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就是我 就是我小说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女性教调性虐研究协会 女性教调性虐研究协会

    我虽然有些胆子大,但点怕死,有生理需要,我宁愿自己看着日本AV片对着撸,也不想出去找小姐解决,一个怕得病,二个那些小姐高潮全靠演,假得很。  片子看多了,也能分出很多类了,内射、口交、肛交,调教、SM、偷拍等等等等。  阅片无数,我发现我有点变态了,我喜欢看调教、SM跟偷拍的内容,加上小时候一个隔壁小姐姐老是骗我帮她免费按摩脚,可能是她每次她都穿着丝袜的原因,我从小就对丝袜有着特殊的爱好。喜欢那柔软、丝滑般的感觉,走在街上,我喜欢看着那些穿着裙子的时尚女孩,喜欢从她们露出的白嫩光滑的美腿,猜她们有没有穿丝

    就是我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女性教调性虐研究协会》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女性教调性虐研究协会》,是作者就是我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虽然有些胆子大,但点怕死,有生理需要,我宁愿自己看着日本AV片对着撸,也不想出去找小姐解决,一个怕得病,二个那些小姐高潮全靠演,假得很。  片子看多了,也能分出很多类了,内射、口交、肛交,调教、SM、偷拍等等等等。  阅片无数,我发现我有点变态了,我喜欢看调教、SM跟偷拍的内容,加上小时候一个隔壁小姐姐老是骗我帮她免费按摩脚,可能是她每次她都穿着丝袜的原因,我从小就对丝袜有着特殊的爱好。喜欢那柔软、丝滑般的感觉,走在街上,我喜欢看着那些穿着裙子的时尚女孩,喜欢从她们露出的白嫩光滑的美腿,猜她们有没有穿丝

《女性教调性虐研究协会》 第二十三章 免费试读

「放开我!!」

我努力的想要撑开手上的绳子,但无论的我的手臂怎麽挣紮,缠绕在我手腕上,绕了好几圈的绳子,却是纹丝不动,我想用嘴咬开绳子,但双手反背到脑後,还被绑在高过头顶的地方,却是让我的嘴怎麽也够不到。

而在我前面,一个人正拿着手机对着我,一言不语。

我看不清他的脸,他双手捧着手机刚好把他的脸给挡住。

我有些慌乱,看着他与我的距离很近,我没有多想,想擡起脚就踢过去。

「唔……为什麽?」为什麽我明明对自己的脚下了踢的命令,但腿却像没听到使唤一样,纹丝不动。

发现了情况不对,我这才发现,此时我正半躺在一张铁架床上,床上那点缀着绿叶的床单,给我感觉是那麽的熟悉。

而我,却是背靠着床头的高铁架,腰间悬空,双手手腕合拢,弯举过在头脑後,绑在铁架上,穿着黑色丝袜的足踝处,也被一圈圈红色的绳子缠绕着。

黑色的丝袜加足踝上那一圈圈的红绳,却是那麽的显眼。

而那个男人,却是不知道什麽时候,站在了床尾处,举着手机还是一言不发的对我。

我明白,他在拿着手机拍我。

任凭着我叫喊与挣紮,他都无动於衷,他一直拿着手机对着我,站在那里如同一尊泥像。

我挣紮着,用双脚蹬着床面,想把身体向後缩,而现在这个姿势让我有些难受,因为是半躺,除了肩膀处的背部与後脑跟床头架有一点点依靠外,身体所受到的重力,大多数都集中在手腕与肩膀处,就像是躺在床上,双手放到头顶,被从手腕处吊起来的姿势。

但是任凭我用脚如何的蹬,也没有任何作用,床单很光滑,加上我穿着丝袜也是滑,我越是挣紮,身体却越是向下滑,本来还能遮盖到大腿的百褶半身裙,也因为我身体的滑动,而慢慢向上挪动,让我的下体渐渐露了出来。

