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清河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小清河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智取威虎山 智取威虎山

    我对2018年世界杯的认知,是一晃又过去了四年,自己这个80後,从屌丝青年过渡向了屌丝大叔。不过我还是抱着欢快心情,迎接的又一届世界杯的到来,作为一个单身屌丝,起码熬夜看球无拘无管。  赌球默认合法化,这届世界杯不没压点钱,你都不好意思跟别人一块看球,「上天台」,成了看18世界杯的第一流行语。我几乎没有赌过球,这届世界杯受大气氛影响,觉得压些钱看球更刺激,於是在网上小小的压了些钱。

    小清河 状态:连载中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智取威虎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智取威虎山》,是作者小清河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对2018年世界杯的认知,是一晃又过去了四年,自己这个80後,从屌丝青年过渡向了屌丝大叔。不过我还是抱着欢快心情,迎接的又一届世界杯的到来,作为一个单身屌丝,起码熬夜看球无拘无管。  赌球默认合法化,这届世界杯不没压点钱,你都不好意思跟别人一块看球,「上天台」,成了看18世界杯的第一流行语。我几乎没有赌过球,这届世界杯受大气氛影响,觉得压些钱看球更刺激,於是在网上小小的压了些钱。

《智取威虎山》 第三十三章 宝塔镇河妖 免费试读

我在威虎山当了半年的小喽啰,还多一半时间被派出去搞外调,侦查到了很多关於威虎山的情报,但都属於外层的枝枝叶叶,别说座山雕,八大金刚只见到了一半。胡宝强在威虎山也是小喽啰,但他是廉政公署派入的卧底,关键跟着杨维、钱小柜成了黑卧底,倒过来从廉政公署打探情报,对威虎山的了解远比我多。我奉徐紫薇之命调查枪击事件,将胡宝强作为嫌疑人抓了起来,没等动刑就主动坦白交代了,我终於是从宝宝的嘴里,了解到了威虎山的内层脉络。

原来毒枭版的座山雕,不是一个人而是六个人,来自不同的香港黑社会社团,有的是社团元老,有的是社团前话事人,有的是堂口老大,黑道上分别人称麻叔、喜叔、龙大、乐少、大驹、吉米,合夥成立一个制贩毒团夥,六个人地位平等都是老大,都躲藏在了幕後,也可以理解为加一块才是大老板,所以弄了一个前台傀儡。阿眉之前跟我说,座山雕已然八十多岁,曾用名全建国,本是日本人,说的其实是前台傀儡。

在香港可以公开说我是黑社会,大哥级别的人物一般都洗白成了上流人士,制毒贩毒在任何国家都是重罪,所以合起夥制毒贩毒的六个黑老大,以早就洗白的合法身份躲在幕後,将合夥成立的制贩毒团夥起名叫了威虎山,弄了一个假的座山雕充当前台傀儡。

这种套路貌似很高深,实际并不高明,前苏联後期就是这麽玩的,几个掌控实权的老家夥躲在幕後,操控戈尔巴乔夫当傀儡,结果没两年就玩解体了。我之前明显感觉到,威虎山遇上事反应太慢,就是因为大事要六个老大共同决定,偏偏还弄了个偶数,举手表决要出现三笔三就得重来。最不讲义气的就是黑社会,这六个老大来自不同社团,随着买卖做大了钱越挣越多,不可避免地会起内讧,分裂出来了一个奶头儿山,明摆着是要取代威虎山,显然是六个老大中有人想当叶利钦。

我现在的目标只剩下了逃出奶头儿山,知不知道威虎山的情况已不重要,之前从胡宝强那偷听来的奶头儿山的情况,显然既不准确也不全面,急需摸清奶头儿山的真实情况,可徐紫薇派了郑四炮配合我调查,没法问胡宝强奶头儿山的内幕。

根据了解到的情况,我还是得出多个推测:奶头儿山有两个幕後老大,是威虎山六个幕後老大中的某两个,躲在幕後分别操控着徐紫薇和阿眉,联起手先谋夺再瓜分威虎山;两个幕後老大不是一条心,我正打歪着搞出的重大枪击事件,加速了两个幕後老大的决裂,枪击事件发生後徐紫薇和阿眉悄悄离开了赌船几天,显然是去见两个幕後老大了,双方扯皮了几天没有撕破脸,达成的共识是先查清枪击事件;半年前两个幕後老大在威虎山老巢导演的连环杀人案,我当时差点给破了,觉得在赌船上的人里就我能破案,所以让我负责调查枪击事件,在赌船上是操控徐紫薇的幕後老大一方势力占优,所以徐紫薇主导了枪击事件的调查。

