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不做天使》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1 重逢(上)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不做天使 不做天使

    许安琪被这灭顶的酸麻快感刺激的尖叫失声,睁眼去看男人,这张两年来梦见了无数次的脸,此刻就真的在眼前了,身体里正在作恶的东西也是两年前一直进出自己的那根东西,她本该恨的,可此刻她却在恨自己,恨自己的身体喜欢他给的这感觉。  这个男人是他的父亲——许卓然,一个很多人仰慕成神男人,高高在上,俯视众生。他们曾经是那么的亲密,那么的快乐。为了取悦她,他做出过许多可笑的荒唐事,却也无情的把她踢进了地狱。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不做天使》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不做天使》,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许安琪被这灭顶的酸麻快感刺激的尖叫失声,睁眼去看男人,这张两年来梦见了无数次的脸,此刻就真的在眼前了,身体里正在作恶的东西也是两年前一直进出自己的那根东西,她本该恨的,可此刻她却在恨自己,恨自己的身体喜欢他给的这感觉。  这个男人是他的父亲——许卓然,一个很多人仰慕成神男人,高高在上,俯视众生。他们曾经是那么的亲密,那么的快乐。为了取悦她,他做出过许多可笑的荒唐事,却也无情的把她踢进了地狱。

《不做天使》 102 结局之一(下) 免费试读

经过再三的检查确保了孩子正常之后,在许卓然无边无际的溺宠里,许安琪开始了待产生活,期间各种无法无天就不讲了,反正许卓然的工作地点是改在了家里,出入最多的人也改成了曾特助,忙不过来的时候秘书们也会过来,只要被许安琪看到就会强留下来请吃饭,那饭自是变着花样的一酸到底。问题的许卓然许老板居然对各种求放过的眼神视若无睹,他埋头苦吃让别人都同情他的时候他却在心的里暗爽,终于有人替他分吃了,不然许安琪一个不高兴逼他一个人全吃掉也是经常发生的。

这些许卓然都扛得下来,扛不住的是夜夜抱在一起睡,他是分分钟都忍不住的要崩溃啊!说是三个月以后可以过温和的性生活,可是这温和的尺度太难掌控,他不敢冒险,只好手嘴并用的满足了她,再到卫生间里去烦劳五姑娘。

好歹这样的日子有头有尾,十月怀胎一朝分娩,9月16号许安琪顺利产下一名7斤2两的女婴。许卓然跟她一起进的产房,自始至终握着她的手陪她用力,当许安琪听到是女孩的时候,失望的大声哀叹,弄得接生的护士都感叹,豪门媳妇不好当,生个女儿自己都失望。只有许卓然笑的会心而满意,许安琪没有错过他这笑容,一下醒悟过来,这个坏蛋从头到尾都知道她怀的是女孩,却千方百计的不让医生露半点口风给她。

许卓然当然知道她的心思,就故意不去拿正眼去看那皱巴巴的小东西,只等许安琪睡了才去婴儿床前正经八百的端详自己的女儿。这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女儿,他亲历了她来到人世的全过程,若说不喜欢那是骗人,关键是她的许安琪生的,真的就算是个蛋他也会喜欢,莫名的就喜欢的紧,想让她睁开眼来看看自己,也想看看她眼里有没有许安琪那样的光彩。

毕竟是做了母亲的人,许安琪心里再有小别扭也还是抵抗不了母性的光辉,当她第一次把女儿抱到怀里的时候就不再嫌弃她,关键是许卓然没有用看她那样的眼神看她的女儿,她满意了。许卓然给孩子起名叫许诺,她也完全赞同,不管你是发誓还是许诺,爱我超过任何人就好。

“让婴儿多吸奶,这样奶水会下的快,而且奶量也足,初乳一定要让婴儿喝下去。”最权威的产科医师来亲自示范哺乳。

可许安琪到底是年龄小,被一屋子人看着那好意思撩开衣襟就喂奶,再说那奶头早被许卓然以好喂奶为由给提拉扭扯出来好多,一点不像以前那么可爱了。她扭捏着侧身去解衣襟,还不忘恨恨的瞪一眼许卓然。

许卓然其实还不愿那些人看他心爱的那对大白兔,但也不好张嘴就请这一屋子专家出去,就干笑两声,“瞧瞧,都当妈了,还不好意思什么呀?”