「啊……该死!为什麽这麽滑!」

看着那越来越遮掩不住的臀部与下体,我就算停止了挣紮,身体也因与床头架的角度过大,让我像坐滑梯一样,止不住的向後滑。

直到连肩膀都贴到了床上,这时只有我的头还能勉强的斜靠在贴着床架,因为肩膀的滑落,而双手还被绑在床架之上,导致我的双臂变成了伸直的状态,连弯一下都困难。

如果我双腿没有被绑住,也许我能有办法让身体重新靠住床架,而现在,我就像被蜘蛛丝缠住的青虫,除了能用腰拱或蠕动一下外,连翻身都没办法。

裙子也翻了起来,整个下体全露了出来,虽然穿着黑色的袜丝袜,但是那一层薄薄的丝袜,更本不能起到遮盖的作用。

等下,丝袜里面,我怎麽没有穿内裤啊!!

我手被绑着,更本没办法去拉裙子,看着站在床尾那个举着手机的男人,我只能努力把大腿夹紧,希望能用大腿遮盖一下,让他拍不到我的下体。

「呜……觉得好羞耻……」

虽然感到羞耻,但是这种情况下,我心里更焦急要如何摆脱这种困境。

「放开我!快放开我!」我不停的挣紮叫喊着。

只是我发现无轮我如何挣紮,除了浪费力气外,更本一点用都没,双腿蹬着床面,却不停的打滑,更本找不到支点来挪动身体。

「啊……不要!!!」

一个黑影从我旁边闪了出来,与我没有任何的语言上的交流,上来直接就撕开了我的衣服,我胸前传一阵凉意,双乳一下就全裸露了出来,吓得我连声尖叫。

「呜……你们……你们要干什麽!!」我真的被吓哭了,喉咙里带着哭声,我质问道。

没有人回答我的,站的床尾的那人,还是一动不动的拿着手机不停的拍摄像,而另一个黑影,这时却打开了一盏灯,灯光很亮,强光让我眼睛感觉有些不适,而那个黑影就站在灯光前,强烈的灯光反差,也让我看不清对方的样子。

黑影人解开了我脚上的红绳,见此,我用尽力气想踢他,但是我不管怎麽用力,腿上的力道都是软绵绵的感觉,而黑影人这时伸出他的二只手,牢牢的抓着我的腿踝,让我动弹不得。

「等下……等下……你们干嘛!」

我被黑影人抓着腿拖到了一块木板前,我认得出来,这种木板是装修用的木板,我爸的工厂就是生产这种产品之一。

木板二张拼接在一起,被竖起来安放的,就像摆多米诺牌那样,要知道,这种板竖起来的话,一张就几乎有二米五的高度,这二张接在一起,有5米高。

而我被吊了起来了,到了木板上,黑影人分开了我的双腿,想强制我骑在木板边上,而这种木板的边宽(厚度),却只有薄薄9毫米……

「啊,不要……不行,不行,坐不上去的!!」

看着高高竖起且薄薄的木板,那厚度跟长宽度相比,就像一把菜刀一样,而那人,却是想让我像骑单车一样,坐在上面,这让我觉得我要坐在刀锋上一般,这让我下体一紧,大喊并挣紮着。

「啊……放开我,不要,不要……」

被绑着手吊起来的我,在空中只能不断的磴着双腿,随着高度慢慢下降,看着那如刀锋一样的板边头离我越来越近,我慌乱不已。

「呜……」

我双手被反绑在身後,双腿被分开在木板两侧,骑在木板上,唯一的支点,就是胯下与木板板边那9毫米宽的地方,而我骑坐在离地五米的高度上,让我更本不敢乱动,只能努力让骑住板边的我,身体尽量保持平衡,而我全身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了胯下的支点那里……

「嘶……」下体紧勒的疼痛感,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眼泪都流了,只是疼痛感好像并没有想像中的那样强烈。

