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美人劫》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美人劫》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美人劫 美人劫

    仲夏七月,娇阳似火,七月二十三日,周三,农历大暑。  上午十一点多,戴庆又例行开着所里的那辆破警车去片区巡查、走访。  在所里他是巡查、走访的主力,其他的几个在编民警中除了管户籍的两个四十多岁的大姐,还有两个年轻民警:一个省警校刚刚毕业的田所长的侄女田雅琴负责接待,一个负责内勤外剩余的都是老头子,这种跑腿儿的事情当然只能靠他了。

    渚碧礁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美人劫》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美人劫》,是作者渚碧礁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仲夏七月,娇阳似火,七月二十三日,周三,农历大暑。  上午十一点多,戴庆又例行开着所里的那辆破警车去片区巡查、走访。  在所里他是巡查、走访的主力,其他的几个在编民警中除了管户籍的两个四十多岁的大姐,还有两个年轻民警:一个省警校刚刚毕业的田所长的侄女田雅琴负责接待,一个负责内勤外剩余的都是老头子,这种跑腿儿的事情当然只能靠他了。

《美人劫》 第37章:惊变 免费试读

「那晚我跟嫂子就在她办公室那张诊疗床上整整肏了一夜,直到听到军营里吹响了嘹亮的起床号,我们才惊觉天亮了。」

「那晚肏嫂子是我人生第一次肏女人,还是我心中的女神。嫂子不愧是我们师野战医院一枝花,简直就是水做的一般。啧啧啧,肏起来滋味儿那个美啊,我终身都难忘。经过了那晚我才知道原来肏屄是这么舒坦的事儿啊,从此以后我就彻底迷上这事儿了。」田乐志闻着舒雅那淡雅的发香,砸吧着嘴继续回想着感叹着。同时趁舒雅听得入神左手钻入她那件白色韩版短袖T恤里,抚摸着她滑腻的嵴背,右手钻入她那条七分阔腿裤内揉搓着她浑圆的翘臀。

「那天晚上当我把嫂子肏到了高潮,并让她在人生中第一次体验到了潮喷的美妙感觉后,她就彻底进入忘我状态了,那叫床声老销魂了。我也真是想不到平时文文静静的她会叫的那么骚浪…」田乐志又开始一边搂着美人,一边滔滔不绝地炫耀起了他超强的性能力来。…

其实田乐志的淫秽描述对舒雅触动还是相当大的,因为苏静雨跟舒雅不仅仅相貌相似,而且身份上也有那么些许共同点,那就是:都算是田乐志同事的妻子吧?略微不同的是一个是田乐志首长的妻子,一个是他下属的妻子。

因为这一层联系,所以当田乐志龌龊描述苏静雨一次次背着丈夫栗营长跟他偷情时,不可能不让有类似身份的舒雅感同身受。

于是乎很自然的舒雅就产生了代入感,自动将自己代入了军医苏静雨的角色,恍恍惚惚间就把田乐志与苏静雨的偷欢替换成了自己,所以她越听越入神,越听越脸红心跳。

当舒雅红着一张似炭烧般的俏脸,听着田乐志用粗鄙、下流、淫秽的词语详详细细地描述着他跟栗营长的妻子——军医苏静雨一次次在她的办公室的诊断床上偷情、听着他如此绘声绘色地描述如何同栗营长的妻子苏静雨一次次地颠鸾倒凤,行鱼水之欢的露骨性行为时,讲真的她的心都似被小猫百爪挠心般的瘙痒难耐,听了田乐志这一段声情并茂地偷淫美人妻的交媾描述,内心的欲望就渐渐被他撩拨了起来,所以她越听心跳越快,越听俏脸越发烫,越听浑身越发燥热难耐,不知不觉间下腹空虚小径内开始分泌出一股股热流。…

田乐志偷眼看一眼趴在自己胸膛上假寐的舒雅因为听自己讲的过分详细、直接地描述偷情性交的细节过程而羞涩地紧闭双眼,桃颊红潮,呼吸急促,就连她紧贴自己胸膛的心脏都碰碰乱跳…作为采花老手的田乐志一下子就看透舒雅已经被自己讲的偷情故事撩拨起了情欲。

