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回天无术》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回天无术》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回天无术 回天无术

    工作及登录限制的,原因文章更新可能会有些慢。水平有限,又是第一次动笔写东西,肯定会有很多不足之处,希望大家担待原谅。因爲是小说,情节设置一定会有虚构的成分。对于故事中主人公的原型,可以跟大家讲,确实是存在的。  希望大家多多给与评论和意见吧,也许您对情节的期待和构想,会在接下来的故事情节中得到印证和体现。你们的支持和回复是我继续创作的原动力,希望把一个长篇的完整的故事讲给各位狼友。

    年久失修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回天无术》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回天无术》,是作者年久失修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工作及登录限制的,原因文章更新可能会有些慢。水平有限,又是第一次动笔写东西,肯定会有很多不足之处,希望大家担待原谅。因爲是小说,情节设置一定会有虚构的成分。对于故事中主人公的原型,可以跟大家讲,确实是存在的。  希望大家多多给与评论和意见吧,也许您对情节的期待和构想,会在接下来的故事情节中得到印证和体现。你们的支持和回复是我继续创作的原动力,希望把一个长篇的完整的故事讲给各位狼友。

《回天无术》 21、临渊窥鱼 免费试读

东风又作无情计,艳粉娇红吹满地。碧楼帘影不遮愁,还似去年今日意。

该死的魔王正如无情东风,将我妻子小方等红粉娇顔吹落满地,也将我曾经的美好摧残殆尽。

「不要…不要看…啊…求您…」小方乞求着魔王。

我不知道妻子此刻的心里是什麽样的状态?也许之前的调教过程中,魔王已经提前告诉小方会有其他的人参与对她的调教,也许从未提及过,是魔王在妻子不知情的情况下让另外的人引入调教的过程。但是不管怎样,这样的方式让小方在这样的状态下感受另外一个陌生人的加入,对她的震撼和打击一定非常大。

「真的不要看吗?哈哈」魔王笑着问道。

「不要…啊…不要看…」妻子小方口中拒绝者魔王提出的要求,而身体却在配合着身後假阳具的奸淫。

被蒙住眼睛剥夺视觉,都带耳麦剥夺听觉,手拷在身後剥夺行动能力的妻子正在用她高高撅起的屁股迎合身後假阳具的插入,此刻的妻子应该不知道身後的是男是女,是美是丑,只是身体的欲望超出了自身理性的分析,头脑中的意识应该完全被欲望占据。

「张嘴」魔王走到妻子身前,用一只手抓起了妻子的头发向上拉起,小方可能知道这意味着什麽,顺从的张开了性感的小嘴。

魔王将自己高高挺起的阳具插入妻子的口中,俯视着眼前的美人一边被身後的程艳艳抽插,一边用嘴伺候自己鸡巴的整个画面。

「…呜呜…啊…」妻子吮吸声夹着呻吟,身体被身後程艳艳的插入带动着向前耸动,正要帮助她一次又一次用嘴向着魔王的阳具进攻。

程艳艳停止了抽插的动作,一直持续的抽插应该让她感到了疲惫。程艳艳拔出妻子下体中带着晶莹体液的假阳具,坐在沙发上,欣赏着眼前的妻子用嘴爲魔王服务。

「不要啊…呜…嗯…不要…停…啊…呜…」填充下体的假阳具离开了妻子的身体,让她感到了极度的空虚吧,小方一边努力的用她的嘴吮吸舔弄着魔王的肉棒,一边抽空发出呻吟和乞求的声音。

