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txws117的小说 作者txws117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不高兴起名字了 不高兴起名字了

    有人说我傻,有人怀疑我,但我乐意抽空来写,有几个原因:  第一、职业枪手,每天宅在家里码字,又不能出去浪,会影响稿进度,为了钞票努力,那也会有需求,现在的鸡是真的脏,也找过女王,体验性极差,还找过一对夫妻主,更烂,女大学生呢,我们这边的是真丑!视频聊天的呢,哎!比女王还差!无奈,最後只能靠五姑娘+色心+无限的幻想解决!还经济实惠……  第二、吾皇邪者那个家夥,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想自杀的那段日子里,激励挽救了我,可能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第三、写小说有成就感!

    txws117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不高兴起名字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不高兴起名字了》,是作者txws117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有人说我傻,有人怀疑我,但我乐意抽空来写,有几个原因:  第一、职业枪手,每天宅在家里码字,又不能出去浪,会影响稿进度,为了钞票努力,那也会有需求,现在的鸡是真的脏,也找过女王,体验性极差,还找过一对夫妻主,更烂,女大学生呢,我们这边的是真丑!视频聊天的呢,哎!比女王还差!无奈,最後只能靠五姑娘+色心+无限的幻想解决!还经济实惠……  第二、吾皇邪者那个家夥,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想自杀的那段日子里,激励挽救了我,可能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第三、写小说有成就感!

《不高兴起名字了》 第三十一章 免费试读

忙活了一会,我还真像个病人了,鼻子塞了棉花,嘴里通着氧气,这里设备真齐全氧气都有,老婆摸着我的脸,心疼的说:「老公你说你也真是的,这样都能流鼻血,有这麽脆弱麽?」

「不是脆弱,是老婆刚刚,太诱人,为焦医生乳交的模样,让我太羡慕了,我还算健康的,换作别的男人,必须肯定是喷出来的!」

「哼哼,那你休息一会,别看了,睡一觉好不好?」

「不要!」

「那你又流必须咋办?」

「那就是你合格的病人啦!」

「贫嘴!」

老婆点了下我的脑袋,转身正要走,忽然又转了过来,笑盈盈说了句,「老公,等会我可以允许你打飞机哦!」说完眨了下眼,回床上去了,我回味着老婆的话,看着老婆,依然刚刚的动作姿势弄了一会,老婆解开肚兜,让里边的景象完全展现在我面前:浑圆饱满的乳房,粉红色乳头,一根湿透的巨根,在那山峰中进进出出,老婆时而停下来抚摸蛋蛋,时而张口将龟头含在嘴里,时而妩媚的看看我,这样的画面我怎能忍得住,空闲的右手使劲抓着自己的鸡巴,使劲抓着,非常使劲!

弄了好久,我感觉好久,老婆实在无法忍受老焦鸡巴上,潺潺冒出的淫水,又拿出板子啪啪拍了几下,从床边拉起一根束缚带,从右往左,把焦医生的鸡巴贴在肚子上,全部包在了里边,束缚带上有个塑料孔,只见老婆打开工具箱,从里边转出一根焦医生定制的鸡巴,往束缚带的塑料孔上一转,竟固定了上去,老婆往焦医生身上一坐,那鸡巴已一半没入老婆淫穴中!

老婆抓着焦医生双腿,面对着我上下起伏,用自己的淫穴套弄定制款小焦,套了一会又转个身子,背对着我将菊门,小穴展现在我面前,让我看着小焦在老婆美穴中进出的模样,我感觉自己的鸡巴,要爆了!真的要爆了!

此时,老婆停下了动作,趴在焦医生身上,凑到他耳边拉出蓝牙耳机,急促而又轻柔的说道:「老焦,我想要,想要你真正的大鸡巴,狠狠操我,把我操爽,再把精液全部射我子宫里来,好不好嘛!」

焦医生艰难的吞了口口水,有些干涩的声音传出:「小红,我爱你,真的好爱好爱你,好想得到你的全部,可是我身为医生,必须终於自己的信仰,我不能够做出违背信仰的事情,你是小明的老婆,我总不能为了自己对你的私爱,破坏你们的婚姻,破坏伟大的信仰,破坏……」

