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醉卧儿媳膝》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醉卧儿媳膝》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醉卧儿媳膝 醉卧儿媳膝

    欧阳雄其实不是很老,今年才刚五十岁,他平时比较注意保养,经常运动,所以并不是很显老,甚至还有些精壮。  他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出国深造去了,大儿子凭借其敏锐的经商头脑,在经济发达的S市混得风生水起;去年,大儿子欧阳光明也结婚了。由於老婆出国旅游顺便去看看小儿子,欧阳雄没有去,大儿子也要出国去开扩国外市场,看父亲一个人在家挺孤单的,而他出差没个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的,就让父亲过来S市和老婆一起住,互相也有个照应。

    红龟(guiliren)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醉卧儿媳膝》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醉卧儿媳膝》,是作者红龟(guiliren)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欧阳雄其实不是很老,今年才刚五十岁,他平时比较注意保养,经常运动,所以并不是很显老,甚至还有些精壮。  他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出国深造去了,大儿子凭借其敏锐的经商头脑,在经济发达的S市混得风生水起;去年,大儿子欧阳光明也结婚了。由於老婆出国旅游顺便去看看小儿子,欧阳雄没有去,大儿子也要出国去开扩国外市场,看父亲一个人在家挺孤单的,而他出差没个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的,就让父亲过来S市和老婆一起住,互相也有个照应。

《醉卧儿媳膝》 (5) 免费试读

欧阳雄接了个电话,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粗话,「他妈的。」也难怪他这麽气极败坏的,他的猎媳计划才刚开始启动,就听到老婆打电话说明天要回来了,这样一来,他的算盘全部打空了,怎麽不让他着急呢,毕竟,有老伴在身边那办什麽事都不方便了,尤其还是见不得人的乱伦。对儿媳那性感迷人的身体垂涎三尺的他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

至於老伴说的小儿子和他女朋友一起回来的事,他也只是淡淡的哦了一下,也不怎麽在意了。毕竟,大儿媳已经是个绝世大美女了,难道还有人能够和她媲美麽?在欧阳雄心中,大儿媳已经是世界上最美丽最性感的女人了,所以,他对小儿子的女朋友也淡然处之了。

欧阳雄坐在浴室的板凳上,全身只围着一条毛巾裹住下身,其它的就裸露在空气中,那微黑健壮的肌肉,把男人的魅力展现无遗,岁月的痕迹,在欧阳雄身上微乎不见,不得不赞叹他的养身之道的高明。欧阳雄托着腮,心事重重的想着。

老婆和小儿子快来了,而儿媳这块天鹅肉还没吃到呢,真他妈的扫兴,以後要怎麽行动呢?欧阳雄绞尽脑汁思考着,连陈娇雪进来都没察觉。

这几天都是陈娇雪服侍公公洗澡的,当然,这也是欧阳雄主动争取的。目的无非是想让儿媳的小手在自己的身上揉捏,先利用自己健壮的身材来诱惑一下儿媳,为以後的猎媳计划埋下个种子。不得不说欧阳雄这计策还是有些作用的,这几天陈娇雪总接触到公公那坚实的肌肉,那雄壮的胸肌,棱角分明的背部肌肉,都让陈娇雪有些脸红心跳,甚至,那天晚上的疯狂还进入她的睡梦中,只是梦中的公公,清晰可见那粗长的凶器,地点也从床底变成了床上。早上起来,内裤那私处的地方都湿乎乎的了。

陈娇雪打开水洒,调了下温度,才对着欧阳雄说,「爸,可以洗澡了,你准备好了吗?」欧阳雄这时才回过神来,微笑着说,「早准备好了,就等你啦。」

话虽说着,但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儿媳那玲珑有致的曼妙身材,下面的肉棒慢慢的起了反应翘了起来。

