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明末烟云shitou(石头)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明末烟云 明末烟云

    华夏五千年历史长河,流淌过许许多多朝代,每个朝代的开始与结束,都是历史最震撼的时刻。  明朝末期,腐败不堪。万历和天启时代长期积累下来的诸多弊政,明朝如今已到了风雨飘摇、大厦将倾的危急时刻。

    shitou(石头) 状态:连载中 类型:历史军事
    立即阅读

《明末烟云》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明末烟云》,是作者shitou(石头)倾心创作的一本历史军事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华夏五千年历史长河,流淌过许许多多朝代,每个朝代的开始与结束,都是历史最震撼的时刻。  明朝末期,腐败不堪。万历和天启时代长期积累下来的诸多弊政,明朝如今已到了风雨飘摇、大厦将倾的危急时刻。

《明末烟云》 第十五章 李自成进北京 免费试读

明朝开国时,明太祖朱元璋贫穷出生,做过和尚,二十五岁时参加红巾军起义反抗凶恶的元朝。其一生,身经百战,驱逐蒙元,挽救华夏,建立大明。其功业和难度远远超过了宋朝的宋太祖赵匡胤。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风云变幻转瞬间已过去二百七十六年,几多能臣风云一时,此起彼伏,几多帝王风流荒唐,英明神武。都如参天巨树上注定要飘下的叶子,在空中随风而飘最终落地。如今,已是崇祯十七年了。

这十七年中,大明北方各地遇罕见天灾并引发民灾,转变为人祸。逐使农民军和女真人相继谋反、此起彼伏、烽烟四起、生灵涂炭。转而祸乱天下,民不聊生,千里无烟,使百姓遭受前所未有之天灾人祸。男或为奴或被屠杀,女沦为生育和性欲的工具,使人不再是人,实为世界之大痛。

紫禁城,清晨。

崇祯帝在世的时候,常乘步辇行去武英殿召见王公大臣,因为这样可以避免臣工们进入乾清宫而烦扰了内宫嫔妃和太妃们的清静。那时候,崇祯帝不爱常走三大殿右边的侧门,而是出乾清门以後方向转右,进入隆宗门接着直向南行,不远就可以看到西华门和武英殿了。

如果出了西华门,就可以看到城外宽阔延绵清深见底的护城河了,这条护城河已经守护了紫禁城二百七十六年了。

如今年已二百七十六年的护城河啊,样子已经和往昔不再一样了呀。

此时此刻的护城河,和原来相比,展现着一种颠覆性的冲击画面。河面上浮着一片片层层叠叠、随波逐流的宫女和太监屍体,更有一些紫禁城的侍卫。有的孤零零的一个人漂在一个角落卡住了,有的三五成群的挤成一块,有的顺着水势如旋冰旋转而下,在护城河里凄惨的旋流着。

这些投河自尽殉国的宫人,大多是乾清宫、坤宁宫、承乾宫、慈庆宫的宫人,自尽得最是干脆,从容不迫。乾清宫代表着皇上崇祯帝,坤宁宫代表着周皇後,承乾宫代表着田皇贵妃,慈庆宫代表着懿安皇後。

但是依然还有许多怕死偷生的宫人们,求生本能的跑过石桥逃往南长街和北长街,或者穿过玄武门而逃。有的宫人逃出宫外以後,又不知道再去往哪里,结果又折回来投护城河了。

但是,整个北京城都在大顺军铁桶似的包围中,其实都是逃不出北京城这个大牢笼的。

还有许多宫人无处可去,听命就命的待在紫禁城或跑回自己平常侍候着的宫里,听天由命了。因为这些宫人们知道,出宫了以後,北京城里也不再有安全的地方了。

谷雨时节,护城河岸上每年都长满随风飘动的嫩绿新黄柳丝,此时依然如此,这是上天降给人间的礼物,从来不成因为朝代的更替而改变过。

雾已退散,几许温暖阳光跨越千里万里,洒在风中摇曳着的柳丝上,摆呀摇呀,时而随风转左,时而受逆风又忽而转右,向世间展示着里被两面。

只是,往年此时,频繁在柳丝与水面之间闪翅飞越的翠鸟和燕子,此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因为护城河里的荷花荷叶间尽是紫禁城宫人们的屍体。

