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霸道的温柔为作者的小说 霸道的温柔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武林沉沦 武林沉沦

    青云山,是位於神州东边的一片连绵山峰,其主峰高耸入云,虽无泰山般的帝王之相,却也奇峰汇聚,峭壁千仞,拔地擎天,峥嵘崔嵬。青松在悬崖上争奇,怪石在奇峰上斗艳,烟云在峰壑中弥漫,霞彩在岩壁上流光。自然的美在这里汇聚,在这里升华,赋予它超凡脱俗的品质,塑造出它威武雄壮的气概。

    霸道的温柔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武林沉沦》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武林沉沦》,是作者霸道的温柔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青云山,是位於神州东边的一片连绵山峰,其主峰高耸入云,虽无泰山般的帝王之相,却也奇峰汇聚,峭壁千仞,拔地擎天,峥嵘崔嵬。青松在悬崖上争奇,怪石在奇峰上斗艳,烟云在峰壑中弥漫,霞彩在岩壁上流光。自然的美在这里汇聚,在这里升华,赋予它超凡脱俗的品质,塑造出它威武雄壮的气概。

《武林沉沦》 第30章:禁忌! 免费试读

向晖长剑拖地,在地上划出一道深沟,剑刃声响兵兵作响,似是非是地发一种似是摄人心神声音,看来似是刀法中『拖刀术』,一众观众也明白他为何用一把这样的巨剑了,而不是选一把适合『圣灵剑法』轻灵的剑。

萧真人浓眉一皱,喝道:「你这是什麽样子……?『圣灵剑法』里,可没有这样难看的招式,果然是邪门外道才会的伎俩!」

向晖冷冷一笑道:「这是我在无数次生死边缘挣紮中,从实战里领悟出来的战技,比生冷的教条经验更有用,纯粹只为杀人而存在的招式,不能理解这一点的你,也就和那些自以为是的庸才没两样……!」

萧真人怒道:「胡说八道!你这欺师背祖的畜生,今天我就要代先祖清理门户了!」

向晖冷冷道:「来吧!就怕你没有这样的本领……」

萧真人怒啸一声,道:「是你自己要让向家步上绝後之路,须怨不得我!」把手一挥,锐利无双的剑气破开空气,产生一阵阵肉眼可见的涟绮,往向晖扫射过去。

「圣灵剑法」第七式的「剑以创生·生生不息」!最适合用来在一段距离内试探对手的虚实,身经百战的萧真人当然懂得这个道理。可惜,他今次的对手却是和他一样,深悉「圣灵剑法」剑招的传人。

向晖黑剑划地而起,相同的一道剑气就在他的身前出现,只是有所不同的,他剑气一出,在场众人的眼中只觉得一片血红,这样的有如实质剑意,足见向晖杀业之深重,剑气迅速迎向萧真人的剑气。

「剑气」对「剑气」!「轰!」两道剑气正面相对,爆出了旋风一般的涡转气浪,碎散的剑气四处飞散,靠得过近的一些人身上纷纷出现丝丝血痕,吓得众人只有纷纷走避,免得引火上身。

「这小子……!年纪轻轻,但功力的深厚,却是与达儿不相上下啊!」萧真人心下一凛,他虽然耗损了五成左右元功给淩惊羽吊命,却依然对自身数十年内功修为有信心。但後者的剑气,竟能去到与他相庭抗礼的地步,就超过他的预料之外。

在『天玑宫』,或是说在整个「青云门」七脉的传人中,能正面接下他全力一击的,除了早走入魔道的玄极之外,也就只有前段时间在开封城遇有奇遇,突飞猛进的高达才能做到。而现在,又多了一个向晖。

一招过後,萧真人一张脸色沈的更是难看,向晖见状,发出尖锐的冷笑声道:「怎麽了?老鬼,才这麽一下,就把你吓倒了吗?」

萧真人铁青着一张脸,沈声道:「向晖!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难得的奇才,在我生平所遇的年轻一辈中,恐怕只有我徒的天资能与你相提并论,可惜你误入魔道,而今天,我就拼着这条性命不要,也要把你这一身歹毒的功夫废掉,免得遗患人间啊!」

向晖眼珠闪过不屑之色,嘲弄似的笑道:「老鬼,你的愿望不会达成的,你只有抱着遗憾下地狱了。」

「目中无人,不识天高地厚,便是你失败的最大原因!」

「哼,这句话我会刻你的墓碑上的!」

……

短暂的一轮唇舌相讥结束,两人都回复沈默,因为等下的重开战局,将是真正的生死之搏!

