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我的女警妈妈地狱蝴蝶丸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我的女警妈妈 我的女警妈妈

    妈妈的名字很好听,叫黎绮雯,是个警察。她经常对我说,她随时都有可能在追捕罪犯的过程中丧命,到那时候,我需要学会如何保护我自己。现在的我看起来太懦弱了,妈妈有时候看我的眼神总是有些恨铁不成钢,我知道妈妈心中一定是觉得,作为一个警察的儿子,懦弱成这样,如果是被别人外人知道了,一定会笑掉自己的大牙。

    地狱蝴蝶丸 状态:连载中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我的女警妈妈》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的女警妈妈》,是作者地狱蝴蝶丸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妈妈的名字很好听,叫黎绮雯,是个警察。她经常对我说,她随时都有可能在追捕罪犯的过程中丧命,到那时候,我需要学会如何保护我自己。现在的我看起来太懦弱了,妈妈有时候看我的眼神总是有些恨铁不成钢,我知道妈妈心中一定是觉得,作为一个警察的儿子,懦弱成这样,如果是被别人外人知道了,一定会笑掉自己的大牙。

《我的女警妈妈》 第一章 免费试读

「妈,我去学校了。」

我小心翼翼地站在门口对妈妈说,然後飞快的看了一眼妈妈。

妈妈看着我,没有说话,叹了口气後,温柔的用她那洁白的手摸了摸我的头。

妈妈的手很漂亮,如同柔荑一般,皮肤如凝脂一般。摸在我的头上十分的舒服。

「行,别忘了我和你说的事情,自己去学校注意点。」

妈妈不放心地叮嘱着我,在她的心中最放不下的就是我了,也许是因为我看起来太好欺负了。

妈妈的名字很好听,叫黎绮雯,是个警察。她经常对我说,她随时都有可能在追捕罪犯的过程中丧命,到那时候,我需要学会如何保护我自己。现在的我看起来太懦弱了,妈妈有时候看我的眼神总是有些恨铁不成钢,我知道妈妈心中一定是觉得,作为一个警察的儿子,懦弱成这样,如果是被别人外人知道了,一定会笑掉自己的大牙。

我朝着学校的方向走着,虽然没有回头,但是我知道妈妈的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我。

最近我听见妈妈在接电话的时候,隐隐约约听见她说最近接了一个很紧急的任务,是需要去追捕一个罪犯,上头的指令是越快越好。我想妈妈一定又是在担心出去执行任务,没有人照顾我了。

妈妈今年叁十八岁了,她在别人面前总是一副冷淡面孔,也只有面对我的时候才会流露出一丝温情,毕竟我是她唯一的儿子,也是她的精神依靠,不过她也经常会训斥我。

我叫小桐,在学校,我不太爱说话,和其他同学不合群,所以总是被人欺负,他们总是喜欢偷偷的在背後用东西重重的打我一下,然後再跑掉,我也从来不会去还手,我不敢。

有一次我回家,妈妈给我洗澡的时候,突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然後问我是不是在学校被其他同学给欺负了,我不知道妈妈是怎麽知道这些的,不过我不想说,如果说了,妈妈肯定会更加难受,作为他的儿子,理应就是非常勇敢坚强的人,可惜我不是。

面对我的沉默,妈妈那一次发了好大火,甚至出了打了我,我觉得很委屈,在学校里别人打我,回到家里妈妈也打我,因此我变得更加的沉默了。有时候看见妈妈严厉的表情,我都会忍不住浑身颤抖。

叁十八岁的妈妈,还没有显出老态,看起来和外面二十几岁的姐姐差不多大。

在警局,也有好多年轻大哥哥喜欢我妈妈,我能看的出来,以前妈妈有时候会把我带到警局里面,在没有告诉他们我是她儿子的时候,他们都以为我是妈妈的弟弟。

那些人就会给我买礼物,我从他们的眼睛里看的出来,他们不是因为喜欢我才给我买礼物,而是因为我的妈妈。不得不说,妈妈保养的确实漂亮,每天回到家洗完澡,就是各种的水啊乳液啊,哦,对,还有面膜。不过更多的是妈妈天生基因好,身上的气质也总是能吸引到人。

妈妈喜欢披着头发,一头叁千青丝随意的搭在身後,削肩细腰,走路步态盈盈。有时候我很喜欢看她的背影,很迷人。

她眼睛里总是透露出的冰冷气息,那些大哥哥们说,妈妈的眼神让人忍不住想要打碎,他们总是在妈妈练习的时候议论她,然後盯着她挺翘的臀部看个不停,只是最後被妈妈发现後,面部了狠狠的将他们教训了一顿。