胡宝强没用动刑就什麽都说了,当然交代出了,夥同杨维、钱小柜要劫走雅琦的详情,同时咬出了一个同夥,奶头儿山的五金刚释延武,动机是认为能从雅琦身上榨到一大笔钱。说胡宝强是十枪干掉十多个人的狙击杀手,傻根都不信,栽赃给杨维、钱小柜、释延武,就当前的形势也不合适,因为调查枪击事件抓狙击杀手,相当於《潜伏》里的军事调解,双方要的不是结果而是借口。

确定胡宝强把知道的全说了,我与郑四炮商量了一下,结束了审问,将郑四炮叫到一边悄声说:「四哥,过去了十多天了,只能是从头查了。那个老鼋,不是很懂枪嘛,让他想个什麽办法,尽量确定凶手用的什麽枪,有个头绪咱们就好查了。大当家还交代我了另个任务,我两头儿都得兼顾着,困得不行了,我先回去睡一觉,劳烦四哥您,跟大当家请示一下吧!」

换住到了更安全的一间高级客房,手机和电脑里都没有监控软硬件了,睡觉不用担心说梦话了,我踏踏实实地睡了一晚,睡醒後冲了个澡吃了点东西,看了下刚过上午9点半,打开电脑登录上了QQ,又登录上了私服E话通聊天室,在群里打了段征聊的文字,老张、雨梦夫妻马上来了聊天室,萧晴随即来了聊天室。

上午群里人在线不多,四个人聊了一会儿,聊天室里没再来别人,老张撺掇老婆跳骚浪广场舞。雨梦先换了一条红色包臀短裙配肉色丝袜,又走到了墙边去穿高跟鞋。墙根下放了多双高跟鞋,在我和萧晴的建议之下,穿上了一双红色的包跟高跟鞋,走回到视频前跳起了跳骚浪广场舞。

雨梦跳了两首曲子,在老公的鼓动下发起了骚,近距离站到了电脑桌前,一边继续跳着骚浪广场舞,一边对着麦克风说起了话,将紧身短裙卷过了腰,露出里面的黑色丁字内裤,扭动着身体将手伸进了内裤里。

我趁机打字说:「雨梦姐,帮我摸摸,你的逼湿了没有?」

雨梦呻吟着说:「啊……湿了……也痒了……不光逼痒了……屁眼儿也痒了……想要你来操我了……」

老张在画面之外说:「老婆,你真是太骚了,当着我的面呢,就说想让别人操啊?」

我说:「雨梦姐,你前边、後边都想要了,光我一个,满足不了你呀!是不是想多来几个男的,三个洞都给你插满啊?」

雨梦呻吟着回应道:「啊……是啊……想让你们……来轮奸我……」

萧晴配合地打字问道:「雨梦姐,你想让他们,怎麽轮奸你啊?」

雨梦拉过了电脑椅,手扶椅子扶手摇晃着身体说:「想要他们,把我按到椅子里……扒掉我的裙子,扯掉我的内裤、胸罩,撕开我下身的丝袜……用他们的大鸡巴,狠狠操我的逼……操我的屁眼儿……用精液射满我全身……」

老张这时走到了电脑前,将老婆按坐了电脑椅里,将红色的包臀短裙,从上下卷到了中间的腰,当做在腰间捆了条带子,用手拎着提起来老婆,将老婆跪趴着放到了电脑椅里,探出身对着麦克风,亢奋地问自己老婆道:「你真是太骚了,想让他们,当着我的面轮奸你,是不是?」

雨梦见老公的淫妻欲勾了上来,自然配合地回答说是,老张听了更加亢奋了,扒掉了老婆下身穿的黑色丁字内裤,撕起了老婆腿上的肉色丝袜。雨梦真跟遭到强奸似的,剧烈地反抗了起来,同时大声骂起了自己的老公,其实是知道老公喜欢这样。老张听了真当玩起了强奸,很用力地抽了老婆几个耳光,用扯掉的内裤捆住了老婆的双手,从後面用下身啪啪撞击起了老婆的屁股。

