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木鱼落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木鱼落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红楼如此多娇 红楼如此多娇

    哪个女子不怀春,男人也是同样如此。贾环是金陵城贾府二老爷贾政之子,他当然也听过下人们谈论起贾府的辉煌: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可是他虽然是贾府中的三公子,但是这里边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想到自己的便宜哥哥贾宝玉,他心中又恨了几分,据说这厮生时实属怪异,通体异香,如同麝兰花开,口含美玉,贾府人人以为此子定非池中之物,日后可将贾世一脉发扬光大,从我记事的那天起就知道他的地位不一般,几乎是含在嘴中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飞了

    木鱼落 状态:已完结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红楼如此多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红楼如此多娇》,是作者木鱼落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哪个女子不怀春,男人也是同样如此。贾环是金陵城贾府二老爷贾政之子,他当然也听过下人们谈论起贾府的辉煌: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可是他虽然是贾府中的三公子,但是这里边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想到自己的便宜哥哥贾宝玉,他心中又恨了几分,据说这厮生时实属怪异,通体异香,如同麝兰花开,口含美玉,贾府人人以为此子定非池中之物,日后可将贾世一脉发扬光大,从我记事的那天起就知道他的地位不一般,几乎是含在嘴中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飞了

《红楼如此多娇》 第2章 贾三少荒唐梦 免费试读

贾环看了,便知感叹。进入门来,只见有十数个大厨,皆用封条封着。看那封条上,皆是各省的地名。贾环一心只拣自己的家乡封条看,遂无心看别省的了。只见那边厨上封条上大书七字云:“金陵十二钗正册”。

贾环问道:“何为——金陵十二钗正册?”

警幻道:“即贵省中十二冠首女子之册,故为——正册。”

贾环道:“常听人说,金陵极大,怎么只十二个女子?如今单我家里,上上下下,就有几百女孩子呢。”

警幻冷笑道:“贵省女子固多,不过择其紧要者录之。下边二厨则又次之。余者庸常之辈,则无册可录矣。”

贾环听说,再看下首二厨上,果然写着“金陵十二钗副册”,又一个写着“金陵十二钗又副册”。贾环便伸手先将“又副册”厨开了,拿出一本册来,揭开一看,只见这首页上画着一幅画,又非人物,也无山水,不过是水墨渲染的满纸乌云浊雾而已。后有几行字迹,写的是: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毁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

贾环看了,又见后面画着一簇鲜花,一床破席,也有几句言词,写道是: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贾环看了不解。遂掷下这个,又去开了副册厨门,拿起一本册来,揭开看时,只见画着一株桂花,下面有一池沼,其中水涸泥干,莲枯藕败,后面书云: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

贾环看了仍不解。便又掷了,再去取“正册”看,只见头一页上便画着两株枯木,木上悬着一围玉带,又有一堆雪,雪下一股金簪。也有四句言词,道是: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贾环看了仍不解。待要问时,情知他必不肯泄漏,待要丢下,又不舍。遂又往后看时,只见画着一张弓,弓上挂着香橼。也有一首歌词云: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后面又画着两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之状。也有四句写云: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

他一连看了许多,却看的稀里糊涂的,根本不知道这本书中写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就在他正要继续看下去的时候,突然空中传来一个冷冷的女声,口中呵斥道:“警幻你怎么如此糊涂,竟然把来人的身份弄错了,他根本不是石中之玉,不过是一团污泥而已。你怎么能够把他领进来……”

“姐姐,你说他不是石中之玉,那他怎么能够进这太虚幻境?”

先前给贾环领路的仙子也吃了一惊,然后睁眼看了看他,也张嘴娇呼了一声,叫道:“这可怎么办,这团污泥本是应劫之人,现在他看了那金陵十二钗的名册,万一领悟,妨碍了石中之玉的道行可怎么办?”

口中说着,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冷淡起来。

贾环虽然很大一部分听不懂,但是石中之玉和一团污泥却是知道形容贾宝玉和自己的。顿时也怒火冲天,口中斥责道:“没有想到你们这些所谓的仙人也不过是一些俗物,我不知道哪里比不上贾宝玉,就连你们也看不起我?”

