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我的极品老婆奇思妙想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我的极品老婆 我的极品老婆

    艳红今年28岁,长得非常漂亮,高挑魔鬼般的身材,168的个子,三围是33,25,36。在女人中也是极少见的,她的性格外表传统,保守,又非常的内向,但是身体却极其敏感与淫荡,也极易潮吹,极易性高潮,这些都是深深隐藏在她心里的一种秘密。  在外人的眼中她就是一个端庄优雅,青涩贤惠的保守女人。

    奇思妙想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的极品老婆》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的极品老婆》,是作者奇思妙想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艳红今年28岁,长得非常漂亮,高挑魔鬼般的身材,168的个子,三围是33,25,36。在女人中也是极少见的,她的性格外表传统,保守,又非常的内向,但是身体却极其敏感与淫荡,也极易潮吹,极易性高潮,这些都是深深隐藏在她心里的一种秘密。  在外人的眼中她就是一个端庄优雅,青涩贤惠的保守女人。

《我的极品老婆》 第八章 绑架受辱 免费试读

上次与老公东东在大哥家瞒着东东被家人暴操后,艳红就有些上瘾了,感觉被家人三通,强制内射,都感到特别的刺激,所以过不了几天她就很想再次被家人暴操。

这天早上,见老公东东在工地上班,她就给大哥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要去他家,说很怀念被他们暴操的情景,大哥听了当然很高兴了,叫她马上回家,说他与两个小兔崽子在家等她。

挂了手机后,艳红就立马换上衣服从家里出来。

今天她上穿一件粉色无袖修腰t恤上衣,袒露出两条莲藕般白皙的玉臂,修腰上衣把她胸部的两只乳房撑的特别高耸,下穿一条紧身豹纹长裤,也把她那整个翘臀和两条修长匀称的玉腿形状呈现的淋漓尽致,脚上穿着一双玉晶色高跟凉鞋,随着她的走动,性感的两瓣翘臀也随着一左一右的晃动起来,好像在引诱着那些意志力差的男人们。

高挑魔鬼般的身材配上一张漂亮瓜子脸型,端庄优雅中又隐隐透露出一种娇艳的美。

稍带棕色的秀发过肩而下,白皙稍带娴熟的瓜子脸面孔,细长的柳眉,高挺的琼瑶鼻子,两片性感的薄薄红唇,令男人看了都有想一亲芳泽的冲动。

艳红来到大哥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大哥与两个小兔崽子看见艳红这样的穿着打扮,裤裆里面的鸡巴早已经翘起来了,他们的两只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艳红那前凸后翘,高挑魔鬼般的身材看。

就在二楼的客厅里大哥和两个小兔崽子就把艳红按在沙发上脱她的衣服,艳红也是半推半就,身上的衣转眼间就被他们脱了个精光,瞬时艳红那迷人的裸体就暴露了出来,全身的肌肤如疑脂般白嫩,胸部的两只乳房白嫩而富有弹性,两腿间的骚逼上面是一丛乌黑的阴毛,两条修长匀称的玉腿特别的美。