此时,大顺军临时组建的清宫营,已经抵达午门了。

最後守卫紫禁城的侍卫们,见再无希望,终於放下手中的钢刀,献了午门,打开了紫禁城的南大门通路。

大明二百七十六年来,紫禁城午门迎来了陌生的人们,展示着朝代的无情更替,还有更替下面埋藏着的腥风血雨和刀光剑影。

血雨腥风十多年,登极午门观日升,一将功成万骨枯,鬼雄埋满血土里。

※※※※※※※※※※※※※※※※※※

雄壮高大的乌龙驹施展开四蹄,在北京城的路上,奔跑着。随着奔跑的步伐,身上的肌肉线条在黑亮的皮下,此起彼伏,特别夺目。

不时因为跑得太快被大顺皇帝李自成扯紧马缰绳後,一双前蹄高擡甩动着充满肌肉的马颈,嘶叫几声。

待得前蹄刚刚落地,大顺皇帝李自成甩动马鞭击打下来,乌龙驹臀部受力,再次嘶叫几声,运足马力再次朝前奔去。乌龙驹本来就高大骏逸,在大顺军乃至整个天下,都算巅峰层次了。

身高压过其他马匹的乌龙驹驮着大顺皇帝李自成,威风凛凛的行在北京城的街上,街上早已被大顺兵打扫的一干二净了。在李双喜率领下,英姿飒爽二百骑兵护卫,一路前行护卫着大顺皇帝李自成。骑兵的後面是擎着一柄黄伞的传卫武将,在其左右是十个御驾侍卫和训练多时的传宣官。

在李自成开进北京城之前,各营的兵马有许多已经提前开进北京城,为李自成入主紫禁城做好了各种准备。这些各部兵马分为清城,清宫、灭火,三部分,各有各的任务,分工细致入微。

大顺皇帝李自成骑在乌龙驹背上,身上穿的是精心准备,绣着飞龙和潮水的淡青色箭袖绸袍,腰系的是杏黄丝绦,头戴的是宽檐白毡帽,帽顶有金黄色丝线帽缨,更镶嵌了一块蓝色宝石。

浑身漆黑皮毛的乌龙驹,身上的行头也焕然一新,崭新的黄辔头,黄丝缰,闪光的银嚼环,抛光的盘龙鎏金镫,还有金光闪闪的镀金铜铃。

大顺皇帝李自成并不从阜成门、西直门入北京,而最後选择了德胜门。沿途大街早已打扫干净,百姓门前香案座座。街两旁跪满了大顺兵和头贴「顺民」的百姓们,他们争相观望着,大顺皇帝李自成从远远的地方骑着乌龙驹,缓缓行来威风凛凛的样子。

一旦大顺皇帝李自成近前以後,不管是大顺兵还是顺民,都连忙低下自己的头,更不敢发出一声声响,因为怕触怒龙威。

大顺皇帝李自成表面镇定自若,微笑以示众人,但是内心并不平静。因为知道紫禁城昨夜并没有放火,虽然北京城各处都有全家自尽自焚者,但是崇祯帝失踪了。

尽管大顺兵已经把北京城围的水泄不通,但要是给崇祯帝藏於民间跑去江南,大事就不好了。所以,李自成现在虽然风风光光的进入了北京城,但是心里还是忐忑不安的。

大顺皇帝李自成骑着乌龙驹,在大顺兵的护卫下,入德胜门後一直向南走,到西单牌楼再向东,凡到一处都是人山人海、人头攒动的画面,一阵阵「皇上,万岁万万岁」的人声此起彼伏的延绵到一条街与另一条街上。

接着大顺皇帝李自成所部转到了西长安大街,李双喜骑着马跟在大顺皇帝李自成身後,时时关注着李自成的安危,手里时刻握紧钢刀。

乌龙驹何时见过北京城这般繁华的城市,往日不是除了在战场上冲锋陷阵还是冲锋陷阵,但是西安的秦王府根本不能和北京城相比,因为这里是掌握天下的皇帝所住的圣城。

乌龙驹今天也是极度的兴奋,兴奋得大顺皇帝李自成都需要多耗几分力气才能控制住它,马中王者乌龙驹。

李自成不时转头看向所经之处的街两边,看到百姓家家户户门前,都贴着「顺民,皇帝万岁,大顺永昌」等字样。沿街两旁,焚香而拜,人山人海好不热闹。李自成心里好不快意,心想自己过去只是一个驿足,变成了如今入主北京的皇帝了,这两者可谓是天地之别。

