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我和我的母亲(改写寄印传奇)》hollowforest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我和我的母亲(改写寄印传奇) 我和我的母亲(改写寄印传奇)

    很久之前看到的好文,故事铺垫和心理描写都很不错,但口味相对清淡,我就边看边改了。如今催眠宝石进入校园篇的架构,和以前随想随写不一样,再加上生活上的一些事情,短期内很难更新,我就把这些改编过的文放上来。说起来也可惜,这里面有些原创的片段我本来是想修改丢到催眠宝石里的,现在也只能作罢了,不过创作的事,从0开始嘛。

    hollowforest 状态:连载中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我和我的母亲(改写寄印传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和我的母亲(改写寄印传奇)》,是作者hollowforest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很久之前看到的好文,故事铺垫和心理描写都很不错,但口味相对清淡,我就边看边改了。如今催眠宝石进入校园篇的架构,和以前随想随写不一样,再加上生活上的一些事情,短期内很难更新,我就把这些改编过的文放上来。说起来也可惜,这里面有些原创的片段我本来是想修改丢到催眠宝石里的,现在也只能作罢了,不过创作的事,从0开始嘛。

《我和我的母亲(改写寄印传奇)》 15 免费试读

是人就是会变的。母亲自然也不会例外。

我不再想去分辨哪一个才是真实的母亲,因为已经毫无意义了,无论是委曲求全还是天性淫贱,都改变不了她已经变成了是人就可以上的公共厕所的事实。回想起来,那一天应该就是我割断和她是母子关系的起点,也让我下定决心,正如姨父所说的,与其做那案板上的鱼任人宰割,还不如做那屠戮的刀。

我拷走了一切资料,陈熙凤老师的、王伟超母亲的、还有被母亲的——我太了解王伟超了,他是个十分滑头的混蛋,他肯定是有备份的。

回到鱼得水宾馆,我把门反锁後,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电脑。

让我惊讶的是,那标注着「林林母亲」的资料夹,实际上包含了所有王伟超父亲藏在保险柜里的照片,一共有从001—09等9个资料夹,我从第一个看起,一直看到了005才是母亲的图片。

年轻的母亲有点像邴婕,我不是说模样,而是那种天然带有魅惑的气质。我家中也没几张母亲年轻时的照片,因为那会外公家还穷,照相是一件和奢侈的东西,留下的几张基本都是家庭大合照。没想到,在这里一下子看到了那麽多。

图片中,母亲躺在床上,那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身体赤裸着,乌黑柔顺的长发用粉红色绳子紮了一个马尾,脑袋往一边偏着,长睫毛的眼睛紧闭,尽管是二次拍摄,但微微张开的嘴巴还是能清晰看到有粘稠的液体挂在嘴角。

母亲和我在前面看到其他那些模样艳丽的受害者同学们不一样,她们大多数还都是飞机场,而母亲胸前已经瘫软着两团大肉包;其他女生的脚是自然被掰开的,而这张照片中,母亲的脚用绳子拉开,形成了一字型,耻骨分明的胯间稀疏地长着杂乱的阴毛,如今那黑褐色的阴唇当年还是粉嫩粉嫩的,但十分狼狈地分开着,同样有粘稠的精液从那微微张开的唇缝里涌出。

我继续往下看,母亲是那些被迷奸的女孩之中最漂亮的,所以她的照片也是最多的,被摆成不同姿势赤裸着身体的照片最多,有14张,穿着不同内衣的全身照有7张,脸部的特写5张、黑黝黝的肉棒插在嘴巴里的4张,胸部特写6张,逼穴特写11张,其中有一张还是插着一根黄瓜的。

最触目惊心的有两张。

一张是一个男子靠着床头坐在床上,看不到脸部,年轻的母亲歪着脑袋光着身子被他从腋下穿过来捏着乳房抱在怀里,那双白嫩的长腿被毛茸茸的黑腿别开,能清晰地看到男子那根粗壮丑陋的大肉棒插在母亲娇嫩的逼穴中,那粉嫩的逼穴被撑得浑圆。

另一张是母亲趴在床上撅起屁股,同样看不到脸腆着肚腩的男人坐在旁边,用手掰开母亲臀瓣,母亲的屁眼里插着一朵鲜红的花。

还有一个人!

