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乐福不受免费 乐福不受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邪丹毒尊 邪丹毒尊

    别人都知道他是一名炼丹大师确不知道林云真正厉害的是他的毒。  说起这药灵毒体也不是林云天生而是後天得来的,至于是怎麽来的这就要提到林云当年的一个机遇。  当年林云还是一名练气叁层的小修士的时候进山采药,居然遇见两株以成精的万年药灵药在争斗,一边是一朵五色花瓣漂亮的花,另一边也是一朵花只是全身散发着紫气剧毒。  後来林云才知道原来这是修真界中已经灭绝的碧凝五色花和噬魂九毒花,而且都是万年的灵药,都已经成精了。

    乐福不受 状态:连载中 类型:仙侠奇缘
    立即阅读

《邪丹毒尊》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邪丹毒尊》,是作者乐福不受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别人都知道他是一名炼丹大师确不知道林云真正厉害的是他的毒。  说起这药灵毒体也不是林云天生而是後天得来的,至于是怎麽来的这就要提到林云当年的一个机遇。  当年林云还是一名练气叁层的小修士的时候进山采药,居然遇见两株以成精的万年药灵药在争斗,一边是一朵五色花瓣漂亮的花,另一边也是一朵花只是全身散发着紫气剧毒。  後来林云才知道原来这是修真界中已经灭绝的碧凝五色花和噬魂九毒花,而且都是万年的灵药,都已经成精了。

《邪丹毒尊》 第43章 青林阁之变 免费试读

林云在藏仙谷逍遥了好几日,有了孔妙音的加入就更加逍遥了,用夜夜笙歌、荒淫无度来形容也不爲过。

这一日林云借着想念素素爲由,怂恿大家一起去看素素,至于是不是真的想素素不知道,但林云手里那庞大的订单倒是挺想的。

由于素素身上有林云给的藏仙谷令牌,这种令牌可是一件法宝!而且还是极爲稀有的空间法宝,除了储物之外最大作用就是两块令牌或者多块令牌之间可以在一定距离内互相传送。

林云开啓令牌上的传送法阵,就带着心儿、玉雅、紫山、妙音还有梅兰竹菊等人通过传说阵来到了素素身边。

等传送光芒散去,林云看清周围,这是一间空间很大的密室,周围摆设装饰都很齐全,在他们面前就站着大腹便便的范贤,还有一位美妇站在他身边,美妇年龄有些大,脸上有一些淡淡的皱纹,倒是给她增加了几分成熟的味道,长相不错端庄艳丽,身材丰满,个头也挺高,足足比范贤高了一个头,有点像翻版的潘金莲和武大郎了。

在他们面前站着一位身穿蓝衫,有着一张清秀玲珑的小脸,眼如碧波,粉妆玉琢,樱桃红唇的小萝莉,这正是出门许久的范素素。

许久未见倒是长高了不少,体态更加修长了,胸前也有了一点点鼓起,素素的年龄比心儿小,但论发育素素却要比心儿好,心儿现在还是搓衣板,素素都已经开始长软肉了。

心儿见到素素,高兴的和素素来了个大大的拥抱,开心的不行,素素在之前是心儿在藏仙谷唯一的朋友,毕竟也只有她们年龄相差不多,没有什麽代沟。

范贤正想向前和林云打招呼,毕竟她儿女也多亏了林云,现在这一手炼丹术,可给他们青林阁增加了不少的收入,也多亏了素素青林阁才能和敌对商行竞争市场,范贤刚刚想开口,就看到传送光芒再次闪动,走出了几人。

范贤看见走出的几人,整个人都愣住了,好似丢了魂一样,倾国倾城的林紫山,美艳不可方物的李玉雅,闭月羞花气质高贵的孔妙音,就连跟在身後侍女打扮的梅兰竹菊也都是姿色撩人,这一瞬间仿佛整个世界的光芒都集中在这里一般。

玉雅和紫山他之前是见过的,虽然美的让人心动,但却没有现在这般的气质和感觉,感觉直接上了一个档次!

「哎哟……」范贤正看得出神,突然腰间一痛!马上回过神来,转头看得了他妻子那杀人般的表情和冷漠的目光,吓得范贤打了一个哆嗦,连忙不再去看,走向林云,抱拳说道:「林老弟,好久没见,都别站着吧,我们出去说」

林云笑着应了一句,至于玉雅等人在外面自然是要给足林云面子,都以林云爲马首爲瞻,个个听话的跟小媳妇似的,看得范贤那是艳羡不已,心里暗暗的骂上天不公,别人家的都是温顺听话的小羔羊而且还是非常漂亮的小羔羊,自己家的却是一头母老虎,羡慕不来啊。

那名美妇冷哼一声,自顾自的转头走了出去,将范贤甩在了身後,她现在心里非常的不爽,这一群狐狸精,长得好看了不起啊!

不过一想到她们是范素素那个小贱人的靠山,她就更加气愤和嫉妒,她走在最前面转头看了一眼在後方的林云等人,林云正在和范贤东扯西聊的,素素则是在他们身後,和玉雅、心儿等人聊着,素素虽然没有太多的表情,但那浅浅的笑意证明她现在很高兴。

美妇看到这样一幅和谐的画面,眼里闪过一丝狠毒,但她掩饰的很好,就好像是正常转头看一眼而已,但林云有天眼术,美妇眼中那一闪而逝的狠毒没有逃过林云的眼睛,他顿时对这名美妇有了一些好奇,看起来她不简单啊。

