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欲满西楼我欲乘风来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欲满西楼 欲满西楼

    终於红蛇盘旋来到她美腿深处那片芳草洼地,郁郁葱葱的芳草伴着风儿起伏放浪,芳草稀疏处有一口精致小泉,泉口圆润水嫩,内壁层层叠叠紧致细密,层层叠叠忽紧忽松,泉涌翻腾,几根轻柔的细长水草趴在水岸,弯弯曲曲,透着碧水的清香。红蛇趴在这处甜美肉穴口,蛇信四处触及,轻轻点在肿胀凸起的阴蒂肉尖,又扫过充血饱满的阴唇,似饮水一般。大概芳草水泽正是好去处,滑滑腻腻的滋味正和红蛇口味,红蛇终於探出头,向那淫穴顶去…

    我欲乘风来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欲满西楼》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欲满西楼》,是作者我欲乘风来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终於红蛇盘旋来到她美腿深处那片芳草洼地,郁郁葱葱的芳草伴着风儿起伏放浪,芳草稀疏处有一口精致小泉,泉口圆润水嫩,内壁层层叠叠紧致细密,层层叠叠忽紧忽松,泉涌翻腾,几根轻柔的细长水草趴在水岸,弯弯曲曲,透着碧水的清香。红蛇趴在这处甜美肉穴口,蛇信四处触及,轻轻点在肿胀凸起的阴蒂肉尖,又扫过充血饱满的阴唇,似饮水一般。大概芳草水泽正是好去处,滑滑腻腻的滋味正和红蛇口味,红蛇终於探出头,向那淫穴顶去…

《欲满西楼》 第八章 她静水流深,她一泻千里 免费试读

1.静水流深,纸短情长

望沧海有舟渡客来,长长久久荒无人烟。

观烟波缥缈深山上,曲曲折折枉摘星辰。

陆乘风独自一人坐於一处茶摊上。

这个路边茶摊只简单摆放了几个破木桌,几条烂条凳,最粗糙的大叶碗茶,入口已无茶香,但茶摊就坐落在回家的路上。

茶摊上的阿姐风吹日晒,容颜沧桑,衣衫宽大随便,已经不是少女那般谨慎,偶有丰满的肉团透漏出来,仍还是一团白嫩。

十年前,陆乘风就路过此处,那时有一个老伯带着女儿摆茶摊,他家女儿笑容如水,清风拂面,肌肤如花般嫣然,於他是秋波暗诉…“老板,结钱。”陆乘风起身,准备上路。

茶摊阿姐停下手中擦了又擦的茶盏,有些恍惚,未着急收钱,只是望着陆乘风转身的背影叮嘱道:阿弟,快回吧,前面是山路,道路曲折难走,早些赶回家中,才得放心啊!

陆乘风转回头,灿烂一笑:“谢谢阿妹,我记着呢!”

一笑间,时光仿佛重新流转而过:

十年前茶摊的小妹,叮咛道:“阿哥!慢走啊,前面有渡口,再去是长久荒无人烟,请多保重啊!”。

“谢谢阿妹,我记着了!”

从这一天後,路边这处简陋的茶摊,就再没有出过生意,不知去向。

也许许久後,陆乘风已身无虎毒,终会去遥远的镇上找到一处客栈,那里卖着一样粗糙的大碗茶。

陆乘风坐下细细品茶,天色渐晚。

陆乘风没有预定客房,客房已满。

他和客栈女掌柜,两两相视一笑。

尚有一间主人房,合适长夜共枕眠,可以聊人生苦短,可以撩风月缠绵…都不比:一段情愫,终有着落。

且说当下,陆乘风继续前行穿过山路,傍晚前到达一处集市落脚。其实这半年时间,陆乘风陆续向回家的方向行进,陆乘风也说不清个中缘由。

之前许久,陆乘风一直和老姘头卫归心在一起搅和事情,弄些衣食来源,倒也舒坦,当然不是卫归心出台,陆乘风拉皮条,不过两个人确实都有这个姿色,两个人分工颠倒过来也行,所以卫归心曾在陆乘风不知情的情况下,黑心给陆乘风拉了皮条,一时间洛阳纸贵水涨船高,陆乘风还不知情就成了那条街最靓的仔,可卫归心偏偏规定:此处官人,卖艺不卖身,搞的络绎不绝的丰满大嫂、曼妙少妇们怨声载道,性奋荡漾处总到不了春暖花开。

