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qinqiyan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

    孙元一是一个咨询公司的总经理,一年的收入甚是可观,可惜的是一直醉心于工作,对自己的终生大事居然拖延了许久了,而今他都已经到了而立之年,去年才刚刚谈了个女朋友,比她小了五岁,名叫蒋莉莉。  这好不容易找了个小自己这么多的美人做老婆,结果结婚前夕人不见了,这对他的心灵重创可想而知了。  后天就要举办婚礼了,新娘子不见了,这婚礼还怎么办?公司的领导、他的客户,他都邀请了,这要是新娘子就这么不见了,以后让他还怎么在公司里混,还怎么在咨询圈子里混。

    qinqiyan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是作者qinqiyan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孙元一是一个咨询公司的总经理,一年的收入甚是可观,可惜的是一直醉心于工作,对自己的终生大事居然拖延了许久了,而今他都已经到了而立之年,去年才刚刚谈了个女朋友,比她小了五岁,名叫蒋莉莉。  这好不容易找了个小自己这么多的美人做老婆,结果结婚前夕人不见了,这对他的心灵重创可想而知了。  后天就要举办婚礼了,新娘子不见了,这婚礼还怎么办?公司的领导、他的客户,他都邀请了,这要是新娘子就这么不见了,以后让他还怎么在公司里混,还怎么在咨询圈子里混。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 127、瑶瑶怀孕 免费试读

“啊……是……”关珊雪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敷衍地说着,坐到莉莉身边,她沉默了一会,才道:“莉莉,昨天你姨妈和表姐说的事情你可要记牢靠了啊。”

“啊?什么?哦,你说那个啊,嗯,我知道了。”莉莉想了一两秒才意识到妈妈说的是什么,并不是很走心地点头应道。

“这两天我去找姐姐看看有没有什么补这方面的药,开回来了你可不能忘了吃啊。”关珊雪语重心长地说道。

“哎呀,妈,我知道了。”莉莉睡了一觉好容易心情好些了,听妈妈再次说这个,顿时又烦上心头。

“你跟元一也要多做那事知道吗?增加怀孕的机会。”关珊雪继续说道,“不要每次都等他想要了你才应下,你也要多主动,男人没有几个能禁得住挑逗的,你稍微挑逗两下,他就受不了了。”

“哎呀……妈……”莉莉被这直白的话臊得羞红了脸,“我说了,我知道……昨天可不就是我主动的嘛……”

关珊雪点点头,一转头就看到扔在地上的那套情趣内衣,脸颊立马红云飞起,尴尬地别到了一边。

莉莉也注意到了这点,顺着妈妈的角度看过去,正看到自己昨晚穿的那套,昨晚做完两人都很累,而为了不让精子流出,她将双腿和臀部抬高,压根就没去洗,衣服就这样扔在了床边。

“妈……别看了……”莉莉连忙制止住妈妈的目光所向,“我主动还不行吗?”

关珊雪欣慰地点点头,尽管是觉得有些尴尬,但至少说明女儿有所长进,知道有危机感了,既然这样,自己把瑶瑶怀孕的事告诉她也未尝不可了。

“嗯,光主动可不行,还得多增加受孕的机会。”关珊雪叮嘱道。

“可是……可是……我倒是想,可是他那个东西太厉害了,我……我跟他来一次就要歇一周,还得岔开来月事那几天……”莉莉羞涩地说道,这话在妈妈面前说起来真让人害羞,“所以……所以……想频繁也频繁不起来啊……”

“那你就买一些消肿的药膏之类的,算好日子在排卵期那几天觉得好些了就加把劲,忍一忍。”关珊雪的语气刹那间变得严厉了起来,“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好让你心里有点紧迫感。”

“啊?什么?”莉莉一脸疑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忽然变得这么严肃郑重。

“昨天吃饭的时候,你公公不是说瑶瑶可能怀孕了吗?”关珊雪说道。

这话又触到了莉莉的痛处,她垂首点头。

“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昨晚睡在这里?”关珊雪抛出了一开始莉莉的问题,“现在我就告诉你。”

看莉莉低着头不说话,关珊雪继续道:“昨晚志鑫说了那话后,我想来想去,觉得他这是无端的推测,毕竟只是呕吐就说人怀孕了,太不靠谱了。”

莉莉眼前一亮,顿时抬头看向妈妈:“这么说,她还没怀上?”