陈娇雪因为要给公公擦澡,所以穿着也比较简单,洗澡难免溅到水的,所以不能穿得太多,就一件低胸吊带白色小衣,下面则是穿着一条松紧带的蓝色小短裤,两条白嫩修长的大腿晃得欧阳雄眼花花的。那如白玉又如霜雪的小脚丫下,踩着一双红色小拖鞋。那披肩的秀发也被她盘在头上,露出雪白如天鹅般的玉颈,那平时经常被秀发盖着的小巧的耳朵也显露出来,圆润的耳垂下,挂着一双亮晶晶的钻石耳环,配上那绝美的容貌,显得特别的美艳与高贵。

陈娇雪先把公公那理着平头的头发上用水弄湿,再抹上洗发水,轻轻揉搓起来,欧阳雄眯着眼睛,状似一脸享受的样子,但眼珠子却死死盯着那近在眼前的起伏的高耸乳峰,儿媳那迷人的体香,不时的刺激着他那渐渐发酵的荷尔蒙。

「哎呀。」陈娇雪惊呼一声,原来是不小心上衣溅到水了。那水渍从一小团慢慢的向周围扩散开来,紧贴在身上,把那丰满的乳峰的弧形显露无遗,那突起的乳头,就像那白衣上的一朵花,格外引人注目,原来儿媳没穿文胸啊。欧阳雄震精了,呼吸都沈重起来,他贪婪的盯着那乳香峰峦,双手盖住胯下的肉棒,用拇指轻轻的的揉按着怒张的肉棒,意淫着。

「爸,你转过身去,我给你擦擦背。」

「噢,好的。」欧阳雄心有不甘,但还是听从儿媳的话,转过身去。

陈娇雪对於公公的小动作自然有所发现,包括那顶着个大帐篷的毛巾。她自然知道自己被水打湿的衣服跟赤裸没什麽差别了,也知道婆婆要回来了。所以也无所谓了,让公公过过眼瘾也好,反正他也吃不到。

陈娇雪心里这样想着,也有些惆怅,至於惆怅什麽,陈娇雪自己也说不清楚。

但公公那火辣辣眼神让她有些自傲又有些羞涩,只好让公公转过身去。

浴室公媳俩都在想着心事,所以倒也很安静,只有那擦背的声音和轻轻的水滴声。

「小雪,帮我把前面??也擦擦吧。」欧阳雄转过头来指了指胸口。陈娇雪「嗯」了一声,手抹上沐浴露,跨过公公那宽阔的肩膀,抹在公公的胸口上,均匀的抹上去。

当小手摸上那公公的胸口时,陈娇雪的感觉就是,「公公的胸肌好大好结实啊,太有肉感了。嗯,假如可以躺在这健壮的胸口,是多麽令人向往的事啊,老公实在是不中用啊!」陈娇雪有些嫉妒婆婆。摸着公公那结实的胸肌,陈娇雪眼神有些迷离,她咬着红艳的嘴唇,夹紧着双腿,不自然的摩擦着,原来是她的情欲有些蠢蠢欲动了,幸好公公转身过去,看不到背後的人,要不那多羞人啊。

欧阳雄也在煎熬着,儿媳那玉葱般的小手就在胸口有一下没一下的揉搓着,说是擦澡,其实跟挑逗差不多了,尤其是背後,偶尔儿媳那丰满的乳峰因为手伸过来的缘故,不时轻碰在自己的背上,感受着那两团嫩肉的硕大和弹性。欧阳雄的欲望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当儿媳的手再一次拂过他那硬挺的乳头时,他再也忍不住,闪电般的抓住儿媳的小手,往胯下的肉棒按下去,说,「小雪,爸这里脏,帮爸洗洗吧」。

陈娇雪被公公这麽一拉,惊呼一声,惯性下整个人都紧贴在公公的背上,那浑圆而充满弹性的乳峰就这样顶在公公的背上。陈娇雪小手握住公公那火热的肉棒,一时还回不过神来。直到欧阳雄抓着她的手在肉棒上下撸动,才缓过神来,不禁又羞又气,使劲挣脱公公的大手,说,「爸,你,你怎麽可以这样?你还是自己洗吧」。说完,扔下手中的毛巾,就要往门外走去。

