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步步高升》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步步高升》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步步高升 步步高升

    晚九点多,云山市市委市政府门口,由市委市政府和市农业局组成的一年一度的例行下乡调研组连夜返回,从副驾驶上走下一个二十三四的英俊青年,他叫陆安,是市委办秘书科的一名科员。这一次,就是他代表市委市政府和市农业局的副局长叶雅以及农业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负责这次例行下乡调研的。

    曾经笑过 状态:已完结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步步高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步步高升》,是作者曾经笑过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晚九点多,云山市市委市政府门口,由市委市政府和市农业局组成的一年一度的例行下乡调研组连夜返回,从副驾驶上走下一个二十三四的英俊青年,他叫陆安,是市委办秘书科的一名科员。这一次,就是他代表市委市政府和市农业局的副局长叶雅以及农业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负责这次例行下乡调研的。

《步步高升》 268 免费试读

陆安没有如电视剧里面的男主角一样,在女主角快要嫁给别的男人时才突然从天而降,大吼我反对之类的狗血剧情,就这么带着笑意的朝着于夏兰和方颖怡这边走了过来,他身后跟着几名一脸肃然之色的警察。

于夏兰望着走过来的陆安,幽幽的道:“在不来我就真要嫁给黄俊才了。”

陆安刚要说话,他身后的一名警察就问道:“你是于夏兰女士吧?”

于夏兰微微点头,那警察就问道:“莫如龙先生在什么地方?”

于夏兰朝着甲板扫了一眼,然后看到正忙着和众人寒暄的莫如龙,于是抬手指给那警察看,那警察就朝着后面三名警察示意一下,那三名警察便朝着莫如龙走了过去。

莫如龙正和几个富商闲聊着,突然感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潜意识的朝着于夏兰方向瞥了一眼,待见到黄俊钦活生生的站在陆安旁边时,莫如龙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莫如龙已经派了很多人去找黄俊钦,可是整整两天时间,黄俊钦似乎人间消失了一般,不管莫如龙动用多少人,都没法把黄俊钦给找出来,只要是和黄俊钦有关系的人和地方,莫如龙都去找过,即便现在豪华轮船的入口处还隐藏着自己许多手下,为的就是拦捕黄俊钦。

可惜黄俊钦身边有四名警察,莫如龙的那些手下根本不敢上前去。

“你是莫如龙先生吗?”三名警察排开众人,走到莫如龙面前问道。

莫如龙面如死灰般的站在那里,心中充满了不甘,只差一步就能如愿以偿,却到头来还是毁在了那小子手上,莫如龙充满怨恨的看了黄俊钦一眼,心里极其后悔当初怎么没有一枪毙了他。

“请问你是不是莫如龙先生?”见莫如龙不做声,其中一名警察再次问道。

这时候在不远处的黄正天看到情况,赶紧走了上去,然后皱着眉头,不悦的对几名警察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三名警察都认识黄正天,只是歉意的道:“抱歉,黄先生,莫如龙先生和一桩凶手案有关,我们必须带他回去协助调查。”

“证据呢?”黄正天冷着脸道:“你们的警司都在这里,是不是要让我把他们喊过来和你们说话?”

“这……”

“爸,我就是证人!”三名警察为难之际,黄俊钦突然走了出来,站在了莫如龙面前,指着莫如龙道:“我这段时间就是被他给绑架了,如果不是我从他手里逃脱出来,现在已经是生死未卜了。”

“到底怎么回事?”黄正天听了自己儿子的话,顿时脸色阴沉的难看,而那些原来打算拍一些举行婚礼仪式的各大媒体这个时候也蜂拥而上,对着黄正天,莫如龙,黄俊钦几人疯狂的照了起来。

黄俊钦毫无顾忌周围的媒体,恨声道:“莫如龙为了想夺得我们黄家的财产,他不惜逼迫自己的女儿嫁到我们家来,想通过逼迫自己女儿的手段,来间接掌握我们家的财产……”

黄正天目光冷峻的望着莫如龙,问道:“是真的?”

