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苏打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苏打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幻影女侠三步曲 幻影女侠三步曲

    住在这座城市里的人都知道,这城市中住有三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女人──幻影三姝。  传闻中,夜影女侠阙云岫,冷若冰霜,擅长拳脚功夫,而且枪法神准、来去无踪;  火影女侠唐韵,艳如桃李,制作及拆解爆裂物的知识与手法无人能及;  而光影女侠极光,柔似春风,能将计算机、网络的功用发挥到极致,几乎无人能出其右。  她们行事低调,很少人有机会见到她们的真面目,就算见过,也绝对闭口不谈,因为她们是这座城市的守护者,而所有的市民,都是她们铲奸除恶的后盾。  这三位优质的女人虽是城市中所有男性的梦中情人,但却没有一个普通男人

    苏打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幻影女侠三步曲》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幻影女侠三步曲》,是作者苏打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住在这座城市里的人都知道,这城市中住有三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女人──幻影三姝。  传闻中,夜影女侠阙云岫,冷若冰霜,擅长拳脚功夫,而且枪法神准、来去无踪;  火影女侠唐韵,艳如桃李,制作及拆解爆裂物的知识与手法无人能及;  而光影女侠极光,柔似春风,能将计算机、网络的功用发挥到极致,几乎无人能出其右。  她们行事低调,很少人有机会见到她们的真面目,就算见过,也绝对闭口不谈,因为她们是这座城市的守护者,而所有的市民,都是她们铲奸除恶的后盾。  这三位优质的女人虽是城市中所有男性的梦中情人,但却没有一个普通男人

《幻影女侠三步曲》 第十章 免费试读

南宫烨吊儿郎当的回答,几乎敲碎了阙云岫的心。

她的身子,有片刻的发凉,而唇角,颤抖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但突然,她的眼整个瞪大了,“你不要这样!”

“我就要这样。”不知何时站到阙云岫身后的南宫烨懒洋洋地笑着,然后将大手放肆地罩住她的浑圆双乳,不断地来回搓揉着,“你瘦了,可这里,却更丰满了。”

“拿开你的手!”忍住心头不断升起的那阵悸动,阙云岫的语音更冷冽了,却是因为心痛。

为什么?

为什么他还是这样?

她不想试图改变他,可为什么他从不为自己想一想?

他拥有那样好的身手、有那样灵光的头脑,但他却不愿用在正途,给自己一个机会,大大方方的出现在阳光之下……

“我不拿开,我忍得够久了。”南宫烨喃喃的说着,动手解开阙云岫白衬衫上的扣子,将她的内衣整个推至双乳上缘,大掌整个覆盖上去,“老天……你太让人销魂了……”

“不要……”当那双大掌碰触到她的胸前时,阙云岫的乳尖霎时挺立了,她倒抽一口气,疯狂地摇着头,“别碰我……”

“你要的,”用双手分别轻拈着那两颗玫瑰色的珍珠,南宫烨将唇俯至阙云岫的耳旁,低哑着声音说,“要不然,为什么你这儿被我一碰就硬了呢?”

“我不……我不……”泪水,缓缓地由阙云岫的脸颊上滑落,但她明白他说的都是实话,她多想多想依偎在他的怀中,多想多想被他当成珍宝似的宠爱着。

多想、多想啊……

可是他,不给她这个机会!

“夜儿,不哭,”望着阙云岫脸上的晶莹泪滴,南宫烨轻叹了一口气,双手不再逗弄她,将脸埋在她的颈窝间,“你还不明白吗?你就是那个诱饵啊……”

“嗯?!”泪眼蒙眬中听着南宫烨的话,阙云岫不禁一愣。

“为了让大家的夜影女侠能准时回家与她的男人共餐,为了让你有更多的时间陪你的男人,为了让你改变对我的看法……”南宫烨低哑着嗓音说,“我才会来做这个工作啊……”