两张照片中的男子从体型看来不是同一个人,那时候的相机还不具备定时拍照的功能,这两张照片表示,当时母亲很可能不仅仅是被王伟超的爸爸迷奸了,更有可能还遭受到了轮奸!并且从前面照片中母亲的头发长度之类的一些细节看来,这样的迷奸或者轮奸,远远不止一次。

我的鸡巴硬得有点发疼,我拉下裤子撸了几下,差点没射出来。我深吸了一口气,返回上一层,点开了006。006中的女孩和003中的女孩是同一个人,是一个留着单辫的女孩,长得秀气,看起来像是那种文静的女孩子,身材也不错,胸部的轮廓除母亲外是那些女孩中最好的。

和003中的不一样,在006资料夹中,这个女孩的眼睛都是挣开的,并不是那种昏迷的状态。

第一张照片是从正面偏一些拍过去,她的脸占了照片近一半的篇幅,扭在一起的眉头,原本水灵灵的大眼睛瞪得浑圆,脸上挂着两行泪水,嘴巴里被塞着一团布然後用一道绳子从前面拉到脑後绑起来,从布上的花纹看来是她自己的内裤。而这个女孩双手被反绑跪着床上,後面男子的腹部紧紧地贴紧着她的屁股,男人一手按在她的肩膀上,一手拉着她的单辫在操着她。

我一张张翻下去,从女孩脸上痛苦的表情到木然,然後到迷乱,完全是从被违背意志强暴到被驯服的过程。最後那张,女孩子挂着精液的嘴巴张开露出洁白牙齿笑着,她蹲在床沿,表情放浪地正对着镜头将自己的逼穴掰开,之前那文静纯洁的气息已经荡然无存。

这让我想起了母亲。

我点开了007,那短发身材高挑的女孩和001是同一个人,一样是挣开眼睛的,内容和006大同小异,最後一张居然是和006的单辫女孩出现在同一张照片中。

008里的女孩明显是成熟的少妇,应该是当时学校里的老师,她的照片并不多,一共就8张,而且8张照片中,她的脖子上都栓着锁链被一个人牵着,她的表情既没有痛苦,也没有笑容,是某种倔强不屈的态度。

那又如何?还是被人当成狗光着身子一样牵着操。

我点开了最後一个资料夹009。里面是两个视频,我点开第一个,居然是有声音的,我连忙把音箱的音量扭低了。视频是竖版的,看起来是用手机拍摄的。里面的场景我也是再熟悉不过了——是小舅妈和母亲的宿舍。

我立刻知道这是什麽视频了。

母亲正对着镜头,双腿分开沾着,低垂着脑袋,在解自己衬衫的纽扣。已经解到了倒数第二颗,上面已经敞开,一边还脱落到手臂上,露出了下面洁白的肌肤和那大红胸罩。下身的齐膝裙子完好,不过在小腿上,明显地挂着一条同样大红颜色的内裤。

手机不知道被什麽固定着,因为手机的主人王伟超正站在母亲的身後,他在後面掀起了母亲的裙子,而母亲裙子下面是真空的,不消说他在干啥。

而此时,母亲手颤抖着,好几下都没有把纽扣解开,她嘴里不时发出一声难受的低哼。

而身後的王伟超,一边弄着母亲的逼穴,一边说道「张老师,继续脱啊,别停下来啊。操……你水真多……」

接下来的画面正如王伟超所说,母亲一边脱衣服,一边在王伟超的命令下,做了许多不堪的事。其中有王伟超说的脱衣舞,还有一些王伟超没说的,例如做了双手环胸单腿站立的芭蕾舞姿势让王伟超玩逼,又例如用嘴巴给王伟超脱底裤……

我没想到王伟超这小子居然能玩出那麽多淫秽的花样,我看着,下面撸管的手越来越快,终於忍不住射了出来。我按下了暂停,缓了许久,我才继续看下去。

画面摇晃着,很快就稳定了下来。手机已经回到了王伟超的手上,他光着下身挺着那根比我短不少但的鸡巴,双脚张开地坐在床头。而已经脱光了衣服的母亲,表情木然,摇晃着那对大木瓜奶子,将身子俯了下去,张开嘴巴吐出舌头,和上午王伟超告诉我的一模一样,她开始给王伟超舔起鸡巴来。母亲没舔多久,画面一阵剧烈的晃动,看起来却是手机被丢到了一边,整个画面全都黑了起来,只能听得见声音「妈的,张老师,你的奶子真大。」

「唔……疼……别这麽大力。」

「继续舔,别停。」然後就是哧溜哧溜的吮吸鸡巴的声音,还有估计因为奶子被玩弄而从喉管发出的唔唔声。

一会儿,随着王伟超一声闷哼,然後「别吐出来,给我含着。」「张开嘴巴我瞧瞧。」画面恢复的时候,母亲被扯着头发仰着脑袋,眼眶不知道何时充盈起了泪珠,她的嘴巴张开着舌头往外吐,能清晰看到一大泡精液在她的嘴巴里。王伟超先是用手指逗弄着母亲的舌头,然後用手指蘸着里面的精液,一边说给张老师化妆,一边涂抹在母亲的眼皮上、脸蛋上,最後才让母亲把口腔中的精液都吞下去。

