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彪哥出狱第一天》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2018年4月23日,星期一,早上十点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彪哥出狱第一天 彪哥出狱第一天

    彪哥是因杀人罪入狱的,最初被判十五年徒刑,後来花了大钱请一位着名律师上诉,把刑期降到十年,在服满一半刑期的五年後,今天假释出狱。  明确来说,彪哥是在今天早上一大早就获释出狱的,现在已经十点,估计应该已经从监狱回到镇上。  听到这消息,我心里一惊,再也无心上班,心想,一定要把这消息告诉妻子,但这事不方便在电话里说,于是,我临时请了假,放下手上工作,马上骑上机车,冲回家去。

    free3911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彪哥出狱第一天》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彪哥出狱第一天》,是作者free3911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彪哥是因杀人罪入狱的,最初被判十五年徒刑,後来花了大钱请一位着名律师上诉,把刑期降到十年,在服满一半刑期的五年後,今天假释出狱。  明确来说,彪哥是在今天早上一大早就获释出狱的,现在已经十点,估计应该已经从监狱回到镇上。  听到这消息,我心里一惊,再也无心上班,心想,一定要把这消息告诉妻子,但这事不方便在电话里说,于是,我临时请了假,放下手上工作,马上骑上机车,冲回家去。

《彪哥出狱第一天》 ★晚上十一点三十分 免费试读

(彪哥)

今天是我出狱的第一天。

很忙碌的一天,现在已经是晚上,很晚了。

我仰卧在舒服的床上,妮妮趴在我身上,她背对着我,头埋在我下面,把我的大鸡巴含在嘴里,正在卖力吞吐着。

妮妮的口技很好,在圈内很有名的,像我这根大鸡巴够粗够大的,很少女人能够把它整根含在嘴里,但妮妮就是能够一嘴把它含住,毫无困难。

我的整根鸡巴像是泡在暖暖的热水瓶里,浸泡得好舒服,龟头都已经顶到女妮妮的喉咙了,我感觉到她的喉头一下一下跳动着,不断的触击我的龟头。

妮妮开始吞吐起来,她的头一上一下的,她的嘴巴就像小穴那般的慢慢吐出我的鸡巴,然後又缓缓吞入,再缓缓退出,缓缓吞入,在这吞吐过程中,她那厚实丰满的双唇划过我的鸡巴,替我的鸡巴带来又滑又嫩的超级美妙触感,哦,太舒服了,甚至比插穴还舒服。

咪咪十分卖力,她吞吐的速度越来越快,我大鸡巴感受到的刺激感也越来越强烈,她的口水沾满我整个大鸡巴,而且还慢慢外流,往下滴,滴到我的阴毛上,我下面已经湿淋淋的一片。

在卖力吞吐我的鸡巴的同时,妮妮那浑圆的大屁股就在我眼前美美的摇晃着,我看到了她那两片浑圆大屁股肉中间的那道水沟,也已经洪水泛滥一片,在灯光照射下闪闪发光。

我擡起上半身,把头埋在她屁股沟里,把她的两片屁股内的往外拨开,我舌头一伸,伸入了她的小穴里,在她的小穴里灵活的上下舔弄着。

我的舌头舔着她小穴里的那个小肉粒,用力吸吮,刺激得妮妮浑身乱颤,屁股一直往我脸上撞来,淫水大量喷出,喷的我满嘴满脸的。

我用力吸吮着,吸进她那略带腥味的淫水,鼻子则闻着她屁股肉的淡淡肉内香。

我们两人就这样子相互口交着,妮妮卖力吞吐我的鸡巴,我则用舌头努力舔弄她的小穴,两人配合得相当好,她一吞一吐,我一吸一吮。

妮妮被我舔得呜,呜,呜的淫叫着,终于,她忍受不住了。

她吐出我的大鸡巴,挺起上半身,转过身,再度趴在我身上。她低头吻着我,热情的舌头很快伸进我嘴里,饥渴的在我嘴里搅动着,跟我的舌头很快缠绕在一起。她伸出右手,一把握住我的大鸡巴,让龟头对准她的小穴,屁股往下一坐,噗嗤一声,我的大鸡巴准准的插进她的小穴里,一下子把小穴塞得满满的,小穴里的淫水被挤了出来,水花四溅。

