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八婆kiki免费 八婆kiki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严优 严优

    都说男生有处女情节,这都是在成人或者成熟以后。现在青春期,15、16岁的少男少女们,一心盼着的其实是破处。破处,从某方面讲,就好像是成熟了的象征。男生们急着找女生做爱尝鲜,女生们则是因为害怕成为最后一个“老处女”的压力而急着破处。  如今这个世道,太荒诞了。

    八婆kiki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严优》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严优》,是作者八婆kiki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都说男生有处女情节,这都是在成人或者成熟以后。现在青春期,15、16岁的少男少女们,一心盼着的其实是破处。破处,从某方面讲,就好像是成熟了的象征。男生们急着找女生做爱尝鲜,女生们则是因为害怕成为最后一个“老处女”的压力而急着破处。  如今这个世道,太荒诞了。

《严优》 第五十一章 免费试读

第二天,各大报社的报纸和杂志上果然就出现了关于圣桥暴力事件的新闻,其中某一八卦杂志上,还把这件事情列为了头条,杂志封面就是金淳熙那张明星版的帅哥脸,站在一旁的严优倒是变成了陪衬,不知情的人说不定还以为是这位帅哥会长做出了那新闻晚报上都注销的“精彩演讲”。

“严优!”林明兰小跑步跑进严优的宿舍,严优坐在窗沿边,床上是已经整理好了的行李箱,但被她用杯子盖住了,所以林明兰根本没有注意到,“你看,今天早报和昨天的晚报都有报道你昨天的演讲哦!真的是太精彩了!”

严优干干地扯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谢啦。我随便讲的。”她怎么会是随便说说的呢,每一句话都是她费尽心思想出来的。怎么说,才可以维护到每一个人,甚至那一些伤害过别人的,令别人的生活如同地域一般的人,她也维护了。

真不像是她自私自利的作风。严优接过那张已经被许多人传阅过的报纸,那张被照片显然占了半页报纸,还是金淳熙那姣好的容颜,不过这一次是他们拥吻的照片。真的版面里的内容很多,但记录了她演讲里的语句却不多,大部分是记者们自己的深刻思考。

网路上也争先有了许多讨论,人们议论着有关于暴力、关于道德还有许多别的深层的话题,严优自己也不知道,她的那一演讲会兴起那么大的轰动,那么多的讨论。

老爸如果看到了这张报纸,一定会被她气死的吧。圣桥学院的董事会因为这一次的暴力事件严重受创,学校里的所有档案都被法院拿走了,严优想,校委会应该是被检察院指控了吧。她严优又要负一半的责任。

金淳熙敲响了严优的房门,他面色凝重,严优心里原本悬着的大石头却在见到他之后落地了,“林同学,能给我和小优一点单独的时间么?”

林明兰识相地点点头,拿起那报纸就离开了。

看着金淳熙脸上的忧愁,严优已经猜到了这件事情的结果了,“校委会已经做出决定了吧?”

金淳熙点点头,将严优搂在他有力的臂膀中:“对,校长什么都做不了。对不起,不能帮上你什么忙。”

“没关系。”严优靠在他壮硕的胸口,她估计就是最后一次和他这样亲昵了,“淳熙,我们分手吧。”

这种结果,他昨天的时候就预料到了。不是在机场,而是在严优做出了那令所有人震撼的演讲之后,圣桥的校懂事被送去检察院问话了,校委会和学校董事会再三讨论之后的决定就是开除严优从而平息这个风波。

听她提分手,心还是会刺痛,金淳熙努力微笑着,试图让自己看上去没有那么受伤:“这样,对我们都最好。”

他理解就好。严优环上他的脖子,金淳熙配合地低下头亲吻那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吻上的嘴唇,他贪婪的吸取她嘴里的津液,口腔里大力地搅动让她几乎没有办法呼吸,他霸道地占领,让她无法想象,这真的就是最后一次了。

两个人都平静得可怕,也许就是暴风雨之前平静吧。金淳熙努力说服自己,在他真正意识到她要离开之前快点把她送走,这样她消失以后,会不会心情不会那么沉重一点。

严优也不知今天的自己是怎么了,她像一只脱水的鱼需求水一般渴望金淳熙的体温和他的触碰,她主动回应他的吻,之后又轻轻在他耳边说:“我真的,会想你的。”他的不挽留让严优心里好像一刺一刺的,好像有哪块地方被堵住了。

