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红尘仙子赋》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一章:少年去远游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红尘仙子赋 红尘仙子赋

    王文阳自小就在这小山村长大,一直跟在父亲和一些大叔们学习打猎,在他九岁那年,他的父亲和几个乡亲合夥进山打猎,结果遇到了小山村周围罕见的冰原熊,结果,他们这群人就再也没能回到村里,家里就只有王文阳的母亲辛苦维持着孤儿寡母的生活,靠着替别家做做针线活来换取食物。等到王文阳十五岁的时候,他就已经胜过了村里的其他猎手,成为了村里最有名的猎人。

    獠牙兔(diyibanzhu123)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红尘仙子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红尘仙子赋》,是作者獠牙兔(diyibanzhu123)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王文阳自小就在这小山村长大,一直跟在父亲和一些大叔们学习打猎,在他九岁那年,他的父亲和几个乡亲合夥进山打猎,结果遇到了小山村周围罕见的冰原熊,结果,他们这群人就再也没能回到村里,家里就只有王文阳的母亲辛苦维持着孤儿寡母的生活,靠着替别家做做针线活来换取食物。等到王文阳十五岁的时候,他就已经胜过了村里的其他猎手,成为了村里最有名的猎人。

《红尘仙子赋》 第二十三章:复活 免费试读

且不说田明这边准备搞什麽花样。在大庆朝皇宫的一处富丽堂皇的大殿里,仙道众多势力此次的掌权者也汇聚在一起,在相互之间简单的问候之後纷纷入座。

此次众人汇聚於此,商议的事情自然不是小事。

一位温文儒雅的黄杉男子微笑着招呼大家坐下,待大殿的宫女给众人上完茶後,他挥退了大殿里的皇家护卫和宫女,然後平静的环视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目光不留痕迹的在鹤舞那饱满的双峰上停留了一下,然後缓缓的说道:「孤此次召集大家前来,是想同大家订立一个约定。」

看到所有人都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後,他却不慌不忙,端起茶杯慢慢喝起来。此时,坐在身下的另一个锦衣男子仿佛知道此刻坐在上面的黄杉男子在想什麽,不等黄杉男子开口,他就脱口道:「孤的皇兄的意思很简单,今天白天我们所看到的那种武器过於阴险和强大,教人防不胜防,为防止此种武器在世间作恶,七大国和各大仙门应该订立一个互不拥有的条约,但我们不能拥有也不能让别人拥有以此来威胁我们,谁敢拥有这种武器,我们就联合起来灭杀谁。」

众人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此时坐在上面的黄杉男子满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坐在下面的锦衣男子,微笑道:「真不愧是孤的二皇弟!」

二皇子也笑道:「不敢不敢,跟皇兄比起来,孤还差的很远。」

嘴上虽然很谦逊,但表情可没有半点谦逊之意。

大皇子也不以为然,不再管二皇子,而是看着众人说道:「今天先跟各位说一声,待你们各自禀告各自的长辈之後,再做最终的定夺。」

众人点头附议,这时,一位身穿白色魔法袍,肩上绣着一个金色的月亮,代表着她的身份是一位仅次於法神的大魔导师的白发老婆婆站起身来开口道:「诸位,这件事我想我可以代表西境的魔法协会表示完全赞同,众所周知,我们魔法师的肉身一直都是所有修士里面最脆弱的,所以这种武器绝对不可以在世间流传,不然那将是对魔法师这个群体的巨大灾难。」

老婆婆刚说完,一个体型硕大的人刚站起来就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後讪讪的摸了摸自己发亮的光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各位道友见谅则个,洒家还是坐着说罢!哈哈哈!」

众人无语的看着这魁梧可怕的彪形大汉,大皇子则开口打趣道说:「大和尚,你一个人的身形抵得上三个普通人了,也不晓得你在贵寺里面是怎麽吃的。」众人听罢忍不住哈哈大笑,鹤舞也抿嘴轻笑,这一幕被旁边的二皇子看到了,不由的下身一硬,他不做声响的端正坐姿,默默的用宽大的袖袍遮挡住已经怒气冲冲的鸡巴。

