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零落成泥碾作尘Twood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零落成泥碾作尘 零落成泥碾作尘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有时候就像是两条平行线,延伸到再远也找不到任何交点,就连相互的靠近也不可能,有时候是两条交叉线,交点过後,向各自的方向延伸,越来越远。但是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纠葛,就像是一团乱线,互相纠结不清。  辰枫站在窗前,任凉风吹动着敞开的衬衫,冰凉在胸脯上,淡淡的看着远方阑珊的灯火,听着外面的车水马龙,欢歌笑舞,彷佛站在一锅开水中上下起伏,浑身煎熬,但是又好像离这一切很远,不属於这个事件,不知道在这里做什麽,想要什麽,追求什麽。

    Twood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零落成泥碾作尘》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零落成泥碾作尘》,是作者Twood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有时候就像是两条平行线,延伸到再远也找不到任何交点,就连相互的靠近也不可能,有时候是两条交叉线,交点过後,向各自的方向延伸,越来越远。但是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纠葛,就像是一团乱线,互相纠结不清。  辰枫站在窗前,任凉风吹动着敞开的衬衫,冰凉在胸脯上,淡淡的看着远方阑珊的灯火,听着外面的车水马龙,欢歌笑舞,彷佛站在一锅开水中上下起伏,浑身煎熬,但是又好像离这一切很远,不属於这个事件,不知道在这里做什麽,想要什麽,追求什麽。

《零落成泥碾作尘》 (一) 免费试读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有时候就像是两条平行线,延伸到再远也找不到任何交点,就连相互的靠近也不可能,有时候是两条交叉线,交点过後,向各自的方向延伸,越来越远。但是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纠葛,就像是一团乱线,互相纠结不清。

辰枫站在窗前,任凉风吹动着敞开的衬衫,冰凉在胸脯上,淡淡的看着远方阑珊的灯火,听着外面的车水马龙,欢歌笑舞,彷佛站在一锅开水中上下起伏,浑身煎熬,但是又好像离这一切很远,不属於这个事件,不知道在这里做什麽,想要什麽,追求什麽。

不是特别的清醒,也不是无知的迷茫,但是着这一刻彷佛迷失了,在喧嚣的尘世间似乎没有藏身之处,行屍走肉也好,混吃等死也罢,就这麽一天一天的捱着。

一个月以前,他跳槽换了工作,离开了那个浑身肥肉的主管,那个毫无生气让人窒息的公司,但是新的公司仍然是不愠不火,同事之间看起来很客气,但是温暖的笑容之下是冷到冰点的寒意,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运动着各自的轨迹,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上班的时候埋头在一大堆设备里面,机房的精密空调发出嗡嗡的声音,平甩的风机把冷风甩到各个角落,硬盘闪烁着绿色的灯,雪白的墙壁彷佛是一张巨大的纸的深渊,深不见底,把自己拉下去,在里面挣扎游动。服务器,硬盘,存储,备份,操作系统,Windows,Linux,AIX,IBM,DELL,Lenovo,存储,刀箱,交换机,路由器,这些就是工作的内容。电话好像一刻都没有停止过,都是很着急,每件事都关系到公司的生死,年度的业绩,去你妈的!Fuck!

刚毕业找工作时候在想,如果一家公司给我期望薪水的60% ,会做好自己的事情,给到80% ,会兢兢业业,给到100% ,会把公司当做自己的。给到120% ,可以接受任何挑战,给到200% ,好吧,我就是公司养的一头驴。

当然,你想做驴别人也不会给你机会,所以现在只能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去做,但是真不是自己的,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热情,努力的去做到兢兢业业,在自己看来已经很好了。

每天上班,前台的小姑娘总是挂着迷人的微笑,画着淡淡的妆,看上去很舒服,一路走过人事部,里面一个中年大叔--好吧,其实也不大,但是看见他那双眼睛,辰枫就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好,所以仓皇逃离。几个老总的办公室敞开着门,只有清洁工一遍一遍的在一个月也见不到人影的地方擦擦洗洗。销售部一帮年轻的女孩,各个花枝招展,美好的景色,叽叽喳喳的声音里有各国的语言,浓浓的脂粉味弥漫在空间里,每次辰枫走到这里都有想打喷嚏的感觉--他对所有的人造香味有轻微的过敏反应。

「辰枫,过来一下。」同样的情景似乎重演,只不过换了环境换了人。

「来了一个月了吧,当时人事部怎麽跟你谈的?多长时间转正?」怎麽是这事?转正三个月到六个月,这应该是公司的规定,总监会不知道麽?

