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妻如针,刺我心(女警妻子与傻子三叔)》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妻如针,刺我心(女警妻子与傻子三叔)》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妻如针,刺我心(女警妻子与傻子三叔) 妻如针,刺我心(女警妻子与傻子三叔)

    妻子工作的时候的穿着警服,宽松的警服可以稍稍掩盖妻子胸前的爆乳,但是衣服其他地方就十分的宽松,肩宽袖子长,穿起来不伦不类,所以没有办法,妻子只能穿合体的衣服,但是却掩盖不了她胸前鼓鼓的双峰,她身边的男同事虽然每天和她相处习以为常,但趁妻子不注意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会偷瞄其他的胸部,让妻子回来后都忍不住抱怨,我都会取消她,谁让她长了一对这么大的纯天然乳房。妻子虽然面对着我带着笑容,但是她在外工作,在警局,甚至在应酬饭局上,却很少与他人欢笑,在别人的印象中,她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冰美人,因为自幼练武,又是在警校毕业

    魔师(moshi)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妻如针,刺我心(女警妻子与傻子三叔)》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妻如针,刺我心(女警妻子与傻子三叔)》,是作者魔师(moshi)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妻子工作的时候的穿着警服,宽松的警服可以稍稍掩盖妻子胸前的爆乳,但是衣服其他地方就十分的宽松,肩宽袖子长,穿起来不伦不类,所以没有办法,妻子只能穿合体的衣服,但是却掩盖不了她胸前鼓鼓的双峰,她身边的男同事虽然每天和她相处习以为常,但趁妻子不注意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会偷瞄其他的胸部,让妻子回来后都忍不住抱怨,我都会取消她,谁让她长了一对这么大的纯天然乳房。妻子虽然面对着我带着笑容,但是她在外工作,在警局,甚至在应酬饭局上,却很少与他人欢笑,在别人的印象中,她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冰美人,因为自幼练武,又是在警校毕业

《妻如针,刺我心(女警妻子与傻子三叔)》 第30章 免费试读

此时的寒风很凉,我也感觉很冷,或许是因为此时我的心已经冰冷。但是袁媛和三叔俩人却是十分的火热,袁媛小鸟依人一般的靠在三叔的怀中,任由三叔亲吻和抚摸着,丰满的双乳被三叔的大手揉搓着,娇嫩的红唇任由三叔品尝着,而两人亲吻的红唇之间还偶尔露出纠缠在一起的舌头。上次俩人的亲吻,是在袁媛和三叔性爱的后期,可以理解为情动和一时的迷失,但是现在呢?俩人还没有插入,只是刚刚进行前戏而已。而且看到俩人的亲吻,袁媛没有一丝的不愿,曾几何时,三叔刚来的时候,袁媛虽然压制,但是仍然从她看三叔的眼神中看到她对三叔的排斥和厌恶,只因为他的长相实在是太恶心了,别说亲吻,就是看一眼都恶心的那种,而现在……

我记得有那么一句话,具体怎么说的我忘记了,大致意思就是做爱或许不代表彼此有太多的感情,但是亲吻却是爱情萌芽的征兆,难道说袁媛对三叔的感觉已经慢慢升华到了爱情吗?白天在我面前“冷落”了三叔,晚上趁着我没在,就跑到这里来安慰“三叔”?这种情形现在被我看到,让我感觉到袁媛白天陪着我仿佛就是做戏,是虚情假意,而私下底和三叔一起耍我,俩人此时才是真心实意。

我白天还在为袁媛的陪伴而沾沾自喜,现在看来,在三叔和袁媛的眼中,我真的就是一个大傻逼。想到此处,不知道是风吹的,还是自己太困了,我的眼睛控制不住的流出了眼泪,也不知道袁媛和三叔此时会不会注意到我眼中泪光的反射……

“嗯……嗯……嗯~~~~~~~~~~~~~~~~~~~ ”而三叔一边亲吻着袁媛,一边抚摸着她的双乳,但是抚摸了一会后,三叔的双手不由得伸向了袁媛的身后,抚摸到了她丰满浑圆的屁股,让袁媛的呻吟不由得瞬间变了味道。

现在和三叔不再是以前的三叔,以前的三叔喜欢直奔主题,直接把阴茎插入到袁媛的阴道之中,显得十分的猴急。但是现在的三叔竟然懂得进行前戏了,而且温水煮青蛙,一点都不心急。相比较之下,现在的三叔才更加的可怕。三叔的双手隔着裤子对袁媛的雪臀抚摸了几下后,就轻轻的脱下了她的裤子,袁媛洁白的屁股就暴露在了这个夜色之下。此时的树林夜色很黑,风也比较大,但是因为袁媛和三叔的存在,这个场景一点都不恐怖,反而热情似火一般。在三叔脱下袁媛运动裤的时候,袁媛的屁股还微微往后一翘,配合着三叔让他把自己裤子脱下来。