大和尚听罢倒也不生气,哈哈大笑一通,说道:「洒家栖身的那个寺虽然又小又破,但好赖香火一直还不错,寺里倒也还养得起洒家。」

一位慈眉善目的白眉道人笑道:「要是彼岸寺都又小又破,那真不知天下还有哪里可以容得下你这尊大佛了。」

大和尚一脸愁眉苦脸的说道:「老牛鼻子,要是可以选择的话,洒家真想进你们太上星宫,没事对着星星发呆就行了。哪像洒家那个师父,天天硬逼着洒家念经。」

白眉道人笑骂道:「你个死秃驴,竟敢当着面骂老道。」

众人一阵哄笑。

大和尚此时摆摆手,说道:「俏皮话就不说了,洒家的意思是,光从咱们自身做起肯定不行。」

鹤舞看着他,问道:「那以隐首座的意思是?」

和尚笑道:「眼前不就有个现成的嘛!咱们身份特殊,不便出手,但可以让此行随行的弟子中的翘楚出手,就算那个小家夥手中的武器有古怪,但只要适当防备,拿下他不是问题。」

白眉道人道:「老道也正有此意,不知各位道友怎麽看?」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後,点头默许。

而在幽州城内的另一处房间,悲伤肃穆的氛围笼罩在整间屋子里。而林伯虎的屍体,此刻正静静的躺在放在房间正中的一具特殊的青铜棺内。

「韩师兄,你真的有把握吗?」房间内,苏浅笑的声音响起。

「只有四成把握,可惜轮回道的人几乎从这个世间消失了,要是有轮回道的人主持,我在一旁辅助,这事儿就有九成把握了。」一个浑身鬼气缭绕是男子阴森森的说道。说罢,他看了一眼一旁的苏浅笑,淫笑道:「不过为了得到你的元阴之灵,我还是会尽力的。」

苏浅笑看也不看他,只看着林伯虎那毫无血色的脸,说道:「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我不会食言。」顿了顿,她转身对着王文阳和房间里的其他人说道:「师弟师妹们都先出去守护在门外,任何人不得进出,我帮韩师兄护法。」

众人依言行事。

王文阳跟着退出屋外後,找到老白,悄声问道:「老白,你说咱们师姐找的那个全身鬼气的人能救活林师兄麽?」

老白少有的严肃,他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我也不太清楚黄泉道的手段,世间流传该派的人最擅长和死屍打交道,在这方便,哪怕是西方的亡灵法师都无法和黄泉道相比。同时,该派的人极其喜欢搜集天下至阴之物来提升自己。据传闻,黄泉道的传人修炼到最高境界,就是将自己修成一具屍体,但却是一具有灵智的屍体,同时肉身和攻击力无比强横。在昔日仙魔大战的时期,曾经有一位屍王,实力滔天,力战三位通天境强者而不败,最後被後来加入战斗的第十五世光明教皇用光明教廷的圣物——初代光明神曾经用过的光明圣枪,远程投掷击穿了屍王的头颅,强大且神圣的光明力量击碎了里面的灵智,这才让失去灵智的屍王被击败,所以,我猜就算林师兄被复活,那也是有灵智的屍体,以後也不能算个正常的人了,而且也只能走黄泉道的路了。」

王文阳一阵无言。

此时的田明,早已结束了和林清雪的会面。回到了自己住的屋子,却并未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机,依然沈侵在用系统兑换来的烈性春药来推到鹤舞的幻想中。

直到……一道耀眼的剑光刺来。

系统瞬间开启了最强保护盾保护宿主不受伤害,与此同时,系统发出强烈警报将田明从淫梦中唤回现实。铛的一声,剑光与能量盾同时破碎,而田明也吓出了一身冷汗。不用说,也知道有高手来了。

但田明并没有退走,他拿出一把从系统兑换的冲锋枪疯狂的向屋外扫射了一圈,一颗颗子弹在夜空像流星一样划过,这些黑暗中的璀璨光点瞬间射入了一些埋伏在暗中的人,那些人立刻死於非命。

剩下的人惊恐万分,看到田明已经走出了屋子,眼神不善的看着他们时,他们立刻大叫道:「偷走长公主内裤的变态淫贼就在这里,快来杀死他!」

「草!」田明气乐了,心说老子什麽时候还有这爱好了?这特麽谁栽赃陷害的?但他此刻双眼的目光更加愤怒了,大步向前,玄境的高手在他的步枪面前如同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许多人甚至死的时候还睁着大大的眼睛,似乎很疑惑自己是怎麽死的。地面上鲜血遍地,空气中充满了刺鼻的血腥味。