我低头看了看下面,发现木板的边,连同丝袜,都陷进阴缝之中了,就像嵌进了肉里……再加上身体的重量,一股压迫痛感从阴部传遍了我全身。

「呃嗬……」而更糟糕的的是,阴蒂也在受力被压迫的范围内,受到重力挤压的阴蒂,不但发出痛的感觉,还带有一种酥麻的快感,让我忍不住喘着重重的呼吸声音,发出疼痛呻吟。

为了减轻会阴一线受到的压迫力,我紧咬下唇,试着想用双腿夹紧木板两侧,但随後却发现,这一点用都没有。

木板是那种免漆板,板面非常的光滑,而我又穿着丝袜,这更本就夹不住,而且每动一下,身体的起伏,都会更加刺激阴部。

随着阴部被持续的挤压,被压迫的部位不停发出的体感讯号,这种连大脑也分不清现在是痛还是舒服感觉,我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去反抗它,只能让它在我身体中肆意的狂虐……

我心中也因为那种无能为力的疼痛与快感,而变得一团乱麻般,有一股说不出的烦燥感,有一种想放开自我,放弃抵抗,就随它任意虐我的想法……

「嗯……呃……」而我只能咬紧牙关尽量用双腿的力量紧夹的木板,拼命的坚持、压制着心中那股烦燥与狂乱,但却止不住那从喉咙深处发出的阵阵呻吟。

疼痛与快感相互交织缠绕着,像一股持续不断,连绵不绝的水流,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不停的冲击着我心中筑起的防御大坝,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麽要咬紧牙关拼命坚持,但我能感觉得到,下体有些冰凉,却应该早已湿润不堪了……

只是……大坝终有高度,而那种交织在一起的疼痛与快感最後编织出的那种有点让我熟悉的紧勒下体的感觉,却是不停的在积累与聚集着力量。

「嗯……呃……不要……不行了,不行了……」

随着烦燥感在不停的增加,而我感觉下体也是越来越紧,就像是水满而溢,这水眼看就要满溢而出了。

「啊……」我再也坚持不住了,一股极舒服的感觉,瞬间从阴部爆发出来,并随着我身体的抽搐,在我全身游走,我也干脆放弃了抵抗,把双腿伸直,身体稍微前倾,让身体的重量全压在阴蒂上,任由着那烦躁与狂乱释放开来。

「啊……嗯……嗯……真的好舒服啊……」

那黑影又上来了,我又被他拖回到了床上,这次他狂野的撕开了我连裤丝袜的档部,强行分开我双腿,露出了他那白色的肉棒。

「啊!!不要……不要……」

我想挣紮,我想反抗,但是我发现我全身无力,高潮的快感还在我体内肆意流动..我只能任由着他摆弄,我哭喊着,希望黑影能放过我,但是我的哭喊,却没能阻止黑影的动作,黑影当着我的面,对准了我的阴道口,把他那条白色的肉棒,狠狠的插了进来……

我根本反抗不了,我……要被强奸了?……我的第一次,竟然是以这种方式被夺走吗……

无助的我,只能紧咬着下唇,闭上了眼,等待着肉棒进入我体内瞬冲击的瞬间……

只是……

「嗯?什麽情况,那肉棒不是插进来了吗?为什麽阴道里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慢慢睁开了眼睛,有些刺眼,这让我我不得不用手去遮挡那刺眼的光线。

「嗯?我的手能动了?没被绑着?」

本来还有些睡眼惺忪的我,躺在床上,看着眼前那遮挡住光线的手,有些发楞。

「我……在哪?」

好一会儿,我才回过神来。

我还是在我自己房间的床上。

「……我这是做梦了?呸,为什麽会做这种梦……」

回想起梦中的经历,我脸有些发热,一种难为情的羞涩感涌入心间。

而我醒来後发现我的睡姿,更是让我觉得羞耻……

由於平时睡觉时我比较喜欢穿宽松的睡衣或睡裙。

穿在身上的睡裙,可能是我晚上做梦时梦到不停的挣紮扭动而反映到了现实当中,睡裙在我那不安分的睡眠当中,蹭着向上滑到了双乳之上,不但腹部跟乳房都露了出来,下体也走光了,双腿间正紧紧夹着空调被的一角……