“你……”泪水像决堤般在脸上奔流,因为阙云岫的心被他这几句话整个温暖了。

“我不想让你那样辛苦,不想让你那样危险,”紧紧抱住阙云岫,南宫烨咬牙说着,“我希望你能有多余的时间在家,为我生一个孩子……”

“这不是真的……”颤抖着唇角,阙云岫终于对南宫烨的话有了响应,“不是真的……”

她不是不相信南宫烨,她只是不相信,等待了这么久之后,幸福,真的来到她的身旁……

但她的神情,看在南宫烨的眼底,却只觉得一阵沉沉的悲哀。

他明白阙云岫当然不会相信他,因为她有什么理由相信他?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正人君子,更是一个不羁的浪子,这样的他,自然不值得她相信,不值得她托付终身。

更何况,除去在要她的身子之时,其余的时间,她对他都是那样的冷漠。

虽然她刚刚的神情让他有了些期待,但那也只是因为她感怀他的救命之恩罢了。

毕竟像她那样一个女子,怎会将心交给他……

“我早料到你不会相信这个烂借口,”静默了许久之后,南宫烨抬起头,若无其事地解开她腕上的手铐,背过身去伸了个懒腰,“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像我这样的人会为了这么简单的理由去做这种傻事。”

“你……”轻抚着已自由的手腕,阙云岫眨了眨满是雾光的眼眸。

“你走吧,再晚我恐怕就不得不留下你了。”打开了与办公室之间的暗门,南宫烨一点也下想回头,因为他不想再望到那张会令他痛苦、令他相思欲狂的绝美容颜。

能够生还,只能够说是一个奇迹,但南宫烨明白,既然上天让他新生,他便不能辜负任何人,特别是她。

其实,在遇上了她、爱上了她后,他的心底早有改邪归正的意思,而上回之所以不让她开口,是因为他不想、也不需要让她开口求他。

他是个男人,他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事,而他要主动去做,让她明白他的改变,这不仅是为她,也为他自己……

“你要放我走?”望着那个僵硬的背影,阙云岫仔细的凝望着,然后在看到他的身子有些颤抖时,缓缓地启开红唇,“你不怕我把你的秘密说出去?”

“说吧,”南宫烨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缓缓地向外走去,“反正我换身分就跟换衣服一样,也许明天我又成了警政署长也不一定。”

“我明白,”当南宫烨的脚要踏出内室的刹那,他的身后又传来了阙云岫严肃的声音,“所以我不会让你走。”

“我也明白,”缓缓地转过身来,南宫烨忍住心中那股从未有过的痛意淡淡说着,“所以我们都不必客气了,你的云岫刀呢?”

是啊,他早该明白了,如她,怎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任他溜走,继续在世上胡作非为?

反正早死过一次了,再来一次也没什么了不起,他也不想解释了。

更何况,死在她的手里,总比死在别人的手里来得幸福……

“云岫刀……放在这里……”望进南宫烨的眼底,阙云岫相信自己看到了痛苦。

这个一向玩世不恭、放浪不羁的男子眼中,竟会出现那样的神情,若她还不明白为什么,她就真的太傻了……

轻声地说着话,阙云岫缓缓地褪下底裤,然后将右腿抬起踏至沙发上,而手,撩开了自己早已撕破的裙子。

她撩起裙摆的动作是那样的缓慢且具有挑逗性,而眼神,也是那样的性感迷蒙,“跟以前放的地方一样……”

“你……”望着阙云岫性感撩人的举动,南宫烨微微愣住,看着她踩在沙发上的修长玉腿,再望向她裙底若隐若现的桃花源,他的声音几乎都颤抖了,“你……”

“我的云岫刀,专门对付坏人,以及……”轻轻地将系在大腿上的刀套解了下来,阙云岫抽出其中一把,缓缓地走向前,将刀口沿着南宫烨的颈项轻轻移动,“坏男人……”

“我从没想过,你……”将眼神别开,南宫烨低声说着,“竟恨我至此……”

“是的,我恨你。”阙云岫同样低声说着,将刀移至南宫烨的腰际挑掉他的皮带,而后,突然将手中的刀往后一射,小手往下一探,整个握住了他的分身,“恨你以前的所作所为,恨你为何要丢下我一人,恨你这半年来竟对我不闻不问……”

“夜儿……你……”身子猛地一僵,南宫烨几乎是在阙云岫的小手碰到他时,立刻便有了反应!