见事情已经败露,莫如龙突然哈哈笑了起来,目光阴森的望着黄正天和黄俊钦道:“真假又如何,黄俊钦害死了我儿子,我拿走你们黄家的财产,这过分吗,不过分吧……”

“跟我们回警局再说。”见这里人多,带队的那名警察让人把莫如龙铐了起来,同时黄俊钦也被警察给带走,原本热热闹闹的气氛一下子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刚才警察来的时候,于夏兰已经去了游轮的里舱将婚纱给换了下来,在李玉瑶的陪同下,走到黄正天身边,将那套漂亮的婚纱递给黄正天,带着歉意的道:“黄伯伯,对不起了,衣服还给你。”

黄正天接过衣服,望了一眼黄俊才,重重的叹了口气,摆手道:“你们走吧……”

……

事情结束后,陆安担心于方江,就跟于夏兰说了一声,就直接赶往了机场,买了最早的一班机票,返回内地去了,不过饶是如此,等陆安出现在云山市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差不多十点的事情了。

到了医院门口,陆安直接就往于方江的特护病房奔去,刚才在路上的时候,他已经给白雅茹去过电话,询问了于方江的情况,得知于方江现在已经急救过来了,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

到了病房,陆安敲了敲门,然后就自己推门走了进去,见到陆婉瑜和白雅茹看过来,就分别叫了一声:“姐,雅茹姐。”

陆婉瑜和白雅茹见了陆安,白雅茹就说道:“小安,这么晚了,你怎么还赶过来了,刚才不是告诉你,你于叔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让你休息一下明天在来的吗。”

“雅茹姐,说的什么话,于叔病倒的时候我不能第一时间赶过来就已经很对不起于叔了,那能回来了还去休息不来看于叔的。陆安说着,见于方江此时已经醒了,就走过去轻声说道:“于叔,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还好,休息两天就恢复了,不用为我担心。”于方江勉强的笑了笑。

“于叔,身体要紧,多休息几天,我给你把把脉看看。”陆安说着,让于方江把手伸出来,然后给他把脉。

果然如陆安猜想的那样,于方江的脉象很乱,身体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估计也就半年到一年的时间了。

“于叔,你最近不要工作了,多注意休息,好好的养养身体。”陆安收回把脉的手,不知道改怎么说,只能说些注意身体的话。

“你小子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虚伪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还能不知道,有什么话就说出来,现在你白姨也知道了,还没有什么好藏的,不就是肾癌晚期吗。”于方江见陆安没有说实话,就虚弱的笑骂起来,然后叹息道:“这次我在办公室发病,病情恐怕再也瞒不住了,退下来在所难免,以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

于方江的话让陆安心里一阵难受,哽咽的说道:“于叔,你不会有事的,现在医疗发达,国内不行,我们可以去国外。”

一边的白雅茹和陆婉瑜也是眼眶湿润,特别是白雅茹,那泪水就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的飘落。

……

在另外一边,省城江长治家,江长治正在书房看书,突然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见居然是副省长林国川打来的,江长治楞了一下,然后才把电话接通了,做出一副恭敬的样子说道:“林省长,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电话那边的林国川笑了笑,说道:“江厅长,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今天早上云山市市委书记于方江在办公室晕倒的事情你也听说了吧,好像是患了肾癌晚期啊。”

江长治心思急转,林国川大晚上给自己打电话不会是为了给自己说这个事情吧,两人又不熟,林国川给自己说这个干什么。

江长治的大脑飞速的运转起来,于方江换上了癌症,又到了晚期,还在办公室晕倒,退下去是在所难免的。

难道……

江长治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但是又觉得不可能,他和林国川根本就没有什么交情,林国川怎么可能会推他上位。

既然猜不清楚林国川的目的,江长治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打着哈哈说道:“林省长,这个事情我也是听说了,于书记在云山市短短两年多的时间,让云山市面貌焕然一新,经济空前发展,真是天妒英才啊。”

林国川就笑道:“谁说不是呢,果然于书记倒下去了,云山市的发展只怕又在停滞不前了。”

林国川说到这里,突然话锋一转,问江长治道:“江厅长,你说我们贵东省现在所有的厅局级干部当中,有谁有于书记那样能力的呢。”

江长治根本就不知道林国川找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只能选择了沉默,而林国川也不在意,继续笑着道:“我看江厅长你就和于书记的能力差不多嘛,不知道江厅长有没有空,我们见面谈一下。”

江长治要是现在还不明白林国川的话,那他也混不到如今的副厅级了,虽然知道林国川对自己肯定也必有所图,但是官场上最不缺的就是交易了。

略微沉思之后,江长治就答应下来,等林国川说了地址之后,就往林国川说的地方赶去。

林国川说的地方是在郊外的一家私人会所,江长治进入包厢的时候,发现居然不止林国川一个人,除了林国川外,居然还有另外两个中年男子。

这两个中年男子江长治都认得,一个是他的好友,省纪委的办公室主任黄大中,也就是他把于大海犯罪证据交给的那个人,而另外一个,赫然就是于大海。

见江长治震惊的磨样,林国川就笑道:“江厅长来了,这两位你都认识了吧,我就不多做介绍了。”