「三个月。」辰枫努力的做出很诚恳的表情,压低自己的声音,放慢语速,好让总监觉得自己对他的尊重是发自内心的。

「这样吧,你打个申请给我,这个月就办理转正,下个月就生效了。」哎?

居然有这种好事?不对,先等等……

「是这样的,工厂的主管离职了,那边现在人手不够。总部这里也就不到70人,以後你可能要多去工厂帮忙了,到那里算是出差,每个月固定报销200块交通费,一天10块餐补,你看够麽?」

辰枫迅速的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住的地方到工厂也就20分钟路程,相反的到写字楼需要一个多小时,200太够了,还有餐补,可以呀,没问题!

「应该够了吧。」辰枫小心的答道。「补助这一块不是正式员工不好办理,所以给你提前转正了,好好干,可能这个月就要去工厂支援了,你下周一先去熟悉熟悉环境,跟那边的同时打个招呼,具体情况你自己看着安排,到时候跟我说一声就可以了,以後两头跑可能要辛苦一点了。」不辛苦,不辛苦,心里乐开了花,嘴里应答着没什麽关系。

辰枫其实还是比较喜欢工厂的氛围的,生产线上的领导很容易打交道,虽然有的看上去比较粗,但是交往时间长了就知道,没那麽多毛病,简单直接。

公司看起来还不错,最起码对员工没那麽抠门,辰枫心情突然的好了许多,美好的一天吧。

「大叔,在麽?」QQ上蹦出了消息,「晚上一起吃饭吧。」

「小丫头,又叫我大叔,我有那麽老麽?屁股给你打开花。」

「你手有那麽长麽?你来打呀……」

认识这个小姑娘挺有戏剧性的,辰枫找工作时候在人才市场看见的,小姑娘刚19岁,今年考上了本市的一所大学,暑假就过来了,她母亲也在这里,趁这段时间找点事情做历练历练。那天辰枫的心情不太好,走路的时候就没多注意,迎面就把她撞到了,在人才市场的大厅里,小姑娘坐在地上,手里抱着的东西撒了一地,眼睛红红的,撇着小嘴就要哭。辰枫慌了,长这麽大没把谁惹哭过,还是这麽漂亮的小姑娘,他忽然感觉自己在犯罪,手忙脚乱的帮她收拾东西,其实就是传单,乱七八糟的收容到一起,掏出纸巾给她擦眼泪,一边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之类。

小姑娘倒也很好哄,看他诚心诚意的道歉也没说什麽,就准备起来走了,刚一站起来就哎呦一声抱着腿蹲下了,辰枫心里咯噔一下,不是摔坏了吧。

「怎麽了?哪里不舒服?哪里疼?你先别动,我去叫救护车。」

小姑娘扑哧一声笑了,然後又苦着小脸,红红的,闪着大眼睛看着他,好像有什麽事情难以启齿。

「到底怎麽了呀?」辰枫一头雾水,看样子不是伤着哪里了,那为什麽会这样?

