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祁慧妍的姿势解锁之路nicon1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祁慧妍的姿势解锁之路 祁慧妍的姿势解锁之路

    范俊和姜宇轩是大学同学,一直把对方当做好兄弟,但是范俊在早在初中就认识了姜宇轩现在的女友:祁慧妍。  虽然范俊一肚子花花肠子,但是心中对她的感情却非常特殊。  虽不能说是爱,但一直十分喜欢,只是不曾说出口。

    nicon1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祁慧妍的姿势解锁之路》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祁慧妍的姿势解锁之路》,是作者nicon1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范俊和姜宇轩是大学同学,一直把对方当做好兄弟,但是范俊在早在初中就认识了姜宇轩现在的女友:祁慧妍。  虽然范俊一肚子花花肠子,但是心中对她的感情却非常特殊。  虽不能说是爱,但一直十分喜欢,只是不曾说出口。

《祁慧妍的姿势解锁之路》 第十二章 我是闫飞,请求总部支援! 免费试读

看到眼前这个情景,闫飞心里清楚,漫漫长夜才刚刚开始。

纵使身经百战,但今晚要对付的这两个淫洞难免会叫自己力不从心,弹尽粮绝。

本想着体验一把一龙二凤的极致快感,却没料到被张筱宣占据了主动,让她带着另一个小骚货榨到自己已经射了两发,关键是在还没有进入正戏的情况下。

第一次操穴操到心有余悸,闫飞摇着头,自嘲般的笑了起来。

他站起身来甩了甩软掉的鸡巴,张筱宣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像只训练有素的美人犬,默默爬到了闫飞身後,掰开他的屁股蛋,向里啐了口口水,然後用粉舌覆盖住屁眼将其抹匀,接着用舌头前段用力打着钻,连舌尖处都紮紮实实的伸进去了一小截。

人身体里最柔软的部位都是最敏感的,闫飞当然也不例外,脸上浮现出微妙的表情,大屌再一次展现出傲人的雄风,刚好屹立於祁慧妍面前。

散发的男性荷尔蒙,充斥着祁慧妍的鼻尖,让她痴痴的有些迷醉,当然她也很清楚,这得全部得归功於张筱宣的口舌侍奉。

刚一开始,闺蜜的下贱行为在她的心中又一次刷新了下限,可淫靡的画面带给她震撼的同时,也让那本来就无比空虚的淫穴更加饥渴难耐,就如同钻入了万千蚂蚁般,渴求肉棒的解救。

好一副女攻男受的羞人场面,祁慧妍呼吸又一次开始剧烈,挺立起来的乳首让胸形看起来更加健美,虽然两条腿紧紧夹住,但是丝毫不能阻止潺潺的淫水淌成了一道小溪。

被欲望充盈的身体同时也影响到了她的心智,在这一瞬间居然担心起闫飞会因为张筱宣如此忘我的奉献而独宠她一人,忘记了在闫飞後面舔弄菊花的女人才是他的正牌女友,按理来说自己才算是第三者,胡思乱想之中,将可能无屌可用的罪责全都归咎於张筱宣抢了风头,煞有介事似的立马坐起来,任由欲望支配自己的身体,漏了一路淫水爬着到了闫飞胯前,想要用还不是很熟练的口交与张筱宣争功,夺取享用肉棒的权利。

虽说是自己拖闺蜜下水,但在经历完刚刚淫戏後,张筱宣也实在抑制不住熊熊燃起的欲火,她丝毫没有给祁慧妍完全放飞自我的机会,嘴上的动作反而更加激烈,想当然的认为闫飞待会会临幸更为主动的那个,虽然她是个人尽可夫的欲女,但在平时也会觉得屁眼这种地方实在肮脏到难以触碰,今天表现的这麽忘我完全是想主导闫飞的接下来的选择。

在欲望面前,张筱宣也顾不上什麽姐妹情深,感觉到祁慧妍靠近的动作时,她尽显心机婊的本色,芊芊玉手绕过闫飞的胯间,在阴茎处来回套弄,从茎头到茎身,变换了无数个优美的手势,一会儿掌心扣住龟头将其研磨,如同朵五瓣玉兰,一会儿两指环绕肉根,就像只孔雀开屏,虽然看上去是为了服侍肉棒,实则在阻挠祁慧妍的行动。