欧阳雄一把拉住儿媳的手,有些哀求的说,「小雪,别走。爸,爸真的很喜欢你,你想要什麽,爸都愿意给你。只要你…只要你帮我打打飞机就好,就这一次,好麽?你知道的,你婆婆要回来了,你就满足公公这小小的愿望好吗?就这一次。求求你了,以後我都听你的,你想要什麽我都会想办法给你」。

欧阳雄知道儿媳心肠软,只要来点哀兵计谋,而要求不算太离谱的话成功率很高的,不得不说欧阳雄赌对了。陈娇雪看着可怜巴巴的公公,公公那真挚而又充满灼热的眼神,想到平时公公对她的好,心里不由的一软,心想,「只是打打飞机而已,也没什麽损失,就依了他吧。」

欧阳雄看着儿媳渐渐软化的表情,知道有戏了,趁热打铁的说,「小雪,你就帮爸一次吧,明天爸就要回去了。」陈娇雪想到那天晚上的激情,跟公公都做过了,自己还偷偷玩过呢,打个飞机更是没什麽大不了。她叹了口气,说,「那,就这一次吧。」欧阳雄心里都乐开了花,有点猴急的解开围住下身的浴巾,露出了那粗长的肉棍。

陈娇雪缓缓蹲下身,小手握住那火热的男根,一上一下的撸动起来,第一次对公公的肉棒这麽做,她还是有些羞涩,眼睛都盯在地板上。而欧阳雄的肉棍被儿媳这麽一搓,全身都舒坦起来,肉棒更粗更硬了,而眼睛更是盯着儿媳的高耸酥胸,因为儿媳是蹲着的,欧阳雄居高临下,自然对儿媳低胸下的波澜壮阔美景一览无遗,那浑圆雪白的乳峰,那若隐若现的乳头,都让他恨不得趴在其胸前,吸吮那甜美的芬芳,玩弄那诱人的双峰。

他试探的问着,「小雪,你的乳房很漂亮啊,能让我摸摸看吗?」陈娇雪没说话,只是闭着眼睛,手撸动得更频了,好像要把公公的精华给撸出来,好结束这尴尬的局面似的。欧阳雄见儿媳不回答,手指头悄悄的在儿媳胸前隔着衣服轻轻的碰触那左边凸出的乳头。陈娇雪身体微侧,脱离那触摸自己敏感地带的魔手。

欧阳雄又伸出手去触摸那右边的乳头,这次他直接用两根手指夹住那小红枣般的乳头,轻轻揉捏着。陈娇雪这次可躲不开了,她红着脸,瞪了欧阳雄一眼。

手指往那胀红如鸡蛋的龟头一捏,龟头比较敏感,让欧阳雄吸了口气,快乐与疼痛并存着。他不甘示弱,整个手掌覆盖上儿媳丰满的乳峰,揉捏着各种各样的形状。

陈娇雪嘤吟一声,身体突然火热起来,毕竟,乳房可是她的敏感带啊。

欧阳雄那浑厚的声音在陈娇雪头上响起,「小雪,再帮爸吹吹箫吧。」说完,胯下的肉棒就要往儿媳那香艳的嘴唇上凑。陈娇雪突然想起那天公公射出来的浓浓精液,那腥味让她至今想起就有些恶心。她看到公公硬要把那肉棒塞进她嘴里,不禁呼的站了起来,生气的说,「爸,我只是满足你打飞机的欲望,并没有帮你吹那东西,而且,光明我可都没给他舔过吹过呢。你别得寸进尺了」

