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红楼如此多娇木鱼落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红楼如此多娇 红楼如此多娇

    哪个女子不怀春,男人也是同样如此。贾环是金陵城贾府二老爷贾政之子,他当然也听过下人们谈论起贾府的辉煌: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可是他虽然是贾府中的三公子,但是这里边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想到自己的便宜哥哥贾宝玉,他心中又恨了几分,据说这厮生时实属怪异,通体异香,如同麝兰花开,口含美玉,贾府人人以为此子定非池中之物,日后可将贾世一脉发扬光大,从我记事的那天起就知道他的地位不一般,几乎是含在嘴中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飞了

    木鱼落 状态:已完结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红楼如此多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红楼如此多娇》,是作者木鱼落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哪个女子不怀春,男人也是同样如此。贾环是金陵城贾府二老爷贾政之子,他当然也听过下人们谈论起贾府的辉煌: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可是他虽然是贾府中的三公子,但是这里边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想到自己的便宜哥哥贾宝玉,他心中又恨了几分,据说这厮生时实属怪异,通体异香,如同麝兰花开,口含美玉,贾府人人以为此子定非池中之物,日后可将贾世一脉发扬光大,从我记事的那天起就知道他的地位不一般,几乎是含在嘴中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飞了

《红楼如此多娇》 第5章 钓鱼 免费试读

他忍不住单手紧紧握住圆润的小足踝,另一只手五指轮番把玩,在那诱人的足掌上肆意放纵了起来。

李纨的俊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忍不住的在石头上扭动着柔软的身躯,使劲地挣扎,水汪汪的星眸半眯了起来里边流淌的全是媚意,樱桃小嘴张开,呼吸急促,“啊、啊”两声却说不出一字半语。

玉足是她的敏感部位,她还是第一次在男子面前显露,刚才是事急从权,哪知道贾环一摸,自己就浑身热燥,拒绝的话竟然说不出口来。

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反应,还是第一次被人把玩玉足呢,就算是自己嫁给了贾珍,夫妻二人也是相敬如宾,在夫妻之事上并无作出过分的事情来,贾珍何曾这样抚弄自己的玉足,只觉得自己的双腿内侧彷佛要被烫化了一样。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从她的下腹扩散开来,当时咬着银牙,口中呜咽道:“三叔,这样做不好的……你放开我”

贾环感受着手中那只完美玉足清凉腻滑的触感,更是爱不释手地左右轮番骚扰,心中的畅快真是美妙得无以复加。他慢慢的将软软滑滑的玉足捧到鼻端,鼻子放在足心深吸了一口气,一股淡淡的微酸和着幽香冲进鼻孔,真是沁人心脾。

李纨顿时轻轻的嗯了一声,哭泣着小声说:“三少不要,你……”

托着她滑腻腻的玉足,贾环轻柔地抚摸着她软绵绵的足底,突然猛的一搬,清脆的声音从玉足内传出。

“呀”李纨忍不住的惨叫一声,用玉手死死的抓住贾环的肩膀,玉脸涨得通红,星眸隐隐要滴出泪水。

他的手上动作一停,李纨也随即停止了挣扎,急速地喘了几口气,这次却出奇地没有出责骂他,听到贾环让她玉足踩在地上试试的声音,只是圆睁着黑亮的眼眸看了他一眼,然后扶着贾环的肩膀站起了起来,没有想到这次竟然好了,一点也不疼了,忙红着脸说道:“谢谢三叔,”然后坐在石头上就要穿自己的绣鞋,看到贾环一声不吭的盯着自己的玉足,顿时脸上又是一红,快速的将罗袜套在自己的脚上,也许是太紧张了,好几次都没有把罗袜上的红绳系好。

“我来吧”贾环再次不容分说的拉出她的玉手,蹲下来帮李纨把罗袜系好,绣鞋穿上,这才把手放在自己的鼻子下故作夸张的嗅了嗅,李纨脸上迅速闪过一丝残留的羞涩。

“我们快去找兰儿吧”李纨这个时候才想起最重要的事情来,忙妩媚的撩了一下额头上的几缕乱发,然后快步朝前走去。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中不由自主的加了一个“我们”贾环自然兴奋不已,屁颠屁颠的跟上去,他平时对李纨的了解不多,但是没有想到她却是如此诱人的一个妙物。

其实巧姐和兰儿并没有在园子里乱走,只是在蘅芜院不远处一个荷塘边上钓鱼。盛夏的荷花开的亭亭如盖,刚刚开始两个人还扯着鱼钩老老实实的钓鱼,因为两个人儿害怕大人看到,所以恰好躲在一处靠墙的地方,满池塘的荷叶荷花阻隔,竟然让来来往往的人没有发现。