刚开始陆乘风还不知这些大嫂少妇们为何忽然就热衷了纸墨书法,平时都围在隔壁卫归心胭脂水粉摊前摆弄玉唇,撩拨丰胸,有意无意的飘过来一眼,再偷偷心胸里腿窝里琢磨,今天忽然就舒展了胸衣,扯开了丰润肉瓣,大胆跑上前来询问:细纸柔雪白嫩肉几分,豪笔长短粗细几寸,玉砚需轻揉研磨几圈,墨汁能出水泌出几何?如何刚猛下笔,如何深浅入画?是先纸缝边篆书几枚,小楷几文,再入内行书几道,草书几行,终可狂草成诗,直叫她流芳百世,千古绝唱。

再来是,挥毫泼墨耸立山头,兰芷蕙香吞卷云雨,一幅春宫画卷行云流水,红泥盖印一柱擎天,有少妇玉肉精致的阳春白雪,也有大嫂嫩滑肉感的下里巴人,具是风情风骚过,陆乘风都认真演示不曾遗漏,不知少妇大嫂心中,文章一笔一划尽是手指熟练的勾引挑逗,水墨丹青浓淡相宜具是口舌灵巧的狂乱撩拨,婉转狂浪处,都叫少妇豆乳乱颤,秀腿比磨,大嫂搔乳弄姿,丝丝入扣,最後当众就想爬上书案玉体横陈,纷纷邀约春宫入画,咿呀成曲。

由於个别大嫂春暖花开的太浓,实在是把持不住,还要说官人卖艺不卖身,怎麽可以!大嫂狂乱发情,差点就当街坐腚,实在是影响热烈,有伤风化,险些惊动了衙门封杀,幸好官老爷大小夫人都是‘风情透漏’及‘通情达理’之人,一番床笫三番五次就说服了下来。

陆乘风後知後觉,知道个中缘由後,差点拿刀把卫归心从南山南追到北海北。

陆乘风渴望回家来得很突然,也很坚硬,搞的卫归心以为皮条拉的太紧,崩了!一番心理安慰情感疏导,都没管用,陆乘风还是要决然离开,卫归心大骂陆乘风无情无义,但最後坐地分赃时银钱没少分陆乘风,关键时候还飞鸽传书他,甚至夜奔搭救,确实也算得上一个铁哥们、老姘头。

哒哒的马蹄声来到集市,哒哒的徘徊不前。卫归心知道这是一匹母马,名叫黑玫瑰,之前一直是陆乘风的坐骑,现在正是发情期。

卫归心就进了店,陆乘风果然在店里,两人又再重逢,在陆乘风回家的路上。卫归心现在已经知道,陆乘风那麽迫切回家的原因,蛊毒侵蚀了他的心房,他现在随时会死去,卫归心心生悲凉,“这算是什麽,叶落归根!狐死首丘!”

“小二,再加一坛酒给我。”卫归心一屁股坐到了陆乘风侧边,端起陆乘风的那碗酒仰首一饮而尽。陆乘风刚疑惑是哪个多情娘们没忍住寂寞,投回送抱,那如满月圆润饱满的屁股一坐下,臀肉就温暖柔和的贴紧他的身体。

一仰首,烈酒咕咕穿过雪白粉颈,嘴角溢出的美酒就缓缓流入胸口,深不知底。

陆乘风太熟悉这发情温度,奶肉体香,还有这撩人的御姐音,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原本是故人。

陆乘风装作醉酒的样子,手臂环抱美人,手掌轻柔柔抚慰美人腰窝,隔着细纱就能感受到小腰曲线柔软,陆乘风张大手掌沿着曲线向下抚慰,入手越来越饱满成团,手一转就有一条肉沟陷了进去,陆乘风醉声说道:“美人,你可知,你软玉温香,手指掉进去的地方火热撩人,你把我的魂都被你勾了去了。”

“小坏蛋,嘴巴真甜,小舌头真懂事,人家听得心都醉了,身子更是热闹酥痒了,还不快点倒酒,进入人家~杯里怀里,暖了丢了。”卫归心说着靠进了陆乘风的怀里,柔软的胸脯就在陆乘风手臂上用劲滚了滚,温和的小手轻轻放在了陆乘风的重要部位。

陆乘风连忙求饶道:“老姘头,你可玩大了!要出事的,快起来好好喝酒!”

