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Twood免费 Twood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零落成泥碾作尘 零落成泥碾作尘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有时候就像是两条平行线,延伸到再远也找不到任何交点,就连相互的靠近也不可能,有时候是两条交叉线,交点过後,向各自的方向延伸,越来越远。但是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纠葛,就像是一团乱线,互相纠结不清。  辰枫站在窗前,任凉风吹动着敞开的衬衫,冰凉在胸脯上,淡淡的看着远方阑珊的灯火,听着外面的车水马龙,欢歌笑舞,彷佛站在一锅开水中上下起伏,浑身煎熬,但是又好像离这一切很远,不属於这个事件,不知道在这里做什麽,想要什麽,追求什麽。

    Twood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零落成泥碾作尘》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零落成泥碾作尘》,是作者Twood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有时候就像是两条平行线,延伸到再远也找不到任何交点,就连相互的靠近也不可能,有时候是两条交叉线,交点过後,向各自的方向延伸,越来越远。但是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纠葛,就像是一团乱线,互相纠结不清。  辰枫站在窗前,任凉风吹动着敞开的衬衫,冰凉在胸脯上,淡淡的看着远方阑珊的灯火,听着外面的车水马龙,欢歌笑舞,彷佛站在一锅开水中上下起伏,浑身煎熬,但是又好像离这一切很远,不属於这个事件,不知道在这里做什麽,想要什麽,追求什麽。

《零落成泥碾作尘》 (三) 免费试读

辰枫早上醒来,看着窗外风雨如骤,默然无语。

怀中的珂儿正在沉睡,白藕般得胳膊放在他的胸口上,手掌捏着辰枫的耳朵,还不时地捻弄一下,长长的睫毛在抖动,如果不是均匀的细鼾,辰枫都以为她是在醒着。珂儿一定是在做着一个甜美的梦,因为嘴角还在翘起,鼻头一耸一耸的,叭嗒叭嗒嘴。

辰枫轻轻的按了一下珂儿的鼻头,小丫头翻了个身,换个姿势继续睡,扯开的被子露出光滑的被和圆润的臀,薄被下面春色怡丽,不着寸缕。

一切都恍然如梦。辰枫每天早上醒来,都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在哪一个时空,做着什麽事情。在半睡半醒间,支离破碎的记忆会涌上心头,渐渐的连成一幅错乱的画卷,流逝的光影在眼前闪过,突然之间破碎,回到繁杂的人间。

转过身子,胳膊揽住珂儿,把她紧紧的用在怀中,轻轻的嗅着珂儿的发梢,手掌捉住胸前的白鸽,继续沉睡。

昨天晚上一台服务器要做维护,折腾到了10点多,这个时间回去肯定要先打车去地铁站,但是看着外面呼啸的风声,以及骤然划过夜空的闪电,时间似乎不多了,也许等一下连出租车都打不到。

走到楼下,前台的灯依然亮着,似乎是珂儿下班的时候忘了关灯。辰枫随手把电梯旁边的一串开关从头关到尾,反正明天是周末,也没人上班。伴随着黑暗的弥漫,是一声凄厉的呼喊:「啊……!!!……」

回过头,看见珂儿手里抓着包包放在胸前,大眼睛里全是恐惧,看见辰枫才慢慢的平静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嗔怒的看着这个无良的家伙。

「你怎麽在这里?」辰枫惊讶的问。

「刚才在外面玩,准备回去了发现没带伞,这里放着一把就回来拿了。」

辰枫嗅着珂儿身上淡淡的酒气和烟味,还有散乱的额头,也没点破她刚从酒吧出来的事实。「走吧,我送你到楼下,然後把你的伞借给我。」

辰枫也没带伞,珂儿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平时都是走路上下班,大概20分钟的样子。