江长治笑着对林国川,心思却在急转起来,黄大中和于大海怎么会一起出现在这里,不可能是巧合吧……

江长治一下子就想到了事情可能会和陆安有关,难道这几人是打算对付陆安和陆安背后的人。

江长治对陆安这个晚辈的影响还是不错的,年纪轻轻就是处级,前途不可限量,于是就笑着,对林国川道:“林省长,不知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吩咐,没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林国川还没有说话,黄大中就过来来江长治,笑着道:“别啊,老江,怎么的也得喝几倍在走吧。”

江长治就推脱道“老黄,改天吧,刚才出来的时候我只说出去一下,怕你嫂子在家里着急了。”

“江厅长真是聪明,恐怕你已经知道我们叫你来的目的了吧。”见江长治还是找借口想走,林国川就笑了起来,说道:“既然江厅长已经知道我们叫你来的目的,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江厅长,关于你把戴珊遗书和她留下的东西交给黄主任的事情,我们希望你忘记,就当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不知道江厅长意下如何。

当然了,我们也是不会让江厅长受委屈的,等云山市的于方江下去了后,那个位置就是江厅长的,刚才在电话里我就说过,江厅长是和于方江一样有能力的人,云山市在江厅长的带领下,一定后蓬勃发展的。”

等林国川说完,一边的黄大中也凑上来说道:“老江,这件事对你而已小事一桩,不仅没损失不说,还能拿下了云山市一把手的宝座,答应了把,而且林省长已经知道了你两年前的那件事情……”

“黄大中,你……”黄大中的话一下子让江长治激动起来,脸上充满了愤怒,两年前的那件事情江长治只有在一次喝酒醉的时候对黄大中说过,林国川又怎么会知道,江长治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一直看做好友的黄大中,居然会出卖自己。

见到江长治发怒,黄大中也不再在意,仍然笑道:“老江,你自己考虑好,如果你两年前的那件事情传了出去,只怕你现在的这个常务副厅长的位置不保啊,而跟林省长合作,你保住了现在的位置不说,还能更进一步,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吧。”

江长治不是圣人,在利诱加被人家掌握了把柄的情况下,最终妥协了,向林国川等人点了点头。

见江长治点头,黄大中把江长治拉了过去,给大家到了一杯酒后,笑道:“老江,来来来,我们喝酒,你不会怪我这个老友吧,我可不是害你而是在帮你呢,我告诉你啊,你今天的选择一定是正确的,林省长前面的那个副字马上就要去掉了,以后有了他做靠山,我们兄弟几个还怕不升官发财吗。”

……

第二天一早,陆安又来医院看望于方江,经过一天的修养,于方江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大家正在病房聊天的时候,突然有三个男子敲响了病房的门,白雅茹去把门打开后,见三个男子站在门口,领头的赫然就是黄大中,黄大中见了开门的白雅茹,眼中惊艳了一下,然后问白雅茹道:“你好,请问陆安在这里吗。”

陆安听到有人找找自己,就往病房门口走来,见是三个陌生男子,就问道:“你们找我,你们是……”

黄大中就道:“你就是省农业厅的办公室主任陆安,我们是省纪委的办公室主任黄大中,有人举报说戴珊的死跟你有关系,请你配合我们回去协助调查一下。”

陆安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着黄大中道:“黄主任,你说戴珊的死跟我有关,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戴珊是被农业厅的副厅长于大海强行侮辱了清白之后自杀身亡的,戴珊临死前留下了证据,我已经脱农业厅的常务副厅长江长治交给你们,你们没有收到吗。”

黄大中道:“没有,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你是清白的我们自然会还你清白。”

陆安道:“我能不能先打一个电话。”

黄大中知道陆安肯定是要给江长治打电话,也不着急,就笑着点了点头。

陆安拿出电话给江长治打了过去,电话通了,但是却一直都是无人接听,一连打了好几个都是如此,黄大中见了嘴角就闪过一丝冷笑,然后说道:“陆主任,现在你可以跟我们走了吧。”

