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琼明神女录》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琼明神女录》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琼明神女录 琼明神女录

    五百年前,他便是通圣境巅峰。终于偶得机缘,有望达到世人从未到达的境界。便在潮断峰闭了一个五百二十年的大关。如今他提前出关。却发现自己通圣境界如海的法力都消失得一干二净。但是自己的境界却大涨,隐隐快要跨过那个门槛。如今自己的容颜青稚如同少年便是最好的证明。淬体炼魄,拔污除秽之後,他这副身躯便返璞归真至了少年。  但是空有境界没有法力施展,和废人有什麽区别?他需要二十年时间来解决自身出现的问题。

    剑气长存 状态:已完结 类型:仙侠奇缘
    立即阅读

《琼明神女录》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琼明神女录》,是作者剑气长存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五百年前,他便是通圣境巅峰。终于偶得机缘,有望达到世人从未到达的境界。便在潮断峰闭了一个五百二十年的大关。如今他提前出关。却发现自己通圣境界如海的法力都消失得一干二净。但是自己的境界却大涨,隐隐快要跨过那个门槛。如今自己的容颜青稚如同少年便是最好的证明。淬体炼魄,拔污除秽之後,他这副身躯便返璞归真至了少年。  但是空有境界没有法力施展,和废人有什麽区别?他需要二十年时间来解决自身出现的问题。

《琼明神女录》 第九十四章:从此人间清暮 免费试读

那场天地异象不过持续了三日,三日之後红云消散,天气转晴,不多时便下气了雾气蒙蒙的雨,将还未修缮完毕的城墙打得一片湿润。

而不知是天意还是有人有意为之,人族与妖族的边界处,缓缓裂开了一道巨大峡谷。

这峡谷起初不大,但是每日都在变宽,海水灌进去,便渐渐成了一条极深的深渊。

半个月後,人族与妖族进行了一场举世瞩目的会面。人族的代表是轩辕夕儿,妖族的是楚将明。

在轩辕帘死後,人族便由那位突然出现的皇姐接管了,虽未登基,却成了默认的新女帝。

那一场会谈持续了七日,在敲定了诸多事宜之後,人妖两族宣布永久和平,直到那条裂缝扩张得足够大,两族族人隔海再不相见为止。

事实上一道无形的屏障已经升起,那是真龙之息与人间剑气凝成的迷障。

这是天下道法最後的昙花一现,如今屏障不破,将来便更不可能破,两族的命运在当下分开,在河道的分叉口,蜿蜒去往不同的地方,这是万年恩怨永远的诀别。

而拥有人妖两族血脉的轩辕安月被奉为新的女帝,事实上,所有人都知道她代表的,不过是她身後父母的想法,如今裴剑仙剑告天下从此归隐,邵神韵同样封山不出,在那境界的断层之下,化境巅峰便是两族的王座了。

最後一场雪後,隆冬渐渐过去,春天便来了。

承君城一座深宅大院中,林玄言从少女的臂弯之间起身,擡头望了眼窗外,天尚蒙蒙亮。

季婵溪睁开雾色迷蒙的眼睛,轻声问:「怎麽了?」

「没事。」林玄言俯身亲了亲她的脸颊。

季婵溪蹙了蹙眉头,不满地翻了个身。

林玄言掀开被子,少女犹自赤裸着姣好的雪白娇躯,林玄言狠狠拍了拍她腴润浑圆的翘臀,未等她清醒发怒,他便率先跳下床,小跑着逃了出去,算是报了昨晚被她按在身下欺负的仇了。

季婵溪捂着屁股跪坐在床上,柳眉微竖,清秀的小脸上满是恼意。

院子里,陆嘉静早早便起了。

初春清凉,她拢着一件黑色的大氅坐在竹椅上,她气质清贵,一人静坐之时便有拒人千里的典雅贵气。此刻她微笑着看着从房间里跑出来的林玄言,方才啪啪两记脆响她是听到的。

「静儿,早呀。」林玄言打了个招呼後搬了个椅子在她身边坐下。

陆嘉静嘴角微微扬起,道:「昨晚被欺负这麽惨,今天不想办法教训一下她?」

林玄言同样笑了起来:「静儿还好意思说我?昨晚你不也被她仅仅用两根手指就插得水儿直流,最後还说着什麽姐姐饶命,静儿再也不敢了之类的话,啧啧……」

陆嘉静倒也没有生气,只是道:「我被这样欺负你也不帮帮我,我当初真是瞎了眼喜欢你。」

林玄言道:「下次我一定站在静儿这一边。」

陆嘉静冷笑道:「上次也说是下次。」

林玄言凑过去想抱抱她,却被陆嘉静按住胸口,一掌推开。

「听说你给语涵写了幅字?」陆嘉静忽然问。

林玄言点点头:「白衣雪夜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陆嘉静默读了两遍,问:「人间无数里包括我吗?」