于是他揉搓香臀的右手试探着伸出中指,伸到舒雅雪股前段的窄小内裤上——哪里正是女人最珍惜的宝蛤所在,果然哪里小内裤已经湿濡一片。

在百花丛中采花无数的浪蝶当然知道此时最需要做什么了:默不作声地偷偷抚慰女神的生理需求。

粗大的中指偷偷地轻轻抚慰摩挲那片溪谷之地,只摩挲一遍田乐志就熟练地探查出了那条美人儿最神秘的肉缝儿。

于是田乐志开始沿着那条湿漉漉的肉缝儿偷偷摸摸地轻柔抚摸着,见舒雅恍若未觉,他的手指渐渐开始放肆起来,变偷偷抚摸为了抠弄,由于力道变大以至于那条湿透的内裤一下子被手指抠弄的陷入了肉缝儿内。

舒雅一下子就从入神的听故事中反过味儿来,匆忙紧张地夹紧双腿。

「你干什么?田所长我不想骂人,请自重!」舒雅愤怒地立刻惊叫一声,她怒目而视着一脸讪笑着的田乐志,她虽然一直迫于对方的强势在处处妥协,但妥协也是有个度的,有些部位是底线,是绝不能让对方触碰的。

田乐志见舒雅真怒了,便迅速收回了手指,尴尬赔笑:「诶呀,不好意思,真不是故意的,是不小心,不小心碰到了。」

这次斗争舒雅占了上风,立刻她乘胜追击伸手就把田乐志伸进自己裤子内的大手也拽了出来,见田乐志这次挺配合,乖乖抽出了大手,舒雅顿时松了口气,初步胜利的喜悦袭上心头,内心暗喜,忍不住嘴角微微上翘,不经意间露出了魅惑众生的微笑。

可是…就在舒雅暗自庆幸初步斗争获胜之时,田乐志突然把刚刚抠进舒雅溪谷裂缝中的那只湿乎乎的中指凑到鼻子前「咻咻」地使劲嗅着,冒出一句:「好闻!舒雅啊,你的小内裤怎么都湿透了?也不知道这流出来的到底是什么水啊?这闻着可不像是尿啊。」

舒雅顿时被羞得俏脸涨得通红,她羞怒一句:「讨厌!老不正经。」

「诶,奇怪,我只是关心问问,你怎么还骂起我来了?唉,真是不识好人心啊。不告诉我算了,我自己品尝品尝就知道这是啥水儿了。」说着田乐志就伸出大舌头很享受地舔在了那湿乎乎的中指上。

「别!」舒雅羞愧地连忙制止。

「哦?那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水儿?」

「神经病!」舒雅嗔道,虽然她知道这是听这种色情段子的正常生理反应,可这种事还是令她感到羞于启齿,而这个田所长一再问这种令她羞耻的事,分明是在不怀好意地羞辱她。

「不告诉,那就只好我自己品尝品尝了。」说着田乐志把手指塞进嘴里有滋有味地品尝起来。

舒雅趁田乐志把手指塞进嘴里无暇顾及再控制她身体的空档飞快地从他身上跳下地面,拿起茶几上的手机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拼命地往大门口跑。

动作熟练至极,因为她已经等这个时机很久了,也默默在心中演练了一遍又一遍,就这么一个逃脱的机会,她孤注一掷了。

如若这次冒险逃脱失败,那么今晚她…

田乐志刚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舒雅这是要逃走,只当是她为了逃避自己舔舐手指上她的淫水令她感到尴尬而躲避,可等他看到舒雅拼命向大门口逃跑时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于是他连忙也起身去追,可等他绕过沙发前的茶几时舒雅已经打开了防盗门,等他快追到门口时舒雅已经「咣当」一声关死了防盗门人也逃出了大门,等他拧开防盗门时舒雅已经快跑到了四楼了,而且好像已经拨通了手机。

「他娘的!大意了。」田乐志恼怒地狠狠捶了一下墙,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走了令他懊悔不已。

