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乱欲重生》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赵小白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乱欲重生 乱欲重生

    我想起来了,我是一个不该出生的孩子,一个错误的开始。  天下生灵都有魂灵,无魂灵便无躯体,而魂灵的诞生有的卑微有的高贵。普通的魂灵由山川水泽之中的些微灵气而生,灵气少得可怜。  而不能感悟灵气的则为凡人。  而我,则是仙与凡人之子,是仙帝尚未篡位登基之前,游历人间之时一时兴起的遗留祸患。

    赵小白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乱欲重生》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乱欲重生》,是作者赵小白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想起来了,我是一个不该出生的孩子,一个错误的开始。  天下生灵都有魂灵,无魂灵便无躯体,而魂灵的诞生有的卑微有的高贵。普通的魂灵由山川水泽之中的些微灵气而生,灵气少得可怜。  而不能感悟灵气的则为凡人。  而我,则是仙与凡人之子,是仙帝尚未篡位登基之前,游历人间之时一时兴起的遗留祸患。

《乱欲重生》 (1)前言 免费试读

就在今天,是大年三十,我妈终於还是带了一个叔叔回老家了,我也就彻底掐灭了心头那本已经很微弱的恋母的火苗。

心里很难受,我今年已经22岁了,我妈47但还是风韵犹存,如果去快手的话肯定也是随随便便就几十万粉丝的那种女人。

但是现在已经不可能了,我本想着还有两年我就大学毕业了,因为学校比较好所以也不愁工作,到时候政府会分配。

我想着到时候和我妈住在一起,总是可以慢慢让我妈接受我,毕竟曾经我妈也说过会和我过一辈子,我是她最重要的人。

现在,却已经不可能了。

我从小学四年级就爸妈离婚了,我也从很小就一直恋母,没有谈过恋爱,只喜欢妈妈,我遗传了我妈妈的比较多,所以长得挺清秀,再加上成绩很好,情商也还不差,所以从小到大都一直名列前茅,各方面都是大人眼里的别人家的孩子。

唯一的缺点就是长得比较矮,我只有1.64米,但是就算这样的身高,也还是有很多女生喜欢我,而我呢,只喜欢妈妈。

初中时候迷恋得很疯狂,经常闻着我妈的胸罩和内裤,用我妈的黑丝短袜自慰,射上去就去洗澡,因为我妈放黑丝短袜的地方离洗澡的地方比较近,所以洗了我妈也就不能发现什麽。

就算黑丝短袜是湿的我也就说我洗澡时候弄湿的。从来没有被发现过。

到了高中,因为是考到外地去上高中,所以高中时候离家远,一年也就回一次家,和妈妈相聚的时间少,也就让我能够在高中最冲动的那段日子不犯错误。

现在想起来也好也不好。

大学如愿以偿考上了在国内很好的重点大学,专业也是全国前十的,所以我家都以我为荣,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内心是邪恶污浊的。

就是这样,慢慢的到了今天,我妈带一个叔叔回老家了,我知道,这算是正式向家里介绍了,我妈已经不仅仅只有我了。而我也就不能下手了。

可能有人会问怎麽就不能下手了,很简单啊,因为我希望我妈幸福。

当我妈没有别人只有我的时候,那麽我和我妈在一起不光是可以给她爱情,还能给她肉体上的慰籍,只要我慢慢的做好妈妈的思想工作,我们母子就能过得更快乐。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有了自己的归宿,而且是自己选的。人也不错,我看过了,也托朋友调查过他的档案。