林玄言诚恳道:「静儿在我心中是『列作人间第一香』」

陆嘉静点点头,这才稍稍满意。

林玄言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本黄历,翻了两页之後撕下一页,递给了陆嘉静。

陆嘉静接过来看了一眼,事实上她第一眼便看到上面宜婚嫁的字样,却假装没看到,问道:「你要我看什麽?」

林玄言说:「以前我们约好过,要在太平宫举行一场婚宴。」

陆嘉静俏脸微红,低下头,将那张日历不停折着,直到折不动了,才甩给了林玄言,轻轻说了声好。

季婵溪不知何时已站在门口,她披着一件黑色的棉布外衫,外衫堪堪盖住雪白挺翘的臀儿,笔挺纤长的大腿裸露着。

「陆姐姐要结婚了?」季婵溪半梦半醒问:「嫁给谁呀?」

林玄言知道她是在装傻,一脸鄙夷地看着她:「当然是嫁给你夫君啊。」

季婵溪哦了一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夫君要纳妾了呀?」

陆嘉静板着脸看着她,刚想训斥两句,季婵溪却直接跑到了陆嘉静的面前,扑到了她的怀里,陆嘉静身下的竹椅晃得咯吱咯吱地响着。

季婵溪双手覆在陆嘉静饱满的酥胸上,一边揉弄一边侧过脸对林玄言道:「那日那个白衣服的神仙姐姐也很漂亮啊,夫君要不一并收了?」

她说的自然是裴语涵,陆嘉静也望了过去,道:「你打算什麽时候去见语涵?」

林玄言叹了口气,道:「这些天语涵心情很乱,让她先静静吧。」

季婵溪道:「下次你去寒宫,记得把白衣姐姐带回来,不然我休了你。」

林玄言气笑道:「欠打了?」

季婵溪揽着陆嘉静的纤腰,道:「陆姐姐保护我。」

陆嘉静冷哼一声,却直接将怀中少女翻了个身,按在自己的膝盖上,啪啪打了起来。

「昨晚这般欺负我,今日就改口喊姐姐了?你真当我这麽好糊弄?」陆嘉静狠狠地打了几巴掌,只觉得少女娇臀翘软,弹性惊人,很是解气。

季婵溪很识时务,没挨几巴掌就哀哀地求饶起来,陆嘉静却没有之前那般心软了,狠狠打了数百巴掌,打得少女娇臀火红,雪白的腿心之间水丝莹莹才将她放了下来。

「陆姐姐不喜欢我了。」季婵溪一脸委屈道。

陆嘉静看着她可怜的样子,也觉得自己下手似乎重了些,便说下午带她去吃好吃的弥补一下。

林玄言在旁边目睹了全程的香艳画面,心里痒痒的,便又与她们嬉闹了一早上。

……

这日午後,浮屿上剑气如雪,横横竖竖地交织如网,清脆如玻璃破碎的声响里,浮屿间的云海消散,一道剑气在反复碰撞结界之後径直破入,如流星砸地般落到浮屿之上。

烟尘翻腾。

遮蔽视线的烟尘渐散後,两个并肩而立的人影浮现出来。

林玄言与陆嘉静牵着手走过漫天浮尘,径直前往太平宫的方向。

浮屿数百修士围在他们的方圆之外,如临大敌。

林玄言与陆嘉静对於他们视若无物,只管径直向前,那修士组成的人流随着他们的步伐缓缓分开一线。

无人敢出手。

偌大的圣女宫空空荡荡,苏铃殊整理好了手上的卷宗典籍之後走到窗边远眺,那道忽如其来的剑气她很早便有感应,但见到了那对道侣之後,她便不再担心什麽。

数日之前,她与夏浅斟最後的微弱联系被彻底切断,那时她便有了猜想,如今林玄言与陆嘉静联袂登临浮屿,她心中的猜想再次得到了证实。

想着许多事情,她推开了圣女宫的宫门,迎面走了上去。

北域之後,时隔了许多年,他们终於再次相逢。

林玄言看着迎面走来的紫发少女,神色微异,如今他境界今非昔比,自然一眼就能看出她真正的身份。

「原来是你呀。」林玄言怅然道:「苏姑娘,好久不见。」

「林公子,陆姐姐,你们好。」苏铃殊温和地笑了笑,双手叠放身前,欠身行礼。

陆嘉静微笑道:「我早该想到的,原来你就是她呀,怎麽?今日拦在前面就想像当年一样抢人?」