妈妈的嘴巴薄厚适当,唇如同玫瑰花一样娇嫩慾滴。他们都说,如果妈妈笑起来,肯定会比警局的警花还要美,可惜她总是不笑。但是我见过妈妈笑,妈妈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美,就好像是全世界都明亮了一样。

她最喜欢的着装就是白色上衣搭配一条短裙,短裙下套着黑丝,穿着高跟鞋,恐怕谁也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像是职场女精英的人是一名女警察。

当她抬手射击的时候,手臂绷紧,小腹也收紧,看起来非常性感,常常让那些大哥哥们看的流鼻血,当他们知道我妈妈有叁十八岁的时候,而且还有我这麽大一个儿子的时候,都被吓到了。

因为她看起来实在不是叁十八岁的模样。细眉星眸,看起来与当红小鲜肉相比也不差。

妈妈正襟危坐地坐在电脑桌前查看着案件信息,这次案件似乎很重要,大意不得,她的细眉皱起,双眼紧盯着眼前的信息,大脑里快速地理出了一个大概脉络。

她说她今晚,她需要去面见一个人,那个人是她的上司。我们回家之後,妈妈就进房间忙工作去了,而我也进了自己的卧室。

到了晚上,我饿着肚子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妈妈给我留下一张字条和饭菜。

我知道妈妈要去的地方是哪里,锁好门,我也溜了出去。

妈妈应该是没走多久,因为我们几乎是同时到达目的地的,不过我躲在大树後面,妈妈没有看见我。只见她警惕地往四周扫了一眼,确定没人跟踪,她才踩着细长的高跟鞋进去了。而我则是跟在妈妈的後面一起进去了。

似乎早有人在那里等候,是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妈妈穿着白色的衬衣,衬衣是贴身的,很好地勾勒出了她完美的身材,细腰盈盈一握,但又充满了力量,下半身穿着短裙和黑丝袜,展现了一双又长又直地腿,当她转身拿椅子的时候,那翘臀看的也是让人心动不已,真是让人称赞的好身材。我明显的看见这个男人喉结滚动了一下。

「什麽事?」

妈妈坐到那人面前直接询问,「一般有事都是在警局说,这次私下喊我是有什麽特殊任务吗?」

「你过来……」

妈妈依言靠过去,只听得那人絮絮叨叨地说了什麽,而後妈妈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他说完话後,还执起妈妈的手,轻轻拍了拍,语重心长地对妈妈说到:「现在也只有你有这个能力了,一定不要忘了你的身份。」

我在门外静静的听着,很是疑惑,为什麽要让妈妈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呢?

只见妈妈点头,那人松开手时不舍地抚摸了几下妈妈的手,眼睛里尽是柔情。

而妈妈则是不动声色地抽回了手,把资料拿了就离开了,那人叹一口气,咽下喉咙里的酒。

在妈妈快要出来的时候,我抢先就跑了出来,随手拦了一辆车,就匆忙的赶回了家。估摸着妈妈还有十来分钟的样子到家,我慌忙的扒了几口饭菜,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反锁了起来。第二天因为是周一,我需要上课,所以就早早的睡下了。

清晨,我起来洗漱准备上学,妈妈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我拿着自己的书包,坐着校车来到学校,桌子上的书又和以前一样,被人弄乱了,想也不用想,我知道是哪些人干的。不过这次他们很过分,居然在我的书上写满了变态两个字。

所有的书全部都写上了,我很生气,却不敢发怒,可是呆在这个学校里,我真的感觉到自己快要崩溃了。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在上课铃响之前,冲出了学校,回到家中,把自己反锁在房内。