关珊雪面色更加凝重,直视着她的眼睛缓缓地摇了摇头:“不,她的确怀了,昨晚我买了验孕棒过来的,今天早上让她验过了,三根都是两道杠,所以她的的确确怀了,而且我和筱露也问过她了,除了元一,她没有别的男人了。”

这话让莉莉的侥幸心理瞬间瓦解,她最担心的事还是无法避免地来到了。

“怎么办……怎么办……”莉莉六神无主、手足无措道,“我婆婆她……她也知道了?”

“是。”关珊雪点头道,“昨天晚上我跟她交了底了,把你和瑶瑶做的那些荒唐事都告诉她了,就算我不告诉她,瑶瑶住在这里那么长时间,她也有所察觉,只不过碍于面子,她当时只是敲打了元一,怕你知道了心里难受。”

她叹了口气,接着道:“你都不知道她承受了多大的压力,昨晚我告诉她其实是你让瑶瑶来帮忙的,她心里才算得到了释放,哭得眼睛都肿了,你说说,你做的这个事让多少人为你担惊受怕。”

她这话说一半留一半,只字不提那母子两人睡在一个被窝的事情,只指出了莉莉的错漏。

“妈……我……”莉莉没想到这事婆婆早有察觉,怪不得那些日子,婆婆对瑶瑶的态度极其恶劣,只想着要赶走她。

“不过,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们不追究了。”关珊雪继续道,“而且我也跟瑶瑶和筱露说好了,怀孕这事,除了我们四个,其他人一概不能告诉,尤其是元一,更加不行,知道吗?”

“啊?这又是为什么?瑶瑶也答应了?”莉莉难以置信地问道。

“对,她也同意了,而且一开始她为了不让你知道了伤心,想要把孩子打掉的,被我给劝住了。”关珊雪继续道。

“啊?为什么呀妈?”莉莉急了,这种事妈妈怎么不站在自己这边呢?

“乖女儿,你糊涂啊。”关珊雪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没怀孕,瑶瑶却怀了,她说要打掉,我还在旁边附和,这让筱露怎么想?她当时还是很开心的,我要是表示了赞同,那以后你在这个家里怎么过?我又怎么面对她和志鑫?元一喊我一声妈,我以后还有这个脸答应吗?如果瑶瑶是小三,那我附和得理直气壮,可这是你自己引上门来的啊!”

“我……她……”莉莉语塞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其实她还是很在意你的感受的。”关珊雪叹气道,“很多话她今天都跟我们说了,她从没想过要挤走你。”

“可是……”不等莉莉说话,关珊雪话锋一转,“她这么说,我们不能就这么信,她现在是没这个想法,可等她肚子里的孩子渐渐大了,她能感受到那种新生命的律动了,就难说了,说不准她就会有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的想法,到那时候,你连一个能对抗的王牌都没有。”

听妈妈说得有理,莉莉默默地点头应道:“嗯……是……”

“所以我给你争取了这半年的时间……”关珊雪看她是接受了这个事,这才接着说,“让你能养好身子,有机会怀孕,知道了吗?”

“嗯!”莉莉果断地点点头。

“昨晚你累了,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我先下去了。”关珊雪嘱咐道。

事情说完了,关珊雪正准备回二楼去,想起来自己的小穴也肿胀难忍,于是在三楼的卫生间里扫了一圈,一眼就看见那支熟悉的药膏,果断拿起来涂上,她跟莉莉比又好多了,到底是练舞的,而且经验也多,适应得相对快一些,不过她也没敢多涂,怕莉莉发现。

