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chenxiang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chenxiang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一个普通男人的真实性爱历程 一个普通男人的真实性爱历程

    时间回放到09年年初,广东佛山,陈云锋拧着包四处寻找工作。这时候工作其实不难找,每年年初都有大量的工厂公司招工,但想找到合适的工作可就难了。  陈云锋刚从部队退伍回来,在部队表现优秀,属於别人花钱求着部队想转士官,他却恰恰相反,部队领导天天找他谈话,希望他能留下来继续发展,他却执意退伍的奇葩。因此潜意识产生一种感觉,自己在部队这种苛严的地方都这麽优秀,来到社会还不是分分钟发家致富,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chenxiang 状态:连载中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一个普通男人的真实性爱历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一个普通男人的真实性爱历程》,是作者chenxiang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时间回放到09年年初,广东佛山,陈云锋拧着包四处寻找工作。这时候工作其实不难找,每年年初都有大量的工厂公司招工,但想找到合适的工作可就难了。  陈云锋刚从部队退伍回来,在部队表现优秀,属於别人花钱求着部队想转士官,他却恰恰相反,部队领导天天找他谈话,希望他能留下来继续发展,他却执意退伍的奇葩。因此潜意识产生一种感觉,自己在部队这种苛严的地方都这麽优秀,来到社会还不是分分钟发家致富,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一个普通男人的真实性爱历程》 第十一章 爱你才舔你的穴 免费试读

他心中一动,说道:“好小联,你的穴被你对象吃过没?”

陈小联正掰着腿,满心期待情郎玩弄自己的蜜穴,想到自己蜜穴正被情郎掰开欣赏,就觉得刺激不已,一股股淫水直往外冒,内心随时准备着肉穴被狠狠玩弄。

突然听到陈云锋问起这话,她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怎麽吃?”

陈云锋道:“就是用嘴巴去亲去舔你的小穴。”

陈小联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道:“下面这麽脏,怎麽能吃!”

陈云锋其实早就知道她对象跟她做爱没舔过穴,只是故意这麽一说罢了,这时装作恍然的样子说道:“那他就是没吃过咯!”

见陈小联点头,他狡黠一笑,道:“我要吃你的小穴。”

陈小联连忙夹住双腿,道:“下面脏,不能吃。”

陈云锋趟过去,将她搂在怀里,一手抓玩她的嫩奶,一手滑下插入双腿,将手掌盖在蜜穴上轻轻按揉,柔声道:“我们都洗的干干净净地,哪里脏了。”

顿了顿,又道:“猪大肠你吃过没,你这里再脏难道还有猪大肠脏吗,猪大肠洗过了我们都能吃,你这里又有什麽不能吃的呢。”

陈小联仍旧摇头,在她的世界观里,下面的肉穴就是个肮脏的地方,情郎想怎麽玩,怎麽日都可以,但就是不能用嘴去舔。

陈云锋又劝了几句,见陈小联始终不同意,这才拿出杀手鐧来,柔声道:“我想舔你的穴是因为我爱你,在真正爱你的眼里,你全身所有地方都是圣洁乾净的,你的小穴给我们带来了那麽多快乐,如果我只亲你其他地方,却不亲你的小穴,那只能说明我嫌弃它脏,说明我还不够爱你。”

见陈小联将信将疑,他继续蛊惑道:“你知道吗,愿意亲吻对方肉穴或者肉棒才是真正爱一个人的证明,如果只是单纯的做爱是证明不了两人相爱的,就好像张奇和李丽丽,说不定他们现在就在操逼,但他们肯定不会互相舔对方的下面,因为他们只是为了爽而做爱,而不是像我们这样因为相爱而做爱,所以他们肯定嫌弃对方下面脏。”

说罢,他抓住陈小联一只手放在自己肉棒上,趁机问道:“但像你我这麽相爱的人,你会嫌我这里脏吗?”