萧真人完全收起轻敌之心,今日一战,已是务必杀向晖而後已。秋雨下到两人身旁一尺的虚空处,就像是碰到什麽无形的阻碍一样,四溅飞弹开去。

『天玑』一脉 众人无不看得张目结舌,他们心目中无敌的一脉之主,年轻时能问鼎天下第一的萧真人。对付一个後生晚辈,竟然是一副全力作战的慎重态度,这是他们先前想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向晖冷哼一声,抢先出击,身子向前俯下,如同一只蜘蛛爬行般,样子极其难看,但是速度却是快得惊人。上一刻还离萧真人有三丈距离的他,眨眼间已出现在後者身前,速度之快,犹胜鬼魅!

萧真人也是武学大行家,在那一瞬间,已明白向晖难看姿势的真正用途,因为重心放低,移动起来可以更快更稳,而且自己的防守面积缩小,相对攻击敌人的范围却增大,是特别针对「圣灵剑法」在下盘方面的功夫略嫌不足而改良,难怪向晖会说这是实战之中领悟出来的杀招,他确实是个百年一见的武学奇才啊!

这些想法只是电光火石般在他脑中掠过,向晖的攻势已至。萧真人大喝一声,袍袖如吹气般鼓涨,身子先向右旋,避过向晖由下而上撩出的一剑,再反旋回来,一剑刺向其眉心之间。

向晖应变也是奇速,也不知他用了什麽方法,长剑在空着宛出一朵剑花,反转而回,一把漆黑沈重的巨剑竟被他使得如同软剑一般,施展「圣灵剑法」,中的『剑二』,反爪削向萧真人的手肘关节。

萧真人冷哼一声,手肘略偏低三寸,仅堪避过向晖的削手利剑,长剑依然往向晖腰际刺去,论到对『圣灵剑法』熟练仍是萧真人技高一筹。但向晖也不弱,在无法避开这一剑,索性也不避,大喝一声,在间不容发的刹那间起膝前顶,在千钧一发间顶在萧真人的长剑上。

「乓!」肉体与利剑相撞,竟然发出一声金属交击之声,足见向晖功力之深厚。虽说向晖及时架住萧真人的剑击,却承受不住对手随之而来精练刚猛的内劲,身子一震,踉跄後退。

「好!」

「长老,杀了他……」

「杀了这个魔头……」

……

萧真人虽然震退向晖,可向晖一身功力之强仍让他大吃一惊,大步一踏,舍剑用掌,右掌推出,高度集中如炮弹的一束气劲,如箭脱弦,猛射向身形未定的向晖而去。他放弃招式上的变化,务求以自己精修胜过向晖不只一筹的正宗玄功,速战速决,在三招两式内取敌手性命!

气劲如雷杀到,向晖却是狂笑道:「老鬼!你用这种老掉牙的招式,就妄想能取我性命吗?」说罢,竟以像是被人斩断腰部的姿势,大幅度後仰,整个背部都几乎贴到地面上去,避过了萧真人的一击。

「剑一!」向晖的「圣灵剑法」是凭着自己的领悟,和深切的仇恨心推动,可说是从地狱里磨练出来的武技,不重姿势,只重实用,纯以杀敌为唯一目的,就像现在,他以横躺在地上使出的「剑一」,目标竟不是对手萧真人,而是地面的水滩。