「贱货,没有东西操你,受不了了?是不是?」魔王伸出另外一只手在妻子的脸上轻轻拍打了几下,问道。

「…啊…求您…给我…高潮…啊…呜…啊…呜」

「好好舔,贱货,让我满意了,一会儿就给你」

似乎是明白了魔王的意思,小方更加卖力的舔弄起来。视频里的妻子,跪在我们两个人爱巢的客厅中,伸出舌头在这个恶魔的龟头上打着转儿,然後慢慢的含入口中,上下套弄着吮吸着,没有一会儿,又突出龟头,侧开脸,伸出舌头从阳具的侧面开始舔舐,一直到这个恶魔的两个睾丸,每一颗都吸入口中然後又吐出多次。我不知道妻子是经历了多久的口交训练才会有这样的口交技巧,我和妻子亲热时,也会有一些口舌接触,但是因爲妻子的腼腆,还有我觉得让妻子口交有些欺负她的意思,所以只是简单的含在嘴里几下而已。但是现在,看着视频中妻子熟练地口交技巧,那些我担心妻子会觉得欺负她而不让妻子做的动作,妻子都在熟练地运用着,只爲了得到这个恶魔在我们爱巢中插入她,满足她欲望的述求。

没有过多的言语,在妻子熟练地爲这个恶魔口交了一段时间之後,魔王拉着妻子勃颈上的项圈链子,让妻子跪行着向前,最终小方的上半身趴在了沙发上,魔王开始从後面进入她的身体。

长时间被程艳艳奸淫之後,妻子的身体已经明显适应了异物的插入,当魔王进入妻子身体的一刹那,小方的高高的仰起了头,嘴里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啊……」

魔王耸动着下身,速度很快。妻子配合着魔王的进出,屁股向後有节奏的一下一下挺动。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幕,我感觉自己的意识已经开始变得模糊,虽然我已经知道了妻子变成了这个恶魔的玩物,虽然这一切可能都是药物的愿意,但是,就单单是因爲药物的愿意吗?妻子真的只是被胁迫的吗?

沦陷是一种不可逆进程,也许妻子已经沦陷,沈底的沦陷。欲望或者被动的接受,我不清楚。

我看到视频的镜头有了变化,应该是程艳艳拿起了正在拍摄的录像设备。她一点点将镜头推进,推进到妻子被魔王奸淫着的下体。那泛着白色光泽的阴户被魔王强壮的青筋暴露的阳具进出着,阴户边缘的褶皱,也随着那一下一下的进出里外翻动着,不时有晶莹的液体顺着两个人的交合处溢出,顺着妻子黑色连体丝袜的大腿淌下来。

「…啊…,不…啊…不要…啊…哦…嗯…」不知是阻止,还是乞求,小方的叫声不断从视频中传来。

镜头缓缓从妻子的下体向上移动,慢慢定格在小方的脸部。耳麦、眼罩、胶带遮挡不足妻子的娇媚,小方泛红的脸颊,微微张开的嘴,呻吟声就是从这样性感的嘴里发出的。

「过瘾吗?喜欢吗?贱人?」

「啊…啊…喜欢…啊…」看着视频里小方被操的微微张开的嘴说出这样的话,说不出的感觉,我感觉自己要爆炸了,是气愤吗?肯定有,又不全是,是兴奋吗?肯定有,也不全是。从视频里看,妻子此刻获得快感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那种全身心的投入,是我们平时的性生活里小方从未表现出来的。我心里矛盾、复杂、混乱、渴望、拒绝、鄙视、羡慕,太乱了。我不知道妻子怎麽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了。

「起来」魔王拉着手中连接着妻子的链子站了起来。「换个地方」

视频到这里停了下来,但紧接着下一个场景出现时,我彻底崩溃了,在我们的卧室里!