她打量了自己的湿了的衣服,感觉不是很舒服,就淡淡的说,「爸,你自己洗吧,好了再叫我,我出去了。」说完,刚想转身离开。这时,欧阳雄的欲望已经彻底爆发,现在的他,已经像一头发情的公牛,他怎麽会让这难得的机会溜走!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动物的本能,就是要征服这诱人香艳的美人儿,至於什麽公公儿媳儿子的老婆他已经通通不管不顾了,他要释放那压抑的欲望。

他猛然搂住儿媳的腰,头埋在儿媳高耸的胸前,拼命的吸吮着。陈娇雪惊叫一声,说,「爸,你干什麽啊,快放开我,放开我。」陈娇雪双手顶着公公的肩膀,想推开却怎麽也推不动,只好握紧粉拳捶打着他,想让公公放开她。但她这种力道对欧阳雄无非是按摩似的不起作用,只是让他搂得更紧了,嘴巴更是含住那凸出的乳头,吸吮着,啃咬着,发出啧啧的响声。左手搂紧儿媳的柳腰,右手则往下探去,勾住短裤的边缘,刷的一下连同那小内裤都一把扯了下来,那成一直线光秃秃的神秘三角地带,那微露出来的一点粉红色的唇瓣,都显得特别诱人,让人忍不住想一探究竟。那浑圆挺翘的玉臀,在空气中颤巍巍的。从柳腰到翘臀,再到那雪白修长的玉腿,显得特别的契合,把女人那完美的曲线妖娆的身材展现出来,让每个正常的男人都能变成野兽的诱惑。

陈娇雪大惊失色,她情急之下,也由於公公忙着强脱她的裤子,力道小了很多,所以终於挣脱公公的大手,半裸着身子往门外逃去。当她的手抓住门把时,一只大手盖住了她的小手,接着,一具结实又滚烫的身体紧紧贴在她的背後,把她挤贴在门板上,动弹不得。两只邪恶的大手探入衣内,覆盖上那饱满的乳房,揉捏着,挤压着。欧阳雄轻咬着儿媳的耳朵,说,「我的好儿媳,你想逃到哪里去啊,嗯?」

陈娇雪被挤压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她哀求道,「爸,你放过我吧,我是你儿媳啊,我们不能对不起光明啊。」她感觉到臀部股沟顶着一根硬硬的棍子类状物,她自然清楚那是什麽东西,她紧紧夹紧双腿,坚守阵地。欧阳雄淫笑道,「好儿媳,那天晚上可是你主动来求欢的哦,那时候你怎麽就没想到光明呢?小雪,你就从了爸这一次吧,爸会带给你快乐的,光明哪有爸的强啊。」

陈娇雪默然无语,又想到老公那银枪蜡烛头,更是沮丧,暗暗恼羞老公的不争气,才让她伦入这羞人的境地。「啊」,陈娇雪惊呼一声,脸红如枣,身子都有些发软了。原来,欧阳雄见儿媳夹紧双腿,让他不进其门。但对於调情经验丰富的他来说,有的是办法。

他双手从那丰满的乳峰转移到紧按住那柳腰,蹲下身子,红红的舌头如毒蛇出洞,对着儿媳那雪白而富有弹性的圆翘双臀又啃带咬的,整个臀部都沾满了他的口水,那诱人的体态让见过世面的欧阳雄暗呼极品。那舌头忽进忽出,从那完美的股沟分割线,到那没有一丝赘肉的玉腿,更是从大腿根部,在那与臀部相连的地方,探了进去,居然也让他微微触碰到那敏感地带,舌头就这麽上下勾动。

陈娇雪就被公公这一手,舔得身子都软了,一失神,双腿不禁微微张开,欧阳雄见机不可失,站起来右腿卡进儿媳大腿中间,这样,陈娇雪紧闭的大腿就被他打开了。他右手搂住儿媳的柳腰,左手则从平滑的腹部来到那神秘私处,覆盖上那粉嫩的阴唇,他惊讶的发现,儿媳私处竟然有些湿润了。他手指只是在其周围徘徊几下,就沿着那湿润的穴口,探了进去,在里面轻轻抽插着,慢慢的,儿媳的身体越来越热,进进出出的手指上的淫水也越来越多,越插越顺滑,那手指也从一根变成了两根。