“小优,我要你知道一件事。”他将严优压在床上深吻着,还在她的颈项留下了几个深红色的吻痕,“你和煜轩的事情,我知道。”

感觉到抓在他领口间的手松了,他仔细看着严优不断扑闪的双眼:“昨天的时候,他全部告诉我了。”

那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昨天他在记者面前还佯装无事的吻了她,他看上去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她与他最好的朋友不止一次上床了,他怎么会那么镇定呢?似乎是知道严优的不解,他撒娇似地将脸深埋在严优的锁骨:“我昨天听说的时候确实有气得发疯。在他的鼻子上再补了一拳。可是,再怎么样,他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自从派对那天之后就一直怀疑是不是对你动心了,所以才会去联络杨丽莎的……没想到,反而逼他在这种节骨眼上坦白。”

所以,他在派对那天之后就会对戴煜轩那么反常,还特地去了美国找回戴煜轩的前女友,就是为了把她夺回来么?严优听了之后,觉得心间的某一个地方变得像棉花一样柔软,她再次献上唇与金淳熙深吻:“所以,你不生我的气么?”

她比起他,是不是残酷很多?

金淳熙用力拥着严优的双肩,那健壮的臂膀让她一直都感觉很安心:“严优,我不会生你的气。因为,肉体出轨没有精神出轨严重。昨天在机场的时候,我就发现了,那时候,你居然那么冷漠的走开了,出乎了所有人预料。对你而言,我和煜轩是等同的存在吧?那其实就足够了”

“淳熙,为什么要对我那么义无反顾的好呢?我明明就不值得的。”他的安慰并没有让严优少一点愧疚,相反的,他的体贴和谅解让严优手足无措。

金淳熙与严优交换着呼吸,两个人贴的那么近,第一次他们有了心连心的感觉:“小优,我对你一直都是认真的。煜轩对你感情是真是假我不好说,但是我对你从来没有变过。所以,你欠我的,以后记得还。”

说完,他再一次吻上严优,这一次两个人都沈浸在那简单的一个浅吻里,无法自拔。

把严优送走是下策,但是如果她不走,校董会就会想出各种各样不同的办法让严优封口,严优的所作所为是不被允许的。她扰乱了圣桥多年的纪律和传统。

现在圣桥学院的声誉臭了,学生会的职权也形同与不存在,圣桥学院的秩序彻底被废除了……

呼啸而过的火车,严优一个人坐在火车站和她那简陋的行李箱,她一个人坐在板凳上,看着那一节节列车从自己的眼前经过。

现在,她又变成了孤单一个人。

那微凉的风钻进严优的衣领,吹得她皮肤上的汗毛一根根都竖立了起来,还起了鸡皮疙瘩。严优叹了一口气,搓搓那发冷的手臂,无奈自己从炮友一大堆,到现在的孤苦伶仃。

一件厚实的皮夹克披在了她的肩上,她抬头一看,竟是戴煜轩:“我来为你送行。”

严优微笑着拉了拉那皮夹克,夹克上不仅是小牛皮的味道,还有他的香水味:“你还真有心。”难得,他会想要来送她。经过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波折,她还害他被金淳熙打成这副样子,这么说,她不仅仅是对不起金淳熙,还很对不起戴煜轩。

“你要走了,不送你就太不够意思了。”戴煜轩脸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用完药膏之后,许多地方不再红肿了,就嘴角这里还有一点发青,不过就算是鼻青脸肿,也难以挡住他帅气的笑容,那笑容还是让严优迷晕了眼睛。

不够意思么?他现在难道是将她当作了普通朋友?

也好,金淳熙与她分手了,戴煜轩主动发给她一张好人卡。

FUCKINGPERFECT。

严优抬头忍住鼻子的酸涩,发达的泪腺还有要分泌泪水的趋势,但她得忍住,不可以在他面前哭出来。“总之,谢谢你了。”

“严优,走之前……”戴煜轩的手突然来到了她的头顶,梳理着她的发丝,“你得送我点礼物。”

“送你礼物?”严优觉得泪水好像有收回眼眶一点,被戴煜轩的不要脸给整得连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感情都没有了。

戴煜轩的额头贴上严优的额头,两个人顿时都能感觉到彼此逐渐上升的体温:“我要一个Goodbye-kiss。”