李自成又看到,有许多百姓家里仍然家家闭门,虽然都在门口焚香和贴上了「顺民」等字样,但不见有人出来,心里有些恼怒。倏地又看见不远处刚刚被浇灭大火已然焚毁了的民宅,怒火竟消减了大半去。李自成心里想着,这些百姓的亲人或许有许多已经为大明自尽殉国,而心灰意冷了。

李自成的双眼看着,这一路走来,各处都有焚毁的房屋,临近街两旁的已经被提前入城的大顺兵所扑灭,而远处却是火光滔天、然屋连绵不绝。李自成的星目中闪过悲凉的神色,但只是一瞬间便恢复了镇定自若的样子,因为他是大顺皇帝李自成。

那些跪拜在街边的百姓和大顺兵,都低着头不敢擡头,更不敢作声,只有马群的蹄声不停此起彼伏的响着。随着李自成所部的不断前进,马群的马蹄声一路向前延绵而去,徘徊在北京城的大街小巷里。

经过一条又一条街,李自成骑在乌龙驹身上,再了望远方,只见街边不远处的北京城里,许多民宅官宅仍然在大火中燃烧着,而来不及浇灭。李自成知道这是举家自焚的现象,心里顿时一阵又一阵难过,涌上心头。心里想着,大顺是为民请命推倒大明,解放老百姓,为何还有许多官民为了大明而选择全家焚烧屋子自尽殉国?难道是大顺的行为是有些百姓不能容许和容忍的吗?

一路上,宣诏官嘹亮的声音不断的宣布着:「万岁有旨,军民钦遵。大兵入城,四民勿惊。家家开门,照旧营生。三军将士,咸归军营。骚扰百姓,定斩不容!」

大顺军军容整肃,兵将如云般扈从着皇帝李自成,一路前行。从长安右门外向南转移,进入公生右门,再顺着皇城的红墙西边走去,到了正阳门以後内向左转,一会就到了大明门了。

其实最近进入紫禁城的道路,是先走地安门进入皇城,再经玄武门入主紫禁城。但这样就成了大顺皇帝李自成走後门,而皇帝走後门和偏门是不行的,而何况是大顺开国皇帝了。

所以,大顺皇帝李自成一定应该走紫禁城的正南门,大明门(今天的中华门)。大明门内是东西相对的两排廊房,屋脊相连,各有一百多间,称做千步廊。两排廊房的前边是宽阔的石铺道路,廊房的背後便是皇城的红墙。中央各部衙门,都在这红墙之外。

李自成骑在乌龙驹背上,一路前行,不远处的承天门跃然眼前,模样越来越近了。

李自成早有所闻紫禁城里那些传说中的事物,那天下闻名的一对汉白玉华表和金水河桥上的白玉栏板。这许许多多的宝贵事物,是以前自己梦寐以求,也永远看不到的,包括很多以前的大明臣子和百姓们一生都见不到。

这个神圣的禁区包括里面的一切,今天所有的事物都归於自己这个大顺皇帝李自成了。

华表是华夏古代传统建筑形式,属於古代宫殿、陵墓等大型建筑物前面做装饰用的巨大石柱。相传华表是部落时代的一种图腾标志,古称桓表,以一种望柱的形式出现,富有深厚的华夏传统文化内涵,散发出华夏传统文化的精神、气质、神韵。该华表建於明永乐年间,迄今已有屹立五百多年历史,模样显得端庄秀丽、庄严肃穆。华表不单纯是个装饰品,更是提醒古代帝王勤政为民的标志。

李自成意气风发的骑在乌龙驹身上,独马扬鞭催着乌龙驹扬起马蹄,奔向承天门,脸上的神情就像一个发现新大陆的孩子一般惊喜。

李自成道:「朕,终於看到这些事物了,承天门以後承的是大顺的天。」

承天门此时已经布满了候圣驾,层层叠叠、鳞次栉比的御营亲军守卫。这时,都跪在地上接圣驾,军容整肃,不动如山。

大顺将士呐喊道:「皇上,万岁,万万岁……」

大顺将士们的呐喊一阵接一阵,此起彼伏、斗志昂扬,声震百里。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李自成心血来潮,无不动容。忽然,手抓紧马缰绳,挥鞭一甩乌龙驹的臀部。乌龙驹便扬起前蹄,响亮的朝天嘶叫三声,驮着皇帝李自成走上那白玉桥。