在这一刻,田明化身成了比魔头还魔头的刽子手。子弹连续不停的射出,如同枪口喷洒着火焰一般。一时间,屍体在地面翻滚,猩红的血水从屍体的伤口处泉涌,场面宛如修罗地狱。

剩下的人已经被吓破了胆,玄境高手想要逃走,但瞬间就被身後的子弹击穿了胸膛和脑袋,然後重重的落在地上。

田明冷笑着,丝毫不在意这些人的生死,向着正在疯狂逃命的玄境高手快步追杀,子弹划过的光轨装点着黑色的夜空,但光轨美丽的背後是一条条人命被它收割。

终於,暗中的问鼎境高手看不下去了,虽然这些人是他们蛊惑去试探田明实力了,但毕竟死的人太多的话,终归影响不好。

於是,他们终於出手了。

随着一声「阿弥陀佛」!一片金灿灿的光幕在玄境高手们与田明之间出现,阻隔了彼此。光幕里面繁杂的佛家符文挡住了田明的子弹,令劫後余生的玄境高手们大松了一口气,纷纷感谢此时出场的这位和尚。

田明看着眼前这个穿黑色僧衣的年轻和尚,面色不善,大喝道:「死光头,你也想找死麽?」

「阿弥陀佛!」黑衣和尚先是念了一句佛号,然後双手合十,语气平静的对田明说道:「施主今日所犯罪孽深重,杀人盈野,与恶魔何异?即是如此,贫僧自当出手伏魔。」

「呵,死光头少吹牛逼了,谁伏谁还不一定呢,手下见真章吧!」说罢,田明从系统商城那里掏出了肩扛式火箭筒,然後「嘿嘿」笑了两声,然後「砰」的一声就发射了出去。

和尚见状不敢托大,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件莲型秘宝包裹住己身,又使了个佛法,将全身的修为凝聚成一口钟,护在自己的体外。

火箭弹在碰到第一层光幕时,光幕在短时间剧烈闪烁了几次就破碎了,然後突破了光幕的火箭弹以极大的势能继续向和尚飞进。

这时,远处的一些人影飞了过来,有人大喝着:「变态杀人狂还不住手?」

「住你马勒戈壁!」田明大吼了一声,然後继续开炮进行攻击。

当然,火箭炮毕竟被系统改造过。系统出品,必属精品,火箭炮的弹药都是无限的。而且,现在情况特殊,系统也是彻底放开了商城的购买权限,甚至允许田明先赊着。所以田明也放开了用,一时打炮一时爽,一直打炮一直爽。

和尚的莲花状秘宝着实非凡,在火箭弹的连番攻击下竟然支撑了下来,但散发的光芒明显暗淡了许多,表面出现了很多细微的裂缝,看得和尚很是心疼。

田明也很恼火,又兑换了一件大杀器,依旧用火箭筒发射。

他大吼一声,「死光头,你去死吧!」

一颗不一样的火箭弹飞了出来,几息之後就与和尚的护体莲花撞在一起。「轰」的一声,一朵小型的蘑菇云升腾而起,炽盛的强光让後面赶来的众多高手纷纷闭眼,就算田明本人也第一时间用了一张高阶瞬移符远离了此地,出现在了城外。

力量磅礴的冲击波以和尚为圆心,将方圆十里之内的一切都彻底摧毁。

远处的高手们各自飞速後退,脸色一阵发白,然後狂喷鲜血。一些肉身柔软的修士直接被冲击波撞落在地,成了重伤。

看到这一幕,田明冷笑,哪怕他再蠢,现在也明白被有心人算计了。

这时,一阵强风吹过,和尚原先所在的那个地方重新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里。只见黑衣和尚完好无损,身边却多了一个看着凶神恶煞的胖和尚。黑衣和尚虽然无恙,但看向田明的眼睛里时不时的闪烁着仇恨的目光,他的护体莲花已经完全损毁。当他认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胖和尚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以绝强的力量保护着两人不受伤害。