「哇塞……小姑的骚逼已经湿漉漉了……」小双突然兴奋的喊叫了起来,因为他的手指正摸在艳红两腿间的骚逼上面。

大哥边与艳红接吻,边用两只魔爪边握住她胸部的奶子使劲的揉搓着。

而大双在抚摸着艳红的两条美腿。

「三老公……还不是你给乱摸的呀……小姑骚逼里才会流出这么多的水呢……」艳红早已经被他们弄得欲火焚身了,玉面微红,双眼含春,翘起嘴巴娇滴滴的说。

哀姐正从菜市场买菜回来,来到二楼一看,瞬时就连她也羞涩的满脸通红起来。

因为客厅里的淫荡场面真的是不堪入目,只见艳红赤裸裸的跪趴在大伟的身上,骚逼里面被大伟的大鸡巴使劲的抽插着,胸部的两只白嫩的美乳也被大伟的双手抓住揉捏着。

而大双却跪趴在艳红的翘臀上,胯间的大鸡巴也在她的屁眼里面勐操着。

小双站在沙发前,把胯间的大鸡巴插在艳红的嘴巴里面,也是挻动着屁股用大鸡巴操着她的嘴巴。

由于嘴巴被大鸡巴抽插着,所以艳红只能从喉咙里发出急促的唔唔声音。

「天哪,艳红,你比大嫂还疯狂啊……」哀姐来到他们的身边目瞪口呆的说了一句。

「大嫂,快来帮我……」艳红见到哀姐,急忙吐出口中的鸡巴娇喘着对她说。

「艳红,同时被三根大鸡巴操着,很舒爽吧,你们慢慢玩,我去楼下做午饭给你们吃,咯咯……」哀姐说着就娇笑着去楼下做午饭了。

艳红还想对哀姐说什么,但是嘴巴里又被大双的鸡巴给塞入了,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就这样被大哥和两个小兔崽子操到中午,他们才把各自的精液射入艳红的口中,屁股和骚逼里面。

兴奋的艳红差点晕过去了。

艳红浑身无力的从他们的身上爬下来,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卫生间洗了个澡后,身体才有些恢复过来,穿上衣服后,准备吃完饭就回家。

但是在吃午饭的时侯,哀姐要她一起去陪借高利贷的三哥他们。

高潮后的艳红也已经恢复了理智,死活不同意去。

哀姐正却说不了艳红的时侯,就见三哥带着七哥他们闯入了她的家里,强行把哀姐和艳红拉到车里被带走了。

艳红吓得魂不守舍,在车里拼命的挣扎抗议着,但是三哥他们个个长得高大粗壮,被他们抓住根本不可能会挣脱出来的。

「三哥,这娘们长得真不赖,太漂亮了,嘿嘿……」五哥淫笑着对三哥说。

「妈的,这么高桃的身材老子还是第一见到呢,嘿嘿……」七哥也色迷迷的说。

「今天能操这个漂亮的骚逼,老子就是立马去死也乐意啊……」九哥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艳红看,边色色的说。

「我操,袁姐这骚货说的果真没错,大伟的妹妹长得真是太漂亮了,哈哈……」三哥见艳红那魔鬼般高挑身材和那一张漂亮的瓜子脸型,兴奋的他哈哈大笑的对三个手下说。

「大哥……求求你们放过我吧……」艳红双手被胶带缠绕着,早已吓得脸色发青了,苦苦哀求他们。

「妈的,放过你?你他妈的说得倒轻松,你知道你大哥还欠我多少钱吗?他与你大嫂早已经把你抵押给老子了,你今天要是不听话,可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三哥凶巴巴的对艳红说。

艳红听了倒吸了一口冷气,知道今天是逃不过去了,但她还是抗议着:「大哥,是我大哥欠你的钱,你抓我做什么?快放了我!」

「你这个骚逼,刚才我三哥说话你难道没听见吗?你大哥已经把你抵押给我们了,臭娘们,真不知好歹!」五哥边说边伸手隔着衣服在艳红胸部那高高隆起的乳房狠狠的抓了一把。

「啊……疼……求你们别这样对我好吗?」

艳红的乳房被他的手掌抓的非常的疼痛,满脸痛苦的向他们求饶着。

「嘿嘿,这脸蛋怎么长得这么漂亮呢?又嫩又滑……」挨着艳红坐的七哥边淫笑着对艳红说,边伸手在她漂亮白嫩的脸蛋上摸了一把。

「啊……把你的脏手拿开……不许你碰我……」艳红边愤怒的说,边把脸甩向一边。

「呵呵……这娘们还挻有个性的,老子就喜欢像这种烈性的娘们,玩起来才会舒服……哈哈……」三哥见了高兴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五哥七哥九哥听了都异口同声的淫笑了起来。

艳红被他们调戏的又愤怒又羞涩,真想找地缝钻进去算了。

哀姐的双手也是被胶带缠绕着,而且她的嘴巴也被胶带贴住了,根本说不出话来,眼光光的见艳红被他们戏弄着,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可能是她出卖了艳红的原因,感到对她很愧疚,所以就把脸扭向一边,不敢正视艳红,心里一直在说对不起,对不起!