陈娇雪被公公这麽一弄,身子都软了,无力的靠在公公宽阔的胸膛上。眼神有些迷离,口中喃喃的说着「不要…不要」,但敏感的身体却出卖了她,她不时的随着公公灵动的手指挺动着下身,好让公公的手指更深入一些。欧阳雄看到儿媳这个样子,知道火候已经??够了,可以提枪上马了,他握了握手中坚硬怒张的肉棒,马上能得到这美艳动人的儿媳,让他内心激动极了,握住肉棒的手都有些颤抖。他定了定神,深呼吸了一下,可不能在这关节眼上兴奋的掉链子啊,要不然他自杀的心都有了。

他扶着肉棒,慢慢的往儿媳那水蜜多汁的嫩穴靠近过去,在那洞口先转着圈圈,好沾些淫水,插进去才比较顺滑,就在他的龟头被淫水沾得水嗒嗒光亮亮,准备进去时,陈娇雪鬼使神差的清醒了起来,发现自己将要城门失守,大惊失色。

右手向後顶住公公的腹部,摇着头惊慌的说,「爸,你,你饶了我吧。我,我帮你吹好了,求求你别干进来。」

欧阳雄已经欲火焚身,哪去管儿媳的缓兵之计。他搂着儿媳的柳腰,让她的翘臀尽量往他的肉棒上靠,淫笑着说,「乖儿媳,爸不要你吹了,就借你的洞洞让爸爽一爽吧,你就从了爸哦,让爸来好好疼疼你」。

就在这公媳俩僵持的时候,「老婆,老婆。」门外突然传来了欧阳光明的声音伴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陈娇雪被老公这麽一喊,心里一紧张,顶住公公的手上一软,而欧阳雄又在搂着儿媳的屁股往肉棒上凑,这样,陈娇雪放,欧阳雄收,一来一去,「扑哧」一声,火热的肉棒就深深的,稳稳当当的插进了那皱皱叠叠的蜜穴之中。

「唔」。陈娇雪捂住嘴巴,那贯穿她嫩穴的热棒,让她爽快的差点叫出来,幸好及时的捂住嘴巴,才只是发出闷哼的响声。

「嗒…嗒…嗒」,脚步声就停在门外上,这下,陈娇雪更不敢动了,她双手趴在门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如果被老公听到里面的异常响动而进来的话,那就完了,自己和公公就在里面,而公公的肉棒就从後面插在自己的肉穴上!自己要怎麽解释?说公公强奸自己?就算老公信了那又怎麽样?这个家也毁了。她只希望老公赶紧离开这个浴室远一点,但老公居然就停在门口,让她紧张的全身肌肉都紧绷起来。

欧阳雄可就受不了了,儿媳这麽一紧张,肉穴收缩的更紧了,好像有一圈圈的旋涡紧紧挤压吸吮着他的肉棒,让他舒服的想射了。他暗道不妙,本来他也是不敢动的,但这样一来,他就得缴械投降了,不行,游戏才刚开始呢,儿媳还等着他来征服呢,所以,他动了,慢慢的动了,他缓缓的抽出来,快到龟头的时候,又狠狠的插进去,每次的进出,都有淫水流出来,那肉穴最边缘的粉红肉芽,像八爪章鱼的触手,紧紧的贴在肉棒上,随着肉棒的进出而一闭一合,又像盛开的花朵和含苞的花蕾,空气中隐隐有一股男女下体的交欢而弥漫而出的淫霏味道。