画面中,我侧身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显然已经睡熟。而小方此刻还是刚刚的模样,一身淫糜的气息,她上身趴在床沿儿上,双腿微分站在地上,程艳艳又回到了妻子身後,一身黑色漆皮装右手扶着下身高高挺起的假阳具,正慢慢进入小方的身体。这帮畜生在我们家玩弄我的小方还不够,还要在我的卧室里当着我的面玩我的妻子。

「…啊…啊…啊…」小方嘴里再次发出了幸福的呻吟。

显然此刻的妻子已经知道了奸淫她的人不知一个,但是爲什麽她还能这样享受这个过程呢?难道真的是药物太霸道了吗?还是处於对魔王完全的信任。

我宁愿相信第一种可能,如果是第一种,妻子还是被迫的,不管是把柄、威胁、还是药物,这都不是处於妻子的本心。但如果是第二种呢?也就是说妻子已经完全信任了眼前的这个魔王,愿意接受这个魔王给她安排的一切,她相信魔王带给她的只有快感,而没有危险。这太可怕了,我感觉我正在慢慢的失去妻子,失去我的爱人。

「贱货,过瘾吗?想要吗?」

程艳艳的动作幅度开始加大,快速的挺动着下身的假阳具进出妻子的身体。

「…啊…啊…想要…想要…啊…更多…快…点…啊」因爲耳麦的缘故,小方应该不知道自己的叫声有多大,在我们的性爱中,即使在激烈,妻子也没有发出过如此大的呻吟声。

「贱货,大声告诉我,你是不是贱货,是不是喜欢主人玩你」视频里没有出现魔王的身影,只有声音传了出来。

「…啊…是…啊…我不是…啊…操我…快点…求…啊…主人…快点」小方的叫声更高了。

从不断调整拍着的镜头,我知道,此刻魔王正拿着录像设备在拍摄。在拍摄我和妻子小方的卧室里放生的一切。

镜头对准了我的脸,视频里,熟睡的我,眉头微皱,呼吸平稳,根本不知道眼前发生的一切,而这一切都摆脱正在卧室里接受奸淫的小方的安眠药所赐。

镜头继续缓缓移动,向熟睡的我的脚下,床沿儿上,我的妻子手被拷在身後,带着眼罩耳麦,穿着开档的黑色大网眼丝袜,脖子上带着项圈,正在接受另外一位身材婀娜的皮衣女人践踏。

镜头继续缓缓移动,对准了床头上方我和妻子60寸婚纱照,照片里,一袭白色婚纱的小方一脸幸福的笑容,依偎在身穿灰色西装的我的身旁,手指向远方,而我的目光跟随着照片中小方的手势看向远方,我们是在一起畅享我们幸福的未来吧。

镜头继续缓缓移动,投向我们卧室床对面墙上挂着的电视,电视里,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正在缠绵,男人正卖力的在压在身下的女人身上驰骋。镜头定格住,我才发现,那个正在驰骋的男人原来就是我,而我身下的就是那个程艳艳的M。

这帮畜生!在我的房间里,当着我的面,玩我的媳妇,还放这个视频,这是套路,这帮畜生!我可以接受他们玩弄我的妻子,但是我不能接受他们离间我们的感情。

「我可以接受他们玩弄我的妻子,但是我不能接受他们离间我们的感情。」我怎麽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可以接受他们玩弄我的妻子吗?」

「…啊…啊…操我…求您…快点…主人…啊…啊」小方的呻吟声又传来出来。

此刻的程艳艳因爲刚刚快速的动作,消耗了很多体力,已经停止了动作。而欲求不满的小方突然失去了平复欲望的原动力,身子微微发颤,屁股还在向後挺动,寻找着程艳艳那根还没从她体内拔出去的假阳具。

「贱货,还想要是不是?」

「啊…求您…求主人…操我…啊…」小方在药物和欲望的冲击下已经忘记了羞耻。

「自己动」

「…啊…啊…啊…求您…」小方在魔王的命令下,真的就那样撅起屁股自己向後一挺一挺的动了起来,我可爱的妻子正在出动用自己的阴户奸淫程艳艳身下的假阳具。

镜头晃动了下,应该是交到了程艳艳的手中。正对准小方穿着黑色大网眼开档丝袜的屁股拍摄,程艳艳下身黑色的假阳具在小方向後的一次又一次努力下,伴随着妻子诱人的呻吟叫喊,一次又一次被吞没,又一次又一次被吐出。