祁慧妍还真的被这花里胡哨的撸管姿势妨碍的无从下口,可等待着解脱的淫穴又叫她快要发疯,万般无奈只下,眼泪又充盈到快要溢出。

看到两个女人像两个孩子在争夺心爱的玩具般,抢着为自己的鸡巴服务,闫飞即满足又无奈,恨不得生出两根鸡巴,同时滋养她们的娇艳红唇。

还好他已经有了对策,欠着身子把手搭在祁慧妍的头上,温柔的缕顺她湿漉漉的长发,如同在抚摸自己的爱宠:「乖,把我放在门口的裤子拿过来。」

在欲望的啃噬之下,祁慧妍再次被轻易的打动了,闫飞突如其来的宠溺行为,让她有些受宠若惊,心底暖暖的居然变得有些依赖,她没有多想闫飞想要做什麽,只是乖乖的按照吩咐去做。

可是当把裤子递到闫飞手里时才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好好的,干嘛要拿裤子啊,该不会……」

胡思乱想之下,祁慧妍的疑问脱口而出:「你,你该不会就想这麽提裤子走人吧。」

连她自己也没意识到,刚才完全就是在用撒娇的语气向闫飞发问,这是她平常和男友对话时才会发出的,而且字里行间中满是担忧和不舍,仿佛就在告诉闫飞,需要他来自己胯间幽深的小径走一遭。

闫飞很擅长隐藏自己的心事,依旧上扬的嘴角没有开启的意思,让人难以琢磨他的所思所想,但是手上却重新有了动作。

一边轻轻扯开张筱宣套弄在鸡巴上玉手,一边牵引着祁慧妍,让她掌握了对鸡巴的主动权。

好像能服侍这根巨物,就是被赐予了莫大的恩泽,祁慧妍最初的厌恶之心变得荡然无存,反而有些感激闫飞帮她摆脱了阻挠,任由欲望掌控大脑,允许她用小嘴代替空虚的阴道被塞满。

祁慧妍闭上眼睛,将嘟起的小嘴一点一点向龟头凑近,这平常在男友嘴巴上的动作,此刻却吻在了闫飞龟头上。

和男友接吻时也从不主动探出的香舌,现在却试探着闫飞马眼的味道,将冒出的咸湿汁液用舌尖接住,然後传达到每一粒味蕾。

由於口交的次数太少,无论是技术还是容量,祁慧妍都比不过张筱宣,将整颗龟头含住已经是她的极限了,更别说深吼这样的高难度动作。

可即使嘴巴被撑的酸痛,祁慧妍也努力的在口中所剩无几的狭小空间里,用舌头来回扫着,尽可能的想要代替泛滥的阴道好好的感受一下肉棒的感觉,以此缓解钻心的欲火。

囊肿的腮帮,声声的呜咽,微皱的柳眉,眼角的泪花,很难让人不感觉到她的尽力,而她那想要被插入的渴望更是不言而喻。

似乎是被这股想要挨操的精神所感动,闫飞也伸手轻轻抚慰着祁慧妍被顶出一处凸起的脸颊,而得到了这份回应,她开始吃得更加卖力,双手也捧住了两颗睾丸,轻轻按摩,这动作仿佛就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在期盼着圣水的洗礼。

而被冷落的张筱宣自然看不大乐意,她猝不及防的向里猛的一钻,终於破了闫飞把持已久的精关,抖动着的肉棒从祁慧妍的口中跳跃出来,在她眼前狂野的喷发着,祁慧妍本就吓了一跳,她将双手缩反胸前,终於睁开了双眼,可近在咫尺的壮观景象让她更是呆若木鸡。

一睁眼,就清楚的看见了马眼中的精液如同火山爆发般喷涌而出,丝毫不像是射过那麽多次的样子,肆意喷发的白色液体洒落在祁慧妍脸上,连修长的睫毛都挂上了整整一长滴,但这张小脸怎能铺的下这麽一大滩,还好闫飞握住了自己的巨物,转而向祁慧妍胸前的两座小丘开炮,将上面射的黏黏糊糊,铺满了精液,一样未变的捧手姿势,不一会也汇聚出一小捧精液,被震撼到了的祁慧妍,一直僵在那里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躲避,只是眼睁睁看着肉棒一股接着一股的朝自己发射,虽然弄得热热的粘粘的,却并不怎麽讨厌,相反,她心中一直在感慨:「好,好厉害,明明都射过几次,居然还能……难道上次在我身体里也……天哪,要是危险期,一次恐怕就要被射到怀孕了吧。」

祁慧妍的大脑在这特定的环境里,不断的生成对这个肉棒的崇拜,下体也愈发的兴奋起来。

终於射了个干净,马眼处还挂着一缕姗姗来迟的精丝,闫飞满意的看着眼前这个,用自己精液肆意涂鸦的美人,好像在欣赏刚刚创作完成的艺术品。

他微微擡了下下巴,眼神的方向是祁慧妍手中的那一捧。

祁慧妍回过神来,她意识到闫飞的意思,但也不愿再像过去那样想太多的顾虑,「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什麽都无所谓了。」