雨梦大声地呻吟着,随着老公操她的节奏,真跟被强奸似的叫喊道:「啊……啊……不要了……求求你……放过我吧……你的鸡巴太大了……操死我了……操死了……」

老张真跟强奸别人老婆似的大声说:「操你妈的,穿这麽骚出来,就是想被强奸,是不是?哪就满足你个骚货,拿大鸡巴操死你了得了……」

雨梦继续求饶道:「啊……啊……不是……不是……我不是出来想被强奸……求求你了……不要插我的屁眼儿……我让你插我的逼……还不行吗……你的鸡巴太大了……屁眼儿受不了了……」

老张亢奋地骂道:「操你妈的,别跟老子废话,先操了你的屁眼,再操你的逼,干死你这个骚婊子……」

两口子玩得正投入,突然哗啦一声响,出了一个大大的尴尬。老张家的电脑椅,是那种轻型弹力旋转座椅,正版的高档名牌货,但在上面玩强奸不够结实,雨梦整个跪趴在了椅子里,老张身体多一半的重量压在了椅子上,一侧的椅子扶手突然掉了,雨梦身体向前一倾,单手拄到了地板上,紧贴着的下身和屁股分开了,原来鸡巴没有插进逼里,而是夹在两条大腿的中间。

这个老张不是阳痿,也不是早泄,鸡巴很大且能很快勃起,但硬度达不到真正做爱,这种情况通常是长年饮酒所致。有句老话,「顿顿来二两,准当武大郎」,社会经验丰富些的人都有感知,长年饮酒的中年已婚男性,戴绿帽子的几率非常高。

突然出了这麽个意外,老张自然相当尴尬,还好观众只有我和萧晴,而且我们两个都没出视频。老张把锅甩给了椅子不结实,搬起扶手掉了的电脑椅出了客厅,雨梦自然是要给老公找个面子,又换了一套黑丝短裙装,在视频前跳了两段骚浪广场舞,随後借口去给孩子做午饭下了线。

时间还不到上午11点,感觉没人来聊天室玩了,我和萧晴都打开了视频,改为了锁上房间单聊,我看到萧晴是在办公室,穿了一套办公风格的高跟短裙装,随口问道:「姐,你穿这麽性感,不冷啊?」

萧晴笑着说:「我们是在深圳,00年之前就来了,我老家是沈阳的,深圳是讲普通话,我口音没变多少!怪我了,事先没跟你说明。」

闲聊了几句,萧晴有些突然地问我道:「你们男人做爱的时候,是不是都喜欢,让女人穿着高跟鞋。」

萧晴明显是话里有话,我稍微想了下说:「嗯,大多数男人都这样,反正我是这样。姐,你胸大个高腿长,穿短裙高跟特别性感,你老公跟你做的时候,肯定也喜欢让你穿着高跟鞋吧。」

萧晴想了想说:「嗨,都是这个圈子的,没啥不好说的。我是在机场售票工作,长得算是惹眼吧,免不了被领导惦记,虽然尽最大限度躲着,还是让好几个领导玩过,我老公知道了也只能装不知道,我现在工作很清闲,是因为经常让现任领导玩,上班不用干什麽,但要随时陪他去开房。」

显然萧晴是想聊这个话题,我配合地问道:「姐,哪你是自己加的群,你老公没一起加进来,对吧?」

萧晴说:「嗯!老公都装不知道,我已经四十多了,这些事也看开了,已经让人给……给各种玩过了,干脆自己找对眼的玩吧,呵呵呵……」

我这时意识到了,萧晴主动与我聊起了这样的话题,是觉得跟我聊天的感觉不错,由被雨梦勾当出了兴奋,不由而然地寻求一个释放的机会,sm圈里很多熟女都是这样。

明白了萧晴的用意,我暗自合计了一下,引导性地问道:「上次你说,十来年前在海边,让领导强奸过,经常玩你的你的现任领导,头一次也是强奸的你吧?」

萧晴回应地笑了笑,假做无奈地说:「嗯,是的。头一次是被灌醉了,准确说是被下了药,意识是明白的,身体动不了,让他各种玩了一整夜,最後……最後还把毛给我剃光了……」

默契地对上了套路,我故意追问道:「把你的什麽毛剃了啊?」

萧晴轻微呻吟着回答道:「是……逼毛都给剃光了……第一次就给剃光了……以後经常剃……让我下面保持光光的……」

我改为命令地口气说:「是吗,哪让我看看!」

萧晴呻吟了一声,从椅子里站了起来,卷起下身的黑色制服裙,又坐回了椅子里,将内裤褪到了膝盖,分开了两条雪白的大腿,连声呻吟着说:「昨天……我和他去开房了……他玩完了我之後……又给我剃了一遍逼毛……所以下面是光秃秃的……」