「三哥,你别看这娘们这么烈性,没准现在她的骚逼都已经流出很多淫水了,哈哈……」五哥淫笑着说。

「我操,老五,你这话说的老子爱听,大部分烈女都是假正真,操逼的时候都比那些看上去很放荡的女人还要浪,哈哈……」三哥说着就讪笑了起来。

艳红听了羞涩的满脸通红,这些挨千刀的混蛋都是畜牲,又羞又愤怒的对他们说:「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侮辱我……不得好死!」

「哈哈……有你这样漂亮的娘们让我们操你的骚逼,我们不得好死又算得了什么呢?哈哈……」老七开怀大笑的对她说。

「你……你们太无耻了……」艳红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哈哈哈哈……」四个长相粗壮的男人见艳红生气的模样,都开心的大笑了起来。

艳红被他们戏弄的又羞涩又愤恨,想不到自己会落入这些畜牲们的手中。

「老五,咱们押钱呗!」七哥说。

「咋押?」五哥问。

「咱们就赌这娘们的阴毛是多还是少?谁押对了就算赢,怎么样?」七哥说。

「哈哈哈……好主意,太好玩了,老子也参加……」三哥听了也高兴的对他们说。

「老九,你呢,参加不?」七哥问老九。

「我操,三哥都参加了,我怎么可能不参加呢……」九哥摸了摸他的光头说。

「你们……你们……全都是畜牲……」艳红听了羞涩的满脸通红,非常愤怒的骂着他们,这分明是在赤裸裸的侮辱她的人格。

「哈哈哈……」艳红越生气,他们就越开心。

「三哥,你先开始猜吧,嘿嘿……」

「好,那就老子先猜,哈哈……」三哥边说边仔细的看着艳红:「这娘们长得一张漂亮的瓜子脸型……娴雅中带着一种特有的气质……身材高挑……我想……我想她的逼毛不是很多的……」艳红听了就更加羞涩的无地自容了,两只美目狠狠的瞪了三哥一眼:「你这畜牲,快给我闭嘴!」

「啊呀,三哥,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这娘们的逼毛到底多还是少啊?」五哥见三哥半天也没有说出来,就有些不耐烦的对他说。

「一般身材高挑的女人逼毛都很少的,那……那我还是猜少吧,哈哈……」三哥终于下定决心了,然后问九哥:「老九,你猜吧!」

「俺没话说,跟着三哥就是了,也猜这娘们的逼毛少就是了!」老九是个性格直爽的人。

「那我就猜这娘们的逼毛多吧……」五哥看了看艳红的两腿间也下定了决心。

「美女,你就告诉我呗,你的逼毛到底多还是少呢?」剩下的老九很狡猾,居然问起艳红来了。

「你……你们太无耻了……畜牲……」艳红听了狠狠的骂了他一句。

「老九,这娘们怎么可能会告诉你呢,哈哈……你快猜吧……」三哥开怀大笑的对他说。

「美女,你不告诉我也行,那我就扒开你裤子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吗?嘿嘿……」老九还不死心的边对艳红说,边伸手想扒艳红的紧身豹纹裤子。

「啊……不要……别啊……求你了……天哪……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求求你别扒我的裤子啊……」艳红一见,边惊慌失措的说,边使劲的挣扎着,两只被胶带捆在一起的手使劲的按住九哥想扒她紧身豹纹裤子的手。

「老九,够了!」三哥一见就喊住了他:「你把她裤子扒了,这不成了出老千了吗?」

「那我就猜她的逼毛多吧,因为一般烈性的女人逼毛都会特别多的,哈哈……」老九放弃了扒艳红的裤子说。

「好了,等到了咱们的茶房,一切就会明白了,哈哈……」三哥大笑着说。

把艳红的逼毛当他们赌博的工具,些时艳红那羞涩和愤恨的心理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十几分钟后,车子在邻村三哥的四层小洋楼茶房前面停了下来,他们把艳红和哀姐押下了车。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快放开我!」艳红边强烈的扭动着她那就挑的身体挣扎着,边害怕的喊叫着。