“所以我要……”感受到手中昂扬的坚挺,阙云岫羞红了双颊,但她不顾心中的羞赧,仰起头,将红唇抵住南宫烨的喉结,“把你牢牢的扣在我身边……”

“老天……”抬起头,南宫烨闭上眼、握起双拳,感受着自己的坚挺在那双柔荑的逗弄下,整个紧绷,“老天……”

“然后……”突然放开手,阙云岫走至一旁捡起手铐,将南宫烨的手与自己的铐在一起后,又将手伸向他坚挺处,轻揉慢拈,“让你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胡作非为……”

“你别逼我,夜儿……”倏地睁开双眼,南宫烨的颊边渗出了汗滴,“你别逼我!”

“我逼你什么了……”将唇俯至南宫烨的耳畔,阙云岫吐气如兰的轻轻说着,“现在,你……啊……”

一声惊呼,因为阙云岫发现南宫烨竟粗鲁地拉开她的手,一把将她的右腿架在他的腰上!

“我说过你别逼我,夜儿,”南宫烨用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住阙云岫如风中细柳的柔美腰肢,“我无法忍受的!”

“你要忍受什么呢……”将自己半露的酥胸轻贴在那个紧绷的胸膛上,阙云岫故意用乳尖在他身上来回地摩挲着,“我又逼你什么了,你说……”

“你……”望着阙云岫杏眼微眯的撩人眼神,南宫烨再忍不住地往上一顶,将自己的坚挺整个刺入她微湿的花径之中,然后低吼了一声,“逼我要你!”

“啊呀……”当那坚硬又火热的坚挺,那样直接且无保留地贯穿了她的花径后,阙云岫无助地低声吟哦着,“你……怎么……”

是的,她怎么也没想到南宫烨竟会如此快、如此彻底地要了她!

她以为他还克制得住,而她那许久没经过欢爱的花径,也在他整个侵入后,仿佛第一次被人拜访似的疼痛了起来……

可阙云岫的心中却是欣喜的,为了这个男人终于再度因她而失控……

“弄疼你了吧!”听着那声夹杂痛苦与愉悦的娇啼,南宫烨动也不敢动地将自己埋在阙云岫体内,低咒了一声,“该死的,你不该挑逗我的!”

不敢动,真的不敢动,所以南宫烨只能忍住心中想狠狠爱她的欲望,感受着、隐忍着阙云岫那暖热紧窒的花径与他结合的绝佳快感……

“我……”睫毛上轻沾着泪水,阙云岫羞红了双颊,感受着他在自己体内愈来愈大的趋势、以及花径与他紧密相合的充实亲密感,“我……没有……挑逗你……”

“还没有?”声音整个都喑哑了,南宫烨轻抚着阙云岫雪白的娇臀,发现她竟微微地在颤抖,“你挑逗得我连让你有心理准备都没有就直接要了你。”

“烨……”发现南宫烨突然将坚挺撤出,阙云岫怅然若失的瞅着他,身下一片空虚,“烨……”

“对不起,夜儿,”望着阙云岫娇弱的模样,南宫烨一阵轻笑,然后轻拈着她的玫瑰色乳尖,并用自己的唇办轻点着她的唇,“很痛吧……”

“烨……”吐气如兰,阙云岫感觉到南宫烨的大手缓缓地剥除了她身上的所有衣物,然后慢慢地往下移动,却又一下子攫住她湿润的花珠,轻轻地搓揉了起来,“啊……”