来到外面,范贤可谓是下足了功夫,摆了一桌子的好菜,而且这些可都是有灵气的食材做的,不但美味可口,而且对修爲也有很大的帮助,这一桌在外面没有万把块灵石根本吃不到。

酒足饭饱,素素就在心儿的提议下,带着女人们去参观青林阁,而那名美妇一直没怎麽作声,等吃完就直接走了,现在就剩下范贤和林云了。

林云说道:「范兄,你家那位似乎不怎麽喜欢我们啊」

范贤摆了摆手,说道:「那能啊,她就那样,对谁都是一个样,不要在意啊」

「那她接受素素了?」

「唉,别说了,这个婆娘也不知道怎麽的,平时打理生意倒是挺精的,现在怎麽就变傻了,要不是素素的炼丹术给我们青林阁提供优质的丹药补给,我们早就被敌对商会给挤出去了,到时候就算把整个青林阁赔进去也不够啊」

林云捏了捏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这突然冒出来跟你抢生意的商会什麽来头啊,居然能抢你的生意?」

范贤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苦闷的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啊,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叫聚宝楼,买的东西又便宜又好,而一个劲的跟我们作对,我们不去招惹他,他反而一个劲的来打压我们,弄的我现在头痛的不行」

林云:「就因爲他们有一位炼丹师?」

范贤点了点头,说道:「是一名二级炼丹师,好像叫李天袁来着」

林云眉头微微皱起,李天袁,这个名字林云好似在哪里听到过,他慢慢的回想了起来,问道,「紫霞宗的?」

范贤将手中的酒杯重重的砸在桌子上,气氛的说道:「没错,就是紫霞宗的人,他妈的,也不知道紫霞宗怎麽想的,把一个二级炼丹师给轰出了师门,导致他来我这里捣乱。」

林云听到这里已经察觉到一丝不对劲,问道:「被赶了出来?这是怎麽回事」

范贤说道:「好像是说触犯了门规,被逐出师门了,我就纳闷,到底犯了什麽错,他们会让一个二级炼丹师离开,而且就这样放他走了,什麽都没有做」

「张天袁,紫霞宗药灵峰一脉嫡系传人,紫霞宗丹道第一人,现今药灵峰执掌长老的亲生儿子,紫霞宗亲传弟子,身份高贵」林云说完,就这样看着范贤不在多说。

范贤是一个聪明人,他听到张天袁真实身份後,马上就想通了很多事,这种弟子紫霞宗不可能会逐出师门,那张天袁过来抢自己生意就是紫霞宗在背後指示的!

可笑的是他还去请求过紫霞宗出面帮忙,范贤咬着牙,说道:「他们爲什麽要这麽做,还有张天袁的消息你是怎麽知道的?」

林云:「我在紫霞宗的时候,有给药灵峰的弟子讲过课,其中张天袁就在其中,见过几次,范兄你还是多加小心紫霞宗,来者不善啊」

范贤还是有一些犹豫,说道:「可我们青林阁一直以来都是中立状态,他紫霞宗也受了我的不少恩惠,他们没有理由对我出手啊」

林云心里暗自想着,之前因爲大家都是和平状态,紫霞宗自然要靠着青林阁来长久发展,但现在连云山脉之灵要出世了,这就得开始囤积一切力量来和其他三个势力竞争,杀鸡取卵这种事也不是做不出来。

林云犹豫了一下,想到范贤毕竟是素素的亲爹,还是好心提醒一下吧,说道:「范兄,你青林阁跟神水宫比起来如何?」

范贤想都没想就说道:「那自然是没得比,人家可是有三位元婴修士坐镇的,虽不及四大宗门,但在连云山脉也占了一席之地的,我青林阁花了天大的价钱才供奉了一位元婴初期的修士,可惜啊,如今他也走了」

「走了?」林云好奇的问道。

「嗯,是的,前些日子我那婆娘,嫌我们在他身上投了太多资源了,就断了供奉,导致一气之下就离开了这里」

范贤说道这里的时候还有些小郁闷,但没办法他已经将青林阁大部分生意都交给他婆娘打理,自己也就挂个名而已。

现在林云肯定这个女人不对劲了,就在这个时候偏偏出现了张天袁,而青林阁的元婴修士又被这个女人气走了,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巧合了。

「林老弟,你突然提神水宫作甚?」,范贤问刚刚林云所说的话题。

林云收起心中的猜疑,说道:「神水宫在无声无息之间让紫霞宗给占领了」

「什麽!」范贤直接站了起来,满脸的不可置信,说道:「不可能,这麽大的一件事爲什麽我没收到一丝风吹草动?」

林云:「这就是紫霞宗可怕的地方」

林云说完轻轻抿了一口杯中的酒,他该说的已经都说了,剩下的就得看范贤自己怎麽选了。

就在两人沉默之间,突然从外面传来一声娇喝。

「三层天雷符,爆!」

声音落下一道刺眼的雷光出现在窗户外面,接着还有一些惨叫声和雷击的轰鸣声,等雷光散去,林云猛地站起来直接从窗户外一跃而下,飞向出现雷击的方向,刚刚那道声音是林紫山所发出来,她们遇到危险了!

范贤也是一脸的菜色,这里是青林阁的总部,要是说在总部内受到了袭击,那对他来说哪里才是安全的?他也连忙跟了上去。

等人林云赶到的时候,场面一片混乱,没有战斗力的梅兰竹菊和孔妙音、李玉雅在後面,素素和心儿挡在她们前面,而林紫山则是站在最前面,单手持符保护着衆人,在她面前的地面上一片焦黑,有两具被劈成焦炭的屍体躺在那里,还有一人却没有事。

他一身下人打扮,但修爲却有筑基中期,此时他正一脸的惊惧,刚刚他们三人偷袭林紫山等人,结果被飞在空中的小青事先察觉,还没靠近就被心儿一记卷风给吹开了,还没等他们站稳身子就一道水桶粗的闪电就突然的劈了下来,要不是他离得远,估计他也会变成一具焦炭。

他看到这般场景知道再也没有下手的机会,就想逃走,可林云怎麽可能让他走!