结合昨晚的……春……梦,我大概猜得到这是什麽情况了。

我不停的挣紮扭动,导致睡裙不停的向上滑动,反映到了我的梦里,就感觉有人在脱我衣服……

没有了衣服遮体加之空调有些凉,身体本能的会去扯被子来盖,但是在扯被子的时候,一只脚露在了外面,结果就是被子被扯到了双腿之间,被胯档住了,在扯的时候,被子边缘就会摩擦到我的下体,这在我的梦境中,就变成了骑在木块上的感觉……

至於那白色的……肉棒,却是像极了我用过的卫生棉条……放置卫生棉条时,动作就是插入进阴道中的……想想也是,男人的那……条……怎麽可能是白色的。

还有最後梦中那一幕,其实我没经历过被男人那东西插入过,脑子里没有体验过那种感觉,所以梦境就像出现了BUG,直接崩溃唤醒我了。

回想起最後那一刻……我内心深处觉得有些遗憾的同时,也有些好奇……这被男人肉……那东西,插入进来的感觉到底是什麽样的一种感觉……这跟我放卫生棉条的感觉有什麽不同???

……

「啊呸呸呸……我这又乱想什麽了……」

感觉脸上有些火热,我踢开被子,把睡裙拉下来,赶紧起身下床洗漱,等下还要上班呢。

把憋了几个小时的夜尿放空的那一刻,我感觉下腹无比的轻松与舒服,再冲个温水澡,加上休息够了,整个人都显得清爽无比。

打开衣柜,挑选了一套今天上班穿的职业装衣裙,再打开抽屉,选一条丝袜。

丝袜对於女人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件东西,对於腿部有瑕疵的女性来说,丝袜就差不多等於是皮肤一样,瑕疵和缺憾可以被丝袜盖住。

而丝袜对於我来说,喜欢穿更多的原因却是有几个,一个是公司要求这麽穿。

二是帝都的夏天不仅热,而且紫外线也太强烈,穿长裤又热,穿裙子又容易晒黑,穿上丝袜,多少也能减少照在腿上的阳光的强度,能防紫外线,起到防护皮肤的作用。

三是公司空调有些冷,穿丝袜多少也能保暧吧……

四是夏天脚上容易出汗,如果不穿丝袜,高跟鞋会很滑。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男人喜欢……只是我也有些不明白,这薄薄的丝袜,为什麽男人就这麽喜欢,毕竟丝袜对於女人来说,虽说是挺重要的,但也只是很普通的一件物品而已。

虽说我穿丝袜,并不是为了特意要去取悦男人,但是当男人们的目光聚集在我身上时,多少还是有点暗喜,虽说女为悦己者容,但在现代社会,也不再像古代那样,女子只会为喜欢或心爱的人打扮自己了,打扮,是为了尊重看到自己的人,不仅让别人能感觉心情舒适,同时也是为了让自己更加自信的作为。

换句话说,「哼,我就是喜欢你们看得到所不到的样子。」

虽说如此,但是我出门一般都只是淡妆而已,化妆品之类的极少用到,都是抹一些润肤护肤品而已,自己长得如何,我还是有自知之明,漂不漂亮这个问题,从小到大,身边无数人早就给了我答案了。

看着抽屉里的丝袜,本来想拿一条肤色的,结果突然想到昨晚的梦……鬼使神差选了一条黑色连裤丝袜。

黑色丝袜也是公司指定可以穿的颜色之一,其实我们公司对於女职员穿裙装的要求,就是禁止穿裙子光腿,要麽穿肤色的,要麽穿黑色的,颜色可以自选其一。

因为在正式场合,光腿是不礼貌的,尤其是商务场合,所以很多公司都有这种要求,不说公司,连帝国的好多政府部门也是这种要求,所以丝袜对於女人来说,的确是重要的,大家都穿,所以丝袜它也很普通,但是好多男人就是喜欢……我真搞不懂男人是怎麽想的。

算了,我也不想去搞懂男人的想法,我穿我的,男人喜欢看就看吧,我还能怎麽样……

帝都的夏天还是挺热的,所以这双黑色的连裤丝袜是超薄款的,这也算是钻了一下公司的空子吧,公司只要求穿肤色跟黑色丝袜,却没有厚度的要求,所以为了凉爽一些,我都是买超薄丝袜穿。

