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母亲任玲》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母亲任玲》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母亲任玲 母亲任玲

    这是发生在我母亲身上的真实事件,虽然很荒诞,但确确实实发生了。其中各种人为以及巧合一步步推动着事情的发展,逐渐成为无可挽回的现实…  我叫王斌,出生在北方内地的一个小城市,父亲是一个是一位国企工厂的职工,母亲也在这个工厂後勤上班。

    玉子丰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母亲任玲》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母亲任玲》,是作者玉子丰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发生在我母亲身上的真实事件,虽然很荒诞,但确确实实发生了。其中各种人为以及巧合一步步推动着事情的发展,逐渐成为无可挽回的现实…  我叫王斌,出生在北方内地的一个小城市,父亲是一个是一位国企工厂的职工,母亲也在这个工厂後勤上班。

《母亲任玲》 15 免费试读

因为表哥和蓉姨丈夫一开始闹的挺大,毕竟当时都进派出所了,这下想瞒着家里也瞒不住了。姨夫他们可不管蓉姨长的有多漂亮学历有多高,他们只认为表哥现在跟一个比他大16岁,而且还结了婚有孩子的女人搞在了一起,甚至表哥还破坏了人家的家庭,害的人家中年离婚,在家里都快给气疯了,来找他吵过好次几架。

一家子打也打过骂也骂过,但是问题一直都没解决,表哥一直都不肯服软,大骂了表哥几次之後姨夫气的连家都不让他回了,让表哥什麽时候跟蓉姨彻底断了什麽时候才能回家。

母亲也试着劝过很多次,但表哥每次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而在来的时候跟我吹嘘说蓉姨当时看他为了护着她跟家里人吵架的模样感动坏了,晚上主动害羞地献出了娇嫩的菊花,爽得他欲仙欲死,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干女人的菊花居然可以这麽舒服,只恨以前不知道加上嫌脏就一直没试过。然後奸笑着问母亲是不是也来尝尝菊花被干的滋味,惹得母亲靠在他怀里扭着身子不依。

我在旁边看着母亲没有丝毫顾忌,非常放纵的依偎在表哥怀里展露着自己妩媚动人的风情,娇嗔薄怒嬉笑个不停,心里感觉有点小嫉妒。虽然我也已经和母亲做过不少次了,但母亲和我在床上的时候所表现的更多是心照不宣温柔贴心,好像从来没有在和我做完爱後像这样嗔笑皆宜,肆意展露着成熟女人浑然天成的风韵。

好不容易熬到表哥走了,我在客厅里就忍不住脱了裤子,挺着早已经硬的不行的鸡巴凑到母亲红润的唇边。

母亲柔滑的小手撸了几下我硬挺的阴茎,轻轻在龟头上亲了一口,似乎心情还停留在刚刚和表哥嬉闹的状态,擡头妩媚地看着我嗤笑:「臭小子,每次你表哥一来你就这麽兴奋…」

我感觉被母亲看穿了自己难以启齿的小心思,脸上一阵火辣。其实我也想不通是怎麽回事,以前那麽多次亲眼看表哥和母亲做爱都没怎麽嫉妒过,一开始是厌恶讨厌,後来更多的是兴奋刺激。但是自从和母亲发生关系之後就慢慢开始变成了妒忌。

「嗬嗬,是不是嫉妒吃醋了啊?」母亲语气有点俏皮,嘴角微微上扬,小手还在轻轻撸着我的鸡巴。

我被母亲问的感觉有点羞恼,按着她的臻首往自己胯下压,不想回答说是,感觉要是承认了自己以後在她面前会很没面子。

母亲顺势含住我勃起的鸡巴,连续吸了几下,看我板着脸一本正经的大人模样,成熟妩媚的脸颊带着一丝狡黠。

我不好意思看母亲戏谑的眼神,装的十分焦急说:「妈你快点,我受不了。」

母亲吐出沾满自己口水湿漉漉的阴茎,美目白了我一眼:「臭小子,说句是就那麽难,妈真是白疼你了。」

「我看你更疼的是表哥还差不多…」我还是年纪小憋不住,小声嘀咕一句心里话。

「臭小子气死我了,不给你弄了,自己解决吧。」母亲貌似很生气的撇开了俏脸。

母亲突然表现出的嗔态让我不由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连忙拉着她的胳膊摇晃着讨好道:「我快憋死了,妈你快帮帮我…求你了…」

