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我家的那些漂亮女人》yanghe33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我家的那些漂亮女人 我家的那些漂亮女人

    我的家在南方的某个省会城市,房子近郊区,近学校(现在的大学基本在郊区),所以租房的人还是蛮多的。五层楼30个房间基本都能租出去——房间是有点多,专为出租建的嘛。本人对于房客也是有标准的:大妈不给租,男人不给租,恐龙坚决不租……反正卖方市场,又不怕租不出去。

    yanghe33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家的那些漂亮女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家的那些漂亮女人》,是作者yanghe33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的家在南方的某个省会城市,房子近郊区,近学校(现在的大学基本在郊区),所以租房的人还是蛮多的。五层楼30个房间基本都能租出去——房间是有点多,专为出租建的嘛。本人对于房客也是有标准的:大妈不给租,男人不给租,恐龙坚决不租……反正卖方市场,又不怕租不出去。

《我家的那些漂亮女人》 第09章 色狼的调教 免费试读

我定定地看着何绮,心里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她拍这个录像干什么?好玩?妒嫉?要挟?看着她淡淡地微笑,我感到嘴里一阵阵发苦,苍天啊,大地啊,这个世界这么多色狼,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我偷偷瞟了应敏儿一眼,她脸上还带着高潮后的红晕,目光游移着,也正在注意我的表情。

“你们郎情妾意,卿卿我我的还没够啊,还不断眉目传着情,我会很妒嫉的哦。”何绮娇嗔着,一把把我拉到了她的身边,“来,天弟弟,让姐姐好好疼下你。”

“绮姐姐,你今天好美,真想好好疼疼你。”

我一把把她搂在了怀里,也不管应MM在场了,双手伸进何绮的衣内就开始抚摸起她的身体。

“你骗人的吧,那刚才颠鸾倒凤时咋就没见你想起我呢。”

何绮软软得说着,嘴里呼出的气轻呵着我的脸,身体不断地在我怀里扭来扭去,这一刻我想起了为什么叫美人总在前面加蛇蝎。她的结实的翘臀不断得摩擦着我的下体,尽管累得不行,可是肉棍还是在刺激下硬了起来。

“啊,你又想要了?”

“这个,绮姐姐太有魅力了嘛。”

“你们刚才没演最精彩的一个姿势呢?”

何绮像想起什么一样拍手叫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小女孩天真的微笑,然后一只手却结结实实地抓住了我的棒棒,一直以为可以玩弄女人于股掌的我心里充满了说不出的味道。何绮继续扮着清纯,一只手抚着我的下体,一只手撒娇儿地摇着我的上身。

“天哥哥,我想看吹萧,一直没看过,你们演给我看看好嘛?”

“吹萧!”

我和应敏儿几乎同时叫了出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何绮脸上还是挂着淡淡地微笑,那种小女孩样的纯真微笑。

“天哥哥,敏儿妹妹,我要看嘛,嗯,敏儿妹妹你先脱衣服啊,那样吹起来才有情调嘛。”

“绮姐姐,别开玩笑了,那个好脏的,我,我没玩过。”

应敏儿撒娇得对何绮说道,本来想过来摇下何绮的手的,可见到何绮放在下体的玉手,只得停住了身子。

“天哥,你不是有个开录像厅的朋友嘛,昨天他来找过你,问有没有那种片子,结果你不在,我们把这个给他好不好?”何绮伸手一指播放着的录像,一手环着我的脖颈,腻声说道。边说着还调皮地用结实的臀部部蹭着我的下体,真是要命啊。

哪个开录像厅的朋友,有吗?

我心里犯着嘀咕,莫明其妙明其妙得看着何绮。“好不好嘛,天哥哥。”何绮加重了撒娇地语气,使劲地在我怀里扭了几下。

“唔,嗯……”盯着何绮天真的微笑,我居然不敢回驳她莫须有地说道,心里对她产生了莫名的恐惧。

“敏儿妹妹,你皮肤好好哦,是不是很多男人都对你疯狂过,姐姐把这个给他们,解解他们相思之苦好不好?”