我说:「你的逼真漂亮,还是白木耳呢,难怪你的领导都想操你?」

萧晴说:「我老公的……我老公的鸡巴,挺小的……所以我的下面,颜色还不是太黑……」

我问道:「你的现任领导……你都是怎麽称呼他?按他玩你时你对他的称呼,说说他都是怎麽玩你?」

萧晴抚摸着阴部说:「我都是叫他韩主任……他玩我的时候,我也是叫他韩主任……韩主任玩我的时候,都是让我穿着,现在穿的这样的,上班时要求穿的短裙、高跟鞋,用他的大鸡巴,各种的操我……」

进入了亢奋状态,没等我继续问,萧晴抚摸着阴部继续说:「韩主任的鸡巴,比我老公的大很多,他每次玩我之前,都要抽大麻,抽完鸡巴特别硬,而且能做很长时间……除了操我的逼,还操我的屁眼儿……每次都操得我……操得我向他求饶……啊……」

我提示性地问道:「他除了操你,还怎麽玩你啊?」

萧晴回答道:「他每次叫我去开房的时候,都会让我在办公室,提前把内裤脱了,并且在……在逼里面,塞上一个跳蛋,这样等我到酒店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就兴奋了……有时还要求我,上班的时候,用肛门塞塞住屁眼儿……他还要过来检查……」

我追问道:「还有呢?」

萧晴想了想说:「还有……他会怕下玩我的视频……经过打码处理交给我,让我认真观看……等下次玩我的时候,让我总结汇报……被他玩弄的体会……」

我不由地说:「是吗?那你的电脑里,肯定有这样的视频啦!这个私服E话通,能够播放录像,六个窗口闲着呢,你找出录像在一个窗口播放,一边看着一边聊吧!」

萧晴当即答应了我的要求,在我的提示下操作了一会儿,在一个窗口播放起了录像,随後一边看着她被玩弄的录像,一边继续与我玩起了网络调教。

「哦……这就是我昨天,跟韩主任去开房时,他拍完後交给我的录像……我穿的衣服,就是平时上班穿的,高跟鞋是去宾馆前换上的,上班时不能穿这麽高的高跟鞋……」

萧晴主动做了番讲解,因为是一边看着她被人玩弄的录像,一边与我玩着网络调教,语气里充满了羞辱感,同时也因此变得更亢奋了。

我想了想说:「你的办公室里,肯定有跳蛋、按摩棒什麽的,拿出来用上吧!」

萧晴呻吟着说:「哦……我不喜欢用这样的东西……我的下面挺敏感的……用跳蛋什麽的……很快就能到高潮,所以……我更喜欢用手摸着,这样……这样能多享受些时间……」

这个模式很新颖,两人都是头一次这麽玩,顺其自然地升级为了玩网络调教,一时都不知道该怎麽继续进行,冷场了一会儿,萧晴关了录像的声音,提示性地说:「我很讨厌这个韩主任,但被他玩的时候,我确实很兴奋……你明白的,我有m倾向……」

得到了提示,我也就找到了点,用命令的口气说:「把白衬衣的扣子也解开,露出两只大奶子来。」

萧晴配合地说了声是,解开上身穿的短袖白衬衣的扣子,将胸罩推倒了胸口上放,暴露出了一对白皙的大奶子,右手继续抚摸着阴部,左手拿到上面抚摸起了奶子,语气更骚浪地说:「啊……我真的好贱……被人强迫玩弄,却是觉得特别兴奋……哦……看来我就应该做一个m,让更多的男人玩弄羞辱……」

我趁机说:「哪我就做你的主人吧!叫主人!」

「啊……主人……主人……您是我的主人……啊……主人……我是一个贱奴……我是骚母狗……请主人玩弄我吧……调教我吧……」

我想了想说:「把播放录像的窗口,点到最大化!然後把内裤脱了,找一支粗些的笔,插到你的屁眼儿里,完了推开椅子,跪到电脑前的地板上。」

萧晴马上按我的要求做了,等屁眼里插着一支水性笔,撅着雪白的大屁股,跪趴到了桌前的地板上,仰起脸表情淫贱地说:「啊……主人……您太会玩了……看着自己被操的录像……跪在地上被主人调教……感觉太下贱了……但也……但也感觉非常兴奋……」

