种味道远远的,可此时自己面前则是小便池,那股尿骚味更是难闻,相比起来,美妇宁愿选择闻着这劣质香水加汗臭的味道。身後传来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让郑有贞也有点儿紧张,整个後背都开始有些发麻,身子不由紧绷起来。

贴着美妇的身子,看着那白嫩的肌肤,张义忠愈发相信赵晴的话,这可是一位大美人。就瞅瞅这身段,这嫩肉,就算脸长得再丑,自己也赚大发了。急不可耐的张义忠一把抱住美妇的腰肢,而鼓得紧紧的下身便一把贴在美妇的臀後。

自己身後那躁动的男人越来越热,贴的自己让郑有贞都感觉皮肤上冒出一层细汗,嘴里都开始时不时的发出喘息声。自己臀後的那物件死死的顶在自己的臀缝里,隔着几层布,郑有贞都能感觉到臀後的那股灼热感,这种气息刺激的美妇不由微微扭动起身子来。

身後的张义忠抱着这娇滴滴的大美女,手则不安分的在美妇的身上来回滑动。隔着薄薄的衣裙,张义忠的手在美妇的小腹打转,转着转着,则顺着衣裙朝美妇的胸前摸去。对於自己无理的举动,这大美女明显没有反抗,反而是顺从的扭动着身躯,这让张义忠愈发大胆起来。

张义忠的双手一起袭向美妇的胸前,猛地接触那两团饱满美妙的软肉,张义忠不由闷哼一声。这两团美肉就如同棉花松软,却又富有弹性,这双手一挤,郑大小姐和小领班不由同时叫出声来。感受到美妇的配合,张义忠更是志得意满,将手抽了回来,接着,抓住美妇後背的拉链,“唰”的一下,将美妇的连衣裙给扒了下来。

这连衣裙一脱,此时正在药性中的郑大小姐反而好似解脱一般,整个人慵懒的“嗬”了一声,并没有做出什麽过多的举动,而在身後的张义忠,则看的是目瞪口呆。原来,在这曼妙的连衣裙下,美妇居然是真空上阵。美妇不仅没有穿着胸衣,就连下身,居然也仅有一条连裤袜。看到美妇这副骚样,张义忠傻笑着,将自己的裤子也脱了下来。

火热的肌肤贴在自己身後,让郑有贞感到一阵的不舒服。可自己这不舒服的扭动,反而又和那汗臭的肉体越贴越近。郑有贞也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个什麽样的想法,仅存的矜持告诉自己要逃离,可肉体上的诚实反应又让自己要贴近,这两种不同的思想交锋,让美妇的脑子越来越乱。而身後的男人可没有思考那麽多,一把将美妇紧紧抱住,那粗糙的双手在滑腻的肌肤上来回抚摸,那种痒痒刺痛的感觉让美妇的白嫩肌肤迅速的泛红。

也许是男人的撩拨让郑大小姐慢慢的放弃了抵抗,美妇的身子明显软了下来,开始靠在了张义忠的身上。而那薄薄的裤袜也被扒了下来,蹲在了大腿上。那粗壮的鸡巴杵在美妇的臀间,起起伏伏的动弹让美妇陷入了最原始的性爱中。

美妇的娇喘无疑是最好的催情剂,这娇滴滴的模样让张义忠早就没了调情的耐性。张义忠从背後一把抓住美妇高高翘起的乳房,两根手指便捏住哪娇艳如樱桃的乳头,掐了起来。可就是如此屈辱的动作,反而让高傲的郑大小姐愈发淫荡起来,偶尔高亢的尖叫声,好似要引来别的男人似的。

这妖娆的美妇勾人的模样让张义忠更是欲罢不能,胯下的长枪早就肿胀的厉害,顶在那温暖丰腴的美臀间跃跃欲试,龟头处更是已经开始分泌出黏液来。

这耸动间,美妇动情的愈发厉害,若不是有眼罩的遮挡,都能看出美妇此时的双眸早就变得无神且浑浊起来,一张娇艳欲滴的小嘴微微张开,发出一声声娇喘。

张义忠的鸡巴在美妇的下身套弄,而郑大小姐的小穴早就跟水帘洞似的,水浪不绝,这黏稠的淫液早就将张义忠的鸡巴给打湿,顺着水痕,张义忠的鸡巴也越来越放肆,在美妇的穴口外挑逗。

这几下磨的,犹如一把刷子似的,在自己的穴口来回拨弄。郑有贞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小腹下方如火在烧一般,而自己那羞人的阴毛也东倒西歪的被人拨来拨去。而更让自己头皮发麻的是那粗壮的东西就在自己的穴口,时不时的撩拨着自己的小穴,这种欲罢不能的感觉让自己格外难受。

身前的美女喘息声越来越大,娇吟声也时不时的,这种如魅魔般的叫声时刻不在挑逗着张义忠的内心,张义忠也越来越没了耐心,闷吼一声,那粗大且早就被淫水打湿的大鸡巴,一股脑的塞入美妇的小穴里。

