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地狱蝴蝶丸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地狱蝴蝶丸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我的女警妈妈 我的女警妈妈

    妈妈的名字很好听,叫黎绮雯,是个警察。她经常对我说,她随时都有可能在追捕罪犯的过程中丧命,到那时候,我需要学会如何保护我自己。现在的我看起来太懦弱了,妈妈有时候看我的眼神总是有些恨铁不成钢,我知道妈妈心中一定是觉得,作为一个警察的儿子,懦弱成这样,如果是被别人外人知道了,一定会笑掉自己的大牙。

    地狱蝴蝶丸 状态:连载中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我的女警妈妈》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的女警妈妈》,是作者地狱蝴蝶丸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妈妈的名字很好听,叫黎绮雯,是个警察。她经常对我说,她随时都有可能在追捕罪犯的过程中丧命,到那时候,我需要学会如何保护我自己。现在的我看起来太懦弱了,妈妈有时候看我的眼神总是有些恨铁不成钢,我知道妈妈心中一定是觉得,作为一个警察的儿子,懦弱成这样,如果是被别人外人知道了,一定会笑掉自己的大牙。

《我的女警妈妈》 第十九章 免费试读

「绮雯,你把这些穿上呗,你要是穿上这些配上你这麽性感的身材一定诱惑极了。」

「你是不是病了,要我穿这些干什麽,放回去。」

「哎呀,绮雯你就答应我一次嘛,穿这个,这个的气质不比你穿个松大的睡衣性感多了。」

「你一定是疯了,这是职业装,在家穿这些干什麽?」

「哎呀绮雯,来吧来吧,我给你穿。」李伟然按耐不住了,妈妈虽然有些拒绝,但是最终在他的软磨硬泡中还是穿了,妈妈很是不情愿,有一搭没一搭的耍着小性子,李伟然则在一旁哄着,各种良言苦语的哄着妈妈穿上那套警服。

「在家里穿这些多怪的慌,你还真是个奇葩。」

「不。一会还有好东西要跟你说呢。」李伟然哄骗着妈妈。

果然,本来就是漂亮模子的妈妈换上警服後立马气质就不同了,从上到下,雪白无暇的白衬衫,清透净爽,一条小领带端庄秀丽,配上两个肩章,瞬间职场小白领的气氛就出来了,下身穿着一条黑色及膝包臀短裙,短裙下是妈妈性感半露肉的黑色丝袜,一直包裹着细长秀气的双脚,脸上穿着黑色半高的高跟鞋,妈妈往那一站,不仅透露着她警察的那种干净爽快的画风,还有就是李伟然脑子的想的黑丝诱惑,因爲妈妈的身材,穿上制服,活生生的一个制服模子,谁看了不能心动呢,更何况眼前这个李伟然看的妈妈都已经留口水了,差点忘记要啪啪妈妈,光是看着,脑子里就已经无限遐想了。

「绮雯,你真美,气质非凡。」

「上班的时候,哪天不是这样。」

「不,上班是上班,现在的你更美,都要把我的魂儿勾走了。」李伟然看的已经眼睛发直了。搂过妈妈,让妈妈坐下,然後做到妈妈的旁边,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一边欣赏一边抚摸着妈妈,妈妈的这身装扮把她的 S型曲线完全的显露了出来,坚挺的大胸在白衬衫里静静的呆着,李伟然看着妈妈的胸口蠢蠢欲动,随时上手半弧的动作抚摸着妈妈的大胸,「绮文,你真是脱离世俗的美,你就跟这白衬衫一样清澈。」

李伟然摸着摸着手就像下滑了去,盖在妈妈的大腿上,妈妈半透的丝袜若隐若现,你爲啥捏起一块丝袜,弹了一下,那种质感,永远都摸不够,李伟然的手在妈妈的大腿上已经打了不下十个来回,这是他深爱的大腿。但是妈妈却紧张的并起双腿。李伟然刻意的挑。逗,妈妈体内像有团热浪迅速扩散到血液,令她燥热难耐。