「好啦!别说了,我不喜欢听你说教,你坚持你自己的信仰去吧!哼!」

老婆很生气,生气的从床上爬起,解开我的束缚,「老公,去,把小焦拆下来装好,我们回家!」

「啊?老公?是小明麽?」

「关你什麽事啊!老公,用你穿来的袜子堵住他的嘴,我不想再听见他的声音!」

回到车上,关上车门,老婆依然气鼓鼓的模样,我都不知道怎麽安慰她,总不能说:「老婆,焦医生真不是人,老婆都主动要和他做爱了,他还不肯,能跟老婆这样的仙女做爱,是他几百世修来的福气,等等等等」

可是,老婆这麽生气,总不能什麽都不说,不安慰吧?

但是,这样的事情,又该怎样安慰呢?

「老公!」终於,沈默许久,老婆先靠在了我肩膀上,打破了尴尬,「我刚刚是不是特淫荡,特像个妓女,居然求人家干我!」

「没,没有!在我心目中,老婆一直都是性感+ 可爱+ 漂亮+ 温柔的,淫荡这个词还没出现过!」

「老公,那你真的不会介意我跟别的男人做爱麽?」

「不,不会吧,你看以前跟弟弟,也是老公鼓励的呀!」

「哦,那老婆去做妓女,随便跟别的男人做爱,都可以咯?」

「不行!」我坚定的说道。

「那你昨天和今天早晨的表现,到底是什麽意思呢?」

「老婆,我以前确实幻想过,渴望看到你跟别的男人暧昧的关系,放心弟弟是因为他是弟弟,他不可能从我身边把你抢走,幻想焦医生,是因为老公我内心不纯洁,是老公我的内心肮脏,龌龊,当老婆你真的跟焦医生,表现出很需要他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接受不了,非常吃醋,懊恼,嫉妒,尤其你刚刚说要焦医生射你子宫里,我感觉自己像被推入万丈深渊一样,难受!」

「哦……对不起老公,刚刚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那个时候特想到得到满足,才会那样的!」

「嗯,我知道的!」

「可是老公,万一我真的把持不住跟焦医生,真的做爱了,怎麽办呢?你能接受麽?」

「我不知道,可能接受不了吧!」

「那我真的做了,你接受不了怎麽办呢?」

「我不知道,我想我会努力接受的!」

「哪怕老焦射我子宫里,老公都会努力接受麽?」

「会,会的吧!」

「万一我怀了老焦的种呢?」

「老婆,我,无论怎样,只要是老婆自愿的,只要老婆开心,只要老婆不抛弃我,怎样我都愿意,我都会努力改变自己,接受老婆的一切,老婆,我爱的是你,你这个人,无论怎样我爱的都是你!」

「哦,那假如啊,假如我想跟老焦做爱,要求跟你离婚,嫁给他,你也愿意努力接受?」

「我,我……我觉得我无法接受,但如果真有那一天,我想我只能选择接受」

「嘻嘻老公,我才不会跟你离婚呢,我要的就是你这样内心真实的想法,那个老焦死古板,我以後才不要理他了,我有老公有小焦,就算犯骚想要别的男人了,我也要老公给我找,给我找个新男人,要老公自己给自己戴绿帽子,嘿嘿!」

「嗯嗯,以後老婆想要了,老公一定主动为你找,找个比焦医生好的,鸡巴比焦医生的还要粗大的,把老婆骚屄塞的满满的!」

「嗯,老公真好!我知道老公你跟小花做爱过,我也不怪你,以後老公万一跟别的女人做了,我也不怪你,但老公对我的爱,不许减,还得一直放在第一位」

「嗯!」

回到家,把熟睡的老婆抱下车,放床上,搂着她睡着,或许心结解开的时候特别舒服吧,这一觉也睡得特别舒服。

又过了一天,醒来时,老婆正睁大眼睛看着我,像是在一件艺术品,但眼神坏坏的,让我有点不自在的感觉。

「老婆,早啊!」

老婆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老公,昨晚我们没有洗澡,身体黏答答的就躺床上睡觉了,把床也睡的黏答答,这种生活习惯可不好!一起起来洗个鸳鸯浴吧」