确实很合适,我妈也确实很开心。

那麽,就这样吧,就这样放下了,我的恋母梦想算是终结了。

在现实里,我已经不可能和我妈结合了。就算我从小到大都那麽爱她,就算我从小到大都那麽努力让她满意,她还是属於别人了。

今天,现实生活中那个恋母的我已经不存在了,理想中那个恋母的孩子赵小白重生了。

我是一名国内重点大学生物专业的大三学生,我成绩挺好,和同学们关系也相处融洽,大家都挺喜欢我,在大学里也有好几个女生喜欢我,但是我都没有交往,很简单,我恋母。

我喜欢熟女,喜欢30岁以上的熟女,熟女的成熟风韵,那种成熟的韵味是需要时间的沈淀才能体现出来的。

成熟的女人就像酒,需要时间的积累才能酝酿出醇厚的酒香。

而今天,我的梦中情人离我远去了,我最爱的熟女,我的妈妈带一个叔叔回老家了。看来我也就无望了,只能祝福她幸福。

心灰意冷之下我也就觉得生活没什麽意思了。

我打算去求仙问道,其实这个是我心里早就有的一个想法,因为在学习生物知识以後,我越加确信人是可以达到传说中的仙人那种地步的。

说个简单的例子,人的基因能表达的只有两万多个,更多的是不能表达的,以前把它们称为无用基因,认为它们是没用的。

可是现在提出了一个观点,它们是有用的,它们是作为基因的开关来使用的,如此多的开关通过不同的组合,形成了我们结构精密复杂的人体。

那麽,从另一个角度猜想,如果这些不表达的基因并不仅仅是作为开关来使用,而是有着其他的作用呢,比如,特殊的能力!

基因的表达需要能量,表达的产物要运作也需要能量,可想而知,仙人们的那些神乎其神的能力岂不是需要更加强大的能量支撑?

而我们普通人的人体是提供不了这麽多能量的,或者说,我们普通人的的身体里没有这种形式的能量。

所以人体为了自我保护,封印了种种特殊的能力。

就像是人在正常情况下不能头脚搭在凳子上承受住太大的重量,大多数人甚至做不到支撑自己。

但是,催眠之後人就能做到支撑好几个人在身上。

再比如说危急时刻人所爆发出的惊人的力量,平时却做不到。

那都是因为人的自我保护意识,太强大的力量会伤及自身。

因此,我认为这世上肯定存在着人类所不能理解的能力,也存在着仙人。

而现在既然我妈已经找到了归宿,我也心灰意冷了,凡世种种和我也就没什麽关系了,那我就要去寻仙人,找仙草,炼仙丹了!

在大年三十分夜里,我收拾好一些简单的行李,带了一旅行包压缩饼干,带了一个保温杯,我就此踏上了寻仙问道的路。

为了以防现代社会的各种监控让家人找到我,我去了盗墓笔记里的秦岭。我觉得也就是这种地方应该才会有仙人!

於是,我在房间留了一张纸条就背上东西走了,直接订了去西安的机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就到了西安。

到了西安还没有天亮,只能随便找个地方先住着,天亮再坐车去秦岭。我又想了想,别到时候被找到了,被警察叔叔找到抓回去了。

那就直接走过去吧,别坐车了,也别住店了,不然这一趟出门可就直接泡汤了,想到这里,说干就干!

我从机场开始找人打听哪里有卖地图的,找了好久,终於在一家破破旧旧的店找到了,我把这家店里所有的地图都买了一份,老板觉得很奇怪,问我是要去哪啊,买这麽多地图,我想了想,如果这个时候回答我的目的地很有可能会被警察叔叔顺藤摸瓜找到,毕竟两条腿的还是没有别人四个轮子快,而且警察叔叔的搜索能力我应该比不了。

於是我就说,「去随便转转,找找有没有哪个地方有仙人,想去当个徒弟,求求仙问问道。」

老板眼神复杂又古怪的看了我一眼,虽然觉得这眼神很奇怪,但是想着老板肯定是把我当神经病,也对,正常人谁会这麽说还买这麽多地图,都用手机导航的时代了。

老板收回目光,沈默不语,帮我把地图都收拾好,我付过钱之後道了声谢谢便准备直接转身走了。这时老板突然叫了我一声,问我求的是什麽「求仙。」

又用食指指着地问我这里是哪里。

虽然觉得老板问得很奇怪,但是一贯的礼貌和修养让我还是认真的答到「西安。」

说完之後,老板又看了我一两秒,告诉我天还没黑走路小心一点别走路中间,才下了雨路上滑,多看着点车。

我只能感谢老板的善意提醒,然後便转身准备离开。

这时,老板又叫住了我,让我过去,我心里隐隐有些不爽,这不是浪费我时间麽?!