苏铃殊微笑摇头:「我如今是圣女宫的新任宫主,为了浮屿安危,哪怕境界偏低,也要冒死看着两位才行啊。」

陆嘉静伸手摸了摸她柔软的紫发,笑道:「那小宫主就随着我们吧。」

林玄言嗯了一声,八年前北域同行的种种浮上心头,仿佛昨日。

「果然我们做什麽苏姑娘都喜欢看着。」林玄言道。

苏铃殊想起了当年偷窥他们欢爱之事,脸颊微红,岔开话题道:「你们今日斩开浮屿大阵,如此大的声势为了什麽?」

林玄言道:「去太平宫。」

苏铃殊道:「承平首座失踪了许多年,太平宫常年空虚着,若是你们要去,我带路便是。」

陆嘉静对於太平宫的位置自然刻骨铭心,但她仍然微笑道:「那麻烦苏姑娘了。」

太平宫建於湖上,三面环山一面环水,瓦甍翠色如湖水凝玉,斗拱宏大,屋脊如翼,在峭壁悬崖之间显得庄重安稳。

陆嘉静足尖点过水面,淌起一道道细长涟漪。

水面下的窈窕仙容惊鸿照影。

林玄言一身斜襟的雪白衣裳,身影几个变幻便来到了宫门前,手掌按在门上,轻轻一推,沈重的声响里,灰尘落下,满目的粼粼银光落在目间。

苏铃殊站在他们身後,轻声询问:「太平宫中许多陈设皆是陈年旧物,记载着浮屿历史,两位下手可否轻一些……」

陆嘉静打断道:「无妨,苏姑娘跟进来就是了。」

宫门推开,光照了进去,屋中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水池,水池泛着细细波纹,许多长明的红色花灯漂浮在水面上,花灯之间隐隐有人影舞跃的姿影。

而太平宫的穹顶上方是巨大的七色琉璃浮雕,浮雕的背面燃着各色的灯,映得浮雕上的仙人光彩奕奕,衬得那些妖魔鬼怪更加黑暗阴鹜。

巨型圆形水池的周围搁着八面书架,木制的书架之间悬挂着许多幅画。

林玄言远远地望着那些画,若有所思。

陆嘉静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冷笑道:「想看过去看就是了。」

林玄言略一沈吟,足尖点过水面,真的前往那些画卷之前。

陆嘉静黛眉轻蹙,有些不高兴地看了一眼他的背影,跟着他点水而去。

那些画卷皆是春宫美人图。

画卷皆是丹青彩墨,画师技艺妙到毫巅,如直接取景入画,活色生香。

有女子伏塌屈腿翘臀,被绑着双手双脚承受鞭笞的图,腰臀玉腿之间尽是细细鞭痕。

有女子青裙半褪,一对丰傲玉乳夹着乳夹,双手缚吊着,两腿被迫分开,後庭之间插着粗长的假阳具。

有女子被揪着头发,脖颈被迫扬起,檀口张着,粗大的阳具插入其间,几乎全根没入。

有女子一身青裙,趴在男人的大腿上,下裙褪到了腿弯处,翘臀被打得通红,女子闭眼,樱唇半张,混杂着痛苦与清媚之色。

林玄言从一头认认真真地看到了另一头,如欣赏传世名画般。

陆嘉静在一旁一直冷冰冰地看着他的侧脸。

苏铃殊跟在他们身後看了两幅,只觉得那画中青裙女子眼熟至极,再定睛一看,她小嘴便张开了,短暂的惊讶之後,她连忙用手掩住小嘴,低下了头,没有继续看後面的画。

「好看吗?」陆嘉静终於忍不住出声问道。

林玄言道:「好看。」

陆嘉静道:「好看就好,稍後我拿去一并烧了。」

林玄言笑着点点头:「烧了也好,以後挂点新的,改日我们找个宫廷画师,给我们画几幅好不好呀?」

陆嘉静没好气地拍了拍他的额头,伸手要去撕扯下墙上的画卷。

她的手触及到一副画轴,画上女子赤裸着翘着臀,双腿一字分开,腿心处汁液淋漓。

她的指间颤抖了两下,却缩了回来,道:「算了,留着吧,这些画我也挺喜欢的。」

说这话时,她一直盯着林玄言的眼睛看,林玄言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故作悠然道:「只是可惜了,画终究是画,比不得真人韵味。」