“怎么了,我的小野猫?”感觉着阙云岫身下的蜜汁都流到自己的大腿上了,南宫烨将自己火热的坚挺在她的花口轻滑着,而手指,则用力地撑大了她身下的花办。

“我……啊……”整个身子像是被火灼过一般,在南宫烨有意及娴熟的逗弄下,阙云岫几乎要崩溃了,她的花径因渴望及需求变得好痛好痛,让她只能含泪望着身前的男人,“烨……要我……”

“怎么要你?”轻轻地将坚挺往她花径中一滑,又一撤,再一滑,又一撤,南宫烨听着阙云岫那声声出自心底的娇喃与几乎不再隐藏的渴望,轻轻问道,“说啊。”

“你……啊……”心中是那样的羞赧,可阙云岫望着南宫烨那邪肆的笑容,最终羞不可抑的轻启红唇,“要你……穿透我……”

“我没听清楚,”用唇轻点着阙云岫的唇办,南宫烨的双手轻掐着她的纤腰,“夜儿,你再大声些。”

“你……”又羞又气的望着眼前的男人,阙云岫最终眼眸一闭,让热火在脸上烧灼着,“占有……我……烨……求你……”

“好的。”望着阙云岫又羞又娇的性感神情,南宫烨再不考虑地将自己的坚挺刺入了她早已敏感至极的花径中,然后疯狂的律动了起来。

“唔……烨啊……”南宫烨那种狂风袭花似的占有方式,令阙云岫整个身子都酥软了,口中不住的娇啼着,“慢些……”

“我慢不下来,”望着阙云岫的浑圆双乳在他强力撞击下漾出一道诱惑的乳波,南宫烨低吼着,“你那样诱人、那样令人销魂,我怎么慢得下来!”

“啊呀……烨啊……”感觉自己的身子愈来愈紧绷,而身下那股欲爆发而未爆发的快感不断地攀升,阙云岫仰起头疯狂的淫啼着,“我……爱我啊……”

“要来了吗?”望着阙云岫即将抵达高潮时那绝美又痛苦的模样,南宫烨挥着汗不断地冲撞着她敏感的花心,“告诉我。”

“嗯……”一阵惊天的狂喜随着南宫烨的疯狂律动,在阙云岫体内整个爆发了,那股极乐的快感令她的思绪整个空白,只能配合着他的律动疯狂地扭动着腰肢,大声的尖叫着,“啊呀……”

“还有吗?”听着那声声浪啼回荡在空气中,南宫烨将自己的坚挺整个抽出,任额上的汗整个洒落在阙云岫丰满的双乳上,“还要吗?”

“呀啊……烨……”无助的摇着头,阙云岫低泣了起来,感受着那体内依然存在的强烈渴求,“不要……这样……折磨我……”

“不要哪样?”再度将坚挺刺入,不疾不徐的律动着,南宫烨在阙云岫花径的阵阵痉挛与紧缩之中也已到达了崩溃边缘,“说!我就要听你说,听你这个冰山美女说出那些放肆的字眼!”

“呜……”难耐的欲火袭上了阙云岫的双眸,令她再也无法克制的弓起身子,渴求着他的深入与冲撞,“烨……人家……”

“人家怎么了?”将坚挺又一次的抽出,南宫烨倏地将阙云岫转过身去,轻拍着她的雪臀,然后将紧绷的坚挺一次又一次地刺入她的花径中。

“呀啊……人家……又要……高潮了……”放声娇呼了起来,阙云岫感受着南宫烨在自己体内的火热,以及蜜汁流下腿际的冰凉淫浪感,“啊……你弄得……人家……好难受……”

“是舒服还是难受?”再不克制了,南宫烨放任自己在阙云岫的体内驰聘着,“大声说出来,否则我不给你!”