「我……我的裙子破了……」小姑娘的脸红的都要滴下水了,抱着腿蹲在那里头也不抬。

「啊……!!」辰枫傻眼了,这……「没事没事,我赔你一条,现在就去买。」

「可是我现在怎麽走呀。」好办麽,辰枫脱掉身上的衬衫,「来,先围一下。」

幸亏里面还有个背心,早上起的匆忙没脱就拉着衬衫穿上了,要不然就得光膀子了。

小姑娘红着脸把辰枫的衬衫系在腰里,遮住叉开的裙裾,跟在辰枫後面,像个小猫咪。

接下来就是逛商场,买了一条裙子,然後辰枫很恶趣味的死皮赖脸送了人家一条透明的肉丝袜,一起吃了一顿饭,凭三寸不烂之舌求得了原谅,最後以小姑娘笑的花枝乱颤各奔东西,当然少不了留下联系方式。

以後就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在QQ上聊着,小丫头叫萱儿,来深圳和母亲一起住,开学了就住校了。

两人自从第一次碰撞之後就没见过面,除了视频中给辰枫显摆她的宿舍和无良的室友,打过几次电话而已,怎麽今天想起来一起吃饭了。

“去吃俏江南吧,离你学校不远。”就这麽定下了。

辰枫出地铁站的时候小姑娘已经在出口等着了,典型的日系卡通风格,紮着双马尾,上衣类似水手服,怎麽看都是邪恶的诱惑,下面穿着蓝色的百褶裙,刚好罩住浑圆的屁股蛋,过膝的黑色长筒袜,白色运动鞋,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像一个熟透了的小苹果。

但是在辰枫的眼中,视线的焦点在裙摆下袜子上的两段白嫩的大腿,那是所有日系漫画迷的最爱之处,那里有一个专有名词叫做「绝对领域」,只是不知道是属於谁的。

「喂!你在想什麽呢?」辰枫艰难的把目光从萱儿的腿上移开,瘫着脸挤出一抹微笑,「等很久了麽?走,叔带你吃好的去。」

虽然仅仅是现实中的第二次见面,但是两人丝毫也不感觉到陌生,小丫头蹦蹦跳跳的挽上他的胳膊,叽叽喳喳的说着开学以来的趣事,什麽毛头小子偷窥,寝室里的八婆无良之类的。辰枫一直听她说着,不时的回应着,跟她一起开心的笑,嗯,就是开心的笑,彷佛回到了自己的大学时光,跟那一群兄弟山南海北的胡侃。

辰枫点了一个江石滚肥牛,一个麻酱油麦菜,剩下的交给小姑娘,结果她翻了半天,睁着迷茫的大眼睛,看来也是一个选菜盲。「随便点嘛,看哪个对眼就尝尝--你不用看我,我也没来过几次,不熟悉。」然後丫头又点了一个青菜,很简单的一顿饭。吃饭的时候两个人一时沉默了,都不知道该说什麽,各自划拉着盘子里的菜,不紧不慢的吃,但是也没停,因为不知道停下来该说什麽。

辰枫心里叹了一口气,「你今天找我有什麽事麽?该不会就是为了吃一顿饭吧。」还是自己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舒缓的音乐声游荡在大厅里的每一个角落,辰枫放下筷子靠在椅背上,看着可爱的小嘴慢慢的含住一个肉片,错合着咬进去,红红的小嘴上泛起一抹油光,不由得想笑,又好像有一股火气渐渐的升腾。仔细看来,萱儿的身材相当不错,绝对有胸有料,水手服绷的紧紧的,胸前的扣子似乎有飞掉的可能,能从侧面看到里面粉色的胸衣,和那一撇细腻的白嫩。

「我想买一个笔记本,让你给个建议。」就这点事呀,QQ上说不了麽?不过辰枫不会傻逼到说出来,只是呵呵一笑,「这也叫事?包在我身上,明天把型号配置发给你你看看喜不喜欢。哦,对了,你准备多少预算?」

工作中的习惯用语小姑娘一时没有听明白,「什麽预算?哦,你是说想买多少钱的麽?」

「对,就是这个意思。你妈准备花多少钱?」

「我无所谓的,能用就行,就是平时上网聊天玩个小游戏。」

辰枫迅速的把需求定位到学生本配置,时尚丽人款,轻便超薄外形,心里有了些计较。

「等下你要回学校麽?你们宿舍有没有门禁时间?」

「不要太晚就好,你想干嘛?」

当然想干,小恶魔在心里回答着,「没什麽,有没有在附近玩过?要不去世界之窗逛逛,反正就在对面。」

「不要了吧,都晚上了,也逛不完还要买门票,就在外面走走吧,我还要回去。」

然後两个人就在广场上逛游,小姑娘看什麽都好奇,在人家的小摊上翻来翻去,辰枫正准备掏钱包时候她却转移了目标,去逛下一个。然後两个人一起上地铁,看她进了校门,辰枫转回去回自己的小窝,时间还不到10点。