「泼啦!」大片水花,随着向晖的一剑扫起,形成一道水幕,完全遮住了向晖的身形,也掩盖住众人的视线。

「以为这种障眼的手法有用吗?向晖!你毕竟还是乳臭未干的小鬼啊!」萧真人战意如虹,虽然视线受阻,他仍凭着气机感应认准该是向晖的方向,劈出一剑,只要向晖中招,这一剑该可轰得他重伤吐血。

「碰!」萧真人自认十拿九稳的一剑,却竟然击了一个空,剑气劈在地上,只把地面轰陷了一个大洞,砂石乱溅,哪里有向晖的踪影?」是『留气挪形』?不好!」重招落空,萧真人还来不及错愕,一股森冷的杀气,已出现在他背後。

「发现得太迟了!老鬼!」狂笑声赫然已贴近到萧真人耳旁的距离,这是当然!因为此刻的向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绕到萧真人身後,将『剑一』後段『雾里看花』剑路使出来,却没有杀伤力,绵绵不绝的剑气化成铁琏将其缠住,迟缓了其行动。

『水中望月——雾里看花』,青云先祖所创的「圣灵剑法」中,开篇第一式,那时的先祖初入剑道不深,对『剑』认识仍存在以变化为主,所以这一招变化最多。只是萧真人作梦都没想到,这一招竟然能变化到这个地步。

「纳命吧,你的人头我收下了。」惊讶的还不只如此,向晖不但以剑气缠着迟缓敌手的动作,还能聚起全部力气,一剑欲将萧真人断首,年纪轻轻一身功力竟以达随心所欲的地步。

「小子!痴心妄想!」萧真人又惊又怒,生死关头,猛地提聚起己身所有成功力,内劲山洪般爆发出来,把身上缠绕着剑气悉数震开,同时趁着向晖进攻,两人距离拉得极近,强大的真气更是将其震飞出去……

向晖倒飞出数丈,一个翻身,在落回地面後,略见喘息,嘴角也溢出鲜血,原本苍白的脸,愈形惨白!但他在一双充满血丝的双目中。却闪烁着兴奋与狂热的光采,原因是萧真人此刻的呼吸,就比他更为紊乱!

「岁月不饶人啊……萧逸才,你真的是老了!」向晖嘲弄的话语,就像一根尖椎般直刺入萧真人心坎,论功力,论招式,他都远在向晖之上,但後者却以过人的速度和大违常规的打法,反过来取得上风,教他怎能不为之气结。

刚才他虽成功地摆脱了向晖的纠缠,还使对手受到内创,却非是不用付出代价,功力大幅耗减,而敌人始终比他年轻力壮,久战只有对他不利。围观的『天玑宫』众人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事前他们作梦也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战果。

萧真人深吸过一口气,双目杀机暴闪,猛喝道:「胜败未分!向晖,再接我这最後一招吧!」说罢一剑遥空而指,一股庞大的剑之意志笼罩天地而下,四周围观众人手中兵刃,受到莫名牵引力纷纷离鞘而出,直飞上天空之中,饶着对战的两人盘旋数圈。

随即萧真人一声沈喝,兵刃如雨落下,在地上插成一个圆圈,将两人包在里面。此等手法如仙如神,简直就是传说中『御剑术』,登时让在场所有人为之沸腾起来,他们对萧真人又充满获胜的信心。

「老鬼还有几分头脑啊……!你是想用一堆破铜烂铁围成一个圈,就能封住我的速度吗?」看穿对手的意图,向晖的脸上,仍是十分的自信冷笑,仿佛胜利已是他囊中之物。

「哼,小鬼,你以为像老鼠一样乱窜的会让我特意去留心?向晖,此刻尚有回头的机会!」

「天真的老鬼!这将是你最後一次的失败了!」

「要说大话也只有现在了!受死吧!让你见识一下何为真正的『圣灵剑法』!剑十八!」

萧真人运聚剩下的全部功力,剑之意志牵引,插在地面的长剑悉数被隔空再次抽来,像飞蝗一般在空中不停地飞舞盘缠,变化成各种各样的状态,有如生命一般。最後全部列阵排在萧真人身後,剑锋齐指向向晖,封杀其所有後路,除了硬接这一击之外,看来就只有束手待毙了吧!

