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爱毛一族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爱毛一族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铿锵悲歌 铿锵悲歌

    这是1999年的一个夏夜,南方小城徐来县的惠来饭店内,两个穿着警服的中年女人正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由於职业相同,两人几乎是一样的打扮:蓝色短袖警服黑裤黑皮鞋、短头发。只不过左边的女人头发在发梢处烫了一圈,瘦削的身材配上秀气的脸庞看着很有一番成熟的韵味,但她手背上突出的筋骨和淩厉的眼神让人知道这绝对是个不好惹的女人;右边的女人从身材上看像个欧洲女人,从脸到胸到屁股都是前一个的加长版。

    爱毛一族 状态:连载中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铿锵悲歌》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铿锵悲歌》,是作者爱毛一族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1999年的一个夏夜,南方小城徐来县的惠来饭店内,两个穿着警服的中年女人正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由於职业相同,两人几乎是一样的打扮:蓝色短袖警服黑裤黑皮鞋、短头发。只不过左边的女人头发在发梢处烫了一圈,瘦削的身材配上秀气的脸庞看着很有一番成熟的韵味,但她手背上突出的筋骨和淩厉的眼神让人知道这绝对是个不好惹的女人;右边的女人从身材上看像个欧洲女人,从脸到胸到屁股都是前一个的加长版。

《铿锵悲歌》 (九) 免费试读

徐来县

「老范哪,我是任长喜,不好意思啊,你这假期怕要提前结束了。」范秋芳揉了揉太阳穴,轻轻把正在闻自己脚的儿子踢的摔到了地上。

「是这样,一个小时前来了个自首的老尼姑,说是杀了自己的儿子,可是审讯起来除了她自己的法号,别的什麽都不肯回答。她是个佛教人士,而且年纪也不小,我们也不好用强,看来只有你上了。你可是局里最厉害的预审,好好给小汪小张他们上上课吧,嗯,接你的车子已经在路上了,估计一会就到。」

「知道了,局长,我马上到。」

时间推回到二十分钟前,胡翔放学进门没听到爸爸炒菜的声音,便粗着嗓子问道:「妈,你可真懒啊,我爸没回家你连饭都不做啊?」

范秋芳被儿子说话声惊醒,她把放在茶几上的两只穿着肉丝袜的脚交换了一下位置微笑着说道:「对不起,妈妈本来准备做饭的,不小心睡着了,这样吧,你到楼下对面的老牛家买两碗牛肉拉面上来吃吧!」

胡翔看着母亲包在丝袜下的脚趾心中一颤,他先走到茶几边讨好的说道:「妈,今天英语测验我全班第二名。」说完蹲下一只手摸着母亲左脚的脚背,另一只手摸起母亲右脚的脚底。

范秋芳忍住想要发火的冲动,不悦的缩回了脚。

「妈,我好难受,我就闻一下!」说完强行拉直了母亲的左脚,整个脸便扑了上去,温热半臭的母味直扑神经,胡翔魔性变彻底激发,一把扯掉了短短的薄袜,鼻子在白白的脚板上回来闻了几遍後,张嘴将母亲的大脚趾吞吐了起来。

范秋芳到局里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和局长简单打了个招呼後,范秋芳并没有急着直接去审问,而是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了电脑,打开了一个着名的佛教网站研究着。

十分钟後,她来到审讯室拍了拍张秋平的肩膀:「小张,你先出去,我汪,我来问,你记。」见小张有点不高兴,范秋笑微笑着在他耳边说道:「小张,我和小汪是女的,她一个出家人平时很少和男人接触的,会有抵触和抗拒心理,懂吗?」