洗洗漱漱之後又习惯性的打开了电脑,把索尼F15327SCW电脑的配置随手给萱儿发了过去,然後过不多久,就收到了小姑娘的视频请求。

看样子她是刚洗完,头发湿漉漉的,视频里面只有一张脸。

「白色挺漂亮的,就这个吧,谢谢叔叔今天的款待~ 麽麽……!」笑颜如花。

「好了早点睡吧,早睡早起皮肤好。」

「我的皮肤本来就挺好的,要不要给你看看?」

「好啊好啊,你给我看哪里?」

「真猥琐,给你看看脚趾头!」

视频里一片白色的模糊向上移动,里面很快的出现了一个小巧玲珑的脚,白嫩如蒜的脚趾玲珑的翘着,粉色的指甲油上面还有点点的亮光,能够看到脚背上青色的血管在透明的皮肤下,微微的看到一点粉红的脚掌。

「看见了吧~ !本姑娘的脚上的皮肤比你脸都白,哼~ !」然後就移开了。

等等……视频里向下移动的模糊中,突兀的出现一抹黑色,似乎是三角形,闪了一下又是一片白,然後是清晰的下巴和一个小吊带的肩膀,那刚才的一抹黑色是什麽?内裤麽?没那麽小……那就是没穿内裤!

辰枫正在苦思冥想那抹春色无边的黑色,小姑娘已经关了视频要睡觉了,留下辰枫一柱擎天。

时间慢慢的过着,一天,一周,一个月,如水般流逝。天气有点转凉,满大街的大腿换上了黑丝,别有一番风景,不过辰枫始终觉得少了点什麽,直到有一天看到了一句话:吾辈中人!

「小枫,你近来气色不错呀,谈恋爱了?」萍姐流转的美目看的辰枫有点躲闪。「怎麽了,干嘛躲着我,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怕你吃了我,萍姐,对不起,上次我……」

「别说了,你个瓜娃子。」

上一次本来说好的修电脑,不知道怎麽就修到了萍姐的床上,是情不自禁还是有意而为,恐怕两个人都说不清楚,之後就没有再联系,接着辰枫就开始辞职,找工作,每天奔波,最近终於稳定下来了。

「你怕我让你负责麽?蠢蛋,你负不起来,也没必要。就因为这个,你不理我了?」

「不是,我跳槽了,找了一个多月工作,刚稳定下来。」

「好吧,原谅你了,我还以为你真的把我忘记了。」萍姐已经走不稳了,干脆抓住辰枫的胳膊,靠在了他身上,汹涌的波涛击打在臂上,是那麽柔软,温暖。

本来是周末的部门聚会,吃完饭恰好路过苏荷,就看见萍姐歪歪扭扭的从里面出来了。

「你怎麽跑这边来了,不是住在南山麽?」

「我公司就在後面,刚跟同事吃完饭,你要吐麽?……等等……我靠!」萍姐已经扶着树吐了起来,辰枫无奈的拍着她的背,一个人干嘛喝这麽多,真是的。

等到她吐完,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眼泪鼻涕一起流淌,感觉好狼狈,好心酸。黑色短裙皱巴巴的,一副被人摧残的样子,又带着浓郁的诱惑。