同样是『剑十八』,萧真人与高林两人又是截然不同,高林两人的『剑十八』皆以剑气为杀伤主体,但萧真人的『剑十八』却是达到剑道神话的存在,以气御剑,千里取敌首级!

望着天际如蝗般紮来兵刃,向晖却是冷冷一笑,不作任何招架,横剑在手一挥,扇形般剑气横划过地面,却在萧真人的身旁划过,一点也造不成威胁,最重要的一击竟然落空!向晖的脑袋是装什麽来着的了?

「卑鄙!」向晖的意图,众人中只有萧真人一个人清楚,「剑气」所取的方向,竟然在旁边几名年十余的孩童!萧真人顿时又眼生烟,这几名孩童乃『天玑』一脉新进的几句云生,根本一点武功也不会,更别说与『仙魔』二宗之争有关了,向晖为了骚扰自己,竟然向他们动手。

问题是要抢救几名孩童,就要放过眼前杀死向晖的大好机会,更可能置自己於险境,萧真人他会怎麽选择了?决定了!『当当』,急射在向晖的兵刃,在部分忽然像是失去支撑一般,纷纷掉落在地面。

同时萧真人急速转身,回头欲拦住剑气,他是宁可自己性命拼出不要,也不能让这几名孩童死在此地!他们还有未来人生,他们还只是孩子而已。

「好伟大的情操啊……!为了表示尊敬,我就拿出珍藏的杀技,让你死得瞑目吧!」

杀气淩厉,杀意涛天,萧真人只感到眼前空间变换,时间转移。本是熟悉不过『青云』旧地,此刻竟变成一望无际荒漠死地,血红色的天空,荒漠上到处都是燃烧着残火,与插满大地的残兵断剑,仿似修罗练狱一般。

萧真人真的去到另一个世界?不是,他很清楚,这不是另外的世界,而向晖以强大的杀气和执念化出精神世界,在他最强的杀气灌输下强行突入敌人意识的精神攻击,『锋火幻境』!

此招,正是『圣灵剑法』的中最後三招中的『剑二十二』——『森罗万象——一剑无咎』,式式皆带天地惧惊之决杀,未及出招,便先夺人之生存意志,是为「烽火幻境」

萧真人的脑海里,浮现了向晖所用招式的名称,但……怎麽可能?向晖他才二十岁啊!怎麽可使出『圣灵剑法』中『剑二十二』?要知道当年向晖之父正是强推这一招不成,被功魔反侵自爆而亡。

此刻的向晖竟然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映入脑海中的『锋火幻境』正清晰无比地告诉萧真人这一事实,由不得他不信!

削风、碎铁,向晖此刻的剑势,就给了萧真人一个肯定的答案,现实之中他仅仅隔空对着萧真人劈出一剑,漆黑色的剑气杂带着战场上濒死者凄历的惨叫声,使得四周旁观者也仿佛掉进了饿鬼地狱,身上每一寸肌肤都遭到鬼灵,毫不留情的疯狂啃噬!

战况的变化只在一刹那间完成,没有任何人来得及做出阻止,漆黑的剑气悉数自萧真人背门侵体而入。萧真人的精神世界也陷入一片死灰之中,却在这一刻他的脑海中升起一把女人声音!

「逸才,你不能死,你不能抛下我,抛下你未出世的孩子。」

「我不能死!」萧真人在强烈的求生意志之下,使得自己从『锋火幻境』中脱身面出,随即手捏剑指,对着自己胸口疾射一剑。一剑金芒剑气立刻他背门破出,将一部分侵入身体之内的漆黑剑气迫出体外,余威不止,直袭向晖而去。

「老鬼,想不到你还有力反抗!」向晖举剑截下这道金芒,双手剧震,虎口破裂,倒退十余步冷笑道:「不过,你也只是让自己死得迟一点而已,甚至死得更惨……」

萧真人抚摸了一下自己胸膛,一片赤红鲜血,双眼渐渐漆黑起来,在意识消逝前,望了那几名惊恐不止的孩童一眼,见到他们满脸害怕与惊恐:「孩子们,这事不怪你们,你们无须自责,要怪就怪这个江湖太残酷了。」