此话一出再不开窍的也知道该撤了,就纷纷往这套间病房的外间走,边走边客套的夸赞还没怎么睁开眼过的小婴儿,许安琪只撇嘴嫌他们虚伪。

“许先生留步,照顾夫人要紧。”跟着专家同来的院长早看出了许卓然的送客心切,不等许卓然出去就把他挡到了门口。

“那好,不送。”许卓然立刻回身折回床边看许安琪母女。

许诺小朋友吸住送到口里的奶头吸了几口,没吸出东西来,以为被骗了,就吐出奶头咧嘴大哭。许安琪着急的捏着乳房往她嘴里送,许卓然也帮她托着许诺的屁股去迎她手里的奶头,可才为新生人类半天的许诺小朋友对被骗很在意,说什么也不肯再去含住奶头吸奶。

“小朋友要是吸不出来,大人可以适当的帮忙,吸出来。”最为慈眉善目的老助产士去而复返的回来交待,并似有若无的瞅了一眼许卓然,然后就笑吟吟的走了。

许卓然低头看一眼闭着眼大哭的许诺,张嘴就含住了许安琪还捏在手里的奶头。许安琪本就已有奶水分泌,只是乳腺管还没有疏通好,随着他大力的吸允,奶水随着奶头的酥麻在乳房里涌动起来,很快许卓然就感到了嘴里淡淡的甜味。

“有了!有了!”他吐出奶头轻轻揉捏就看到了许安琪的奶头处有星星点点的奶液溢出,赶忙托着许安琪的胳膊往许诺嘴里送。

还在倔强哭着的许诺小朋友被碰到唇上的奶渍诱惑,本能的张嘴含住去找那刚才还拒绝的奶头,犹犹豫豫的吸了一口,果然就吸到了东西,接着就一心一意的吃起来。看着女儿憋着小嘴吸奶,许安琪感觉另一侧的奶开始发涨了,她踢踢蹲在她面前的许卓然,“吸吸这边,涨的难受。”

还有比这更好的要求么,一直在眼馋的许卓然一伸脖就够到这边的奶头,大口的吸起来,刚感到嘴里的香香甜甜就立刻想起医生交代的初乳一定要给婴儿喝,就吐出来对许安琪说,“换这边,换这边!”

许安琪也知道初乳的重要,就拽出许诺口里的奶头,把她抱到这一侧来,没有了粮食充饥的许诺小朋友委屈的大哭起来,直到另一个奶头堵住了嘴才罢休。随着她的吸允,许安琪没被吸光的乳房里的奶水跟着往外涌,一滴一滴的顺着奶头滴答下来。

“看什么?还不快用嘴接住,等会再让她回来吃这边。”许安琪没好气的命令他。

许卓然看女儿吃的带劲也就不想跟她理论了,就默默含住那他吸了几百遍才尝到奶水的奶头。

“别吸,含着就行!你吸光了,她吃什么?”许安琪还在不依不饶的嫌弃他。

靠!拿我当奶瓶盖么?许卓然不服气的抬眼看她,看到许安琪眼里那当了娘亲的小骄傲,也就忍下了,自己的老婆跟女儿,哪个他都忍得惹不得!奶瓶盖就奶瓶盖吧!

“呦呵,这是喂奶呢?”门外有个脑袋探进来问,正是唐海琳唐大小姐,看到这番一奶双哺的景象,忍不住打趣许安琪,却不想迎来许卓然冷冷的眼神。

“去外面等着!”许卓然对着门外吩咐,嘴角还挂着可笑的奶渍。

就听外面的保镖应声道,“唐小姐,请!”

