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醉卧儿媳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红龟(guiliren)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醉卧儿媳膝 醉卧儿媳膝

    欧阳雄其实不是很老,今年才刚五十岁,他平时比较注意保养,经常运动,所以并不是很显老,甚至还有些精壮。  他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出国深造去了,大儿子凭借其敏锐的经商头脑,在经济发达的S市混得风生水起;去年,大儿子欧阳光明也结婚了。由於老婆出国旅游顺便去看看小儿子,欧阳雄没有去,大儿子也要出国去开扩国外市场,看父亲一个人在家挺孤单的,而他出差没个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的,就让父亲过来S市和老婆一起住,互相也有个照应。

    红龟(guiliren)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醉卧儿媳膝》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醉卧儿媳膝》,是作者红龟(guiliren)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欧阳雄其实不是很老,今年才刚五十岁,他平时比较注意保养,经常运动,所以并不是很显老,甚至还有些精壮。  他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出国深造去了,大儿子凭借其敏锐的经商头脑,在经济发达的S市混得风生水起;去年,大儿子欧阳光明也结婚了。由於老婆出国旅游顺便去看看小儿子,欧阳雄没有去,大儿子也要出国去开扩国外市场,看父亲一个人在家挺孤单的,而他出差没个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的,就让父亲过来S市和老婆一起住,互相也有个照应。

《醉卧儿媳膝》 (1) 免费试读

六月的天气,骄阳似火,把大地晒得滚烫烫的,知了在树上此起彼伏的尖叫着。一辆的士停在别墅群大门前,一个半百的老头付了车费下了车,右手拉着旅行箱,往大门走去。

一位保安出来挡住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说:「你好,请问你要找谁?」

「你好,我叫欧阳雄,我来找我儿子的,他叫欧阳光明。麻烦你通知下。」

「哦,请你稍等。」保安进去保安室里打了一个电话,一会儿就出来了,对着老头说:「请等一下,马上有人来带你进去。你来候客厅坐一下吧!」

「哦,好的,谢谢你。」

步入候客厅,里面开着空调,凉风习习,把酷热的空气一扫而空。保安泡来了一杯茶给老头,老头微笑的接过来,连声称谢。小饮了一口茶,就四处打量周围的环境,这个候客厅周围都是玻璃墙,能看到外面的花草树木,鸟语花香,和城市道路上熙熙攘攘的喧闹,显得格??外安静,连空气都有一股清新的味道。

欧阳雄看着这一切,自己的儿子能在这个城市拼搏,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够拥有一栋别墅,心里还是挺骄傲的。

欧阳雄其实不是很老,今年才刚五十岁,他平时比较注意保养,经常运动,所以并不是很显老,甚至还有些精壮。

他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出国深造去了,大儿子凭借其敏锐的经商头脑,在经济发达的S市混得风生水起;去年,大儿子欧阳光明也结婚了。由於老婆出国旅游顺便去看看小儿子,欧阳雄没有去,大儿子也要出国去开扩国外市场,看父亲一个人在家挺孤单的,而他出差没个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的,就让父亲过来S市和老婆一起住,互相也有个照应。

一个让人惊艳的少妇,举着一把小巧的遮阳伞款款走来,一头乌黑垂直的秀发披在肩上,只有些许浏海垂在额前,却挡不了那美艳绝伦的脸庞,一双充满灵气的大眼、秀挺的鼻子、不点而朱的红唇,配上粉嫩洁白的皮肤,让人觉得仿佛画中走出来的仙女。

身材更是火爆之极,天气炎热,所以穿着也比较清凉,一件白色紧身吊带V型小衬衫,把饱满丰挺的乳房束得更加高挺,露出一片雪白而又深深的乳沟;下身则是穿着一条小小的热裤,只是紧紧地包住浑圆挺翘的屁股,而修长雪白的大腿则一览无遗,让人忍不住想抚摸一把,一亲芳泽。

而少妇的走姿更是让人看了赏心悦目,一米七的身高,踩着高跟鞋,前脚跟着後脚成一直线的走来,这就是所谓的猫步吧!高挑的身材、微微翘着的屁股、随着走路而颤巍巍的丰胸,把保安室里的保安们看得直流口水,甚至有的已经开始了生理反应,可见这个少妇的杀伤力有多大。有的都在想,如果能让我拥有这个女人,就算我少活十年,不,二十年,我都愿意啊!