说着,他扯下了陆嘉静眼前那副画,直接扔到了水中。

陆嘉静讥讽道:「这些画,你觉得好看,我也觉得喜欢,你如此作践它们做什麽?」

林玄言满脸歉意道:「不小心失手掉水里了。」

陆嘉静哦了一声,道:「那稍後可别手滑毁画了。」

林玄言深深地呼吸了几次,心如古井地看着那些画,一边看一边啧啧点评起来。

陆嘉静不甘示弱,微笑着诉说着画中女子当时的心情,是痛苦还是舒服,还是两者皆有。

最终却是林玄言先招架不住,微恼道:「静儿,你真是越来越不守妇道了!」

陆嘉静笑意玩味道:「心里不舒服了?」

林玄言抓着她的手腕,凑了过去,威胁道:「你信不信我在此时此地把这些画再重复一遍?」

陆嘉静笑意更盛,直接张开手臂,一副任君采劼的模样:「你试试?」

林玄言瞥了一眼假装什麽都听到的苏铃殊,手指勾了勾她的下巴,道:「算了,回去再收拾你。」

陆嘉静道:「有人看着就不好意思了?又不是第一次了,当年在北域时候,哪次没有苏姑娘在边上看着?」

林玄言道:「你真想让我将你就地正法了?」

陆嘉静道:「当年啊,可是有人在这里,将我就地正法了许多次呢,你看这幅画,虽然画中女子表情很不情愿,其实很舒服的……」

林玄言抿紧了嘴,最後肩膀一松,妥协道:「别说了,静儿我认输可以吗?」

陆嘉静嘴上挂着微笑,看着那些画的目光却渐渐如雾,凄惶怅然,她荡了荡青色的衣袖,笑了笑:「认输就好,那这些画怎麽办?烧了还是留几幅收藏一下?」

林玄言回身问道:「苏姑娘,烧这些画不算破坏你们浮屿历史吧?」

苏铃殊平静道:「两位请自便。」

实际上林玄言不过是礼貌性问一下,他手指对着空气轻轻一擦,一道剑火便燃了起来。

陆嘉静却按住了他的手,道:「全烧了不就代表我们还放不下这些过去吗?」

林玄言笑了笑,手指抚过女子深青色的发丝,道:「这些怎麽放下呢?」

陆嘉静同样自嘲笑着。

苏铃殊看着这对悲喜不定、莫名其妙的男女,忽然有些羡慕。

在长久的沈默之後,林玄言像是想通了什麽心结,手指间再次燃起剑火。

大殿之中,水光摇红。

数十幅画卷同时亮起了火光,那是冰冷耀目的剑火。

而那些画卷却没有被火焰舔舐殆尽。

那些火焰如工匠精雕细琢般烧着,没有触及到画上女子一片裙角,只将男人的身影烧去了。

林玄言笑道:「就这样吧,其他的都过去了,就留下静儿千娇百媚风情万种的模样吧。」

陆嘉静看着那些被烧出了一个又一个窟窿的画卷,眉头蹙起,显然不算满意,她问道:「那这些画怎麽办?要是留这里,我的春宫画像以後就任人欣赏了?」

林玄言道:「当然要带走。」

陆嘉静道:「要是带回去被婵溪发现了,她还不笑话死我?」

林玄言问:「那夫人想怎麽样?」

陆嘉静认真道:「收起来埋起来吧。」

林玄言问:「要是被人找到了怎麽办?」

陆嘉静道:「那也是我们死後千万年後的事情了……俱往矣。」

林玄言想象着那个被雨打风吹去後的岁月,神思茫然。

修道之人求的是与天齐寿的长生,但这注定是不可能的,只要生於天地间,就一定会老去,死去。只是修道之人将这个过程变得无比漫长罢了。

这些画或许会永远长眠地底,迈过比他们更久远的岁月,去看一个更遥远的未来。

「也好。」林玄言应了一声,手指抚过一副画卷上栩栩如生的绝世容颜,微笑道:「静儿永远这样美。」

随着林玄言的抚摸,所有画轴同时卷起,收拢成卷。

画卷收拢,陆嘉静转过身去,道:「我再带你看个东西。」

「什麽?」林玄言问。

陆嘉静走到一处墙壁,手掌触摸试探,某处暗格被推动了,她从中取出一个小盒子,直接抛给了林玄言,道:「这个有没有兴趣收下?」

林玄言伸手抓过褐色木盒,迟疑着推开木盒的盖子。

「这是……」

盒子中放着一些零碎的,微微卷曲的细小毛发,林玄言看着这些,只觉得脑子轰得一声,当年在时光长河中看到的场景霍然浮现,他牙齿紧咬,胸膛起伏,却仍是故作镇定道:「这东西留着作甚?以後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要不把静儿刮成大白虎?」