而对平时上班而言,我比较喜欢穿肤色的丝袜,较相比黑色的丝袜,肉色的丝袜它没那麽显眼,因为我发现,我穿黑色丝袜走在上下班途中时,比穿肉色丝袜更能吸引男人的目光。

其实我并不介意在街上被人欣赏,只是有些男人的看我的时候,让我有些尴尬。

比如在等红绿灯的时候,站在我後面偷偷看就算了吧,有一些在我前面,还转过头来盯着我的那些男人,你看几眼我不也不介意,但是你在我面前,老盯着我看是啥个意思啊,弄得我尴尬不已,我目光都不知道要往哪里放。

不过过段时间後,应该就没这种尴尬了,我准备在帝都再买一辆,在帝都虽然公共交通还算方便,但是自己没个车,还是感觉出行的不方便,本来摇号上车牌,但是看帝都那0.04%的中签机率,果断还是花钱买牌吧,不过就算这样,也是不能天天开,帝都这还有车牌尾号限行规则。

换衣间里,我穿好内衣跟内裤,拿着那条黑色的连袜丝袜,把手从裤袜开口伸进去,用左手掌跟前臂做成一个支架,右手捋着裤袜,一边让裤袜收缩到左手手臂上,一边仔细察看裤袜上没有破洞勾丝的地方。

等把二只袜筒都收缩到末端的脚趾的缝合处,确认完好後,我坐了下来,擡起并伸出右腿,二只手如钳子一样,捏着收缩的袜子,再左右撑开,轻轻的套住脚尖,让袜子尽量伸展并紧贴着皮肤,缓缓的向上滑走。

当双腿都套进了丝袜後,我站了起来,整理档部,连裤丝袜,顾名思义,下面丝袜,上面就像紧身裤一样,要让裤子的档部穿到合适的位置,才不会有不舒服的感觉。

而这个合适的位置,就是尽量让丝袜的裆部,紧贴着自己的内裤就行了。

整理完毕後,再试走二步,胯下没有任何感觉到不舒服,才算是穿好连裤丝袜。

再穿上裙子跟衣服,梳理头发等等,才算是做好了出门的准备。

早餐一般我都是去公司食堂吃,免费的。

公司的早会,还是我主持,只是在坐在领导之中,少了李主管的身影。

李主管在个人生活上,也许口碑很差,但是人家在工作事业上,却是极其优秀的,在漫展後,因为公司在欧洲展开了业务,经过考核,李主管脱颖而出,被董事会委派到了欧洲维也纳,可以说,人家是走了,但是却升职了,主管变成了经理,去的还是世界音乐之都。

而小淩还在公司,至於小淩跟李主管的是什麽样的关系,我并不清楚,毕竟那是人家的私事。

小淩的直播,我也进到过她的直播间看过,毕竟大家都是相识,当初平台招人的时候,是当着我跟小淩的面发的邀请,而小淩也在做主播的这段日子里,找到了她做主播的才艺方向。

小淩的萧跟笛子的水平,吹奏起来还是很不错的,加上她的声音很合适唱歌,虽然没有专业声乐科班出身,所以她现阶段在处理一些唱调时没有专业的那种水平,但是一般人也听不出来的,不得不说,小淩唱歌还是挺好听的。

所以小淩的直播内容,有才艺方面有萧笛吹奏与唱歌,加上她人也漂亮非常上镜话说又好听,又是平台重点关注的对象,一些宣传资源也给她开道,所以她的直播间在平台上人气还挺高的。

「听说了吗?前台的小淩好像提交辞职了」

中午休息的时候,办公室喜欢八卦的马姐,在聊天的时候无意谈了起来。

「好像是做主播去了,公司有些男同事还常去她的直播间,什麽都拍,连吃饭都直播,真的是,吃饭有什麽好看的」

另一个女同事有些妒忌道。

其实对於小淩辞职的事,我也早有预感,因为当我看到直播平台的那份合同的时候,我知道,如果要全心全意的在直播平台发展,很难兼顾得到正常的公司上班时间,毕竟一个人精力有限,时间冲突只是其一。