“你不是调情调的挺好的嘛,别停嘛,人家要这个调调。”卫归心不依,继续道:“当然要让我舒服了,也可以好好聊,我刚喝了一碗,你连吃我三碗水酒,我就起来。”

“吃你三碗,我吃不消,会醉的!我都喝了很多了。”陆乘风看店小二又拿一坛酒过,看来他不喝,卫归心不会饶了他的。

“怎麽?怕醉了,我还把你怎麽样了不成。你又不是第一次和我喝醉,哪次不是睡墙根去了,大姐我也是冰清玉洁的纯情少女好不。”卫归心依旧不饶。

“大姐你这是怎麽了?受刺激了!”陆乘风只好连喝了三碗酒,真的有些晕了。其实之前哪次有喝醉过,都是卫归心先醉,他扶她躺下,自己睡墙根去了。其实卫归心又哪次喝醉了,谁也不知道。

卫归心坐正身子,可怜诉说道:“我失恋了,追我的那个小白脸,染上花柳死掉了。我伤心。来陪我喝掉这碗酒!”

“又喝!你不是不喜欢他嘛。”陆乘风硬着头皮又陪卫归心喝了一碗,卫归心可怜的样子,真是千娇百媚生,“可是花柳男挂了不是很好吗,哦!花柳?难道…”

“想什麽呢,他是痴情得不到我,忍不住去了你常去的小巷口。”卫归心一眼看穿陆乘风的想法。“你说,算不算我害了他。我好伤心,来陪我再喝一个。”

一碗酒下去,陆乘风再想到了自己身上的虎毒,叹气道:“哎,都是命呀,我也好伤心,来,走一个。”

一碗一碗下去,终於陆乘风真的撑不住了,这次是卫归心扶他躺下的,这次是真的醉了。

望着躺在床上的陆乘风,卫归心心窝里砰砰乱跳,这个男人她等了好久,一直等不到陆乘风推开她的门扉,闯入她的身体。

陆乘风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但他依然记得到那一段温柔「朦胧里,一个女人用她颤抖的手靠近了我的身体,女人温热柔软的双手,轻轻解开了我的衣服,她动作很轻很慢,她细腻的指尖轻柔的按在我的胸口上,一遍一遍的抚摸,像羽毛又像丝绸。她将美丽的脸庞贴在我的胸膛,她胸前的柔软就压在我的身上,紧紧贴着我赤裸的肌肤,乳肉压在上面,溢开肌肤,如透水的羊脂美玉,她掌心贴着我的腰腹轻柔打转,螓首贴着我宽阔的胸膛,听着我蓬勃跳动的心,那里有只猛虎,她有些害怕。

“望我归心!我如何忍心?”女人起身将自己的衣物一一除去,我看到她一双玉臂裸露了出来,洁白轻盈的挽起发髻,胸前的雪乳更显饱满翘立,腰肢如四月春柳抚水,一枚肚脐细长而迷离。

女人看着我的身下,那里有一条猛虎潜伏在下面,伺机跃出山林,疯狂肆虐。

终於女人大着胆子,解开我最後的束缚,我那根猛虎雄壮威武,横卧匍匐,每次喘息虎虎生威。

女人喉头发干,伴着恐惧紧张的靠近它,她将整个柔软的身子伏在我的身上,雪乳贴紧我的胸膛,那乳房弹性丰满,女人的乳头刚好贴着我的乳头,酥麻如发丝撩拨,她和我整片肚腹贴在一起,轻轻摩擦将两个人融合一体,如鱼得水一般徜徉。

我身下的挺立,贴紧她饱满的股沟弹跳不停,如踱虎步,缓缓而去。女人用她透着清凉的手指握紧,颤抖着送入她的肉缝。

饥饿的猛虎终於从潜伏中跃出,姿势威猛,一前一後,跳跃前冲,如何不用力,如何不勇猛,眼见猛虎由远及近,由小变大,充满了女人的蜜洞花房。

女人享受这一刻的主动,她耸动洁白身体,发髻淩乱,雪乳覆桃红,乳头泌香津。弓身,匍匐好不惬意,身下柔荑已是濡湿潦草,原来好女人静水流深,销魂处飘於幻境,死生有命,九霄云外…」