「没事了,我没喝多少,就是胃里有点难受,吐出来就好了。」萍姐从包里掏出湿巾便擦脸边说。

「走吧,我先带你去喝点热的,你这样胃肯定难受。」

附近有一家粥铺,应该还在营业,辰枫扶着萍姐,不多时便便找到了那里,店家正在收拾外面的桌椅。

「老板,还有白粥麽?打包也行。」

「有的,没关系,外面收拾一下,还没打烊呢,进来坐吧。」

一家小小的店,只有七八张台面,但是收拾的很整洁,一碗白粥,两碟咸菜,让人看了食慾大增,辰枫也禁不住想吃了,就又叫了一碗,两人配着咸菜哧溜哧溜的喝了起来,吃完互相抬头看看,然後一阵傻笑。

「回去吧,已经不早了。」

萍姐依然拽着辰枫的胳膊,依偎着向前走去,确实也没喝多少,因为辰枫感觉到她走的很稳,但是就是那麽靠着,嗅着萍姐头发上的发香。

「傻小子,想我没有?是不是嫌我老了才不理我的?」

「哪有,谁说你老了,说你30都嫌多。」

萍姐向小女生似的笑了起来,「你个傻蛋,也只有你这麽说,别人都嫌我老了。」

「什麽别人呀,哦,你是不是趁着这一段时间又找了一个小白脸呀,老实交代,有没有?」

「你混蛋,想什麽呢。」萍姐淡淡的骂着,手又紧了紧。

辰枫把自己仍在沙发上蜷缩在上面,躺在上面胡乱的看着电视。萍姐一回来就开始哗啦哗啦的洗澡,完全不顾外面还有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萍姐,我回去了。」辰枫伸了个懒腰,确实有点累了,困倒不困。脚一伸却碰到一团软软的东西,坐起来一看居然是一条黑色的小内裤,辰枫恶趣味的展开,纯蕾丝的,除了裆部一小片遮挡意外全是透明的。想不到萍姐还有这样性感的内裤,辰枫却不想走了,把内裤顶在脸上,躺在沙发上继续装睡。

「你不是回去了麽?怎麽还赖在这里不走呀。」萍姐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出来问,当看到辰枫脸上的东西先是一阵愕然,然後快步走过去抓起来扔进了洗手间。

然後就看到辰枫笑吟吟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她,那模样要多贱有多贱。萍姐熟门熟路的扭住了他的耳朵,然後往门外拉,「你不是要走麽,赶快滚蛋。」辰枫装模作样龇牙咧嘴的被拉到门口推了出去,然後门哐当一声被锁上了。

我靠!这是什麽情况?还真把我赶出来了?!辰枫不由得一阵茫然,真实不做死就不会死,难道就这样回去了?不回去再敲门进去好像也不合适。正在这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时候门开了,「要死死远点,不滚就进来!」

辰枫苦笑着走了进去,屋里明显收拾过,虽然还是杂乱无章,但是该收拾的都收拾起来了。萍姐的眼睛红红的,坐在沙发上,「你不是滚蛋了麽?」

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辰枫一边腹诽着一边坐下,一时不知道该怎麽办。

「小枫,陪我坐一会吧。」萍姐靠了过来,倚在他的肩膀上,辰枫伸过胳膊把萍姐搂了过来,然後就吻住了嘴。萍姐热烈的回应着,反手勾上辰枫的脖子,用力的索取着。

辰枫一翻身把萍姐压倒了身下,直接撕开睡衣就握住了乳房,还是依然的坚挺柔腻,让人爱不释手。萍姐扭动着身子,睡衣越开越大,终於完全滑落,赤裸着上身在辰枫的怀里摩擦。

「你个小王八蛋,上了我就跑,有这麽便宜的事情麽?」萍姐一边骂着一边在辰枫的脸上嘴上大口的亲吻,那已经不能说是亲吻了,完全是在吸,在咬,在撕扯,「小坏蛋,给你种个草莓。」萍姐含住辰枫的脖子一阵猛吸,辰枫感觉到身体快要爆炸了,小弟弟炸裂式的挺起,脖子里传来的刺痛和温热柔软的触觉交织在一起,就感觉坐在火山口,随时要被喷发的岩浆所淹没。

当然不能就这麽投降了,让一个女人压在身下为所欲为,辰枫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耻辱,翻身把萍姐压在身下,然後一把推开,眼睛赤红的看着面前的雪白肉体。