没多久,我就听见重重的摔门声,肯定是妈妈回来了。我欣喜的跑到房门边上,想听一下妈妈在做什麽。结果只听见妈妈包含这怒气的声音传来。

「开门。」

听着妈妈的声音,我感到一丝害怕,下意识的就回了一句:「不要。」

我隔着房门听见妈妈重重的吸了一口气,然後换了一个语调对着我说道:「开门好吗,妈妈有事和你说。」

听着妈妈的声音变得柔和了,我犹豫了一下,打开了房门。

「你今天怎麽了?为什麽不上课?你早上不是到学校了,你们老师说你逃课。」

一开房门,妈妈就对着我质问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在申一个罪犯的感觉。

今天在学校受的委屈,加上妈妈的言行,我在也忍受不了勒,眼泪啪啪啪的往下掉。

「你是男孩子,有什麽事情是值得你落泪的?」妈妈语气里面包含着很多复杂的情绪。

「他们,他们骂我是变态,我……」

「他们骂你,你不会还回去嘛?」妈妈的语气听起来很无奈,也很失望。

我抬头看着妈妈皱起的眉毛,不由自主地想要伸出手去帮她抚平,但是看到她冷淡的眼神的时候,我又慌慌张张地把手收回来了。

「以後再遇到这种事情就别理了。」

妈妈告诉我应对的方法,可能她现在已经不奢望我能够勇敢起来了。

「对了,我这几天有重要的事情,所以你要照顾好自己,在学校别随随便便就被人欺负了,男子汉就该有个男子汉的样子。」

妈妈到最後还是又忍不住劝到。

「嗯……」小声的回答了一句之後,看了一眼妈妈,我又把头低了下去。

「哎。」妈妈重重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可能是觉得我无药可救了。

摸了摸我的脑袋,她回房拿了件睡衣就去了卫生间,而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不一会,卫生间就传来花洒喷水的声音。我家的卫生间门有点透光。

我看见妈妈正在用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她细长的胳膊拢着自己的长发,头微微上扬着,应该是在洗头发,翘臀透过门若隐若现,修长的大腿,微微分开,胸部随着呼吸一挺一挺的。

很快妈妈洗完澡穿着睡衣就出来了,头发湿漉漉的,因为没有穿内衣,我看见妈妈胸部的凸起了两个点。

「你还不去睡觉?」妈妈看着我还坐在沙发上,对着我不温不火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就飞快的跑进房间之中。而後的几天中,我都乖乖的在学校上课,尽管那些人如同往常一样欺负我,我都置之不理。很快又到了周末,这个周末,妈妈似乎要出去执行什麽任务,我想跟着妈妈出去看看,妈妈是怎麽执行任务的,因为不想再让妈妈为我担心。

清晨,如往常一样,做好饭菜,留下纸条,妈妈就踩着细长的高跟鞋就出了门。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我悄悄的尾随在後面了。她没有直接去警局,而是来到了离家很远的一个餐馆,对面据说是一个罪犯窝点,她的上级只是告诉自己在这里蹲补嫌疑人,然後查出他们的头目到底在哪里。这些都是妈妈在打电话的时候,我听到的。

餐馆附近还挺热闹,在妈妈踏进餐馆的那一刻,我明显的看见了收银台那的一个秃头油腻中年大叔对着妈妈咽了咽口水。而妈妈只是清冷的眼睛看了一眼这个男人後,没有说话,直接找了个空桌坐下,点了一瓶汽水,便自顾自的喝了起来。她双手自然的放在桌子上,大腿在黑色丝袜的包裹下,显得更加的修长。而我在餐馆旁边的电线杆那里躲着,悄悄的注视着这一切。

突然,我看见妈妈的眼睛一亮,顺着妈妈的目光望去,对面的楼道中走出一个中年男子,一个国字脸,看起来很正经的那种,我知道这一定是妈妈的目标出现了。

中年男子出来後,脚步没停,妈妈起身就追了出去,微风吹起飘逸的长发,翘臀在短裙的束缚下,似乎呼之慾出。

被盯上的男子仿佛并不知道自己的身後多了一位貌美如花的妙龄女子,还是自顾自地往前走,脚步匆忙又不失分寸,如果他真的往後看,看到身後的仿佛从地底下冒出来的美人。说不定那看似正经的脸马上就会原形毕露。

妈妈的脚步很轻,穿着那麽高的高跟鞋都没有声音,应该是为了防止前面的男人察觉,还故意保持了一段距离,小碎步轻盈地驾驭着她那细长高跟鞋,连接修长的美腿。

身边的景物逐渐变得陌生,而妈妈却丝毫没有发觉,也不屑于注意。她对身边的风景从来就不感兴趣,而且周围也没有什麽好看的,就算有,也不即此时她跟着的男人带给她的注意力。

她小心翼翼的盯紧男人,灵动的双瞳里全部都是面前男人的背影,她作为一个警察,是绝对不会让这个男人的身影在她的视线里消失。

有时候「螳螂捕蝉,黄雀在後。」的这句话也是形容她作为警察的这种注意力过于专注的人。一心全在自己跟着的人身上,却完全忽略了正在跟着她的人。

不过妈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亲生儿子就跟着自己的後面,并且警察局跟到了现在,她居然一直都没有察觉。我跟着妈妈一路走,不想在被别人骂成是变态了,所以我需要看下妈妈是如何工作的。

一栋房子模糊的轮廓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是一栋民宅,而看样子这栋民宅好像废弃了很久,看起来十分破旧,基本上没有什麽人住。估计只有打工的人为了省一些房租费,才会住在这里吧。