醒来时,陆乘风只见一封短信伏於床头:“陆小贱,我去了你的家乡,你的药店还开着,但少了一副药。有个道士和我说,你心有猛虎,其实你是中了蛊毒,就快要死了。作为你的老姘头,不能不落个实,就让你跑了,现在多好,你艹的我很舒服。你中的蛊毒是有解药的,我就是这幅药里的一味药引!你只需要再艹八个像我这样漂亮的妞,就没事了,你不会把我白白艹死了,就算了吧,抓紧时间,快点!人家姑娘家正敞开着雪白奶子等不及呢,你就像今晚一样威猛,抱起她们俊俏的大屁股更用力送进去吧。开个玩笑,别当真:你可能不知道,你已经没机会爱上我了,可我已偷偷爱你很久了。诀别时,卫归心留字。”

2.匹夫一怒,一泻千里

在卫归心来到集镇时,她最先还遇到一个人,冯苍岚,她也来到这里。

“你姓冯?”卫归心以为她是路安提到的冯妤羽。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姓冯,怎样!”冯苍岚一直跟踪着陆乘风。

“不怎样,就想和你聊会天”……

冯苍岚站在门外,看着陆乘风手握着卫归心留下的书信,默默地流着泪,这个男人所有的脆弱都被冯苍岚看到。

冯苍岚从卫归心那得知了陆乘风辜负她姐姐冯妤羽的缘由,虽然说陆乘风身中蛊毒有些荒谬,但女人的直觉让她选择了相信,从姐姐的痴情郁郁而终都未怨恨,到卫归心的付出,还有於她,陆乘风都可以轻易得到她们的身体,可他一直在逃避。冯苍岚最早的恨,是为姐姐不值,还有山贼的侮辱一并算到了陆乘风头上,现在她有些心疼这个男人了。

“你并不是生来就心有猛虎,是一个莆医馆的老板对你下的蛊毒。”冯苍岚没有隐瞒,她知道杀了莆老板也解不了蛊毒,且莆医馆有钱有势,报仇可能会搭进性命。隐瞒是卫归心保护陆乘风的方式,但冯苍岚说了出来,她不是要害他,这恰恰是她保护陆乘风的方式,这个男人压抑太久了,他已经撑不住的。

“谢谢。”陆乘风猛然站立起来,这一刻他终於如一只猛虎重归山林,终於又矗立山头举头傲视。

“欠我的,必须血债血偿!”

陆乘风跨上烈马,四蹄腾起尘烟,绝尘而去…

白日里,莆医馆庄园里到处张灯结彩,锣鼓鞭炮,非常热闹。原来莆家大儿子大婚今日宴请四方,晚上宴席之後就是洞房花烛夜了。

莆家家财万贯,天下朋友齐齐来捧场,家丁打手布满宅院,帮派高手往来如织。陆乘风不知今日会是这种状况,鲜衣怒马冲入庄园大门,才发现陷入家丁包围之中。

莆氏大娘子的儿子大婚,莆氏大娘子正在门口迎接娘家来人,看到有人擅闯庄园十分气怒,吆喝道:给我打断他的腿,打死他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陆乘风手脚并用兜马扬蹄,将家丁整的七零八落,手残脚折的,哀嚎阵阵。莆氏大娘子一下慌了神,胸脯乱颤分外跳脱,慌乱躲闪时脚下踩到裙摆,啪嗒一声摔趴在地上。衣裙半褪,刚好露出一个白花花的大屁股,半老徐娘,倒是肌肤保养不俗,依然白皙,稍失弹性却会格外绵软。

陆乘风手持家丁掉落的长棍,挥转一圈,将棍端从莆氏大娘子股沟轻轻一掠,沿着脊背插了上去。

莆氏大娘子盆大肉臀一惊,痉挛跳动,哗啦啦身下喷湿一片,刺激到脊背一股暖流直达尾骨。

长棍一挑一收,兜起莆氏大娘子衣服落到马背上。大娘子那经过这般操弄,“啊呀,你要干什麽!”

“干你!”

“贼人!你不可光天化日的就奸淫良家呀!”

尚未说完,就被陆乘风用力一下按倒趴下。大娘子依旧衣裙半褪,包裹着小腿半跨在马鞍前,再一按,成熟的身子全趴在大腿上,紧紧的贴着无法挣脱,只有一个白胖柔软的大屁股光溜溜地翘在後面,像一付玉马鞍正对着陆乘风胯下。

“你不是要打断我的腿吗,小腿给你好不好,看谁要死要活,何不试试?”陆乘风撩起下摆,将肉棒送出。

“啊,不要,不要弄哪里,啊啊!”