陈娇雪自然感受到公公的动作,她有些无助的转过头来,对着公公使着眼色,意思是让公公适可而止。而欧阳雄对儿媳的眼色视而不见,动作反而越来越快,他兴奋的什麽都不管了,儿子就在门外,自己就隔着这门板在里面干儿子的老婆,是多麽的刺激啊,就算被发现了,就算是死也值了。只是,孝顺的儿子敢杀老子吗?欧阳雄想着,跨下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干,我用力干,干死你小雪…干你的肉穴,噢…好爽好舒服啊,他妈的好紧啊!」这是欧阳雄内心的呐喊。

随着欧阳雄的抽插,陈娇雪的肉穴水流潺潺,偶尔还滴落到地板上,更多的是顺着肉棒流到欧阳雄的胯下。淫水多了,自然也发出了阴茎与肉穴交合而「啪…啪」的水声。欧阳光明下班回到家,却看不到老婆,他看到浴室亮着灯,就走过去,停在门口上。往里面喊着,「老婆,你在里面吗?」可怜的他不知道,他老婆在里面,他爸爸也在里面,而且还在里面干他那美丽动人的老婆呢。

陈娇雪很是煎熬,她是快乐与紧张并存着,老公就在外面的这个事实让她觉得既兴奋又刺激,身体比平时做爱的敏感度更是提高了好几倍!她紧张的回答着,「是,是我啦,我,我在解手呢。」欧阳雄听到老婆的声音,笑了笑,刚想说什麽,突然听到里面有「啪啪」的声音,不禁奇怪的问,「老婆,你怎麽啦,怎麽有啪啪的响声。」

陈娇雪狠狠的瞪了公公一眼,又羞又气,扭着屁股收臀想脱离公公的肉棒,欧阳雄哪能让儿??媳脱离,马上提臀凑上去,紧紧贴在儿媳圆润的屁股上,肉棒就在嫩穴里面搅动着,还向儿媳得意的淫笑着。陈娇雪见到公公这无赖样,心中很无奈。她尽量保持镇定,不被那舒爽的感觉冲昏头脑而被门外的老公察觉,她只是默默祈祷老公赶紧离开这里。她喘了口气,吞了吞口水,有些艰难的回答道,「老公,我,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在拉肚子呢。」

欧阳雄暗暗赞叹儿媳的机智,为了奖励她,他干的更起劲了,那「啪啪」的声音细听起来来真像拉肚子呢。欧阳光明听了,有些担心的问,「老婆,用不用上医院啊?」陈娇雪很愧疚,老公这麽爱自己,关心自己。而自己居然就在这一门之隔里面,和公公行不伦之事。但这禁忌的异样刺激,却是常人难以体会到的。

而欧阳雄听到儿子儿媳这一问一答,却显得更加兴奋,那跨下的阴茎更是涨了好几圈,把陈娇雪抽插的满脸通红,小巧的鼻子上都冒出细小的水珠。陈娇雪微颤的声音说,「老公,不用啦,我拉拉肚子就舒服多了,等下吃点肠胃药就好。 」

欧阳光明刚想说什麽,口袋的手机响了,他只好拿出手机,一手抱着胳膊,就在浴室门口打起电话来。陈娇雪暗暗叫苦,老公还不走开,跨下阴户那插着的进进出出的大肉棒让她都舒服的想要大叫,现在只能闷在嘴里,是多麽痛苦的事啊。

欧阳雄突然想到一次偶然的发现,让他心花怒放,一股熊熊邪火冲进他的脑门。他拿起带着水而湿漉漉的毛巾,往门板上的玻璃一擦,门外的景象慢慢显露出来,在打电话的儿子也看得清清楚楚,其实那门板也就几厘米的厚度,所以感觉就像儿子站在他们面前一样。陈娇雪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老公,而且还在看着她,不禁惊恐的瞪大眼睛,险些大叫起来,还好欧阳雄手快,一把捂住儿媳的嘴,才只是发出唔唔的声音。