「嗯嗯!」

一边洗澡一边互摸,恩恩爱爱,老婆用嘴帮我清洗下身,一边洗一边说:「嗯嗯,老公的鸡巴就是小,只有小焦的3/4.」

我现在听老婆说这个,一点也不生气,也用嘴为老婆清洗美穴的时候学着她的口吻说话:「嗯嗯,老婆的穴穴就是甜,味道就是美,比琼甘雨露还要美味!」

洗洗闹闹,互相擦干,老婆穿上美美的衣服出去买菜,我被要求跪着,双手捧着老婆昨天身上穿的蓝白渐变裤袜,头上顶着肚兜,电视打开到少儿频道,等她买菜回来前不许掉下来,说是对睡觉前不洗刷干净的惩罚!

等了好久,老婆终於回来了,见我表现得很好,给了我一个甜蜜的吻,当然了,不是嘴对嘴,而是老婆脱下裤子,背对着我翘着屁股,让我跟她的美穴来一个甜蜜的吻,有条件哦,不能伸舌头,只能用嘴唇,不能在阴唇表面留下口水痕迹,吻多长时间随便!

嘴唇跟阴唇接触,吻着,闻着上边淡淡的骚味,好过瘾!

吻完了,老婆给我拿出一套女仆装,黑白套裙,猫耳朵,白丝袜,小黑靴,让我穿上洗菜!洗菜的时候,她搬来一张椅子,坐在我後边,一手拿一根木棒,挑开裙摆,一手拿另外一根棒子,上头连接着那根可以拆卸的小焦,用这根小焦时而摩擦我的臀部,时而摩擦我大腿,时而摩擦我蛋蛋,时而戳戳我的菊花,嘴里不停赞美我的肉体:「嗯—— 老公的臀部真翘,老公的大腿真直,老公的菊花好嫩,老公的蛋蛋好多精……」

好不容易菜洗好了,肉切好了,老婆这才允许我脱掉女仆装,又变成裸体去玩电脑,我坐在那扫码登录,老婆却端来一瓶酒精,棉花,棉花棒等物品往我旁边一坐,先用棉花浸润酒精,翻开我的皮细心擦拭,呜……一边是温暖的小手,一边是酒精擦拭表皮快速挥发带走大量的热量,这种异样的冰火两重天,令我开号都开错了几次!

擦拭完毕,棉花棒蘸了点润滑液,缓缓插入我马眼中,抽插清洗,实则抽插尿道,老婆这麽早这样弄我,这是要弄啥咧?

弄了一会,老婆才心满意足去烧饭烧菜,饭菜飘香老婆坐我旁边,一会喂我一块肉,一会喂我一口菜,反正秀恩爱呗,吃饱喝足老婆说瑜伽店为了跟上形势,又增添了游泳健身等项目,因为艾扬格的瑜伽属於肌肉型瑜伽,大家反映女人练出肌肉不好看,就增加了其他类型瑜伽,请了别的教练了嘛,所以现在时间要提前,上午有请的前台看店,下午1 点左右老婆跟小花就得去了,晚上要到9 点,好吧,分开的时间又增加了!

老婆出门,我玩游戏,小月见我上线迫不及待邀我杀个平顶山,我特别讨厌这种小游戏多的副本,挺烦躁的,杀胡媚娘了,来个电话,是老婆,视频聊天,走的时候老婆要求我穿女仆装玩游戏,这是发视频监督来了,转圈得到认可後,老婆又发来个网页,我一看,不是色心麽,老婆也有这网址,厉害了,假装不知道这个网站打开,登陆老婆发来的会员号,老婆要求我浏览3 部不同风格的万字以上色文,回家检查,额!我都在色心千锤百炼了,检查还不是小意思,随便点个文章,弄个浏览记录嘛,继续打游戏。

副本杀完又来个电话,一看,是焦医生。

「小明,我是焦医生,请问小红在家吗?我昨晚到现在都联系不上她。」

「焦医生啊,小红不在家,吃过饭就出去了。」

「好吧,那就不打扰你了,麻烦回家让她回个电话好麽?」

「嗯!」

额……老婆一定把焦医生拉黑了,嘿嘿!突然觉得挺开心的!