「给我站住!」林云一跃而出,手上凝聚一团黑影,然後猛地甩出去,黑影一下就飞到了那人的身後,然後黑影变成一道人影,直接一拳击在他的後心,他吐了一口鲜血,但脚步却没停。

眼看就要逃跑了,但就在这时,突然在他身边出现了三道黑影,而且这一次它们都是单手持剑,刷刷刷,三剑齐出!一下就削掉了他双手双脚!

林云正要向前抓住他,问清楚是谁指示他的,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粗狂的男声传来!

「大胆毛贼竟敢在我青林阁闹事,给我死来!」

不等林云阻止,一个彪形大汉提着一把钢刀上来就斩掉了那人的头颅,然後大汉对林云抱拳道:「让林大师受惊了,想不到我青林阁竟然会出现这等叛徒,各位夫人没事吧?」

大汉说着看向李玉雅等人,眼里那贪婪和欲望是那麽的灼热,孔妙音是个细心的人,她发现了大汉眼里的贪婪和淫邪,眉头微皱,但她没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她相信林云也一定知道。

范贤这时才气呼呼的跑了过来,看到这一地的狼藉和三具屍体,气得浑身发抖,对那名大汉说道:「范熊,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范熊看到范贤来了,脸上没有一丝的恭敬之意,不在意的说道:「没什麽事,不用你管」

「你……」范贤气得脸都青了!说道:「范熊别以爲你是我弟弟,你就可以如此放肆!在青林阁总部出现袭击,你这个护卫队长怎麽当得!」

「他怎麽当的,跟你有什麽关系?」

这个时候范贤的妻子范夫人走了出来,冷嘲热讽的说道:「他是亲弟弟,也是我一手提拔上来的,你这个当哥哥的不拉弟弟一把,也就我这个做嫂子的帮忙了,这件事我会和范熊解决的,这里没你的事了,我们走」

说完看都不看范贤一眼就走了,范熊得意的看了一眼范贤,在走的时候还看了李玉雅等人一眼。

林云看着这两对叔嫂的表演,感觉到一阵好笑,既然他们要玩,那就陪他们好好玩玩。

范贤一脸的无奈,他叹了一口气,对林云道了一声歉,然後看向素素,问道:「女儿,你没事吧」

素素用她那双大眼睛看着范贤,眼里流露出些许的失望,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跟着李玉雅等人回到了房间。

林云颇有深意的问了一句:「你这弟弟跟你夫人关系很好啊」

范贤无力的点了点头,仿佛苍老了很多,说道:「我这个弟弟从小脑子就不机灵,一条经,做事也是一点也不牢靠,所以我一直没有给他在青林阁安排职位,然後这个不争气的家夥,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还打着我青林阁的名头在外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可不知道爲什麽我那婆娘执意让他来当整个青林阁的护卫队长!唉」

林云瞥向范贤,说道:「你就没有怀疑过你夫人有问题?」

「问题?」范贤一愣,笑呵呵说道:「不可能,我们几年的夫妻了,如今只是在闹点小别扭而已,林老弟,不要想太多,我夫人办事还是可以的,相信很快就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天色不早了,回房歇息吧」

林云没有多说什麽,跟范贤告别後,就回到了事先安排好的房间,一进屋,其他人也都在,林云嘿嘿一笑,坐到床上毫不爲忌的一手一个将李玉雅和孔妙音拉倒自己怀里,抱着两人的细腰,林云说道:「这件事,你们怎麽看?」

孔妙音脸色有些发红,她现在半个身子都在林云怀里,胸部挤压着林云的胸膛,腿挨着腿,她那不堪一握的细腰上慢慢的抚摸着,在加上房内还有那麽多人看着,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孔妙音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态,说道。

「那个范熊有问题,林……相公刚刚废掉了那个偷袭者,他就冒出来一刀杀了,怎麽看都像是在杀人灭口,还有他看我们的眼神很恶心,我觉得他不是什麽好人」

「他之前来骚扰过我,对我说了一些很恶心的话」范素素平静的说道。

这一下真的激起了群愤,按辈分素素是他的侄女,而且还只是一个孩子,他居然打素素的注意!简直不可饶恕,林紫山都说着要用天雷劈死这个恶心的家夥,林云制止了衆女的愤怒,但他眼里的杀意让整个房间的温度都降低了很多。

林云接着说道:「还有人要说的吗?」

林紫山站出来说道:「那个范夫人也有问题,我怎麽看她好像都是想将青林阁变成她的东西,而且她也不是什麽好人,总觉得她不安好心,今天袭击我们的人也多半是她的人,我只是纳闷她爲什麽非要杀我们?」

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梅,忍不住的笑道:「肯定是看各位夫人小姐太美了,起了嫉妒之心呗」

「别瞎说」李玉雅在林云怀里嗔了一句。

「梅说的没错」林云笑着说道:「你们今晚还是多注意点,要不都来我房间吧」

李玉雅想都没想就说道:「你想得到美,这是在外面,我可不会让你乱来,心儿、素素我们回去,师娘好久没见素素了,今晚素素就陪师娘睡吧」

「哈……」林紫山故意的打了一个哈欠,拉着孔妙音逃脱了林云的魔爪,说道:「妙音姐姐,今晚我们睡一起吧」

然後梅兰竹菊四人也躬身告退,顿时真房间就剩下林云一人,林云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也知道在青林阁不能像在藏仙谷那样肆无忌惮,毕竟姑娘们也是要脸面的。

不过林云今晚也有自己的打算,这样到也正好随了他的意,他倒要看看这个范夫人和范熊到底在搞什麽,经过今天的事他们一定会讨论些什麽,那他就当一回隔墙有耳吧。

林云换上一身黑色的劲装,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夜色中,范夫人的房间不难找,神识一扫就能找得到,林云来到一处豪华的阁楼旁,他脚尖轻点轻松的上了二楼,一上到二楼,林云就听到房间内传出阵阵呻吟声和怒吼,这的确是范夫人的房间没错,那麽呻吟声多半就是她发出来的,而那道怒吼肯定不是范贤发出来的。