「多谢隐师叔相救!」黑衣和尚向着胖和尚双手合十,弯腰道。

胖和尚摆摆手,示意黑衣和尚不用在意。然後他看向远处正拿着望远镜看向此处的田明的方向,笑道:「有意思,最後居然得洒家亲自出手才行。」

当从望远镜里看到黑衣和尚的身影完好无损的重新出现,并且身边多了一个胖子的时候,田明就感到坏事了。他快速冲向黑暗的夜空,但却并没有进入荒野,而是重新隐身进了城。因为他犹记得另一个世界,有句老话叫做「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咦,居然消失了。」一道身着黑色道袍,上面绣着由金线组成的先天八卦的身影在田明消失不久後,凭空浮现在刚刚田明站立的地方。

「老道神念居然也追踪不到了,看来这事越来越有意思!待老道算上一卦。」白眉道人看着浓黑的天空,深邃的眼神仿佛可以透过北境上空浓厚的云层看到夜空中浩瀚的星海。

「唔!原来是这样,这小家夥还真是出人意料啊!呵呵!」说罢,白眉道人看向城内的某处,身影慢慢模糊,最终凭空消失。

田明隐身在屋顶看着那些影影绰绰的人影,脸色很是平静。系统现在开启了隔绝神念的功能,自己又是隐身状态,因此他并不怎麽怕。

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找出幕後的黑手。

城内的巨大动静,自然也惊动了王文阳这边,以致於那位黄泉道的男子在墙上和地上刻画完阵法後,拖着本就疲惫的身体正在念动咒语施法招魂时被这巨大的爆炸声吓到了一跳,中间一停顿,结果念错了一句咒语,结果引发了一个超乎所有人意料的事。

这些天的幽州城本就汇聚了五境和海外的无数修真者,今晚的事看得大家目瞪口呆,许多人心里难以平静,无风无波的世间,似乎要从北境这里卷起滔天骇浪了。

而在情欲道众人这里,一股古朴沧桑的气息浩荡而起,黄泉道传承自魔宗的转生阵的血红色阵纹亮起了一道道刺目的红芒,激射到这间屋子的中心——林伯虎的屍体。

刺目的红芒交织成一片巨大的光网,笼罩着这间屋子里的一切,包括苏浅笑和那名男子。林伯虎位於屋子的正中心,他原本死灰的脸上竟然慢慢有了血色,这让苏浅笑心中狂喜。

但转生阵的强大力量仅凭之前布置的灵石远远不够,它发出的红芒刺破了屋顶直冲天际,将原本黑暗的夜色硬生生轰出了一个可以看到星星的大洞来。

数百颗星辰的光芒被一种神秘的力量牵引,汇聚到了一处,沿着天空中的那个破洞逆着红光向下弥漫,星光闪耀,一层神圣无比的光晕笼罩在屋顶上。

城内原本追杀田明的各路人马都已经感应到了那巨大的天地灵气波动,仿佛仙王降临世间,这令所有人都感到诧异。

屋内,无数星辰汇聚而来的星光全部交汇在林伯虎的身上,而遍布整间屋子的光晕也不停的在闪烁着一些画面,从云雾迷漫的仙境到阴森恐怖的地狱都在快速闪过,苏浅笑和黄泉道男子仿佛置身於空间隧道一般置身於这不停变换环境的屋内。

林伯虎的身体不停的颤动,似乎随时会睁开眼睛,他体内的死气已经褪去了大半,如果再坚持一会儿,生命气息就会完全取代死气从而使林伯虎复活。

这时,一直关注着这里的千秋夜第一个赶到了。察觉到了屋子里的动静後,他也是久久无语,不由的感叹道:「小丫头还真是敢做敢想啊!逆天夺命乃是一条九死一生的路,多半自己也会搭进去的啊。」

而屋内,林伯虎的心脏开始有了微弱的跳动,他的睫毛在颤动,复活林伯虎的关键时刻就在眼前,成败在此一举。

转生阵全力运转了起来,猛烈的波动自屋内透发出去,让整个北境的修行者都能够清晰的感应到。

漫天的星辰在旋转,耀耀星光在北境的夜空中异常的醒目。

胖和尚看着远处的星光沈默不语,他用所有人都听不到的声音感叹道:「能被使用转生阵进行复活的人,想必对这个人身边的人而言很重要吧!只是,去过了轮回路的灵魂,又哪能那麽容易回来呢?」运转浩瀚的佛力压制了体内轮回道功法正在与之共鸣的动静後,胖和尚一步走出,下一步,已然出现在了情欲道众人的屋子外。