唐海琳横一眼囧着脸躲避她眼神的许安琪,还是乖乖退了出去。许安琪提早两天就来医院待产了,她是常客,所以保镖没有阻止她,大大咧咧的唐大小姐也不知道刚生了孩子还有这样的项目就门也不敲就直接进来了。

本该窘迫的许卓然却一点事没有的接着给老婆吸奶,倒是许安琪涨红了脸直推他,“好了,好了,她吃饱了。”

“饱了?”许卓然斜眼去看另一边的许诺,果然已经含着奶头不再动弹小嘴吸允。

“放下她睡。”许卓然拉过小床让许安琪放下许诺。

许安琪就欠身起来放下她,刚刚被许卓然含着并没有吸干净的奶还在滴答,她拍了拍女儿让她睡踏实,许卓然的手已经过来搂上了她的腰,“她吃饱了,该我了。”

“啊?”许安琪疑惑的被他转过来抱到腿上坐好后,明白了他的以图后攥住衣领说,“不行,唐海琳在外面。”

“她又不吃奶,让她等着。”许卓然掰开她的手指,霸气的含住一只乳房,大口的吸允,货真价实的吞咽起来。

许安琪敌不过他的无赖,只得挂在他的脖子上任他吸光自己的奶水。反正书上医生都说过奶水会越吸越多,以后还要先吸掉前面比较稀释的再让婴儿吃后面浓稠的,那就让他当人工吸奶器好了。许安琪满足的喂着贪吃的男人,却忘记了有些人面前是善门难开的,他怎么可能老老实实的当听话的吸奶器?

于是,许先生将他尽职尽责的吸奶器生涯贯穿了许安琪的整个哺乳期。当然是各种花样各种姿势的吸,不变的是下面要插着许安琪的小穴吸,美其名曰,“能量守恒,吃多少还多少。”

许安琪出了月子就开始为减肥发愁,许卓然却是蛮喜欢她那肉呼呼的手感,他当然不会直接阻止她减肥,但他有的是法子让她减不成。从宣告过了第30天,许卓然就奋不顾身的把许安琪做的连给许诺喂奶都是在床上进行的。许安琪累的喂着奶都能睡着,他就躺她后面侧入进去插着她让她喂奶,一面动还一面好心的提醒她,“这样多好,省的你睡着了压着她。”

许安琪心里这个气啊,心想你不撞我我怎么能压到她?但她实在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别说是掐他咬他解气了,勾勾手指都困难,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把孩子放到床里,把她拖到外侧,他半蹲到地上用最大的力气插她,插完小穴插屁眼,只把她插的口水奶水淫水湿了大半张床。

随着许诺小朋友一天天的长大,许安琪的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她在不可抑制的吃自己女儿的醋,看到许卓然抱她亲她哄她,她都别扭的想发火,甚至盘算着早早把她嫁出去,只有到了晚上在床上死死缠着许卓然她才能安心。

“怎么?就这么离不了我?小妖精,没有男人就活不了是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许卓然享受着许安琪的主动还不忘添柴加火。他哪里能不知道许安琪那点小心思,为了更好的刺激她他就故意把那父爱扩大几倍来表现,看她在客厅里装模作样的对自己带搭不理进了卧房扯了裤子就猛嘬自己的命根子,许卓然满意的只想唱歌。

还有比这更滋润的小子日么,女儿乖巧懂事,老婆销魂噬骨,他满足了。

“是是是,没有你我活不下去,所以要天天跟着你,夜夜缠着你!快点,快点,插会儿屁眼,里面好痒。”许安琪卖力的吞吐着他的肉棍,舒服的摇晃屁股。自从生完孩子她的性欲是越来越强烈,每天不把前后两个眼都玩痛快了是不肯放过许卓然的。当然许卓然在插穴操逼这方面永远都比她的热度高,只是他会掺些演技在里面挑弄她就是了。