田乐志又回到了舒雅家客厅去拿他的手包、手机,坐在沙发上反复回想今晚发生的这一切,越想越后悔,越想越生气,眼看着吃到嘴里的天鹅肉肉就这么不翼而飞了,怎么可能不生气呢?最后他猛一拍茶几,愤愤道:「狡猾的女人!今晚直接强办了她就对了,还讲什么故事?真是闲的蛋疼。」

田乐志并没有立刻离开舒雅家,他推开舒雅夫妻哪间卧室的门,一下子就看到了床头墙上挂着的两人甜蜜婚纱照,他盯着照片中那穿着雪白婚纱、美若天仙的舒雅呆呆地看了半天,突然邪笑道:「好你个小美人儿,敢耍我?我田乐志可不是那么好被耍的。也好,那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手段,我就不信还睡不了你了?小美人儿啊,你也不想想:我田乐志是什么人?没有把握能今晚来睡你嘛?你真以为我这两天就白忙活了?嘿嘿,只要是我田乐志看上的女人还没有一个能逃出我的手心儿的…」

***

舒雅一口气跑下楼才发现外面在下着雨,而她连鞋都没有穿,小区路面上已经有不少积水,这大半夜的也没处找鞋去,到这种凄惨时候她忽然想起了住在自己家对门的宫康泰。

「宫康泰那家伙要是在就好了,最起码跟他要一双拖鞋肯定是没问题的。可那家伙偏偏这阵子不在,这种人就是靠不住,没事的时候天天缠着我,可真等着需要他帮忙了他就没影儿了…」幸好带了手机,舒雅用手机预定了滴滴快车打算回父母家,大半夜一点多正是接单的司机最少的时候,也不知何时才会有司机接单并开车过来接她,由于担心田乐志追下来,她只好光着脚冒雨躲到了隔壁楼道一处阴暗的墙角避雨。

丈夫被莫名栽赃陷害,而丈夫的「好上司」却试图趁机找到家里来强暴自己,现在大雨滂沱自己却有家而不能回,大半夜还得光着脚在大雨地里躲来躲去,舒雅还是第一次感到人生如此悲惨…

「呜呜呜!…呜呜…」舒雅扶着楼道墙角委屈地哭了。

突然一道手电筒的亮光照射到了舒雅被雨淋湿的身体上,然后就听到一个外地口音男青年声音颤颤巍巍地声音:「什…什么人?…别…别大半夜的…哭哭啼啼地装神弄鬼。」

舒雅扭头看过去,昏暗的路灯还是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是一位穿着雨衣的巡夜保安,她马上安心了,因为她觉得鞋子的问题应该能解决了,于是舒雅抹了一把眼泪打算向他走过去,打算跟他借把伞还有一双拖鞋。

那保安竟然吓得再往后退,口中哆哆嗦嗦说着:「别…别…你别过来,你…你到底是人是鬼啊?你…倒是说句话啊。」

「噗!」舒雅看那保安个子高高大大的居然被吓成如此,而且他那外地口音听起来又很滑稽,简直太好笑了,舒雅一下子没忍住就掩嘴轻笑出声,刚才的委屈一下子去了大半。

「你…你别过来,俺知道你…死时肯定是受了委屈才大半夜来这里哭哭啼啼,可俺可跟你的死毫无关系,你就放过俺吧。俺这就走…这就走,你别再跟着俺了…」那保安说着扭头就跑。

「等一下啊,我不是鬼!我是这小区的业主。不信你看我有影子的,鬼是没有影子的。」舒雅见他跑开了,连忙冲他喊道。

「影子?」那保安听到舒雅的解释又扭过头来用手电筒照在舒雅身上,果然一条长长的倒影很清晰。

「嘿嘿嘿,果然有影子。实在对不住啊,俺刚刚还以为你是…」那保安伸手隔着雨披抓着脑袋不好意思地憨憨地笑了。

「我那里看起来像鬼了?」舒雅打算跟他聊两句套套近乎再跟他借把伞、借双拖鞋之类的。

「你看看你的样子还不像鬼吗?大半夜披头散发的,长头发遮住大半个脸,脸又那么白,还有哪有正常人光着个脚大半夜四处乱窜的?这也就算了,居然还大半夜躲到黑漆漆的阴暗墙角哭哭啼啼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正常人嘛。」这保安不害怕后倒是口齿伶俐。