擦完回到二楼,穿好自己的衣服,她这才向楼下走去,小穴口传来的阵阵清凉让她舒服了不少,走路正常了许多。

吃饭时,刘筱露的表现可圈可点,没有表现出对瑶瑶有丝毫的过度关心,看起来倒很像真正的一对母女,孙志鑫也没有多话,昨晚蒋胜华已经把关珊雪为什么住在孙家的原因告诉他了,早上他悄悄问过刘筱露情况了,在得到了否定的答复后,他的神情轻松了不少,看样子也很担心自己儿子胡天胡地的。

而孙元一更加是不敢表现出对瑶瑶的格外关心来,在他的想法里,妈妈也只是对自己和瑶瑶的关系有怀疑,并不确定,自己要是这时表现出来,无异于不打自招。

很快吃完了,孙志鑫开着车走了,孙元一也不敢主动承揽下护送瑶瑶的任务,让她上了关珊雪和刘筱露的车。

日子过得飞快,这一周孙元一一直想着自己精子的事情,又从瑶瑶和关珊雪那里知道,瑶瑶并没有怀孕这件事,这让他对自己的精子更加持了否定态度,工作时状态十分不好,心绪不宁的,很多连新手都不会犯的错误都犯了好几个,一些他刚刚发展的客户都打电话来投诉,那些老客户倒是还行,没有太多的抱怨,毕竟孙元一为他们服务不是一两天,对这小伙子的诚实可靠程度很是放心。

眼瞅着就到了周四,这天他正要下班,就见刘淑芳的秘书走进了办公室,孙元一心里“咯噔”一下,满脸堆笑道:“林秘书,这么晚了还不下班?有事啊?”

“嗯。”林秘书脸上不见笑容,很机械地说道,“你最近客户投诉有点多,刘总让我来找你去她办公室一趟。”

“啊?这……这……”孙元一看了看时间,下班时间已经过了,“现在就要去吗?”

“是啊,你有什么意见?”林秘书眉头一皱,用很不爽的语气说道,“刘总的正常下班时间被你耽搁了都没意见。”

“公司是她的,她24小时住这里我都管不着。”孙元一内心腹诽道,脸上却笑得更灿烂,“林秘书说得哪里话,我不是担心刘总的身体嘛!”

“别废话了,快去。”林秘书说完,转身就走,嘴里还小声嘀咕着,“我想下班都让你给耽误了,你还敢有意见?”

孙元一听得一愣,心道:“真是什么样的人带什么样的兵啊,刘淑芳就一天天板着个脸,她这个秘书也天天不笑,跟个棺材板似的。”

埋怨归埋怨,去还是得去,他一边急忙跟着林秘书进电梯,一边给莉莉发了信息。

在林秘书的带领下来到来到刘淑芳办公室的楼层,站在办公室门口,那两扇两人高的沉重金属门就让他很是惊讶了,推开金属大门,内里是一间足有两百平的超大办公室,长长的半圆形办公桌都有四五平大小,在西侧的地方更是有一堵墙隔开,墙上同样是两扇金属大门,不过比办公室的这两扇小了许多,只有一人来高。

一进这办公室,孙元一顿觉里面一股好闻的清香气味,似是檀香,又像是茉莉,又像是百合,还有些像玫瑰,又感觉夹杂了一些栀子的香味,让他觉得脑中清明不少。

“刘总,人来了。”林秘书点头鞠躬道。

正在看着文件的刘淑芳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推了推鼻上的无框眼镜,视线落在了孙元一身上,在这大号的办公桌衬托下,坐在后面的她显得格外娇小。

她满头的黑发都高高的盘起,像是一座山峰,发尾在山峰的顶端绕成了一个丸子的形状,她的脸庞如银盘一般圆润,细细的眉毛宛若柳条,眉毛下一双有些细长的媚眼射出精干的光彩,鼻翼圆滑,一副无框眼镜架在了挺拔的鼻尖上,她的双唇微微抿着,涂着朱红色的唇彩,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水润的光泽,将本就白皙的肌肤趁得更显晶莹。

“如果不是因为不近人情,对人总是一幅冷冰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这也是个名副其实的气质丽人。”孙元一偷眼瞧着这冷艳的美人,暗暗腹诽道。

“小林你下班吧!我单独跟他聊聊就行了。”刘淑芳淡淡地抛出一句道。

林秘书眼睛一亮,但脸上做出为难的表情道:“可是刘总,你不下班,我作为下属怎么能先下班。”

刘淑芳转了一下身下的真皮老板椅,斜眼看向林秘书,什么都没有说,瞬间空气中温仿佛急剧下降冰点!