话音刚落,他便抱住严优的腰际,双唇紧紧地贴在严优的唇上,他的薄唇第一次有那么多温度,温柔地亲吻着她的嘴唇和她的舌尖。从浅浅的一吻越吻越深,太多情绪,他都只靠着这个吻来抒发。对她的爱恋,对她的依依不舍,还有对未来的不确定。

严优被校方开除的事情在圣桥闹得沸沸扬扬,想要不知道都难,金淳熙看上去难得冷静,倒是叫戴煜轩不免伤感。也许严优离开了圣桥之后还会与金淳熙有所交际,可是与他,他们两个的交叉点就是在与圣桥学院,她一旦离开,他就再也不会见到她了。

杨丽莎一年前走时的拒绝戴煜轩还历历在目,但这一次,严优没有办法留下来,他根本连挽留都没有用。

说到杨丽莎,她已经被戴雨墨护送回机场了,戴煜轩光是看到她就会心中不爽,所以干脆使唤了妹妹将前女友送回美国。

现在唯一可以波动他情绪的,也只有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了。

“严优,叫我的名字。”戴煜轩说着,捧起她的脸,让她可以直视自己。

第一次那么大大方方地观察戴煜轩迷人的双眼,琥珀色的眼睛好像真的可以把人吸进去一般,严优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不多了。她眷恋地再次吻上他的唇,离开时才轻轻说:“煜轩,再见。”

煜轩……煜轩……不知道她呼喊他名字的时候,有没有杨丽莎叫得那么好听。

他看着她进入了火车。再看着火车飞驰而过。他们怎么可以就这样错过了呢?

他明明还没有来得及说那最重要的三个字!戴煜轩想着,飞奔去了停车场。

火车里,售票员还在一个经过一个的验票。一个穿着奇异的男生落座在了严优的对面,夸张的鸭舌帽,过于彩色的哈伦裤,还有那满是BLINGBLING的嘻哈外套以及宽松的T恤。现在这个年代,还有那么穿着打扮的人么?完全就是80年代的SUGARGANGHILL……配上他身边的那一个超级大的蕾丝与登山包一样的背包,这孩子是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么?

男孩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几张大钞递给售票员,嚣张地说:“不用找了。”

一听那声音,严优立马就咧嘴笑了,男孩似乎是察觉到了严优的视线,抬头不满地说:“哎呀,真没劲,你一下就识破了。”

金淳熙脱下那夸张的鸭舌帽,一副迫于无奈的样子:“这衣服真丑,但戏剧社只有这么一套还可以穿到大街上的衣服了。”

“你干嘛跟出来?”还背着这么大一个背包,他是想要干吗?!

火车进入了一个隧道,窗外没有了风景,除了车厢里微弱的灯光,其余的四周都是一片黑压压的。

“我来讨债的。”金淳熙凑在严优耳边小声说道,“说了,你欠我的总有一天要还,怕你跑太远我就追不上了。”

她离开了学院之后,他才意识到,如果以后在圣桥的日子没有她的话,那他就算是学生会会长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其实一切都不算太糟糕,只要他可以每天见到严优就好。

一次亮光照射进火车车窗,光明再一次充斥那不大的车间,照得金淳熙脸上泛着金光,有点像王子可惜穿着一套不怎么高贵的嘻哈STREETSTYLE。

严优不感动是假的,她当下便跳进金淳熙怀里,不顾邻座的阿公阿婆顾忌的眼神,与他热吻起来。

就在两个人好不容易分开彼此的时候,金淳熙突然将鸭舌帽扔在地上大叫:“靠!我就知道这一路少不了竞争!”

在金淳熙的大呼小叫下,火车的门打开了,戴煜轩如沐春风地挥了挥手上公文包大小的行李,坏笑着挑衅金淳熙:“抱歉啦,看样子我们要同行了。”

“你去哪里?”金淳熙防备地问道。

戴煜轩一下子落座在严优旁边的位置,快速地蜻蜓点水一般地吻了她的唇:“以后,她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付出的爱既然已经收不回来了,那么就爱到够本为止。

严优微笑着看着窗外,仍由眼前的这两个大帅哥拌嘴。

她虽然离开了圣桥,但故事并没有结束,反而它才刚刚开始而已。

至于,最后究竟谁追到了严优?

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