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Twood Twood小说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零落成泥碾作尘 零落成泥碾作尘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有时候就像是两条平行线,延伸到再远也找不到任何交点,就连相互的靠近也不可能,有时候是两条交叉线,交点过後,向各自的方向延伸,越来越远。但是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纠葛,就像是一团乱线,互相纠结不清。  辰枫站在窗前,任凉风吹动着敞开的衬衫,冰凉在胸脯上,淡淡的看着远方阑珊的灯火,听着外面的车水马龙,欢歌笑舞,彷佛站在一锅开水中上下起伏,浑身煎熬,但是又好像离这一切很远,不属於这个事件,不知道在这里做什麽,想要什麽,追求什麽。

    Twood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零落成泥碾作尘》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零落成泥碾作尘》,是作者Twood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有时候就像是两条平行线,延伸到再远也找不到任何交点,就连相互的靠近也不可能,有时候是两条交叉线,交点过後,向各自的方向延伸,越来越远。但是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纠葛,就像是一团乱线,互相纠结不清。  辰枫站在窗前,任凉风吹动着敞开的衬衫,冰凉在胸脯上,淡淡的看着远方阑珊的灯火,听着外面的车水马龙,欢歌笑舞,彷佛站在一锅开水中上下起伏,浑身煎熬,但是又好像离这一切很远,不属於这个事件,不知道在这里做什麽,想要什麽,追求什麽。

《零落成泥碾作尘》 (四) 免费试读

时光如梭,岁月如歌。只是不知道那一首歌的曲调,是宛转悠扬,慷慨激昂,还是萦损柔肠。

白天骄阳似火,晚上燥热难眠,是因为南方城市的天气,还是心中的烦闷,或许都不是,或许都是。

辰枫一个人坐在楼顶,看着那抹金色的弯月,半眯着双眼。手中的一听啤酒还剩下大半,任由着微凉的风吹拂着发麻的额头。

其实他并不喜欢喝酒,或者是因为胃不好吧,哪怕只喝一口,那种火辣辣的痛能持续几个小时。但是他却在不由自主的回忆着青葱岁月,那种茫然无知的自信,愚蠢的故做聪明,青涩的自觉成熟,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一幕始终难以忘怀的场景。

一个中原乡村的少年,不经世事,贪玩而无节制,挥霍着自己的青春,复读两年,考上了一所北方的专科院校。临走的前夕,父亲那始终皱着的脸庞,在候车厅潮湿的双眼,跟随着出站列车快速奔跑的步伐,年迈的身影大口的喘着粗气,用力的挥舞着布满老茧双手,最终被抛落,渐行渐远。

不知不觉中,辰枫的嘴角挂起一抹苦涩的笑,泪水是咸的,就像海水,哪怕只是几滴,却仿若将自己沈溺其中,无论怎麽挣紮都看不到岸,然後慢慢的坠落,越来越沈重,直至无法呼吸。

「Mothers weep, children sleep, So much violence ends in silence, It's a shame there's no one to blame, For all the pain that life brings……」

手机的铃声突兀的响起,将他瞬间拉回现实,

「大叔,你现在忙吗?」「不忙,怎麽了?」

「大叔,你感冒了吗?怎麽感觉声音怪怪的。」「没有,我过敏性鼻炎你知道的,经常这样。」

「大叔,你怎麽了?心情不好吗?」「……」

「大叔,你怎麽不说话,发生什麽事情了吗?」「瞎想什麽呢,哪有什麽事,你怎麽想起我了?」

珂儿已经大二了,迅速的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忙着学业的同时一点也不安分,几乎参加了所有听说过没听说过的社团,然後在一到两次活动之後迅速退出,不知道是为了什麽。然後安分下来没几天,就又利用周末做起了勤工俭学,看上去家境也算可以,至於这麽拼命吗?

「大叔,我想看电影,你陪我去吧。」「太晚了吧,明天还上班呢。」

「不是今天啦,明天!」「哦,好吧。」

「你都不问问我看什麽电影呀?」「看什麽呀?」

「哼……你的名字!」「辰枫。买电影票也实名制吗?你不是知道我名字吗,要身份证号吗?」

「你……你……大叔你个猪头!」「什麽呀,你问我的,我不是告诉你了嘛。」

「电影的名字!!!叫《你的名字》!!!」「哦哦,了解了。我知道了,等下我先定票吧,下班之後去接你,一起吃晚饭。」

「我要吃披萨!」「好。」

是新海诚的新作呀,看着百科中的介绍,辰枫的脑海里却闪回着《秒速五厘米》的画面。

「在这几年里,我光顾着低头前行,只想着得到那无法得到的东西,但是又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麽。而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想法逐渐地变成一种压迫,让我只能靠不停工作来解脱。等我惊觉之时,逐渐僵硬的心只能感觉到痛苦。然後在一天早上,我发现曾经那刻骨铭心的感情——已然完全失却。」