“操!是不是白天我不在家自己偷偷玩屁眼了?”许卓然塞一根手指进去扩张她温热的小屁眼,嘴上也不住的调戏她。

“没有,没有,我就是洗干净了等你回来嘛?”许安琪讨好的挺动腰身套弄他和他的手指。她才不告诉他她下午做了一个春梦,自己早用跳蛋把屁眼预热好了,刚刚洗澡才拿出来。

许卓然哪能看不出她屁眼的松紧程度,只是不点破她,把手指隔着她的肠壁按压自己的老二。这种刺激很是直观和强烈,看着自己的家伙隐没在水嫩的穴道里,手指的触感又是那么的清晰,许卓然也越来越迷恋这多样性的性爱,每每乐此不疲!

“宝贝,想我就去公司找我嘛,我们在办公室里又不是没干过。”许卓然附到她的背上磨她里面那张小嘴。

“不……不要……许诺还要吃奶……”许安琪承受着他给的酸麻快感,却还不忘上一次被他用外套包着离开的办公室的窘样。

“带她一起去嘛,喂她吃奶的时候我正好喂你下面的小嘴,顺便也给我点奶喝,你知道一到下午两三点我就馋奶喝。”许卓然探手握住她的大奶轻轻揉捏,就有奶水呲出来,他兴奋的缩臀就是一阵猛顶。

许安琪就“啊啊”叫着被送上了第一个高潮,还不等颤抖均匀许卓然就抽出泛着水光的分身,借着她的汁水分秒不耽误的插进她温热的直肠里,猛烈的进击让前面小穴收缩的天翻地覆,里面积存的汤汤水水和新鲜喷射的尽数被挤压出来,把那湿过无数回的床单又给弄湿了一回。不过现在他们有了防护措施,买了一个最大号的隔尿垫垫在床单下面,不然老得换床垫,许安琪羞的快没脸见人了。人家的隔尿垫隔的是孩子的尿,而他们家隔的却是许安琪个高潮,当然有时候她也会尿。

看着泄完就软下去的许安琪,许卓然好心的把她放倒,缓慢的抽插着她紧致的小屁眼,一边吃她的奶,香香甜甜的乳汁被热乎乎的吸到嘴里,刺激的肾上腺素分泌的更甚。吸光了她两边的奶,许卓然开始发力,许安琪则绷紧了身体等着迎接新一轮高潮的接踵而来。

他们像两个被送去寺庙强制修行了一年的孩子,终于被解禁回来,各种不知餍足的吃啊吃,吃不下了也要吃,直到吃出了不知足的后遗症——许安琪又怀孕了,在许诺小朋友差两个月过平生第一个生日的时候。

“我不要……不要……再生……生孩子了……我的婚礼……还没……没办呢……我胖的跟……跟猪……一样……还怎么……怎么见人……”许安琪得知怀孕的消息,哭的抽抽噎噎。

“不生,不生,咱不生!许诺一个咱们就够了,万一再生个小皮猴出来什么都跟她抢,得多烦人啊?咱们还得分一半心来给他,对许诺也不公平啊!”许卓然抱她在怀里别有用心的哄,嘴角却是掩不住的笑意。

还有什么比三年生俩这梅开二度的速度更让人满意的?没有!偶们许先生志得意满的就差放炮欢呼啦!

许安琪被他的话糊弄的很是迷茫,但是那句“分一半心给他”倒是让她很有好感,就掰着手指悄悄盘算。

“要是个男孩我可就累了,得带他到处去玩,男孩子可不能关家里,得出去溜,总不能让妈妈领他去骑马爬山吧?我可不愿意跟个小屁孩一起浪费时间,哪有跟咱们许诺在家玩娃娃有意思。”许卓然看她的表情有所松动,就开始慢条斯理的讲他的歪理。

许安琪再傻也知道他是在激自己,可他说的貌似对自己有利,万一是个男孩,的确是要他花些时间去陪,至少可以减少他跟他闺女搂搂抱抱玩亲亲的时间,好像还听说小子都是娘的小情人……

想到这里许安琪止住了哭,看着许卓然问,“你能保证是男孩吗?”