闻言,陆嘉静冷笑一声:「小白虎都对付不了还想着大的?」

苏铃殊在一旁假装什麽也听不懂。

林玄言对於她的玩笑一笑置之,他环视宫殿,道:「我曾经答应过你,要在太平宫给你举报一场婚礼,但今天有些冷清啊。」

陆嘉静道:「外面可是聚着很多人呢,要不要把他们一并喊进啦赏画?」

林玄言面无表情,在心里默默想着要秋後算账。

陆嘉静似乎心情很好,她靠着墙壁,褪下了青色的绣鞋,随意扔到了一边,露出了白润柔嫩的玉足,脚踝处青筋如白雪下暗埋的溪水,若隐若现,更衬得一双玉足纤巧柔美。

陆嘉静撩起了一些青裙,走到巨大的水池边,足尖涤荡水面,溅起丝丝的波纹。

林玄言忽然想起八年前试道大会上,她便是这样赤着双足从接天楼下走下来,细嫩的肌理宛若玉兰。

一晃多少年,有情人终成眷属,多好。

水面上的花灯随着她涤水的动作逐流着,火红的光在水下摇晃着,水面上清晰美丽的花灯和水下水墨般的倒影辉映着,陆嘉静曼妙出挑的身躯便在这些光与影之间明灭着。

太平宫一片空寂太平。

林玄言看着青裙涤水的柔美背影,听着耳畔哗哗的水声,所有的情绪便这样沈淀了下去。

微漾波纹的水面上,许许多多的花灯载沈载浮着。

「静儿。」

「嗯?」

「送你一场烟花。」

林玄言手指虚点水面,冰冷的绦红色剑火燃烧起来,它们仿佛带着最炽烈的温度,将整个湖面烧的一片通红,花灯中虚幻的人影便在火光中曳舞着。

林玄言牵着陆嘉静的手走过灯影摇红的湖面,踏过青铜的石阶,来到了宫门外内方外圆的碧色高台上。

那是一处悬崖陡壁上铸造的高台,周遭山势险峻高耸,烟缭雾绕,峭壁上生长着大片大片的红叶。

林玄言高高地举起了另一只手。

叮叮当当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似是剑鸣。

这一天,自叶临渊与邵神韵大战之後,人间所有剩余的剑再次腾空而起,朝着浮屿飞了过来,剑鸣嗡然振响,如百鸟朝凤般笼聚而来,一直来到了太平宫的上空。

所有的剑都亮起了七彩的霞光,仿佛被浮屿上了最美丽的魂魄。

叮叮的清鸣之声响彻峡谷,它们碰撞出无数的火花,盛大地成开在太平宫的天空上,如火如荼,如烟霞焕然绮丽。

那是永不雕零的烟火。

陆嘉静与苏铃殊都仰起头看着那宏达而瑰丽的景致,清澈的眸光里是五光十色的烟火。

「苏姑娘,对不起了。」

在这场名剑构筑成的烟火的尾声,林玄言忽然低声对苏铃殊说了声抱歉。

与此同时,身後的太平宫亮起了冲天的火光,仿佛有火蟒自宫中扬起头颅,要将整座宫殿吞噬入腹。

「这里有你最痛苦的记忆,哪怕我们如今都不在乎了,我还是想毁了它。」林玄言看着陆嘉静的脸,轻声说着,巨大的火光汹涌如潮水,将身後的场景耀得亮如白昼。

苏铃殊肩膀骤紧,她呆呆地看着那座火光笼罩的宫殿,却也没有说什麽。

房梁,斗拱,木门,所有的一切都淹没在了火光里。

陆嘉静吃惊地看着那座沐火焚烧的宫殿,竟有些释然。

一直到火势无可挽回,苏铃殊才严肃地问道:「你们把我浮屿的古宅烧了,该怎麽赔偿?」

陆嘉静道:「苏姑娘想要如何?」

苏铃殊道:「我想随你们一同修行。」

林玄言与陆嘉静微微吃惊地对视了一眼,陆嘉静迟疑之後缓缓点头,林玄言便也点了点头。

苏铃殊抿嘴一笑,张开双臂仿佛抱拥着大火,她大声道:「那就烧吧——」

剑鸣声在这一刻激烈到了顶点,仿佛天庭之上,有两军交阵,铿锵鸣响。

冲天的火光里,林玄言忽然亲了一下身边女子的脸颊。

陆嘉静下意识地捂了下脸。

他们看着彼此的眼。

像是看着最热烈也最寂静的一生。

一直到焰火成灰,名剑散去,烟尘归寂,三个人的身影才出现在了湖泊旁的石道上,身後古拙敦厚的宫殿被燎得一片漆黑,里面的一切也终於付之一炬。

忽然间,一个声音响起在山道上。

「林玄言,你真是好大的排场。」

林玄言心中一凛,回身望去,一对女子并肩立在身後,不知何时来的。