李自成双眼顿时精光闪闪,只因这一切太过满足自己的期望了,胸中因为心潮不停而澎湃非常。李双喜骑马跟在乌龙驹後头也上了白玉桥,心情也兴奋无比,但是李双喜不敢走桥中间,只从靠近桥的雕龙栏板边而走,因为中间只有皇帝一个人才能走。

李自成骑着乌龙驹站在白玉桥上,意气风发的回首一望,文臣武将见到大顺皇帝回首,再次如波澜起伏般有条有理的跪拜下来。这一拜,露出了身後的大明门背景,此时大明门正被越来越盛的阳光普照着。

不远万里的阳光温暖的普照着大地,普照着紫禁城还有它新来的主人。

李自成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朝文臣武将们从容轻轻一甩马鞭,展示皇帝至高无上的威严和气度。

李自成庄严道:「平身……」

接着,李自成一行人,穿过了高大壮阔的承天门,背後的午门便清晰的呈现在了众人的眼里,其模样李自成和文臣武将们也是第一次看到。竟然比承天门还要高大壮观,规模建制已经大大的超过承天门了,可谓是小巫见大巫,真不知道午门里面又是怎样让人震惊的情景啊。

李自成看到午门的景象,一双星目如同看到辽阔的海洋般,瞳孔胀大放大着,内心的惊喜和震惊更上一层楼了。李自成心想,十几年的拼搏下来,一切都是值得的。

午门在李自成的视线里,如同一座高大的山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大了。

城楼雄伟壮观、叹为观止,李自成心想午门里面的紫禁城一定会是更加让人匪夷所思、惊心动魄的画面啊!

大顺皇帝李自成是第一次见到午门,虽然在明朝活了三十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进入北京,更进入了凡人不能接触的皇城范围,所见所闻都不是西安可以比的。然而,不同的是,第一次进入北京,北京就已经整个归大顺皇帝李自成所有了,这样带来的神奇感觉在李自成心里激荡徘徊着。

但见,已经收到皇帝驾临的消息,率领清宫营的李过和李岩,率领大顺清宫营的一些将士忽忽地行出午门,有条有理的来到雄骏的乌龙驹蹄下,有条有理的都跪下接驾。

李过和李岩沈沈道:「微臣,给皇上,接驾……」

李自成看着他们的神情,感觉不妙,心头沈了下来,知道崇祯帝还是没有找到,哪怕只是崇祯帝的屍体。

李自成知道没有找到崇祯帝,心里不安了起来,生怕崇祯帝跑回了江南,那就竹篮打水一场空。届时大顺就会夹在了大清和大明之间,将来仗就不好打了,好比大明和大顺换了一个位置,对大顺来说极为不利,对大明来说其实力范围却连通了整个江南版图。

但是李自成在文臣武将面前又不好发作,因为要保持皇帝的威严,而竭力镇静。

午门前有承天门,大明门,後有皇极门。各门之内,两侧是排列整齐的廊庑。以门庑围成广场、层层递进的布局形式是受古代「五门三朝」制度的影响,利於突出皇宫建筑威严肃穆的特点。午门是紫禁城的正门,东西北三面城台相连,环抱一个方形广场。北面门楼,面阔达九间,上面是重檐黄瓦庑殿顶。东西城台上各有庑房十三间,从门楼两侧向南排开,形如雁翅,也称雁翅楼。在东西雁翅楼南北两端各有重檐攒尖顶阙亭一座。午门,三峦环抱,五峰突起,气势雄伟,故俗称五凤楼。

李自成虽然还没有进入紫禁城,然而仰望午门之壮观,已然让李自成心潮澎湃生成阵阵涟漪,一双星目精光四射,激动不已。李自成心想自己的雄心壮志,今朝已经成功大半了。

李自成轻轻挥动马鞭,於是乌龙驹驮着李自成向午门前慢慢前进,乌龙驹行了十多步,李自成英姿飒爽的手扯马缰绳,跳转马头。李自成面向文臣武将,只见个个都面露喜色,脸上都充满了对大顺的希望和对大顺皇帝的敬畏佩服。

李自成看着眼前的这些文臣武将,能来到午门前的人,都是和李自成出死入生的心腹和核心将领。李自成的星目一个个轮流看着他们每一个人,只要看一眼,李自成都能说出和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故事。