我伸直了双腿,屁股微微向上挺起,硬硬的大鸡巴昂然向上挺立,妮妮这一坐下来,龟头很快就抵到了她的小穴穴心子。

「哎呦,被你的鸡巴龟头顶到了,哦,好舒服啊,五年了,彪哥,五年没被你的大鸡巴插到了,今天终于盼到了,哦,哦,彪标,你的大鸡巴还是那样粗,那样长,顶得人家好舒服,哦,哦……」妮妮一面说着,一面屁股开始上上下下耸动,让她的小穴进进出出的吞吐着我的大鸡巴。

我擡头仰望,妮妮娇艳的脸庞,红彤彤的,她激烈的晃动荡着屁股,胸前那对饱满的美乳,上上下下跟着跳动,白花花的,让我看了目眩心摇。

我忍不住向上伸起双手,分别按住她两边的乳房,大力揉搓起来。

「哦,哦,彪哥,你用力吧,用力揉妹妹的大奶奶,哦,哦,你的大鸡巴顶的人家好爽啊……」

她爽,我更爽。美丽的脸庞和美丽的乳房,在我上面跳动摇晃,她的大屁向上拉起,小穴穴肉紧夹着大鸡巴,很滑顺的向上拉起,夹得我全身又酥又麻,然後,她的屁股重重坐下,穴肉夹着我的棒身一路滑下,一滑到底,屁股肉重重撞到我的鸡巴底部,啪啪啪啪啪的,清脆好听。

妮妮很卖力地套弄我的大鸡吧,屁股用力猛烈晃动着,换上别人,被妮妮这美丽的电动屁股摇上几下,可能就支持不了,马上就要射精投降了,但这时碰上我的金枪不倒,她就惨了。

因此,她在卖力摇了十分锺之後,她已经全身香汗淋漓,气喘吁吁,体力几乎耗尽了,突然,她全身变软,整个整个人瘫软在我身上,喘老气,结结巴巴地娇嗔道:「哦……哦……哦……标……哥……彪哥……人家……人家……不行啦……你好……你好厉害……人家在上面摇了那麽久,你的大鸡巴还是那麽硬……人家_……人家不行啦……换……换你啦……换你上来……请你上来干人家啦……」

听到听到美女的哀求,我我哈哈一下,紧紧抱住她的腰,猛然一翻身,一下子就把妮妮压在我身下,拨开她的双腿,让他的小穴大大打开,我的大鸡巴对准他她的小穴,用力插入,一插到底,然後,再也不客气,一下又一下,猛烈的抽插着,插得妮妮哇哇大叫:「哦,哦哦,彪哥,彪哥,对了,对了,对了,就是这样,用力干吧,你用力干吧,干穿妹妹的小穴吧,干吧……」

我使尽全力,用力干着妮妮,一下又一下,直干到底,柔软的穴肉和我的鸡巴棒身紧密连结在一起,我这一下又一下下的狂插猛干,産生出你很大的摩擦感,带来一阵又一酥酥软软的快感,傅遍我们两人的全身。

「哎哟,来了,来了,我来了……」妮妮突然大叫一声,猛然夹紧屁股,两脚用力挺直。

我感觉到她的小穴一阵痉挛,柔嫩水滑的穴肉包住我的鸡巴,快速抖动着,按摩着。从他的穴心里喷射出一波又一波冰冰凉凉的淫水,浇灌在我的龟头上。

哦,妮妮高潮了,潮吹了,我心头一紧,屁股用力向前一挺,龟头紧紧地抵住妮妮的小穴穴心,我紧紧的抵住,不再挺动,任由妮妮小穴穴心喷出的那一股股的冰凉阴精,一点一滴的浇灌在我在我的鸡巴龟头上。

我感到背微脊椎骨一阵稣麻,下面的大鸡巴一胀一缩,精门一下子大开,一股股炎热的精液猛然喷出。我发出一声低吼,精液一股又一股地喷出,喷在妮妮的穴心上。

喷完後,我全身一阵冷颤,然後身体变软,整个人一下子瘫软在妮妮身上。

我们两人紧紧抱着,谁也没有说话,房间裹十分安静。我们就这样子抱着,静静地躺在床上,享受着激情後的安甯。

这时,妮妮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妮妮伸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没说什麽,很快按掉手机银幕,把手机放回床头柜上。