林云摸了摸下巴,有意思,他稍微使了一些手段,将窗户僞造成被风吹开的样子,窗户碰撞的让床上的鸳鸯吓了一大跳,在看到那被风吹的来回搬动的窗户的时候,范夫人拍了一下她身上的男子,骂道:「你个笨熊,我不是让你关好门窗的吗?啊……别……别插了,快点去关了它,不……不然我以後就不让你插了……」

「嫂嫂不能啊!我这就去关了这该死的窗户」说着就从床上走下来了一位雄壮的男人,一身的横肉,皮肤黝黑,体毛茂盛,胸前更是有一大撮胸毛,简直就像一个人形直立的大黑熊一般,这人正是范贤的弟弟范熊。

范熊来到窗户旁,疑惑的摇了摇头,他记得他明明关好了的啊?

「关个窗户怎麽要这麽久啊?老娘还满足呢,我还要你的大鸡吧……」

听到范夫人求欢的声音,范熊也不在多想,将窗户关上锁好後,就扑倒了床上开始了地动山摇的撞击,他们身下的床都发出了咯吱咯吱不堪重负的声音。

「啊……啊……好大好粗……小叔插的嫂嫂爽死了……用力……对……就这样.」

「哦……嫂嫂的肉穴又肥又软,舒服死老子了!」

「嫂嫂的肉穴就是给你插的,好小叔在用力点插你嫂嫂的骚穴吧」

「哈哈哈,好嫂嫂我爱死你了,我这大鸡巴比我那没用的哥哥强吧?」

「当……当然拉,他那个小蚯蚓,硬都硬不起来,就是一个废物,哪有小叔你这麽猛啊」

「……」

林云躲在房间里的阴暗处面无表情的看着床上正在如狗一般在交合的叔嫂二人,范熊的修爲在筑基初期,而且还是靠药物提升上去,经常花天酒地,没有双修功法却沉迷在女人上,修爲只退不进,他现在能不能打得过练气期的修士都难说。

范夫人看起来是一个没有修爲的一介女流,但林云还是在他们交合的时候发现,范夫人有修炼吸阳补阴的歹毒功法,修爲不超过筑基後期,但她身上显然是有隐藏修爲的法宝,现在范夫人全身赤裸和范熊交合着,能隐藏她修爲的法宝也只有她脖子上的项链了。

就凭他们两个杂鱼,根本不可能发现林云,林云在暗处静静的看着,心中也不由的爲范贤感到一丝悲哀,他范贤一手在连云山脉创立了青林阁,富甲一方,现在老了将生意和权利都放给了自己的妻子,想当个甩手掌柜,但想不到反而被妻子打压,更加想不到的是自己的妻子还和自己的弟弟搞在了一起。

显然在林云进来之前他们已经搞了很久了,在一声声浪叫中,范夫人和范熊同时到达了顶峰,两人大汗淋漓的躺在床上,不同的是范熊身子微微的颤抖,脸色也有些发白,反而范夫人一脸的愉悦,红光满面,这明显就是采阴补阳过後的症状。

照这样下去,这个范熊在和范夫人来个二三次估计就得被吸成人干了。

范熊搂者范夫人雪白的身体笑道:「真的是爽死老子,范贤那个废物娶了这麽漂亮的老婆却无福消受,倒是便宜了我,哈哈哈」

范夫人娇笑的轻轻拍了他一笑,笑道:「真是的,操了你哥哥的老婆你就这麽高兴啊」

范熊嘿嘿一笑,一只大手就握住了范夫人的一只乳房揉捏起来,说道:「谁叫他从小到大都看不起我,自己发家致富却不给我机会,哼,他在厉害又有什麽用,最後他老婆还是不被我压在身下操的哇哇叫」

范夫人掐了一下范熊,嗔道:「谁哇哇叫了?讨厌,别说他了怪扫兴的」

「好好好,我们不提那个废物,对了今晚让我睡在这里吧,我要搂着我的乖嫂嫂一起睡」

范夫人白了他一眼,从他的怀里坐起身,说道:「你哥哥他还没死呢,被人发现就不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范熊有些不依,说道:「怕什麽啊,今晚就让我……」

「我说你可以走了,听不懂吗?」范熊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范夫人打断了。

范熊看着范夫人那阴冷尖锐的眼神,身子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连忙应下来,穿好衣服後,还恋恋不舍的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房间。

范熊刚刚离开,范夫人的表情就冷了下来,说道:「真以爲老娘会喜欢上你这个大黑熊啊?等我吸光了你的元阳,也就是你的死期了」

说着范夫人就下了床站在房间内,这也让林云看到范夫人的身体,范夫人长得不错很漂亮也很妩媚,身材可以,在女性中已经算是不错了,但她那黝黑的乳头乳晕,下垂的乳房,还有那阴毛茂盛,小穴整个顔色都是深黑色,阴唇外翻,看起来松松垮垮,而且在她这黑逼里还有精液在流出,看得林云都觉得恶心。

