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木鱼落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木鱼落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红楼如此多娇 红楼如此多娇

    哪个女子不怀春,男人也是同样如此。贾环是金陵城贾府二老爷贾政之子,他当然也听过下人们谈论起贾府的辉煌: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可是他虽然是贾府中的三公子,但是这里边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想到自己的便宜哥哥贾宝玉,他心中又恨了几分,据说这厮生时实属怪异,通体异香,如同麝兰花开,口含美玉,贾府人人以为此子定非池中之物,日后可将贾世一脉发扬光大,从我记事的那天起就知道他的地位不一般,几乎是含在嘴中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飞了

    木鱼落 状态:已完结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红楼如此多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红楼如此多娇》,是作者木鱼落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哪个女子不怀春,男人也是同样如此。贾环是金陵城贾府二老爷贾政之子,他当然也听过下人们谈论起贾府的辉煌: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可是他虽然是贾府中的三公子,但是这里边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想到自己的便宜哥哥贾宝玉,他心中又恨了几分,据说这厮生时实属怪异,通体异香,如同麝兰花开,口含美玉,贾府人人以为此子定非池中之物,日后可将贾世一脉发扬光大,从我记事的那天起就知道他的地位不一般,几乎是含在嘴中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飞了

《红楼如此多娇》 第1章 贾环误入警幻仙境 免费试读

贾环翻看着自己掏了几钱碎银子在刑方印书店里买的书,盯着上面的一曲有《山坡羊》发呆:凌波罗袜,天然生下,红云染就相思卦。似藕生芽,如莲卸花,怎生缠得些儿大!柳条儿比来刚半叉。他不念咱,咱何曾不念他!倚着门儿,私下帘儿,悄呀,空叫奴被儿里叫着他那名儿骂。你怎恋烟花,不来我家!奴眉儿淡淡教谁画?何处绿杨拴系马?他辜负咱,咱何曾辜负他!

上边描写的是一个女人的春怨,思念着自己的情郎,以及表明此生心迹的曲子。

哪个女子不怀春,男人也是同样如此。贾环是金陵城贾府二老爷贾政之子,他当然也听过下人们谈论起贾府的辉煌: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可是他虽然是贾府中的三公子,但是这里边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想到自己的便宜哥哥贾宝玉,他心中又恨了几分,据说这厮生时实属怪异,通体异香,如同麝兰花开,口含美玉,贾府人人以为此子定非池中之物,日后可将贾世一脉发扬光大,从我记事的那天起就知道他的地位不一般,几乎是含在嘴中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飞了。两个人的待遇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其实贾环心中更是苦闷,好像自己始终都是一个陪衬,用来显出贾宝玉诚厚可竣爱来。甚至连自己的便宜老爹——贾政,也觉得他“人物猥琐,举止荒疏”;王夫人更说他是“不合道理的下流种子”;贾府中其他人物,更是不拿他当一回事。尽管和宝玉是兄弟,而且都是纨绔子弟,但嫡传的贾宝玉,在大家眼中确是一个烛光耀眼的人物;而贾环在大家眼中却是一个放浪形骸,无所不为,不务正业的混蛋。

街巷曾有人云他是纨绔子弟的楷模,或者正因为如此他的心也日渐放荡起来,整日不务正业,妄结浪游,赌博酗酒,除了下棋投壶,博弈踢球,正经行当没有一个精通。

其实贾环也知道自己不是不聪明,只要自己的父亲或着贾府的人对自己有贾宝玉的一半好,自己绝对比他要优秀的多。可惜的是世间的事情往往没有如果,就因为自己是庶出,两个人在贾府中的待遇是天壤之别,就连自己的亲生妹妹也从来没有正眼瞧过自己一眼。要说府中有谁是唯一例外的,也就是巧儿了,因为贾环每次偷偷溜出贾府都会带很多好玩的玩意儿,也正因为如此,巧儿这个丫头玩心比较重,所以和他合得来,这大概是荣国府中唯一一个没有另眼看待贾环的人吧。

他没有想到这次竟然买了这么一本书,难怪买书的时候刑方印书店中的那个小伙计偷偷发笑,神神秘秘的。贾环不是柳下惠,在那群狐朋狗友的言传身教之下,他自然也开始对女人感兴趣了,他总是趁进入后院的时候偷偷的看贾宝玉的大丫鬟袭人,甚至没人的时候他还故意出语嬉笑一番。大丫鬟的名字叫叫花袭人,体态比较丰盈,淡如远山的柳眉下,一对黑漆漆水汪汪的大眼睛眉目含情,两瓣嘴唇涂着淡淡的粉红,云发后拢,素颜映雪,像挂满枝头的蜜桃,浑身散发着一股成熟之美,带着一层婀娜妩媚的意味,谁见了都想咬上一口。