“是是!”她虽然什么都没说,但这一眼却让林秘书吓得一个哆嗦,转身就要出门。

“门带上!”刘淑芳又下了一个命令。

“啊!是,是!”林秘书唯唯诺诺地答着话,费力地把那两扇金属门给关了起来。

“哐”,沉重的金属大门在孙元一身后关起,他也被刘淑芳的气势给震到了,说真的,在公司这么久,他接触得最多的也就是吴季发这一个层面,跟刘淑芳更多的是一面之缘,谁都知道公司的大老板是刘淑芳,可是她却像是甩手掌柜一样,什么事情都不做,也不知道在搞什么,在吴季发这样的庸才管理下,公司还能坚持不倒,简直可以说是奇迹。

要换做以前,他也认为这是因为他们是夫妻,一定是刘淑芳在背后帮忙,可现在知道他们的夫妻关系有名无实,这种想法转瞬就荡然无存。

“坐!”刘淑芳简单的一个字,却像是有无法抗拒的命令感。

“诶,刘总。”面对着这个冷冰冰的美人,公司的大老板,他第一次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发现样貌上她和瑶瑶的确是有一些相似之处,可更多给人一种傲气和贵气,不苟言笑的表情又让人感觉难以接近。

“不知道当年吴季发到底是靠什么追到了这个冰美人。才华?帅气?潜力股?一个都不搭啊。”孙元一心里暗暗思忖道。

“孙元一。”正在暗思着,对面刘淑芳冷不丁喊了他的名字,让他一个激灵。

“诶,刘总,您说,您说。”孙元一态度谦和道。

可刘淑芳只是一个劲地看着他,也不继续往下说,盯得孙元一心里都发毛了。

“呵……”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紧张,刘淑芳微微一笑,眉梢一抬,微有些厚的朱唇伴随那诡异而妖娆的弧度轻轻挑起,显得有些清冷但又有些妖艳,又显得有些勾人。

孙元一顿时觉得更瘆人了,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瑶瑶要是这么笑肯定不会给他这种感觉,可这张有些相似的脸上,怎么看都怎么别扭。

“别害怕,元一,我这么叫你你不介意吧?”刘淑芳继续道,伸手摘下了眼镜,一双寒冽的眸子看着孙元一。

“不……不……不介意……”孙元一嗫嚅道,这个女人给人的气势太强了,他又是她的下属,他着实硬气不起来。

“不介意就好!呵呵!”刘淑芳嘴角微斜又是一笑,“那我们来说些正事,元一啊,你最近的这个工作态度和工作效率很成问题啊。”

她拿起手边的一份报告:“就这么几天,你的投诉率那是直线上升啊,要知道以前,你可是我们最好的客户经理啊,哪个月不都是你领头,这礼拜怎么了?心里有事?家里有事?要不要我给你带薪放几天假去洛沙岛散散心?”

“啊?不用不用!我不用!”孙元一连忙拒绝,她这话哪里是要放自己的假,简直是要开除自己啊。

“咦?她为什么特意提到洛沙岛?”孙元一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个地名,这个地方在他的生命里都是特别的存在,自然特别敏感。

“别客气,洛沙岛上的酒店跟我们都有合作的。”刘淑芳自顾自地继续说道,仿佛是专门在解释着孙元一心中的疑惑,“用公司的名义去,食宿都可以打折的,你结婚的蜜月旅行就是公司给安排的,还算满意吧?怎么样?要不要去?”