很快,姑嫂俩就被他们押到了三楼,这是一个装修的像ktv包厢似的,专门供三哥与他的兄弟们吃喝玩乐的地方。

他们要求艳红与哀姐坐在沙发上后,然后就威胁她们:「你们如果不老实点,不听话,嘿嘿……后果你们自己知道的!」

「大哥,我老实,我听话,你就别为难艳红了好吗?」哀姐可能良心发现,居然帮艳红说话。

「嘿嘿……来到我们这样里,那也由不得你们了!」三哥一脸阴沉的说。

「你们……你们到底想干嘛?」艳红被押到这个像ktv似的大房间里,就已经开始害怕了起来,因为她想起上次在ktv被八个男人强奸的事,所以显得特别的紧张害怕。

「美女,其实也没什么,只要你听话,我们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要不……嘿嘿……」三哥连哄带威胁的对艳红说。

「那……那你到底要我们怎么样啊?」艳红非常害怕的说。

「很间单,只要你们在我们的面前跳个艳舞就可以了……」

「那还不简单,你快把我解开,我马上就给你们跳一个就是了!」艳红听了瞬时就欣喜了起来,因为在娱乐城上班学过跳舞的。

「好啊!」

三哥很痛快的说,然后对五哥使了个眼色。

五哥就拿出一件黑色情趣吊带丝网衣递到艳红的面前说:「但是的要换上这件丝网衣在我们的面前跳艳舞!」

「什么?」艳红当然知道这是情趣丝网衣了,瞬时就异常惊讶的说了一句。

「怎么?不愿意吗?」三哥见她惊讶的表情,就阴沉着脸问她。

「告诉你们,我是绝对不会穿着这种羞人的丝网衣给你们跳舞的,你们把我当什么人了?」艳红口气坚硬的说。

「嘿嘿,你不穿也可以……老五,老七,老九,你们给我把她身上的衣服扒光了,然后再轮奸她……」三哥说着就脸色一沉。

「啊……不要……求求你们……啊……你们不要过来……别过来啊……」艳红见他们步步逼近她,瞬时吓得连脸色也变青了,急忙喊叫着。

因为上次在娱乐城被八个男人轮奸过,那种惊心动魄的场面还历历在目,所以此时的她感到非常的害怕。

「艳红,咱们就依了他们吧,你不知道,他们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快依了他们吧……」哀姐见了也急忙却说着艳红,因为三哥他们就是与她沟通好的,也是她打电话要他们来家里绑架艳红的。

「那……那好吧……」艳红可能真的被那八个男人轮奸怕了,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就只好答应了。

三哥他们解开艳红手腕上的胶带,还要求她当着他们的面把情趣吊带丝网衣换着。

艳红也只能照做了,羞涩的她满脸通红的把身上全部的衣服脱了下来,瞬时那迷人的洁白裸体就暴露在三哥他们的眼前,只见她全身的肌肤如疑脂般的白嫩光滑,细腻如玉。

胸部上两只饱满的乳房白嫩而富有弹性,两腿间的骚逼上面是一小丛乌黑的阴毛,两条修长匀称的玉腿雪白光滑。

整个身体上的肌肤没有一点点瑕疵。

三哥他们的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艳红小腹下面看,因为他们还有个赌局,看艳红的逼毛是多还是少,这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的。

「哇塞,我赢了,这娘们的逼毛不是很多呢,哈哈……」三哥突然高兴的喊叫了起来。

「哈哈,还是我跟着三哥没错的,我也赢了……」老九也高兴的说。

老五和老七见了艳红骚逼上端的阴毛后,瞬时就垂头丧气的说:「愿赌服输,我们输了,唉……这娘们的阴毛咋会不多呢?」艳红本身就赤裸裸的站在他们面前已经很羞涩了,现在又听到他们又说起她的阴毛来了,就更加羞涩的无地自容了。