情欲道众人发现多了个不速之客,正准备出击来犯之敌,被一旁的千秋夜喝止。他对众人摇摇头,说道:「你们打不过死光头的,死光头跟老夫的实力相差无几。」

胖和尚微微一笑道:「老淫虫,洒家想知道屋子里的是谁?竟然把你也出动了。」

千秋夜打了个哈哈,说道:「老夫的一个故人而已,没成想惊动了你这个死光头,老夫在这里向你赔个不是了。」

嘴上虽然说着赔不是,但实际上却没有任何动作。

胖和尚倒也不计较,他看了一眼屋子,说道:「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洒家看到屋内的人复活後,自然会走。」

千秋夜看着他「嘿嘿」了一声,不在关胖和尚。而是看向旁边的王文阳,斜着眼问道:「小子,老夫怎麽看不清你现在什麽实力了?玄境?难不成问鼎?但你小子一共也没修行多久啊!」

王文阳挠挠头,一脸尴尬的说道:「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自己目前的实力是什麽水平。」

千秋夜看向不远处的胖和尚,又看了看王文阳,眼珠一转,随即说道:「小子,你朝那边那个死光头出手一次,打出全力一击看看。放心,出事老夫给你兜着。」

王文阳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

胖和尚听到後微微一笑,说道:「小友,那你就全力出手一次试试,洒家不会为难你。」

王文阳听罢心安了一点,然後运转已经变异的真元,专注的盯着胖和尚看。只见胖和尚身上突兀的燃起诡异的黑火,黑火越烧越旺。

胖和尚看着身上燃起的黑火,眉头皱了起来,然後精纯的佛力涌出,将之泯灭。他看着王文阳,说道:「小友得到了九幽虚焱,却似乎并不得使用之法,实力勉勉强强算个玄境初阶的水平,搞偷袭的话,可重创玄境高阶,但正面迎战,你将不是玄境中阶的对手。」

王文阳第一次清晰的知道了经过黑火异变後自己的实力,他发自真心的对胖和尚道了一声「谢谢!」

这时,天地间突然出现了一股阴寒的气息,一股混杂着妖气与死气的黑朵出现在屋子上方盘旋。

此时,转生阵已经运转到了关键时刻,种种异象开始在屋子外的天空中出现,浮现在世人的眼前。

断头的巨人、被撕裂半边身体的天使、被腰斩的剑仙、只剩头颅的美丽仙子……无数的神灵残屍幻像汇聚在屋子的周围,惊得下面所有的情欲道众人纷纷躲到千秋夜的身後不敢直视这些。

千秋夜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而胖和尚仿佛了然於胸,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红芒开始衰退,慢慢从天际往地面回缩,而无数的神灵残屍幻像发疯了一般想冲进屋内,结果被转生阵逐渐衰退的力量所阻隔,这些看似幻像的神灵残屍,当发现进不去的时候,竟然发出了震颤人们灵魂的嘶吼声。许多人被这些声音一吼,直接脸色苍白的坐在了地上。

胖和尚这时却突然出手了,他升上半空,宝相庄严,浑身散发着神圣的佛光,念完咒语後,大喝一声:「摩柯无量!」

汹涌澎湃的佛光浩荡八方,幻化出万千金色的掌印,拍向空中的神灵残屍幻象,神灵残屍幻象在发出了最後一声不甘的嘶吼後,逐渐被漫天的金色手印破灭。

远处众多观战者看的心驰神往,那就是通天境强者的力量麽?竟可以一击而破灭漫天的神灵残屍幻象。

千秋夜本来还担心胖和尚会不会出手偷袭屋子,结果发现他是出手清除潜在的威胁,不仅懊恼的拍了一下脑门,十分痛心的说道:「哎!这麽好的出风头的机会,竟被这个死光头给抢去了。」

