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dnww123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dnww123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王朝的女侠 王朝的女侠

    元嘉二年,大许亲王靖王李守存,与镇守北方的硕王爷呼罗通联合,在素沁草原起兵携柔然人,奈曼人等草原三十七部联军直扑帝国首都燕京,一时间北疆大地烽烟再起。  东郡信城一处民宅里,一个粗壮的汉子将一名穿着白色牡丹烟罗软沙裙的女子压在身下,精致的细丝都表明着衣服的主人身份不同反响,不过如今已经都被撕的稀烂。

    dnww123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王朝的女侠》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王朝的女侠》,是作者dnww123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元嘉二年,大许亲王靖王李守存,与镇守北方的硕王爷呼罗通联合,在素沁草原起兵携柔然人,奈曼人等草原三十七部联军直扑帝国首都燕京,一时间北疆大地烽烟再起。  东郡信城一处民宅里,一个粗壮的汉子将一名穿着白色牡丹烟罗软沙裙的女子压在身下,精致的细丝都表明着衣服的主人身份不同反响,不过如今已经都被撕的稀烂。

《王朝的女侠》 第三十四章 免费试读

「眉山那边怎麽样了」左浩瀚看着桌子上临时搭建的眉山地势图询问前来报信的人,「天公,眉山情况很是焦灼,现在峨眉派的主要弟子几乎都在山腰处和成化怀等人交手,孤山帮有好几个不错的高手,硬是将峨眉派的主要弟子都拖住了,除了大弟子纪沈鱼以外,几乎所有的弟子都在和孤山帮交手,估计纪沈鱼应该是在後山防卫。」

「孤山帮不过是大黎的王家出手帮忙罢了,不然早让峨眉派的人打的逃命去了,不过这样也好正好方便我们,通知其他人准备上山动手」左浩瀚挥挥手,一旁侍立左右人等立即前去通知众人动身。

太平道众人沿着山中羊肠小道一路向山顶上摸了过去,尉迟炽繁跟着左浩瀚在队伍後方压阵,临近山腰听得喊杀声越来越响,那厮杀就在自己的头顶上,众人皆屏息止气按照计划摸到山後一处洞穴,那洞穴里有一个天井,这里竟是原来峨眉派弟子後山沐浴的下水通道,只不过後来废弃了,天井的口离地面很高,却有些凸起的石块,这倒也难不倒众人,不多时便一个个攀岩而上从天井中爬了出来,出了天井,四下里没见着人只有一些丢弃许久的杂物,左浩瀚便吩咐众人在此暂时歇息,准备一举拿下峨眉派。

王雄跟着虚颖进了临时搭起的帐篷,就有几名侍女殷勤的上前端茶,为王雄摆好垫子,这几名侍女与天香宗弟子穿着迥然不同,只是简单的粗布裹身,在上身打个结,肩膀後背和大腿都露在外面,到像是刚刚出浴临时穿好了衣服便出来见客人。

「王公子是贵客,还请随意,这是我们司洛山自己种出来的茶叶,娘娘喝不惯外面的茶叶,出门时都是要备一些司洛山的茶叶」侍女一边泡茶一边为王雄介绍,「娘娘果然是尊贵之人,连喝茶都有这般讲究,不过王某要在天香宗门下学习,便是普通天香宗弟子,娘娘只管将王某当做寻常弟子使唤便可,不用如此招待,」虚颖这般招待反倒是让王雄略微有些紧张。

「王公子入我天香宗,那是天香宗的一大喜事,岂能当做寻常弟子看待,待回了司洛山,会有玄音娘娘亲自教习王公子」虚颖摆了摆手示意王雄不用客气。

果然天香宗对自己放心不下,让玄音来教习,不就是让玄音来负责监视自己,不过想想也是正常若是不这样,天香宗又怎麽会放心自己留在司洛山,就是不知道要在天香宗那里待多久,「能得天香宗玄音娘娘屈尊教习,王某自是感激不尽」王雄装作感激的样子鞠躬一礼,便端坐正中央等待虚颖的回应,帐篷一时陷入诡异的沈寂之中。