哀姐见她满脸羞涩,双目中透露出愤怒的眼神,怕惹三哥他们不开心,就暗示她快点把丝网情趣衣换上。

等艳红穿上这羞死人的情趣丝网衣后,才知道两只乳房与两腿间的隐私部位全都袒露出来,这种羞人的情趣丝网衣她还是第一次穿,所以就羞涩的都想找个地洞钻下去算了。

「骚货,还傻呆着干嘛,快点跳舞啊……」三哥见了就催着她说。

艳红怕被他们轮奸,只好在他们的面前扭动着她那魔鬼般高挑的身姿跳起了艳舞……她跳着舞像美丽的蝴蝶般飞舞着,像婀娜多姿的柳条样扭动着,美的让人陶醉,再加上穿着情趣丝网衣,袒露出两只白嫩饱满的乳房和那小腹下乌黑的阴毛,就显得特别的妖娆,每个动作,每个舞姿,好像都在引诱着眼前的三哥他们。

但是艳红根本不知道这个像ktv包厢似的大房间里面暗装着好几个摄像头。

此时她柳腰和翘臀不停的扭转着,舞姿妖娆,两只美目带着挑逗似的眼神看了下三哥他们,将长发勐地的向后一甩,慵懒的向后仰着娇弱细嫩的咽喉,让人可以肆意窥视她那胸部两只白嫩的乳房……三哥他们早已被她妖艳的舞姿,勾魂般的眼神给挑逗的兴奋不已,裤裆里面的鸡巴早已经翘了起来,呼吸也随着越来越急促起来。

终于跳完了舞,七哥急忙端着一杯茶水递给艳红:「美女,刚才跳得累了,先喝杯茶解解渴……」艳红根本不知道这杯茶水里面投放了强烈的春药,正好有些口渴了,接过来就一口喝干了。

三哥他们见她喝下了放有强烈的春药,每个人的脸上就浮现出狞笑……只两三分钟后,艳红就感到浑身发热,玉面通红,阴户空虚奇痒,淫水不断的从骚逼里面流了出来,瞬时就感到不妙:「你……你们刚才给我喝的……茶水里放了什么东西?」

「嘿嘿……这还要问吗?当然是强烈的春药啊……嘿嘿……」三哥满脸淫笑着对她说。

「啊……你……你们太无耻了……」艳红听了才知道上当了,但是已经太晚了,强烈的春药在她的体内不断的扩散着,药效刺激着她全身的每根神经,使她整个人都像在火烧似的,乳房胀痛,奶头坚硬,特别是逼逼里面,像有无数只蚂蚁在撕咬着阴户里面那鲜红嫩肉似的。

「你们还傻愣着干嘛?都给我上啊……」三哥见了就下达了命令。

五哥,七哥,九哥他们听了就如狼似的扑向艳红……

「啊……不要……」此时的艳红已经完全欲火焚身了,嘴里说不要,心里却巴不得让他们的大鸡巴插入她的骚逼里面,狠狠的操她呢。

三个粗暴的男人同时抱住艳红那惹人的身体,六只手掌分别在她的敏感部位上使劲的抚摸着……

「妈的,你们都围着她干嘛?谁去安慰一下袁姐这个骚货?」三哥一见,就用粗犷的语音对他们说。

「三哥,袁姐这个骚逼我们都玩过不少次了,就让咱们玩玩这个骚货吧……」

「啊……天哪……好难受……人家的逼逼……里面好痒……求求你们了……快把你们的……大鸡巴插入……人家的骚逼里面……啊……痒……痒死了……求你们了……人家的骚逼……需要你们的……大鸡巴……」此时的艳红已经完全迷离了,只知道逼逼里面越来越奇痒难受,急需男人的大鸡巴插入她的骚逼里面帮她止痒。

「哈哈……我说呢,越是烈女就越会装假正真,你看现在的这个骚货,够浪的,哈哈……」三哥听了艳红的浪言淫语,就开怀大笑着说。

「啊……人家不要……做烈女……人家要做淫女……求你们了……人家逼逼里面……真的又痒又难受……你……你们快用……大鸡巴操……操人家的骚逼吧……啊……天哪……不……不行了……骚逼里面……太……太痒了……呀……」艳红被强烈的春药给发作的已经语无伦次了。