听他这么一说舒雅连忙去摸自己的头发,果然因为着急逃下来导致头发凌乱,遮住了大半个脸。

她赶紧简单用双手梳理了一下,并把头发撩到耳后,整个人立刻恢复了平时的光彩照人。

「这回呢?还像鬼吗?」舒雅自信地看向那缓缓盯着她脸庞靠近的保安,离近了舒雅才看清原来这位小保安一脸稚气,看样子连二十岁都不到,怪不得那么胆子小呢。

「不…不…不像了。」那小保安走近舒雅,呆呆地望着舒雅那张绝丽出尘的俏脸不知为何又开始口齿不清了。

「呵呵,你是新来的吧?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舒雅莞尔一笑问道。

「对,对对,俺刚来不到一个月。」

舒雅不想大半夜的再跟他闲扯了,就直接了当道:「不好意思啊,你能借我双拖鞋或者一把伞吗?我跟家里闹矛盾被赶出来了,连鞋都没来得及穿。」

「什么?你家人也太不像话了吧?大半夜把个可怜的小姐姐赶出门,怪不得你刚才哭呢。拖鞋俺倒是有,伞俺没有,雨衣你穿吗?」

「雨衣?也行,那就谢谢你了。」

「嘿嘿,不谢不谢,为业主们服务就是俺们的职责,小姐姐,你稍等一哈,俺这就去宿舍给你拿哈。」小保安又挠着头憨憨地笑道,说完他扭头就欢快地向小区大门口那栋三层的物业楼跑去了。

舒雅站在一单元楼道雨棚下等着他的到来,忽然一道雪亮的车大灯从身后照过来,听那汽车开动的声音正是从自己家楼道门口方向开过来的,舒雅担心是田乐志,所以赶紧又缩到角落里去。

可惜已经晚了,一辆韩国现代胜达越野车开到一单元楼道门口就停了下来,一个高壮男人撑开一把雨伞就跳下了车向舒雅走过来,舒雅一看不是田乐志还是谁?

「舒雅,你怎么在这儿呢?你赶快回家去吧,我也要开车回家了。」

「你别过来。我已经打电话报警了,110巡警一会儿就到。」舒雅吓唬他道。

「报警?报什么警?我今晚喝多了,刚才是跟你闹着开玩笑的,再说了,我又没把你怎么样,你报的什么警啊?你可别忘了我是专门为了小戴的事来的,是专程来给你帮忙的。」田乐志说着慢慢试探着向舒雅靠近。

「我跟你说过了,你要是再靠近我可就喊人了。110巡警估计不到五分钟就能到。」

「好好好,你可考虑好了,小戴的事你还要不要我帮忙?」田乐志的语气明显带有要挟意味。

「卑鄙!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从来就不信我们家戴庆会受贿,我相信反贪局肯定会还他清白的。」舒雅不卑不亢毅然道。

「呵呵,你就那么相信你家戴庆?你就确定戴庆不会瞒着你干了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田乐志意味深长地道。

「我当然相信他的人品了,不相信他难道相信你吗?我们家戴庆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了。」舒雅坚定道。

「哦?你确定吗?」

「当然确定。」

「好,那我问你,周三哪天晚上他干了什么有没有告诉你?」田乐志压低声音道。

「周三晚上?」

「对,也就是19号那晚,再说明白点儿:就是你们两口子来开发区蓝乐·尊者拜访我们两口子的那晚。」

舒雅一下子就想了起来,她猛然心头一紧,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因为她为那晚的事跟丈夫闹别扭了好几天,她一直都怀疑丈夫戴庆那晚跟田所长的爱人庄晓莲在哪个「梦想成真」游戏体验舱里发生了些什么,因为那晚她发现了老公内裤上遗留的精斑。

