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侄女家的那些事儿》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十字改锥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侄女家的那些事儿 侄女家的那些事儿

    薛峰一出生便当上了叔叔,因为薛力的大女儿薛娜早他一年出世,不过论辈分却得叫薛峰一声叔。  一转眼十几年过去了,薛娜由一位瓷娃娃般的美人胚子成长为十五岁的可爱少女。薛峰则理所当然的成为一位相貌酷酷的翩翩少年。  薛峰和薛娜的关系一直很好,不过薛娜基本上没有叫过他叔叔,可能小妮子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比他大一岁还要叫他叔吧。

    十字改锥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侄女家的那些事儿》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侄女家的那些事儿》,是作者十字改锥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薛峰一出生便当上了叔叔,因为薛力的大女儿薛娜早他一年出世,不过论辈分却得叫薛峰一声叔。  一转眼十几年过去了,薛娜由一位瓷娃娃般的美人胚子成长为十五岁的可爱少女。薛峰则理所当然的成为一位相貌酷酷的翩翩少年。  薛峰和薛娜的关系一直很好,不过薛娜基本上没有叫过他叔叔,可能小妮子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比他大一岁还要叫他叔吧。

《侄女家的那些事儿》 第十三章 免费试读

坐在车上的薛峰还拿着那两种单子翻个不停,时不时的歪头想想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将纸上的那些财产弄到自己名下,但是这么幼稚的想法就连自己都鄙视自己,有了账号就能取钱的话,他早就发达了,还用的着薛力的?

而且不知道怎的,他一提到用这单子逼薛力交出一半财产的想法,就会被田洁冷冷的一句你不懂的回绝,好像她还有什么心事似的……

薛峰回到家中,越想越觉得心痒,那人说的值好几千的一句话到底是什么?真的能值那么多钱?从这两张单子上面的详细程度看来,他的确有点能耐,难道他真的还有最后的杀手锏?可怜自己身上只有几百块钱,要不然他还真想自己掏钱去买消息了。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薛峰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妈妈借钱,借口是要和朋友合伙做生意。她一听说儿子终于开啦窍不在吊儿郎当的没个正型了,毫不犹豫的便给了他一笔钱,她不管儿子所谓的生意到底能不能赚钱,反正家中也不缺那点钱,就当是给儿子交学费吧。

第二天,那私人侦探所的中年男子正埋怨是不是自己开的价格太高了,这个消息对她应该有用啊,她怎么能不买呢?是不是应该透露给她一点点让她知道这消息的用处?还是降低价格一千块出售。正想着,突然有人登门了,来人是昨天和田洁一起来的,应该是她的弟弟。

“欢迎光临XX私人侦探所。”

“咳,我昨天不是来过吗,和我姐一起。”

“是的,我还记得。”

“那个,你上次说的那个秘密,她回去之后又仔细想了想,觉得两千块的确不贵,所以托我来交钱听消息。”

“这个……”那中年男子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小兄弟,是这样的,我们侦探所有一个规矩,那就是绝不外泄雇主的信息,包括她想要的资料,都不允许给第二个人看,昨天她和你一起来的,也就罢了,今天你一个人来的话,不好意思,我不能给你,你就是给我一万块也不行。”

薛峰一听更加坚信消息的重要性了,便急道:“今天我姐的确有事不能来,真的是她让我来带领的。”

“哎呀,我这样真的很为难啊,不过昨天看起来你和你姐的关系确实不错……”

“对,对,我姐找你打探的这些消息,其实全都是为了我。”

“这样啊……那,五千……”

“没问题。”

消息拿到手了,薛峰觉得很值,他没有马上将听到的秘密告诉田洁,而是私自对得来的消息进行传遍……

想起那消息,薛峰就是一乐,这是极好的报复薛力的机会,虽不至于让他身败名裂,更不会倾家荡产,不过恶心他一辈子还是可以的。什么消息这么厉害?那就是薛力和郭美艳的儿子,并不是薛力亲生的!就这么简单。

薛峰不知道那郭美艳其实才是幕后黑手,他的目标是薛力,虽然现在没有证据证明那男婴不是薛力的儿子,不过只要薛力起了疑心,这事儿就不能善了了。

薛峰找了一些以前认识的一些无业小青年(他也是),和一些小痞子混混,将郭美艳偷男人,然后生了个男孩说是薛力的,那薛力更是白痴一个,被人带了绿帽,还帮人养孩子呢。这些人主要宣传地是薛力和郭美艳居住地附近,主要宣传人员则是一些大妈大婶,告诉他们就等于告诉了全世界,唯恐天下不乱的他们越传越厉害,竟然传出了好几个版本,一个比一个不靠谱,还一个比一个说的生动,好像他们真的见过什么似的。

终于风言风语还是传到了薛力的耳中,其实郭美艳比他先听到,不过郭美艳自己干过的事情自己知,她能耐在大也不能堵住那么多人的嘴吧。

薛力起初并不在意,可顶不住每个人的眼神都像看王八似的看着自己吧,他怒了,抓着正在给孩子喂奶的郭美艳问道:“这孩子到底是谁的!”