但是还是压下了情绪,因为老板毕竟也没做什麽坏事,还善意提醒了我,出於礼貌我还是走了过去。老板俯下身贴近我,对着我的脸就看个不停看了一会,嘴里一直啧啧啧的说着毫无意义的语气词。听得我莫名其妙。

这时老板突然开口了,说我面相很好是个能干成大事的人,老来必定富贵,但是现在眉间隐约有一团黑气啊,走在路上别多管闲事啊,今天别离老人和小孩太近,不然咯,容易有血光之灾呐!

听到这里,突然感觉心头一震,似乎是有什麽东西在我身体里抓住了我的心脏,一瞬间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那种感觉又恐惧又惊奇。

我对着老板点了点头,便沈默着离开了,出门就把手机电池拔了,丢在了一家宾馆旁边。

就这麽按照地图走啊走,天还没亮,突然前面大路上一辆大货车开过来了,整条路上就只有这辆大货车的车灯在亮着,有点吓人。我又想起了老板的话,便走得离车远远的。

想着这回我肯定没事,这麽远,就算是这车故意来撞我,我都能躲开。就在这麽想着,暗自得意还唱出了小曲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杵着拐杖的老爷爷拉着一个小孩子要过马路,而这个时候车已经只有二三十米就要撞上了,心里稍微有些紧张但是又觉得这货车司机肯定能看到,这麽宽的路,随便拐一下就能避开,肯定没问题。就这麽想着,车丝毫不见减速,我的心里又开始紧张起来「草!这车不会是疲劳驾驶吧,都要撞到了还不减速!」

我最终还是没办法见死不救,一边骂着,一边跑过去想要把那爷孙俩拉回来,但是我高估了我自己,低估了这车速,同时也没能认出来这爷孙俩根本就不是人!

当我扑过去打算把他们拉到马路对面时,我扑空了,从两人身上穿过去了,我内心只有一句卧槽,然後就摔在了马路中间,最後的记忆里只剩下那明晃晃的大车灯。

「我不是跟你说了麽,别走马路中间,别离老人小孩太近,怎麽你就是不听呢?」

随着这句话在耳边响起,我睁开了双眼,看到了站在我面前的破旧小店老板,我想要站起来,但是一起身却发现自己飘了起来,吓了一跳!

「别想了,你已经死了,就在刚才,被货车撞死的。」

我听到之後也就想起来了,确实,刚才那种情况不死应该是不可能的,又想了想,也好,反正我妈也找到归宿了,也就不会需要我了,死了也就死了。

放下了,也就无所谓了。

「咦?你小子倒是怪啊,别人这种情况都已经开始哭得稀里哗啦的跪着开始求我了,你怎麽还一脸坦然的样子。」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哦,原来你小子是不想活了啊,也好,这样我带你去转世投胎也就不那麽费事。」

「嗯,好,带我走吧,谢谢你。」

「按规矩,你投胎转世之前我可以答应你一些合理的条件。」

「谢谢,那,请你告诉我,我妈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哪怕一秒钟也算。」

「呵,你小子倒是个痴情种,这种有悖人伦的事也搞得这麽轰轰烈烈,你可真是痴心不改啊,我渡了你小子九世,这次是第十世了,你的问题都还是这一个。」

那小店老板说完这话之後便不理我的一脸疑惑,自顾自的从宽大袖子里掏出了一幅画卷,递给我说「你别问我,问我我也讲不清楚,九辈子的事我哪说得完,等到说完黄花菜都凉了,我可忙得很,现在整个人间就只有我们地府的还能动弹动弹,仙界的那些神仙在世界大战的时候都给打沈睡了,没个千八百年啊别说复活,就连元神都聚不齐。」