魔王的手出现了,用钥匙慢慢解开了拷住妻子双手的手铐。也许是被拷住的时间太久,小方的手已经麻木了,在手铐打开後很长一段时间,小方的双手仍然保持被拷住的姿势,而被抽打的微微发红的屁股还在努力向後耸动着。魔王松开胶带,取下小方戴在头上的耳麦和眼罩。妻子的听力和视力被归还了。但小方脖子上的项圈却没有被取下来,项圈上连着的铁链子的另一头还抓在程艳艳的手中。

「贱货,快点动,快点,想舒服就自己动起来」魔王的命令传了过来。

程艳艳坐在了床沿上,转过小方的身体,让小方脸对着墙上挂着的电视,然後背向自己,这一系列动作中,小方的下体始终没有离开程艳艳下身的假阳具。

「啊…啊…啊…」因爲长时间的戴眼罩的关系,小方的视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在魔王的命令下已经开始快速的向後挺动屁股,用自己的动力当着这两个人的面奸淫着自己。

「快点动,骚一点,屁股摇起来,贱货就要有个贱货的样子」魔王的似乎真的有魔性一般,小方就真的开始用力摇动屁股,向坐在床边两腿间高高挺起的假阳具坐了下去,小方的屁股画着圈,卖力的摇动着。小方背後的程艳艳将手中的铁链子向後拉起,让小方的脸正对着电视屏幕。

「啊…啊…嗯…啊…」小方在欲望的驱使下努力的运动着。

「贱货,还不想看看是谁刚才一直在操你吗?哈哈」魔王的笑声显得那麽的淫邪。

「不…啊…不要…啊…不…啊」小方努力的晃动着头,没有了耳麦和眼罩的束缚,一头秀发随着她的动作如流水般倾泻在她的身侧,可是小方没有停止身体的上下起伏的动作,仍然在用美臀的运动寻找着快乐的源泉。

「贱货,你说不要就不要」说着魔王出现在视频中,用手抓着小方的飘洒的头发,用力转了过来,让妻子的脸正对着程艳艳。

「啊……」小方惊恐的声音从画面中传出,小方此刻停止了动作,我不知道小方有没有看清楚身後程艳艳的模样,但是从画面中看起来,此刻的小方已经静止不动,用力的挣紮摇晃着头,似乎想摆脱魔王的双手对头发的束缚。

「看清了吗?贱货,操你的是谁?」魔王的手没有松动,牢牢地抓着妻子的头发,让妻子的脸正对着程艳艳。「小贱货,是不是很刺激?刚刚不是还摇着屁股求操吗?怎麽了?不想要了吗?」

「啊…啊…不要…」小方残存的一点理智告诉她不能继续这样荒唐的淫乱,她想要起身,离开程艳艳的身体,但魔王紧紧的按着小方的头和肩头,让妻子不能起身。

「小贱货,刚刚不是很爽吗?怎麽又说不要了。」程艳艳说道。

「不要啊…啊…不…」妻子挣紮着。

「真的不要吗?」程艳艳说着,开始用力挺动下身,继续在小方的身体里进出。

「啊…啊…不…啊…不要了…啊…」妻子还在挣紮,但看起来是那麽无力,魔王就这样抓着小方的头,在程艳艳继续利用假阳具抽插小方的时候,让小方看着程艳艳的脸。

视频里小方的表情随着程艳艳的抽插,慢慢由惊恐开始变爲享受,再由享受的状态慢慢的变爲陶醉。

「喜欢吧,小骚货,开始享受了?其实你就是喜欢这麽被玩的感觉是不是?就是喜欢当M的感觉是不是?你已经迷恋上这样的感觉了是不是?哈哈」程艳艳的声音像一把利剑一层一层剥掉小方身上的僞装。