陈小联被他一顿迷魂汤灌得意乱神迷,想也不想便道:“不嫌脏。”

陈云锋道:“你对象不爱你,所以不亲你的小穴,我真心爱你,所以即便你的小穴被别的鸡巴插过,我也愿意亲吻它,因为我真的爱你。”

他亲了亲陈小联,道:“来,现在你来感受一下我对你的爱好不好好。”

见陈小联满脸柔情的点头,他说罢坐起身来,移到陈小联双腿间,重新打开她双腿,露出那美丽又水嫩的小肉穴,俯身亲了下去。

操逼玩穴这事,属於基因遗传下来的,男人都是天生就会,何况陈云锋看过不少诸如《挨操的女侠》之类的黄文,对其中玩穴的情节颇有印象。

此时对着美穴,他没有一上来就直攻主题,而是先玩阴唇,照小说描写,这时应该用嘴唇轮流含住两片阴唇,不停吸啜,同时用舌头挑拨阴唇的,但陈小联的阴唇实在太小,嘴唇根本含不住,他只好用舌头沿着那两片几乎没有的阴唇来回舔了几下,这种程度的刺激正常来说自然远比不上插穴来得舒服,但陈小联却浑身一颤,不自禁地纵声长叫一声,显然对她来说,被这麽舔几下,刺激程度不比小穴被肉棒插来得低。

看到陈小联反应这麽大,陈云锋舔得更加来劲,他舌头抵住穴口下方,将溢出来的淫水卷入嘴里,这淫水他以前就尝过,除了有点涩之外,并没有其他味道,根本不像小说中写的味道鲜美,不过他倒也并不排斥吃下去,舔穴本就是图的心理上的刺激和快感。

将穴口除阴蒂外四周都舔了几遍,这才将舌头伸入穴内,从下往上反复舔着里面的粉红嫩肉。

才这麽舔了几下,陈小联双手就已挽不住双腿,改抓住床单,身躯不停扭动,嘴里发出如哀似泣的呻吟声。

如此舔弄了十几下,那股新鲜刺激劲过了後,陈云锋双手压住她双腿,将舌头盖在阴蒂上,开始吸啜阴蒂。

他舌头刚一盖住阴蒂,陈小联就“啊”地一声长吟,跟着浑身紧绷,双腿紧紧夹住他脑袋。

陈云锋日了陈小联一个月,对她的各种反应几乎已了若指掌,眼前情况显然是她高潮了,不过他此刻正在兴头上,即便脑袋被大腿紧紧夹住,他仍紧紧地吸啜着阴蒂,舌头也不停地舔弄着,直舔得陈小联再顾不得印象,纵声浪叫不止。

如此玩了一会阴蒂,陈云锋又转而舔穴,这次舌头伸直,插入穴内。

她这小穴被陈云锋几乎连续不停的干了一个月,此时大腿完全张开,穴口掰开,能够看得见的洞口仍旧只有筷子大小,舌头颇为费劲才能钻进穴里,直令陈云锋又喜又爱。

如此反复,摸约过了四五分钟,陈云锋又改为舔吸阴蒂,这次他在吸舔阴蒂的同时,还插了一根手指在陈小联肉穴中抠弄,正玩得起劲,陈小联突然又紧紧夹住陈云锋脑袋,同时还用手去推,嘴里亦叫道:“好哥哥,别弄了,我受不了了。”

“越是这样才越要弄呢!”陈云锋心中暗想着,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加快了玩穴的力度和速度。

至於陈小联想要推开陈云锋,以她那点力气哪里撼得动,结果非但没能推开他,反而被他牢牢地固定在床上,连屁股都难以挪动,那鲜美肥嫩的小肉穴只能无助地被陈云锋狠狠舔吸玩弄着。

陈小联被玩得浪叫声越来越大,那声音估计上下两层楼都能听得见,声音如诉如泣,仿佛真受不了一般,趁着喘息之时,她不停地快速说道:

“好哥哥,别弄了,我真受不了了”

“求求你了,好哥哥。”

……

陈云锋听而不闻,只不停玩穴,突然感觉一股液体冲在他下巴上,同时耳边传来一声仿佛解脱升天地长吟声。

陈云锋擡起头,只见陈小联浑身紧绷,神色恍惚,不停颤抖着,好一会,整个人才松懈下来,瘫在床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还在回味刚才的余韵,还是精疲力尽完全不想动。

陈云锋看着床上那滩水印,这水显然是从陈小联逼里喷出来的,他摸了摸下巴处未干的水汁,放在鼻子边闻了闻,并没有尿骚味,可也不像淫水那样滑腻,一时间让他颇有些不解,不由有些担心起陈小联来。

他过去和陈小联躺在一起,将她搂在怀里,亲了亲,道:“宝贝,刚刚怎麽了,不舒服吗?”