听到我讨好撒娇的话,母亲绷着的俏脸浮现出了笑容,红唇重新含住我的阴茎,边吸允边含糊着说:「唔…这还差不多…啧…」

感受着胀的难受的鸡巴被母亲温润柔软的口腔包裹住,灵活的小舌头在肉棒上不断舔舐的那种舒爽,恐怕换成其他任何男人都会被母亲这一腔柔水给融化掉。轻轻按了按母亲穿着吊带短裙而裸露出来的香肩,母亲立刻会意,含着鸡巴慢慢跪在了地板上。

我情不自禁咽了口唾沫,无论试过多少次,但每次母亲这样扬起精致漂亮的脸蛋儿,略有些淫荡的慢慢跪在自己身前的时候。我心里的兴奋感永远都是那麽强烈,那种征服自己亲生母亲所带来的变态刺激就好像要让身体里的欲望要爆炸了似的,烧的自己热血沸腾浑身发颤。

母亲早已经被表哥调教的风情万种,知道自己这样子会让我有多麽激动刺激,一直吸允着鸡巴故意妖娆地望着我,眼神好似媚的要滴水一般。

我兴奋地拉开母亲香肩上的吊带,让薄薄的吊带裙子从母亲雪白娇嫩的肌肤上滑落,堆在她跪在地板上的腿窝里,没穿内衣的雪白胴体就这样暴露在我身前。然後忍不住地伸手去抓她胸前丰满滑腻的奶子,捏着上面已经挺立凸起的嫣红乳头有点爱不释手。

母亲微微喘息着发出了几声若有若无的低吟,含着鸡巴吞吐的速度开始加快,一头大波浪长发也跟着飞舞了起来。

没一会我就感觉要被母亲高超的口技给吸出来了,拉着母亲的头发下身使劲朝她小嘴里挺动。母亲嘴里呜呜地呻吟着,使劲裹着我快爆发的鸡巴,配合着我的节奏前後摆动臻首。

也就挺了几十下我就忍不住按住母亲的头,龟头深深顶在她的喉咙里,鸡巴在她小嘴里一阵跳动,浓浓的精液喷进了母亲咽喉深处。

母亲大口大口的吞咽着,缩着脸颊使劲吸了几下小嘴里的肉棒,直到完全软了之後才吐了出来,抹着唇边的口水,眼睛横了我一眼:「臭小子,才两天没做就憋这麽多…」

我腆着脸嘿嘿干笑了两声,感觉有点得意。母亲拉着吊带裙子站起来,看着表哎了一声,急忙催我去上学。

我帮着母亲将带子拉到她赤裸的肩膀上,也不想因为迟到而在教室後面罚站,有点不舍的捏了下母亲充满弹性的丰臀,赶紧抓起书包跑去上学,在楼道里的时候听见母亲在後面喊了句路上小心一点,就大声哦了一声。然後朝着学校飞奔而去,一路上都感觉自己心里轻飘飘的。

也不知道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还是真就这样回事,那天以後我感觉和母亲的关系又亲密了不少。细细回想这一年多的时间,从最初偷偷发现母亲和表哥的关系後开始慢慢和母亲心生疏远,到後来母亲在我和表哥面前放下身份尊严开始逐渐缓和,直到最後我和母亲也发生了肉体关系之後,终於互相彻底忘记掉所有不快,母子之情更甚过往。这一路走来母子二人心里的滋味实在曲折坎坷,不足为外人道。

母亲似乎也很珍惜和我这更胜从前的亲密感情,中午经常故意勾引我似的,打扮的特别漂亮。也许是因为以前看母亲被表哥肏完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印象太深,每当回家看到母亲穿着小睡裙,两条美腿裹着丝袜踩着高跟鞋的时候我都觉得特别兴奋,下面硬地不行,不射出来根本软不下去。

而且那会因为表哥和蓉姨的事,弄的我也胆子小。只要下午父亲下班回来以後我都特别注意,生怕被他发现什麽,更不敢夜里干些什麽。只有中午或者父亲值班的时候才敢和母亲放肆,所以为了能尽兴都是中午一边吃饭一边就让她给我口交,吃完就立马做爱。