「你们放开她,让她跪在地上爬过来!」三哥不知道几时已经把身上的衣服脱精光了,赤裸裸的坐在沙发上,胯间竖立着一根粗壮坚硬的大鸡巴。

五哥他们听了就急忙放开艳红后,然后都急不可待的把他们身上的衣服也脱了个精光,暴露出胯间狞狰的粗壮大鸡巴。

三哥要艳红跪在地上爬到他的身边用嘴巴吃他的大鸡巴。

艳红真的很听话,急忙跪趴在地上,像狗似的爬起了他的身边,张口就含住他的大鸡巴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喉咙里不断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这时五哥蹲在艳红的屁股后面,拿着一个按摩棒插入她那早已湿漉漉的逼逼里面开始抽插了起来……

「唔唔唔……」艳红不知道是难受还是舒服,喉咙里发出强烈的唔唔之声。

「好了,老七老九你们把她抬起来!」三哥又下了命令。

七哥和九哥就急忙站在艳红的两边,把她的两条玉臂分别搭在他们的肩膀上,然后他们又分别抬起艳红那两条修长的美腿,把她的整个身体悬空架了起来。

五哥还在拿着按摩棒使劲的抽插着艳红那越来越湿漉漉的骚逼。

「啊……天哪……爽死了……太舒爽了……呀呀呀……慢点啊……骚逼要被你……你的按摩棒……插透了……啊……别……别插的太深了……啊……天哪……都碰到……人家的子宫了……呀呀……疼死了……不……哦……天哪……太爽了……」艳红被七哥和九哥悬空架起来,骚逼里被五哥的按摩擦抽插的又难受又舒服,满脸淫荡的浪叫着。

这时三哥也拿着一根按摩棒来到艳红的身后,把按摩擦插入了她的屁眼里面……

「啊……天哪……好痛……痛死了……别……别啊……快拔出来……屁眼要被……被你插裂开了……呀……不要啊……求你了……快拔出来……呀呀呀……痛……痛呢……」紧皱窄小的屁眼突然被一根粗大的按摩棒插入,艳红痛的喊叫了起来。

三哥他们这些吃肉都不吐骨头的家伙可不会怜香惜玉,只见他紧紧握住按摩棒使劲的在艳红那紧皱窄小的屁股里面勐插了起来。

「呀……舒服……舒服死了……啊……天哪……太爽了……你们……太会玩了……弄得人家……人家舒爽死了……呀呀呀……轻点……要被你们插穿了……啊……」

只一会儿后,艳红的骚逼和屁眼就被两根按摩棒抽插的越来越感到舒爽了起来。

「我操,这骚货比袁姐还会浪叫,妈的,太爽了,哈哈……」

艳红骚逼里面的淫水不断的被按摩棒抽插了出来,屁股里面也被按摩擦棒抽插出来一些异物,但是她越来越到舒爽,嘴巴里面控制不住的浪叫着:「呀……天哪……太爽了……要……要被你们……玩死了……呀呀呀……别插的太深了……啊……天哪……子宫都麻了……啊啊啊……屁眼好难受……不……好爽……太爽了……」

「三哥,这娘们到底是舒服还是难受啊?怎么一会喊舒爽,一会喊难受的,哈哈……」五哥边紧紧握着按摩擦飞快的抽插着艳红的骚逼,边讪笑着对三哥说。

「哈哈……谁知道呢,这娘们也真够骚的……」三哥也紧握按摩棒边使劲的抽插着艳红的屁眼,边淫笑着说。

「啊……你……你们别说了……人家又舒服……又难受……呀呀……轻点呀……难受死了……啊……对……就这样……爽……爽死人家了……这……这只有我们……做女人的……才体会的到……啊……呀呀……天哪……求求你……别碰人家的子宫……都……都麻了……你……你们做男人的……一辈子也……也别想……体会到这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啊……天哪……又碰到子宫了……呀呀……轻点啊……」