“好吧。”陆安心里虽然觉得奇怪,但是想想自己身子正,有什么好怕的,于叔答应下来。

“小安,你不能跟着他们走,纪委是什么样的地方,你不知道吗。”白雅茹一听就急了,连忙拉了拉陆安。

陆安对白雅茹笑了笑,说道:“放心吧,雅茹姐,我又没有做什么违纪犯法的事,不会有事的,你帮我跟于叔说一声,我就先走了。”

陆安说着,对白雅茹笑笑,然后看向黄大中,示意可以走了。

等陆安跟着黄大中走后,白雅茹就返回病房,还没等白雅茹开口,于方江就说道:“事情不简单,雅茹,你帮我跟林省长打个电话,我有事情跟他说。”

于方江说道林省长可不是林国川,而是林东山。

白雅茹拿出手机,给林东山拨了过去,等林东山接通后,就把电话给于方江,于方江就对林东山说道:“林省长,陆安被省纪委的人带走了,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我现在这个情况,你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

“什么,陆安被省纪委的人带走了。”林东山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这小子不会是做了什么违纪的事情被纪委的人抓住了吧。”

于方江就说道“林省长,陆安什么样的人我知道,不可能做什么违纪的事情的,这个我可以向你保证。”

林东山思索了一会,问道:“是谁来拿人的。”

于方江看向白雅茹,白雅茹就说道:“好像听那人自己说是办公室主任黄大中。”

得知是黄大中拿人之后,林东山就说道:“我知道了,我去问一下,看看是怎么一回事,如果那小子真的作奸犯科,那就是他活该,但是如果有人想冤枉我的准女婿,那也是不可能的。”

于方江笑道:“那就多谢林省长了。”

林东山道:“得了,都说了是我准女婿了,你谢我干什么,你注意身体,过几天我抽空来看看你。”

“那成,那林省长你忙吧。”

……

陆安被带到了省纪委,黄大中当即对他进行了问话,黄大中装模作样的说道:“陆主任,对于别人举报你和戴珊关系不清,戴珊的死有关,你有什么话要说的。”

陆安道:“黄主任,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戴珊的死是于大海所为,证据我已经委托江长治厅长交给你们纪委了,不信你可以问问江厅长看看。”

黄大中就指着旁边的一个手下装模作样的道:“你打电话问问农业厅的江厅长看看有没有陆主任说的这回事。”

那人拿起电话,然后给江长治打了过去,接通后,把电话递给黄大中,说道:“主任,电话通了。”

黄大中接过电话,故意大声的说道:“喂,江厅长吗,我是省纪委的办公室主任黄大中,你们农业厅的办公室主任陆安被人举报和你们农业厅的戴珊关系不清,戴珊的死也跟他有关,他现在正在纪委接受调查。但是陆主任现在说戴珊的跟你们农业厅的副厅长于大海有关,并且还说有证据交给了你,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啊。”

“证据,什么证据,我不知道啊,陆主任从来没有把任何东西交给我。”江长治就好像真的不知道一样。

黄大中把电话递到陆安耳边,说道:“陆主任,江厅长说他不知道,你从来没有把任何东西交给他,你要不信,就自己问问江厅长。”

陆安终于知道了事情的不对劲,怪不得改成江长治不接电话啊。

“江厅长,为什么。”陆安只对电话里问了这么一句。

江长治人老成精,装作不明白的说道:“陆主任,你说什么呀,你真的在纪委,刚才黄主任说你把什么证据交给我,你什么时候交给我什么东西了。”

陆安没有在说话,吧电话递给了黄大中,他真的想不明白,江长治为什么要害自己。

黄大中把电话还给那个手下,说道:“陆主任,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陆安道:“我没话说了,但是我是被冤枉的,你们说我和戴珊关系不清,她的死也跟我有关,你们拿出证据来吧。”

……

陆安被纪委带走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楚香怡知道了后,就直接去了林振强的公司,冲进林振强的办公室,指着林振强骂道:“林振强,陆安是不是你陷害的。”

林振强见楚香怡如此紧张陆安,心里嫉妒得要死,对陆安的恨更深了,过去把办公室的门关好,看着楚香怡怒笑道:“是有怎么样,那杂种敢玩我老婆,我就是要整死他。”

楚香怡怒道:“林振强,没想到你这么无耻,谁是你老婆了,我永远都不会是你老婆,你就别痴心妄想了。”