「静空师太!」,范秋芳双手合十的弯腰和一身道袍的老尼姑打了个招呼。

老尼见来人文质彬彬且举止言谈很有教养,难得的是对方一个警察还懂得对自己作揖,便也起身回礼道:「施主万福!」。

「静空师太,你在我省佛教界可是名气不小啊,当年我母亲在世时每年都会去安徽九华山还愿祈福!」,范秋芳倒了一杯水递给老尼道。

「施主母亲有此诚心,定会在天上神佑施主!」静空接过水杯,单掌竖起说道。

「师太饱读经书,乃是有德高僧,想来杀子定有难言之痛吧?」范秋芳努力的回忆着古典小说中的说话方式细语问道,边上的小汪和监控器边的局长都是一脸敬佩之色。

静空叹道:「唉,想不到我清修一生竟遇如此大悲之事!我与范施主甚是有缘,便全都说与你听吧。我当年考大学时差两分而落榜,家人便让我复读一年,有一天同宿舍的几个女同学都出去玩了,查宿舍的教导主任便将我身子坏了,我那里不太懂这些事,也不敢和别人说,以为忍忍就过去了。谁知几个月後肚子竟大了起来,那时医院对人流管的严,我没结婚,父母又没什麽路子,县里的医院卫生所都不给做手术,最後孩子便生了下来。父母天天不是骂我便是唉声叹气,我实在无法面对父母和同学邻居的闲言碎语,便出了家。那个孩子从十多岁起便每年到观里看我一次,但我心已归我佛,对尘事早已无牵挂,便劝他好好做人,以後不要来看我了。」

静空喝了两口水又继续说道:「但他还是每年都会来看我一次,一直到今年,我念他一片孝心,便也就遂了他的愿。他岁庚应该是33了,听他讲成过家又离了。今年他又来了,还拿着一封信,是村里很多户人家签字请我回去给他们传经的,范施主可能不知道,我们那里的人很多都信奉佛教。许多同门师妹也劝我去,我一想传经布道也是好事,便随他回了家。」

范秋芳给静空续了水,静空待继续说,看了看小汪又止住了。范秋芳咳了一声道:「小汪,昨天我叫你整理的东华小区盗窃案的材料你怎麽还没弄好?快去,我明天早上要用呢,这里我一个人就行了!」

静空何等智慧,忙起身合十道:「谢范施主!」

「晚上我打坐念经完刚刚安歇,那孽障就敲门进来,说要与母共宿以尽孝道,我便严斥了他一道。我乃佛门中人,四大皆空,岂能与男子共宿?孽障便跪地痛哭,言我从我尽过母亲本分,害他一生凄苦,又言一生只求挨着母亲一回足矣云云,我虽早已心向我佛,但那孽障终究是我身上掉下的肉,便应了他,让他另取一被在我边上安歇。」

范秋芳和局长两人听着心里竟都有点荡漾,说到安歇了,发生了什麽事一想就想得到了,否则一个吃斋念佛的老尼姑怎麽会杀人呢?

「师太,全世界几十亿人,出些坏人也是正常的,您不必顾虑,接着说吧,法律里有一条是叫正当防卫,请您尽量详细的描述当晚情节,以便我们找律师为你做无罪辩护。」

「多谢施主考虑周全。睡到夜深,这孽障竟掀我小衣摸我胸肉,我惊醒後严斥喝骂他,怎奈这畜生力大,用一只手掐住我双手,另一只手剥我小衣亵裤。」

小汪和局长一起戴着耳机,局长看着监控器,小汪则奋笔疾书的记着。

任长喜越听越是兴奋,他把椅子向後挪了挪,眼睛往小汪背上一瞧,马上大喜,原来小汪身体向前倾着,任长喜在警裤的里面看到了她黑色的三角裤边缘。

「我悲痛万分,只好不断念诵经文来感化他回头是岸!」静空的迂腐让范秋芳只能无奈的苦笑。

「孽障又用嘴淫我乳肉,用手扣我下身,我挣不得便对他说:『孽障,你如此对我,死後要下永闭地狱的!』那孽障已堕入魔道,竟又用嘴淫我阴肉,早知如此,当年我就应把他化成血水!」