“啊!”“嗯!”这猛地一插入,贴在一起的男女同时发出叫声。虽说郑大小姐的胯下早如雨水泛滥一般,但毕竟已经有一、两年没和男人交欢过,那胯下的小穴虽说比不少处子一般紧致,也不遑多让。这边如此膨张的鸡巴挤着嫩肉插入,让郑大小姐感到自己的胯下嫩肉被层层堆积,那种一波一波的刺激感,让美妇不由尖叫起来。

而另一声的闷哼则来自张义忠的口中。这美妇的身材如此曼妙,没想到,这胯下的屄也是难得一见的美穴。张义忠原以为,这麽一个放荡的女人,早就被男人给玩烂了。要不是这穿得实在性感,又是店里那些风骚诱人的客户,张义忠还嫌弃这种女人呢。可是没想到,这婊子的小穴犹如张小嘴似的,先是一口将自己的长枪吞下,接着,居然一缩,将自己的鸡巴紧紧裹住,接着,那张小嘴就如同按摩一般,将自己的鸡巴环绕着,上下挪动,吮吸起来。这刺激的快感一阵一阵袭来,很快就让张义忠整个人发麻舒爽起来。

这一抽插进去,两人的主导地位可掉了个个儿,张义忠这刚插进去,还来不及动作,自己身前的美人儿突然高高撅起了那挺翘圆润的美臀,往上一擡,将张义忠的鸡巴整个的吞入了胯下。

这一吞,两侧臀瓣紧紧夹住张义忠胯下长枪,而长枪进洞更是被层层包裹,这突如其来的享受让张义忠好似升天一般,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而在最初的撑裂感後,郑有贞很快就进入了状态。除了一开始跨下的异物带来的生涩感让郑大小姐有些不太适应,但很快,肉体敏感的反应让郑大小姐自然的扭动起身子来。

郑大小姐此时意乱情迷的扭动的身子,但自己却不知自己有多麽诱人,那细嫩的肌肤在与小领班耳鬓厮磨,这让张义忠怎麽能受得住。尤其是美妇那傲人的美臀,将张义忠的阳具紧紧夹住,接着这一番扭动之下,张义忠可是再也抵挡不住。

这一边,美妇在忘情的扭动着身子,而身後的张义忠也彻底没了主导权,双手紧紧抱住美妇,下身也随之耸动,这一对交媾的狗男女完全没了任何的情戏,只有最原始的,最本能的身体交流。而此时,忘我的郑大小姐似乎忘了,两人的身後,可还有一个一直冷眼旁观的啤酒妹。

张义忠正忘情的享受着郑大小姐胯下小穴的温暖,那迷人的小穴犹如一个漩涡似的,不停的吸着自己的龟头,那一股一股的细流又冲刷着自己的鸡巴,让张义忠每时每刻都不得不提住心神,不然一不小心,就得缴枪投降。

“张哥,别老一个姿势啊,把这臭婊子的腿给擡起来呀!”一旁不嫌事大的赵晴不由在边上叫唤到。啤酒妹这一叫,让张义忠不由身子一抖,这一下,深感丢脸的张义忠不由有些脸上无光。自己刚才可是多麽神勇,可没想想到,这臭婊子简直就是个吸精的妖精,这一做,自己就被她带的团团转。

啤酒妹这一叫,刚好让自己回过神来,张义忠深吸一口气,努力的调整着姿势。不得不说,服了药的郑大小姐真就是一个磨精盘,本就姣好诱人的身姿,加上那柔软的腰肢,没有几个男人可撑的下来。张义忠深吸一口气,这才,一把抱住美妇那丰腴的大腿,接着,往上一擡,将美妇整个人高高抱起。

这猛然身体腾空,郑有贞才被惊醒过来。“啊!”美妇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声,但很快,胯下的长枪让美妇接着又开始浪叫起来。这整个身体悬在空中,让郑有贞感到强烈的不安感,但这时美妇全身早就软如摊泥,只得任由背後的男人任意妄为。

虽说张义忠身强力壮的,而郑大小姐也不到百斤的体重,但在这强烈刺激的运动下,张义忠也提不出多少力气来,这抱着美妇的双手不停的晃动,让郑有贞又不由有些提心吊胆起来,异样的刺激下,本已经趋近平和的小穴又开始大量的分泌出爱液来。

随着美妇的不停尖叫,张义忠居然发起一波冲击,阳具猛烈的在美妇的小穴里进进出出,伴随着每次抽插,鸡巴都好似和美妇的蜜穴有深仇大恨一般,狠狠的捅弄进去。而美妇小穴里的嫩肉和淫水早就黏稠在一块儿,这抽插下去,又好似打不上力量一般,反而被美妇给一一化解,这几番下来,张义忠反而是脸色通红,不停的倒吸着冷气。