“不就艹八个人嘛,今天一次补齐,全都让你们爽上天,给我的全都还给你们。”陆乘风一下捣了进去。

“啊,你不能真插我呀,我儿子儿媳,娘家人都来了,他们都看到了!我怎麽活呀!”大娘子被插的头冒汗珠,若不是心里怕丑态毕露,其实身下还有些说不出的舒服。

陆乘风一下把她衣裳掀起盖住颜面,露个大屁股,一对雪白大奶也跳了出来,“这下遮住脸,你放心了吧,我要继续艹了,尽管享受吧”

陆乘风就在马背上疯狂抽插起来。

大娘子起初还哭诉:呜~呜~不可以啊!洞里面从来没那麽饱满过,你会把我插烂的。

“再不操一操,就成老腊肉了,现在还这麽有水,就多操吧。”陆乘风两手扣住莆氏大娘子的腰胯,十分用力掰开,撞上去。

“唔~唔~没人看得到我吧,你再用点力,我要叫一会,忍不住了!”莆氏大娘子也不怕羞了,非常享受。

陆乘风按住她的肩膀,一阵疯狂暴虐,大娘子终於尖叫出声“啊!啊!啊!啊!”癫狂抖动,终於惊动了参加宴席的一群拳手们。

陆乘风将大娘子丢下马,她还在一直痉挛喷水,人事不醒。

徐娘半老,想要就一不做二不休。

陆乘风跨马扬鞭用力前突,但被拳手团团围住,骏马黑玫瑰无惧拳手落在身上沈重的拳头,跃蹄跳跃只为送陆乘风再进一道门。陆乘风起身跳出包围,进入第二道门扇。

黑玫瑰卡在门扇之间,它只能向前,但它未向前。拳头一拳又一拳落在它的腿上臀上,一个拳手眼神不好,一拳撂进了黑玫瑰发情期的牝户里,一个啷当趴了过去,一嘴趴到黑玫瑰的黑玫瑰上,销魂难忘。黑玫瑰最後只是趴下,它都未向前行进半步。

无所事事的莆妮,到处闲逛,就等晚上大哥洞房也去图个新鲜,看个热闹,看新娘子怎麽被操弄的死去活来。这时她听到院门的动静,就跑来看热闹,被陆乘风撞了个正着。陆乘风把她提到花丛里,刚要下手,莆妮就连忙说道:“全都给你艹,别打脸!包爽包叫,不哭不闹。”

陆乘风刚要伸手,莆妮的衣物就应声而落,肥白的大奶子一下跑了出来,抓个正着。莆妮立刻一丝不挂的贴着陆乘风去摩擦,缓缓蹲下身子,掀开陆乘风的衣物,将他肉棒含在嘴里。

“啊,真棒!我还是第一次见这麽雄壮的大家夥!”莆妮抓紧吞吐“啊~一会送进去,一定是要死要活的要。”

“喔~”莆妮一边含着裹弄,一边扣着自己的骚穴,她有些急不可耐了,抓紧抱着树干,将骚穴翘起来,迎着刚刚还含在嘴里的东西。她将两个奶子夹住树干摩擦,一只脚擡起勾着陆乘风臀部给她。

陆乘风瞅准小穴迎来时,一根到底,深深插到底,爽的莆妮嗷嗷向天嚎叫。

陆乘风一点不温柔,不停的冲刺,残忍的爆操,莆妮全都能享受。

“嗷~嗷~好快的速度,好猛的汉子呀~”速度太快,莆妮被顶了起来,都还没能着地又被顶起来。

莆妮翻起白眼,可嘴角一直挂着笑和口水,一直亢奋地高叫。

“啊~~~终於好好吃了个独食。”莆妮得到大大满足,魂不附体一般,战斗太剧烈,不知觉整个肉体猛然高潮,一下就顶起树杈上了,赤裸裸光滑白条挂着,一声不响。

青春无敌,肉搏就一战到底。

“我艹,这丫头又在哪找到个猛男,难怪偷偷跑出来,幸亏老娘机智,大爷~也来给我开开窍吧~”莆家二夫人话未说完,大逼就送了过来,陆乘风自然也不轻饶它,拿起棒槌“啪—啪——”打在逼肉上面。

“喔~真是好本领,喔~从未这麽激烈过,来吧,用你最爆炸的力量,奸淫我,虐待我!”……莆氏二夫人光着身子躺在地上,微弱喘息着,痴痴念叨道“真的太爽了,好想天天享受呀…”。

风韵犹存,快活就一泻千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