萍姐的睡衣已经完全散开了,硕大的乳房挺立着,上面的乳头已经高高的翘起,乳晕呈现出一种玫瑰红,真不知道四十多岁的女人是怎麽保养的,居然还有这麽细腻紧致的肌肤。萍姐的双腿不停的交合摩擦,小小的白色内裤在胯下卷成一团,几根阴毛不受控制的探出头,雪白的大腿开始潮红,半躺在沙发上,媚眼如丝的看着辰枫,并且……她居然还一边伸出舌头舔着嘴唇,一边朝辰枫勾了勾手指头!!

我操!是可忍孰不可忍!这真是赤裸裸的挑衅!辰枫自然不甘示弱,一件一件缓慢而坚定的脱去自己的衣服,连内裤都不留,不多时已经全身赤裸,一根尘柄更是如昂首怒蛙高高挺起。

辰枫走过去,不容置疑的搬过萍姐的脑袋,一把压向胯下,萍姐非常配合的张开嘴,含住红的发紫的龟头就是一阵舔弄,辰枫感觉自己的肉棒进入了一个温润的洞穴,被充满汁液的肉壁包裹着,还有一个又滑又软的小舌头不停的舔着马眼,扫过龟头棱,还特意的照顾着最敏感的阴茎系带,那个特别的所在不亚於女人的G点是男人都知道!

辰枫就那样站着,看着沙发上近乎赤裸的女人埋首在自己的胯下卖力的舔弄,还不时的抬起头媚眼如丝的看着自己,潮红的脸庞上写满了慾望与被征服的渴望,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慾望,将萍姐的头推开,阴茎「啵」的一声从温润的红唇间抽出,那贪婪的舌头在龟头离开的瞬间还不忘伸出再添一下,透明的液体拉出一条丝线,然後向下弯曲滴落,流淌在深深的乳沟内,滴落在鲜艳的奶头上。

萍姐把睡衣完全退下,半坐在沙发上,撩了一下半干的头发,成熟的风情在不经意间向外散发着。辰枫捉住萍姐的双腿正面分开,白色的内裤裆部已经湿透,能够明显的看出深色的阴唇勾勒出的细缝,已经有水珠渗出。萍姐以为他要帮自己脱去最後的障碍,微抬屁股想要配合,却不成想辰枫只是将内裤向旁边拉开,肉棒和着熟妇的口水沾着淫水就那麽直挺挺的刺了进去。

「啊!……好涨……」突然的刺入让萍姐一时难以适应,下面胀胀的顶入让她浑身紧张,痉挛似的挺起胸膛,双手向後抓紧沙发上的坐垫,昂起头张着嘴,就像是乾涸的鱼。

辰枫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萍姐的上半身仰躺在沙发上,一条腿弓起靠着沙发背,一条腿垂落到地上,按住奶子就开始一轮疯狂的抽插。

萍姐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只怒海中的小舟,在波涛中上下起伏,小穴里传来的坚挺温热顺着交叉神经直达脊柱,微麻的感觉冲向大脑,把辰枫的手抓紧按在自己赤裸的乳房上,屁股向前蠕动着迎接辰枫的大力抽插。

「想让我找你麽?你就是想让我操你!」辰枫低沉的吼着,抓紧骚妇的腰,疯狂的向最深处顶着。

「操我,用力的操我,我就是个欠操的婊子~ !」萍姐已经意乱情迷了,垂在地上的腿已经向上勾住辰枫的腰,将那根炽热的鸡巴努力的拉向自己,来充实那个瘙痒空虚的屄。

辰枫已经趴在了萍姐的身上,压着萍姐白嫩的奶子,将翘起的奶头压进那两坨软肉,一波一波的向前推进,温热的屄唇紧紧的夹住鸡巴,每次的抽插都需要用力的挺进,耳边传来的是时而激昂时而婉转的呻吟,渐渐的只剩下动物的本能,大脑中一片空白,只有胯下在快速的耸动……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