「啊,爸,你来了啊!」美少妇高兴的进了候客厅。这个美少妇不是别人,正是欧阳雄的大儿媳,叫陈娇雪。

「是啊!」欧阳雄微笑的站起来,上下打量了儿媳一下,又看了看那些偷偷摸摸的贼眼睛,皱了皱眉,说:「小雪,走吧!」

陈娇雪对公公说:「爸,那个旅行箱给我来拿吧!」

欧阳雄摆摆手,打趣的说:「不用了,你前面带路吧!快走吧,再不走那些人的眼睛都要掉下来了。」说着朝保安室那边呶了呶嘴。

陈娇雪脸红了一下,对着保安室瞪了一眼,说:「爸,我们走吧!哼,男人都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欧阳雄呵呵一笑说:「谁叫我家小雪那麽漂亮呢!」

陈娇雪脸更红了,她窘迫的说:「爸,连你也取笑我啊!人家哪有呢!」说完,赶紧步出候客厅,往家里走去。

欧阳雄一路跟在儿媳後面,不时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里的别墅群每栋相隔都比较远,四周都是树木,感觉就是建造在一片树林之中。欧阳雄跟在儿媳後面,眼光慢慢地从观察周围的环境,到有些火辣辣的注视着前面的性感尤物。跟美艳性感的儿媳比起来,儿媳的身材比周围的绿色环境更加迷人,那雪花花的修长大腿,没有丝毫的赘肉,那走路一扭一扭的圆臀,散发着诱人的魅力……

欧阳雄从慢慢的欣赏,到忍不住的偷偷吞口水,心里总像有些蚂蚁在爬,痒痒的,还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虽然欧阳雄快进入老年人的时代,但因为经常锻炼身体,注意营养,时不时的去医院检查身体,所以还是保持旺盛的精力,只是老婆年老色衰,已绝经了,也就和欧阳雄停止了性生活,对欧阳雄精力还很旺盛的他来说,是一种折磨,所以也只好去学打太极拳,修身养性起来,慢慢地也把情欲压了下去。但是今天,看到儿媳这青春漾意的穿着,又把他已经藏在心中的欲望慢慢地勾了起来。

欧阳雄随着儿媳走进了别墅大门,经过一个小花园,沿着鹅卵石铺成的小路才来到一个两层楼的欧式洋房前。这栋别墅,除了大门,周围都被高墙围起来,除了花园之外,还有个游泳池,池水清澈见底,池边还竖着两把大大的遮阳伞,伞下有两张白色的躺椅。

而在楼门前靠右边的绿草地上,还有一个门字形的晾衣架,除了那几件男性服饰外,还有一件连衣裙,还有两件女性的贴身衣物,一件是粉色的蕾丝文胸,看那尺寸,38B是少不了的,另一件就是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粉色丁字裤,远远看去,就像两根绳子在随风飘扬。

早晨,当第一缕阳光洒在草坪上,欧阳雄已经在草坪上面打起了太极拳,这个习惯他已经坚持了好几年。当陈骄雪洗漱完出来时,欧阳雄也已经快打完了。

陈娇雪惊讶的问道:「爸,你这麽早就起来了啊?」

欧阳雄呵呵一笑说:「一天之计在於晨啊!」

陈娇雪看着公公一招一式的打着太极,有些意动的说:「爸,你打的太极拳好好看,可不可以教我啊?」

欧阳雄有些意外看着儿媳说:「可以啊!不过,你们女孩子不是喜欢学那个瑜珈的吗?」

陈娇雪狡黠的眨了眨眼睛,说:「瑜珈我也在练啊,不过多学点太极拳也不错啊!」

欧阳雄笑眯眯的说:「你要学,那我就免为其难的收你做徒弟吧!是不是现在开始学呢?」

陈娇雪想了一下,说:「还是明天吧,我早上都是跑跑步的。爸,要不要和我一起晨跑啊?」

欧阳雄手式一收,看着娇俏的儿媳,笑着说:「好啊,咱们一起跑步吧!」

说完,一老一少就围着楼前的小路慢跑起来。

早上儿媳穿着白色运动T恤,下面是白色运动短裤,长发紮成一条马尾,随着跑步而左右晃荡。欧阳雄有意落後儿媳几步,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儿媳那挺翘的臀部,那完美的弧度、完美的比例,配合那修长的玉腿,尤其是那紧绷绷的屁股,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内裤边的痕迹,让欧阳雄看得心火热一片。