珂儿点点头,跑过去慌乱的重新关了灯,追上走到门口的辰枫,随着一道闪电划开天宇,珂儿紧紧的攥住辰枫的衣角,跟在辰枫的旁边走了出去。

「往哪个方向走?」辰枫并不知道珂儿的确切住处,只是知道在附近而已。两个人就这样无声的走着,不知道该说什麽。

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半个月,这半个月每次辰枫看见珂儿,想说些什麽又不知道怎麽开口,不知道说什麽,珂儿每次都是低着头匆匆的走过,各忙各的,再也没有叫过师兄,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辰枫去前台翻每个月的电信发票,珂儿会把一大叠整理好的信函放在显眼的位置,辰枫离开的时候,能感觉到背後有一道目光,在躲闪着跟随。

他很想回过头去,迎上那道目光,可是就算迎上去,又有什麽用?

前面是一条很黑的巷子,珂儿紧走了两步,不再攥着衣角,却贴着辰枫并肩的走着,两人的肩膀胳膊不可避免的碰撞,然後又躲开,再继续靠近,继续躲闪,说不出的别扭。

又是一道闪电,一声炸雷在头顶霹雳,这次珂儿没有叫喊,只是双手紧紧的抓住辰枫的胳膊,然後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再低下头,松开,默默走路。

没有女生不怕雷的,辰枫心里忽然很酸,有一种想要把珂儿拥在怀里的冲动,还没等他有所表示,豆粒大的雨点砸落下来,闪电一个接一个的在天空蜿蜒,犹如银蛇吐信,滚滚的雷声远远近近,一声未歇一声又至。珂儿撑开伞,辰枫顺手接了过来,挽着珂儿的肩。

珂儿挣了两下没有挣脱,就任由辰枫揽着她,不大的遮阳伞几乎全部罩在珂儿的头顶,辰枫的半边身子很快的往下滴水了,到了珂儿楼下的时候,辰枫举着伞站住,默默的看着珂儿。

珂儿抬起低下的脸庞,平静的看着辰枫,「跟我上去擦擦,等雨停了你再走吧。」平淡的话语中透露着坚决,安定的眼神中却是不容置疑,似乎在一瞬间做出了什麽决定,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

辰枫有点窝囊的跟着珂儿,两个人一瞬间交换了位置。

一室一厅,房间的格局不是很大,但是处处透露着温馨。散乱的衣物放在沙发上,茶几上竟然放着一条内裤。珂儿涨红着脸胡乱的把东西捡起抱在怀里冲进卧室,却差点被垂下的丝袜绊倒,那条内裤随着珂儿「砰」的一声关上门,华丽丽的掉在了门外,让辰枫一时错愕,哭笑不得。

辰枫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去洗手间看了一眼,不知道该用哪条毛巾,其实他自己是无所谓的,怕的是珂儿介意。

「啊……啊……阿嚏……!!!」过敏性鼻炎又来了,一旦周围的环境变化剧烈,就会打喷嚏流鼻涕,甚至从自己办公室到别的办公室都会这样。

辰枫无奈的吸溜着鼻涕,等着珂儿的安排。

珂儿拿着一条新毛巾出来,看着纸篓里好几团的的纸和辰枫拧的发红的鼻子,有点鄙视的看着他,以为他感冒了。辰枫刚想解释,流出的鼻涕快过河了,郁闷的再抽出两张纸,狠狠的擦。

「要不你晚上睡客厅吧,我……我怕雷。」珂儿终於斗胆说出了心里话,「你别误会,我会锁上门的……」一句解释不如不解释,「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会……那个……行不行呀?」越说越解释不清,乾脆直截了当的让辰枫做主。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後,辰枫心里不是没有过再续前缘的想法,可是终究没有行动。首先是两个人都在一个公司,传出去影响不好,然後,……就是不想负责,怕引火烧身,现在好不容易的安顿下来。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辰枫倒是想过现在就离开,可是看着珂儿小猫一样的表情,终於是於心不忍,拿过珂儿手里的毛巾,「我洗洗吧,湿衣服放在哪?」珂儿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新牙刷,几乎是捅到辰枫的手里,「爱放哪放哪!」