陈小联迷迷糊糊地,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她侧过身,将头枕在陈云锋胳膊上,回味道:“刚才太刺激了,我受不了,下次我们不弄了好不好。”

见陈小联没事,陈云锋放下心来,见她侧着身时,一只奶紧贴着自己的侧边肋骨,软软的舒服极了,上边这只奶则刚好托在自己胸腹之上,看起来极为诱人,尤其她每稍稍一动,那奶也跟着在肌肤上磨动,舒服程度更不消言说。

陈云锋方才只是玩穴,自己可还没爽过呢,刚才有些担心陈小联,鸡巴才刚刚有些疲软,这下立马又变得硬邦邦地。

他将陈小联的手放在自己肉棒上,再伸手抓住那只翘乳,轻轻揉捏把玩,时不时摁玩一下奶头,道:“你是後面才受不了,一开始很舒服吧。”

陈小联点点头,道:“嗯。”

陈云锋道:“因为这次是第一次亲吻你的小肉穴,我想做一次完完整整的,以後这样玩时,只要你说受不了,我就停下来好不好。”

陈小联一边套弄着陈云锋的鸡巴,一边乖巧地点头:“嗯。”

见到陈小联点头,陈云锋摁住陈小联的手,道:“你已经舒服过了,现在你也亲亲我的肉棒,让我也感受一下你的爱,好不好。”

陈小联稍一迟疑,便乖巧点头,随即坐起身来,抓住陈云锋肉棒,便想亲下去,只是嘴巴快抵住龟头时,顿了一顿,却又擡起头来,为难道:“我不知道该怎麽亲。”

陈云锋坐起身来,靠坐在床头,道:“你就当舔棒棒糖那样含住,用舌头多舔一舔,别用牙齿磕到了,其他的等你弄的时候我再跟你说。”

陈小联再度握住陈云锋肉棒,向下缓缓套动,只见龟头上的包皮随之缓缓翻开,露出里面鲜红硕大的龟头来。

她握住肉棒的手此时已套到肉棒跟部,陈云锋肉棒硬起时本是斜向上贴近小腹的,这时被她小手握住,余下的将近三分之二露在外面完全垂直挺立着,他肉棒虽白,但勃起时上边青筋暴露,一翘一翘地,显得颇为威武不凡,彰显着男人的阳刚之气。

陈小联看在眼里,忽然觉得这肉棒充满了魅力,想到它在自己肉穴里进进出出,来回抽插,勇猛无比,自己被它弄得欲仙欲死,身心舒畅,顿时发自内心的想要亲一亲,含一含它。

她先伸出丁香小舌在龟头上舔了一舔,感觉并没有什麽味道,与亲吻脸颊没什麽区别後,便将整个龟头含在嘴里。

陈云锋看着眼前娇巧美女跪伏着含住自己的肉棒,身心顿时传来一阵无与伦比的满足感和征服感,情不自禁“喔……”地一声呻吟出来。

见陈小联含着龟头,擡起眉目看向自己,陈云锋微笑道:“很好,就这样,你同时再用舌头来回舔试试。”

看见陈小联乖巧地照做,陈云锋继续指导:

“含深一点,再深一点……能含多深就含多深。”

“现在吐出来,从侧面吻住龟头,对,像吹箫那样嘴巴贴着它,然後上下滑动,从龟头滑到根部。对,就这样来回滑动,再用舌头舔一边,喔……”

“再含住两个蛋蛋,含蛋蛋的时候手要去玩鸡巴,含鸡巴的时候,手要玩蛋蛋,对,就这样。”

看着教导下,陈小联认认真真地含着自己的鸡巴,而且技术渐渐熟练,舒爽感越来越强,陈云锋爽得心都要飞起来了,恨不得拿出电话告诉那些亲密的朋友,自己正在享受何等美妙的待遇。

极度刺激下,没过多久陈云锋便生出一种射精感,见陈小联正要吐出肉棒,他连忙叫道:“就这样,继续!”

待到强烈的射精意愿传来时,他一把按住陈小联脑袋,跟着鸡巴一抖,将一股股浓烈的精液射入她嘴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