“那我就把那杂种弄死,让他在监狱里一辈子再也出不来。”林振强阴狠的笑道。

“是吗,就凭你”楚香怡笑了起来,然后从包里拿出手机晃了晃,转身就准备离开。

林振强没想到居然被楚香怡录音了,当下怒火升腾起来,一把吧楚香怡拉了回来,抢过她的手机摔在地上,怒骂道:“你这个臭三八,为了那个杂种,居然跑到我这里来录音。”

林振强说着,抬手就准备一巴掌对楚香怡扇过去,但是想到林国川的叮嘱,他只好把手放了下来,说道:“你想救那杂种也可以,但是得配合我做件事。”

楚香怡没想到林振强居然想要放过陆安,就问道:“什么事。”

林振强就道:“这段时间配合我,我们一起在你家人面前假装和好了,秀恩爱。”

“就这么简单。”楚香怡不相信的问道,她怎么会想到,林国川是想借她爷爷的影响力拿下省长的位置,所以才会让林振强想尽办法和她和好。

“当然。”林振强肯定的点头,心里却想,想要我放过那个杂种,你做梦吧。

“成交,但是说好了,这段时间内你要是敢碰我,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为了陆安,楚香怡只好答应下来。

……

而此时,在省城郊外一处外来务工人员混杂的居住地,林振强的情人李珊珊挺着个大肚子到晚上了才敢出来卖东西。

这几天来李珊珊一直躲在这里,林振强父子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男人冒充她老公,并谎称她失踪,到处贴满寻人启事,让她白天都不敢上街。

李珊珊现在心里很后悔哦当初就不应该给贪慕虚荣跟了林振强,也很想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但是现在林振强父子在满大街的寻找她,她街都不敢上,又怎么敢去医院。

李珊珊来到附近的一家小店,刚准备进去买东西,就看到小店里面几个混混模样打扮的年轻人拿着她的照片在问老板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看到这样,李珊珊哪里还敢买东西呀,连忙悄悄的开溜了,现在这些人都找到这里来了,自己在这里恐怕也藏不了多久了。

离开,又怎么离开,只怕现在机场,长途汽车站,火车站都被林振强派人监视起来了吧。

李珊珊回到出租屋里,心里一阵害怕,总是感觉那些要找过来了,要是被他们找到,林振强父子会放过自己吗,想想李珊珊都不觉的打了个冷颤。

不行,必须要自救,李珊珊是聪明人,强破自己冷静下来后,大脑开始思考起来,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唯一的办法就是告发林振强父子了。

但是又怎么告发呢,自己手上虽然有证据,可是根本就交不上去呀。

去警察局自首,要是那些警察被林振强收买了,自己不是去自投罗网吗,而且也许自己还没有去到警察局,就会被外面的那些小混混发现给抓起来了。

李珊珊越想就越烦,忽然就想到了和林国川是死对头的林东山,要是把自己手上的这些罪证交到林东山的手里,那林振强和林国川还不得完蛋吗。

想到林东山,李珊珊一下子就高兴起来,她和林敏儿当初还是大学同学呢,只是后来她做了林振强的情人后,大二就退学了,也不知道林敏儿还记不记得自己。

李珊珊并没有林敏儿的联系方式,辗转问了几个同学后才得到了林敏儿的电话号码,当即就给林敏儿打了过去。

林敏儿此时刚被林东山从书房赶了出来,正为陆安才事情心烦呢,见是一个陌生号码,当即就挂断了,然后李珊珊又打来了第二次,林敏儿又挂断了,等到第三次的时候林敏儿才接通,没好气的说道:“谁呀,不知道大晚上的打电话很不礼貌吗。”

李珊珊就道:“你是林敏儿吧,还记得我吗,我是李珊珊,大学的时候我们一个班的,只是大二的时候我辍学了。”

林敏儿一开始还真没记起李珊珊来,等到李珊珊说自己辍学的时候,林敏儿才有了那么一点印象,记起李珊珊后,林敏儿对李珊珊的印象也不好,记得在大学的时候李珊珊就传出给人家做情人,被人家弄大了肚子才辍学的。

“哦,记得,李珊珊,你有什么事吗。”林敏儿很平淡的问道。

李珊珊能听出林敏儿的平淡,但是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说出了目的,对林敏儿说道:“林敏儿,你能帮我联系下你的父亲吗,我有事情找他。”

林敏儿一听想歪了,不善的说道:“你找我父亲什么事,跟我说一样的。”

李珊珊知道林敏儿误会了,就说道:“林敏儿,我找你父亲真的有事,也不怕你笑话,我这些年一直给林振强做情人,并掌握了林振强和他父亲的罪证,他们要杀我灭口,幸亏我偷听到提前跑了出来,现在他们正派人四处找我。”