上身基本上全部湿透了,裤子湿了半边,好的是内裤没事,彷佛在嘲笑着最後一块遮羞布。辰枫打开洗手间的门,把手上挂着一条大大的浴巾,然後把自己包裹在珂儿香皂的气息,沐浴露的馨香里,头发上散发着珂儿洗发水的气息。洗手盆上面一个杯子里放着两个牙刷,一根粉红的,一根蓝的,交叉着围绕着牙膏,非常的和谐。卧室的门虚掩着,辰枫没有贸然的走进去,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黄教主驾临跑男,追杀那些欺负自己的女人的兄弟团。

珂儿拿着衣服进了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穿着一件柔软的睡衣,光滑细嫩的大腿在裙摆中若隐若现。然後在电视机前蹲下,裙摆遮住圆润的臀部,辰枫的眼睛从珂儿出来的时候,焦点就不在电视上,跟随着珂儿在房间里晃动,看着珂儿洗了两个苹果,坐在自己身边,晃了晃僵硬的脖子,靠在沙发上,继续看电视。

珂儿削好一个递给辰枫,辰枫自然的接过,然後一起看着撕名牌。黄教主终於追上了BABY,拥抱之後放她离开,珂儿晃了晃肩膀,辰枫搂住。珂儿依偎在辰枫的怀里,辰枫的下巴蹭着珂儿的脑袋。珂儿的手抚摸在辰枫的胸前,伸进浴巾里面,辰枫抬起珂儿的下巴,含住珂儿的唇。

一切都是那麽的自然,彷佛早已安排好的剧情,辰枫紧紧的把珂儿抱住,含住她的唇,舌头侵略的伸进去,被一个小巧灵动的舌尖缠住,然後是激烈的往来冲杀。浴巾滑落下去,露出辰枫结实的臂膀,珂儿的双手紧紧的环绕着辰枫的脖子,几乎是用力的往辰枫的怀里钻。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来,才气喘吁吁的分开,珂儿的唇瓣有些红肿,一条透明的丝线连接着两人的唇,在无声的讲述着战争的激烈。

BABY已经找到了密码,在爱情与兄弟情谊之间挣扎,珂儿却坚决的推开辰枫,把他按在沙发上,在辰枫面前蹲下,手掌隔着内裤轻轻抚弄着勃起的肉棒。

BABY终於选择了兄弟,珂儿的嘴唇放在了辰枫穿了一天的内裤上。张开小嘴,牙齿轻轻的磕着肉棒,指尖按在龟头上,不停的扫过马眼,辰枫舒服的只抽冷气,腿根几乎要痉挛,肉棒抖动着就有精关不稳的迹象。珂儿的小手轻轻的抚弄着辰枫的大腿,指尖按压着腿根,微微用力的顺着神经的脉络往下撸动,小香舌在辰枫的棒棒上细细的舔过,辰枫渐渐的平静下来,爱恋的看着珂儿,手掌轻轻的覆盖着珂儿的脑袋,五指插入浓密的头发里,一松一紧的抚摸着。

珂儿抓着辰枫的裤腰,辰枫抬起屁股任由珂儿脱下全身唯一的屏障。然後肉棒进入了一个温热的腔湿,被柔软的包裹,里面还有一条游移不定的泥鳅到处扫动。身体终於完全放松了,张开双手叉开大腿,想一个大字仰靠在沙发上,珂儿彷佛与辰枫连在了一起,双手扶着辰枫的大腿,努力的吞吐着硕大的肉棒,还不时的用舌尖顶弄着马眼,然後双手握住棒身,含住下面摇摆的蛋蛋,舌尖舔过会阴,调皮的扫过菊花。