听她这么一说,孙元一急忙摆手:“不用,不用,刘总,真的不用,我最近哪里做得不好您批评指正,我绝不再犯。”

“嗯……那就好……”刘淑芳满意地点点头,把手里的文件递给孙元一,“那你就仔细看看这些投诉,争取做到客户满意为止。”

孙元一接过来一看,惊讶地发现这上面投诉的几乎都是最近这段时间对接的新客户,他仔细地翻看着手里的文件,眼神不经意一扫,猛然惊觉事情有些不对。

这些客户都是他对接的没错,可是在单子上写的居然是张春然的名字,也就是说这些客户原本都是张春然的,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分派到了自己头上,不仅如此,这些客户投诉的事情也都是在张春然接手的时候发生的,如今明显是要让自己来给他擦屁股啊。

这让他心里不免有些恼火,暗道:“张春然这个狗日的什么情况?最近都不好好上班的吗?客户让他都给得罪光了啊。”

就在他愣神的工夫,刘淑芳开口道:“怎么了,元一,有什么问题吗?”

孙元一回过神,眉头紧蹙,缓缓摇头,欲言又止,沉默了下来。

刘淑芳看出了他心里有事,揉了揉太阳穴道:“没事元一,这里就我们两人,你有什么顾虑不妨说出来。”

孙元一又沉默了一阵,按理来说他不应该对这事有什么异议,可他对张春然很明显更厌恶,于是说道:“刘总,我看对接单上一开始可都不是我的名字,应该是张春然对接才对,现在都莫名其妙分派到我头上不说,这些客户的投诉对象可都是张春然,却要让我来处理,我心里有些不服气啊。”

刘淑芳手臂轻靠在老板椅的扶手上,语气有些严厉道:“你要有大局观,对工作要认真负责,对客户来说,我们每一个人都代表公司,不要分你的我的,明白吗?”

“是!是!”虽然心里不爽,但孙元一还是点了点头,唯有把这烂摊子给先收下了,心里也有些埋怨刘淑芳:“想让我给这狗日的擦屁股你就明说,还给我来个下马威,再说了,这种事让人通知一下就得了呗,还非得下班了叫人过来,纯属浪费时间。”

“嗯,行。”刘淑芳说道,起身走向咖啡机桌旁的咖啡机那里,脚上的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响。

孙元一这时才好好观察了一下她的穿着,也许是办公室有暖气的原因,她没有穿外套,而是穿了一件棕黑色的斜领针织衫,下身则是一件高腰的深灰色修身窄裙,从她的胯骨向下越来越窄,等到了脚踝上两三公分的时候,已经将她修美的双腿给包裹得只剩少许空间,这也使得她走起来只能一步一步慢慢走,小跑都不可能,而她的脚上是一双浅灰色的亮皮高跟鞋,随着她的每一步走动,都在地板上发出一声响,丰满的圆臀也随着这声响上下扭动,臀肉一颤一颤的很是勾人。

“嗡”,咖啡机运转了起来,过了一会,刘淑芳转过身来,手里一杯咖啡,此时她的脸色似有缓和,仿佛还带着些微的笑容。

“你还是第一次来我办公室吧?”刘淑芳问道,一边说着一边向着孙元一这边走来。

孙元一点点头,不敢再光明正大地打量这冰冷的美人,只是用余光扫视着。

与瑶瑶不一样,刘淑芳的个子很高,孙元一猜测应该有一米七左右,很是窈窕婀娜,紧身的针织衫将她美妙的身材更加凸显,那对巨乳在她身前高耸着,随着她的走动,这对巨乳微微颤抖晃动着,纤细的腰肢也如同扶风柳条一般摇摆不停,正应了那句“风摆荷叶,雨润芭蕉”,引得孙元一连连转动眼珠子,不让自己这偷瞄的动作过于显眼。

将咖啡递到孙元一面前,刘淑芳的语气似乎也缓和了一些道:“难得来一次,喝完了再走吧,省得说我这个做老板的不近人情。”

“没有,没有!”孙元一急忙接过来,也顾不得烫,快速喝掉,这才道,“那……刘总,我这就……去整改啦?”

“嗯,可以。”刘淑芳斜靠在办公桌旁,插起了双臂,看着他走出了办公室,眼中闪烁着难言的光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