「世界大战?神仙打什麽世界大战啊,不是人类的战争麽?」

「你以为泱泱中华上下五千年都在干嘛,在吃屎麽?给那些蛮夷几百年就追上了?就能在咱们头上拉屎撒尿了?要不是西方众神联合了世界各地的古老部族神灵一起,沈睡的可就只有他们了。」

「世界大战是神仙之间的战争?那你怎麽还在?地府这麽强的麽?世界范围内的诸神联盟都打不过你们?」一边说着着一边就起了想拜师的念头,之前的那个九世的话题一下就抛在脑後了。

现在已经开始想着求仙归来得到仙法,去让妈妈青春永驻,保她一世太平,最好长生不老,如果果真长生不老,我未尝没有机会啊。

「别想了,你的那些花花肠子我都看得清清楚楚,直接告诉你,没门儿,而且呐我也不是什麽厉害的神仙,只是当初东西神仙在世上定下规矩地府和冥都都不能参战,不然人间不得乱成一团,生死无序?」

地府的仙人停顿了一下,又定定的看着我,眉头紧皱,手抚黑白相间的美髯,似乎是在思考者什麽事,把我看得头皮发麻,心里怕怕的,但是转念一想,我都死了还怕个屁啊。

想通之後我也就平淡下来了,就这麽静静的和他对视着。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就在转瞬之间。

地府仙人叹了口气说道「罢了罢了,你这痴情儿,这一世就让我来帮你一把吧,你先把这幅画卷打开。」

我看了看手上的那副卷起来的画卷,古色古香,纸质摸起来很柔软,似乎还有淡淡的檀香静静的散发着。

画卷一点一点的展开,先是看到画卷上出现一只纤纤玉手,手指纤细,肤白如玉,接着慢慢显现出这只手的主人全貌。

我习惯性的从下往上看,衣袂飘飘,飘忽若仙,这是一件大红色的女子古时装束,红色的袍子披在肩上,洁白如玉的纤细小腿更是显得美艳非凡,女子明明站得端庄得体,脸上不怒自威的冷艳与高贵更是让人咋一眼看到都要退避两步,但是不知为何我在看到时却从内心深处燃起了猛烈的欲火,连着咬了舌尖三次都没能压抑住。

这种猛烈的欲望到来的同时,从心底还升起了很多复杂的感情,明明第一次见到这幅画,但是这种熟悉感却好似已经朝夕相处好多好多年一样。

这种感觉,这种开心又心痛的感觉到底是什麽?!

我,我突然好难过啊!为什麽?为什麽我会有这种感觉,这种汹涌出来的感情是什麽啊!

啊啊啊啊啊!到底是谁?!到底是为什麽?!

地府仙人在一旁看着我在那里状若癫狂的又哭又笑,又是一声叹息「唉,十世了,每一世都是如此啊,仙帝啊,你贵为仙界上神之首,这又是何苦来哉呢?」

地府仙人默默的看着我在那里又哭又笑,看不出沈默的面孔下到底在思索着什麽。

「唉,我果然还是不能帮你过了这一劫,先不说帮不帮得了,仙帝虽然已经沈睡,但是我这麽个地府小仙,又怎麽承受的起他的怒火呢,别怪我,我也只是公事公办罢了。」

地府仙人这麽说着便走到我身边,伸出右手打算收回那幅画像。

看到他伸出的右手,我有种要失去全世界的感觉,这女子仿佛就是我的所有,我的一切,即使付出生命也要守护的人!

我下意识的把画卷抱在怀里,脸贴在画中女子胸口上,下意识的喊出了「妈妈!」

一瞬间,天旋地转,我都想起来了,想起来了画中女子的身份,也想起来了我自己到底是谁,想起来了我的十世恋母人生,也想起来了我名义上的生身父亲对我和妈妈做的一切。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