祁慧妍咽了咽喉咙,连同口中残留的龟头味道一并吐下肚,然後居然美目一闭,双手捧在嘴边,仰颈将精华悉数吸入口腔,奋力的挤入咽喉,如同干了碗烈酒般,双颊赤红。

含春的眼神看向闫飞,微张的小嘴喘息粗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想要告诉闫飞,自己已将精液一饮而尽。

这一切尽收张筱宣的眼底,这让她平生第一次,在抢男人方面感到遇上了对手。

「这个小骚货,真是骨子里透着一股骚劲,平常那清纯的样子,被大鸡巴捅两下就全没了。」

虽然这一切的初衷,就是为了讨好心爱的男人,帮他征服多年的好姐妹。

但此刻目的达成的张筱宣,却越想越不是滋味,甚至有些担心祁慧妍会夺走属於自己的东西。

想到这里,她双目一剜,狠狠地拧了一把闫飞的大腿。

闫飞呲牙咧嘴地低下头来,迎上的是一双幽怨的眼神。

并没有感受到张筱宣的醋意,还以为是在担心他待会会力不从心,於是立刻用唇语比出两个字「放心」。

原来他这麽着急取裤子的原因就是为了拿手机,在祁慧妍闭目食屌的时候,闫飞早就偷偷摸摸按下了快门,把一幅幅玉女吹箫图全部发送给了自己的好友,毕竟自己也难以消受的住,再不请个帮手来分担一个骚逼,恐怕今晚,屌都会操断。

「走,两个小骚货,跟我到床上去,咱们玩点新东西。」

说着,就扶起还跪坐在地上的两人出了浴室。

到了床边,闫飞将祁慧妍一把推倒在床,然後胳膊撑在她的耳边,双眼紧盯着她的美眸,嘴角流露出邪恶的坏笑,手指插进的穴中,引得祁慧妍嘤咛一声娇呼,腿根猛得一合,却正好将那只肆意妄为的手紧紧的夹在其中。

此刻的嫰穴的湿度已经容得下两根手指自由出入了,闫飞也毫不客气的用力搅拌,故意发出水声让她听见。

祁慧妍早就顾不上什麽廉耻贞洁,她此刻只觉得那股子瘙痒被稍稍缓解,甚至还想让穴中的异物更加深入,大腿轻微的相互磨蹭着,眼睛也不想以前那样害羞的撇开,而是怀着两谭春水看着闫飞,双颊一片绯红,微张的小口吐气如兰,连同香舌也一同被吐出一小截。

酥麻的感觉传遍她的全身,让她无法,更也不想反抗,虽然难以启齿,但是她心中明白,自己已经等不及了闫飞的进一步侵犯。

「快给我,我要!」

她终於还是败给了欲望,突破了心理上的防线,出於保守的观念,连男友都不曾让她主动求欢过,可现在的她,居然一边用下面湿热的小口温暖着别人的手指,一边用上方诱人的朱唇乞求着别人的肉棒。

「那我待会怎麽对你都行咯,你不答应我,我今晚可就不管你了。」

要是在以前,闫飞不怀好意的语气还能让她稍稍镇静下来,可现在,她除了答应根本没有其他选择,此刻的她已经意识到,没有任何好失去的了,於是毫不犹豫的就点头答应了闫飞。

可是,闫飞毕竟是个阅逼无数的老司机,总是有层出不穷的做爱花样,祁慧妍怎麽会想得到他接下来开的是什麽车。

「我叫你买的东西都在吧,来,亲手把你的好姐妹捆起来,就像我上次捆你那样。」

「真是讨厌,你光顾着玩我的好妹妹,那待会我怎麽办。」

嘴上打趣着闫飞,但其实张筱宣心里也没什麽底,只觉得今晚要帮着闫飞,玩弄一晚上别人的骚逼了,恐怕自己下面的一股子骚水都没法被堵上。

想到这里,张筱宣立刻找出一条红色的细绳,然後把祁慧妍翻了个个,让她撅着屁股挺在床上,将双手按在背後,结结实实地把她固定成这个姿势。

张筱宣心中的怨气全部发泄在捆绑的过程中,她故意把每一扣都系的很死,连祁慧妍的吃痛的求饶声都充耳不闻,昔日的姐妹情深真是在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绑好後,她还找出一根细短振动棒,一把捅进祁慧妍嫰穴的深处,以此画龙点睛。