他们钓鱼纯属胡闹,只是弄些蚯蚓虫子挂在鱼钩上,却不知道深浅,这个时候鱼浮子离鱼钩足有四尺多长,放在荷花塘中已经快要接近池塘底部。

现在时节正是鱼儿回暖的时刻,池底的水太冰凉,像那些锦鲤、鲫鱼都承受不了这个温度,根本不会在池底游动,两个人糊弄了半天也没有鱼儿吃钩。但是他们也只是胡闹而已,虽然钓不到鱼,却也并不气馁,反而是兴致勃勃的躲在荷叶下。

巧儿一边钓鱼一边嘴中骂着:“臭三叔,让你帮人家钓鱼都不干,看我这次非钓上几条锦鲤气气你。”

“巧儿姐姐,不要吭声……”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贾兰嘘了一声,指了指在水面上浮动的鹅毛鱼浮子,小脸上全部是紧张的色彩。巧姐也看到有鱼咬钩,比贾兰还紧张呢,两个人都一动不动的盯着鱼浮子,连大气也不敢喘,生怕把鱼儿惊走。

这巧儿已经十三岁了,但是此刻玩心仍然很重,浑然没有小大人的模样,不顾形象的爬在草地上,小手抓着自己的儒裙角,紧紧的盯着鱼浮子。

只见那鱼浮子在水面上浮浮沉沉,激起一个又一个的漩涡,很显然水下的鱼儿非常狡猾,一直在试钩,并未真的咬上鱼钩。

就在两个人激动万分的时候,鱼钩却突然不动了,刚开始他们还以为鱼儿马上就要全部吞下去了,谁知道又等了小半天,却见鱼钩再也没有反应。

巧姐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让贾兰把鱼钩拉出水面,才发现钩上的鱼饵全部被狡猾的鱼儿吞掉了,而两个人竟然毫不知晓。

“这个贼鱼,实在是太可气了,不钓了,我去找三叔,让三叔来,肯定能够钓上十七八条。”

巧儿恼狠狠的把鱼竿朝地上一扔,然后就要离开。

贾兰却眯着眼睛笑着说道:“你还是不要去找三叔了,听说三叔现在被二姑姑盯着背《中庸》呢,听二叔讲,三叔的脑袋是榆木疙瘩怎么弄都不开窍,已经背了一个多月了,《中庸》还背不全,我才听先生讲了几天,都背一半了。”

贾兰人小鬼大,从小就非常聪明,加上李纨勤加管教,所以摇头晃脑的倒是像一个小大人,而巧儿虽然比他大上几岁,此刻却如同小孩子一般。

“哼,好你个小贾兰,竟然背后说三叔的坏话,看我见到他不告诉他,下次他捉蜻蜓的时候我不让他给你。”

巧姐急忙为贾环争辩道:“三叔说了,背那些无用的文章一点用处都没有,他又不准备考取功名。”

“呵呵,三叔很会找理由。”

贾兰说什么也不相信她的托词。

“哼,不给你说了,假正经”看贾兰摇头晃脑的样子,巧姐一时嘴拙说道:“我知道三叔肯定是装的,至少他画的画比任何人都强。”

巧儿这也不是胡吹一气,她有一次偷偷的溜进贾环的房间中发现他正在做画,画面上的人儿美若天仙,虽然他在那人儿脸上遮了一层面纱看不出到底画的是谁,不过巧儿却知道他画的很好。此后便不断的催着贾环让他给自己画像,可是贾环却一个劲儿的推脱。

两人越说越说不到一起去,就这样巧儿蹦蹦跳跳的去贾环的住处找他了,反而留下七八岁的贾兰一个人在那里钓鱼。

要说贾兰领悟能力挺强的,他这次并没有像刚开始那样让鱼饵静静的停在水中,而是看到鱼饵动了就轻轻的带动鱼竿,拉着鱼饵慢慢移动。如此几次,反倒是水中的鱼儿开始着急起来,猛的扑上去一口咬住鱼饵吞进肚子中。

看到鱼浮子沉进水底,贾兰顿时欣喜若狂,慌忙往上提鱼竿,想把那条狡猾的鱼儿拉上来。如果是平常的锦鲤或者鲫鱼凭他的力量肯定能够拽上来,可是他却不知道这只狡猾的鱼儿是一个四斤多重的火头,也就是平常说的黑鱼,这种鱼身体圆长,非常凶猛,口中含有锋利的牙齿,一身黝黑形似蛇皮的图案,身上有黑白相间的花纹,前端长着一对突出、发光的小眼,是凶猛的鱼类,平时就是以其他鱼类喂食,而这种火头就是天生喜栖于水草茂密的泥底,也正因为贾兰的鱼钩下的太深才会碰到。

这一拉扯不要紧,水下的火头也开始发急起来,试着劲儿的挣扎,没有钓过这种鱼的人恐怕不知道,火头在水下劲儿非常大,而贾兰也不过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一不留神就被拉到了池塘边上。

贾兰的小嘴绷得紧紧的,眼看着鱼竿拉的越来越紧,绑鱼钩的丝线已经拽的噌噌作响,似乎下一刻就要崩断,他心急如焚的用手抓住丝线,憋足了劲儿的往后拉,终于那条黑鱼被拉的前进了几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