这时录像里的萧晴,手扶窗台站在窗前,被那个韩主任从後面操了起来,录像的声音关掉了,我借此为题问道:「你的领导操你的时候,对你说什麽话吗?」

「啊……韩主任操我的时候,喜欢问我,他的鸡巴,是不是我老公的厉害……啊……我回答说,是的,主任的鸡巴又粗又大,比我老公的厉害很多……他听了会狠狠操我……我真的被操得受不了……就会大声地哀求他……非常下贱地说……主任饶了我吧,要把我操死了……我听话了,以後只让主任一个人操,如果敢跟别的男人偷情,就让主任用大鸡巴操死我……啊啊啊……我太下贱了……我真是个贱货……」

萧晴找到了释放点,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揉摸阴部的手的速度,见她马上要到高潮了,我急忙大声说:「等下,把手从逼上拿来。先说一下,想让主人怎麽玩你?」

哦哦地叫唤了一阵,萧晴拿出了伸在两腿间的右手,仰起脸下贱地说:「啊……我是主人的贱奴……当然主人怎麽玩我都可以了……哦……主人……我快到高潮了……脑子不转了……求求主人……先让我到了吧……」

这时录像里的萧晴,穿着黑丝袜和高跟鞋,跪趴到了床上,那个韩主任站到她的身後,将鸡巴插入了她的逼里,打着屁股更猛烈地操起了她。

我将视线移动回现场直播的窗口,想了想说:「使劲打你的屁股十下,清醒一下,然後给主人说一个,你觉得最屈辱的经历,说完了再高潮……」

「最屈辱的一次……就是被韩主任……第一次强奸的那次……当时单位聚餐……我有意没有多喝……但还是醉了……其实是被下了药……具体不知道什麽药……意识是清醒的……身体完全软了……然後眼睁睁的……被韩主任抱进了房间里……

我想反抗却动不了……韩主任一件一件的,扒光了我的衣服,摸着我的逼说……都四十岁了,逼还这麽嫩,肯定是我老公,平时满足不了我……然後……他就趴在我身上,用他的大鸡巴,肆意地操我……我当时真的哭了……但只也能任凭他,趴在我的身上,用大鸡巴不停地操我……

他事先抽了大麻,操了我的逼很长时间,都没有射出来……然後,把我放到了沙发上,让我撅着屁股趴着,在我的肛门,抹上了润滑油,又继续操我的……操我的屁眼儿……

我老公因为鸡巴小,从我生过孩子之後,就肛交过我……韩主任的鸡巴,比我老公的大很多,没多长时间,就把我的屁眼儿,完全给操翻了……最後,他终於射了,强行射在了我的逼里……还用他的手机,拍了好多张,我的逼被射进精液的照片……

继续奸淫了我很长时间,直到他操不动了才结束,天已经亮了,整整奸淫了我一夜……我迷药的药力过去了,主动说不会去报案,哀求他放过我……结果,他又威胁我脱光了衣服,把我的……把我的逼毛……全部给剃光了……」

萧晴说着时情不自禁地摸起了逼,没有将被迷奸的过程讲述完,反应非常激烈地到了高潮,上身一倾趴倒在办工桌前的地板上,白皙丰满的屁股抽搐了好一会儿。因为是在办公室里,怕叫得声音太大被人听到,抓起之前脱掉的内裤塞到了嘴里。

过了约十分钟,萧晴整理好衣服,搬回椅子坐到了办工桌前,面色潮红地说:「今天我心情不好,所以想释放一下……谢谢你配合我……你还没有射呢,我帮你射出来吧……」

我笑着说:「刚才你高潮之前,我已经撸射啦!」

萧晴面露歉意地说:「我老公春节前回老家,他老家是河南的,我春节值班了,过完十五给双倍的假,这个周末回我的沈阳老家……两个人错开了回家过年的时间,为什麽你明白的,所以,今天我心情不太好……对了,你说家在沈阳,加个微信吧,这次我能回去一个来月……」