郭美艳甩他的手,怒道:“干什么啊你,你疯了,你自己的孩子,你不知道?”

“可这么多天来,旁边那些人们说的话,你不可能听不到吧?”

“是,我确实听到过一些,不过那些话,你也信?那是你的好前妻田洁搞的鬼,她没拿到钱,就用谣言陷害我,让我们窝里斗,你这个白痴连这个都不明白?”这个理由是郭美艳听到传言后想到的一个对策,不过她不知道薛力听后会有什么反应,心中还是忐忑不安,表面上却是一副平静如水的样子。

薛力仔细一想,的确有些道理便道:“有道理,是我莽撞了,老婆我错了,我差点冤枉了你,我真该死,怎么能怀疑自己的老婆呢。不过那该死的田洁真他妈不是东西,背后阴老子算什么东西。”

“呼……这都能骗过去,薛力还真是个白痴,我真要怀了你的种,不被气死才怪。”郭美艳心中暗想着。

事情没过几天,薛力又顶不住了,因为谣言不但没有停止的迹象,反而愈演愈烈,更有人说他看到有其他男人从他家里出来过。薛力又开始挣扎了,有一天他趁郭美艳出门的时候,往家中的卧室里安装了一个摄像头,将它放进了衣柜顶的一个铁盒子中,铁盒子中间有一个小洞正好照到门口和床上,铁盒子中有电源有硬盘,二十四小时不关存上五天的视频不成问题。而铁盒子周围本来就有许多杂物,所以很难被发现。

装好摄像头后,薛力每隔几天都会悄悄的取出硬盘放到电脑上播放一番,但是一连过去了一个月都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人员。

只能用最直接的方法了,亲子鉴定,只要自己心中有了数,你们那些无聊人士爱怎么说怎么说。他不敢将想做亲子鉴定的事告诉郭美艳,而是悄悄的在儿子胳膊上抽了一点血……

今天郭美艳发现给儿子喂奶的时候,他不好好喝还一直哭,憋的郭美艳两个乳房涨的发疼,不经意间,他发现儿子胳膊上有一个小疙瘩,上面由一个小红点,她的心咯噔一下,脸色刷的雪白,她是护士怎能不知道那是什么情况,那是扎过针的痕迹啊。

完蛋了,看来薛力已经去做亲子鉴定了,这王八蛋隐藏这么深,竟然毫无预兆的去了。

“该死的田洁!一定是你,一定是你搞的鬼!我也要你好看!!”

************

田洁觉得今天公司里的男人对自己的态度好像有了变化,眼神变的有些肆无忌惮了,不过她也没有在意全当是那些男人们的发春期到了。直到她听到一个下属的女办公室职员告诉她说,最近有一张光碟一直在单位中流传着,那光碟里的内容正是她和薛峰主演的爱情动作片,那些疯狂的男人们,几乎人手一份她的香艳视频了。

田洁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被剥光了一般,她感觉自己此刻真的是无地自容……

“王八蛋!王八蛋!薛力,你不得好死!你这个没人性的东西!!”田洁一阵歇斯底里的喊叫过后,她写了一份辞职信,在局长的再三挽留下,径直离开了那里,那是她曾经日夜不回拼命工作的地方……这一切都好像是过眼云烟一般。

田洁回家收拾了东西,便回娘家散心去了,她告诉薛娜的理由是很久没有见她的妹妹了,想回家看看她。但是薛娜看得出,妈妈的心情很不好,很有可能还是关于爸爸的事,看妹妹应该只是个借口,回去散散心对她有好处,便也没有再问。

田洁的娘家距离这里大概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她的父亲是当地的老干部,前几年因病去世了,她的妈妈还健在,她的二女儿薛雪在本地上高中,经常由奶奶和舅妈照顾着。对此田洁非常感激弟媳妇,弟媳妇的脾气特好,话不多,属于那种无怨无悔做事从不要求回报的那种。

田洁每逢过年都会多买些东西特地给弟弟弟媳带点,虽然弟弟家里比她还要富裕,不过这毕竟是自己的一番心意,弟媳通常都会收下,然后再她要回去的时候在还她一副更加殷实的一份礼品,每次都让田洁哭笑不得。

这次回家和平时不同,说不出是高兴还是悲哀,她的娘家算是农村,确切的说是在市郊,虽然挂着XX村的名字,不过经济条件还是比较发达的,她的父亲田卫均是前任的村支书,已经过世。现任的村支书是他父亲的门生,村长是田洁的弟弟,那小子三十来岁整日吃喝嫖赌一点正型都没有,和他父亲的性格脾气完全不同。

田洁的车中塞满了礼品,有给母亲的滋补品,弟媳用的一些化妆品,还有小女儿可能用的到的学习用品。

终于到了,田洁将车停在一边,望着大门敞开的院落,母亲正坐在院中和一位年龄相仿的大妈聊着天,阳光照在母亲的脸上,是那么的安逸那么的慈祥,田洁笑了,会心的笑了,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