范秋芳知道不插嘴更好,让静空由着情绪倾诉,一有人问她可能会不好意思说了,便走过去把杯里的冷水倒掉,重倒了杯热水给她,走时还把口袋里的一包面巾纸放在了她的面前。

随着静空断断续续的诉说,范秋芳脑中像看电影一样出现了连续的画面:静空戴着僧帽,双眼紧闭在念着经文:「一切众生类回没淫鬼界。无能觉之者唯我能救拔。永断生死本普处寂灭乐。我文殊师利。今欲说神咒。拔济诸众生。除其淫欲本。有名乌稣咤。除淫欲,却我慢。」镜头往下,仙风道骨般的静空劲部以下竟然无片布遮羞,白的有些病态的皮肤胸部是一对小小软软的乳儿,平坦的小腹下镶嵌着几根稀疏的阴毛。

懒惰且流氓成性的男人哪懂母亲这些之乎者也,吐了点臭唾沫抹在几天没洗的脏鸡巴上就捅了进去,静空痛的倒吸一口凉气,男人一见更乐,抄起静空两只瘦白的腿就是一阵急促的抽插,无法挣脱的静空依旧想感化孽障儿子,只是经文在身体的剧烈晃动中念起来着实费劲:一切,呃呃,众生类,嗯,回,没,淫界,嗯嗯,界……男人玩的更是兴起,趴下身嘴一张,静空的半边乳就没了足迹,右边乳肉的头儿也被孽障用粗糙的手指搓弄不停。

「娘,你不是得道高僧吗?怎麽奶头也硬了?逼里还出水啊?」

男人淫笑着边问边恶狠狠的用力耸动屁股,静空此时要全力抵挡那不该出现的生理反应,经文便只能停下了。对她来说,身体只是一具臭皮囊,只要一心向佛既可化解,但如果心里出现了淫邪之念那不光是难成正果,死会还会被打入永闭地狱的。她只好集中精神,幻想着肃穆的佛堂和心中的圣境。

孽障力气非常大,把瘦弱的静空身体转了过来,静空不知他又要如何羞辱自己,但很快就不需想了,孽障已经把那东西从後面又顶入了自己阴肉中。听着自己的屁股被撞的羞耻声不断,静空只得以念起了经文:一切众生类回没淫鬼界。无能觉之者唯我能救拔。永断生死本普处寂灭乐……

静空用纸巾擦了擦眼泪又接着说道:「那孽障抽出秽物後,竟递到我嘴前要我舔吸,我一时动了嗔念,抽起桌上的剪刀就向他肚子捅了过去。」

半小时後。

「局长,医院那边情况你也知道,人没大事。我看这事还是不了了之吧。这静空师太在本市乃至全国佛教界都算是小有名气,几十年潜心修佛,这事如果一判不管她有罪无罪,对高僧的名誉都将是毁灭性的打击。再说传出去你觉得市委书记和市长会有面子吗?」

「唉呀,小范呀,你这个想法和我一样,这样,你叮嘱一下静空大师,叫她从此以後再也不要见她儿子。我这边呢把这小子关一段时间,反正他前段时间正好也偷了村里一头牛,让他进去吃吃苦头,出来时再让二力敲打敲打他,对付这种人你老范可没二力在行。行了,就这麽办吧!」

三桂市

侯淑娴无聊的躺在床上看着电视,五个月开始侯明健就通过关系把她安排进了一家高档私人医院,医院不仅不敢收一分钱,而且每天夥食也是换着花样的供奉着这位高龄产妇。

这时房门开了,侯明健接过秘书手中的果篮,然後在他耳边悄声说道:「去找到院长,我和我女儿有事情要谈,在我离开前,任何人不准到这里来。」

秘书腰弯成180 度的点头:「是,知道了。」

「淑娴,我那宝贝外孙这两天没踢你吧?这是开发区老吴从马来西亚回来,专程带了点咱中国没有的水果,叫个啥名我也忘了,你留着吃吧。」

侯明健话说完人也坐到了床边,手也顺势在隆起的肚皮上划拉着,侯淑娴推开他的手道:「爸,最近你少来,医院里人多眼杂的……」

话没说完侯明健便封住了女儿的嘴,一边摸乳一边索求着舌头,侯淑娴知道父亲的脾气,打小就知道!躲了两下後便吐了大半截出来,侯明健吸的啧啧有声,手也从上到下的解着病号服的扣子。