注:《秒速五厘米》台词

都快十年了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夕阳的余晖将鹏大门口的树林拉出斑驳的影子,珂儿站在光影交错的公交站牌下,居然紮着调皮的马尾,穿着……水手服?不是,应该是JK制服吧。微风吹过,金色的斑影抚摸着珂儿雪白的上衣,小姑娘低着头,不停的踮着脚尖。辰枫走近了才发现,她是在躲避着那些搬运物资的……蚂蚁!

「你离远一点不就踩不到了嘛。」「嘿嘿,我想试试他们会不会爬到我脚上。」

「你傻不傻!」「大叔,好看吗?」

珂儿张开双臂两肩平伸,在辰枫面前跳跃着转了一圈,马尾也跳跃着在珂儿的肩背上滑动,辰枫痴痴的看着眼前的美少女,多日以来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嘴角荡漾着开心的笑容。

「我为了今天的首映专门买的……」珂儿皱着鼻子看着辰枫。

「不好看,不能说好看,要说惊艳才对。」「你……臭大叔坏死了~ !」

「6寸的披萨,我已经订好位子了。」「快点快点,我快饿死了,大叔你最好了!」

珂儿不由分说就拉着辰枫往外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能不能别哭了,一包纸巾都不够了,便利店都关门了。」

「大叔,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会不会有一个人无论如何也要找到我?」

辰枫的心中泛起无限的酸涩,这也是他想知道的答案,如果真的消失了还好,可是那些在生命中留下诸多痕迹的人,明明知道在哪里,却又仿若存在於另一个次元,这种感觉,比真正的消失更让人心碎。

辰枫走上前去,张开双臂,把珂儿紧紧的拥在怀里,虽然之前两个人也有过点到即止的拥抱或碰触,然而,这是第一次把珂儿包围在自己的怀里。

双手贴着珂儿柔软的背,紧紧的往自己的怀里压,下巴贴着珂儿的额头,嘴唇贴着珂儿的秀发,「珂儿,你不会消失的,无论你在哪里,大叔都会找到你。」

珂儿敏感的少女心还来不及完全宣泄,就被一个温热的胸膛包围,突然而来的举动让她慌乱的本能的撑着手掌推着辰枫的胸膛,但是随着温热的气息在头顶弥漫,随着那一句不甚清晰的呢喃,紧绷的身躯变得柔软,贴着辰枫胸膛的双手从向外推的姿势变成了向两侧滑动,从辰枫的腋下穿过,紧紧的抱住。微微的低下头,把脑袋藏在辰枫的颈窝里,脸颊贴着辰枫的肩膀,湿滑的泪水慢慢的停歇,抽泣声缓缓的停止,时间也仿佛停止。

清凉的风吹拂着珂儿短裙,微微翘起的裙摆在风中飘荡,映射出完美的躯体轮廓。或许在珂儿的感觉中,辰枫就像一课大树,而自己就是绕在上面的藤蔓,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气息逐渐的炽热,本来已经平静的思绪开始杂乱,心跳不可抑制的开始加速,似乎觉得这样不妥,却又不愿离开,矛盾又贪婪的追逐着陌生而又期待已久的感觉。

「珂儿……」

「恩……」

辰枫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在微微的颤抖,似乎无法承受的压力决开了一道缝隙,珂儿也没感觉出什麽异样,因为她的思维已经开始短路,总觉得不对却又不知道该怎麽做。

辰枫在心中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双手从珂儿的背上滑到上面,捧着珂儿的头,将珂儿的脖子微微的拉开,然後侧过脸低下头,厚实的唇贴上了娇嫩的唇。

在双唇相接的瞬间,珂儿猛地睁大了眼睛,紧抱着辰枫的双手慌乱的松开,抓住衬衫的的两侧向外胡乱的推着,

「大叔……你……唔……」

然而她看到的是一双忧伤的双眸,眼角在微微的颤动,一颗看不清晶莹还是浑浊的泪水缓缓的在似乎有些沧桑的脸庞滑落,拉出一条微微发亮的轨迹,稍显杂乱的发梢贴着额头,眉毛的上方有两条浅浅却很清晰的皱纹,她感觉到辰枫身躯在颤抖,嘴唇贴着自己,却是不停的蠕动,浅浅的胡茬刺痛着自己娇嫩的脸颊,捧着後脑的双手五指深入发际,虽然很安静,但是她的耳边似乎响起撕心裂肺的痛哭。