这些云集般的文臣武将後门,旌旗蔽日随风飘扬,阳光普照下,像预示着大顺的大好时光和美好将来。

李自成心血来潮,催动乌龙驹向前跑了几步,乌龙驹便展开雄姿,漆黑的皮下肌肉蠕动起来,就连乌龙驹望向群臣的马眼也仿佛射出了摄人的精光。

李自成从容道:「朕,本意拿下陕西、河南等地後向南进兵,攻两湖、四川、两广,然後顺长江而下,征服江南。」

乌龙驹这时也被午门的壮观景象所震惊,兴奋得擡起前蹄嘶叫三声,再原地转了两圈,乌龙驹的欢快的样子也感染到了大顺皇帝李自成。李自成笑着抓紧马缰绳,控制住乌龙驹,摸了摸马鬃稳住乌龙驹身形,用手轻轻拍了两下乌龙驹的马头,怪它调皮。

李自成从容道:「朕,本想征服江南後,再挥军北上,一举攻下北京,再横扫辽东,消灭犯我华夏的清兵。」

将士们一听皇帝的豪言壮语,再次跪拜下来,人群如波澜起伏般蠕动着,跪定以後俱都不再动分毫。

文臣武将们呐喊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群起的人声在午门前响起,久久徘徊不散,就连紫禁城里躲在各宫里的宫人们,都听见了一些异常的声响,而担惊受怕。

李自成抓紧马缰绳道:「但朕,忧虑清兵会抢先攻占北京,伤我华夏的根基传统,折损大顺军威,将致使大顺军立於坚固的北京城下,那样就枉死众多兵将们了……」

文臣武将们呐喊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乌龙驹摇晃着马首,一声接着一声的嘶叫着,擡起一双前蹄,轮流在空着踢着,颈上的马鬃随风飘扬起来。

李自成从容道:「朕,前思後滤,决定必定先东征北京,大顺军威所到之处,无不摧枯拉朽,战无不胜……」

文臣武将们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自成自信笑着,拉紧马缰绳,一甩马鞭击打乌龙驹的臀部,控制着乌龙驹冷静下来。於是乌龙驹放下前蹄,呼了几口大气,慢慢冷静了下来。

李自成从容道:「如今,大顺东征军控制京畿,远及山东,山海关已是一座孤城,扫平辽东各地,指日可待……」

李双喜,李过,刘宗敏、宋献策、牛金星、李岩等文臣武将,他们眼里的大顺皇帝李自成,仿佛是天上降下的帝星一般耀目。

文臣武将们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大顺必胜,大顺必胜……」

李自成从容道:「朕,要建立一个安定的天下,万世的王朝,让百姓安居乐业,共享繁华……」

文臣武将们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大顺必胜,大顺必胜……」

李自成骑着乌龙驹站在午门前左右徘徊,慷慨激昂的一番话配上乌龙驹不时的几声嘶叫,激动感染得文臣武将们内心激荡不休,满心欢喜、佩服的五体投地。一方面欢喜大顺的美好未来,另一方面欢喜自己,征战多年终於可以停下腥风血雨的日子,安享荣华富贵了。

看着皇上的志得意满的表情和神态,李岩在人群中反而偷偷的眉头微蹙,但是今天却是万万不能说不吉利的话。清兵和吴三桂的动向,一直不明朗,在正月大顺拿下西安各地以後,清兵曾来信说希望和大顺共取大明江山,显然是不想和大顺为敌,一起共同谋取大明江山的意思。

李岩知道,清兵是想先同盟大顺,然後强攻山海关消灭或受降吴三桂,再南下山东一马平川,越黄河再越长江,直驱江南大片土地。而分四川、贵州、云南等地给大顺攻打,最终再二分天下。但是大西军正在攻占四川各地,如果和清兵联盟的话,结果是等於大顺要和同是农民军的大西军开战,到了那个时候,清兵一定会在背後偷袭大顺军的。

李岩早就给李自成建议,拿下陕西、湖北等地,攻击榆林又成功後,大顺实力已经与清兵接近,应该采取据山西屏障陕西关中,扼守三峡以防止和张献忠的大西军反目,再攻占两湖,用两湖的钱粮供养大顺军。