一名女弟子的闯入打破了这一沈寂,「娘娘,夏王爷和紮祭司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夥人动起手来」

「知道了」虚颖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容,「王公子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看看这场好戏」

王雄跟在虚颍娘娘身旁就看着两队人马正在对峙,左边服装风格迥异的两拨人估摸着应该是夏王爷和南蛮的人,右边的人倒是王雄认识,就是前不久才见过的太平道的天公左浩瀚,却是没想到太平道竟然也参合进来,一些峨眉派的女弟子被绑住扔在地上,看样子是被太平道的人端了老巢。王雄没吭声就看身旁虚颍的脸色不太好看正要发作,「原来是天香宗大驾光临,我太平道不知有此贵客前来有失远迎……在下左浩瀚有礼了。」

「既然是左尊主亲自前来,我天香宗也不说暗话,天香宗对眉山势在必得,若是太平道愿意让出眉山,我天香宗当做今日无事发生,若是不愿意那……」

「好说,既然是天香宗的仙子要眉山,我左浩瀚仰慕天香宗已久,自然要成人之美,不过今日倒有另外一事相求,不知仙子可否帮忙转告一二」左浩瀚无所谓挥了挥手仿佛是什麽不值钱的东西一般。

在场的众人也是一楞,没想到太平道众人千里迢迢跑来一趟说放弃就放弃了,连左浩瀚身边几名天母也露出错愕之色,虚颍不知道左浩瀚的葫芦里卖的什麽药,「左尊主愿意退出眉山之争自然是皆大欢喜,左尊主有所求但说无妨。」

「久闻天香宗玄音娘娘仍居深闺之中尚未嫁娶,不知……」

「左尊主的心意天香宗收下了,此事自会转告玄音,成与不成还要她来定夺,兹事体大不是仓促能做决定的」不等左浩瀚说完,虚颍抢着把话说完,不给左浩瀚再留说话的余地,被抢白了的左浩瀚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样子,反倒是面带笑容的点了点头。

在左浩瀚的吩咐下太平道的人向後撤去,被绑的峨眉派弟子也一并带走了,这些人虚颍自然不会讨要,夏王爷和紮兰丁很轻松的占了峨眉派大殿,曹曼附在夏王爷耳边低声几句示意注意一下紮兰丁的动向,询问是否要踢向一下天香宗,夏王爷摇了摇头,当做什麽都没有发生向天香宗表示祝贺。

「轰,轰,轰」牵引机炮重重地将铁弹砸在了城墙上,尽管用了夯实的土砖垒砌,厚达十丈的城墙终於被轰出一个大洞来,嗷嗷叫唤着的奈曼士兵冲向了富的流油的京师,财富、女人一切就在眼前。

「爹爹,马上就要活捉李庆延小儿,坐上大许的宝座,女儿还想跪在龙椅前给您吹箫呢」被王离还回来的李妍一个劲的缠着呼罗通,若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恨不得直接骑坐在呼罗通身上,不过也不怪李妍,毕竟离开呼罗通那麽久还失陷於南黎,就算呼罗通不在乎包括南黎的使者一再强调没有动过自己的身子,但终究还是有人在背後指指点点,生怕失了宠的李妍一刻不停地缠着呼罗通,连一旁的薄皇後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眼下也遂和也速干两姐妹也在,她俩向来和自己不对付,妍儿这般胡闹,还不知道会被两姐妹暗地里怎麽鼓捣。

「妍儿,别瞎胡闹,两军交手岂能容你在这里纠缠不休的」

「哈哈,这是大许的京师,正好让妍儿看看她出生的地方,待会把李庆延那小儿抓来还能让父女团圆呢」呼罗通无所谓的挥了挥手,薄皇後立马不说话了,安心伏着身子在呼罗通一旁。

京师,皇城乱做一团,奈曼骑兵攻入外城的消息让李庆延原本计划固守京师,等待齐王和魏王救援的打算瞬间化为泡影,外城一破,皇城顿时成为死城,最让大许天横贵胄感到恐惧的是,外城被破没有里应外合,没有突然袭击导致京师措手不及,呼罗通就是硬攻强行攻下了号称天下第一城- 固若金汤的京师。