珂儿慢慢的松开手指,手掌贴在辰枫的身侧,开始缓缓的移动,似乎在安慰着这具千疮百孔的躯体,或者是支离破碎的心。

她不懂,为什麽每次看见这个看似平和的面容,都会从他的眼中看见无边的忧伤,明明是开心的笑容,听在耳边却像是无声的哭泣,直到此刻,她依然不知道为什麽,可是她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辰枫心中的伤痛,一个离开校园多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男人,一个技术高超的运维工程师,此时此刻,在她的怀中,贴着她的唇,在无声的哭泣。

珂儿闭上了眼睛,将自己沈浸在黑暗中,柔软的手掌在辰枫宽厚的背上轻轻的抚摸,任由辰枫贴着自己的唇,仿佛将自己炽热的身躯投入一泓冰冷的水潭,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一潭冰冷的水。

她感觉到自己的脸上也湿润了,不是自己的,是辰枫的泪水不停的滑落,弥漫在两个人的唇间,珂儿微微的伸出舌尖,将咸涩的液体舔进自己的嘴里,似乎每吃掉一点,就会让辰枫的忧伤减少一分。

温暖的舌头在紧贴的双唇间来回的搬运着不属於自己的忧伤。

辰枫感觉越来越冷,随着无声的宣泄,似乎体温也随之离开,脑袋有点昏昏然的的感觉,他莫名的想到了那些猝死的同仁,难道说自己也要……就在这时,他感受到了温暖。似乎是灵魂在一瞬间被一个天使拉回了身躯,他感受到了怀中温暖柔软的身躯,感受到了唇间光滑柔软的舌尖,他的感官在这一瞬间开始缓慢的恢复。

「珂儿,我好冷……」

辰枫张开双唇,含住珂儿的舌尖,用力的吸吮着不让她离开。珂儿踮起脚尖,紧紧的贴着辰枫的唇,舌头尽可能的伸过去,让他紧紧的含住。

「珂儿,你好温暖。」

我很温暖吗?大叔,那就用我的体温温暖你吧。

珂儿紧紧的贴着辰枫,任由香嫩的小舌被辰枫紧紧的吸吮,似乎这样可以让自己的温度快速的传递过去。

他很冷。

我很温暖。

我要温暖他。

他还在颤抖。

他还是很冷。

温度传递的太慢。

我要让他更温暖。

珂儿的双手离开辰枫的背,放在辰枫的胸膛上。珂儿的手停留在那里,似乎有点犹豫,似乎有些颤抖,在短暂的停留之後,开始一颗一颗的解开辰枫的扣子,把衬衫向两边拉开。

珂儿挺起胸,紧紧的贴着面前赤裸的胸膛。

很宽厚,很有安全感,可是很凉。而自己的身躯越来越热。

还不够。

珂儿一颗一颗的解开自己的扣子,将雪纺面料的JK制服两边拉开,双手伸到身後,解开胸罩的扣子,动作轻柔的低下一边肩膀,拉下肩带,胳膊抽离,然後是另一边。洁白的胸罩顺着胳膊从手腕滑落,掉在脚下。珂儿挺起炽热圆润的双乳,紧紧的贴在辰枫的胸脯上,双手紧紧的环抱着辰枫,把自己炽热的身躯重新投入那一泓冰冷的潭水。

辰枫机械的吸吮着珂儿的香舌,感觉一点一滴的变的清晰,怀抱中越来越热,少女弹嫩光滑的胸紧紧的贴着自己,柔软湿润的舌头被自己大口的吸着,破碎的心似乎在一点一点的缝合,冰冷的身躯开始回温。

辰枫松开珂儿的嘴唇,放开双手,身躯向下滑落,跪坐在珂儿面前。珂儿面对着辰枫,跨坐在他腿上,双手抱着辰枫的脸侧,把他藏在自己的怀里。拉着上衣的两侧,努力的包裹着这个冰冷的人。

辰枫回过神来的时候,感觉脸上痒痒的,是珂儿垂落的发梢在微微的晃动。唇边是一颗娇嫩的鲜艳的乳头,俏立在洁白温润的乳房上,鼻子里呼吸到的是少女身上淡淡的清香。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在珂儿面前崩溃了,也清楚的知道珂儿做了什麽。他感觉到自己被温暖的海水包围着,浑身暖洋洋的,就这样沈浸其中,不愿意离开。他不知道,这个港湾能够让自己停靠多久。然而,船始终都要出海。

辰枫微微的张开嘴唇,亲吻了一口唇边的乳头,然後直起身子。

「珂儿,我不冷了。」

一颗一颗的系上珂儿的扣子,把珂儿紧紧的拥抱在怀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