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errgy免费 errgy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一瓢饮 一瓢饮

    娱乐圈破镜重圆文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世间有百媚千娇,独你在我心中最重!”  开始男女主因为有点误会所以分开了,后来男主挽回,男主也算渣男洗白吧,后面有两个可爱的小包子。

    errgy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一瓢饮》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一瓢饮》,是作者errgy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娱乐圈破镜重圆文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世间有百媚千娇,独你在我心中最重!”  开始男女主因为有点误会所以分开了,后来男主挽回,男主也算渣男洗白吧,后面有两个可爱的小包子。

《一瓢饮》 ☆、厨房情趣 免费试读

洛绪苒酸软无力地倒在床上,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白嫩的屁股翘着,穴口流淌着乳白色的精液,看得郑梵霖又是一阵邪火,想要再次把欲望送进去,只是看见洛绪苒那可怜样,又心生不忍。

郑梵霖从後把洛绪苒搂入怀中,她的身体娇小,被郑梵霖一双有力的臂膀完全抱住,她吐纳着呼吸,胸口还在不断地起伏。

两个人静静地相拥在一起,没有多余的话语,空气中散发着欢爱後的气息,既淫靡又甜蜜。

过了许久,洛绪苒翻动身体,面朝着郑梵霖,笑道:“你尽兴吗?”

郑梵霖诚实地摇摇头,然後拿着洛绪苒的手按到自己的阴茎上,苦笑道:“还硬着。”

洛绪苒面红耳赤,为难地说:“那你是不是还要啊?”

“算了。”

“其实我还是行的。”

郑梵霖取笑道:“现在还行,我怕你待会儿不行了,你可不是一次性的,我要反复用的。”

洛绪苒羞恼地想打人,郑梵霖一个跳步就迈下了床,站在旁边开心地笑道:“洗个澡,做午饭了,吃你没吃饱,只能用食物来填了。”

“你胃口太大了。”说话的同时,洛绪苒张开双臂示意郑梵霖抱她,郑梵霖把人从床上抱起来後,洛绪苒就双腿把他夹得紧紧的,那根还翘立的肉棒时不时的就要戳一下她的阴户,当他们走到浴室时,郑梵霖就像受了一场刑罚般,已经满头是汗了。

郑梵霖把洛绪苒放下後,就弯腰放水,这个时候洛绪苒起了恶作剧的念头,她先是戳戳郑梵霖的腰腹,又是挠挠他的腋下,见郑梵霖毫无反应,就生气地说道:“听说怕痒的男人才会怕老婆。”

郑梵霖转身把光溜溜的洛绪苒拉到怀里,捏着她的下巴轻轻地亲吻,很认真地说道:“怕老婆不一定就会疼老婆,我觉得我这个方面做得还是不错的。”

洛绪苒笑着说了个臭美,就甩开郑梵霖的手臂,迈进浴缸里,她见郑梵霖没有进来的意思,不满道:“不一起吗?”

“你是在邀请我吗?”

洛绪苒不甘愿地点点头,郑梵霖这才抬腿迈进去,洛绪苒马上靠到他怀里,说道:“你平时是不是都一个人住啊?”

“是啊,不过以後有你了。”

“我又没说跟你一起住。”洛绪苒嘟着嘴回道。

“都是我的人,不跟我一起住,还想跟谁一起住啊?”郑梵霖粗鲁地用自己坚硬的下体去顶撞洛绪苒的柔软,吓得她就是一阵尖叫。

“那万一……”

郑梵霖神秘地笑道:“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

“不对啊……”这地址还是她同学发信息给她的呢。

“这里的地址是我发的,从始自终这里都是我一个人住,我特地引你过来的。”

“啊?”洛绪苒忽然糊涂了,“你发的?”

“是啊,我在你们学校门口见过你,可是碍於身份的压力,不敢明目张胆地追求你,只好把这段感情压在心底,不过最近我想你想的在会议上走神,梦里全部都是你的倩影,於是就有了今天的发展。”

洛绪苒不屑地冷哼道:“你怎麽知道我就会同意跟你一起啊?”