妈妈控制着自己,坐的笔直,向前坚挺的小腰,映衬着向後突出的臀部。李伟然从妈妈的脖子沿着後背一直滑,到妈妈的腰,再到妈妈翘挺的臀部。一条弯弯的大弧线,手感棒极了,如果这时候妈妈向後仰,垮着妈妈的小细腰。把妈妈紧紧的抱在怀里,该是多麽的好,李伟然一边摸着一边幻想。

「绮雯,我们玩点有意思的好不?」

「有意思的?玩什麽啊?」

「你猜猜。」

「看你一肚子坏水儿样儿,估计也想不出什麽好东西来。」妈妈一个白眼过来。

「哎,绮雯。你怎麽能这麽想我呢,我对你可是一心一意的。」

「那你说吧,什麽游戏?」

「咱们就玩跟你这个职业有关的好不好,咱们玩警匪游戏,你是那个警,我就是那个匪怎麽样?」

「你确实挺像匪的,不过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我才不玩。」

「不是过家家,这样咱们最後输了的要收到惩罚的,这个惩罚就由赢了的人定,好不好。」

妈妈白了他一眼「幼稚,我才没兴趣。」

「哎呀,绮雯。」李伟然一边央求妈妈,一边在妈妈的身上上下其手,摸摸这,捏捏那,就是不老实,妈妈对这个赖皮也是很无奈,不过反正在家也很无聊,妈妈又被他摸的起了性致,半推半就的也同意跟李伟然一起玩了,李伟然高兴坏了,这麽诱惑的女警,这个撩人的游戏。主要是可以借机找机会干上妈妈一票。

「那我们怎麽玩儿?」

「这样,你不是警察吗,我装作罪犯躲进房间的某一个角落,然後你寻找我,如果找到了呢,那我任由你处置,如果找不到的话呢,嘿嘿~~」李伟然向上挑了个白眼「那我可就不会手下留情咯。」

「哪还能轮得到你手下留情的份儿,别忘了我是什麽身份!」妈妈信誓旦旦的说,内心里充满了自信。

「那可不一定哦,还是有漏网之鱼的哦!」李伟然故意以挑逗的语气撩着妈妈。

「现在就开始吧,你自己查三十个数,然後就可以找我了。」妈妈闭上眼睛心里默默的查着,说时迟那时快,李伟然居然嗖的一下不见了踪影。

「豁~还挺快。」妈妈睁开眼睛,李伟然已经不知道躲到了哪里,妈妈悄悄的推开房门,挨个屋子寻找,窗帘後,柜子里,床底下,妈妈以她精锐的眼神四处搜查着,敏锐的耳朵搜听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声响,妈妈暗暗合计到「这家夥藏哪了,这不是在挑战我警察的身份麽。」

李伟然凭着瘦小的身躯,敏捷的动作,居然爬到了柜子顶上,用一些东西遮挡住自己,尽量的调整呼吸。妈妈还真的被蒙蔽住了,没想到他会爬的那麽高,妈妈找了好半天,费了很大力气,然後实在不行了就放声喊了李伟然,这应该就代表她输了,但也是一种策略,最後李伟然实在忍不住了,飞一般的轻跳下来,然後直接从妈妈身後抱住妈妈,开啓了一番强奸,

「你……」妈妈还没等说完,已经被李伟然的大唇亲吻住,李伟然紧紧抱住妈妈的细腰,妈妈向後挺着身子,苦苦挣紮着,双手用力的拍打着李伟然的後背,但是,李伟然死都不撒手,裹着妈妈的双唇,放肆的舔着,最後用舌头撬开妈妈的嘴,伸了进去,和妈妈交织在一起,妈妈慢慢的手变得老实些了,只是偶尔的捶打李伟然几下,李伟然现在已经是半得手状态,吻着吻着,一点点,一步步的将妈妈蹭到柜子旁,把妈妈按在柜门上,胡乱的抓着妈妈的傲挺的双峰,揉着,捏着,