牵引机炮还在轰鸣,在大许这些贵胄眼中无异於死神降临,尽管还可以依靠皇城拖延一些时间,但精心修筑且不知道加固过多少遍的外城轰然倒塌,内城又如何撑的住。

奈曼骑兵嗷嗷叫着,手中挥舞着弯刀,肆意收割着城内还在抵抗的人,踹开屋舍撕扯着屋内女人们的衣服,而她们的男人只能抱头跪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呼罗通看着奈曼骑兵悉数冲杀进城内,满意的掉头往王帐走去,「给李庆延小儿射封信,告诉他,明日午时若是束手来降,本汗还可以饶他一命,若是再负隅顽抗,下场想来他应该知道。」

王帐内,羊皮制成的毯子铺在正中央,袁贵妃和萧贵妃赤裸着身子等候在帐中,见着呼罗通撩起帘子带着薄皇後和李妍还有也遂和也速干姐妹进了帐篷,连忙叩首,口称「大汗」。

「爹爹回来啦」李婉儿欢快的跑了出来,正兴奋的要扑进呼罗通怀里,就看见李妍痴痴地缠着呼罗通,脸色顿时变得不太好看,低头称了声「大汗」,却是赌气似的跪在一边,薄皇後心中暗暗着急,本来妍儿被送回来,自己母女姑侄四人一起侍奉呼罗通,定可以将呼罗通牢牢拴在身边,哪知道婉儿这阵子深受宠爱宠惯了,如今妍儿一回来,分了大汗的宠爱,顿时不愿意了起来,又不敢明着顶撞大汗,只能私下里对妍儿不理不睬,母女姑侄本身一家人在後宫中应并肩站在一起,现在婉儿这样反倒是别的妃子占了可乘之机。

薄皇後心中想着,伺候大汗可不敢怠慢了,不然岂不是让袁贵妃和萧贵妃两个蹄子抢了恩宠去,这两个骚蹄子,借着自己给大汗引荐的机会,使出浑身解数硬是在皇帝侍寝的名额中抢出了一席之地,虽然现在一口一个姐姐喊着,可谁知道哪天会不会骑到自己头上去。

正像薄皇後担心的那样,李婉儿赌气不肯去争宠,别的女人自会乘机抢占这天赐良机,李婉儿再受宠终究也不过是个新鲜好玩的玩具,呼罗通又哪里顾得上管她,袁贵妃和萧贵妃好容易有着来之不易的机会能受宠,自然不甘人後,膝行几步上前,手脚麻利的解开了袍子,那胯下粗长的阳具直挺挺的立在两女面前。

「大汗……」全身赤裸的两女又恭敬地行了一个礼,细腰紧肤,媚眼薄唇,两张写着祸害二字的面容,呼罗通欲火顿生,心道以前怎麽没有发现後宫之中还有这等尤物存在,多亏了薄皇後引荐,不然这等美人不恩宠岂不是暴殄天物。

呼罗通一手一个搂住两女的腰肢,「谢大汗恩宠~ 」两女面若桃花,双眼朦胧,睫毛卷长,将那魅惑一丝丝放射了出来,此时两女如雪般的肌肤,柳枝般的腰身完完全全展露在了呼罗通的面前,而那微微翘起的双乳泛着淡淡的粉色,让人垂涎,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大汗~ 」呼罗通两只手分别揉捏着两女那高耸的雪峰,不多时两女的阴户就泛着银色的水光,呼罗通的手游走在两女的身上,享受着那娇嫩的肌肤,抚摸着那娇小的臀,揉捏着,听着两女那诱人的呻吟,这正是呼罗通最喜欢中原女子的地方,比起草原和西方奔放且高大身材,中原女子那独有的娇嫩与紧致。

「大汗,好难受啊」两女扭着腰肢,用手指穿插在那湿腻的花径之中,两女自身的欲望已经肿胀发红,阴唇口还不停泛了水儿,「嗯啊……」一声两女忍不住皱眉,袁贵妃和萧贵妃都是久经人事,正值虎狼之年,一经挑逗便立即经受不住了,这也正让呼罗通玩的爱不释手。