玩玩游戏,跟小月聊聊天,听听她在直播间讲话唱歌,惬意的生活过起来飞快,8 点31,老婆终於回家,看到我依然穿着女仆装,很开心与我弟弟来了个热吻,换衣服,出门散步。

「老公,今天交给你的任务,顺利完成没呀?」老婆与我手牵手,语气软软糯糯。

「老婆说的是色心上边看文的任务麽?看过了呢,有看了一篇都市类型的,内容主要是女上司骚扰下属;有看了一篇农村类型的,内容主要是偷看叔叔跟婶婶做爱,看着看着叔叔出去务工,自己跟婶婶做爱;有看了一篇人妻的,那篇比较长就看了两章,主要写叫自己朋友调教自己老婆,让她穿丝袜变淫荡的。」

「嗯,不错,老公真乖,那老公觉得哪篇文章的内容,最吸引你呢?」

「额……」我想了一会,本来内容就是自己编出来的,这要问的话,嗯,「人妻的那篇最吸引我!」

「老公真乖!」老婆吧唧给了我个香吻,「这也正是我对老公的期待呢!」

「啊?对我的期待?人妻?老婆不会……」

「想什麽呢!」老婆在我屁股上捏了一把,说道:「焦医生现在可不是我的菜了,我更不想尝试跟别的男人恩爱,就算老公喜欢绿帽子我也不愿意了,不过呢,老公一直说喜欢我跟我弟弟暧昧,并乐在其中,对吧?」

「嗯嗯?」我看着老婆调皮的目光,心中更是一万个问号,啥意思?老婆要跟弟弟搞在一起以满足我的癖好?

「正好现在有个机会,小花老家有个奶奶死了,按照她们那边的风俗,所有小辈能通知到的都得回去,她们那边还是土葬,需要停屍三天,就是老人家躺棺材里三天,然後唱屍三天,就是村里人都去她家吃三天饭,最後第7 天才入土,小花家又远,来回得两天路程,小花结婚的时候老家亲戚都不知道,加上她父母都死了,就不想跟他们来往,这次奶奶去世就当送最後一程,所以这次回去不带弟弟,可是弟弟身为小花的老公,却不能被正身,心里非常的难受,甚至愤怒,为了安慰他,就把他交给我了,嘻嘻!」

「嗯嗯!」听到这,我竟显得有些兴奋,因为焦医生的事,我本来不愿意心爱的老婆再骚下去,可是这次听到这个,莫名的兴奋。

「这事,难以启齿,小花给我出主意,让我给你看几篇文章,让你自己挑选,要是你不喜欢这样,就不跟你说这事,弟弟就随他去,要是你喜欢就跟你说这事,小花不在的这几天,就我陪陪弟弟,安慰安慰他,你也知道他一旦想不开,小花又不在身边,保不齐会做出可怕的事情,所以老公做出这样的决定,老婆我好开心!」

「额……毕竟是弟弟嘛,都是亲人,那老婆是怎样安排的?」

「这个嘛……」老婆犹豫了一会,「其实弟弟结婚後,还会偷我的内裤丝袜闻,我发现过跟他说过,他说一直都爱着姐姐,但毕竟自己结婚了,怕被小花知道,怕被老公知道,所以都偷偷的做,但是心里真的非常爱姐姐,所以当老公你没空为我清理私处,叫弟弟清理时,他都特别开心特别兴奋,於是我打算,这9天里就算跟弟弟发生了什麽,都得偷偷的做,老公得配合我,让弟弟以为一直都是跟我偷情,没人知道,这样大家都没有负担!」

「啊???」

「怎麽啦?」老婆说到这,手已经抓在我那坚硬的鸡鸡上,「老公这麽硬,是赞许呢,还是淫妻癖就快得到满足,非常满意呢?」

「这?这个?呵!呵呵,什麽都瞒不过老婆!」

「哼!坏老公,淫妻癖老公,其实就想老婆跟别人做爱,自己享受那种兴奋的感觉,焦医生真没用,那粗大的鸡巴插入老婆小穴中,满足了老婆,还能满足老公,非要坚守什麽信仰,哼!真气人!」