「嗯,轻点儿,疼。」

李伟然有些激动,手劲儿也大了些,不过并没有缩小力气,妈妈越是觉得有些疼,他才越感觉到刺激。

渐渐的,李伟然的用嘴盯着妈妈的头部,双手向妈妈的下手游去,妈妈扭动着身子并紧双腿,双手向外推着李伟然,「别动,要干嘛。」

虽然妈妈发出的声音李伟然并没有听清,但是李伟然应该知道妈妈是在反抗着,不过反抗也好,李伟然只是在妈妈的下身处打着盘旋,摸的妈妈下体一阵火热,浑身发燥的感觉,妈妈也想要释放这种能量,但是嘴上还是反抗着。李伟然双手擡起抓住妈妈的肩膀,一个转身,妈妈便半趴在柜子上,半弯腰状态,屁股撅的老高。双手紧握着柜门的把手,一副等待被插的样子,这个样子在李伟然看来再性感不过了,更何况妈妈现在一身警服在身,简直诱惑的不得了,「对,就这个姿势,不要动。」

李伟然赶紧搓了搓几下自己的大屌,还处在半硬不硬的状态就从後面插进了妈妈自己流了淫水的小穴。

「啊……」妈妈的这一声啊叫的有些销魂,李伟然的大鸡鸡瞬间硬了不少,开始着对妈妈的疯狂输出。早在玩游戏的时候,李伟然就已经顺手把窗帘拉上了,爲了就是现在营造一个昏暗又能看清的氛围,李伟然手拍着妈妈的大屁股,啪啪作响,妈妈被拍的哇哇乱叫,每一声,都惊荡心魂,妈妈双手握着一只柜把手,好似把所有的痛苦都淩驾于这个之上了,妈妈高挑的身材穿着高跟鞋,撅着屁股,这种,在昏暗的屋子里,做着这麽刺激又痛苦又快乐的事,心里多多少少有了些许的满足。

「慢点儿,慢点儿。」这时候李伟然自己一只手臂挎起了妈妈的一条大腿了,妈妈流着淫水的小穴侧漏着,正在被李伟然梆硬的大鸡鸡一顿抽插着。

「不要,放下来,这个姿势……嗯……」

妈妈感觉这个姿势真的好骚好浪,感觉有些羞耻,虽然屋子里并没有别人,但是妈妈反抗的同时屁股更希望用这种骚气浪荡的姿势。

妈妈被干的快要支撑不住了,连大长腿都已经打弯儿了,李伟然又一个用力,讲妈妈转过身来,双腿站在地上,身子趴在床上,妈妈的双肘拄着床,後屁股翘的比刚才还要高很多,李伟然的大鸡鸡一直都没有离开妈妈的小穴,换一个姿势继续干着。

嘎吱嘎吱,很明显的撞床声,李伟然挺着床的声音十分的刺激,妈妈却更加羞耻了,她一个低头将自己的头藏在了床单上。床单都已经被妈妈抓的褶皱了,李伟然的大鸡鸡把妈妈的小穴都已经插的红润了,一边抽插,一边用手绕过妈妈的小腹,在妈妈的小豆豆上做着文章,妈妈的下面已经舒服极了,这种快感来的很彻底。

「呼~好累。」李伟然有点大喘,「绮雯,我们去沙发上吧」于是从身後搂过妈妈的腰,把妈妈抱到了沙发上。

「休息一下吧,刚才这一阵好累。」妈妈听到这句话瞬间感觉有些羞耻,很不好意思,于是扭过头也在一旁休息着。李伟然的眼珠滴溜溜的直转,在妈妈的身上到处打量着,看着妈妈侧放的修长大美腿,李伟然又有点蠢蠢欲动了,想让妈妈帮他吹。