“好……舒服……好……刺激……”一阵又一阵的快感,令阙云岫几乎昏厥了,她全身虚软、四肢无力的感受着南宫烨最终的释放,然后在热流射入体内的那一瞬间,又一次的抵达情欲之巅,“啊呀……烨……我受不住了……”

“你今天好浪啊……夜儿……”将自己的坚挺埋在阙云岫的体内,南宫烨轻轻地将她抱在怀中,意犹未尽的说着,“你浪起来的模样,简直令我疯狂……”

轻喘着被南宫烨搂在怀中,阙云岫紧咬着下唇,低垂下眼,一句话也不说。

“夜儿,看你叫得那样不顾一切,我还是不错的吧。”轻轻地将阙云岫的俏脸抬起,南宫烨满足的继续说着。

“你好讨厌……”泪水,在阙云岫的眼眶中缓缓凝结,最后化为两串泪滴由她的脸颊滑下,“好讨厌……”

他怎么可以这样?竟让她变成了那样放荡的女子!

太羞人了……

“生气了?”望着那不断滴落的泪珠,南宫烨手足无措,紧紧的抱住阙云岫,不住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

“讨厌你……”见到这个天塌下来都面不改色的男子竟在她的泪滴之下化成绕指柔,阙云岫心中甜蜜之至,但口中,却依然娇嗔的低语。

“可我却爱你。”轻轻地叹着气,南宫烨一次又一次的说着,“那样疯狂的爱你,爱得可以不要我的生命,爱得可以……”

“不许你胡说,”用手轻掩住南宫烨的唇,阙云岫依然低垂螓首,轻轻问道,“你为何不早些来找我?是不是今天若我没有恰好出现在那里,你便永远不寻我了?”

说完这句话后,阙云岫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子被人放开,那个温暖的怀抱离去了!

心中一惊,阙云岫慌乱地抬起头。

“夜儿……”但不到一会儿,南宫烨又回来了,再度将阙云岫搂至怀中。

“嗯?”阙云岫倚在南宫烨的怀中轻声呢喃着,然后发现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多了一个东西。

将手举到眼前,阙云岫傻傻地望着那枚小小的、闪烁着银光的戒指,泪水再度模糊了她的双眼。

“我用这几个月的薪水买的,本来还想再多攒几个月的,可是我再等下下去了,所以才会寄那张支票给你,让你今天到银行去,”轻轻的说着,在没有得到她的任何响应后,南宫烨的俊脸有些烧红及紧张,“便宜货,比不上别人可以给你的,要是以前,我可以买天下最好的给你……”

“这就是你一直不来见我的原因?”望着手上的小碎钻戒指,阙云岫抬起头望着那个一向懒散自若,如今竟一脸局促的男人。

“我希望能做出一些成绩之后再去见你,因为我希望配得上你夜影女侠的男人,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更何况,我不知道你是否……”将眼眸瞥向一旁,南宫烨心跳如擂鼓,“你要是不喜欢……”

“我喜欢,”爬起身紧紧搂住南宫烨的颈项,阙云岫再忍不住地低泣起来,“我好喜欢……”

是的,她怎能不喜欢?

虽然这枚戒指不那么名贵、不那么高价,但这却是南宫烨买给她的,用他正正当当挣来的钱买给她的……

“喜欢就好。”满足的吁了一口气,南宫烨轻吻着阙云岫的脸颊,“喜欢就好……”

依偎在南宫烨的怀中许久许久之后,阙云岫的脸突然又嫣红了,她轻轻的说着,“你……什么时候娶我?”

“夜儿,你……”又惊又喜的望着阙云岫娇羞的神态,南宫烨忍不住开怀地笑了起来。

“不娶就算了……”阙云岫一个回身,突然间,她的眼眸又瞪大了,红唇逸出一声令人骨头都会发酥的娇啼,“啊……”

“想走?你今天哪儿也去不了!”再一次将自己的坚挺刺入那依旧湿润的花径中,南宫烨狠狠地贯穿着她,“除非你说出我想听的话,否则今夜你休想离开我的身旁!”

“不要了嘛……”双乳是那样的胀痛,而望着手中的银光,阙云岫终于任埋藏在心中许久的爱意由口中流泄而出。“啊……烨……我……爱你……嘛……”

是啊,她怎能不爱?

怎能不爱这个终于浪子回头,愿意给自己一个机会去面对阳光,并处处为她着想、保护她,让她无法不全心去爱的……苍狼……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