她转身抱住我,把头埋在我胸膛。

「怎麽了,妮妮?有人找你了?是不是有生意上门了?」我关心地问。

「嗯,是啊,是阿华哥打来的,他说,有个客人,老客人了,指名找我,阿华要我马上回店裹去。」妮妮低声说。

「哦,那快去呀,赶快回店里去呀。」我说。

「不要了,彪哥,人家要留下来陪你,今晚陪你过夜,我不回店里去了,人家要陪你吗。」妮妮撒娇着说。

我拍了拍妮妮的背,摸摸她的头发,轻声说:「不用了,今晚不必陪我,你走吧,回店里去吧,赚钱要紧,你出来工作,不就是爲了想多赚点钱吗?有钱赚,还不快去,傻丫头,今晚不要陪我了,我第一天出狱,忙了一天,很累了,刚刚又干了你呢,满累的,我想好好休息一下,一个人好好休息,你走吧,回店里去吧。」

听我这说,妮妮愣了一下,抬头看着我。

看着,看着,看了好一会儿,她方才有点哀怨的说:「好吧,彪哥,我知道了,既然你今晚不要我陪,那我就回店里去吧。」

说玩,她站起身,走下床,开始穿衣服。我躺在床上,默默看着。

妮妮很快穿好衣服,拿起手机,站在床前。她俯下身体,吻了我一下,在我耳边说道:「彪哥,你知道的,我很喜欢你,我要跟着你,只要你愿意,说一声,我就当你的女人,永远陪在你身边。我等你,我等你,等你想要我了,就告诉我一声,好吗?」

说完,妮妮站起身来,转身离去,并随手把房门关上。

我呆呆仰卧在床上,看着这空空的、有点寂寞的房间,心情有点落寞。在道上混了这麽多年,一直打打杀杀的,身边却一直没有固定的女人陪着。在坐了五年牢後,出狱的第一天晚上,我还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睡在这床上。

当然,我的身边并不是没有女人,过去那麽多年来,我身边的女人一直不断,想干女人,随时都有。想当我女人的,更大有人在,争相排队。我只要一点头,马上就会有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跑来当我的女人,成爲我专用的,想干就干的女人。

但是,从出道以来,我一直没有这个念头,因爲因爲我已经有一个女人,是我彪哥最心爱的女人。

但这个女人却一直不答应当我的女人,即使我们在在性爱上极其合得来,只要我想干她,随时都可以干到,而且她也极其享受我的大鸡巴带给她的快乐,但她就是不答应当我的女人,不愿意跟我住在一起,不愿意陪在我身边,她只愿意过着她自己的生活,一个人住在她父母留下来的小公寓里。

更糟糕的是,在我坐牢期间,她结婚了。

我不怪她,当时我可是被判要坐十五年牢的,她没有理由等我那麽久,而且,我们本来就没有名分,我虽然有在她父母去世後照料她,但也仅此而已。

所以,她不愿当我的女人,以及在我坐牢期间嫁给别人,我都没有理由怪她。

但我一直忘不了她,在我坐牢的五年里,我甚至比以前更想她,更想干她,所以,我出狱第一天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她现在的家,敲开她家大门,当场就把她干了。

一开始,她虽然感到很错愕,抗拒着,但我知道,她其实还是想我的的,还是爱我的,尤其是在我的大鸡巴分开她的小穴插了进去後,让她开始软化了下来,再度接受了我。

因爲,以往我跟她作爱时的美好回忆,又再度回到她脑海中,让她回想起跟我在一起时,我的大鸡巴带给她的极致快感。

因此,在她略作反抗之後,我的大鸡巴顺利重回她的小穴里。

接着,在我的狂插猛干下,她恢复了以前和我在一起时的淫荡模样,淫言浪语再度喊个不停。看来,这几年来,她的老公并没有真正满足她。

毕竟,我对自己异乎常人的大鸡巴,和卓越的性能力,一直感到很自豪的,即使已经五年没施展,但在出狱後的第一天,我又恢复了往日雄风,第一仗就旗开得胜,干到了自己朝思暮想、最心爱的女人,让我自己和心爱的女人,同时得到最满意的性爱。

哦,想起早上的跟她的那场疯狂性爱,真喂是回味无穷啊!这也是我五年来朝思暮想的。

但说实在的,这女人长得并不算美丽,更谈不上妖艳,也谈不上风骚。这几点,她都远远比不上妮妮。

妮妮年轻,漂亮,外表妖艳,身材傲人,也风骚得多。也许是职业的关系,妮妮你在床上更能放得开,她的口技更是职业水准,任何男人都可从她那儿获得肉体上最极致的享受。

但是,虽然妮妮如此完美,但我在接受她的服务後,仍然还是会有点不满足,并且马上会开始想起那个女人。

那女人和我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高中毕业後,我们两人都留在镇上,没有到外地工作,所以很自然的成了男女朋友,并且很快超越男女关系。