「绮雯,怎麽办,又硬了。」

妈妈还没有缓过来神,这个李伟然居然又醒了,妈妈漂了他一眼很是无奈,「硬就硬着呆着吧。」

「不啊,绮雯,硬着好难受的,憋的慌,要不你帮我一下吧。」李伟然赶紧亮出自己的大鸡巴,让妈妈舔,妈妈也并没有拒绝,抓起李伟然当啷的鸡鸡塞进了嘴里,「啊」,李伟然一声低吼。「舒服,舒服。」本来快要软下去的鸡鸡被妈妈这麽一吃,又硬了起来,渐渐的撑开妈妈的嘴,那麽的舌尖在李伟然的龟头上打着转转,李伟然也被刺激的有些受不了,却又挺喜欢这种感觉,一边嚷嚷着受不了一边让妈妈多这样来几下,连自己都感觉自己好贱,妈妈的小牙时不时碰到李伟然的大鸡鸡,李伟然能感受到妈妈的牙齿,妈妈的舌头,刺激又神秘。

「啊啊啊~~」李伟然不停的低吼着,他应该是舒服坏了,妈妈这样坐着,双腿并排侧放到沙发上。两个高跟鞋重叠,弯曲的水蛇腰,一身制服诱惑,李伟然也是受不了了,伸手解开了那麽白衬衫胸前的一颗纽扣,衣服弹开了,妈妈的酥胸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吼出来的酥胸柔软细嫩,若隐若现,如此的诱惑,李伟然兴奋的把手从妈妈的衣领里伸了进去,揉捏妈妈的大胸,这伸进衣服里任意捏抓的干净跟漏出来的感觉还真不一样,有一种想去探索又不想打破这神秘的感觉。

妈妈这样老实的舔着,又老实的让摸着,李伟然还有点不适应,从前妈妈在他的身下越是闹的厉害,他越有种想征服感,但是这次妈妈不做反抗让李伟然感觉似乎少了一些情趣,「绮雯,今天怎麽一反平常,都不反抗一下呢。」

「你不是喜欢顺从的吗?」妈妈一口吐出来李伟然的大屌,已经被裹的绑硬了。

「是倒是,不过你突然不反抗,总感觉少了些什麽,还是反抗一下吧。」李伟然笑嘻嘻的。

妈妈秒变,「那我把衣服脱下去吧,正好不爱穿。」

「别别别,好不容易才穿上的,这麽性感这麽妩媚,干嘛要脱掉。」

「你看你穿着这衣服多麽的性感,我的魂儿都早已经被你勾走了。」

「话这麽多。」

「绮雯,你这身装扮应该配上一个撩人的姿势,这样,你背对着我跪在沙发上。」

于是,还没等妈妈动呢,李伟然就抱起妈妈,让妈妈跪在沙发上,双皱拄着沙发的靠背,然後屁股撅的老高,浑圆的翘臀连着两条细瘦的大腿,那个黑色的包臀裙被撑的紧紧的。李伟然双手按在妈妈的翘臀上,打圈的抚摸着,妈妈这个动作也是极其销魂,摸了好一阵,李伟然的双手渐渐从妈妈的裙底伸了进去,抓住妈妈的丝袜一点一点的从大腿根往下把,慢慢的,慢慢的,他更喜欢这种慢条斯理的往下褪去丝袜的过程,性感极了,渐渐的,妈妈漏出来了皮肤本色,嫩白嫩白的,李伟然刚才把丝袜褪去了一般,在妈妈的膝盖处悬着,然後上手去捏这个想要吃点的嫩腿。

妈妈被李伟然在身後抚弄的,身体敏感的做出了反应,妈妈感觉到自己的小穴已经潮湿了,身体也在升温,而妈妈撅着大屁股也正等待着有人能给那个饥饿的小穴填满。

李伟然的手伸进了妈妈的裙子里,裙子里面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麽,只是从妈妈扭动的屁股和波澜起伏的低吟声,就知道这个李伟然已经下手了。

妈妈下意识的夹紧屁股,因爲李伟然的手指每扣一下。都刺激着身上的神经,妈妈一直有频率的夹紧屁股,这个动作看起来真是令人忍不住了,李伟然抽出了手,手指上沾满了粘液,两个手指互相沾一下,能抻出黏黏的长丝。