「啊…没…有…啊…不…是…啊…」此刻的魔王已经松开了抓着小方头发和按在小方肩头的手,而妻子没有因爲魔王松手的原因而起身离开,而是微微半蹲起身体,让程艳艳在身後有足够的空间可以活动,保持舒服的抽插自己的姿势。而此刻小方已经转过了头,保持背向程艳艳的状态,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贱货,睁开眼睛,看看电视里演什麽呢?」魔王命令道,随着命令,程艳艳向後拉紧连在小方粉嫩脖颈上项圈的铁链,让小方的脸高高仰起。

刚取下眼罩时眼睛的而模糊,还有刚刚发现身後玩弄自己的人是女人的刺激,让妻子根本没有注意到墙上挂着的电视屏幕上在放映着什麽内容。此刻,在魔王的命令和程艳艳链子的拉扯下,高高的擡起头,发现电视里在放映着我和另外一个女人的不堪。

「啊…啊…我…不要…看…啊」小方剧烈挣紮着从程艳艳的身上离开。「我…不要看…这个…」

「回去」魔王冷冰冰的说了两个字,画面里的小方还在挣紮着望向魔王。

「回去,我再说一遍」魔王的语气异常的严厉,小方就站在那里,眼神中有委屈,有气愤。

我看见程艳艳皮裤上高高挺起的假阳具因爲小方的突然离开在前後摇晃,而程艳艳的手中还是牵着连接项圈的铁链。

魔王没有再说一句话,就那样跟妻子对视着,过了很久。我真希望,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我的妻子停止这荒唐的闹剧,将这两个奸淫她的混蛋赶出我们的家。

「听话吧,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麽好坚持的呢?你发现了内心中最真实的自己,享受到从没有享受过的激情,还有什麽放不下呢?」坐在床上的程艳艳说话了。「这不过就是一种刺激的方式而已啊,有比较那麽认真吗?既然你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又爲什麽把你老公迷倒,然後在家里接受调教呢?」

「我…我真得接受不了这个…别让我看了好吗?」妻子没有动,悠悠的说道。

「你接受不了你老公的背叛吗?其实现在的社会,这又有什麽呢?那个男人不偷腥?那个女人又不怀春呢?不偷腥的男人是因爲没有本事,不怀春的女人是因爲性冷淡吧。你不也是一样吗?当初爲什麽找魔王?还不是因爲不满足婚姻的现状,想尝试新的激情吗?」

「……不是的」

「哎,你的心结还没有打开吗?虽然你信誓旦旦的认了主,但是你的心结还是没有打开」

「…我只是…觉得…我也不知道了」这一刻的妻子仿佛又恢复了冷静的状态。

魔王就站在那里,看着妻子和程艳艳,一句话没有说,或许她在等程艳艳从女性的角度解开小方的心结。

「其实,SM只是一个游戏啊,你要的不就是在这种倒错的游戏中找到平时生活中找不到的刺激吗?」

「不…,我是被迫的…,开始不是这样的…」听到妻子说这话我心里舒服了很多。

「不能这麽说,很多人都像你一样,开始的时候是拒绝的,但是一旦尝试了之後,体会到那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之後,就忘不掉了。你不也是一样吗?开始的时候不喜欢,慢慢的不就开始喜欢了吗?现在不是也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吗?女人也好,男人也好,都是一样的,人生在世,爲什麽不体验一下不同的感觉呢?」

「…我受不了…不想看到他那样…」小方避开不谈程艳艳的话题,而是再次提到了我。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男人从生理角度来讲,比女人更希望体会刺激,现在社会上的男人,哪一个不想生活中可以有除了老婆意外的刺激呢?」

「可是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的」小方现在的装扮却在和程艳艳讨论着这样的话题,感觉有些奇怪。

「也不是所有人都能体会到SM的快乐吧。你体会到了快乐,爲什麽不能容忍你的老公也去体会她想要的快乐呢?难道你不希望他快乐吗?真正相爱的人难道不希望对方幸福快乐吗?」是啊,真正相爱的人难道不应该希望对方得到想要的快乐吗?