“直觉,如果你眼光好的,自然不会错过我这麽优质的男人。”

洛绪苒忍不住笑道:“没见过你这麽爱夸自己的人。”

“可是你喜欢,不是吗?”郑梵霖自信地讲道。

洛绪苒的脸上全是幸福的笑容,转头就和郑梵霖的嘴唇贴在一起,两个人吻得激情缠绵。

做午饭的任务自然是交给了洛绪苒,只是郑梵霖非逼得她赤裸着身体穿围裙,弄得面红耳赤,不过为了满足他的恶作剧,最後她还是照做了。

郑梵霖虽然没有袒胸露背,但是只系了一条松垮的睡袍,里面未着寸缕,他一直端详着身穿粉红色围裙的洛绪苒,那目光里全是玩味的打量,更像在欣赏艺术品。

洛绪苒被郑梵霖做了一次後,现在双腿还是使不上劲,勉强才能撑着,郑梵霖还在背後用火热的目光盯着她,像是一道灼热的火焰,烧得她更加难以把持自己的双腿。

洛绪苒本想做些中式菜式,可是她现在有些不敢碰菜刀了,万一一个不稳,她可能就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洛绪苒决定给两个煎两块牛排,顺便还可以使唤一下闲来无事的男人,免得一直盯着她瞧,怪不自在的。

郑梵霖自然没有异议,他让洛绪苒做菜,其实只为了看她穿这件特意给她准备的围裙而已,从正面看,这条围裙是遮住了她重要的部位,可是从背面看,却是一片春光尽显无遗,白皙柔嫩的肌肤,圆润的臀部,修长的双腿,还有那若隐若现的私处,似乎在召唤他来探望,一思及此,腿间阳物又开始膨胀了。

郑梵霖走到洛绪苒身後,伸手探入围裙,毫不客气地握住她胸前两团白嫩的乳房,大力地揉捏搓弄,下体也在时不时地蹭弄,洛绪苒偏过头,问道:“你要吗?”

“就让我这样弄一会儿。”郑梵霖哑着嗓音说道,他喷出的热气烫热无比,不断得侵蚀着洛绪苒的神经,她静静地站着,由着身後的男人在她身上爱抚点火。

郑梵霖闭着眼睛,享受着怀里的温香软玉,他蹭弄了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洛绪苒,这样做其实未缓和他的冲动,反而让欲望越来越强,只是白日宣淫并不好,起码不能给洛绪苒这样的坏印象。

郑梵霖忍着欲火焚身的痛苦,听从洛绪苒的指示,从冰箱里拿出牛排,开始人生的第一次煎牛排……

洛绪苒绕到郑梵霖的身後,双手环抱住他,脸颊紧紧地贴着他的後背。

郑梵霖笑道:“撒娇呢?”

“不对哦。”洛绪苒神神秘秘地回道,然後轻轻一拉他的腰带,睡袍随即就敞开了。

郑梵霖似乎意识到危险的气息,语气里带了紧张,警告道:“别闹,我还在煎牛排呢。”

“你煎你的牛排,别管我。”

说话的同时,洛绪苒成功摸索到了郑梵霖的性器,如她所想的那麽粗硬滚烫,她双手紧握住便开始套弄。

郑梵霖本能地弯腰抬臀,自己最致命的部位被洛绪苒紧紧抓住,他舒服得想吼叫,只是张口而出的却是:“放开。”

“嘴硬。”洛绪苒嘲讽道,於是更加卖力地摩擦粗长的硬物,她感觉得到在她的套弄下,阴茎还在变大。

郑梵霖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快感,他很快就丢下手中的铲子,双手撑在厨台上,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由洛绪苒主导的性事里。