王文阳一阵无言。

刚驱散了漫天神灵残屍幻象的胖和尚正准备收手时,下面想起了黄泉道传人的呼唤声:「魂来!」

一阵阴风从即将愈合的天空缺口处冲了下来,将整座城的树都吹倒了不少。阵阵阴风怒号,无数的黑影在其中张牙舞爪的出没,发出阵阵鬼哭狼嚎般的咆哮声。

胖和尚眉头一皱,感觉事情有些棘手了。

转生阵原本剩余的力量彻底暗淡了下来,只有林伯虎的身体在不停的颤动。阴气越来越重,整座幽州城变得鬼气森森,让很多刚刚还在城内追杀田明的人都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阴冷感。

无尽的黑暗笼罩了这座城池,哪怕它上空有隔绝温度的保护罩,此时也被冲击的支离破碎,游荡的神魂魔魄带起了阵阵阴风,将城内刚死之人与重伤之人的精气吸的一干二净。

「怎麽回事?怎麽会这样?」一位灰衣老者凭空出现在千秋夜面前,千秋夜看了灰衣老者一眼,认得这是同为大庆朝皇家供奉的王庄,随开口道:「本来是要准备复活一个人的,谁成想,现在这架势像是把整个冥界的死鬼给吸引过来了。」

「不不不,这些可不是冥界的家夥,冥界当初大战时被打沈,与天人两界彻底断了来往的路,这些是游荡在天人两界的孤魂野鬼。」一位身穿红色法衣的,拿着一柄暗金色法杖的红衣主教突然出现在了现场。

「不错,自从冥界被打沈後,轮回路就断了,天界十九位仙王联手创造了小轮回路这才使得生灵有了继续轮回下去的可能。但眼前这些残魂,显然是当年小轮回尚未建立,大轮回已经消失的时候陨落的。」一个身披黑色魔法长袍的老婆婆出现在现场,「前辈你也来了!」王文阳惊喜的叫了一声。

原来来人正是大庆皇朝供奉——法神艾丽薇娅。

她朝王文阳点点头,赞许道:「小子不错嘛,等此间事了,老婆子教你几招火系的魔法,配合你的九幽虚焱,威力不可小觑。」

不等王文阳回话,一阵汹涌澎湃的生命波动突然间从屋子里传出。但一篇又符文组成,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经文却突兀的出现,直接朝着小屋镇压而来。

胖和尚和千秋夜同时大怒,胖和尚怒喝一声:「勿那撮鸟休要放肆,看掌。」

说完便一招「大力金刚掌」印了过去。

但经文背後的那人丝毫不虚,一只通体乌黑的毛笔突然出现在场中,笔尖激射出一道漆黑的光,与金色的掌印相撞,而那篇经文依然朝着小屋镇压而去。

千秋夜惊怒,正待出手,小屋却突然爆发出一道强势的能量与经文相撞,两者纷纷化成漫天的光雨。

「咦?」幕後那个人很惊讶,然後疑惑的说道:「我明明感受到了魔道的气息,怎麽这道能量却没有半点魔道的气息?」

紧接着,一个相貌和衣着都比较成熟庄重,腰间佩戴一块白色的玉佩,华丽高雅的中年儒生出现在场中。他外形高雅不凡,举手投足有一股天生的华贵度。双眼细长,眉毛长且压的很低,鼻子偏长但很挺拔,眼神无意之中也显得很严厉和坚定。

艾丽薇娅嘎嘎笑道:「没想到长歌书院的崔先生也来我北境了。」

崔先生对着艾丽薇娅点点头,微微一笑说道:「我就是过来凑个热闹,正好之前察觉到这里有魔道的气息,於是赶来了此地。」

这时,千秋夜惊怒道:「不对,林伯虎还没有灵魂波动,他的灵识还未聚集,这个灵魂不是他。」

胖和尚也严肃了起来:「这应该是无意中被聚集的古老残魂,就是不知道是哪家撮鸟的老鬼了。」

「这道残魂知道调动天地元气保护自己,并非没有灵识,倒像是有意识的行为。」红衣主教开口道。

灰衣老者大喝道:「究竟是哪位前辈不灭的灵魂在此?」

就在这时,由於之前的能量冲击,屋顶早没了。而林伯虎的身体这时候竟然自动升到了屋顶之上的半空中。而屋子里的苏浅笑和黄泉道的男子早就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就在这时,一声苍老的叹息声响彻天地间。