李妍哪里会让袁贵妃和萧贵妃都将恩宠抢了去,也不管呼罗通允不允许自己,就自作主张的凑到呼罗通身下,将那雄起的阳具一口吞下,熟练地顶至喉咙,用咽喉一下一下按压着阳具,「啊~ 爹爹…。好硬啊~ 」粗长的阳具顶的李妍说话都非常吃力。

揉捏了不到一会,呼罗通拍了拍胯下吞吐的李妍,李妍恋恋不舍的吐出阳具,一脸期待的看着呼罗通,不过袁贵妃和萧贵妃怎麽可能放过这难得的良机,「大汗…。」两声媚的入骨的娇声响起,两女齐齐自觉地趴了过去,翘起浑圆而丰腴的臀部,阴户的两片唇肉还在渗着水呼罗通挺起阳具对准袁贵妃湿润粘稠的阴户挺枪直入,那又硬又粗的滚热触感让袁贵妃全身一颤,呼罗通只觉得下体一阵湿腻黏糊,原来才只一下便已将精华喷洒了出来,此时全身泛着红,好不诱人。

李妍看着袁贵妃伏在呼罗通身下承欢,不由得心中一阵妒忌,也不甘就这样认输,趴在呼罗通身後,头凑在呼罗通的会阴处,一口含住,灵活的舌头顺着卵袋一直舔到肛门处,浓密的肛毛刺进李妍的鼻子里,浓密的肛毛上带着剧烈地味道,刺激的李妍下身泛出水来「啊」呼罗通挺身一刺,阳具强而有力的撞击的感觉让袁贵妃全身一震酥麻,下身抖动了几下,「大汗好厉害啊」袁贵妃翻着白眼,娇喘着发出呻吟声,「大汗我也要」萧贵妃也不依不饶的凑上来,双乳贴着呼罗通的胳膊,呼罗通一把握住萧贵妃送上来的乳峰,大力揉捏起来,肆磨着两女那身体内原始的欲望。

「嗯…。」两声娇啼同时响起,袁贵妃只觉得身体内那紧致的宫颈被粗长的阳具大力摩擦着,全身越来越热,萧贵妃只觉得,胸前的那柔软的双峰被大手疯狂的挤压着,一阵阵快感直冲大脑。

呼罗通大力撞击了好几下,袁贵妃柔弱的身躯哪里堪受呼罗通那如同野蛮人一般的强力撞击,其不时伴随着晃动呻吟着,扭着细腰。没过几下,呼罗通一把将萧贵妃翻过来,等了许久的萧贵妃求之不得,身体转的瞬间熟练的掰开下身阴户,褐红色的宫颈大开在呼罗通眼前,阳具猛地一下刺进开阔的阴道,「好舒服,啊…」两女双脚空蹬着,双手掰着自己的臀部,头和肩膀顶在毯子上,为了得到更多而上挺着下身,二人结合处因撞击而不停冲出的淫水。

「啊~ 恩啊~ 」萧贵妃只觉得那硬挺的利器攻击着自己柔软的花园让自己好不舒服,忍不住收紧花径,咬噬着那磨人的利器。

「操我,大汗」萧贵妃正用力迎合着呼罗通的撞击,突然觉得一个放松插进自己的利器滑出了一下,「啊」萧贵妃顿时有些慌张,又赶忙收紧宫颈口,让阳具立马又冲回了自己的体内,一下接一下的重击後又紧紧地咬住了那越来越发胀的顶部,死死咬含住了呼罗通的阳具,阴唇一张一合吮吸着龟头,粗长阳具刺激的萧贵妃全身颤抖,「天啊~ 嗯啊~ 」被折磨地不知如何是好。

「嗯啊,大汗,操奴」两女手扶住呼罗通的腰身,想要不断索取,摆动着胯部,下身阴部分泌出一波又一波的蜜汁,「嗯啊」两女只觉得体内的利器不断变硬变舯,刺激着自己最敏感的地带,疯狂扭着腰肢,想让更多的敏感点被刺激着,双峰因为激烈的摆动而跳动着,想让阳具钻进更深的温柔乡。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