『砰!』萧真人倒下了,他输了,不论向晖手段如何的不光明,结果终是他落败。他无愧无悔,能救下几名云生,这几名云生还是长成的孩童,他们不应该在这里雕谢,他自问没错,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只有高达,自己给他留下这样一个可怕的对手。

『天玑宫』上下人人呆若木鸡,不能相信的看着倒在地上生死未卜的萧真人。场面静至落针可闻,没有人能接受他们心目中视为天人的萧真人,如今却惨败在向晖手上的残酷现实,气氛沈重至极点。

「还没死?命真硬!」向晖发现萧真人仍有呼吸,正想趁着大家未回过神之际上前补刀,却是脚下一个踉跄,忽然张口喷出一蓬鲜血,身子摇摇欲坠,显示他虽挫败了萧真人,本身亦非没有付出代价。

「……」

「他打败长老?」

「不是,是魔宗的贱种!用卑鄙的手段伤害了长老!」

「不要放过他!绝不能让他活着回去!」

「杀了他!把向晖碎屍万段啊!」

沸腾到极点的人群本来就像一个炸药桶般,向晖欲补刀的动作就是导火索,无人可以阻止。狂怒的『天玑宫』众人,不论懂不懂得武功,都纷纷朝着向晖冲杀过去,状若疯狂,看那情景,是誓要把向晖给撕裂生吞啊!

向晖稍稍运功调息,发现自己大概还剩六成功力,哪不打紧,挫败萧真人後,他的杀意、自信,已累积到出生以来的最高点。加上刚才成功使出「剑二十二」的禁招,却未受功魔反噬,他对「圣灵剑法」的领悟,就更上一层楼!就算面对的敌人是千军万马也好,他也有信心把他们杀干杀尽啊!

『天玑宫』人潮的第一波杀浪已到,向晖却是神定气闲,单手一张,黑纱竹帽被摄入手,慢慢将其戴上,黑纱之下的一双利目,透出强大无匹的杀气!

「杀呀!」向晖狂笑道:「对!杀吧!」

………………

「已经三天了。」

「他还是把自己关在里面?」

「送去的食物跟水,连半点也没动过。」

「这样下去,即使是铁打的金刚也要倒下。」

「师尊,现在只有你能劝他了。」

「为师不行……为师……」

对话的两个人,其中一名就是「青云医圣」百草真人,另外一人,正是百草真人的大弟子温柔。两人相谈的人,正是失踪十余天,却在三天前在萧真人战败後又突然回来高达,他在看望身受重伤,昏迷不醒的萧真人後,就将自己关在房间不再外出。

此刻,萧真人的伤势已经得到了好转,百草真人便马不停蹄赶过来告诉他。不知为何,她极其不想看到高达这样的难受的样子,可来到『天玑宫』後却又发现自己不知该怎面对他,只好让温柔向他转述。

温柔却是将这事推回来,她说道:「师尊,弟子尚未出嫁,要让外人知道我与大师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话,以後怎麽见人啦。这是还是劳烦师尊亲自进去劝说,而且师尊亲手救治萧师伯,相谈起来更有说服力。」

「你真的怕这个?我想你巴不得整个师门的人都知道,你与达儿独处一室吧!」百草真人轻轻望了温柔一眼,发现对方嘴上虽说不愿意,可从神情上却找不到一丝不愿意之色,分明是想借自己过桥。

百草真人心里一阵不悦,脸上却不作声色:「好吧,还是为师亲自跟他说吧!」

「师尊……我?……」温柔嘴巴轻张数下,却不知说什麽好。

…… …… ……

「事情怎麽会这样,师父,他为什麽一直隐着『仙魔』二宗之事,这次决明明应是自己出战。可是自己那时在干什麽,与林师弟一起与水月师叔『二龙戏凤』之中,享受着水月师叔那具绝世胴体不能自拔,如果三人逃出生天那刻,就赶回师门,那麽这一切都会改变的……」