这个范夫人看来是一个破鞋啊,范熊绝对不是她的第一个情人,她到底被多少个男人弄过这点林云估计她自己都忘了,看那松垮的黑逼想是不会太少。

范夫人不知道什麽时候拿出了一块石头,握在手心注入灵气後,就放到了身前的地面上,石头在放出一道光芒後,就出现了一道人形虚影。

范夫人见到这人,娇笑着微微躬身,说道:「张公子,奴家有事要禀报」

这道虚影长相帅气,身材挺拔,身穿精致而又高贵的衣裳,这人正是张天袁。

「看你这样子,刚刚又和范熊做过了吧?」

范夫人妩媚一笑,将腿打开,二根手指分开她的黑逼,让里面的精液流了出来,笑道:「是啊他刚刚还射了进来,张公子你看,奴家的小穴里都是他的精液呢」

「哈哈哈,好好,你还真是一个骚货,本公子都忍不住想要你了」张天袁兴奋的笑道,裤裆都已经顶起了帐篷。

林云看到这里,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这个张天袁的爱好很特殊啊,以他的条件和外貌,不知道有多少的年轻貌美的女修倒贴,绝对个个姿色出衆,粉嫩无比,但他却喜欢范夫人这种被人操烂了的破鞋,还真让林云觉得意外。

两人调情了一会後,范夫人还在张天袁面前自扣了一会,两人才终于说到了正事。

「张公子,那个林云来到了这里了,还拖家带口的」

「哦!」张天袁眼里漏出一丝兴奋,说到:「他终于出现了,我们可是找的他好苦啊」

范夫人:「那张公子,我们该怎麽做?这林云实力不弱啊,他身边有个姑娘用的符非常厉害,也不容小视啊,还在青林阁的线要收了吗?」

张天袁沉思了一会,说道:「要是错过这次就再难抓住他了, 比起他青林阁这边也只能承担一些损失,你明天先来聚宝楼找我一趟,先让我爽爽,然後我们带人去青林阁!」

范夫人妩媚一笑:「奴家知道了」

然後虚影消散,房间内重新恢复了平静,范夫人捡起石头後,就去了浴室,林云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就这样杀了范夫人,但就这样杀了她,那就什麽都说不清了,范贤也不会信他。

林云离开了范夫人的房间,他没有立马回城,他先是去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打开灵兽袋,将死亡蛛皇放了出来。

死亡蛛皇在上一次吃掉了不少的山鬼,得到一丝神脉,导致她进化了一些时日,如今已经是元婴初期的妖兽了,身上的盔甲更加狰狞厚实,那八根蛛矛就跟死神镰刀一样,散发着幽幽的光芒,要不是林云跟死亡蛛皇之间是下上古血契,林云都不知道能不能控制的着她了。

他吩咐了一句,死亡蛛皇直接在原地挖了一个洞,转入了地底下,打群架,他有的是战力,如今的死亡蛛皇只要给她时间,分分锺就能孵出成千上万的死亡蜘蛛。

做完这些林云才回到了自己房内,他很期待明天范夫人和张天袁会玩出什麽花样来。

今天一早,林云就起来了,范贤很客气的请了林云等人吃早餐,范贤也是沉迷红尘之人,对于吃喝他可是很看重的,等衆女出来後,整个屋内都莺莺燕燕、花红翠绿起来,范贤都忍不住偷瞄。

林云暗自鄙视着,你硬都硬不起来的人,看了又有什麽用,在林云不经意的询问下,得知了范夫人今天一早就出去了。

范贤说道:「我娘子虽然脾气不怎麽好,但人却很好,做生意也是尽职尽责,你看,这一大早的就说要去青林坊市照看生意去了」

出去照看生意?怕是照看到张天袁的肉棒上去了吧!

当然这话林云自然不可能说出来。

这一个整个上午还是平静,就在这时,屋外突然传出来一声惨叫,然後就是一道道嘈杂的声音响起。

范贤脸色一变,问道:「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这时刚刚出去打听消息的下了,匆忙的跑来回来,一脸的惊恐,说道:「老……老爷不好了,聚宝楼的人杀进来了!」

「什麽!」范贤一拍桌子,吼道:「不可能!我青林阁的护山大阵,就算是元婴修士来也未必能打破,现在这麽就无声无息将就让人进来了?」

那名小人连忙说道:「是范熊,是他带着人进来的」

「你说什麽!」范贤不可置信的说道。

「小人看得是真真切切,正是范熊带着人杀进来的,老爷你快点逃吧」

范贤气得是三屍暴跳,怒骂道:「范熊那个白眼狼,我倒要看看他要做什麽,你去将所有人叫来,去会会聚宝楼!」

林云给衆女使了一个眼色後,就带着她们跟在了范贤身後,等出去的时候,外面已经是杀喊声一片,聚宝楼的人见到青林阁的人就杀,丝毫不手软,

范贤走在前面,青林阁的一些护卫和供奉也都出来了,林云自然也在其内。

两拨人马很快就在空地对峙了起来。

范贤看到范熊带头站在他们对面,就气得不行,骂道:「范熊!你个白眼狼,老子是你的亲哥哥,你现在居然带人来杀我?」

「哼!」范熊冷哼一声,说道:「别那哥哥的身份来训我,你不配!这些年你怎麽对我的你不知道?你这麽有钱居然不给我用,而且还不让我在你手里任职,你就是看不起我!」

范贤真的是气得全身发抖,说道:「你自己是什麽德行你自己不清楚吗?我给你职位?好让你把青林阁搞得乌烟瘴气吗?」

范熊冷笑道:「你装什麽装!你只不过是个硬不起来的废物而已,连自己老婆都守不住,不过没关系,你守不住,我来替你守,昨晚我可是和嫂嫂操了一晚上的逼哦,那滋味真的是回味无穷啊」

范熊说完,他身後聚宝楼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很刺耳。

范贤银牙紧咬,他不会相信范熊说的话,说道:「你少在这里胡扯!」

「呵呵,他可没有胡扯哦相公,昨晚你弟弟好猛,插的我舒服死了,他还射到我体内了」

这时一道声音响起,听到这个声音,范贤不可置信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人群分开,范夫人和张天袁坐着四人擡着的露天轿椅走了出来,张天袁靠躺在轿椅上,衣裳松散,漏出了他胸膛,而他怀里还躺着一名美妇,只是这美妇的打扮让人面红耳赤。