我看着妈妈一路跟着这个中年男人来到这里,到了民宅门口的时候,男人在门口定了定,向四周环顾了一下,便蹑手蹑脚地进去了。

见男人已经走进了门,妈妈在门外停顿了一下,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尾随在後面小心翼翼的走近了门。比起自己的安全,仿佛任务才最重要。而且,也没有人会对妈妈怎麽样,她自己也相信,绝对没有人能奈何得了她,妈妈有那种自信。

我没有跟进房间,而是在房子的窗户外面找到了一个比较好的视角,注视着房间的一切,房间里面很空,除了一个沙发和两把椅子,什麽都没有。刚刚的那名男子也不知去向,自己的妈妈似乎提高了警惕,眼睛四处搜索着。

「你在找我麽?」突然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我看见那个陌生的男子从一个角落里走出来,来到妈妈的身後,妈妈想都没有想,一个腿劈就朝後方踢去。这个男子似乎也是个练家子,闪身躲过黎绮雯的攻击後,一个反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臂,妈妈的手臂很嫩,很快就出现了一道红色的抓痕。男子在身後抱住了妈妈,将她的手控制住,脸靠近她的耳朵,轻轻吐着气息。

「你跟着我做什麽。」男子又问了一遍。

只见妈妈浑身一震,可能是因为男子靠的太近,气息让她觉得很敏感。趁男子不注意,妈妈挣脱了男子的控制。

妈妈看起来有些恼羞成怒,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妈妈何时被人这样调戏过,她没有说话,皱着细眉又是一个横扫,笔直的大腿扫像男子。男子右腿一挡,妈妈顺势一个劈叉,双手砍向男子,男子见妈妈不好对付,当即就扑向妈妈,直接把妈妈压倒在地,妈妈可能也没有想到男子会来这麽一招,妈妈被这个男人压住,完全没办法动弹。

看见自己的妈妈被这个男人死死的压在地上,我的身形动了动,随即又安静的呆在窗外的角落里,隐藏在暗处。这个男人看起来太强壮了,我内心涌起了害怕的情绪。

「告诉我,你是谁。」我听见男子又一次发问。

「我告诉你我的身份,你也告诉我一件事。」

妈妈眼神清冷的看着男子,缓缓的说道。我觉得妈妈此时的形象棒极了,临危不乱。

「嗯哼?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什麽?」男子玩味的看着妈妈说道。

「我想知道你们这次走私的幕後老板是谁。」妈妈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是条子?还是个女条子?这样吧,我现在不想知道你是谁,如果你愿意陪我玩玩,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怎麽样?」说着男子的手就覆上了妈妈的胸。

看着自己的妈妈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摸了胸,我心中涌起一阵怒火。可是看着男子凶狠的样子,我犹豫了一下,最後还是决定呆在原地不动。

「拿开你的狗爪子。」挣脱了两下,妈妈没有挣开男子的束缚,胸口开始微微起伏,似乎是在喘着气。她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狰狞起来,在我的印象中,妈妈是第一次有这样的表情。

「如果我说不呢。」

男子的手从妈妈的胸上顺着腰摸向小腹,随即又摸向了妈妈的翘臀。妈妈的表情依旧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但是胸部上下起伏的幅度越拉越大。这个男子的双唇直接覆上妈妈那性感的红唇,两片嘴唇蠕动着。我现在觉得自己就像是在看叁级片一般,只可惜这个女主角是自己的妈妈。

妈妈见到男子强吻自己,拼命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想要从男子的身下挣脱出来,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男子看上去有一米八几,身形微壮,少说也因该有个一百七十斤左右,而自己妈妈身高一米七零,体重也不过九十几斤而已,面对这样一个身形,妈妈就像是小鸡一样,被男子掌控着。

「没用的,你是挣脱不出去的,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和我做完这笔交易,这样你也能完成任务了不是?」离开妈妈的红唇,男子色眯眯的盯着妈妈的胸部说道。

「你放开我,你知不知道你很令人恶心。」妈妈似乎一点都不服输,又冲着男子冷声的说道。

男子当即也不再和妈妈废话,直接就准备撕开妈妈的白色衬衫。男子的手在里妈妈的还有五厘米的地方,妈妈一口死死的咬住男子的手,一声痛呼,男子把手扯了出来後,扬起手掌,想要打妈妈一巴掌,而妈妈瞅准了时机,从地上一跃而起,照着男子的命根子一脚踢了过去,男子没有反应过去,被踢了个正着。

「哎哟。」男子捂着自己的下体一阵哀嚎。「你个臭娘们,竟然敢踢老子。」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