许卓然差点笑喷出来,看她那狡黠的小眼神闪啊闪的,还指望她能问出什么高大上的问题来,或者是要求他保证点三从四德什么的呢,结果她问了个这么哭笑不得的问题。

“能,怎么不能!你看我哪里长了张老丈人的脸?我将来可是要当老公公的,所以儿子是必须的!”许卓然一本正经的说,心里想的却是,我能保证这个不是,下个是,早晚让你生个带把的出来就是了!

许安琪也多少知道他的险恶用心,但是生个男孩出来打压许诺在他心里的位置,她还是很愿意尝试的。

于是许安琪又被送去医院进行周密的检查,传来的消息是,许家即将添双丁,她许安琪这把怀了双胞胎!根源是母系这边的遗传,顾阑珊顾阑曦是双胞胎,所以遗传给了她。许安琪第一次从心里感谢了顾阑珊,至于顾阑曦,她从决定和许卓然以夫妻的名义生活在一起的那一天起就彻底决裂了。顾阑曦不能原谅她背叛她的母亲,而许安琪却觉得她不能背叛她的心,她告诉顾阑曦许卓然不是他的父亲,是她爱的死心塌地的男人,他们的爱或许会天打雷劈,但毕竟不曾伤害谁,所以她不怕刀山火海跟他去下,可以不要关怀,无需祝福,只要和他一起的幸福。她放弃了顾阑珊的所有,顾阑曦也无从要挟,所以她们不在有任何牵扯。

眼下这双胞胎的到来,比她更感谢顾氏姐妹的是许卓然,给他添了这么多年堵,终于是让他舒心了一回。而且他是完完全全没有想到会中双枪!如果真是两个小子,那他许卓然的人生就真的完满了,他就真的无所求了!

但是天下这完满的事又哪会这么容易就产生,许安琪许太太从确诊怀了双胞胎就像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一样,那叫一个被保护的滴水不漏!唐海琳看到她就骂她跟慈禧老佛爷一样。

许佛爷不急不躁的把话递给旁边伺候着的许卓然,“她说你是李莲英!”

靠!见过认奶为娘认钱为爹的,没见过认太监当老公的!唐大小姐深知此女自从荣升许太太以后无法无天的神鬼共愤,现在怀了崽子,还是两个,更是全体人类都敢怒不敢言,再说给她撑腰的又是阴险腹黑到没朋友的人,故而咬碎了牙也不敢跟她正面交锋,只得谄笑着敷衍“哪有哪有,要当太监也是我啊。”

“不必,你不教她学坏我就谢天谢地了!”许卓然轻飘飘一句,断送了唐海琳所有要吐槽的话。

“哈哈,哈哈,唐海琳你这坏人是翻不了身了!”隔岸观火的许安琪幸灾乐祸的嬉笑出声。

“靠!有种你再生俩丫头,我领她们仨逛鸭店去!”唐海琳终于忍不住爆发了,给她憋屈那是不行滴。

“哈哈,哈哈,让你失望了,我这回怀的可是俩带把滴!你还是自己生个丫头出来玩吧,如果有能生的出来的话!”许安琪趾高气傲的鄙视她。

唐海琳跟她小舅厮混了这么多年,流产刮宫了好几回,怕是伤了子宫,想怀孩子还且得养两年,眼下正在许卓然介绍的医生哪里治疗,也不是什么大病,调理为主,所以这生不生的话题在许安琪这里成了茶余饭后问询的主题,一点不给她面子的谈笑风生。

“老想着那些夜场鸭店的,怕是连个蛋也下不出来啦!”悠然给许安琪剥虾壳的许卓然成功补刀。

时光如梭,岁月如织,许家两位公子到来的那一天,尽管做足的准备,许安琪还是紧张的嘴唇发白,她是要进行剖腹产,术前的准备就已经叫人害怕了,医生的嘱咐更让人胆战,她想让许卓然一起进手术室,但医生极力阻止,因为没有医学基础的人看到血难免不紧张,前面医生给产妇手术,后面丈夫被吓晕血的情况不是没发生过,再者手术现场对没有心理建设的人真的会产生不良影响。

唐海琳把医生的话简单粗暴的翻译成,“看女人拉开肚子生孩子会影响男人的性欲,不想你老公不举的话就乖乖配合医生自己进去生!”