漆黑的房间内,高达痛苦地抓扯着自己的头发,陷入深深自责中。那日他们三人在水潭边缠绵交欢忘我,听闻青云山山上的钟声後,连忙潜入山脚的村庄里偷了几件衣服,便赶回山上。

在『玉衡宫』内,三人听到萧真人落败的消息,登时如同雷电一般,水月真人与高达似发疯一般要冲进去查看正在抢救中的萧真人,幸好有被青云真人严声制止,水月真人与高达在其严历责骂中稍稍清醒过来。

随後,青云真人询问三人这段时间去哪里了,为何回来後一身农夫村姑打扮。此时高林两人正值伤心之中不知如何回答,幸好有林动在,三人在回来早已对了好口供,他一人将其慢慢道来。

三人是因为发现夏则夷的行踪,事态紧急,来不及通知大家,三人便将其追入进去青云山北边的迷雾丛林之中。不想,三人虽然将夏则夷击杀,水月真人还将其剥皮,但却迷路在迷雾丛林中,花了很久才脱身出来。

青云山北面的迷雾森林确实是一个人类绝迹的地方,千年以来树林中迷雾不断,就算是经验老道的猎户也不敢进里面打猎。地面堆积了数之不清腐烂树叶与杂草,每夏季天气严热时,还会产生瘴气,一直以来被人类视为禁区。

所以三人串连的口供说辞,轻易说服了所有人,再者大家都在伤心萧真人受伤之事,对此也没有多追究与怀疑。他们也完全想不到,平日里冷冰无情的水月真人会与男人通奸,甚至还一次与两个男人通奸。

高达回『天玑宫』後,就一直将自己关房间,大步不出,他无法面对这样的事,他真的好想痛哭一场,但是他哭不出来,他的内心告诉自己,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他要报仇,他要让那个向晖付出代价。

这样的心情,直到房门被打开,一丝光亮直照进来,身穿一袭杏黄色小道袍的百草真人走进来,高达望着这个曾经让他有执念的女人,用沙哑的声音说道:「百草师叔!我……」

百草真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俯下身子将高达的头拥入怀中,小脸轻轻贴在那淩乱头发上:「达儿,老身知道你很难受,想哭就哭吧!有师叔在,师叔会帮你的……」

高达失踪了十多天,这段日子里百草真人无时无刻不挂念着高达,久久不见其回归,她的心都快要碎了,整日间荼饭不思,带着弟子们四处查找高达等人的踪迹,人也消瘦了好几圈。

那时她一度在想只要老天爷能让高达平安回来,她情愿短上数十年寿命。只要他回来,自己再也不跟他生气了,纵然被其轻薄也甘愿。不曾想,本有千言万语对他说,却在此刻说不出一句话。

「呜……」高达抽泣几声,一双大手反将百草真人紧紧抱住,深深在埋在其胸部上,泪水打湿衣襟,他没有哭出来,但不哭却比哭还要难受。他要记住这一份痛,至亲被害,不共戴天之仇。

百草真人地抚摸着高达的背部,她知道高达再这样痛苦下去,对他的心境与日後的剑道将会巨大的影响,便说道:「走吧!我们去看下萧师兄,他的人已经清醒过来了。」

…… …… ……

苍天似乎也为萧真人被奸人所害而悲,连日来竟下起秋天罕见的大雨,使得青云山外十里处的一座瀑布,原本就湍急的水量,变得更是有如万马奔腾,沿着陡峭的山壁冲下,在潭底激起丈高的水花,声如奔雷。

在瀑布旁布满青苔的岩石上,赫然可见「天璇宫」长老青石真人的身姿,几日来不见人影,原来是到了这里吗?可是,这种穷山恶水的地方,又有什麽东西,可以帮助青石真人解决他眼前的难题了?

「该是这里没错了……」青石真人双目不能视,在他武者『搜魂术』中清晰地感觉到此地有一位绝顶高手的存在,那种感觉是这麽熟悉。呐呐自言中,夹带着无比复杂的情感,包含着期待、紧张、伤感……和……畏惧……!