第二个是收入方面的,像小淩这种被平台特邀的主播,虽然平台方面只给了一点点的资源与宣传,就算是这样,小淩做为新人主播,直播收入一个月十万都是有可能的,哪还看得起公司的工资,以小淩目前在公司的工资,也不会高到一个月十万的程度,所以对於小淩的离职,我并不惊讶。

就像我也开了几次直播了,虽然只是个自由主播,但顶着个网红的名头,收入真的很高。

不过这种行业水也很深,人要红,除了实力,运气之外,还有各种外人所不知道的潜规则,只有自己踏足进来了,才知道的潜规则,别看我现在小小红了一把,那只是站在网红的门口而已,真要踏入进去,就要自己衡量一下“舍与得”了,说白了就是各种资源的交换,你要得到你想的要的,你愿意付出什麽资源,是钱?还是时间?创意?还是……人?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如果说小淩是为了梦想在努力的话,我觉得我就像条咸鱼一样,说实话,我是对未来缺乏大目标,我没有想做个像格力董阿姨那种女强人的打算,也没有想用自己的优势做个明星什麽的,家里有企业,吃喝也不愁,我也没有任何负担,就算是现在上班,对我来说,也只是算打发时间而已,虽说如此,但我并不会因此产生什麽消极情绪,我还是会努力做好我手上的任何事情。

生活平淡如水,就是我现在过的日子了。

办公室那属於我的隔间里,我整理了一下桌上的文件,把它们放好後好,坐在椅子上,伸了一个懒腰。

一天的工作,就这样结束了。

一个个小的隔间,把办公室分成了好几份,里面是属於自己的工作台,也像自己的一个小天地一样,大家的工作隔间,都按照自己的爱好,装饰各不相同,有人在隔板上贴卡通画,有人在办公桌上养小植物,而我的办公台隔间,位置虽说在最里面,但是却是一个靠窗位置,窗外可以居高临下看到外面的景色。

我看着办公室里没什麽人,我偷偷脱了下高跟鞋,光着脚踩在了冰凉的大理石地板上,虽然隔着一层丝袜,但是那凉爽的温度,还是透过了脚底那层薄薄的黑色丝袜,传递到了我脚掌上。

脚底处传来一阵冰冰凉凉,好舒服啊……

还好,我并没有脚气,虽说穿了一天的高跟鞋,脚多少也会出些汗,但却没有什麽异味,加之办公室没什麽人了,我才敢这麽放纵一下。

地板很乾净,每天清洁阿姨都会把它拖得如镜面一样,我也不担心袜子会弄脏,就算脏了回家也会把它洗干净。

轻轻揉着足部,做着一些的按摩,隔着薄薄丝袜,手指轻轻的滑过脚心,带起一阵酥麻的痒,再捏捏脚背,足掌舒服不已,正在我想着是不是去做做足部SPA的时候,一阵高跟鞋的清脆脚步声,由远而近传来,这是有人来了,我赶忙穿上鞋子。

「慕容,你等下有时间吗?我……我找你有些事情」

来的人是小淩,看着小淩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在问我,我告诉她我有时间。

小淩转头看了一下办公室,并没有直接告诉我她有什麽事情找我。

「那……那十五分钟後,我在空中花园那等你吧,在这里不好说」

她跟我约了一个地点後,转身离开了。

空中花园是我们这栋大楼在15层开的一个食店,主要是针对大楼里工作的工作人员的,这栋大楼的15层是一个高架空层,就像一个空中庭院一样,里面种有树跟花花草草,就像一个大花园一样,主要给人放松休息的地方,上面还开有一个食店。

等我按约定来到空中花园的时候,小淩已经到了,找一个了位置後,我们面对面坐了下来。

小淩说找我有事,在来之前,我脑海里已有无数猜想,不过再怎麽猜,我也不知道她有什麽事情找我,如果是工作的事情,那在办公室就能说了,不用跑到这里来。

我有点不好的预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