艳红两条玉臂分别搭在七哥和九哥的双肩上,两条修长的美腿被他们悬空抬起来,整个人都悬空挂在他们俩的中间,两条美腿被他们的手臂分别架起张开着,暴露出整个娇嫩的阴户,按摩捧在她的逼逼里面飞快的进进退退,淫水不断的被抽插了出来,舒爽的她忘情的浪叫着。

三哥他们被她的浪言淫语给惹得个个都兴奋不已,突然,三哥和五哥同时把按摩棒从艳红的屁眼与骚逼里面拔了出来。

「啊……不要……痒……痒死了……人家还要嘛……快……快插入……天啊……逼里面好痒……求求你们……快用大鸡巴……操人家的骚逼……啊……痒……好痒……天哪……受不了了……求你们了……」艳红的屁眼和骚逼正被他们的按摩棒抽插的舒爽,突然拔了出来,瞬时就感觉逼逼和屁眼里面空荡荡的,那种奇的感觉快要使她崩溃了。

「嘿嘿,骚货,别急,马上让你感受一下更刺激的滋味……」三哥边讪笑着说,边在她的翘臀上重重拍了两巴掌。

「啊……我要更刺激的滋味……快……快让我尝试一下……啊……真的不行了……逼逼里太痒了……大好人……求你们了……行行好……可怜可怜我吧……逼逼里面真的好痒呢……天哪……不行了……痒死了……你们快点……操我的骚逼啊……骚货的逼逼……就是让哥哥们的……大鸡巴操的……啊……人家快被……逼逼里面……奇痒的感觉……折磨死了……快用大鸡巴操……操人家的……屁股……和逼逼……」艳红又喝了强烈的春药,不想而知,此事她的骚逼里面没有鸡巴的抽插,那种奇痒难忍的感觉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这时三哥和五哥手里都拿着一把小型电钻,钻头上都套着一根橡胶假鸡巴,两个人的脸上都浮现出狞笑,艳红还一直蒙在鼓里,因为她正被欲火焚身,逼逼奇痒难忍,根本没看到他们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嘴里还一在浪叫着:「痒……人家的逼逼痒死了……求求你们……快把你们的……大鸡巴插入……人家的骚里啊……人家骚逼里面……真的很难受……求你们了……」

「嘿嘿,骚逼娘们,马上让你舒爽了……」五哥看着艳红逼逼里面的淫水不断的涌出来,边兴奋的说,边把固定在钻头上的橡胶假鸡巴插入了她的骚逼里面。

「啊……爽……好爽……天哪……太爽了……快……快操起来……啊……不要……别啊……这是什么东西啊……呀呀呀……不行了……不要啊……啊……天哪……受不了了……不可以呀……快拔出来……呀呀呀……难受死了……天哪……怎么可以……用电钻啊……不要……不要啊……」由于五哥把假鸡巴插入艳红的逼逼里面,就按下开关,瞬时橡胶假鸡巴就呼呼响的飞快在艳红的骚逼里面转动了起来,难怪她会突然喊叫了起来。

「哈哈,你这骚逼刚才不是求我们用大鸡巴操你的骚逼吗?现在操你了,怎么说不要呢?哈哈……」五哥见她难受的模样,就淫笑着对她说。

「啊……呀呀呀……不要……不要啊……快停下来……受不了了……逼逼快被……捣烂了……天哪……呀呀呀……不行了……好难受……你们怎么……可以拿电钻……钻人家的逼逼呢……啊……天哪……爽……好爽……哦……不要……受不了了……快停下来……逼逼里太难受了……不……爽死了……天哪……你们太会玩了……呀呀呀……不行了……啊……不可以……天哪……要高潮了……啊……出来了……天哪……太爽了……」随着艳红兴奋的浪叫声,只见她的全身勐烈的颤抖了几下,居然达到了高潮。

「哈哈,这骚货这么快就高潮了……」五哥见兴奋的说了一句,但是钻头上的橡胶假鸡巴还在艳红的骚逼里面的飞快的旋转着……三哥一见,也急不可待的拿着固定在钻头上的橡胶假鸡巴插入了艳红的屁眼里面,然后按下开关,只见橡胶假鸡巴就在艳红的屁眼里面飞速的旋转了起来。