「想起来了吧?那晚你家戴庆有没有告诉你什么?有没有交待:他在‘梦想成真’游戏体验舱里对我爱人到底干了什么?」田乐志越说越气愤的样子。

「说…说了,说过了。」看着田乐志一副怒容舒雅有些心虚了。

「哼!说了?怎么说的?有没有说他假借喝多了,借机在游戏仓里淫辱强暴我爱人的事?」田乐志怒瞪一双铜铃大眼盯着舒雅,那气势像是要择人而噬的发怒猛兽。

「什么?强暴您爱人?这…这怎么可能?戴庆他…他不是那种人。」舒雅一下子慌了,她最多也只是怀疑丈夫那晚跟田所长的爱人假借角色扮演发生你情我愿的性关系,可强奸这种犯罪的事她想都没想过。

「不可能?我爱人当晚就向我哭诉了整个经过,我不相信戴庆有这么大的胆子,于是又去系统机房调取了游戏仓的监控视频…」

「什么?那‘梦想成真’游戏体验舱里还有监控摄像头?」舒雅大惊,一则是担心丈夫的行为真的被那摄像头拍下了铁的罪证;二则是担心那晚她在游戏仓里好像也跟系统选择的‘张国荣’也发生了些暧昧,虽然那个‘张国荣’是系统召唤出来的高级智能硅胶人偶机器人扮演的,可当时她的确在游戏仓被那假扮的「张国荣」撩拨的几乎坦胸露乳,画面有些不堪,如果那种画面也被监控器记录下来…

「怎么你还是不相信你丈夫干的好事吗?」田乐志继续咄咄逼人。

「可…可是既然戴庆做了对不起嫂子的事儿你们怎么…怎么没有去报桉啊?还有,今晚你来我家里的时候怎么一点儿都没有提起这件事?」听说人家调取了监控视频舒雅心中就信了七八分,可嘴里还是继续质疑着。

「这种事是那么光彩的事儿嘛?那个被人糟蹋了妻子,带了绿帽子的人会那么大张旗鼓地去搞事儿?这种事能双方商量个都满意的补偿方桉不闹的沸沸扬扬就尽量不闹了。我今晚来找你其实很大程度上就是想从你身上补偿一下我受伤的心,纾解一下被你老公戴绿帽子心中的愤懑。只要我今晚也办你一次,那咱们两家也就扯平了。我们也就不打算再追究戴庆的罪责了,但是你要是一点儿诚意也没有,那我气愤不过就只能追究戴庆的刑事责任了…」

「什么?在我身上找补偿?我又没有做什么错事?凭什么?」舒雅喃喃争辩着,心想:「只听说有父债子还,可没听说过有这种‘肉债肉偿’的。」

「好吧,既然你这么不通情达理,那我们就只好去报桉,追究戴庆的刑事责任了。对了,忘了提醒你了,强奸罪的刑罚是: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你可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哦。」

「什么?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舒雅一听如此重罚,整个人都慌了,如果真这样那么他们这个原本幸福的小家就彻底完了。

就算戴庆受贿那件事是冤枉他的,可这件强暴田所长爱人的事…舒雅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于是又盯着田乐志道:「那所谓的监控视频都是你空口白牙说的,我又没有看过,怎么知道你刚才说的一大堆到底是不是真的?」

「好好好,视频就在我那个手机云盘账号里加密保存着,你要是不信可以上车,我登录云端让你亲眼查看,让你看看你心目中的好丈夫的真面目…」

舒雅看田乐志如此笃定,她心中悲切:「戴庆啊戴庆,我到底还该不该再相信你呢?你…你怎么能干这么煳涂的事儿呢?都怪你那晚喝了那么多的酒…」

田乐志说着就打着伞靠近了舒雅并把伞举到舒雅头顶:「走吧,上车一看视频你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了,也就看清你心目中的好丈夫到底是不是人面兽心之人了。」

「也许视频中戴庆并不像他说的那样?也许是他爱人主动勾引老公呢?总之不看看视频我是不会相信这个狡猾的老流氓说的哪怕一句话的。」

心中这么想着舒雅就随着田乐志走到了他的车旁,田乐志殷勤地帮舒雅打开了副驾驶位置的车门,舒雅上了车,他又礼貌地替她关上了门,再打着伞转向主驾驶一侧车门的时候他脸上露出了得意的淫笑。