洛绪苒没弄一会儿,就双手酸麻,这个姿势并不好受,尤其郑梵霖的体格比她大了那麽多。

意识到洛绪苒动作的减慢,郑梵霖干脆转过身,洛绪苒顺势就蹲了下来,双腿跪在郑梵霖的脚上,张嘴舔了舔圆大的龟头,然後绕着它不断地打转舔舐吞吐,双手重新附到肉柱上,又粗又长的棒身上面血管萦绕,青筋爆起,洛绪苒却是爱不释手地套弄摩擦,她知道这根肉棒看似狰狞实则给她带去了灭顶的快感,那销魂的滋味现在还残留在体内,像是随时会爆发。

洛绪苒的嘴巴很小,吞着粗大的性器很费力,不过她很努力地尝试,想要尽量地将它容纳在怀里,她不断地想要撑大嘴巴,让肉棒尽可能多的塞进嘴里,直到喉咙口像被堵住了,一阵阵反胃恶心的感觉後,洛绪苒才把肉棒吐出来。

郑梵霖居高临下地望着渴望已久的人吞吐着自己的性器,这样的滋味很让人兴奋,虽然洛绪苒的技术并不算好,可是却涌来了一阵阵的快感,趴在他腿间帮他口交的人不久前才被他进入了一次,现在她又用嘴巴伺候着自己的鸡巴,这样两次体验足够他回味很久了。

从郑梵霖的角度望下去,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围裙下两团饱满的乳房,他的手心还记得它们有多柔软,捏在手里让人舍不得放开,那两颗肉粒被他轻轻一碰,就会硬硬地发胀,跟它们的主人一样非常敏感。

洛绪苒双手捧着胀硬的鸡巴,舌头沿着棒身从根部舔到顶部,又从顶部舔到根部,如此地反复舔弄,有时候会含着龟头舔舐,有时候会含着软袋吞吐,这麽淫荡的动作她做得很认真,丝毫没有伺候男人生殖器的色情。

洛绪苒偶尔会抬头问郑梵霖的感受,问他舒不舒服,她这样做行不行,简直就像一个虚心请教的好学生,这让郑梵霖更加疯狂,会忍不住在她手心冲刺起来,他力道凶悍,洛绪苒总会握不住,就会用娇嗔的目光责怪他,结果可想而知,往往是让他更加亢奋,阳物膨胀更加严重。

郑梵霖也不知道由着洛绪苒胡来是对还是错,他当然很喜欢洛绪苒这样对待他,不过技术不娴熟的她替他口交就是另一种甜蜜的折磨,旁边牛排“滋滋滋”地响着,他想着估计都要焦了,於是握着洛绪苒的双手,上下套弄起自己的阴茎。

洛绪苒机械似的被郑梵霖掌控着节奏,她张大嘴巴,含住龟头舔弄,虽然她知道自己的技术不敢恭维,不过还是想多加尝试,给郑梵霖带去不一样的感觉。

郑梵霖套弄的速度很快,洛绪苒能感觉到自己的掌心和他的肉柱做着高速的相对摩擦运动,温度在急剧攀升,她的手心很烫很热,巨物越来越硬。

郑梵霖嘴上发出野兽般的低吼,他知道自己快要射精,随着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他射意越来越强烈,虽然把精液射入爱人口中,可以让他得到更大的满足,不过他还是舍不得看她难受的样子。

郑梵霖在临界爆发点的时候,抽出了自己的阴茎,随即马眼处就喷出了灼热的精华,虽然没有可以射入洛绪苒的嘴里,不过喷射到她身上时,还是有不少溅到了里面。

洛绪苒紧蹙眉头,嫌弃道:“好腥。”

高潮後的郑梵霖没什麽力气,无奈地笑道:“去漱漱口。”

洛绪苒干脆瘫坐在地上,撒娇道:“你吻我。”

郑梵霖缓解了一番高潮带来的余韵,才叹着气把洛绪苒拉起来,轻声责怪道:“又脏又冰的,也只管坐下去,像个小孩子。”

洛绪苒双手挂到郑梵霖的脖子上,凑上去吻他,舌头很自觉地钻进他的口腔中,将残余的精液渡到他嘴里,然後就逃也似的离开了,得逞地笑道:“是不是很腥?”