互加完了微信好友,萧晴说要去卫生间清洗一下,明天就准备回老家了,得有几天不能上网,播放的录像本来要删了,下线前将这段视频传给了我。

我看着萧晴发过来的视频,坐在电脑前打飞机撸射了,正要将视频删了,忽然想到:「嗨,现在电脑没毛病了。对了,正好把奸淫萧晴的这个韩主任,当成发现的贪官汇报上去……可是,是汇报给阿眉呢?还是汇报给徐紫薇?双方正找撕破脸的借口呢,稍不留神就成了牺牲品啊!」

左右为难了好一番,我使劲一拍大腿:「团长和政委都要管的重要事宜,只能是按组织程序来,既然团长和政委还没争明白,我只能按程序走,把发现的目标告诉文晓冉,通过买APP数据的方式先进行确实,正好需要跟文晓冉巩固一下组队,了解下她发现了什麽情况。」

打电话将文晓冉叫来了房间,简明扼要地说完了发现目标的事宜,直接说了我现在住的房间没监控,可以放心大胆地讲话,我由当前可能有了贪污公款的机会,主动向文晓冉表示希望继续组队越狱。

文晓冉考虑了一会儿,面露无奈地说:「大当家的不是人妖,变性人都不是,就是百分百的女人,所以,她肯定不是二当家的哥哥。二当家带着杨维、钱小柜、胡宝强,还有那莎和释延武,今天早上坐两艘游轮走了,听说一艘是去香港,一艘是去大连,具体谁去哪,我没了解到。」

放下水杯站起身,文晓冉咧嘴笑了笑,「咱俩这假夫妻,看来缘分到头儿啦,能给你当老婆的人很多,行了,你以後多留个神,我例假还没完呢,先回去歇着啦!」

看来越狱组队是要散了,等文晓冉开门离开了,我的心里顿觉空落落的,转念又一琢磨:「嗨,文晓冉和我,相当於米勒哥和TB叔,既要互相帮助又要相互利用,形势突然发生了变化,只能看看事态的发展再说。文晓冉刚才说的话,又是玩了个『宝塔镇河妖』,暗示我依然可以组队,同时将她侦查到了情报,暗示性地告诉了我,意思是让我看着办。」

抽了两根烟,喝了一罐可乐,平复了下情绪,我仔细分析起了,文晓冉用江湖黑话,分享给我的情报。

「阿眉带着她的人离开了赌船,等於是军调小组离开了天津,用谢若林的话说,这就是决裂啦,因为还有外敌,短时间内不会开打,已经决裂了,枪击事件没必要查了。

杨维、钱小柜、胡宝强,都是属冯玉祥的,只能利用不能信任,没必要因为抢他们打架,这仨货还都是廉政公署派出的线人,以後都能从他们手里买情报,干脆让他们自主离开了,雅琦已没了利用价值,应该让他们带走了。

联络图本来就是骗局,有可能是骗局之上的骗局,具体怎麽个梗还想不出来,应该很快就水落石出了……」

徐紫薇果然交代我,不再查枪击事件了,也不再追踪联络图了。过了两天到了正月十五,「宝印号」赌船没有如期开业,乘坐轻型邮轮来了几十个人,其中的四个我相当熟悉,胡科长、米志国、段平、缝六,为首是威虎山六个幕後老大里的麻叔。

赌船没有开业,照样把准备的烟花全放了,庆祝奶头儿山更名威虎山,座山雕的当然是麻叔。在赌船大厅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元宵百鸡宴,现场重新排了八大金刚,前四个没变,胡科长和缝六照样还是五金刚、六金刚,我继续被封了七金刚,段平获封为了八金刚。

我装得非常开心的样子,心情却相当沈重,暗自悲催道:「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围绕这句话折腾了一整年,这才真正上了威虎山!」

过了两天,喜庆的气氛淡了,我专门宴请了胡科长,表示以後还是他的小弟。确实需要向我解释清楚,对我提的多个问题,胡科长非常详细地一一给予了作答。

胡科长走後已是後半夜,我找了一摞打印纸,在卫生间的马桶里烧了起来,边烧着边嘀咕道:「老断啊,原来你真正的代号叫老杨,不管叫啥吧,希望你在那边因为使用假币,让阎王爷判个一千前两千年的。老断首长,你真是死得一点儿不冤,自以为高明的弄了个『智取威虎山』的计划,找了那个猪一样的队友郭学城合作,结果被贩毒分子将计就计了,坑死了自己害死了手下,还他妈的连累得我,就算帮你报了仇,都没法证明身份。」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