而儿媳跑在前面,欧阳雄还能呼吸着儿媳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香味,让他心旷神怡。早餐很简单,就是一杯牛奶和三明治。和儿媳一起吃完早餐,儿媳就收拾着去洗碗了。

而欧阳雄就去卫生间洗澡去了,这也是他的习惯,他不喜欢身上有汗味。走进卫生间,欧阳雄冲了个澡,畅意的一边洗一边哼着小曲,眼光扫过角落边的洗衣机,突然,心中一动。

他关掉水洒,内心有些紧张的走了过去,打开洗衣机的盖子,手伸了进去,嗯,一件上衣出来了,再拿,一条热裤出来了。没错,正是昨天儿媳妇的那身穿着,欧阳雄内心窃喜,期待的衣物就要到手,让他忍不住激动了一把,老枪昂首挺胸翘得老高,那鸡蛋般光滑而又乌黑闪亮的龟头,盘根错节的怒放的青筋,显示着它的雄伟。

嗯,怎麽没有?再探,还是没有。欧阳雄往下一看,心都凉了,里面空空如也,那两件期待最高的物件,竟然不在里面,让欧阳雄的心不禁失落了下去,胯下的凶器感受到主人的情绪,也垂头丧气了起来。欧阳雄拿着那衬衫,把脸埋在里面,深深的吸取里面的芬芳,这才恋恋不舍的把衣服都丢进洗衣机里。

陈娇雪在厨房里忙碌着,其实以前这些家务事都有保姆在做,陈娇雪嫁给欧阳光明後,就在家做起了贤妻良母,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所以就把保姆给辞退了,只是偶尔有些忙不出来或者没时间打理,才会雇钟点工来帮忙。

陈娇雪今年二十四岁,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长大後也是国色天香,家世也很好,老爸开了一家车行,陈娇雪偶尔也帮老爸当了几次车模,被当时来买车的欧阳光明看中,随即展开追求攻击,终於击败所有追求者,抱得美人归。

在厨房忙完後,娇雪来到了客厅,看到公公已经洗完澡出来了,在沙发上坐着,就倒了一杯茶端到公公面前,说:「爸,你洗好啦?来喝口茶吧!」

欧阳雄接过杯子,微笑的说:「谢谢啊,你忙好了吗?忙好了就坐下看看电视吧!」

陈雪娇嫣然一笑:「爸,我还要洗地呢,等下吧!」说着又去卫生间拿了桶和抹布,打了水在客厅里认真的擦起地来。

欧阳雄看着这麽贤慧的儿媳,不禁感叹儿子的好福气,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欧阳雄的眼光不时地扫过跪在地上洗地的儿媳的娇躯,陈娇雪还是早上那个穿着,由於是跪着,所以看上去身材显得更加修长,而因为趴着,胸口自然袒了下来,里面那湖绿色的文胸紧紧地裹住那雪白的乳房,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

当儿媳在面朝他时,欧阳雄已经施施然的假装看电视了,只有在儿媳不注意的时候才发出狼样的眼光,对性感的儿媳进行全身扫瞄。那丰满的乳峰,让欧阳雄不禁暗中比了比手掌,感觉应该是不能一手掌握;而那翘着的美臀和那玉般的美腿,让欧阳雄不禁幻想着,能趴在这个性感儿媳背後驰骋,是多麽爽快的一件事啊!