“小坏蛋。”郑梵霖宠溺地骂道,自己的东西自然不会恶心,只是没想到洛绪苒虽然一脸嫌弃,可是举止之间却很坦然地接受了,没有反胃呕吐,而且还拿来开玩笑,证明她其实并没有厌恶。

洛绪苒除了口中,脸上和身上被射得更多,白浊在她赤裸娇躯缓缓地流淌下来,不由地添了几丝情色和淫靡,洛绪苒用手指滑了一些凑到郑梵霖跟前,笑嘻嘻地说道:“要不你帮我身上舔干净吧,叔叔?”

叔叔这个称呼让郑梵霖多了一丝禁忌,同时也多了一丝兴奋,他笑骂道:“不准闹了,去擦干净。”

“是你弄的,就要你负责擦干净。”

“好好好,不过我得先弄完已经焦掉的牛排。”

郑梵霖的话成功让洛绪苒注意到了厨房里冒着的焦味,她顿时变得萎靡不已,垂头丧气道:“怎麽会这样?”

“还问怎麽会这样,谁让你胡闹了?”

郑梵霖重新拿起铲子,把焦掉的一面牛排翻过来,洛绪苒探头看了一眼乌漆抹黑的两块牛肉,捂着嘴巴说道:“我不吃这种东西,怕中毒。”

“很不巧,冰箱就这两块牛肉了,不吃就得饿肚子。”

“我叫外卖。”

“没有外卖送到这里的。”

“我感觉上了贼船。”洛绪苒不爽地说道。

“你不是上了贼船,而是被我这个采花贼给上了。”郑梵霖邪佞地笑道。

洛绪苒的脸蛋红得不像话,嘟着嘴巴站在一旁。

郑梵霖把半生不熟的牛排放到盘子里,浇上附带的黑椒,拿到嘴边闻了一下,说道:“好像还不错。”

“坚决不吃。”洛绪苒抵触地说道。

郑梵霖好心情地把两盘牛排端出去,又回到厨房,把洛绪苒抱出去,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郑梵霖并没有勉强洛绪苒,而是自己拿起了刀叉,把没焦的部分切下来,放到嘴里咀嚼了几口,说道:“能吃。”

接着他又切了一小口,放在嘴边吹了吹,喂给洛绪苒,後者迅速张开嘴巴,把牛排咬进嘴里,仔细地咀嚼,虽然还是带了一点点焦味,不过不至於难以下咽。

在洛绪苒咀嚼的同时,郑梵霖用刀叉把好的部分都切下来,然後把叉子递给洛绪苒,说道:“自己可以吧?”

洛绪苒不好意思地接过叉子,她吃了几口,发现郑梵霖都没动过刀叉,疑惑地问道:“你干嘛不吃?”

出乎意料地是郑梵霖的叉子伸向了焦掉的牛排,洛绪苒本能地拉住了他的手,指了指他留给自己的部分,说道:“这边。”

“你吃就行了。”

洛绪苒摇头,“不行,你也吃。”

“我无所谓。”

“那我们一人一半。”

话音刚落,洛绪苒就用叉子叉住了焦掉的牛排,一鼓作气塞进嘴里,评价道:“虽然又老又焦,啃起来费力,不过勉强还是能接受的。”

郑梵霖开怀大笑,“看来我这个大厨还是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的确。”洛绪苒赞同地点头。

郑梵霖也叉了一块放进嘴里,对於味道他是不予评价了,很机械地咀嚼了几口吞下去,他是个挑食的人,对於山珍海味都要求众多,眼前的牛排在他的价值观里就是一堆垃圾,不过跟爱人同享,倒是比任何食物都来得美味。