在场的通天境强者纷纷感到如临大敌一般,压力骤增。

而远在中土的大魏皇朝,一位正在房间打坐的老者突然双眼一睁,不可思议的望向北方,一脸难以置信的脱口道:「高祖?」

随即他的身影马上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在大魏皇朝的帝都外面了。再次确认了一遍後,老者仿佛做了什麽决定,便向着北方而去。

而在幽州城内,帝一此刻满脸疑惑。

「到底是谁在呼唤我?」帝一很奇怪。

而与他一样反应的还有和太上星宫一起此行的大魏皇朝四皇子,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出发前往呼唤自己的方向。

叹息声再次响彻天地间,而苏浅笑和黄泉道的男子此时也醒了过来。

看着眼前的场景,苏浅笑对黄泉道的那名男子娇喝道:「韩落,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麽回事?」

韩落此时也知道出了问题,只得苦笑一声道:「我早就说过,没有轮回道的人在,我只有四成把握,招魂招来了一个强大的古老残魂,这也是我所意料不到的事。」

苏浅笑刚想继续质问,俩人就被千秋夜给一起给卷了出了屋子,然後不善的盯着俩人:「看看你们干的好事!」

俩人还没开口,就听到崔先生大叫道:「你们快看!」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天空上一道淡淡的白色魂影慢慢出现,看不清面容,但魂影却透发着让所有人都心不安的感觉。

魂影的双手结了一个所有人都未见过的手印,然後就静止不动了。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逝去,在场的众人都十分小心的警戒着,空气中弥漫着焦虑的氛围。

而帝一此时先四皇子一步赶到了这里,他看了看魂影,又看了下魂影手中的结印,双眼微眯,仔细思索了片刻,猛然一惊,大声道:「这是我大魏皇朝的「血祭转生之术」,这人究竟是谁?」

而四皇子此刻也赶到了这里,他先是看了看白色的魂影,又转头看向了帝一,沈默不语。结果竟然直接转身跑了,而且跑的速度比来的速度还快。

众人只当是他怕帝一,也就没加理会。而帝一此时还沈侵在震惊当中,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四弟刚刚已经来过了。

此时在场的除了原先的几位通天境强者,这会儿功夫又来了几位强者,此次参与大典的仙道强者与护卫大庆皇朝的高手几乎全部汇聚於此,除了一眉道人。

这时,一道强光从南方的天际疾速飞来,等落下来後,众人发现来了个并不认识的老头,不由的面面相觑、老头盯着白色的魂影,试探性的问道:「高祖?」

没成想白色的魂影居然有了反应,这让在场的所有人大惊,而老者的心里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马上对着在场的众人喝道:「快随老夫一起阻止他复活,要是等他血祭转生术开始运行,在场的所有人都会沦为他复活的血食。」说完就一掌拍向白色魂影。

在场的众人也不傻,纷纷使出最强一击攻向白色的魂影,其中尤以鹤舞的剑光攻势最为淩厉。

这个时候,白色魂影再一次动了。悠悠的叹息声不断回响,让整个北境的人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他们不仅听到了那苍老的叹息声,还感应到了一股磅礴的气息自幽州城浩荡而出。

正在承受众位强者攻击的魂影似乎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叹息声不断。

在场的通天境强者都是目前这个人间界能够到达的最顶尖修为,若是出现一个足以威胁自己的存在,天知道以後的人间界会不会还有他们的立足之地。因此都没有留手,反而是纷纷都尽了全力出手。

而场中修为低於通天境的人早已被千秋夜等人给丢出去了,大地震动,汪洋般的力量在涌动,可想众人出手是何等的凶猛。

然而如此之强的攻击也并没有将白色魂影击散,隐隐约约看到白色的魂影结印手势变了。老头更加着急的怒喝道:「不想死的就加大力度啊出手!他就快成功了,难道你们希望以後被这个传说中的暴君炼化吗?要是他复活,大国之间的战争会再度开启,没有任何人和任何势力可以幸免。」