母亲有时候是蜷着身子躺着沙发上,脸枕在我的腿上给我口,更多的是藏在饭桌底下,含着我勃起的肉棒,臻首夹在我两腿之间前前後後地摆动,因为这样我更有感觉。看着母亲跪伏在饭桌底下,嘴里含着我坚硬的鸡巴舔来舔去的妖娆模样,每次都兴奋的不能自已。

母亲总是特别会掌握分寸,每次都既能让我充分享受她温润舒服的口腔、灵巧柔软的香舍,却又不会让我太过刺激早早地缴枪投降。总是能在一顿饭的时间里把我的欲望彻底撩拨出来,等吃完饭就再也憋不住的按着她一通猛干。那段时间里,我和母亲几乎在家里做遍了所地方,尽情在家里每一处角落里享受着那种突破禁忌的极致快感。

後来有几次我曾在和母亲做爱的时候,一边草她一边嫉妒心作祟的问她到底是和我做舒服还是和表哥做舒服。每次母亲都是娇喘吁吁地着望着我媚笑,故意挑逗我说是表哥草的她更舒服。虽然明明感觉母亲好像是在故意刺激我,但是正在兴头上的时候听到她这麽说却还是免不了会非常郁闷。那种被表哥比下去的感觉总是会弄得我心里十分不服气,然後狠狠地将这些怨气一股脑的发泄在母亲妖娆性感的身子上,换来的则是母亲娇喘连连媚眼如丝。

就在我憧憬着以後的日子大概会一直这麽性福下去的时候,突然一通大姨家打来的电话打翻了我憧憬中的美好未来,进而以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那麽让人始料未及,悔不当初……

那天周六又正好赶上父亲值班,好不容易等到这种机会我哪还舍得错过,早就提前几天主动和母亲暗示过周六都不出门好好在家温馨一天,母亲虽然当时表情不可置否没立马答应,而是似笑非笑地戳了下我的额头,嗤笑了我一句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不过周六早上等我睡到自然醒的时候,略微一睁眼就看到母亲已经打扮的花枝招展坐在了我床边。

母亲上面穿了件裸肩的杏色V领雪纺衫,香肩微露,波浪般的一头长发随意披散着。胸前一层薄薄的黑纱完全遮不住里面诱人的春光,挺拔饱满的丰乳在黑纱下反而愈发引人神往,雪纺衫下摆收拢在下身穿着的印花长裙腰内,盈盈一握的柳腰上系着一根装饰用的宽腰带,裙子虽然是到小腿的那种长裙,但是裙线两边却一直开叉到大腿,既显得端庄得体又不失性感妩媚,活脱脱一副优雅熟女的气派。

母亲坐在我床边搭着二郎腿,露出裙叉下被灰色长筒丝袜包裹着的美腿,翘臀绷的浑圆,正无聊地踮着玉足上细长的尖头高跟鞋,见我醒了立马嗤笑了一声:「哎呦,懒虫子可算是醒了,不知道是谁前几天放大话说要我周末好好等着他的?」

看着母亲精致脸颊上的淡妆,身上精心挑选出来的衣服,我原来刚睡醒被憋着的晨欲立马腾地一下就烧着了,赶紧熟练地摸了一把母亲浑圆的丰臀,感受着上面惊人的弹性心里忍不住赞了一声,擦了擦嘴角睡觉时留下的口水,颇有点不好意思地问:「妈,几点了?你怎麽也不喊我…」

母亲好像面色不虞,一副臭小子你没良心的表情看着我:「快十点了。你睡的跟什麽样,喊了你几声都不带有反应的,就想让你多睡会儿。怎麽,还怪我不喊你了。」

「不敢不敢,妈你最好了…我哪敢怪您呐。」经过前面一段时间的磨合,我已经能很熟练的能在母亲面前卖萌耍宝了,知道她就喜欢吃这一套,慌不叠揉着她弹性十足的丰臀,从後面贴着她十分委屈的叫冤。