刚开始两人还老实地吃着牛排,渐渐地发展成互相喂食,又慢慢地演变成用嘴巴来交换牛排,可能真的是滋味不好,经过这番加工後让他们更容易下咽,总之最後盘子全空了。

“不知道会不会拉肚子?”洛绪苒後怕地讲道。

“家里的马桶多余两个。”郑梵霖开玩笑道。

洛绪苒也跟着笑,她紧紧地搂着郑梵霖的脖子,靠在他怀里回味着半天的经历,嘴角不由地扬起笑意,感觉跟喜欢的人度过,时间过得特别快。

郑梵霖轻轻地爱抚着洛绪苒的後背,说道:“我们好久没来苒若小筑了,这里可以说是我们开始的地方。”

“没想到时间这麽快,都那麽多年了。”

“我永远记得那天的疯狂,你让我惊艳,苒苒。”

“其实我本事还是挺大的嘛,把郑梵霖收入了囊中。”洛绪苒得意洋洋地说道。

郑梵霖纵容地笑道:“我自愿拜倒在洛大小姐的石榴裙下。”

洛绪苒拉了拉身上的围裙,开玩笑道:“没有石榴裙,只有围裙。”

“哈哈哈……围裙更迷人,今天就穿着它了。”

“变态大叔!”洛绪苒害怕地骂道。

“你现在才知道吗?变态大叔还要做很多邪恶的事情哦,准备好接招了吗?”郑梵霖眨着眼睛说道。

洛绪苒捂着胸口,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情,瑟瑟发抖道:“你还想对我做什麽?”

“做爱做的事情。”郑梵霖模淩两可地回道。

洛绪苒从郑梵霖身上跳下来,撒腿就跑,嘴上还在喊道:“别过来……”

郑梵霖看了一下厨房的残局,觉得还是追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比较重要,他刚站起来,又马上坐了下去,被洛绪苒坐了太久,腿已经完全麻痹掉了。

洛绪苒见郑梵霖没追上来,又回头来看,见他坐得稳如泰山,不高兴地嘟囔道:“你怎麽不来追我?”

郑梵霖哭笑不得,这一会儿让他别过来,一会儿又埋怨他不去追她,他指了指麻痹的双腿,说道:“被某人的体重压得麻痹了,现在动不了。”

洛绪苒内疚地走过去,蹲下身给他捶了几下,问道:“有没有好点?”

“有。”

说着郑梵霖把洛绪苒拉起来,抱在怀里,跟她耳鬓厮磨道:“苒苒,我爱你。”

洛绪苒没料到郑梵霖突然会冒出这三个字,不由地愣了一下,才回道:“我也爱你啊。”

“没事了,你现在跑吧,要不然被我追到了,我可是会对你做这样那样的事哦。”郑梵霖邪恶地笑道。

洛绪苒立即神经紧张起来,她从郑梵霖的怀里挣脱出来,转身就跑出厨房,等到了门口後,还不放心地回头看看,见郑梵霖已经站起来了,她马上又迈开步子逃走。

郑梵霖抬腿踢了几下,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不过追洛绪苒完全绰绰有余。

洛绪苒时不时地回头看一下,当终於看见郑梵霖出来後,她马上慌乱地往楼上跑,并大喊:“你跑慢一点……”

郑梵霖真的慢下了脚步,他的一生里最重要的人就是她,所以对於她的指令基本上都是遵从的,之前她说怕痒的男人才会怕老婆,可是他觉得怕老婆未必是好事,疼老婆才是一个男人的义务,他虽然不怕老婆,可是依然很听老婆的话,这跟男人的尊严无关,而是对自己伴侣的一种承诺。

郑梵霖在後面关心地说道:“你小心点,别摔倒。”

洛绪苒气喘吁吁地坐在楼梯上,等到郑梵霖走到她跟前了,张开手臂说道:“没力气了。”

郑梵霖轻松地把她抱起来,拾级而上,责怪道:“让你跑那麽快,现在还不是落入我的怀中。”

洛绪苒没有回答,而是紧紧地拥抱住郑梵霖……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