「老婆,你,你,你还是很想跟焦医生做爱的麽?」

「现在没有了!」

「老婆骗人!」

「难道老公非要我跟焦医生做?」

「哪,哪有!老公我非常吃醋好不好!」

「好,好,你非常吃醋,内心却很兴奋,就让你一个人痛并快乐去吧!」

「切,我才没有快乐呢,看到老婆对焦医生那麽好,只有痛!」

「那弟弟跟焦医生有什麽区别?」

「有,弟弟没有威胁,焦医生威胁大,万一老婆被焦医生抢走,那我不得痛苦一辈子!」

「嗯……老公,我有点想要,要不你满足我一下?」

「满足?这光天化日的?万一被人家看见了怎麽办?」

「也是哦,虽然现在是晚上,总会有人来来去去的嘛,所以跟上次一样,老公钻我裙子里,用舌头满足我!」

「啊?可是老婆,你满足了,回家又睡着,老公我都快三个礼拜没跟老婆做爱了。」

「老公不愿意麽?」

「啊……没,没有,那我进去啦!」

「嗯……」

跟我想的一样,老婆满足了,回家就说累,睡觉!我总不能因为自己的淫欲,不给老婆睡觉嘛,又一天这麽无奈过去。

睡的晚起的也晚,等我醒来已经9 点半,洗洗弄弄10点走出卧室,老婆又在厨房捣鼓午饭,只见她上身穿了件普通的T 恤,T 恤都有点长嘛,垂下来勉强挡住屁股,稍微弯一点腰就能看到身上的小内裤,系着围裙,下边是一双黑色长筒丝袜,白色袜边,紧紧包裹在老婆修长美腿上,蹬双小拖鞋,性感又可爱。

看着那丝袜美腿,优质翘臀扭来扭去,我快步跑过去从後边环抱住老婆的腰,耸立的鸡巴急不可耐顶在翘臀上,「老婆,你好美!」

「哎哟,吓我一跳!」

「怎麽吓你了嘛,屋里就我们俩人。」

「谁说哒!弟弟还没起床呢!」

「额,平常弟弟不一早去店里了嘛,今天怎麽还没起床,老婆不在就罢工哦」

「瞧你说的,小花回去之前就找了个蛮灵巧的前台了,小花喜欢热闹,天天上去就去店里可以跟人家聊天,在家就我们几个多无聊,弟弟每天去陪她,现在她回家不在,那弟弟去店里干嘛呢,等下午的时候就跟我一起去了,除了做我的护花使者,还得为我清理私处,做我的私人小保姆。」

「好吧,老婆我发现你现在说色色的话,越来越顺溜了,为你清理私处,你不觉得很奇怪麽?」

「切,这还不是你喜欢的!你为啥不陪我去,帮我清理呢?」

「哎呀老婆!」我那挺着的鸡巴,在老婆翘臀上蹭蹭,「我就是会吃醋的性格嘛,老婆今天穿长筒丝袜,是方便给我干麽?」

「嗯啊!我可没穿内裤,特意等你起来干我的哦!」

「哇哦!」我立马站直,双手往老婆T 恤下摆里边一模,光溜溜,果真没穿,赶紧把鸡巴掏出来,往老婆穴口一顶,「那我进去啦?」

「不要,会疼!」

「那我舔舔?」

「嗯!」

我立马往地上一坐,头尽量仰高,老婆也配合我双脚分开,让我舌尖顺利滑入老婆蜜穴中,贪婪吸吮里边流出的花蜜,咸咸骚骚好滋味,很快,老婆的蜜穴被我口水已经自身淫水,湿润,我赶紧起身将龟头顶在小穴入口,那顺滑紧致的感觉……

没有来到!