而这些,母亲全都没有反抗地一一照做了。

这一个视频也到此结束。

我点开第二个视频。

画面十分阴暗,居然是在厕所里,光着身子的母亲蹲在厕坑上,低着头颅,之前盘着的发髻不知道何时披散开来。

「看着这里」画面一阵晃动,恢复後,散乱着头发的母亲仰着脸,表情依旧是木然着。

「我真奇怪,为什麽你能这麽平静?」

「什麽?」

母亲的声音带着一种疲惫不堪的低沉。

「你居然不知道自己被迷奸了?18岁就被人破处了……都被人玩到能塞进黄瓜了,你居然没有一丝察觉,被瞒了快20年了吧,要不是那天你那看起来就像是傻掉了的模样,我还真不信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什麽?

王伟超的话让我一下子就懵了。母亲居然不知道?

我按下了暂停,撸着管子的手也停了下来。这也太荒谬了吧,你说两三次,人粗心点还可能无法察觉,但母亲多麽聪慧的一个人,就我从刚刚照片里粗略推算一下,母亲都被迷奸了不止7 次了。

妈的,难怪那个老畜生祸害了这麽多女孩,居然一点风声都没走漏,平平稳稳的现在都快要退休了。

「你到底想说什麽?」母亲抽动了一下鼻子,身体晃动了一下,看来是因为蹲得久了腿发麻了「让我回床吧,我尿不出来。」

母亲居然是在给王伟超表演排尿。

「换一个尿的方法吧,你蹲椅子上,给我表演下自摸,只要你爽得泄了,我保证这是今天最後一个节目。」

母亲什麽也没有说,摇晃着奶子就站了起来走出卫生间,镜头晃动着跟着她,她出去後揉揉脚後蹲在了一张木制的四方椅上,岔开腿後,手直接就往胯下摸去。

光线恢复明亮後,我才发现母亲那对硕大的胸器上面布满了红印,应该是被王伟超抽打造成的。

镜头又移动起来,很快就对准了母亲那光洁的後背,王伟超来到了母亲的身後,空闲的那只手先是在母亲肥硕的臀部上摸捏着,然後伸出中指和无名指并拢在一起,在母亲的逼穴里插了几下後,抽出来居然一下就捅进了母亲的屁眼中。

母亲身体颤抖了一下,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哼叫,她明显有些慌乱,夹杂着喘气声说了一句「别,不要弄那里,那里脏。」

脏什麽,按照时间推算,她那里早就被姨父开苞了,不但姨父弄过,那天晚上我也操过了。想来也是害怕被发现,否则20年前她那里早就被王伟超的爸爸插开花了,006那单辫姑娘有几张就是被操屁眼的。

「你玩自己的逼去,少管我的事,我喜欢怎弄你就怎麽弄你。妈的,鸡巴硬不起来了,先用手指代替玩一下也不错。操,怎麽感觉有点松,你後门不会已经被别人开过苞了吧?」

母亲一言不发。

我也一言不发,不是因为我一个人呆在这个房间里,而是内心也没有什麽要说的。

王伟超的手指开始加快了频率,母亲蹲在椅子上的身体也摇晃了起来,她发出一声声低沉压抑的叫声,在王伟超「没想到林林的妈妈是个大骚货,居然被这麽弄爽得要飞起了啊」之类的羞辱的语言中,最後终於一声莺啼泄了身子。

而不知不觉中站了起来的我也随着剧烈地射了出来。

然後我转身一脚踹翻了椅子。

王伟超述说的时候,刚刚在电脑上看的时候,我只有某种违背伦常扭曲的欲望,但当这种欲望第二次从我的鸡巴上的马眼射出去後,另外一种炙烤着我的怒火填充了上来。

姨父再怎麽说也是自己人,而且他有这样的资格,母亲不过是他众多女人之中的一个。但母亲居然被王伟超这种和我一样年纪的,我最要好的朋友,像母狗一样被操了。我此时才感觉到那种被狠狠扇了耳光的羞辱感。

而这种羞辱感并不来自王伟超,而是母亲!

因为换了我,我有这样的机会我也会这麽做。但母亲明明可以一开始就求助于姨父,但她并没有那麽做,她非要等到她儿子的好友将她像狗一般地使唤着操了一顿後,她才结束这可笑的闹剧。

这个女人已经没救了。

这样想着,突然间,我满腔的怒火消散无踪,甚至,那种栓塞在内心让我堵得发慌的无形之物,也像是被一下子冲散掉,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

这种舒畅的感觉真是难以言喻,是某种自由的味道。

我又点开了电脑上的视频档,没多久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我把自己代入视频中取代了王伟超,很快,我第三次肆意地喷射出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