「玄极!为父的来看你了!」青石真人深吸过一口气,忽然对着瀑布,扬声开口,轰隆的流水巨响,竟然也压不下他的声音。但更加惊人的是,『天璇』长老青石真人自幼出家修行至今未婚,此刻竟然有个一个儿子?

「老——鬼——你——还——有——脸——来——见——我!」过不一会,瀑布之中,竟然传出了回应。低沈的语音,每一个字都像是一记闷雷,打在青石真人的心上,而从那咬牙切齿的说话,就可以看出对方对其的恨意啊!

随即,天地异变。飞泻直下的水流,像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影响,硬生生的停顿下来,从露出的岩石缝隙内,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青石真人用心眼将这一切『看』到心中,身子不由一震,心道:「『抽刀断水』?这是内家真气中『隔空御物』最为上乘的境界!极儿的功力,竟已到这般境界?只怕放眼整个『青云门』年轻一辈之中无人能及,就算是七脉长老中也有几位不及他!」

让青石真人更吃惊的事,还在後头。瀑布内的人影,忽然仰天发出一声大吼,有如雷霆,更像是千斤炸药一起爆炸的声势,跟着停止的水流,竟为之逆冲而上,像是一道巨泉喷到空中,再洒落下万千水珠,不是亲眼目睹,绝难相信这是「人」的力量可以造成的现象!

同一时间,青石真人感觉到一股空前强大的力量,向他狂袭而来!青石真人不及细想,仓促之间,只能提及八成功力,双掌推出,迎向雷霆万钧一击。『轰』!劲气交接,震波向外延伸,炸起土石乱飞、漫天尘灰!青石真人嘴角逸血,竟被这一击震退七步!若非他功力深厚,此刻便已倒地不起。

「老鬼……!没想到这些年来,你的功力进展就只这点程度……,真是好让我失望!」而在他原先站立的地方,一个高大的身姿如天神降临般,矗立在其上。

来人脸上的轮廓,就如花冈岩石般的刚硬分明,皮肤黝黑,像经过无数风霜的洗礼,外表约在三十来岁上下,一双虎目此刻正燃烧着熊熊的愤怒恨火,一瞬不眨的盯着青石真人。

青石真人挥臂用袖角拭去了嘴边血迹,跟着露出一丝几难察觉的微笑道:「极儿,恭喜你的『天地藏玄』大成了。」

来人冷哼道:「我早说过,我方是『青云门』最强的人,而你们四个老家夥却是有眼无珠,使得明珠蒙尘。」

青石真人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极儿,你还在恨为父?」

来人暴怒道:「老鬼,少在这里跟我套近乎,娘亲临终前叫我不要恨你,她说这一切不怪你,是她自己自作多情!这麽多年来,我一直是相信她的话,纵使你不肯认我,我也无悔地跟在你身边,直到那一天!」

青石真人神情一黯道:「是我对不起阿娴,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

「为我好,为了你的好兄弟吧!」

「三师弟,他……现在尚在昏迷之中,生死未卜!」

来人雄躯一震道:「什麽!是谁干的?」

青石真人道:「魔宗之子,向晖。」

与青石真人对话的人,很显然就是『青云门』禁忌的存在,凡青云弟子皆不能讨论人物。当日走入魔道,滥杀同门,『天璇』一脉首席弟子,七脉中年轻一辈里的真正大师兄:玄极!只是任谁也想不到,他与青石真人竟然是父子!可是两人之间,又毫无一点亲情的和谐感存在。

此刻玄极目中精光一闪,冷喝道:「你敢骗我!」剑,动!一动便如疾电乍现,惊雷乍响,力发干钧的劲道,一道剑气射向青石真人的头颅而去。

面对这毫无先兆的一剑,青石真人不知是来不及闪避,还是根本就不想闪避,竟连动也不动!眼看玄极的一剑就要把他的脑袋轰烂之际,後者闷哼一声,忽然收势,庞大剑气立时消失无影,都是快得让人看不清楚,快得像是从未动过一样。

玄极的剑法,已至出神入化的地步了啊!