小保安沈富贵拎着装有拖鞋、雨衣的塑料袋兴冲冲地跑向五号楼一单元那位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姐姐哪里,可老远就看到哪里停着一辆车,开着明亮的灯光,照的他眼睛暂时看不清那位漂亮小姐姐的人影,等他快跑到一单元时那辆车开动了,再看一单元门口好像找不到了那位漂亮小姐姐的人影儿,他正在疑惑间,那辆越野车已经开到他的身边停下,主驾驶一侧的电动窗落下,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笑着对他说:「小伙子,谢谢你了,这些东西就不用了。」

「什么意思?我又不是拿给你的。」沈富贵被这男人说的莫名其妙。

「呶,是她让我转告你的。」那男人指了指副驾驶位置上坐着的一位女人。

沈富贵伸头看过去,见正是那位美若天仙的小姐姐,只是此时她神情落寞,泪流满面,见沈富贵看过来,那位小姐姐擦一把泪水,冲他点头示意双肩一耸一耸地啜泣道:「谢谢你了,小伙子。东西就不需要了,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哦,没事儿没事儿。」沈富贵口中应着,可怎么觉得这位小姐姐跟刚才的情绪差异这么巨大呢?她虽然是说着感谢的话,可怎么听起来那抽泣着的语调如此失落悲凉呢?他从离开再回来也就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小姐姐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呢?在沈富贵看来唯一的变化就是多了这个开车的男人。

「是不是他害的小姐姐哭得如此悲凉?他到底对小姐姐做了什么?他不会是…」沈富贵立刻开始脑补他看过的那些刑侦电影,电视剧,顿时心生警觉。

那男人刚要关上车窗,沈富贵突然大声质问道:「我是这小区的保安,你这车不是我们小区里业主的车,进出小区时需要登记。你这车牌号报一下,你叫什么名字,身份证号报一下。」

那开车的男人好像心情很好,很配合地报了出来:「车牌号:南C·6Q166,我叫:田乐志,身份证号:1***7,行了吧?这下可以走了吧?保安大哥。哈哈哈!」

虽然男人有嘲讽语气,可沈富贵却不卑不亢又大声问道:「你跟这位小姐姐是什么关系?怎么她看上去好像不愿意跟你走似的?」

「我今晚是她老公,她可没有不愿意跟我走,保安大哥说话可要有凭据的。」男人邪笑着说。

「今晚老公?啥意思?以后就不是了?」沈富贵立刻听出不对来了。

「哎呀,你这小伙子事儿可真多,虽然尽职尽责,可有些个人的私事可轮不到你们保安管,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男人有些恼怒了。

「我管你是干什么的?反正我在小区里没见过你,你不是我们小区里的业主,你不说清楚你跟这位业主小姐姐的关系你就别想走。我要对小区里居住的业主安全负责。」沈富贵颇有股初生拧≠不怕虎的劲头,一下子倒是把那个男人给镇住了。

为了早点儿开走车,男人只好悻悻道:「我就是她老公,不信你可以问她。」说着他握住了正在啜泣着的绝色女人的玉手,那女人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也就认命似得由他握着了。

「小姐姐,是不是这样?他真的是你老公吗?」沈富贵再问女人时语气就温柔多了。

女人把头瞥向一边只是啜泣的更厉害了,并没有回答沈富贵。

「嗯?果然有问题。」沈富贵皱起了眉头心中有了判断。

那男人突然拿出手机装作不经意地在女人面前晃了晃,然后道:「亲爱的,别闹小情绪了,赶紧应付一下咱们该出发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呢,这都几点了?虽然明天是周日可咱们也不能搞得太晚了吧?」

女人看到手机后似是想起了什么,于是低着头也不看向沈富贵弱弱道:「是的,他…他是我老公。」

「这次行了吧?可以放行了吧?保安大哥。」

「等一下,小姐姐,我能加你个微信吗?万一有什么事你可以随时喊我。」沈富贵又想出了一个对策,于是他把自己的手机打开微信号递过去。

「嗯,行,谢谢你了。」女人扫描了他的微信二维码添加了微信好友。

沈富贵让开了挡着的路,男人开车疾驰而去,可是沈富贵隐约听到了车窗内男人的骂声:「这小兔崽子有病吧?管到老子头上来了。」

沈富贵并没有搭理他,而是查看着新加的微信好友:舒雅!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