李伟然突然的拍打了一下妈妈的翘臀,毫无准备的妈妈也突然叫了一下「干什麽?」

「干什麽,当然是干有趣的事了。」李伟然似乎没了刚才的柔情,两手上去扒下了妈妈的黑色包臀裙,妈妈的屁股裸露在眼前。李伟然。一手捏着一半的屁股,脑袋塞进了中间的那一道河流,妈妈被舔的痒痒的,跳动着身子。祈求李伟然不要再舔了,「真的痒的不行了。快停下来,不要舔了。」那麽下面被舔的难受,自己却又控制不了李伟然。李伟然感觉到妈妈越是反应的强烈,越是使劲儿换着花样在妈妈的小穴上下功夫,舌尖的频率不断的加快,妈妈痒的不行起又起不来,趴又趴不下的,李伟然的舌头尽力的伸进妈妈的小穴,在妈妈的穴门口插入着,虽然不太深,但是舌头的灵魂度就够妈妈受的了。结束了这一阵的狂舔,妈妈已经被折腾的全身无力了,所做的反抗在李伟然眼里简直不值一提。李伟然撸了撸自己的大屌,用龟头蹭着妈妈潮湿的小穴,又把妈妈弄的痒痒的,然後趁着妈妈不注意,一把挺了进去,妈妈一次又一次的被顶到花心,从身下传来的快感变成了呻吟从妈妈的嘴里呢喃出来,身後的李伟然有着输出不完的动力,插的妈妈肘拄沙发,双手挠墙。眼看着墙上出来一道道抓痕。妈妈痛苦的皱着眉,死死的咬着嘴唇。

李伟然不由自主的加快了东西,「嗯嗯……啊,轻点儿~」妈妈感受到了身後的那阵猛烈,嘴里停不下来的呢喃着。

插着插着,李伟然渐渐的快要到了高潮,完全的释放着自己内心的野兽,快马加鞭,尽情的将妈妈占爲己有。这如食罂粟的快感,使得李伟然尽情的放飞自我,毫无顾忌的输出着。

而跪在自己身前的这个女人,带着无尽的诱惑。李伟然一次又一次的占有着。

李伟然有些累的大喘粗气,妈妈也是消耗了很多的体力,快要支撑不住了,于是李伟然抱起妈妈,让妈妈平躺着,然後压在妈妈的身上,双手紧握妈妈的大胸,就连翻身的这个过程李伟然都没有抽出自己的大屌,妈妈是费了很大力气一条腿绕过李伟然的胸前,直接来个男上位。

李伟然又是占了总攻势,压着妈妈,一个沉腰,插进了妈妈柔嫩的紧致,开啓了狂野的进攻。

妈妈的下面被大屌涨开了几百次,每一次都张开与收缩都能给妈妈带来无尽的快感。

「你慢点,慢点儿。」妈妈有些受不住这麽猛烈的攻势,李伟然自然也是累了够呛,慢慢的放慢了速度,妈妈躺在沙发上享受着这柔情的抽插,妈妈不知不觉的双腿又扣住了李伟然的身子,李伟然也借势掰开了妈妈的双腿,尽力的插的更深。妈妈的双脚在李伟然的後背上也不老实,紧紧的勾璇着,不过这样感觉深深的将一个人扣住,李伟然也逃不掉,只是在这双腿的包围下,李伟然的性致更浓烈了。

被妈妈双腿紧紧扣住的李伟然动弹不得身子,之後便趴在妈妈的大胸脯上喘息,裹着妈妈薄嫩细致的皮肤。

「绮雯,你坐上来。坐到我身上。」

「嗯~~」妈妈低吟一声。并没在意李伟然说的什麽,李伟然抱起妈妈,然後自己像後躺,妈妈自然身体也跟着潜意识的起来坐到李伟然身上李伟然短小的身躯在妈妈细长的腰间下那麽的不匀称。

妈妈拄着李伟然的胸膛,挺着胸脯,後翘着屁股,在李伟然的身上肆意索取着,李伟然的目光只能直视着妈妈的大胸,妈妈的没一下扭动,那个胸脯都跟着若隐若现的展现在李伟然的眼里,被吞到腿根的黑色包臀裙打起了褶皱,妈妈的大长腿看起来更加的长了,李伟然在妈妈的腿上上下滑摸,妈妈抖动的双峰刺激着他的眼球。