青石真人等於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回来,但看他的神情,却像是对刚才的危机毫不在意,甚至根本不知道玄极要杀他一样。玄极冷冷的盯着青石真人,目光像是剃刀一样的锐利,半响後方道:「你又在玩什麽花样……?」

青石真人淡淡笑道:「你要杀我,我没有能力反抗,当然是束手待毙的份,怎麽说是在玩花样呢?」

玄极哼道:「老鬼!你绝对不是那种甘心受死的人,不要想瞒骗我了。」

青石真人叹了一口气道:「你的武功已经直追七大长老,甚至超过了高达。而我们几个老家夥为了保着三师弟的性命,连日来大耗真元,几近油尽灯枯,哪里还是你的对手。」

玄极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忽然话题一转道:「萧逸才真的被向晖打败了?」

青石真人神情一黯,叹道:「我何必骗你?」

玄极沈默下来,片刻之後,忽然仰天狂笑起来,笑声之高,直上九霄,甚至盖过瀑布的轰隆巨响。

「极儿,你在笑什麽了?」

玄极并没有马上停下来,足足狂笑了有半刻钟时间,他才止住笑声,回答道:「我在笑什麽?嘿……!我是在笑你们啊!号称正派仙宗一脉,七大长老之一竟然败给了一个名不经传,不过二十出头的後生晚辈!你来找我,是不是连高达也不中用,而要我这个被逐出『青云门』的人替你们出头吧?」

对於玄极的嘲笑,青石真人只淡淡颔首道:「你说的差不多都对,只有一点说错了,我来找你不是要你为『青云门』出头,而是要你杀死向晖,为师弟淩惊羽报仇!」

玄极一愕道:「惊羽他……?」

青石真人道:「被向晖用卑鄙手段重创,消耗三师弟大量的元功,现在一样昏迷不醒,据四师妹说,可能这一辈子也醒不过来。」

玄极双目杀机剧盛,旋又敛去,冷冷道:「那又如何?别忘了我早已与『青云门』断绝关系,『青云门』任何人被杀,与我都没半点相干。」

青石真人叹道:「不管如何,他是你在『青云门』中感情最好的师弟,他视你如亲兄,就算为父求你,为惊羽出手一次可以吗?」

「求我?」玄极脸色一沈,怒笑道:「现在你懂得求我了!当年你们几个老鬼要我败给高达,埋没我一生之时,何曾想过我的感受?」

青石真人身子微颤道:「当年的事,我是逼不得已,你的性子冲动,杀性重,极具野心,若让你执掌『青云门』,你绝对不甘於现状,誓必在江湖上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为父绝不能因私废公……」

玄极狞笑道:「当今这个武林群龙无首,各大门派之间相互厮杀争夺地盘,血流成河。『青云门』身为正道三大派之一,却是袖手旁观,自扫门前雪,这算什麽正派。我不过是想让这个混乱的江湖,恢复应有秩序,因而需要一位能当大任的武林盟主。该是有功无过,你和外人联合起来对付儿子,还敢回来跟我谈什麽同门香火之情,岂不可笑!」

青石真人摇头道:「就是因为你的冲动,蒙蔽你的双眼。若然你真的当上武林盟主,那便是『青云门』灭门之日,朝庭是不允许这样的事出现的?」

玄极不耐道:「废话少说!我是不可能为『青云门』的人做任何事了!要杀向晖,为何不求那个你们寄以希望的高达出手呢?杀师之仇,不应该是他有所作为的时候麽?」

青石真人道:「高达是未来『青云门』的掌门人,在此之前,我绝不容他与向晖对战,以免有所闪失。」

玄极再也按捺不住杀性,对着青石真人怒吼:「哪我呢?我就是你任意牺牲的棋子吗?你就不担心一下,你的儿子吗?」

「为父求你了!」青石真人双膝一屈,直直跪在玄极的面前,父亲跪拜儿子,天理不容!

「啊啊……」玄极仰首於天,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