“狂徒休得无理,你不过是一团污泥罢了,竟敢在本仙在面前失了尊卑,看我不拿下你……”

说着那警幻仙子玉手一个反转,耀眼的光芒从她的手中照射出来,渐渐的形成了一个鸡蛋大的圆球,说话之间就要朝贾环的额头上打来。

贾环当然不是傻子,虽然不清楚这个圆球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也知道仙人的威力是他这个凡人不可抗拒的,所以赶忙朝旁边躲闪,谁知身子此刻竟然被钉住了,根本无法移动,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圆球朝自己的脑袋上砸来,靠近自己的时候他仿佛感到身体被撕裂了一般,五脏六腑全部错位,心神开始抽离,三魂七魄瞬间就要脱离身子。

“警幻住手”就在这个时候贾环感到身子一轻,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抓住仍在两丈之外,摔的他七荤八素,只听到“碰”的一声,刚才自己站立的地方竟然被那个仙子手中的圆球砸了一个一丈左右的大坑。

“姐姐,你为什么要帮助这一团污泥?”

那个仙子不解的朝空中问道。

“他不过是一个俗物罢了,妹妹又何必和他生气,再说他本就是应劫之人,到时候姓名自然不保,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只是你这个时候杀了他反到不美,万一石中之玉少了他无法重登道途,那你的祸就闯的大了。”

“我怎么把这个忘了,”经过那位仙子的提醒,警幻也朝贾环冷笑道:“暂且留你一条狗命,不过姐姐,他刚才看了那金陵十二钗的名册,已经能够预料结果,万一到的时候除了变数怎么办?”

“呵呵,他本就是一团污泥,胸中混沌不看,这等污物如果能够看出上天的机缘,恐怕只是痴人说梦,再说只要消除他刚才的记忆,我们就不用忧虑了。”

“还是姐姐思考的周全。”

那仙子朝空中嬉笑道,“这消除他记忆的事情就让我做吧。”

“不要做得太过分了,让他吃吃苦头就行了”空中的声音哪里不知道自己这个妹妹的打算,出言规劝到,接着又顿了一下说到:“现在倒是石中之玉也快该到太虚幻境来了,你及早做些准备,尽量给他最大的帮助,说不定他登上道途之后,也会感激我们的。”

“我知道了”那个仙子硬撑着走向贾环,虽然她此时貌美如花,但是看在贾环的眼中却是一个活脱脱的蛇蝎美人。

他强烈的抑制住内心的恐惧说到:“只要我今日不死,他日必定以十倍的报复偿还。”

话语中包含的冷意一瞬间朝警幻仙子袭来,饶是她金仙之体也感到浑身冷飕飕的,仿佛掉进了冰窖之中,不过这种感觉只是片刻而已,看着贾环苍白的脸色,她仿佛打量着一个可怜兮兮的小猫小狗,用手拍了下去……

“贾环,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

睡得正熟,贾环突然耳边一个声音严厉起来,隐约好像是凤姐的声音。因为他平时惧怕凤姐,所以一个激灵倒是醒了,慌忙从长桌子上爬起,睁开眼之后才发现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这才放下心来,刚要走出小房子,却听到有脚步声传来,他立刻停了下来。

竟然是凤姐的声音:“到后花园干什么,让下人看到怎么办?”

真是有思便有梦,贾环苦笑着摇了摇头,准备坐起身子,揉揉发酸的大腿出去吃饭。却听到凤姐的声音:“老爷,我们回房吧?”

贾环心中一颤,真是凤姐的声音,当即精神一振,悄无声息的渡到窗台下,猫着眼睛朝窗外看去。因为凉房里的花草都比较珍贵,所以需要隔太阳,窗帘用竹席遮挡,这倒方便他的视线,而外边的人却看不到里边。

只见拐角处的假山石边,牡丹从中,凤姐半推半就,露出一大截雪白脖颈,身上只套了半边诃子,包裹着的酥胸不断起伏,让贾环口干舌燥。

“怕什么,现在谁敢到后花园来……”

贾琏正急急忙忙地在脱着他老婆凤姐的衣裙。

一对既修长又雪白无瑕的玉腿在牡丹从中若隐若现,午后柔和的阳光映衬下,贾环仿佛闻到了她身上那种特有的兰花幽香般的体香。

他有些惊呆了,一时间忘了呼吸,呆呆的看着窗外发生的事情……

贾琏早已经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因此外边的迤逦春光很快就结束,而凤姐明显脸上带着一丝闺怨……

直到外边一切都了无声息,凉风吹拂着寂寞的牡丹花,孤单的蝴蝶无力的拍打着翅膀,贾环才从梦中惊醒。

等外边一个人也没有的时候,他才一个人悄悄的从后花园中走了出来,不过脑海中却总是浮现着那一幅情景。

“三少”正当他准备离开园子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