“什么。”林敏儿吃惊了一下,虽然对李珊珊没有什么好印象,但毕竟也是条人命,就说道:“你等着,我把电话给我父亲。”

说着,林敏儿连忙去了书房把电话给林东山。

林东山正在想陆安的事情,见刚刚出去的林敏儿又回来了,就叹息的说道:“敏儿,你让我救陆安,总的给我点时间想办法吧,你才出去又进来了,你让我怎么想办法。”

林敏儿就说道:“爸,我这次不是说陆安的事情,我的一个同学掌握了林振强和他父亲的罪证,林振强他们现在正到处找她呢。”

林东山愣了一下,问林敏儿道:“怎么回事。”

林敏儿就把手机给林东山,说道:“你自己问我同学吧。”

林东山疑狐的接过手机,对着电话里道:“我是林东山。”

李珊珊听到是林东山就把事情大概的讲了一下,说道:“林省长,我叫李珊珊,本来是林振强的情人,偷偷的在林振强的电话里装了窃听器,三天前,有一个叫做于大海的人给林振强打电话,给林振强说了一个叫关于陆安的人的事情,之后不知道他们相约见面密谋了什么,在之后,就是林振强的父亲林国川给林振强打了电话。

林国川想借林振强妻子楚香怡的爷爷的影响力当上省长,就让林振强去讨好楚香怡,而林振强就让他林国川帮他对付那个叫陆安的人。

林国川怕我的存在影响了林振强讨好楚香怡,就要杀了我,我窃听到了他们的电话,就先跑出来了,他们现在正派人四处找我,想杀了我,林省长,你救救我,我手上有他们父子的犯罪证据,我把那些在证据交给你。”

听了李珊珊的话,林东山没想到陆安的事情原来是林振强和林国川父子搞的鬼,虽然不知道林振强和林国川为什么要陷害陆安,但是现在救人要紧,如果李珊珊手上的证据真的可以让林国川倒台的话,再加上李珊珊听到他们陷害陆安的这些话,陆安也算是有救了。

“李珊珊,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来找你。”林东山对电话里的李珊珊说道,心里带着一丝激动,如果这次真的能让林国川倒了,不仅救了陆安不说,那胡省长调走之后,这省长的宝座就十有八九是他的了。

李珊珊说道:“我在西郊工业区附近的那个村庄里。”

林东山道:“那好,你在那里等我,我马上就过来。”

林东山说着,和李珊珊挂了电话,然后对一边的林敏儿道:“敏儿,陆安有救了,刚才你那个同学在电话里说,她听见了林振强陷害陆安的事情,我现在去接你那个同学,你在家里等我。”

林敏儿一下子高兴起来,笑着道:“爸真的吗,我跟你一起去吧。”

“也好,走吧。”

林东山和林敏儿开车来到西郊工业区的附近的那个村庄,然后又给李珊珊打去了电话,得到李珊珊的具体地址后,就直接把车开到了李珊珊的楼下,等李珊珊上车后,直接扬长而去。

第二天一早,林东山直接去了京城,他从李珊珊那里拿了那些证据后看了下,足够林国川父子死好几回的了。

两天后,中纪委直接下来人,把林国川给双规了,经过调查取证之后,迁出了一大批跟林国川有关联的官员,从小到科级达到厅局级不等,这些人遍布贵东省各个县市乡镇,遍布范围之广,人数之多,无不令人咂舌,林振强的公司也因为涉嫌贿赂,不正当竞争等罪名被法院查封。

而陆安的事情,也因为林国川的倒台和李珊珊的作证而水落石出,于大海,江长治,黄大中也都一一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至于陆安,反倒因祸得福,从正处变成了副厅,因为于方江临退下前跟省委建议,云山市目前的领导班子很团结,不易做出大的调整,建议书记的位置由市长刘东接替,刘东空出来市长由常务副市长接替,然后又建议陆安出任常务副市长。

于方江这几年主政云山市,给云山市带来了空前发展,因此省委听从了他大部分的建议,但是考虑到陆安年纪问题,做了一些改动,让原来的几个副市长之一顶了常务副市长的位置,而陆安则接任了那位副市长。

不过饶是如此,26的副厅级市长,放眼全国,只怕也没有几个,再加上有林东山这个即将出任贵东省省长的支持,陆安的前途,可谓是是一片光明,青云直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