本来,我们应该可以结爲夫妻的,但不幸的是,我意然走入黑道,开始在江湖上打打杀杀的,後来甚至成了独霸镇上的大哥。

但那女人也因此断了和我结婚的念头。她说,她可以和我在一起,但不会跟我结婚,因爲她不想当大哥的女人,即使镇上的人都已经把她看成是我的女人了,她认爲,黑道是一条不归路,每天打打杀杀的,不知哪一天都会出事。她希望我能够退出江湖,找个正当的工作或生意来作。她说,只要我改邪归正了,她就很乐意做我的妻子。

但我已经不行了,我越走越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想退也退不了。我也就只能和他维持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不正常关系。

我对她十分着迷,尤其是在性爱上。

她是那麽深深的吸引着我,每次把她压在身下狂干猛干时,她总是表现的那麽羞怯,但又那麽淫荡。跟她作爱,一开始,她总是表现得娇羞无比,脸红红的,甚至不敢张开眼睛看我,但等到我把她干爽上了,她就从娇羞转变成淫荡。本来一句话都不敢说的,而是拼命忍住,只会发出轻轻的嗯哼哼声,但干了一阵子之後,在我引导下,她就开始说些淫言浪语,且说个不停,像是:「哎呀,你快把妹妹干死了…你好厉害……人家不行了……人家要被你干了……」之类的。

她一开始展现出来的清纯和娇羞无比的姿态,会让人很想去占有她,很想干她,而等到你把她干爽了,她就会变得极其淫荡,摆出各种淫荡姿态,分开两腿,露出淫水淋淋的美妙小穴,迎接你的大鸡巴。

她真的是风情万种,变化多端,真是奇妙的女人。跟她作爱,就好像是,一开始,你是在强奸一个什麽也不懂的清纯邻家少女,但到後来,她却很快转变成一个淫荡无比的荡妇,在你身下婉转呻吟、浪声淫语不断。

肉体上来说,这女人身材姣好,挺拔的美乳,桃红色的,白皙平坦光滑的小腹,纤纤细腰,往下是硕大浑圆的屁股,两腿交叉处是一片芳草萋萋的三角洲,三角洲底下,则是一道美丽的、红嫩艳红的鸿沟,沟中一粒小小的石头。

最神奇的是她的小穴。

因爲我拥有异乎常人、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每次操女人的小穴,都会把对方的小穴撑大了,而变得有点宽松,结果,下一次抽插起来,就不像以前那麽能够紧紧夹住我的大鸡巴,刺激感大爲降低。

但这女人的小穴却跟别人的不一样。

第一次插入她的小穴时,第一个感觉就是,怎麽会有如此美妙的小穴,怎麽会那麽小,有可能容得下这根超大超长的大鸡巴吗?出乎我意料的,我竟然第一次就很顺利地插入了她的小穴。她的小穴被我插入後,紧紧夹住我的大鸡巴,展现出惊人的弹性和包容性,弹性十足,天哪,怎麽会有如此弹性十足的的小穴,把我的大鸡巴夹的紧紧的,一抽插起来,大鸡巴棒身紧紧带动她的小穴嫩肉,和着滑溜的大量淫水,整个感觉就好像电动按摩棒正在摩擦着我的大鸡巴,真正的快感从下面传来,传到全身,爽呆了。

第一次干完那女人後,休息了一下子,色心再起,翻身上马,再次提起大鸡巴,又插了进去。天呀,这女人的小穴,怎麽还是跟第一次插进去时一样,跟第一次同样狭窄,同样紧缩,也跟第一次插入时,同样爽快。

第三次,她的小穴还是同样让我爽上天。好像每次干她时,都会觉得好像我第一次干她。同样新奇、新鲜、同样美妙。即使隔了几天,甚至隔了几个礼拜,又在干她时,她的小穴依旧还是像我第一次干她时那样。这女人的小穴是极品呢,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名器美穴呀!