至崇祯十七年,各方势力的强弱根本其实不全在於兵力反而在於钱粮收入。明朝需要江南的财富养活明军,但在既对抗清兵的同时又镇压农民军,消耗巨大逐渐不支,北方和南方又被大顺军逐渐攻占并隔断通路和粮道,江南的钱粮不管是陆路还是海路,便不能运送到北方乃至京师了。直到北京今天崩溃被大顺军攻占,江南的钱粮还一直握在江南大明军手中,但是又不能为京畿各地所用,北方又大旱瘟疫横行,情势才愈演愈烈,一发不可收拾了。

而清兵,基本一直靠血腥掠夺,虽然强迫威胁蒙古和朝鲜提供了一部分钱粮,但是年年开战也是入不敷出,可以说清兵的日子过的并不比大明好,因为辽东是苦寒之地。包衣制度虽然可以在辽东生产出一部分粮饷,但因气候原因,收成差额是相当巨大的。

虽然,清兵不停的入塞掠夺,以战养战。就算打输了,大不了可以再一次退到那冰天雪地的极北之地。而大明却是无处可退,先被拦腰斩断,再围攻北京。让崇祯帝把明军的精锐力量不停在农民军和清兵之间频繁调动救急火,这才养肥了李自成和清兵,这个就算是朱元璋在世也会吃不消这种打法。江南明军看着北方战事难支也欲哭无泪,望尘莫及了。

李岩现在最怕的是,不进北京还好,大顺的军威士气还在,势头正所向披靡。但是一进这个北京城,待时日消磨过後,必将有所折损,那时如果吴三桂投降清兵再一起杀来北京,仗就不好打了。

大顺虽然还没有和清兵作战过,但是李岩对明军和清兵的战争了解不少,知道清兵以凶残血腥着称,善骑兵冲锋陷阵,摧枯拉朽。而骑兵这一方面,只有老营的大顺骑兵营可以一战,现在大顺军入主北京,要是制约不好这些农民将兵,情况就不妙了。

李岩再想,如果大顺军不攻打北京,而转为固守山西和南下江南,那麽既可以堵塞清兵从山西入关的通道,崇祯帝调兵遣将回北京,是能守住北京和对抗清兵的。等崇祯帝拖住清兵的步伐,大顺就可以一路南下攻占江南富裕之地了。

而那时,崇祯帝为了防范清兵,对於南下的大顺军背後也不敢妄动分毫,因为有清兵在背後掣肘。如果那样的话,对大顺军来说,比拿下崇祯帝所在的北京城更有意义和价值。

那样一来,有崇祯帝拖住清兵南下的道路,大顺军也可以伺机消灭大西军,从而扫平後顾之忧。等江南平定以後,再一鼓作气挥军北上,那时就算崇祯帝和清兵同盟也不是大顺的对手了,何况崇祯帝对清兵恨之入骨。不然不会在过去农民军即将灭亡的那年,抽调回孙传庭十数万的秦军去辽东打清兵了。

那一次,崇祯帝还犯下了一个重要的错误,就是既然抽调了孙传庭的秦军去辽东,不但不给孙传庭去指挥打清兵,还将孙传庭关进了大牢。反而让洪承畴去指挥秦军打清兵,这样兵将互相不熟悉,缺少交流和训练,还让那个高起潜太监去监军掣肘洪承畴。那个时候的洪承畴真正手上的兵力少的可怜,精锐全部都在高起潜的手上,真是想不败都难了。

李岩知道,清兵凶残并不得民心,每次南下入塞都是屠城、抢钱粮、抢年轻女人、抓壮丁。河北山东等地被屠杀了几百万人,一个城接着一个城杀得精光,屍横遍野、江河堵塞、千里无人烟。清兵每次入塞,在华北地区无不是犯下惨绝人寰的罪行,每次百姓都是殊死抵抗,知道不抵抗也是全家乃至整个城都是必死的。

李岩知道现在想当初,已经不现实了,现在大顺军已经攻占了北京,山东虽然还不算稳定,但也在大顺的控制下。山东总兵刘泽清不战而退,不顾崇祯帝的安危更不会顾百姓的死活,早早就退出山东逃亡至江南淮安附近。

现在全部的变数就看大顺自己能否保持住自己的实力,抽调兵力备战再决战清兵,和能否抓准时机,一举或消灭吴三桂和清兵了。李岩知道现在大战在即,必须立刻从各地抽调兵力前来北京集结。