应敏儿无助得瞅着我,盼着我能给她解围。我却只能躲闪着她的目光,心里充满了深深地屈辱。

何绮感受到了我的无能,眼里闪过了一丝淡淡得快感。她风情万种地从我怀里爬了起来,缕了缕耳边的碎发,淡淡说道,

“敏儿妹妹,快点啊,我都迫不及待想看看你的表演了。”

应敏儿不再说话了,略略地咬了下嘴唇,伸手揿起了毛线衣的衣角,缓缓脱起了衣服。美女脱衣的姿势真美,轻舒着皓臂,纤长的手指灵巧得上下翻转着,然后就裸露出了雪白的肌肤。最动人的还是应敏儿脸上那淡淡得幽怨以及那任人予取予求的神情,配以这雪白的胴体可以让大多数男人疯狂。应敏儿没有像平常女子那样用手遮挡住要害,双手轻垂,就那么直直的站立着。

“哇,敏儿妹妹,你真好美哦,再摆个诱人的POSE嘛,这样站着多无趣啊。大腿分开,嗯,就这样,双手着地,对,好极了。”

应敏儿毫不抵抗的全部执行了,这样她的下体最隐私的部位彻底暴露在了眼前。雪白的臀部就像两片天山的雪莲,骄傲人地绽放着,间杂着乌黑的阴毛,形成了黑白的强烈反差。鲜红的肉缝微开着,发出了请君入瓮地邀请。这个姿势对于应敏儿显然有些吃力,她的上身微微晃动着,柔软的乳房把这种晃动放大了许多,真像不断跳动的两只玉兔。

何绮走到了应敏儿身旁,伸出小手捏住了还在晃动的玉兔,涂着艳红指油的手指轻拈着可爱的乳头,手掌边缘缓缓摩挲着娇嫩地乳肉,动作充满了柔情。

应敏儿身子剧烈的晃动了一下,身体最敏感的部位被人抚弄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刺激。但她却没有呻吟出声,只见她紧抿着双唇,乌黑的秀发时而遮住她白玉似的脸庞,样子显得柔弱却矜持。

“敏儿妹妹,你的奶子好美啊,不知道下面是不是这么美,让姐姐看看。”

“哇,敏儿妹妹下面的毛毛好多哦。”

何绮把手移到了应敏儿的下体,伸出纤细的手指梳弄着应敏儿下体的毛发,一点点地拨弄着,就像母亲给女儿梳头,仔细而认真。梳完了还用小手竖了竖整撮的毛发,就差给这扎上皮筋了。应敏儿露出了嫌恶的表情,对于同性的这个动作反感极了,几次移动玉臂还予以阻止,胸前的两只玉兔跳得也愈发剧烈了。

“唔,何绮姐不要。”应敏儿发出了低低地恳求。

何绮这个死变态居然把长着长长指甲的中指伸进了应敏儿娇嫩地阴道。只见她手指左右轻轻地晃动着,这个动作是用她指甲在搔应敏儿的下体!这么长地指甲抓哪都会不好受的,何况是美女最娇嫩的地方。难怪一直默默忍受的应敏儿终于放弃了矜持,低低地求饶着。

何绮却没有轻易放过她的意思,居然把美女的阴唇摆成V字形大大张开,又把食指伸了进去,然后不断加快着抽插的速度,中间还夹带着大量搔挠的动作。

应敏儿扭动着下体逃避着何绮地侵犯,低声地求饶着,脸上缓缓涌出了泪水。

“绮姐姐,别难为她了,你看你把人家弄哭了。”我实在看不下去这种令人发指的行为,开口为应敏儿求起情来。

“啊,怎么会,你看应妹妹不断扭着身体,明显很享受嘛,快表演口交啊,我等不及了。”