想到这里,我突然想到,早上干完她後,我还特地问她,在性生活上,她老公能让她满足吗?因爲我很有自信,我知道,她老公的东西一定没我大,没有我粗,没有我长,所以,一定不能满足她,这五年来,没有我的大鸡巴滋润她,她一定过着欲求不满的痛苦生活。

但她却回答说,她的老公能够满足她,还能给她高潮,让她这几年的性生活过得很幸福。我当时觉得,她是在说假话,因爲我觉得没有人能够用像我这麽大的大鸡巴,给她这麽大的快乐。

但现在想起来,这女的的小穴,极具弹性,所以,不管男人鸡巴是大是小,是粗是细,是长是短,她的小穴都可以把每个男人的鸡巴包的紧紧的,带给每个男人征服服了女人的优越感和极度快感,同样的,不管是什麽样的鸡巴,也都能够带给她跟我能够给她的同样极致享受。

这样一想,我真的开始妒嫉起她的先生来,虽然他的鸡巴的没有我的鸡巴那麽粗,也没有我的鸡巴那麽长,但他却跟一样享受着这女人带给他跟我一样的最高享受。

这时,回想起今天早上,还有五年前,甚至更远前,跟那个女的在床上狂插猛干,欲仙欲死的快活情形,想着那女人展现出来的无限风情,她的小穴带给我的那种好像置身极乐天堂的痛快感觉,还有,最重要的是,我们两年之间其实是充满着满满的、浓浓的爱意,只是,我们都不承认,尽量把它埋藏在心里面而已。

天哪,跟那女的做爱,怎麽会那麽的美妙?不管是肉体上或是情感上,跟她作爱,都是极致的享受。天呀,我受不了,越想越难受,难受的快忍不住了。

怎麽办呢?难道还要找一个女人来干一顿,消消火?那找谁呢?今天已经干过「爱思按摩店」的欢欢和「金美人」酒店的妮妮了,那是不是把按摩店另一张王牌,小苹果,找来呢?这个小苹果长得极其丰满,大眼睛,E奶,按摩力道很够,按摩技巧很好,更妙的是干起来,弹性十足,好像躺在席梦思床上,很爽,而且,她在作爱时还会哇哇大叫,很过瘾的。

但想了一想,还是算了吧。今天是我出狱第一天,到晚上目前爲止,已经连续干过好几个了。

早上第一个干到的,就是那个女人。她满足了我五年来,朝思暮想的欲望。

中午,手下兄弟们在镇上最大的「东风餐厅」设宴迎接我出狱,他们包下餐厅里最大的包厢,席开三桌。

兄弟们很贴心,特地找来「爱思按摩店」最红牌的按摩女郎欢欢坐我旁边。

我当然知道,他们是找欢欢来让我消火的,所以,饭吃到一半,我酒也喝多了,忍不住了,就拉着欢欢到包厢厕所里,脱光她的衣服,让她手扶着洗手台,背对着我,两腿分开,我掏出大鸡巴,从她後面直接插进她的小穴里,一插入後,就是快速的急插狂抽,很快就插了近百下。

接着,我要欢欢转过身,背靠着洗手台,我从正面又干了她近百下。最後,我把马桶盖放下来,我坐在上面,让欢欢面对我,小穴对准我的大鸡巴坐下,我抱着她,让她上下耸动,我又干了百下,方才舒服射出精来。

干完後,我走出厕所,神轻气爽,满脸红光。欢欢跟在後面,衣衫不整,十分狼狈。虽然她本来就是卖的,是干这一行的,但这时还是忍不住脸红,娇羞不已,因爲我干了她将近半个小时,干得她大声叫个不停,估计,包厢里的兄弟们都听见了。现在,她一走出厕所,兄弟们都看着她笑,难怪她要脸红了。

我呢,则十分得意,弟兄们还对我鼓起掌来,直夸我:「彪哥好神勇,宝刀未老。」

晚上,镇上另一位大哥,宝哥,在镇上的「金美人」酒店里欢迎我,并且包下那家店里的红牌妮妮,要她整个晚上陪我,所以,喝完酒後,我就把妮妮带回家里干了一顿,刚刚才结束呢。不过,我并没有要妮妮留下来陪我过夜。

今天这样连干几场下来,其实也蛮累的,好吧,那就暂时休息一下吧,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起来再去找那个女人。

虽然今天早上干完她後,她警告我,不要再去她家里找她,但管他的,我是彪哥耶,我想干谁,谁敢说不。

听说她的老公在纺织厂当领班,那大概早上八点多就会出门了,我就大约九点到她家。

哈,哈,就这麽办!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