而被这一顿猛肏,身体毫无着落的郑大小姐惊叫连连,这种从没体验过的感受,让美妇瞬间达到了高潮。而高潮後的美妇,胯下的淫水犹如浪潮一般涌来,一波一波的洗刷在张义忠的龟头上。若不是这美妇的滋味实在难得,张义忠强忍着,就是这一波冲刷,小领班都经受不住。

而这高潮过後,不但没有让郑大小姐的性欲消退,反而又是一波浪起,胯下的异物此时反而成了美妇心仪的宝贝,美妇的小穴将张义忠的鸡巴紧紧锁住,随着张义忠难得的爆发,美妇又是摇晃着头,发出“啊,啊,啊!”的浪叫声来。而这次张义忠的爆发,可跟刚才自己主导的感觉完全不同,刚才自己是乐在其中,整个肉体感觉到异常的舒服,可这次却好似在海上的小船一般,那种刺激却又不安稳的状态,让美妇更加亢奋起来。

亢奋的郑大小姐双手紧紧的抓着墙上的水管,高高昂着头,整个小脸都好似控制不住表情一般,扭曲着。而很快,张义忠抱着美妇臀部的手开始颤抖起来,美妇也被肏得随着小领班身子的颤抖而上下抖动起来。这种不安全的感受反而让郑大小姐更加高亢的尖叫,也不知道这样的尖叫到底是因为恐惧还是兴奋。

随着张义忠又是一阵摇晃,早就被肏得花枝乱颤的郑大小姐是彻底没了抵抗,双手紧紧的抓住水管,双脚居然也顾不得那麽多了,一脚直接踩入了小便池里,整个身子绷得紧紧的,那一对挺翘的乳房也在上下摇晃着,若是美妇这副媚态被别的男人看到,肯定会忍不住也加入这场盘肠大战的。

“嗬……嗬……嗬……”没过一会儿,身後小领班的身子愈发颤抖起来,但是跨下的长枪反而莫名的更加肿胀,张义忠埋头大干着,鸡巴也不再抽出美妇的小穴,而是在美妇的小穴里如同打钻机一般,一下比一下插得更深。而被小领班这一波攻势彻底打懵的郑大小姐也只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喘气声。

美妇的双脚歪挤在小便池里,反而成了身子的依撑,这张义忠挺着身子抽插着,肿胀的鸡巴顶在美妇的小穴里,被一团嫩肉挤出,这种重峦叠嶂的刺激感,让张义忠头皮发麻,根本再也坚持不住,张义忠挺着肚子,眼睛都开始发红,闷吼着,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胯下的长枪毫不留情的捅弄进去。这一下的狠肏,可真是前所未有的冲击感,郑大小姐那一瞬间被捅得双眼圆瞪,小嘴大张,整个人都僵直住了。

郑有贞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身後男人的居然在这一瞬间犹如天神下凡一般,粗大的阳具在自己的小穴里肆虐,穿过自己的阴道,直冲而入,好似顶到了自己的子宫深处,接着,要将自己整个人给刺穿一样。而随後,男人的阳具再次狠狠的拖出一段距离,郑有贞不由倒吸一口气。自己胯下的嫩肉在此刻变得如此的敏感,自己好像亲眼看到一般:胯下的嫩肉就像被车轮碾过一般,被压平,接着再被拖过。但这种势如破竹的冲撞此刻带来的却不全是痛感,郑有贞反而感觉自己好似被征服了一般,整个身子都失去了控制,一种冲击灵魂的酥麻由下身冲入头顶,让美妇不由浑身颤抖起来。

随後,这样的冲击愈发猛烈起来,短短的几十秒钟,这样的冲击连绵不断,一层一层的将美妇冲击的四肢发麻,浑身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而在後面冲撞的张义忠更是全身发红,头顶都冒着热气,只见小领班双眼都快要瞪出来,嘴里也发出一声声的闷吼,接着大吼一声,胯下长枪直直刺入,接着,便是一阵剧烈的抖动,小领班终於将宝贵的精液发泄到了美妇的身体内。

而於此同时,早就被这连绵不断的冲击杀的丢盔弃甲的美妇又哪还承受的住,伴随着男人的喷射,也不由发出“嗬……嗬……嗬……”的惨叫声,接着,四肢发软瘫倒下来,同时,小穴也开始不停的缩动着,在小穴内部,也开始大股大股的分泌出淫液了。

发泄完的张义忠不由感到全身无力,也为自己刚才的疯狂感到惊讶,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肏到了一个如此迷人的妖精,张义忠不由长出一口气,接着整理着自己的衣物。

“小赵。”看着还在後头的啤酒妹,饶是脸皮够厚的张义忠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该说什麽。

不过赵晴此时可没觉得自己有啥需要张义忠酬谢的,不由摆了摆手“张哥,没事,您不是还有事要忙吗,您先去忙好了,这里交给我好了。”

听到啤酒妹的话,张义忠不由长出一口气,忙走出了洗手间。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