「千万别压着我肚子,爸。」

「爸有分寸。」

女儿变黑的大奶头进了嘴里,吸完要舔,舔完要嗫,嗫了还要轻咬,侯书记玩着玩着鸡巴就肿了起来,「我查了,可以从後面搞。」侯明健解开衣服边把胸脯往女儿面前凑边说道。

侯淑娴道:「爸,忍忍吧,我这个要保不住您这辈子就别想抱外孙了。」说完舌头伸长在父亲的奶头上画起圈来。

侯明健快感袭来,将女儿的头死死的按在了胸前,侯淑娴会意的用嘴唇和舌头细致入微的服侍起小奶头来,侯明健扳过女儿的头将舌头伸进去搅了一会後又再次将她的头拉到另一边胸前,侯淑娴被父亲弄的逐渐也有了心火。

「啵、啵、啵、啵……」侯明健光着下身趴低身子不停亲着女儿的大屁股,甚至还在她屁股上面的一条红线上用舌头划动着。

「爸,你轻点,我好怕!」

「没事,我昨天还专门上网查过。」

龟头在翻开的阴唇中间轻轻划了几圈,有点意思了,那就进去吧!侯明健快活的往里一耸,久未性交的侯淑娴身体颤了一下,鸡巴缓缓的插进,再退出;又进去了,又出来了。侯淑娴紧咬着嘴唇怕哼出声来,後面的书记则抄住女儿悬挂着的大奶一边搓玩一边挺腰……

「这样出不来呀,女儿,我快点行不?」

侯淑娴也想快点,但又怕凭着胚胎:「那你插浅点吧,我怕弄到胎儿!」

侯明健便控制着开始的浅插快送,由於进的太浅,龟头部位频繁的被剧烈摩擦,侯明健只弄了两百下左右便有快感来临,这次他不敢内射了,因为每天有医生检查身体,万一查出精液来医生肯定猜得到。

「快,快。」侯明健挺着强弩之末的鸡巴凑向女儿嘴边,侯淑娴忍着恶心的味道,含着父亲污浊的鸡巴吸吮起来,才几十下侯明健就哼叫着死死按住了女儿的头。

侯淑娴张着嘴坐到床边,嘴边的白中带黄的液体慢慢的流了出来……

「唉呀,老顾,在哪喝这麽多啊?」晚上将近十一点,胡涛才晃着身体回家,田红燕听见门响赶忙披着睡衣出来。

「爸,你没事吧?」,顾维军也穿着个三角裤也出来看热闹。

「来,军军,帮我把你爸扶你床上去。」,母子二人将顾汉民搀扶着放到了床上,顾汉民一上了床就趴着吐着粗气睡了起来。

两分钟後,「军军,回去睡吧,你爸没事,睡一觉明早就好了。」

顾维军看着呼声如雷的父亲,再看着母亲睡衣里粗白的大腿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胆大包天的径直走到母亲面前封住了她的嘴,田红燕铁钳般的大手锁住了儿子的喉咙,手指着旁边的丈夫低声道:「要死啊!」

儿子和罪犯毕竟差着十万八千里,本来没用多大劲的手慢慢软下来,儿子色胆没有变小,这次四片嘴唇连起来了,田红燕既害怕又觉得刺激,半推半就的推了两下儿子(以她的功夫,稍用力顾维军就会半天爬不起来。)後便任由嘴唇滑进了自己口腔,顾维军热热的呼气喷在了她脸上,两人舌头搅出一片难堪的响声,田红燕的手由推变成了抱,人也慢慢躺了下去。