“啵……”在袁媛裤子被脱下来后,俩人的嘴唇也不由得分开了,之后俩人就那么对视了一会,虽然此时我看不清楚俩人对视的眼神,但我相信俩人此时的眼神已经是神情的。

对视了一会后,三叔不由得松开了袁媛,之后收回在袁媛身上的手,开始脱去自己的裤子。因为这次出来旅游主要是爬山,所以我们三天都穿着休闲运动装,所以裤子都很好脱,因为此时的气温还很高,所以运动裤里面只有一条内裤而已。

三叔把裤子脱到了膝盖处,那根粗长的大阴茎一下子弹跳出来,在黑暗中,他的轮廓不断晃动着,尤其是他的龟头,皮肤收紧,紧绷的反射着微弱的光线,而且阴茎的马眼处还带着一滴透明的“露珠”。当回头看到三叔的阴茎露出来后,袁媛不由得回头,本来她的双手扶着三叔的胳膊,而此时她的双手不由得扶住了路虎宽阔的车门,上半身不由得微微前倾,浑圆挺翘的臀部向后撅起。

看到这一幕,我再糊涂也知道俩人要干什么,这明显是要进行一场野战啊,而且俩人都不需要完全脱衣服,马上要进行一个后入式的做爱,这也是人类最原始的方式,也是大部分人最喜欢的方法,也是袁媛和三叔第一次性爱的方式。只是袁媛等待了一会后,发现三叔并没有插入进来,而是再次从后向前扶住了袁媛的双臂,把袁媛的双手从车门上拿开。同时波动袁媛的身体,似乎想要让袁媛转过来。袁媛似乎有些不明所以,一言不发,不过还是慢慢的转身,俩人不由得再次对视在一起。

此时连我都有些疑惑了,袁媛已经摆好了后入的姿势,把自己的屁股对准三叔,把她的阴道对着三叔敞开,按照以往的话,三叔一定会扶着阴茎焦急的操进去,但是现在三叔没有,难道说他今晚不心急吗?或许说他对袁媛的身体兴趣没有以前那么大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或许是一个还算好的消息吧。正当我猜测的时候,袁媛似乎明白了三叔的意思,虽然俩人现在一言不发,但是俩人用只有彼此能够看到的眼神进行交流,顿时心领神会,袁媛竟然面对着三叔慢慢的蹲了下来,露出的浑圆屁股甚至触碰到了地面上的草尖,用一个女人小便的姿势蹲在地上,而她的一只玉手攥住了三叔那根勃起的粗长阴茎轮廓。

“这样你就不会生气了,对不对?”绝代的佳人此时蹲在草地上,雪白的屁股暴露在空气中,用做着美甲的玉手扶着男人对丑陋肮脏的器官,之后抬起用温柔的声音对着他说道,声音很轻很淡,似乎带着一丝哄的意味。丑陋的男人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滋……”看到男人点头之后,穿着白色运动服的光屁股绝代佳人,张开了自己的红唇,一口把还没有转变的尖锐龟头吸入了口中,佳人纯洁的红唇和男人肮脏的阴茎瞬间交织连接在一起,那根犹如子弹头式的龟头消失在佳人的口腔之中。

“嘶……”三叔不由得猛然倒吸一口凉气,头部底下看着正在吸吮自己阴茎的美人,虽然我此时看不到三叔的表情,但是他脖子两侧的大肉瘤此时微微的颤抖着,可以遇见他此时的刺激和舒爽。

这一幕,让我再次升起了绝望的感觉,袁媛虽然是第一次如此的“款待”三叔,但是这些待遇连我都没有享受过,用低矮的姿态来给我口交,没有过。袁媛此时带着讨好的意味,真的只是为了补偿三叔吗?三叔白天的伤感让她心中有愧?

或许是让她心疼?一切的一切,都超出了我的认知,让我现在都有些摸不准了。

伤心吗?心痛吗?当然有,但是我已经麻木了,我就仿佛是一个死囚,临死之前被人严刑拷打,最后被拷问的奄奄一息,对于各种的刑罚已经麻木了,也绝望了。

“咻咻……滋……啵啵……”此时我能够看到袁媛不断扭动变换的脑袋,还有就是三叔那根粗长阴茎的扭曲,还有阵阵的吸吮亲吻声传来,可以想象到袁媛的红唇和香舌不断的吸吮和舔弄着三叔肮脏的阴茎,也不知道三叔刚刚有没有清洗过阴茎,或许清洗过了,也或许没有,或许袁媛已经不再嫌弃三叔的一切。

黑暗中,原本尖锐的子弹头式的龟头,已经在袁媛的吸吮舔弄之下,已经鼓了起来,犹如狗阴茎根部的蝴蝶结,一会它将牢牢的把阴茎卡在袁媛的阴道之中,直到射精注入袁媛的子宫,完成受精仪式。这段时间里,我没有回家,也没有注意到袁媛有没有吃避孕药,只是在关注这一切还有意义吗?

“滋………………啵…………”当口交了大约两分钟后,三叔不由得抚摸了一下袁媛的头发,就像一个父亲拍打女儿的头顶,这是一个讯号,而袁媛最后费力的含住了三叔龟头的大半,之后紧紧的吸住,向后拉扯,知道阴茎达到极限,龟头从她的红唇中弹出,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在这个夜晚里回荡,随风飘远……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