一身的薄纱,基本是没有一点遮挡作用,毫不掩饰的将她的黑逼和黑色的乳头展露出来,而范夫人正依靠在张天袁的胸膛上,而张天袁的一只手还捏着她的臀部。

范贤看到这一幕彻底的崩溃了,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看着眼前这个跟他记忆里的完全不一样的妻子,他有点不敢相信这是范夫人。

范贤流着泪,哽咽的说道:「夫人……你……你是被强迫的吧?啊?是不是……你说啊!你一定是被他们强迫的对不对?我现在就救你出来」

「哈哈哈哈!范贤你还真的是可笑啊」张天袁搂着范夫人嘲笑道。

范夫人鄙夷的看了一眼范贤说道:「都到现在了我也不瞒你了,我原先是一名散修,因爲修炼了吸阳补阴的功法,所以那段时间我像个妓女一样,跟无数的男人上过床,只到有一天被张公子遇见,他很喜欢我,就将我带回了紫霞宗,跟在了他身边,我天天都被张公子操,有时候还会找被人一起操我,而且张公子还一直鼓励我出去找别的男人,只到一天张公子将我派到了你这,接下来你应该知道了吧,我和你恰好的相遇了,也恰好的结婚了,然後我慢慢的从你手里接过青林阁,然後献给张公子,本以爲你会让我爽一爽的,结果你是一个快男,没办法我就只能找别人了,不只是范熊,你後面那些供奉也没少给你带绿帽啊,呵呵呵」

范贤转头看向身後的供奉,有几人心虚的不敢直视范贤,范贤咬牙切齿道:「你认命范熊这个废物当护卫队长就是爲了让他给你们开门!」

这时范熊站出来说道:「没错!张公子答应了,只要我帮忙,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而且那家夥身後的女人,我可以随便挑,哈哈哈」

说着便淫邪的看着李玉雅等人。

范熊气得喷了一口血,骂道:「你们两个不得好死!,白眼狼,淫妇!」

「呵呵呵」范夫人娇笑几声,说道:「奴家本来就是一个淫妇,各位供奉大人,你们是投靠张公子还是跟着这个废物一起死了?」

这个时候张天袁开口了:「老师,你当初不告而别搞得学生我的都没好好的向你告别,今日有幸再次见到老师,老师风采依旧啊」

林云站出来,笑道:「那多劳你挂记了」

张天袁:「老师,要是不介意就来我紫霞宗做客吧,我保你没事」

林云摇了摇头,说道:「张天袁,你我心里都明白,你就不用在来这一套了,我是不会去你紫霞宗的」

张天袁眼神一冷,说道:「那就怪不得我了」

说完,就有三人走到了轿椅边,三人都是老者,修爲都在金丹期,看来这三人都是紫霞宗的长老了,也是这次张天袁的底牌,加上张天袁自己他们这边就有四名金丹,而范贤这边就一个金丹初期的,其他供奉都是筑基期,唯一一个金丹大圆满的都被范夫人给气走了。

实力差距不要太大,顿时有很多供奉和护卫都萌生了投靠之心。

「老爷,对不起啊,我家还有老娘在,我不能死」

「范老板,人不爲己天诛地灭,还是小命重要,还望理解」

有人带头立马就有很多人离开范贤的队伍,加入到了张天袁那边,很快范贤这边就只剩下林云藏仙谷一行人和范贤青林阁一人!

范贤已经气得不知道该说什麽了,他恨恨的看了一眼范夫人,想起了昨日林云对他的提醒,不由的叹了一气,对林云说道:「拖累林老弟了,你还是快点走吧,带着各位弟妹,带着素素离开这里,不用管我了」

说完范贤看向素素,说道:「素素,是爲父对不起你,我不是一个好父亲,你以後要好好的跟着你师傅,好好的长大,但你要记住,你千万不要变成跟那个淫妇一样的贱人!」

素素看向范贤,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范夫人看着心里不爽极了,说道:「少废话,都给我上,将那个没用的范贤杀了,活抓林云,至于他身边的女人你任由你们处置。」

听到可以任由他们处置,那些人看见都红了,时而看着李玉雅,时而看着林紫山、孔妙音,还有范素素和心儿,就连梅兰竹菊四人也在他们的名单之中。

「哈哈哈,杀啊!那个大乳房美人老子要了!」

「滚,她我看中了,老子要用她的大奶子打炮」

「那我就要那个漂亮的小姑娘好了」

「你们懂什麽,那个气质高贵的美人才是正点,又成熟又稚嫩的年龄玩起来才爽啊!」

「我不跟你们抢,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儿,我要了,嘿嘿,还真是个极品萝莉啊」

「哈哈哈」张天袁大笑的将范夫人搂在怀里,心里想着,就这样,把这些女人拿下,然後让他们去强奸去轮奸,把她们都操烂了最好,这样我也正好多收几个女人。

想着想着张天袁居然硬了起来,范夫人看着张天袁耸立的裤裆,心领神会的一笑,就爬到张天袁的身上,将他的裤子脱下,然後范夫人一手握住张天袁的肉棒一边往她的黑逼里塞。

像她这种淫妇根本不需要前戏,随时随地都能做,两人就这样当着全部人的人毫不畏忌的开始交合起来,而且声音之放浪,动作之大,看到聚宝楼的人都面红耳赤。

张天袁身边的长老眉头微皱,这个张天袁真的是太没有羞耻之心了,肆无忌惮的想做什麽就做什麽真的是伤风败俗,这张天袁也是变态,年轻漂亮的姑娘不喜欢,偏偏喜欢范夫人这种破鞋。

范贤看着自己的妻子正在轿椅上主动的摆动着屁股在吞吐别人的肉棒,还一直浪叫不断,气的又是吐了一口血,然後连站都站不稳了,半蹲在了地上,眼里的恨意仿佛要把眼前这对伤风败俗不知廉耻的狗男女杀了!