那是邵神韵与南宫。

「南宫姑娘……」林玄言有些吃惊。

「妖尊大人登临浮屿有何贵干?」苏铃殊问道。

邵神韵目光移向了林玄言,道:「我是来找你的。」

她身边的南宫轻轻扯了扯她的袖子,却被邵神韵瞪了一眼。

邵神韵冷冷地看着林玄言,道:「你破了我家妹妹的身子,就想这样放任不管?」

「姐姐,那只是情势所迫罢了……」南宫在一旁小声辩解道。

温柔端庄的失昼城大当家,此刻竟有些在外面受了欺负的小女人姿态。

「闭嘴。」邵神韵冷冷呵斥道。

林玄言一时间不知如何言语。

苏铃殊有些震惊道:「你究竟惹了多少桃花债?」

邵神韵双手环胸,强硬道:「把我妹妹明媒正娶了,别和我说什麽你们相识太晚感情不深,强扭的瓜不甜之类的话,修道之人最不缺时间,感情慢慢培养便是,总是你要了我妹妹的身子,就休想一走了之。」

赤裸裸的逼婚呀。

南宫捂着额头,只是觉得好生丢人。她柔柔地看着邵神韵,可怜道:「可是南宫只想和姐姐在一起呀。」

林玄言试探性问道:「要不你们一起来?」

陆嘉静俏脸肃然,微恼地瞪了林玄言一眼,狠狠掐了下他的胳膊。

邵神韵淡淡道:「我可没兴趣和你这个剑人住一起,但是我与妹妹相逢不易,便陪着妹妹暂住几日吧。」

林玄言显然没想到她会答应,求助般看了陆嘉静一眼,陆嘉静翻了个白眼,别过了头,懒得理他。

邵神韵冷笑道:「怎麽?算起辈分,三万年前我便是你的女主人,如今再不济你也要敬我一声姐姐才是,还是有了妻子就对其他人避如蛇蠍了?」

陆嘉静抿着嘴唇,无奈地叹了口气,妥协道:「便听邵姑娘安排吧。」

邵神韵满意地点了点头,推了下南宫,笑道:「还不去拜见你的正宫姐姐?」

南宫整理了一下衣裳,黑衣白发的身影在犹然火星飘荡的背景下美得不像话。

她对着陆嘉静欠下了身子。

三年的生死相随,陆嘉静与南宫自然也早已熟识,两人之间自然也没有太多芥蒂,只是对於邵神韵,陆嘉静心中总是有些不舒服,若是邵神韵真与她们住在了一起,再加上她与南宫形影不离,那众女大被同眠是不是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一想到这里她便分外头疼。

邵神韵微笑道:「陆宫主,你以後可别欺负我家妹妹呀,要不然我这个做小姨子的可不会放过你们。」

陆嘉静道:「我们自然不会亏待南宫姑娘。」

邵神韵问:「你们家一般谁说了算?」

未等林玄言回答,邵神韵便道:「以後我说了算,要是不服……算了,以你如今的境界也没什麽好不服的,哪天你有你那美人儿师父那麽厉害,或许可以反抗一下我……好好修行吧。」

林玄言看了一眼陆嘉静,心想我们真是苦命鸳鸯。

陆嘉静鼓了鼓香腮,忽然觉得那原本应该风平浪静的婚後生活一片黑暗。

……

黄昏之後,一个人在家中无聊坐着的季婵溪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她打开门後,看着门外那许多位绝色女子,呆若木鸡。

「陆姐姐,这……南宫姐姐,妖尊……还有这个紫头发的小姐姐是谁呀?林玄言!我让你去把白衣服的神仙姐姐带回来,你怎麽带了这麽多姑娘回来?」

「你听我解释……」

——

午後的暖阳里,林玄言御剑去往寒山。

不知为何,那护山大阵却对他紧闭了,他吃了闭门羹,便只好徒步登山。

两个时辰之後,林玄言才终於来到山顶,自从可以御剑飞行之後,他便从未徒步走过这麽多的路,他知道定然是裴语涵故意封闭了山门大阵为难自己,如今他只希望她不要不在山门,要不然……他也只好回去。

寒山犹覆白雪,夹道苍松翠柏奇形怪状,如喜怒形於色的匆匆过客。

过了最後一座碑亭,俞小塘抱着剑立在山道尽头,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小师姐好。」林玄言行礼道。