「……」小方有些动摇了。

「我跟你第一次见面,但是你的事情我听魔王跟我说了很多,她说你是个好女人,当初跟你相遇的时候,没有想到要带你一起玩SM的游戏,他也真的投入了很多感情在你身上,真的就希望做你的情人而已。可是後来慢慢发现你有做M的潜质,跟你做的时候轻轻打你的屁股,打你的咪咪,你就会很兴奋,所以才找机会尝试了一下。尝试了一次之後,不是你迷上了那样被动的感觉,然後主动要求他对你继续做那些吗?」程艳艳居然非常真诚的看着妻子说道。

「……」小方没有否认。

「是你激发了魔王身上S的潜力。虽然他本身就是个S,但是开始的时候没有跟你做这些吧。是你尝试了一次之後不断要求更加刺激的方式,才慢慢变成这样的不是吗?魔王和我都是在引导你,激发你内心的欲望啊,难道你从这个游戏里,没有体会到从未体会过的快乐吗?我知道你有家,担心影响到你的家庭,你负罪,觉得这一切不应该开始,你想回到从前平静的生活。我也是女人,我能理解你。但是就算我们停止了,你就真的可以回到从前了吗?就算你能做到,你老公呢?你能保证他今後不会背着你找别人吗?男人比女人更需要不断的新鲜和刺激来充实生活,你能保证他今後不会再找其他的女人吗?」听着程艳艳平淡的说着这些,我也自己问自己,我能保证自己今後就爱妻子一个,压抑住心中喜欢丝袜和美腿的欲望麽?说实话,经历了这些之後,我不知道。

「…我…我不知道…」小方轻轻的摇着头。「但是…我会努力…」

「傻姐姐,很多事情不是你努力了,就会达到的。没有永远的忠诚,只有不够的诱惑。男人不偷腥,是因爲没势力,想了也白想,然後指责那些可以有腥可偷的人。但是是因爲他们心里不想吗?你之前不也是不相信你老公会做这样的事情吗?不是魔王找的私家侦探帮你发现你老公的另一面吗?事实证明,我说的对。」

「…可能你说的对吧,男人都会偷腥,没有好东西」妻子的话里有些气愤。

「这又是你的不对了,男人会偷腥,不代表男人就不是好东西,就像你老公一样。虽然他做了这些,也不代表他不爱你啊,只不过是生活的调剂啊,他爱的还是你吧。只不过是每个男人都会有的另一面而已,你不要怪他。你体会到这些快乐,爲什麽不能容忍你的老公也去体会男人的本能要求的快乐呢?」

「……」小方没说话,想着什麽。

「话又说回来,你真的爱你的老公吗?」程艳艳问道。

「爱」小方没有迟疑,坚定的说道。

此刻我的心里,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这个问题,这段时间我问过自己无数次,经历了这麽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一直在问自己同样的问题。此刻,我从视频里听到妻子毅然决然的回答,我心里坦然了很多。

「好。」程艳艳听到妻子的回答後接着说道:「可是你真的了解你的老公吗?你知道他内心的渴望吗?」

「…渴望?…」妻子有些犹豫。

「渴望,你不知道你老公有NRT情节吧?」

「…什麽…·?」妻子有些糊涂。我听到这里也有些糊涂,什麽是NRT情节?