「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呀呀呀……不可以……快停下来……啊……天哪……不要啊……逼逼和屁眼……呀呀呀……被你们……弄坏掉了……啊……天哪……难受死了……不要……我不要……呀呀呀……不行了……要被你们玩……玩烂了……哦……舒服……爽……爽死了……」由于屁眼和骚逼里面同时被电钻上的橡胶假鸡巴插入旋转着,那种舒爽,刺激,又难受的感觉使艳红兴奋的浪叫了起来。

骚逼里面的淫水不断的被旋转了出来,屁眼周围黏煳煳的异物也越来越多了,兴奋的她张口不停的浪叫了起来:「呀呀……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快停下来……不……不要停下来……呀呀呀……爽……好爽……太爽了……啊……天哪……难受死了……呀呀……不可以这样……不可以啊……」

三哥他们见艳红被他们玩弄的都语无伦次了,个个兴奋的要死,一直坐在沙发上的哀姐也看得心惊胆战,他们怎么可以这样玩弄自己的小姑子呢?

五六分钟后,艳红再一次达到了高潮:「啊……天哪……不行了……要高潮了……太爽了……」

艳红都还在高潮之中,三哥和五哥就扔下了电钻,把他们胯间的大鸡巴分别插入了她的屁眼和骚逼里面,开始挻动着屁股前后勐操了起来……

「呀呀呀……不可以……天哪……爽……好爽……呀……快……操快一点……嗯……就是这样……爽死了……」

由于艳红的屁眼和骚逼换成真鸡巴在操,所以比起电钻舒爽多了,所以又兴奋的浪叫了起来……

前后两个洞被三哥和五哥暴操了十几分钟后,他们可能想要射出来了:「骚货,我们快要射了,想不想把我们的精液全部射入你的逼逼和屁眼里面,哈哈……」

「啊……不要……你们千万不要……射入人家的……逼逼和屁眼里面啊……会……会怀孕的……呀呀……不可以的……」艳红兴奋的浪叫着。

「嘿嘿……骚逼……要不要现在也不是你……你说了算……」五哥边使劲的挻动着屁股勐操着艳红的骚逼,边呼吸急促的对她说。

「啊……天哪……太爽了……我要高潮了……快……快……你们都把精液……射入我的……骚逼里……屁眼里……啊……不行了……哥哥……哥哥们……求求你们了……快内射给你们的……骚逼妹妹吧……快……我要你们内射给……骚逼妹妹……啊……天哪……你们真内射了……啊……太舒爽了……把骚逼妹妹的……两个肉洞都射满了……啊……我要死了……要飞天了……天哪……太爽了……出……出来了……啊……」

只一会儿后,艳红突然强烈的喊叫了起来,因为快感一波接着一波而来,最后汇聚在小腹上,随着三哥五哥把精液射入她的两个肉洞里面,所以就一下子爆发了出来,瞬时就达到了高潮,兴奋的她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嘴里喘着急促的娇气……

这时候三哥五哥和七哥九哥交换了位置,由三哥五哥悬空架着艳红,让七哥九哥前后暴操着艳红的骚逼和屁眼,又一轮的勐插暴操开始了,把艳红的屁眼和逼逼都操得迷煳不清了,全是黏煳煳的淫水和异物,但是也让艳红感到特别的兴奋和刺激,翘起两片性感的薄唇不停的浪叫着:「呀……舒服……舒服死了……啊……天哪……太爽了……你们……太会玩了……操得人家……人家舒爽死了……呀呀呀……轻点……要被你们插穿了……啊……天哪……碰到人家子宫了……啊……不行了……要……要出来了……啊……快要到高潮了……你们……你们把精液全……全部内射……在人家的骚逼……和屁眼里面……啊……快……快内射给人家……啊……天哪……不行了……出……出来了……爽……太爽了……啊……」

因为已经暴操了艳红好一会儿了,七哥和九哥被她的淫声浪语给惹得兴奋不已,就再也忍不住的把精液全部射入了艳的逼逼和屁眼里面……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