「姐姐,姐夫,我还在家呢,你们能不能不要这麽大胆啊!」

「额!」我看了看那站在卧室门口,双眼恍惚,穿着睡衣满脸憔悴的弟弟,无奈把被老婆挤出来的龟头用力塞回裤子里,再帮老婆整理好T 恤,满脸堆笑。

「怎麽啦?姐姐在家跟姐夫做点小动作,也不可以哦?是你自己不识趣,这个时候起床,打扰我们了好不好?」

「你!你们欺负我这只单身狗!」

「对啊,欺负你怎麽啦,就趁这个时候欺负你,怎麽啦?」

「你!你!」弟弟气的满脸通红,转身重重把门关上,我一脸错愕望着老婆,老婆则不以为然,把洗好的蔬菜继续放刀砧板上,给我一个灿烂的微笑,「老公,我们继续!」

「啊?」我看看老婆,又看看自己下体,再看看老婆,依然一脸错愕。

「怎麽啦?变小啦?」

「嗯!」

「走,去沙发上,我给你舔舔!」

「嗯嗯嗯嗯嗯!」

坐在侧沙发上,双脚翘着,我一脸得意望着弟弟那边的房门,老婆正吞吐着我的下体,鸡巴又硬邦邦,我能看到,看到弟弟的房门,似乎动了,似乎出现了一条小缝,似乎缝隙间出现了一只眼睛,又似乎这只是我的幻觉,老婆舔着舔着,起身脱掉了T 恤,只见里边围着肚兜,那件红色的在焦医生家穿着为焦医生乳交的肚兜,在我惊讶的眼光中,老婆掀开肚兜下角,蹲下身子,把我这坚硬的被老婆口水打湿的阴茎,完全包裹在深不见底的乳沟中!

「呲,哦……」我情不自禁发出这样的呻吟,原来乳交的感觉,这麽爽!天然豪乳的柔软,把鸡巴全部包裹住,与穴穴不同的是双乳的压力,将阴茎挤压,密不透风!乳房的温暖,真的只有妈妈的怀抱这个可以形容,这种感觉就好像鸡巴被一股温暖的水流包裹一样!

天呐!

被天然大奶子乳交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怎麽啦?发出这样的声音,是不够润滑拉疼了?」

「不……不是,老婆……实在……太……爽了……」

「有这麽爽麽?比做爱还爽?」

「不……不是……这是两种……不同的感觉,单纯的享受里边,这个是,最爽的!」

「哦,这样啊!」老婆一边挤压自己双乳,一边上下套弄,还舔舐龟头,一边笑眯眯的说:「可惜老公的鸡鸡,小了点,短了点,不然我就可以一边给老公乳交,一边把老公的龟头含在嘴里了,焦医生的就可以,老公的只能勉强舌尖够到咯!」

「吸……呼……」虽然老婆的话,够酸,但是,我的心,已经完全被乳交的快感淹没了,只顾享受了!

突然,龟头上软滑的感觉,变得酥麻,我用余光一瞧,老婆用脖子,卡住了我的龟头,然後扭动下巴,让我的龟头感觉……

「哦……」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大力的呻吟,双手抓紧沙发,这种感觉实在太……

天呐,我要升仙了,真的要升仙了!

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完全无法控制了!

我的龟头。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轰……

那种美妙的感觉,如同中华小当家的菜被吃到,如同撒尿牛丸在神经中爆开,如同任督二脉被打通全身的气开始流转,这是一种无法控制的强烈的射精快感!噗噗噗,一发一发又一发,射到腿软,真的完全瘫软!

老婆解开肚兜,两颗白嫩饱满的乳房在我眼前弹开,浓稠的精液从脖子起,顺着乳沟缓缓流下,此刻老婆全身只剩一双黑色白边长筒丝袜,淫荡性感可爱美丽的看着我,「老公,刚刚舒服麽?」

「嗯嗯!」

「可是老婆的身体,这个样子没法穿衣服了,老公能帮老婆清理一下麽?」

「啊?我去拿毛巾!」

「不,不是用毛巾,用你的舌头!」

「啊?」我一脸尴尬望着老婆,「用舌头?」

「嗯!」老婆妩媚的点头,「怎麽?老公你不愿意呀?」

「我,我,我没有,我只是,身体软了,有点……」

「老公不愿意,我可以去找弟弟清理哟!」

「怎麽可能不愿意!」我赶紧支起身子,抱着老婆,让老婆坐在自己腿上,面对着老婆那满是精液的胸口,下定决心把头埋了上去,一天,咦!首先触感,粘粘的,感觉就像鱼身上的肥肉,烧过冷却但没变成冻时的状态,很难适应,然後是食感,几乎没有味道,但是舔的时候感觉就像谁哼了一摊鼻涕在地上,自己趴着舔那摊鼻涕一样,画面感十足!