许安琪果然能理解这与性欲有关的解释,勉强答应了自己进手术室,可是真到了要进去的时候又抓着许卓然期期艾艾的不肯松手。这下弄得许卓然也心里七上八下了,生平第一次犹豫了,正琢磨着要不要跟院长打个招呼跟着进去的时候,唐海琳唐大小姐发作了,“不就是剖腹产么,医院剖那么多也没见谁进去了出不来?哭哭啼啼烦不烦?你,快点给我去坐那边等着,又不是第一次生,她不懂事你也跟着起哄!还有你,老实给我躺着,这么多专家主任你怕什么,他会生啊还是能替你生!非要他跟你进去?还在外面喊你,菜市场啊?这是医院,肃静最重要,你乱喊乱叫不影响医生啊!懂点事好不好!”

发飙的唐大小姐果然厉害,连许卓然都被她吼的站住不动了,许安琪也不敢再哼唧只委屈的撇嘴。唐海琳马上示意护士赶紧往手术室里推人,再磨蹭就该交代后事了!

其实这剖腹产是最简单的手术,只要产妇各项指标正常,半个钟头准能完成,就算双胞胎也磨蹭不了多久。当第一个孩子被拍打的啼哭时,许安琪笑了,因为众人都在恭喜她是个公子,许卓然却紧张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因为他没听到许安琪的声音。第二个孩子的啼哭证明了两个孩子的健康,许安琪还是笑,又是公子,比第一个还重,5斤3两,上一个是4斤7两。外面的许卓然紧张的不敢动,就坐在椅子上等,他想听许安琪的声音,听不到也不敢问。

当两个小家伙被护士抱出来的时候,许卓然没有看孩子只是轻声的问,“大人呢?”他的声音有点颤所以不敢大声问。

“母子平安。”年长的护士笑眯眯的回答,发现他并没有看孩子,反倒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人呢,我问人呢?什么时候出来?”许卓然控制不住的激动了,腾得站起来,他很想马上就见到许安琪。

“在里面,缝合,马上出来。”护士回答。

看他一副要冲进去的样子,唐海琳又冲了出来,拦住他,脱口而出以前的称呼“叔叔,拜托冷静点,安琪马上就出来了!”

这一声叔叔喊回了许卓然好些记忆,是的,他曾经是她的爸爸!他应该稳住的!可是她在给他生孩子,那他还稳得住个屁啊!

到底是男孩子,被吵到了就大声的哭,许卓然这才被吸引了目光,他看着那两张相似的小脸,突然就眼眶发酸起来。

“让开,让开,产妇出来了!”随着手术室闸门的打开,许安琪被推了出来,他看到了甩开唐海琳扑过来的许卓然,拧着眉哭了,“骗人!刨腹产也好疼!”

许卓然握住她的手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有泪滚出了他的眼角,许安琪清晰的看到它落到了自己的头发上。

许卓然给两个孩子取名叫许力昇和许力昂,许安琪说你这是要他们越飞越高,还是越飞越远?许卓然说是高高在上就好,我的儿子有必要学会俯视。

果然这两个孩子不同寻常,哭的声音又大,吃的奶也多,许安琪的奶水眼看着就要不够,她又不肯多喝那油腻的骨头汤,等轮到许卓然解馋的时候,就啥都裹不出来了。

每每看到两个小崽子抱着许安琪的大奶子狼吞虎咽的时候,许卓然都哀怨的想,他这奶怕是已经给断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