林云看着冲过来的人,他一点也不紧张,就是那些人嘴里对他女人那些不敬的话,让他起了杀心,“轰隆……轰隆”两声巨响从地下传来,杀来的人立马停下来了脚步,接着地面直接塌陷了下去,又不少的了都掉了进去,然後就是接连的惨叫和撕咬声,在人们惊恐的目光中,从地底爬出了黑压压的蜘蛛,这些蜘蛛 个头都有一只狗般大小,全身都是漆黑的盔甲,外形狰狞恐怖,给了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立马就有不少的人惨遭死亡蜘蛛的毒手,一下子人群开始慌乱起来,因爲他们有了用法术攻击,发现这些蜘蛛的盔甲居然有法抗作用,跟还打个屁啊!

看到地底下冒出来的蜘蛛,正在张天袁身上婉言承欢的范夫人耸动着的屁股一停,有些忌惮的说道:「范贤那个废物居然还留了後手,我居然不知道!」

张天袁冷笑一声,拍了一下范夫人的屁股,说道:「别给公子停下来,继续,我还没爽够呢,不过就是几只蜘蛛而已,各位长老就劳烦你们出手了,哦……你这骚货,操的公子我爽死了」

张天袁身边的三位金丹长老,都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但想到张天袁的父亲,他们也不好说什麽,就一起冲向了蜘蛛群,在放了几个法术杀了一大堆蜘蛛又杀了几个逃跑的人後,逐渐稳住了局势。

死亡蜘蛛和聚宝楼还有紫霞宗的人碰撞在了一起,顿时鲜血,汁液横飞,死亡蜘蛛这边数量多而且都悍不畏死,紫霞宗这边有三名金丹在,高阶战力强,一时倒也打得难解难分。

这也是林云头一次和紫霞宗正面交战,也是和紫霞宗的第一战!看战局一时半会得不到进展後,三名金丹修士对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

然後一起飞向上空,全身紫气翻腾,单手指天全身的紫气快速朝他们指尖汇集,很快就汇集成三颗紫色的太阳。

三人齐喝道:「紫旭烈阳!」

轰!!!三颗紫色太阳砸向了蜘蛛群,落地便爆炸开来,无边的紫焰倾泻而出,瞬间成千上万的蜘蛛群死的一干二净。

张天袁一边挺动着腰,一边在衆目睽睽下操着范夫人,在这段时间范夫人已经被操的高潮了三次了,看来张天袁也是一个本钱雄厚的男人,张天袁在面对范夫人这种破鞋时候,战斗力直线飙升,而面对那些年轻貌美的纯洁女性则硬都硬不起来。

张天袁一边操着一边说道:「哈哈哈,老师你还是乖乖的跟我回紫霞宗吧,你这些小蜘蛛又有什麽用?」

林云冷笑一声,说道:「你以爲这样就完了?」

林云话语刚落,地下又传来一阵阵的爬行声,从原先地洞里又钻出了密密麻麻的蜘蛛,但这一波的蜘蛛个头已经跟一头老虎一般,巨大体型一口就能吃掉一个人,这种如老虎般大小的蜘蛛足足有上千只!

接着一声更大的巨响,地洞直接被掀开,从地下爬出来一只如巨像般的蜘蛛从地下破土而出,然後二个、三个、四个、五个。

巨像大小的蜘蛛足足有五个!这一下不光是那三名金丹脸色变了,就连张天袁也坐不住了,立马将肉棒从范夫人的小穴里抽了出来,还带出了大量的爱液和精液洒了满地都是。

张天袁站起身来,眼里不在有一丝的小视,他手上光芒一闪已经穿好了衣服,没有管倒在一边虚弱喘着娇气的范夫人,闪身来到三名金丹长老跟前,说道:「情况有变,不能在和这些畜生打下去了,擒贼先擒王,我们先拿下林云在说!」

他们三人也有这个意思,顿时四人联手,直接朝林云杀去,在一起合力秒杀了一只巨象般大小的蜘蛛後,林云身前就再也没有任何一只蜘蛛防守了。

看着不断逼近的四人,林紫山手一翻双手上就各夹着四张符箓,这是她最高级最强的符箓,等他们靠近给他们来个狠的!

林云握住林紫山的手,对她摇了摇头,林紫山看着林云的眼神,微微一笑,她相信林云,将符箓收好後,就退到林云身後。

张天袁看着林云神定气闲的模样,心中徒然的生出了不详的预感。他一咬牙身子一顿,停了下来,而其他三人则没有减速直冲向林云,就在他们接近林云的时候,地面徒然爆炸开来,尘土冲天而起,遮天闭目,挡住了三人前方的视线,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三人不得不定下身子。

尘土还没散去,一只漆黑巨大的镰刀从尘土探出,三人看着向他们划来的镰刀,吓得是面无血色,他们立马想逃开,但奈何他们离得太近了,二人险之又险的躲过了,但一人缺没来得及躲开被斩成了两半。

一名金丹修士就这样被秒杀了,这点让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但这一切还没结束,尘土慢慢散去,一道巨大的黑影漏出,还没看清具体的样子,就吐出了两口毒液,直接喷在了二名金丹修士身上,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被人溶解成了血水。

三名金丹修士就在一瞬间全部都被一击秒杀!尘土散去死亡蛛皇现身,她如今的体型已经可以用巨兽来形容了,庞大无比的身体,如山岳一般,那八条蛛矛好似一把把巨大的镰刀,让人看得直打冷颤。

死亡蛛皇八爪往摆动,就往张天袁咬去,张天袁只感觉一阵腥风袭来,死亡蛛皇已经张开血盆大口朝他咬去。

张天袁面无血色,这种威压还有这种恐怖的实力,这分明就是一只元婴期的妖兽!而且还是很稀有的那种,张天袁知道他已经没有胜算了,只能跑!