於是,那种不自觉恶心的感觉,一下在脑中膨胀了,无法抑制就表达出干呕的状态。

「呕……」

情不自禁发自内心的状态,流露出来那一刻,我意识到却无法控制,无法改变时,只能尴尬的看着老婆,可老婆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同样看着我,脸上的表情依然微笑着。

「老婆,这个,实在对不起!」

「有这麽难吃麽?」

「不,不是的,是这样的感觉,很奇怪,然後自己控制不住就干呕了!」

「哦,可老婆我第一次吃的时候,感觉没有像老公这样呀—— 」

「额……这个,老婆,我也不知道怎麽说了!」

「那我还是叫弟弟帮我舔干净呗!」

「不,不要,不要这样,老婆,我,我吃醋!」

「嘻嘻!小傻瓜!」老婆更开心的笑了,点了下我的脑袋说道:「老婆逗你呢,我以为男人不会嫌弃自己的精液嘛,而且你看的小说里边,也有老公吃老婆身上精液的内容哒,所以我才会试试的嘛!」

「哦……呵呵……老婆真是的,小说嘛,都是写写的啦!」

「小说里还说,男人不愿意为女人舔舐身上的精液,说明男人爱这个女人爱的不够深!」

「啊?老婆,这,这,这可千万不能相信呐,我对你的爱……」

「嘘……」老婆手指挡着我的嘴唇,起身站立,「老公帮我脱袜子,我去洗一洗,顺便把菜都切好就去玩电脑吧,我洗完出来就能做饭了!」

「哦!」

打开游戏,听着里边的水声,我脑子里变得乱七八糟,无法为老婆清理战後身体,真是爱老婆不够深麽?老婆越来越淫荡,不断尝试新事物,我真的能接受麽?这真的是我一直渴望的老婆麽?

……何以解忧,唯有充值……这跟女生购物心态一样,吼吼!

老婆做好饭敲门喊弟弟吃饭,弟弟吃饭时一直不定心,看来从老婆为我乳交开始一直都在偷看的了,饭後老婆继续把黑色丝袜穿上,挑了身荷花裙,肉色内衣,高跟鞋,弟弟开车带她去店里,我则,打游戏!

晚上8 点多回家,给我带了份煎饺,说旁边开了个生煎店,免费的,正好我没吃饱,填填肚子!吃完老婆把丝袜脚翘我腿上,让我捏捏,一股浓郁的酸脚味蹭入鼻尖,我使劲吸了口,冲老婆笑笑,「老婆今天脚好臭,走的时候分明没有呀!」

「还说呢,今天都累死了,小花不在,有事都找我,瑜伽健身不在一个楼层,我一直跑上跑下,一开始穿的高跟鞋,跑的脚好疼,後来就把车上的运动鞋换上,大热天的,运动鞋,跑着出了好多脚汗,所以才要老公给我捏捏,腿都跑出肌肉来了!」

「嗯!不过老婆这麽臭的脚,我可是第一次闻到,我要多闻一会才给老婆捏脚按摩!」

「闻吧闻吧,我老公就是变态!」

「嘻嘻!」我把老婆脚心排整齐,一脸全部埋进去,使劲的吸,特别鼻尖那股酸脚味,实在是提神醒脑良物呀,打了一天的电脑,昏昏欲睡,闻到这麽浓郁的酸脚味,简直就是一万品的药,瞬间恢复满状态呐!

闻着不够,我还使劲把脸蹭老婆的脚心,一边闻一边蹭,可兴奋了!

老婆可能是痒,可能觉得有趣,咯咯直笑,「老公,我的大臭脚这麽好闻麽?你还用脸蹭,脸都蹭臭了,晚上不要靠着你睡!」

「没事!我睡老婆脚边,我要抱着老婆的脚睡觉!」

「哼,老婆我要泡个澡,舒服舒服,你就抱着我的袜子睡吧!」

「不行,老婆不可以洗澡的,明天洗好不好,今天让老公闻个够嘛!」

「哈哈,才不满足你的变态要求呢,我要把袜子放在客厅,不给你闻,让你闻够了,以後嫌我脚臭怎麽办?」

「呜呜,老婆不要嘛!」

「就要,老公现在就帮我把袜子脱了,放客厅,然後去放水,放水的过程给我捏个脚,水放好了一起洗澡!」

「呜呜,讨厌!」我虽然不愿意,但只能照做,缓缓为老婆脱下袜子,还依依不舍在脚心上亲了一口,这才出门把房子放在沙发上,放下的时候依依不舍连吸几大口,才回屋放水捏脚洗澡睡觉!