「快点动,快点动。」李伟然慵懒的在身下享受着,妈妈潜意识支配着身体渐渐加了速,一边索取一边哼吟。李伟然挺挺腰间,还帮妈妈助着力。「这小样子真性感,真想让你永远也不下去。」

妈妈偶尔拍几下李伟然,捏着李伟然胸前的肉,李伟然被捏的更是兴致大起。

妈妈穿着制服的样子诱惑的李伟然快找不到北了,一双翘起的高跟鞋不舍的被脱下。

屋子里满是淫荡的气息,妈妈小穴里的淫水已经横流,李伟然的大鸡鸡正捅着妈妈,恨不得捅的更深,妈妈呢,前後左右的变换着摇晃,似乎是想寻找各个角度的刺激。

「想你向来都高冷的形象在大家面前,如今床上却是这麽的放荡,骚气。」李伟然暗暗想着,越想越激动。

「嗯,摸我,」妈妈自己都已经说话含糊不清了,恐怕是已经爽到不知道怎麽说话了,妈妈索性拿起一只手自己揉着自己的大胸,另外一只拄着李伟然。李伟然似乎很少能看到妈妈这麽放荡的自己索取着,下面吮吸的还不够,还要上面也揉着。李伟然心里暗暗欣喜,看着妈妈自己扭动,自己淫叫,自己揉着大胸,在李伟然的心里有种慢慢的自豪感。嘴角的坏笑也从未间断过。

李伟然在身下也挺着腰臀向上顶着妈妈,助妈妈一臂之力,这样似乎能插的更深一些,妈妈也比较喜欢这样,两人互相配合着,终于在一阵疾驰的速度下,李伟然成功的又内射了妈妈,妈妈瞬间就不动了,身体有些发抖,李伟然赶紧伸手扶住妈妈,然後把妈妈搂在怀中,看着妈妈在自己的怀抱中高潮着,李伟然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就这样躺在自己的怀里享受着高潮的余温,这次他射了还要觉得开心,李伟然不断用手摸弄着妈妈的头发,像丈夫一般的温柔。妈妈呢,也在猛烈的性爱之後享受着这份快乐。

?稍作休息後,妈妈突然想到刚才这个可恶的李伟然又没带套,于是突然的一下,从李伟然的怀里坐了起来,「怎麽了,绮雯?」

妈妈盯着李伟然,呆了两秒「你说呢。还问,不带套,害的我还得出去买避孕药。」

「没事的吧,不能那麽容易中枪啊。」

妈妈白了他一眼,不太开心「你不对我负责,我还要对自己负责呢。」

李伟然瞬间好的很不好意思,很是尴尬。低头脸憋的通红,支支吾吾的也说不出来个一二三。

妈妈也休息过来了,起身穿上自己的衣服,甩门而去,临走前吩咐李伟然把家里收拾的干净一点。李伟然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妈妈点头答应着。

天色渐晚,妈妈走回来的时候,也正巧我放学,艾米莉一如往常接着我放学回家,可恶的黄强赖皮般的跟着我们,艾米莉高挑的大个走在前面,我俩像个小随从一样在後面蹦蹦哒哒的跟着,突然黄强一眼看到了妈妈,向妈妈挥手「嘿阿姨,阿姨,我们在这啊。」黄强一边挥手一边往妈妈方向跑去。

妈妈只听见了声音,还没看到我们,原地转了一圈眼睛才搜到我们。黄强看到妈妈兴奋极了,开心的要命,虽然在妈妈心里他只是一个跟我一般大的孩子,但是黄强却是一直惦记着妈妈。

妈妈朝我们这边走来,黄强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妈妈,妈妈走到了跟前,黄强高兴大呼,

「阿姨又见到你了,真是高兴,阿姨,晚上我还要去你家吃饭。」

「谢谢你啊艾米莉,这麽用心的每天接孩子们放学。」妈妈语重心长的说,心里对艾米莉十分的感谢。

妈妈并没有搭理这个黄强,因爲他向来都是这样,妈妈也很烦这个黏糊鬼,就连我也烦透了,没事的总来我家蹭什麽饭,我厌恶到了极点,但是这些情绪我只能掩藏在心底,谁让我这麽懦弱呢。