可惜的是这个丫鬟根本就不给自己好脸色,仗着贾宝玉对她的疼爱,总是对自己冷嘲热讽,当然贾环也只敢在在话语上占几分便宜,并不敢上前去骚扰,他知道万一自己作出这样的举动,袭人叫出声来,恐怕自己的小命就没有了。

可是人一但有了这样的心思,就好像春天的野草,不是你放把火就能够烧掉的,春风一吹,就会成燎原之势。

也正因为如此,贾环厚着脸皮去贾宝玉的府邸的次数更加勤了,每次都是以这样那样的借口。众人虽然厌恶,但是毕竟他有一个贾府三少爷的名分,所以也没有做的太过分,但是如果贾宝玉要知道自己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去后院的,那么恐怕事情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不过今天他在贾宝玉那里吃了一个闭门羹之后,心烦意乱,就一个晃悠到后花园的一个角落里看自己买来的那本书,最后实在困的不行,就就索性把钻进花园一角的凉房,关好门,躺在凉房的长桌子上睡觉。

这个时候是中午,平时在府中修花剪草的徐伯也不知道又跑到那里去喝酒了,所以他睡到倒也安心,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梦见自己身处在一个巨大的玉石当中,玉石上洁净一片,仿佛上边写着一些什么字,但是等他仔细看到时候,上边却又模糊一片,什么也没有。正当他惊讶的时候,玉石中突然烟雾迷茫,凉风习习,带风吹雾散,一条青石板路出现在眼前,自己身处在一个巨大的宫殿当中,但见朱栏白石,绿树清溪,真是人迹希逢,飞尘不到。贾环在梦中欢喜,想道:"这个地方真是有趣,如果我就在这里过一生,纵然不当贾府的三少爷也心甘情愿,比在府中天天遭受他人的冷嘲热讽好多了"正胡思之间,忽听山后有人作歌曰: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贾环听了是女子的声音。歌声未息,早见那边走出一个人来,蹁跹袅娜,端的与人不同。有赋为证:方离柳坞,乍出花房。但行处,鸟惊庭树,将到时,影度回廊。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荷衣欲动兮,听环佩之铿锵。靥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纤腰之楚楚兮,回风舞雪,珠翠之辉辉兮,满额鹅黄。出没花间兮,宜嗔宜喜,徘徊池上兮,若飞若扬。蛾眉颦笑兮,将言而未语,莲步乍移兮,待止而欲行。羡彼之良质兮,冰清玉润,羡彼之华服兮,闪灼文章。爱彼之貌容兮,香培玉琢,美彼之态度兮,凤翥龙翔。其素若何,春梅绽雪。其洁若何,秋菊被霜。其静若何,松生空谷。其艳若何,霞映澄塘。其文若何,龙游曲沼。其神若何,月射寒江。应惭西子,实愧王嫱。奇矣哉,生于孰地,来自何方,信矣乎,瑶池不二,紫府无双。果何人哉?如斯之美也!贾环见是一个仙姑,喜的忙来作揖问道:"神仙姐姐不知从那里来,如今要往那里去?也不知这是何处,望乞携带携带。"那仙姑笑道:"吾居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乃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警幻仙姑是也:司人间之风情月债,掌尘世之女怨男痴。因近来风流冤孽,缠绵于此处,是以前来访察机会,布散相思。今忽与尔相逢,亦非偶然。此离吾境不远,别无他物,仅有自采仙茗一盏,亲酿美酒一瓮,素练魔舞歌姬数人,新填仙曲十二支,试随吾一游否?"贾环听说,便忘了秦氏在何处,竟随了仙姑,至一所在,有石牌横建,上书"太虚幻境"四个大字,两边一副对联,乃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转过牌坊,便是一座宫门,上面横书四个大字,道是:"孽海情天".又有一副对联,大书云: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贾环看了,心下自思道:"原来如此。但不知何为——古今之情?,何为——风月之债?从今倒要领略领略。"贾环只顾如此一想,不料早把些邪魔招入膏肓了。当下随了仙姑进入二层门内,至两边配殿,皆有匾额对联,一时看不尽许多,惟见有几处写的是:"痴情司","结怨司","朝啼司","夜怨司","春感司","秋悲司".看了,因向仙姑道:"敢烦仙姑引我到那各司中游玩游玩,不知可使得?"仙姑道:"此各司中皆贮的是普天之下所有的女子过去未来的簿册,尔凡眼尘躯,未便先知的。"贾环听了,那里肯依,复央之再四。仙姑无奈,说:"也罢,就在此司内略随喜随喜罢了。"贾环喜不自胜,抬头看这司的匾上,乃是"薄命司"三字,两边对联写的是: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

《第1章部分引用红楼梦,后边没有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