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木鱼落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木鱼落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红楼如此多娇 红楼如此多娇

    哪个女子不怀春,男人也是同样如此。贾环是金陵城贾府二老爷贾政之子,他当然也听过下人们谈论起贾府的辉煌: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可是他虽然是贾府中的三公子,但是这里边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想到自己的便宜哥哥贾宝玉,他心中又恨了几分,据说这厮生时实属怪异,通体异香,如同麝兰花开,口含美玉,贾府人人以为此子定非池中之物,日后可将贾世一脉发扬光大,从我记事的那天起就知道他的地位不一般,几乎是含在嘴中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飞了

    木鱼落 状态:已完结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红楼如此多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红楼如此多娇》,是作者木鱼落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哪个女子不怀春,男人也是同样如此。贾环是金陵城贾府二老爷贾政之子,他当然也听过下人们谈论起贾府的辉煌: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可是他虽然是贾府中的三公子,但是这里边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想到自己的便宜哥哥贾宝玉,他心中又恨了几分,据说这厮生时实属怪异,通体异香,如同麝兰花开,口含美玉,贾府人人以为此子定非池中之物,日后可将贾世一脉发扬光大,从我记事的那天起就知道他的地位不一般,几乎是含在嘴中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飞了

《红楼如此多娇》 第4章 三寸金莲 免费试读

李纨此刻脸色嫣红,眼眸中轻怒薄怨,贝齿咬着嘴唇,瞪了他一眼,但是顾及到外边的王夫人也不敢说话,只是羞怒无比的闭上了美眸,但是长长睫毛的颤动还是暴露了她此刻心中的激动。在这种环境下,她心中也无法对他产生更多怨愤,只是不由得再次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和贾环问话,以至于陷入这般尴尬的境地。这简直就像宣示放弃反抗般任由贾环为所欲为,催促着他尽情放纵,尤其是李纨此刻小口中呼出的令人亢奋的热气喷在他耳朵上,那实在是比任何春药更致命的催情药剂,使得他愈发欲罢不能,进退不得。

贾环不是圣人,他有七情六欲,此刻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只觉得大脑嗡嗡直响,把所有的一切都抛到脑后,什么正人君子,什么伦理道德都统统见鬼去了。他紧紧的搂住李纨娇小的身体,双手就落在她的腰肢上,李纨的柳腰很细,小腹充满了弹性,虽隔着衣服但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皮肤的光滑、柔嫩。

李纨此刻也大吃一惊,转头呆呆的望着贾环,此刻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完全如同一个木偶一般没有任何意识一样;洁白的牙齿也紧咬红唇,玉脸红扑扑的,使得挂着的泪滴更加惹人怜爱。

李纨是金陵名宦之女,父名李守中,曾为国子监祭酒,族中男女无有不诵诗读书者。至李守中继承以来,便说"女子无才便有德",故生了李纨时,便不十分令其读书,只不过将些,等三四种书,使他认得几个字,记得前朝这几个贤女便罢了。

也正因为从小就接受了家庭三纲五常的教育,所以当她遇到这样的非礼时,第一个年头就是想到了死,可是又猛然想到了年幼的贾兰,顿时又有了几分生意,脑海中乱作一团,眼神有些迷离的盯着虚空的某处,这让贾环无意中抬头看到她的神色大吃一惊,慌忙停下手,不敢再继续下去。

“啪……”

就在贾环思索的时候,一个耳光已经打在他的脸上,五个指头印清晰的显现出来。

“你疯了……”

这个时候贾环才清醒过来,见到院子内已经没有他人了。

“你这个无耻的小人,你想对我干什么……”

李纨挣脱他的怀抱,刚要迈开步子离贾环远远的,可是又一个趔趄再次摔倒在贾环的怀中。

“你放开我……”

她慌忙大叫道,完全已经忘记了王夫人刚刚离开的事实。

“对不起,我对你没有非分之想,你没有事情吧……”

贾环慌忙解释,看李纨咬着牙齿痛苦难受的样子,慌忙问道。

“你还敢说你刚才没有非分之想……”

李纨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青,情绪波动非常大。

“我对天发誓,”事到如今,他只好先把这个女子安抚住再说,要不然自己可真的要被逐出贾家了。

“无耻之徒”李纨恨恨的骂了贾环一句,一把推开他就要迈开步子,谁知道脚下一软,又差点又要摔倒,幸亏贾环再次搂住她的柳腰。

一连几次,李纨脸上又羞又恼,只得哀求道:“三少,你放过我吧,我自己能走……”

可是眉头皱的却是更狠了,看样子刚才崴的一下子并不轻。

贾环看她皱着眉头宛如西子捧心的模样,顿时心疼不已,强行把她拉到竹子旁的石头跟前,然后强行把她摁坐在石头上。

“唔……你要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李纨刚坐到石头上,立马又惊惶失措的站起来,生怕贾环此刻非礼自己。

“你给我坐下去,我看看你的脚怎么了。”

贾环再次强行把她摁在石头上,然后蹲下来就要拉她罗裙下的三寸金莲。

李纨羞恼的把绣鞋藏在罗裙下,女人的玉足怎么能够让丈夫以外的人看呢,她忙闪着身子说道:“三少,不用了,我一会儿自己看看就可以,你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走吧”

“别乱动”没有等她反应过来,贾环已经抓住了李纨的小腿,拉到自己的跟前。

“放手……你放手……”

李纨娇呼一声,慌忙捶打着贾环的肩膀。

“别再乱动,我看看就好,你再叫把下人们招来可就什么也说不清了。”

贾环并没有松手,而是隔着罗袜在足踝上摁了一下,轻声问道“这里没事吧?”