顾维军勾出了母亲的舌头,一边吮吸口水喝一边伸进胸罩内摸乳捏奶头,田红燕闭眼把她歪在了一边,这样一是为母子相奸感到耻辱,二也是为观察丈夫睡的沈不沈。很快胸罩被推的很上,微微透明的黑色三角裤也被扯了下来,顾维军死盯着母亲下腹处密密麻麻的卷曲黑毛,心跳的仿佛也蹦出来了。

洗过没多久的母亲阴道散发出香香微咸的味道,顾维军把母亲两片翻的很开的阴唇吮了又吮、吸了又吸,接着用舌尖快速在阴道深处点射出一片水声。

「小军快点,我害怕死了!」害怕这个字比田红燕嘴里冒出来可能是长大後的第一次,即使面对持枪的匪徒她也很少会害怕。

「妈!」顾维军不敢说出帮我吃或舔之类的话,只是握着和年龄不符的大鸡巴送到母亲嘴边,田红燕依旧要象征性的拒绝两下,闭眼仿佛看了很丢人似的,头歪到一边用大手往外推了几下,顾维军把母亲的手拉到一边,鸡巴顶在了母亲的上下嘴唇之间,田红燕不拒不迎的任凭儿子的东西在唇齿间放着,矜持够了该办的事迟早还是要办,顾维军忍不住啊了一声,田红燕嘴里含了个大东西,只能用惶恐的眼神和手势指了指边上的丈夫,顾维军不管那麽多,揽住母亲後脑抽送了起来,温热的大嘴将硬硬的鸡巴浸泡摩擦的非常舒服,田红燕慢慢也进入了忘我状态,自觉的用手指在儿子睾丸上温柔的揉搓着。

顾维军想起昨天新看的片子中的情节,便抽出鸡巴把母亲的头按到卵蛋上,田红燕大眼恶狠狠的瞪了一下儿子,嘴巴猛地一吞,儿子的半个蛋蛋就没了踪影,吐出来,这次是舌头的活,从鸡巴根部到袋袋四周,田红燕是一寸也没放过。

顾维军趴到母亲身上正要相奸,田红燕想起什麽似的从抽屉找出个避孕套给儿子戴上,「轻点,活祖宗!」田红燕用手在穿上衣服的鸡巴中部套了几下,进去了,很深,母子俩都不动,享受着灵与肉的双重快感。

顾维军死死盯着母亲的脸慢慢起伏着,田红燕不敢注视儿子的眼睛又歪到了一边。顾维军将母亲胳膊擡高,一边对一征低矮的毛桩闻舔一边慢慢的插着母亲阴道,这样的频率其实两人都不过瘾,但目前的环境也只能将就着操了。

母亲的奶头又大又黑,顾维军仿佛永远吃不够似的,不停的吞吐吮吸着,田红燕最敏感的两处被持续侵袭如何受得了,阴部不断的用力挤夹着儿子的粗硬,同时伸嘴吐舌与自己的奶头争抢着儿子的嘴,母子的脸在亲吻中不断在你左我右、你右我右中旋转着,口水也在不断的互送着,到最後都不知道吸进来的到底是对方的口水还是自己的口水。

顾维军被母亲阴道的夹功和乱伦的极度刺激弄的龟头又开始痒痒了,他松开母亲的嘴,双手撑在床上像做俯卧撑般开始了一阵狠捣猛插,狂风骤雨般的次次尽根,床开始晃了,田红燕吓的脸色煞白,紧张的不断张望着近在咫尺的丈夫,要来了!要来了!!

顾维军又噙住了母亲的舌头,上面猛吸下面猛操,田红燕紧紧搂住儿子的腰,压抑着呜咽呻吟着,啊!!两人几乎同时到了!

「滚!」田红燕扯了四五张纸巾塞进阴道里擦试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