「一边去,起这麽晚还想让妈就这样便宜你了?赶紧刷牙洗脸吃饭去,吃完饭再说。」母亲精巧的小鼻子哼了哼,胳膊向後给了我一肘子。

「妈…我现在都快难受死了…」本来早上睡醒以後就特别硬,现在又被母亲给惊艳到了,欲望根本就忍不下去,见母亲得理不饶人一副想难为我的架势,我也顾不上在她面前要面子了,摇晃着她裸露的香肩哀求。

「去去去,看你急的,今天一整天呢,反正我又不出门。先去洗漱吃饭去,嗬嗬…」母亲身子好像鱼儿一般从我怀里一扭就躲开站了起来,好看的眼睛眨啊眨的,抿着红唇努力憋着奸计得逞的坏笑。

「好,看我三分钟搞定。」报复性的下床拍了下母亲挺翘的肉臀。

母亲媚眼如丝的白了我一眼,踩着细长的高跟鞋扭动着丰臀,袅袅婷婷的去厨房准备早餐去了。

我感觉自己快的都没用到三分钟就已经洗漱完毕了,收拾完又急冲冲跑到厨房看母亲正在热早餐,过去从後面搂着她的柳腰,下巴搭在她肩膀上在她耳边痴磨,鼻子里一片芳香弥漫。

舔了舔母亲精致的耳垂,我小声的讨好着问:「妈,现在可以了吧?」

母亲好像被我舔的全身都在发痒,软软向後贴在我怀里摇头:「不行,这都几点了,吃完早饭再说,要怪就怪你自己起的太晚了。」

我感觉母亲语气已经没之前那麽坚定了,赶紧趁热打铁揉捏着她胸前高耸的乳峰:「妈,你摸摸看我现在下面硬成啥样了,这还怎麽吃饭啊?」

母亲轻轻扭动着凹凸有致的妖娆身子,挺起翘臀向後在我裆部蹭了几下,微微不满地哼了几声:「这就受不了了?臭小子你以前的那股子别劲呢?现在知道天天缠着妈妈了?」

「嘿嘿,以前不是不好意思麽,现在都怪妈你太美了…」我厚着脸皮拐弯抹角的夸赞母亲。

母亲咯咯笑着扭头横了我一眼:「现在美?那以前就不美了是吧?」

「以前也美,不过现在更美了…」我还没法像表哥那样在母亲面前表现的太肆无忌惮。

其实我想说的是虽然以前也很美,但是现在不光美而且还很骚,不过最终还是没好意思直接说出来她很骚这种话……

母亲一直向後挺着翘臀轻轻蹭着我裤裆里凸起来的部位,白皙精致的脸颊上已经有些风情万种,鞋跟轻轻踢了我一下:「呦呵…嘴上倒是长进了不少,就是怎麽还这麽傻呢?」

见我还楞楞地没懂她的意思,母亲直接伸手隔着衣服抓着我勃起的肉棒,眼神无奈地直想翻白眼:「真是傻的不行,不赶紧脱裤子还要妈妈给你脱啊?」

母亲说完好像脸色都开始红润了不少,微微垂下臻首,如瀑的青丝低悬。我这才恍然大悟,心里不怀好意的腹诽了她一句口是心非,明明她自己也快受不了了嘛。

赶紧松开了还在母亲乳房上作怪的手,弯腰把裤子扒了下去,火热坚硬的鸡巴顿时得到释放直接弹了出来,母亲背对着我把长裙提了起来,两条踩着高跟鞋的玉腿在灰色丝袜的包裹下愈发显得修长比直,简直看一眼就能让人心痒难耐,恨不得在这双玉腿上尽情抚摸,顺着长筒丝袜再往上就是一颗浑圆挺翘的香臀,此刻已经对着我微微撅了起来。

我忍不住嘿嘿笑了一声,因为母亲裙子里面根本没穿内裤,原来她下面一直是真空上阵,估计是从早上送父亲去上班以後开始直接脱了等我了,心里有点小得意。

母亲提着裙子听到我坏笑好像气的牙都在痒痒:「鬼笑什麽,妈还不是为了满足你个臭小子。你倒好,直接一觉睡到现在。」

「知道了妈,知道你对我好…」我抱着母亲,龟头贴在她充满弹性的香臀上顶了顶,心中一片柔情。

「臭小子…知道就好…」母亲被我顶着她毫无遮拦的臀肉,感受着龟头上传来的火热,闭上眼靠在我怀里轻轻呢喃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