“嗯,有点疼。”

李纨忍不住地轻呼了一声,带着惊恐的语气说道:“会不会瘸呀?”

“哪有那么严重”贾环突然深吸了一口气,刚才由于忙碌没有注意,此刻李纨雪白而修长的美腿在罗裙中闪动,玲珑而微翘的雪臀,在她的大腿根部形成一个完美的丫字形,几天不见,她好像更水灵、更丰满了,脸上更是充满着少女无法媲美的妩媚性感,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让人心慌的诱惑力。

倾国倾城,倾国倾城,这个词仿佛就是为她而设的。贾环一面盯着李纨的腿看,一面在心中暗暗的想着,她是一个尤物,非常迷人,和自己白天看到的那个女人不相上下,当思绪一想到这个,他又不禁感到一阵羞愧。

“我看看你的脚扭的很吗?”他忙开口说道。

“哦,不用了,你快放手吧。”

李纨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忙开口拒绝道。她此刻虽然很大程度上是羞恼,但是心中却泛起一丝感动,所以也没有在意贾环的轻薄。

听她的语气拒绝的不是很真切,贾环蹲下身子说道:“让我看看,我以前在医书看过一段,如果扭伤脚后不及时处理后果很严重,万一要是足残了就更麻烦。”

“足残?”

李纨下了一跳,也就不再拒绝,忙把自己的脚抬了抬。握住小腿时,两个人都不由的一怔,李纨更是本能的将脚缩了缩,想从贾环的手中退出。“别动”他赶忙阻止,伸手握住她纤细的足踝,把她柔软的玉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伸手解开了封闭绣鞋上的攀扣,轻轻地把她纤美的玉脚从绣鞋中释放出来。

雪白的罗袜裹在她柔软的足上,袜底被水浸的半湿,粘在精致的玉足上,别有一番风致。他忍不住伸手握住柔嫩温暖的脚掌,素净娇小的脚完全显露出来,盈盈一握,隐约看见小腿上淡淡的血管。

“啊!你轻点,疼呀”还没有等贾环继续动下去,李纨已经开始皱着眉头轻呼。

“没事,我小心一点,要检查一下压痛点的位置和肿胀的程度,你咬咬牙坚持,把自己想成木头人。”

贾环鲜有的幽了一默。然后将足踝晃动了几下,又惹得她咬住牙齿,口中发出“嘤咛”声。

“没有那么严重,可能是脱臼了。”

她白腻细嫩玉足在贾环的手掌轻揉的爱抚下起了轻微的颤抖,他清晰的感觉得到足弓上的肌腱随着大手的抚弄下轻轻的抽搐着。贾环的手隔着罗袜慢慢的搓揉李纨柔软的足趾和足底,她只觉得足底仿佛被鹅毛撩过一般,酥痒不已,忍不住“嗯”的发出慵懒的舒服呻吟着,胴体缓慢颤抖起来,两颊泛起绯红。

李纨三寸金莲的美妙之处已超出了他的想象,因为那只穿着洁白罗袜的秀足太妩媚了,短短的袜子只到足踝,裸露在外面的小腿肌肤洁白娇嫩得如同剥了皮的玉笋,柔和的阳光下闪闪生辉。

他艰难地咽了下口水,微微仰起头,注视着李纨的神态,只见她那绯红的俏脸上,正带着几分羞恼,几分撩人,又混杂着几分惊慌,使人从心底里升起一股强烈的占有欲。尤其是那横在自己面前的玉足上隐隐穿来奇异而洁净的清香,他有些迫不及待的将手中的罗袜一拉,李纨那只洁白素净的金莲完全把玩在他的手中,白细光滑的脚指头、红嫩可人的足掌,粉红色的脚后跟,高高隆起的脚弓和纤细的脚踝形成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堪称是女人当中的极品。尤其是那玉足上的五个粉雕玉琢的足趾正在贾环的眼前轻轻的晃动,莹玉润的指甲上涂上些许丹红,嫣红玉润、艳光四射,与周围那一圈粉红诱人、娇媚至极的淡淡足趾肉配在一起,犹如一个个含苞欲放、娇羞初绽的稚嫩“花蕾”一摇一晃、在贾环那如狼似虎的淫邪目光娇挺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