简单聊了几句,我们几个一同回了家去,一路上,艾米丽走在最前面,我们几个跟在这个人高马大的外国妞後面,这个黄强趁着艾米丽没看到总是对妈妈动手动脚的,不是想要轻轻的搂着妈妈的腰就是魔抓伸向妈妈浑圆的屁股,悄悄摸向妈妈的屁股的黄强,手里一感受着妈妈一扭一扭的,弄得黄强下面一阵火热,小弟弟都开始不老实了。这一幕幕都被跟在後面的我看在眼里,我好想上前打这个混蛋几百回,但是无奈,我伸不出这个手,只能眼看着妈妈受委屈,後来妈妈看到黄强这些小动作後一把甩开了他的手,狠狠瞪了黄强一眼,然後快步的向前走,黄强也真是没脸,依旧蹦蹦哒哒的像什麽事都没发生似的。

我们几个人就一路回了家,回到家後,看到李伟然已经匆忙打扫好战场後正坐在沙发上等待着我们回来,一看到我们一群人回来,李伟然突然变得十分高兴。不过看到黄强也来到了家里,黄强看了李伟然一眼,并没有做声李伟然也没有做声,只是两人对视了一下,妈妈到家换好了围裙,一副家庭主妇的样子,准备去厨房做晚餐,毕竟屋里好几个人等着吃饭呢。

「你们几个在屋里消停的看电视,我去给你们做晚饭。」

我们一个个的小眼睛像个小精灵似的都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妈妈,等待着接下来丰盛的晚餐。

「阿姨,阿姨,这麽多人的饭。你自己做太辛苦了,我去帮你吧。」

刚刚安静下来的黄强又像一只跳兔一样蹦哒起来,紧跟随妈妈去了厨房,关上了房门。「阿姨,你说别人家的厨房都是饭菜的味道,怎麽就你家的厨房一股你身上单单的香气呢。」

「去一边去,别在这捣乱。」

「不要嘛,阿姨,我给你打下手。」真的是打下手吗,应该只是下手吧,黄强紧盯着妈妈傲翘的丰臀,和臀下两条十分诱惑性感的长腿。

「去帮我把菜摘了。」

黄强笑嘻嘻的接过菜盆,还顺手摸了一下妈妈的手,妈妈瞬间抽回了手,拍打了他一下,「老实点。」

「恩恩恩,」黄强稍微低头擡眼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妈妈,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摘好後,妈妈开始洗菜切菜,两手都占上了,黄强开始了他的小动作,在妈妈的屁股的轻轻的摸,从上到下,由外至内,再到大腿根儿。哇,那衣服下面是丰满柔滑的肉体,摸起来舒服极了。黄强什麽也不顾胡乱的摸了起来。

「你起来,滚开。」妈妈十分讨厌这个多动症一样的孩子,但是奈何黄强没脸没皮,门外李伟然和我还有艾米莉都在家,妈妈也不敢大声呵斥他,黄强也正是借着这个机会展开对妈妈的偕油。

妈妈扭动着屁股,呵斥着他,企图甩开这只在自己身下胡乱摸的手,但是这样扭动的动作在黄强眼里更加诱惑了,都不用自己动,妈妈就已经主动了,摸着摸着,黄强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小弟弟早已支起了小帐篷。厨房里没人看到,黄强的手绕过妈妈的身子伸进了围裙里,围裙里那只黑暗的咸猪手在妈妈的小腹上画着圈圈,弄的妈妈痒痒的,「快拿开,还想不想吃晚饭了?」

「阿姨,你的腰好细啊,好想双手握着在後面,恩,恩!!」黄强的脑袋里此时正在意淫从後面深入妈妈的场景,妈妈撅着屁股在他的丁丁前乱蹭,使劲儿的索取,这一切都在黄强的脑子里做着慢放,妈妈被他扰乱了思绪,都忘记了怎麽做菜的先後顺序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