由于张天袁事先察觉到了不对劲,所以他离得比较远,这到给了他反应的时间,张天袁从储物袋内掏出一物往前丢,东西随风渐长,变大了才看清这是一面盾牌,盾牌不断的变大,把张天袁整个身子都挡在了盾牌背後。

就在盾牌胀大没多少,死亡蛛皇就已经咬了上去,这面盾牌没有支持太久,但这足够给张天袁博得逃跑的时间。

张天袁回到轿椅上,一把将范夫人搂在怀里,然後一指眉心,在一阵紫光闪耀後,他从眉心抽出了一缕紫气,缠绕在手指上。

林云看到这里身影一动,冲向张天袁,不能放他走!

林云在空中双手掐诀,喝到:「驱光弄影,天地绫罗」

顿时林云身边形成了十二道黑影,它们有的持剑、有的持枪、有的弯弓、有的拳、脚、掌、指,没一道黑影都用着一种攻击方式,然後算上林云在内十三道攻击,在身上的绫罗衣的加持下,全部朝张天袁攻去!

张天袁脸色苍白,他一咬舌尖,一口舌尖血就喷向了手指上那一缕紫色,接着紫色光芒闪耀,张天袁和范夫人的身影就在原地突然消失不见,就在啊张天袁消失的一刹那,林云的攻击也到了,林云直接穿过了张天袁之前所站的地方,攻击全部落在了地面上,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深坑。

林云脸色阴沉,最终还是让他跑了,林云摊开手掌,上面有一节衣袖,衣袖上还有些血迹,要是林云可以在快一点,就算不能杀死张天袁,也能卸掉他一条胳膊。

林云没有算到张天袁居然还有这种本事,这其中的问题就出现在张天袁手指上的那一缕紫色,林云没猜错的话,那应该就是氤氲紫气!

这里不能久留,张天袁逃了,回去一定会告知紫霞宗这里的事,所以他必须得快的回到藏仙谷,他面无表情的吩咐道:「杀光他们,一个不留!」

没有了高阶战力,在加上他们的主子都跑了,剩下那些修士根本没有在战之心,都一股劲的想要逃跑,但他们两条腿那能跑得过八条腿的死亡蜘蛛啊,而且死亡蜘蛛还能吐丝。

很快剩下的修士都被屠的一干二净,他走到衆女面前,说道:「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们快点会藏仙谷」

然後林云看向失魂落魄的范贤,叹了一口气说道:「范兄,你也跟我们走吧?」

范贤没有理会林云,因爲他看见范熊居然没有死,而是逃了出去,他咬着要,在地上捡了一把刀就追了过去。

林云眉头微微一皱,但他知道范贤现在是活得是生不如死,自己的家业没了,亲弟弟不但和自己老婆搞在了一起,还要谋和别人杀他, 而他一项信任的妻子结果是别人安排的卧底,还是一个不知道廉耻爲何物的贱人,他失去了一切,活着受罪还是不痛苦的死气。

林云看了素素一眼,说道:「让他去吧,这也是他最好的归属」

「嗯」素素点了点头,轻咬着嘴唇,范贤不是一个合格的男人,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他真心将素素当成了自己的女儿,给了她爲数不多的父爱,让素素的记忆里有了关于父亲的美好回忆。

林云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去看看吧」

等林云一行人追上范贤的时候,范熊已经躺在了血泊里,身体被砍的大切八块,几乎是拼都拼不好的那种,而范贤靠着墙坐在地上,一脸的虚弱,衣服都被染成了红色,看得出来他已经是离死不远了。

范贤看到林云,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让林老弟见笑了,看了自家的丑事,我要死了,素素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待她」

林云点了点头,答应道:「我答应你,我会照顾好素素的,我用我的生命发誓!」

范贤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头看向素素,眼里有着深深的不舍和愧疚,说道:「素素,好孩子,不知不觉你都长这麽大了,是父亲对不起你,你以後一定要……要快……乐」

说完范贤头一歪,跌倒在了地上,素素咬着嘴唇,她没有哭,她是一个很坚强的孩子,心思很多,懂的也多,她知道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她对着林云说道:「师傅,能将父亲葬在藏仙谷吗?」

林云点了点头,他向前将范贤的屍体抱了起来,然後激发了藏仙谷的传送法阵,将他们所有人都传回了藏仙谷。

不久後,青林阁的护山大阵被攻破,紫霞宗的人赶到!张天袁也在其中,他们一进来就看到了倒塌和焚烧过的楼宇房舍,还有满地的屍体,但没有看见林云。

带头的一名老者,闭目感应了一下,说道:「他已经走了,我们来晚了一步」

「该死!」张天袁愤恨的骂道。

那名老者说道:「我们走吧,这里的财物也都没了,晚一步尽失天机,青林阁的计划失败了,还死了这麽多弟子,你回去面壁三年,炒紫气氤氲经三百遍」

张天袁虽然不甘,但他也不敢反抗眼前的这位老者,只能弯腰躬身领命。

但心中对林云的恨意更加浓烈了。

……

林云回到了藏仙谷,爲范贤举办了葬礼,并爲他选了一个风景优美的风水宝地立了一座坟,素素爲范贤守孝七日後,这件事就算是彻底结束了,不过林云拿走了青林阁所有的灵石和法宝、功法,现在林云的身家有多少,林云自己都不知道,反正就是很有钱就对了。

青林阁被毁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连云山脉,当然这件事还是被紫霞宗加工过的,青林阁发生内乱然後又遭外敌入侵,紫霞宗收到求助後,连忙赶去青林阁支援,但还是晚了一步,青林阁上上下下没有一个活口,紫霞宗深表痛惜和自责,向整个连云山脉发誓要找出凶手,爲青林阁报仇。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