原来,这门是用一种特殊的玻璃做的,只要沾上水,门就透明了,从里面看门外的景色就看得清楚,但从门外却是看不到里??面的,欧阳雄也是在洗澡时无意中发现这个特别的门,想不到居然被他用在这上面了,就在儿子面前干美艳诱人的儿媳,激动的他差点射了。

而陈娇雪这才缓过神来,知道眼前的老公是看不到自己的,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她感到脸有些湿湿的,原来是刚才的情景把她吓出了一身冷汗,要不是背後公公的肉棒顶着她,说不定会瘫软下去,那恐惧,紧张的情绪,偷情的刺激,对老公的内疚,身体的超级快感,交织在一起,如山洪爆发,直冲脑门,整个身体都成粉色了,像刚出世的婴儿的肌肤,她全身抖颤,双手握拳,眼皮直抖,鼻水眼泪都流了出来,就这样趴在门上,望着门外打电话的老公,眼瞳迷离,嘴唇抖动了几下,也不知道说了什麽。

欧阳雄看到儿媳的反应,知道儿媳妇的高潮快来了,更加快速的抽插着,从九浅一深改为大起大落,突然,欧阳雄感觉到儿媳体内的肉壁紧张的收缩,紧紧包裹着他的肉棒,接着,一股液体从儿媳体内冲出,洗刷着他的龟头。他奋力抽出肉棒,发出「啵」的一声响,几股液体如毒蛇出动,刷的一下激射在欧阳雄的腹部上,一下,两下,过後,才如流水般缓缓滴落在地板上,高潮过後的陈娇雪,娇躯还不时的抖动几下。就这样,在老公面前,陈娇雪被公公干得高潮连连,一间浴室,一个老头就这样骑在性感美艳的儿媳身上,面对的儿子,鞭鞑着儿子的老婆,而几厘米外的老公居然毫不知情,不知道就在他面前的门板上,自己深爱的妻子,就这样被他的父亲征服了。

欧阳光明收起手机,对着里面的老婆喊道,「老婆,妈她们要到了,刚才她打电话来,你不舒服就不要去了,我自己去机场接她们好了。你等下去爸房间跟他说下,妈说他的手机关机了。你在家照顾爸爸啊,我走了。」说完,匆匆忙忙的走了,他不知道的是,就在门内,他亲爱的老婆和敬爱的父亲正在互相照顾着呢。

儿子走了,可欧阳雄还意犹未尽,他抬起儿媳的一条玉腿挎在自己腰间,从背进式改为侧插式,左手则揉捏着丰满的乳峰,跨下凶器一顶,又深深的进入儿媳温热的体内。老公终於走了,陈娇雪现在已经彻底放开了,随着公公的抽插,慢慢的呻吟起来,从小声的嗯…嗯…到放声的啊…啊…啊,她要彻底的放纵自己,享受这鱼水之欢,体验那飞仙般的快感。

「好儿媳,爸干得你爽不爽啊。」欧阳雄奸笑道,跨下??不停地运动着。

陈娇雪眼神迷离,喃喃的说,「爽…,嗯…,好爽…,哦…,爸…,用,用力点…,」「啊,就这样,啊…,啊。噢。顶…,顶到了,好,好舒服啊,啊…,爸,你好棒啊,哦…。」

欧阳雄把玩着儿媳的酥乳,淫笑道,「和光明比怎麽样啊。」

「啊…,啊,爸,你比你儿子强多了,比他粗,比他长,啊…啊…」

欧阳雄诱惑道,「那…以後经常让爸干好不好啊?」

陈娇雪神魂颠倒了,「爸,嗯,儿媳我…以後都让你干,嗯,用力干…,干死我吧,啊…,啊,啊。」

欧阳雄非常满意,他加紧了速度,就在儿媳阴道紧缩高潮来临之际,欧阳雄龟头一麻,精关一松,千万子孙如万马奔腾撒进儿媳体内。

陈娇雪啊的一声娇啼,双眼翻白,软瘫在公公的身上……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