又一天过去了,醒来7 点半,憋尿醒的,刚下床就听到外边有声音,是老婆跟弟弟的声音,老婆的情绪比较大,听起来像在骂弟弟,我赶紧蹑手蹑脚跑到门边,贴着门框希望能听清楚一些。

老婆:「你说说你,老婆不在身边就这麽大胆呐!把我昨晚脱下来的袜子藏自己房间,要不是我知道你这德性,还得冤枉你姐夫把我袜子丢掉啦!」

弟弟:「姐姐,我,我是真心喜欢姐姐,所以才忍不住拿的!」

老婆:「哼!你怎麽知道我袜子在客厅的?你起床那麽晚,该不会还在我们门口偷听了吧!」

弟弟:「姐姐,我!」

老婆:「老实说!」

弟弟:「是,是的!以前老婆在,我都趁老婆睡着了,偷偷跑姐姐门口听你们在干什麽,万一被老婆知道了就说起来找东西吃的,现在老婆不在,我就看你们一关门,就躲在门口偷听了,而且还想好万一你们开门,我就迅速躲桌子底下不被发现,所以我偷听两天了,昨晚听到姐夫说姐姐脚好臭,我听了好兴奋,好激动,後来姐姐说要把袜子放外边,我觉得心都跳出来了,所以才把袜子拿回去,想着早点起来再偷偷放回来的,可是昨晚太兴奋,好晚才睡着,所以……」

老婆:「嗯,那我问你,为什麽我的袜子越臭,你闻得越兴奋,姐姐全身臭臭的,你就喜欢对麽?」

弟弟:「没,没有!我当然喜欢姐姐香香的了,可脚臭那是特殊的,那味道闻了就让人兴奋,我也不知道为什麽,但是我不希望姐姐臭臭的,我希望姐姐一直香香的,这样美美的,永远年轻漂亮呢!」

老婆:「哼!别以为说两句好话就行,你昨晚拿我袜子,做什麽了?」

弟弟:「我……我,我闻了一晚上!」

老婆:「就只是闻闻麽?」

弟弟:「不,不,我还舔了她,把她含在嘴里,就像含着姐姐的脚一样!」

老婆:「还有呢?」

弟弟:「我还,还把她套在手上,打飞机了!」

老婆:「射了?」

弟弟:「射,射了两次,舔的时候射了一次,後来套着打飞机又射了一次!」

老婆:「哟,你的精力不错麽!」

弟弟:「……」

老婆:「算了,你拿吹风机,把袜子烘干,我今天还要穿的!」

弟弟:「啊?可是这个已经被我……」

老婆:「你没射袜子上吧!」

弟弟:「没有!绝对没有,那样会被姐姐发现的!」

老婆:「那不就成了,烘烘干我还要穿!」

弟弟:「啊?可是脏了呀,姐姐为什麽不换一双呢?」

老婆:「因为这双丝袜是wolford 的,穿着舒服,不像普通丝袜袜尖会起球,摸起来更光滑,因为贵我没舍得多买,这种长筒袜这个颜色的就只有这一双,我想多穿几天才换的,你昨晚偷着也能听到,你姐夫我都没让他玩弄这双袜子,就想多穿几天,现在是夏天,穿裤袜会热,但你姐夫又喜欢我穿丝袜,我才这样的,你懂了没?」

弟弟:「哦……明白了!对了姐姐,在你穿这双丝袜前,我想舔舔你的脚,好久没舔过了,好想舔。」

老婆:「你不怕被你姐夫看见了,不高兴麽?」

弟弟:「姐夫他起床晚,现在才7 点多,还早呢!」

老婆:「万一他起早了看见了呢?」

弟弟:「……」

老婆:「算了,今天就给你舔一次吧,只能一次,以後不可以了知道麽?」

弟弟:「嗯嗯!」

老婆:「我们去你房间,把门锁上,这样你姐夫起床了,也只以为我出去买菜了,安全一些!」

弟弟:「遵命姐姐!」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