「说的简单点,NRT情结就是喜欢看到自己的妻子被别人占有,跟别人搞在一起。很多男人都会有这样的情节,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在被别人占有,就会有心理兴奋,这也是一种倒错的感觉。自己的老婆跟别人在一起,他会觉得刺激,兴奋,比跟他本人在一起还会兴奋。这些男人喜欢自己的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子,自己的女人被别人占有自己却得不到的那种感觉会让他们痴迷。很多这种情结严重的男人,甚至会可以安排自己老婆或者女朋友认识其他男人。」

「*强不会的,我不相信他这麽变态。」小方轻轻的咬着自己嘴唇说道。「我已经很对不起他了,我不会怀疑他的。」

「魔王请的私家侦探检查过你老公的网站浏览记录,很多网站都是关於NRT的,你不相信,说明你不够了解他。再说,这种清洁算是变态吧。就跟很多人喜欢SM一样,只是每个人的性兴奋点不一样罢了。有些事情,你需要面对。都说女人心海底针,男人心有时候也是一样,自己的老婆未必就会完全了解的。就像你一样,在接触SM之前,不是也不知道自己喜欢吗?没有必要逃避,这也很正常,每个人都不一样。」

「我还是不会相信的」妻子坚毅的摇摇头。

「好了姐姐,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慢慢你会知道的,咱们不说这个了。」程艳艳说完,轻轻拉了一下手中连接妻子项圈的链子,小方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靠近了些。「电视里,你的老公在享受快乐,是所有男人都想要得到的那种,他得到了,享受过了。你的欲望还没有发泄出来吧,你也想得到快乐吧。」

「……」小方没有做声,虽然刚刚的理性对话暂时掩盖了心中的欲望,但药力的作用一直没有减退,刚刚的奸淫已经勾起了她的生理本能需求。

「姐姐,放下心里的包袱吧,享受生活不好麽?你老公也享受快乐,你也享受快乐,你们还彼此深爱着对方,只是肉体享受快乐,不好麽?」说着程艳艳站了起来,将手中的链子向身前拉近,妻子不得不向程艳艳靠近。「放下包袱,你和你的老公都能享受生活中的美好,享受一般人享受不到的人生乐趣,你们依然是夫妻,依然相爱,这难道不好吗」小方的脸已经和程艳艳靠的很近了,她没有拒绝,程艳艳将嘴贴近妻子的耳边,轻声的说着什麽,由於声音太小了,我已经听不到。只见耳语了一阵之後,程艳艳张开嘴深处舌头,开始舔小方的耳朵,妻子的表情也发生了变化,眼神开始变得迷离。

刚刚对话的过程中,魔王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她们。就像坐在电脑前的我一样。

「跪下吧,姐姐」程艳艳娇媚的说。

小方就像中了邪一样,真的缓缓的跪在了这个刚刚还正常跟自己说话的女人面前。

「姐姐,你体会过SM了。只要当你跪下,当M,当母狗,被羞辱,被玩弄才会让你感觉更刺激,更快乐不是吗?这是你体会到的,别人体会不到。而我跟魔王一样,在游戏里是S,我们都喜欢控制,这样才会让我们得到快乐,得到满足,这就是一个平衡。放下心理包袱享受这个过程吧。我们会让你体会到从未有过的快乐。」程艳艳再次坐在了床边,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妻子。

「……」小方眼神迷离,脸颊微红,没有做声。

「既然游戏继续了,姐姐,我想我还是换个称呼叫你吧。你说好麽?」程艳艳伸出另外一只手亲情的抚摸着妻子的脸颊。

「……」妻子微微眯着眼睛,似乎很享受程艳艳的抚摸,但依然没有说话。

「刘小方」程艳艳的语气慢慢变得严肃起来。

「……」听到程艳艳叫自己的名字,妻子眼睛突然睁大了,望向程艳艳。

「啪」原本轻轻抚摸小方的手,突然抽在妻子的脸上,一声响亮的耳光。「叫你没有听到吗?」

「…啊…」小方被眼前这个女人突然的发难吓了一跳,但没有躲闪,依然睁大眼睛,目光转向了其他方向。

「啪」又是一记耳光。「看着我」程艳艳已经恢复了S的状态。

小方不得不将眼神转回来,望向床边坐着的这个女人。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