我赶紧脱下了裤子,心情还算可以,也不知是为帮应MM解围还是我本身就不反感口交——美女给俺的那种口交。

应MM怔怔地看着眼前不到半尺的巨龙,嗫嗫地微张着嘴唇,乌黑的秀发半遮着犹有泪痕的脸颊,有种说不出的凄婉之美。

“敏儿妹妹,张开嘴啊,姐姐手都搔累了,你口交了我们都歇会儿。”

相对于口含肉棒,应敏儿显然更反感被一个同性抚摸,而且是用指甲毫不怜香惜玉得蹂躏。于是她张开了性感的小口,含进了我的肉棒。

我的下体一下子被种温暖而湿润地感觉紧紧包裹住,怒涨地龟头顶在了一团柔软上,那是美女的香舌。应敏儿努力地张着嘴,狠狠得吮吸着我的肉棒,边吮还用那双秋水般的眼睛瞪着我,是恨我对她的保护不利吧。

这种眼神激起了我骨子里的兽性,我也狠狠抓住了应敏儿的秀发,野蛮地让她配合着我的套动。感受着阴毛磨擦她如玉俏鼻的观感,体会着龟头顶在她柔软咙头的刺激,我瞬间沉浸在美妙的快感里,越来越兴奋。

应敏儿此时也忘记了下体的不适,用嘴巴与舌头的疯狂运动来回应着我的挑衅,拼命地前伸着头部,可爱的俏鼻不断地撞击着我的阴毛,一双玉手更是不安份得挑逗着我下体的敏感部位,恨不得让我一泄千里。

这种斗气式的作爱是我没有体味过的,脑子里想得充斥着干穿美女嘴巴的冲动,眼睛尽是美女赤身裸体的雪白胴体,下体充斥着如欲爆烈的膨胀感,更加起劲得在美女口中抽插起来。突然下体的所有刺激一齐消失了,一低头看到应MM张着口看着我,嘴角边还挂着一丝口水,只是脑袋离我又有了半尺,天杀的何绮在最关键时刻硬生生的分开了我们。

我愤怒得看着何绮,肉棒在空中直直得挺着,一跳一跳得。一回头何绮脱得像个刚出生的婴儿,全身上下就在劲部挂着一串金灿灿的项链随着胸前的两团肉一起一伏得。原来这样啊,何MM还是很善解人意的,脱这么干净等着呢。我一下子扑了过去,把她压在了身下。

“嗯,杨弟弟真是勇猛经历这么次大战还要啊,那姐姐给你了吧。”

那是,你不给也得给,我一手拨开她的肉缝,就要提枪上马。

“可是姐姐下面还干呢,要不你给舔舔。”

呃,好脏的,男人舔这种东西很伤人品的说。

何绮长得美没错,精致的脸蛋,修长优美的脖颈,比例匀称得身材,浑身充满了成熟女人的性感和优雅,是男人都想一口吞下这么个妖精。

只是,真要舔起女人的那个地方,大部分男人还是不愿意的,脏还不说,这么匍匐在女人胯下太伤自尊了吧。怒涨得龟头还是没有软下的迹像,狠狠得对着美女的幽谷,才明白为什么进退维谷得都是男人。心里对何绮这个贱人真是又爱又恨,真想一口吞下她去。

“天弟弟,快嘛,来,姐姐站着让你方便点。”

何绮风姿绰约的立了起来,双手很淑女得拢了拢秀发,自然而优美的挺着胸脯,神态举止说不出的优雅,只是她全身就穿了条项链,晶莹得胴体散发着媚人的光彩,优雅得说不出来得淫荡。

靠,舔就舔,可以玩弄美女下体,反正不吃亏。心里交织着欲望、愤怒、郁闷地我还是对她妥协了,慢慢蹲下身来。

“天弟弟你真好,快跪下啊,我喜欢男人跪在我面前。”