珂儿一边调皮的玩弄着辰枫的小弟弟,一边微微的抬起头,媚眼如丝的看着辰枫,眼角的春意彷佛滴下水来,粉红的小舌头在肉棒上不停的扫过,让辰枫渐渐的陷入疯狂。

辰枫拉着珂儿的胳膊把她拽到自己的身上,珂儿叉开双腿跨坐在了辰枫怀里。搬起珂儿的脑袋,用力的含住珂儿的双唇,不顾刚刚舔弄过自己的内裤肉棒,大口的亲吻着。珂儿双手拉开自己的睡裙,饱满的乳丘蹦出来,柔软的压在辰枫的胸膛上,早已翘起的乳头摩擦着辰枫结实的胸肌,下身紧紧的贴住辰枫的肉棒,在辰枫的怀里一前一後的耸动着腰肢,肉棒紧紧的嵌入阴唇中,很快就被沾湿,咕叽咕叽的发出水声。

辰枫抱起珂儿把她压在身下,一只手深入珂儿早已泥泞不堪的腿间,指尖分开小阴唇细细的逗弄,还不时的沾着淫水按在珂儿翘起的阴蒂上。珂儿浑身燥热,不停的扭动着,脸红的像煮透了的大虾,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随着辰枫低下头含住她的乳头,用力的吸吮着往外拉,终於忍不住的哼出声来「哦……恩……」

珂儿只感觉到浑身都在酥麻瘙痒,而那瘙痒的源泉正在被辰枫挑逗抠挖,双腿紧紧的绞着又分开,嘴里开始咿咿呀呀的不成腔调。

辰枫却不管不顾的自己活动,在珂儿的嫩乳上辗转挪移,两个娇嫩的乳头上面全是口水,乳晕上还有细细的牙印,手掌已经完全沾湿了,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湿滑的淫水顺着手腕滴落在地板上,很快就积起一滩。

珂儿受不了了,一只手按住在胯下肆意的魔爪,一只手用力的推着辰枫的胸膛「我不要了,我要你……!」

「你不要了?要我什麽呀?」

这个浪荡子还在羞辱她,珂儿已经管不了那麽多了,「师兄,操我吧!我想让你插我~ !」

随着淫言浪语从娇嫩的珂儿嘴里吐出,浑身泛着玫瑰红在自己身下蠕动,鲜艳的双唇紧闭又分开,粉红的小舌吞吞吐吐,辰枫也不想再都弄她,抱起珂儿几乎是踹开卧室的门,把珂儿按在床上,分开双腿大力的抽送。

珂儿只感觉到自己像是大海里的一叶小舟,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起伏不定,粉嫩的双乳随着辰枫的抽动亲後左右的摇摆,用力的挺起胸膛,腰往後完成一张弓,挺起的下身紧紧的咬着辰枫的肉棒,配合着外面的暴风骤雨迎接着辰枫一轮又一轮的抽插。

辰枫当然不会就这麽放过,双手把紧珂儿的腰,势大力沉的撞击着珂儿娇嫩的小屄,每一次抽拉都把龟头拉到阴道口,小屄里面的嫩肉被大龟头带的翻出来,然後狠狠的尽根刺入,小阴唇被大肉棒摩擦着顶入,就这样一鸡巴一鸡巴干着,从开始的暴风骤雨变成了不急不缓,大开大合。

珂儿哪里受得了这个,只觉得一个火热的肉棒在自己的体内来回冲杀,可是又不由自主的端起屁股,想要结合的更紧,嘴里更是泣不成声「我不要……我不要……我快死了……我要死了……操我,操……」

辰枫看着珂儿已经被操的失神了,慢慢的放慢了节奏,肉棒抽出,只留龟头在珂儿体内浅浅的抽送,珂儿在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了体内的空虚,可是小屄洞口又麻痒难忍,神智渐渐的清醒,看着这个坏蛋在捉弄自己。

「师兄……老公……我要……」

辰枫俯下身子,胸膛压着珂儿的嫩乳,凑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舔着,「你到底要谁?要老公还是要师兄?」

「我都要……哦……你用力呀……」珂儿几乎在哀求了,眉头皱着吐气如兰。

「都要就都没有,叫哥哥操你~ !」

「哥……操我……我要你用力……我受不了了……」

辰枫听着珂儿骚浪的呻吟,无异於冲杀战场的将军听闻军鼓,把珂儿死死的压在身下,饱满的乳房集成一张饼,揉搓挤压着挺动着肉棒尽力驰骋。

珂儿感觉到自己的全身都被包围着,小屄里面重新找到了充实的感觉,死死的抱住辰枫的背,用力的挺动着屁股,让那根欲仙欲死的肉棒进入更深,插到身体的最里面,永远不要拔出来。