陈娇雪终於洗完了地,脸上已经有些微小的汗珠。她站了起来,抹了一下汗水,欧阳雄关心的:「小雪,很累吧?来喝点水吧!」

陈娇雪说:「爸,不了,我不渴,不过我要去洗个澡了,全身都臭死啦!」

陈娇雪嗅嗅身上的汗水味。

欧阳雄呵呵一笑说:「不会啊,小雪就算流汗,那也是香汗啊,哪会臭的?哈哈!」

陈娇雪跺跺脚,撒娇道:「爸,你也取笑人家,不理你了,我洗澡去啦!」

说完跑进卧室找衣服进卫??生间冲凉去了。

反锁上卫生间的门,陈娇雪才松了口气,公公那火辣辣的眼神,娇雪心里清楚自己的魅力。她知道,那种眼神叫做欲望,自己在洗地时公公那偷看的眼光,娇雪都知道得很清楚,只是她并不是很介意,因为他毕竟是她的公公,老公的父亲。

这种伦理关系,是谁都不能触动的底线,虽然偶尔有些春光外泄,但也无伤大雅,陈娇雪不仅不气,甚至还沾沾自喜,觉得自己魅力无限,不仅老公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就连公公也被自己给迷住了。

就是因为陈娇雪觉得不可能的伦理思想,为她以後那见不得人的事埋下了隐患。因为她还不知道,她的美艳是多麽的像毒药,男人发起情,尤其是老男人,什麽伦理道德都被抛诸脑後,眼里除了欲望还是欲望。

陈娇雪缓缓地脱掉衣服,一具堪称女神的肉体慢慢地展现在空气之中,雪白粉红的肌肤下,水嫩而富有弹性,挺拔雪白的豪乳上,各点缀着一颗粉红色的小枣,是那麽的鲜艳欲滴。没有丝毫赘肉的小蛮腰下,一个均匀分成两瓣的臀部,是那麽的挺翘而有肉感,那麽完美的弧度,让很多自认为美臀的美女们自惭,那是上帝的杰作。而那神秘的三角地带,没有那乌黑浓密的阴毛,有的,只是寸草不生的三角洲。

不错,陈娇雪拥有的,正是名器「白虎」,听说白虎的女人性欲都很强烈。

那光滑的雪白的三角洲下,是一个粉红色的小穴,虽然结婚一年多,一星期也至少有五次性生活,但阴户还是如同结婚前的粉嫩紧窄,这或者就是名器的不同之处吧!而屁股下面,则是一双雪白的大腿,没有一点瑕疵,笔直而修长,最下面是一双小巧玲珑的小脚,如玉般的脚趾头微微的曲着。

这是一具令魔鬼也疯狂的娇躯,陈娇雪依然记得结婚那天老公的疯狂,他足足在床上把陈娇雪折腾了一天一夜,足足在她体内注射了七、八次精液,结果虚脱得躺了好几天,吃了一个月的大补之物才补回来。

陈娇雪打开水洒,让水淋在身上,把汗水和疲劳一举冲掉,水从雪白的胸膛流下,经过乳峰,有的从屁股直流而下,但更多的是从三角洲流了下去。陈娇雪慢慢洗着,当她洗到私密处,当手指轻轻的划过阴唇时,浑身一颤,一丝快感涌了进来。

眼神朦胧了起来,手指慢慢地在其周围划来划去,然後,一根手指沿着最上面慢慢地滑了进去,一下,两下……陈娇雪的呼吸越来越粗,不时地呻吟几下,左手用力地在自己的巨乳上揉来揉去,而右手的手指也从一根变成了两根,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那白色的黏液也越流越多。

而陈娇雪的心飞向了新婚之夜上,跟老公那你来我往的肉搏……突然,老公的脸庞渐渐模糊起来,而公公的脸却清晰起来,慢慢地融合在一起。陈娇雪浑身一激灵,那禁忌的从来没有过的快感,冲破了束缚,如海如潮的快感一波快过一波的袭来,下体一股液体再也忍不住的喷射而出。

而她双眼翻白,腿绷得紧紧的,两只小脚紧紧地弓起,导致重心不稳,地上又滑,结果摔了下去,颈部磕到洗脸台的边缘,脑袋一黑,昏了过去。而倒下去的时候,又把台前的东西也扫了下去,卫生间不禁响起了嘈杂的响声。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