死变态,大贱人,玩死你,我在心里狂喊。

反正是在玩美女,怎么玩不一样。

我只得无奈得跪了下来,摒住呼吸,伸长了脖子,以壮士断头的气概凑到了何绮得下体。

严格来说,美女的下体还是很美的,乌黑的阴毛密密地护着桃源洞口,鲜红地花瓣微微张开着,里面的美景依稀可见,再配上美女优雅的神态,除了想狠狠蹂躏还是想狠狠蹂躏。

我盯着看了半天,真是爱不释手,可是就是开不了口,最后憋气不住只得狠狠张开了呼吸,嗯,有点尿骚味,还有点淡淡地甜香,搞不清楚哪个牌子的淋浴露,两种性质迥然不同的气味混在一起却让我的肉棒更加涨大了。

抗不住冲动得我狠狠啃了上去,A片里的男主角都可以用嘴搞得人家狂喷,只是我咋感觉口感不对呢,一嘴的毛毛,定睛一看,咬错地方了,居然在啃美女的阴毛,日!然后好几根长长的阴毛钻进了我的鼻孔,“阿欠”鼻腔内壁的粘膜受不住刺激,狠狠得让我发出了很大一个声响。为什么那么多色狼,丢脸的总是我?5555

“扑哧”应MM发出了一声压抑地低笑,好丢人,555.

“哈,哈,哈!”何绮放肆地大笑起来,好丢人,啊,啊,啊。

居然这么不把我当菜,好歹我也是一只优秀的色狼。

我拿出了最专业的精神,狠狠得吮吸起美女的桃源口。边吮还用舌头厮磨着美女可爱的阴蒂,舌尖不断得寻找着空隙要求钻入。双手也不闲着,大力地抚摸着美女的下体,这是我的权力不是。

“唔,不行了,我要射了。”

不是吧,我才小小得舔了两下,这么样就射。

唉,果然是史上最伟大的色狼,真不是盖的。

自我陶醉中的某人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不是想把美女的花露全吞了吧?

然后一股湿热的液体钻进了口腔里,下意识得我还陶醉得吞了几口才回过味来,赶紧别过了头去,但热乎乎的液体还是喷了我满头满脸。

居然是传说中的潮吹,喷出了这么多,我也太强悍了,才搞了两下啊。

“天弟弟,你真坏,人家尿尿都被你看到了。”

才发现刚才吞的液体又苦又涩,我感到胃里一阵翻滚,再一看顺着眼角眉毛滴落的黄黄液体,不是尿液还能是什么?她哪是嘲吹啊,何绮这个贱人居然把我嘴当她厕所了。我一下干呕了起来,强忍住翻江倒海的吐意,此时的心情怎一个“恨”字了得。

“啊,十一点多了,你们快走,我老公今天要回来的。”

……

“你怎么不向她要录像带?”

应敏儿在房子边的马路旁问我,她要回家而且不肯坐我的摩托走。

“你也看到她的心计了,不等她向我们提完条件她能给我们?”

这一点我终于想明白了,只是当时我不提是因为何绮的反常举止搞得我措手不及,根本无力反抗她的污辱。出于男人的自尊,我自然也不会把这和应敏儿说的。

“那怎么办,万一哪天醒来何绮要我做什么可怕的事怎么办,55555,我不想老是活在这种担心里,55555”应敏儿无助得哭了起来,搞得我更加无能为力了。

“你别哭啊,我们慢慢想办法啊。”

“要不你找几个人威胁下她,或者绑架她,再或者找人强奸了她,也拍些片子,不怕她不交。”应敏儿收住哭泣,开始出起各种主意来。

我怔怔得看着应敏儿,怎么觉得她也不是个简单的女子,或者女人远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柔弱?应敏儿发现了我眼神的异样,也闭住了口。我们盯着人来车往的马路,气氛变得尴尬起来。

我郁闷得回到了五楼,意外得发现门边站着位女孩。

乳白色的毛线衣,深蓝的牛仔裤,身材不错的样子。我狠狠地剜了女孩的胸脯一眼,刚才那个死贱人把我搞得欲火中烧,又来个悬崖勒马,现在下体还略略有点涨着。再一看女孩的脸,清秀中带着略略的忧郁,呃,居然是风慧媚。

“杨天,我可以进来吗?”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