其实这个姿势对男人来说并不省力,因为没有着力点只能靠腰腹的力量耸动,可是给女人带来的压迫感蹂躏感却是无与伦比的,辰枫努力的配合着珂儿,一边抽动一边把珂儿的胳膊压在头顶,粗壮的身体压在娇嫩的胴体上,带来绝妙的征服感,何况身下的可人儿还在浪叫着。

「操死我……哥,操我的小骚逼……用力……操死我……」

辰枫放开珂儿的胳膊,双手撑着床,弓起腿,珂儿几乎是挂在辰枫身上,双腿盘在辰枫的大腿上,胳膊紧紧的抱住辰枫的背,两人就这样交缠蠕动,直到高潮。

射完精的辰枫并没有抽离珂儿的身体,任由肉棒在珂儿的小逼里面慢慢的变软,感受着高潮的肉壁蠕动着吸吮龟头,终於被挤出门外。珂儿还在昏昏沉沉,小嘴微微的张开呵气,不时的哼哼两声,感觉到辰枫离开自己的身体,一股慵懒的感觉随之而来,那是高潮後的余悦,眼皮沉沉不想动,然後一个软软的黏黏的东西放在了唇边,一股浓烈的味道钻入鼻孔,这个坏蛋!然後幽怨的看着辰枫促狭的笑容,伸出粉嫩的舌头细细的清理着上面混合着自己淫水的肉棒。

简单的清洗之後两人相拥着沉沉睡去,听不见了外面的狂风怒吼电闪雷鸣,只在这个温柔的港湾里安静入眠。

辰枫抱着珂儿,醒来却睡不着了,就那麽静静的拥着,鼻子细细的闻着珂儿脑後的馨香,不知道在想着什麽。珂儿终於醒了,昨晚疯狂的交媾消耗了她大量的体力,空虚已久的土地有了丰足的滋润,虽然慵懒,然而面色红润,越发的诱人。抓着辰枫放在胸前的手按在乳房上,轻轻的转身面对着辰枫,然後皱起眉头嘤咛的一声,钻进辰枫的怀里。

「怎麽了?」辰枫感觉声音有异,轻轻的揉捏着珂儿的乳头问她。

「还不是你,昨天那麽用力……」

「用力什麽呀,我怎麽不知道?」一时捉弄的心思又起来了,指尖轻轻的揉着珂儿的奶头坏坏的笑着。

珂儿从怀里扬起头,嗔怒的看着辰枫,那欲语还休的表情让辰枫一时有点痴了,爱恋的看着她。珂儿红嫩的唇凑到辰枫的耳边,吐出的气息钻入耳孔:「坏哥哥,妹妹的小骚屄被你操的好疼……」说完就钻入辰枫的怀里,埋着头再也不出来。

辰枫无语了,没想到会是这麽一句话,想来珂儿之前的男友根本没有好好的利用嘛,白白的便宜了自己。手伸到珂儿的腿间,轻轻的揉捏着她的小阴唇,果然有些肿了,挤的紧紧的,上面基本没有褶皱,看来是充血了。

辰枫轻轻的按摩着,珂儿又开始不安的扭动身体,然後顺着辰枫的身体滑下去,含住已经勃起的肉棒,舌尖顶住龟头开始含弄。

等珂儿钻出来的时候,满头的汗,紧紧的闭着嘴巴,嘴角还有一丝乳白色的液体,气鼓鼓的看着辰枫,手指死命的掐着辰枫的胳膊。辰枫想笑又不敢笑,看着珂儿扬起的巴掌,飞快的跳下床,「我去给你做早餐……鸡蛋在哪里?……哦,我自己找吧,……啊……哈哈哈哈啊哈……」

终於还是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