祁慧妍什麽时候用过这种东西,震动棒在嫰穴中不停蠕动,冰凉的感觉加之棒状物上的凸起,弄得她几乎快要失禁了,可关键是它又细又短,解放不了太多欲望,还让她不上不下的更加难过。

「筱宣,快,求求你了,快拔出来!」

可自己一直以来如此信任的闺蜜,似乎没有一点想要帮助她的意思,无视着她的哀嚎和眼泪,还往她屁股上一下一下的拍打着。

嫉妒之心让张筱宣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了报复,丝毫不记得是自己把闺蜜的肉体献给闫飞,她迎着被搅溅出来的蜜汁,将祁慧妍的两瓣小翘臀打的通红,这让一旁的闫飞都有些於心不忍了,虽然祁慧妍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更加能激起他的兽欲,但这毕竟是个没怎麽开发过的小穴,他当然懂得,还是该掌握一下分寸。

「好啦,别欺负你的好妹妹了,我今天换个花样绑你,你先给她把眼睛蒙上,对了小嘴也给堵上。」

听到闫飞这麽说,张筱宣的不满立马消失一半,看来闫飞今晚并不准备把她冷落,而且她天生喜欢寻求刺激,这种轻微的性虐方式正符合她的口味。

祁慧妍重新被蒙住双眼以後,就被晾在一边,手脚不能自由行动,除了叫床,发不出任何声音,连视觉都被剥夺,小翘臀上还残留着丝丝痛楚,由於骚穴里的震动棒,浑身上下都变得无力,只能任由震动棒的节奏所支配,「嗡嗡」的声音覆盖了耳膜,加上自己呜咽的娇喘声盖,让她根本无法注意得到附近发生了什麽。

这种彻底失去自由的滋味,打开了她对性的认知新的大门,带给她一种新奇的快感,虽然感觉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但却更叫她期盼,闫飞接下来会用怎样的方式对待她。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突然感觉胸前上多出一双冰凉的手,把她刺激的一激灵,然後这双手不断在她的身上游离,仿佛第一次感受这麽光滑的肌肤一般,迟迟不肯放开。

按理说房间里这麽热,而这双手的主人却好像刚从外面进来,似乎不是闫飞和张筱宣的,可祁慧妍只想寻求解脱,把所剩不多的力气全都用来扭动她的翘臀,希望能诱惑到这双手的主人,让他快一点临幸自己早已泛滥成灾的肉洞。

果然并没有让她失望,也许是自己的肢体语言表达出了她对肉棒的渴望,小穴里那根害人不浅的小家夥终於被取了出来。

本以为接下来会有一根粗壮坚实的物体进入小穴,可幼嫩的菊穴却率先被进攻,一个潮湿柔韧的感觉覆了上来,让这朵雏菊闪躲不及,一边颤抖一边紧缩,掺和着瘙痒的快感再次涌了上来,和刚才的震动棒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然刚刚才看见,张筱宣对范俊的口舌侍奉,她还是不肯接受这麽肮脏的地方被舔弄,尽管小穴因此而产生了共鸣,也在伴随着舌头的进攻而微微张合。

要不是口球和绳索的缘故,她一定会阻止这种难以启齿的行为,然而此时的她除了默默承受,也只能像加油助威般,发出动听的娇喘声来鼓励这条舌头的行动。

被玩弄了一会,祁慧妍渐渐失去了挣紮的力气,同时也开始习惯了这感觉,软绵绵地趴在那里,样子很是顺服。

晶莹的口水从嘴角流出,与腿间小口里淌出的淫液交相辉映,在床上形成和谐的两滩小泊。

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变本加厉的伸手堵住了那飞流直下的瀑布,一边钻着菊花一边扣着骚逼,最後干脆两手将圆润的小屁股一掰,用舌头上下一字在菊花和骚逼间来回扫荡着,不亦乐乎。

祁慧妍还是第一次被一起玩弄双穴,怎奈此时的她只想得到更深入有力的抽插,这鸡肋的动作,除了给身体带去无尽肉欲的同时,每一下也都在撩拨着她的心灵,让她整个人都快要崩溃般了似的对肉棒的企盼更加疯狂。

没办法开口说话的她只能开始低声啜泣,前几天明明还抗拒着男女之事,现在却因为得不到肉棒而着急的哭起了鼻子。

「怎麽啦,想要的都哭了,来,你这小婊子给老子我说点好听的,我立马开始好好的操你。」

这粗犷的男声明显不是闫飞的,看来祁慧妍一开始并没有感觉错,难道她要继续堕落下去,再次增加出轨对象吗?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