俞小塘道:「你是来见师父的吗?」

林玄言问:「嗯,难道师父不在?」

俞小塘无奈道:「师父让我告诉你说她不在。」

林玄言便径直向着碧落宫走去。

俞小塘伸手拦住了他。

「小师姐还有什麽吩咐?」林玄言问。

俞小塘凶巴巴道:「第一,不许说是我告诉你的。第二,不许惹师父生气!第三,以後不许欺负师父,要不然我一剑砍死你。」

林玄言微笑作揖:「是,师弟遵命。」

俞小塘想了想,压低声音道:「这会师父在午睡,但应该是装睡,你敲门她要是不答应,直接进去就好,不要说是我说的!」

林玄言看了一眼她的身後,露出了同情的表情。

俞小塘立刻明白过来,望向了身後,接着表情便凝滞了:「师……师父……你什麽时候来的呀。」

裴语涵在俞小塘的额头上狠狠敲了个板栗,道:「稍後来碧落宫领罚。」

「哦。」俞小塘应了一声,然後悄悄擡起了些头,瞥了林玄言一眼。

林玄言明白她想让自己为她开脱两句,可他假装没看到,说道:「大师姐背後说师父坏话,理应狠狠处罚。」

俞小塘瞪大眼睛:「你……白眼狼,哼!」

裴语涵看着林玄言,淡淡道:「好了,随我来吧。」

说着,她转身朝着碧落宫走了过去,林玄言随後跟上。

碧落宫门打开,陈设还是一如既往的简单,屏风绣榻,木桌古琴,案上摊着一张雪白宣纸,正是林玄言几日前寄过去的那张。

裴语涵忽然想起来这张纸还没收好,便当着林玄言的面一拂衣袖,将其无声卷起,随意弃到了书卷之间。

「师父,这好歹是徒儿一片心意,这样不好吧?」林玄言不满道。

「字太丑,没扔掉算对你不错了。」裴语涵冷淡道:「今日来见我,所为什麽?」

林玄言道:「不是你让我抽空来行拜师大礼吗?」

裴语涵瞥了他一眼:「这是你和师父说话的语气?」

林玄言咳了一下,恭敬道:「弟子知错了。」

裴语涵稍稍满意地点点头,道:「还不跪下?」

林玄言犹豫片刻,单膝跪地。

裴语涵转身看着他,双手负後,冷冷道:「另一只膝盖?」

林玄言另一只膝盖缓缓降落下去,在要触碰到地面的那一刻,他忽然起身,冲到裴语涵身後,一下环住了她的腰。

「语涵,你要是还生我气,刺我几剑吧,别再这样了。」

裴语涵睫羽轻颤,她按住了那扣着她腰身的手,嘴唇轻颤:「放手……师父命令你放手。」

「不放。」

「你敢违逆师命?听话。」

「不听话的明明是你!」

「……」裴语涵身子微软,她轻笑一声,道:「那你又能怎麽样呢?」

林玄言从身後抱着她的腰肢,将她猛地推到了床上,她身子翻转过来,与林玄言四目相对。

林玄言怔怔地看着她,两人扭着手对峙了半天,最後,裴语涵按住了他的胸膛,将他轻轻推开,她从床上坐起,理了理微乱的衣襟,眉目平静而端庄,她轻声说:「去那个小巷子外那家店等我吧……」

「骨头汤那家?」

「嗯,你在那里等我,但我……不一定会来。」

「那我不去。」林玄言道。

裴语涵目光微凉,她生气道:「这可是我给你的最後的机会。」

林玄言向後退了两步,平静地看着她的脸,安静地微笑着:「冬雪小巷,万家灯火,雪夜相逢,这是很美的故事,但却不是我们的故事,我们的故事从来不是从那里开始的,八年前,我从潮断山走下来,见到了你,你一身白衣,目光清冷而温柔地看着我,那才是我们开始的地方,还有这座宫殿,琉璃碧瓦,摇红灯影,这是我们第一次交心的地方,还有北域,承君城,老井城,南海之畔……这些才是我们的故事啊。」