众人闻言一惊,终於想起来了古籍上记载过的一个人,那是一段血与火的历史,是史上最黑暗的时代,想到种种,众人开始疯狂的攻击虚空中的那道魂影。

魏高祖皇帝的实力之强,在万年前响彻天人两界,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就在他如日中天,靠着不停征战的手段统一天下之後准备用巨型传送阵带领军队征伐天界时,被他的宠臣泽拉斯偷袭而亡,之後大魏皇朝的权力斗争不断,被灭的六国纷纷复国,而泽拉斯也在篡位不成後突兀的消失。当然,这是後话了。但世间开始流传一则传说,魏高皇帝终有一天会再度归来,统一天下。

众人无比疯狂的围攻,让空中的白色魂影再也坚持不住了,魂影越来越虚,眼看着就要消散了。

「杀……蝼蚁……一群蝼蚁……」

苍老的声音回响在北境的上空,同时魂影最终被众人轰散。

魏高皇帝的声音有一丝悲哀,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朕今日若就此失败,你等同样不得活!蝼蚁………」

只见原本白色的点点魂光,竟然开始泛起乌黑的光泽,又开始重新聚集在了一起,成了一个乌黑的魂影。

众多高手惊悚的不断後退,同时感觉背後发凉。

所有的黑色魂光全部汇集到了林伯虎的屍体上,魂影也冲进了林伯虎的屍身内。

林伯虎的双眼一下子睁开,但不是黑色,而且诡异的血红色。阵阵乌光自他体内透发而出,他缓缓开口道:「泽拉斯,朕感受到你的气息了。」

「林伯虎」看了一圈在场神情紧绷的众人,最後目光落在老头身上,咧开嘴笑道:「小六子,朕怎麽在你体内察觉到了帝家的血脉之力呢?」

老头满头冷汗,看着不断逼近的「林伯虎」,身形有些不由的颤颤巍巍,他强自给自己信心的开口道:「你已经死了上万年了,就算你当年修为通天,现在也不过刚复活,吓唬谁呢。」

「哦?现在眼中已经没有朕这个陛下了吗?也罢,毕竟过去了万载的岁月。那今天就拿你当血食了,其他人,朕可以暂且放过他们。」说完,「林伯虎」如鬼魅一般的突然出现在老头的面前,老头还未来得及有任何准备,就已经被「林伯虎」的手掌拍向了自己的脑袋,然後不多时,老头就化成了一具干屍。

众人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十分後怕。然後小心翼翼的看着「林伯虎」不停的後退,鬼知道现在的魏高帝是什麽实力,反正能够一击就杀死通天境修为的强者,在场的众人自问还做不到。

而魏高帝在汲取了老头的一身修为和他的记忆後,叹息道:「没想到朕亡以後,朕与父皇两代君主的奋斗全部化为了泡影,连帝家的血脉都被人强行夺取融入己身,帝家的《古皇经》也被外人获得。」他感叹完之後,看了一眼远去的众人,没有理会,而是一手将帝一从远处摄了过来。

他看了看帝一,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有我帝家的血脉在身?」

帝一此刻非常紧张,他不敢看「林伯虎」的双眼,低着头回答道:「孤………不是……我是这一代的大魏大皇子,我父皇就是当今的魏帝。说起来,我们都是您的子孙。」

「呵呵,朕的子孙麽?你体内只有一半是高贵的帝家血脉,还有一半肮脏不堪,你不配当朕的子孙。看来,如今的帝家,只不过是一群伪帝罢了!高贵纯净的血脉早就被污染了。」

他看了看帝一,叹息道:「罢了,朕不杀你,你走吧。」

说完,「林伯虎」的身影再次消失不见。

留下帝一在原地发楞,那句「如今的帝家只是一群伪帝」的话语深深的紮在帝一的心里,让他刺痛,让他不安。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里所发生的事情吸引时,暗处的田明却早已潜进了鹤舞休息的屋子里。他不仅在水里下了药,更是在床上、和空气中喷洒了无色无味的药水。然後就隐身躲在屋顶的房梁上,静待鹤舞回来。

过了很久之後,田明都等的快睡着了,紧闭的屋门终於被推开了,一道曼妙的身影莲步轻移,走了进来。

看着下方鹤舞精致的面容,曼妙的身姿,饱满的双峰,田明不由的硬了起来。正在他准备倒计时的时候,在屋外的某个角落,一眉道人盯着眼前的卦象,不由得淫笑了起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