李岩知道,现在的大顺如果保持不住实力和士气,又抓不准时机决战清兵或者吴三桂的话,一旦匆忙和清兵或吴三桂开战,後果就不可想象了。大顺如果没有前期的韬光养晦,哪会有後期的开疆拓土呢。

大顺皇帝李自成骑着乌龙驹的英姿,在李岩的眼里,在亲卫营的前後簇拥护卫下,慢慢进入午门里,入主那大顺皇帝李自成朝思暮想的紫禁城,和里面的三宫六院。

※※※※※※※※※※※※※※※※※※※

武英殿。

李自成今日本来要在武英殿,受群臣朝贺,开开心心的完成入主北京的仪式。但是崇祯帝并没有在紫禁城里自尽殉国,下落不明,这样一来大明就还存在着。

李自成於是取消了在武英殿受朝贺一事,命宣诏官下圣旨,命文武百官各回衙门或驻地。投降大顺的明朝内臣,暂回自家中,听候录用。择日,但听午门钟声,新朝的文臣武将们,前来武英殿上朝,不得迟误!

这时文臣武将们乃至一些百姓都知道了,崇祯帝下落不明的情况。有的人自然希望找到崇祯帝,不管是死是活,这样才能安保自己的荣华富贵。还对大明有些忠义的人却暗自欣喜,希望崇祯帝能逃回江南,重振大明。有些投降的原明臣知道崇祯帝下路不明以後,更是怕崇祯帝回到江南後再打回北京,那时自己就会遗臭万年、受抄家灭族之罪了。

李自成的核心将领在武英殿各自领了圣旨以後,纷纷退出了紫禁城,各自行事去了。想要向大顺皇帝李自成进言的李岩,也没有被李自成留下来并接见,於是李岩落寞而去。只有李双喜准许留在了紫禁城,因为李双喜是李自成是义子。

待文臣武将纷纷离开武英殿後,李自成看向李双喜,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神色,知道这一路进北京的事宜,双喜出力不少。

李自成从容道:「起驾,乾清宫,朕要看崇祯住的宫殿,朕想了解这个大明的皇帝。」

李双喜立刻跪伏在武英殿华丽的地毯上,用平稳的语气回话,都来不及多看几眼殿里华丽无比的装潢。

李双喜沈沈道:「臣,遵旨。」

李自成和李双喜二人出得武英殿,身边有上百个亲卫营侍卫保护着。

李自成一眼望去,眼前尽是紫禁城远近无数的琼楼玉宇,金碧辉煌,雄伟庄严。殿宇深邃得密密麻麻、鳞次栉比,一眼望去,数都数不清。

李自成从容道:「这麽多的宫殿,真不知道,乾清宫在哪里?」

李双喜沈沈道:「回禀皇上,这里怕是看不见那,乾清宫的。」

李自成俯视李双喜道:「那麽,该从哪里去那,乾清宫,一睹芳容?」

李双喜沈沈道:「请皇上,容微臣领路,去那乾清宫,但不知道皇上,想从那条路线驾临乾清宫?」

李自成俯视李双喜道:「有几条路线,可以去达乾清宫呢?」

李双喜沈沈道:「一条是先左向穿偏门走三大殿的路线,这样可以欣赏紫禁城里三大殿的美景,另一条是北上穿隆宗门去乾清宫,但是就看不到三大殿的美景了,请皇上下旨,该走那条路线?」

李自成俯视李双喜道:「你是如何这麽清楚,紫禁城里的各宫位置?」

李双喜沈沈道:「微臣在破北京内城的时候,从投降的紫禁城太监王德化手里得到了,紫禁城精致图册,想到以後皇上要驾临和入主紫禁城,所以微臣细细的看了许多遍了。」

李自成微笑着,弯下腰轻轻扶起李双喜,李双喜满眼惊喜,皇上竟然亲自扶他这个臣子,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荣誉啊。

李自成笑道:「我儿,长进了,快快起来,领朕前去那乾清宫,就走三大殿的方向吧,朕还没有见过三大殿是什麽样子呢。」

李双喜双眼湿润,蒙皇上隆恩,再次跪伏下来。

李双喜沈沈道:「微臣,遵旨。」

李自成从容道:「大顺的将来,你我君臣一起共筑,还天下百姓一个太平盛世,定不输那朱元璋……」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