「可是七年前……你推开了我。」

「寒宫不能没有你……而且你一直以为我是叶临渊,我一直害怕某天你知道真相後会怪我……所以当初北域相逢,你喊我师父,我都没敢答应。」

「是啊,後来我知道真相了,我一个人伤心难过了很久很久……你骗了我这麽多年啊,几句话就想哄我?」

「对不起……」

「我不是那个小女孩了,你也不是我师父了,哄不好的。」

「那可以重新开始吗?从潮断峰下,从我们相识的地方,就像回到八年前那样,一切重头再来。」

裴语涵看着前方,像是坐拥在一座空寂的宫殿里,孤琴冷剑,轻纱床榻,她一个人点烛静思,前尘往事缈如烟云。

过了很久,她才缓缓道:「明日黄昏,你去潮断峰下等我吧。」

「你会来吗?」

「我需要想想。」

「一定要来啊。」

暮色沈沈,春末晚寒里,高崖下满山飞花,似一场新雪。

峰顶积雪犹未消融,黄昏里显得无比遥远。

瑟瑟的琴声自碧落宫飘出,她少时学过琴,却已许多年没有碰过那银弦了。

林玄言坐在宫门前的台阶上,听着那渺渺琴音,那是朝来的寒雨,也是晚来的风,更是一个说不清结局的故事。

一定要来啊。

他立起身子,缓缓走下山道。

*结局

林玄言在那个幽静的暗室中醒来,身边早已没了生锈的剑。

青铜的孤灯依然嵌在墙壁上,随着石门长久的打开,墙上的壁画淡了几分,剥落了些许颜色。

他一身新衣雪白,眉宇安静而清秀。

石门推开,微风扑面,千山万水如向自己拥来,山鸟齐鸣,飞瀑轰响,他仿佛又坐了一个百年大梦,在千回百转间醒来。

这是他许多年後依然会回想起的暮春,落花如雪,莺飞草长,石阶伸展下去,蜿蜒到不可知处。

走了许久许久,他的肩上落着花,衣襟上带着淡淡的香味,那石门暗室离自己越来越远,山道也越来越远,他平静的心湖间似有鱼梦偶破,散成清漪。

「许多年前,我在山下遇见了一个女子,曾经我以为那是故人相逢。」

「後来我知道了真相,才发现那些看似美好的过去原来都不是我的,但是我不敢惊醒你的梦,如果可以,我愿意一直那样下去,带着你永远在记忆里的小巷里兜兜转转,永远牵着温暖手看着明亮的灯火。」

「许多内疚是我一生都没办法弥补的,但我还是想试试,用尽此生的时光。」

「我不想我们从此以後只是师徒,也不想就这样错过你,不想你一直一个人。」

那崖道的转角,林玄言轻声呢喃着。

说完了这些话,他似是用尽了力气,终於拐过了那个崖角,来到了那片初见时的花坪上。

花坪上杂树丛生,落花狼藉。人约黄昏後,如今唯有风吹草动,不见来人。

阴云聚拢,天光如束,似是要迎来一场雨。

大雨之後,应是满地残红,万象如新吧。但他只觉得空空落落,生不出怜香之情。

他在原地安静地站了很久,等了很久,一直到大雨落下打湿他的衣裳。

雨水浇透了他的黑发,流过眉眼鼻唇,在下巴处滴成了雨线,他舔了舔嘴唇,雨水咸涩。

天光渐渐消散,最後的黄昏也要随着大雨散去。

他终於没有等到她。

他失魂落魄地转过身。

一片伞面忽然没过了自己的头顶,雨水顺着伞骨淌下,在眼前滴成了数串珠帘。

林玄言心神颤抖,他猛然回身,看着那平静执伞的女子,雨水模糊了眉目,只有一袭白衣犹如云雪。

「下雨了,回家吧。」她嗓音温柔,眉目带笑。

……

(全书完)

【尾声啦,心里莫名平静。其实应该还有很多可以写的东西,比如婚後生活什麽的,和妹纸们大被同眠,或者调教一下如今冷傲的语涵什麽的。但是我觉得这样的结束很美,从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这是梦开始的地方呀。应该没有番外了,至少现在没有心气去写,哪怕想写估计也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了。书友提出的问题我都看过,但是很多其实理念不同,并不是书的BUG,这本书虽然BUG很多,但是前後大致也能合上,我挑个时间通读一遍,认真修改一些内容,但对於剧情不会有什麽变化的。这本书写了也有一年半了,当中无数次想过太监,最终也终於坚持下来了,心理抗压能力日益增强……那天看到一句话,写文七分靠灵性三分靠积累,我感觉自己基本靠灵性,平时读书不多,积累不够,琼明的许多情节也未能写出想要的感觉。以後我再多读书,努力提升比例,但是可能再不写H文啦。写H文是很孤独的过程,不敢让身边的人知道,更不敢推荐,哪怕看到贴吧有人提到都觉得烦心,如布衣夜行呀。所以以後想去试着写写网文,虽然大概率扑街。

一年半以来,读者也换了很多批,多有离去有人前来。感谢大家的一直陪伴。

对了,不管大家如何声讨林不是叶这个设定,我依然很喜欢这个设定,剑变成人,人活成剑。我很喜欢这样的故事。

还有关於绿和纯爱的说法,其实我很无奈,因为我写的只是一个故事,绿和纯爱都是故事。就像你看一本前期主角很悲惨的小说,後来主角通过自己的奴隶修成正果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你质问,为什麽主角不一直悲惨下去,既然你不一直惨下去,为什麽开头要写那麽惨,你忘了初心。我不知道怎麽回答。

我写的只是故事,无关绿和纯爱这些。

好了,琼明的故事就到这里了,陪君醉笑三千场,莫道离殇。诸位别过啦。】

圣女宫中,陆雨柔替苏铃殊整理好了那些她亲手撰写的卷宗,回身问道:「苏姐姐,这些书卷叫什麽名字呀?」

苏铃殊搁下了笔,微笑道:「就叫琼明神女录吧。」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