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红楼如此多娇》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木鱼落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红楼如此多娇 红楼如此多娇

    哪个女子不怀春,男人也是同样如此。贾环是金陵城贾府二老爷贾政之子,他当然也听过下人们谈论起贾府的辉煌: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可是他虽然是贾府中的三公子,但是这里边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想到自己的便宜哥哥贾宝玉,他心中又恨了几分,据说这厮生时实属怪异,通体异香,如同麝兰花开,口含美玉,贾府人人以为此子定非池中之物,日后可将贾世一脉发扬光大,从我记事的那天起就知道他的地位不一般,几乎是含在嘴中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飞了

    木鱼落 状态:已完结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红楼如此多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红楼如此多娇》,是作者木鱼落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哪个女子不怀春,男人也是同样如此。贾环是金陵城贾府二老爷贾政之子,他当然也听过下人们谈论起贾府的辉煌: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可是他虽然是贾府中的三公子,但是这里边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想到自己的便宜哥哥贾宝玉,他心中又恨了几分,据说这厮生时实属怪异,通体异香,如同麝兰花开,口含美玉,贾府人人以为此子定非池中之物,日后可将贾世一脉发扬光大,从我记事的那天起就知道他的地位不一般,几乎是含在嘴中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飞了

《红楼如此多娇》 第43章 少妇的哀怨(2) 免费试读

贾环注视着李纨,一张火红的俏脸上柳眉微皱,明亮的双眼好象也迷蒙着一层湿润的雾气,使她那梦幻般妩媚动人的眼睛平增不少端庄。

“嫂子……我喜欢你……”

贾环一边轻轻挪开她阻拦的玉手,那只大手悄悄的伸入李纨的身下,隔着罗裙揉捏着丰润的臀峰。

“天哪!自己都在干什么呀!”

李纨心中喊着,羞得无地自容,丰软浑圆的臀部被贾环的右手大力的揉捏,她忍不住的轻呼了一声。虽然看不见,但是却完全可以感受到小叔子在自己的罗裙下所作的一切。此时她感到一只温热湿滑的色手如同蛇一般在自己的臀根游走,她想要扭动着身体避开,却被贾环环住自己的身体,随之而至的一种异样的感觉,随着贾环渐渐加大的力度,那感觉迅速的扩大,汇成了难以言喻的快感,一阵过一阵的,自臀沟间流向了全身。

她说不出这种感觉,贾环的魔掌或轻或重地挤压着她的臀瓣,好像在品味一道美餐一般,李纨突然感到一个坚硬灼热的东西,火热地顶上自己的丰臀,她微微愣了一下,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身子颤抖着移动着,可是这样一来柔软的更是被贾环的坚挺不断摩擦……

不,不行,李纨很清楚,长期没有男人安慰,自己的身体抵抗非常差,再这样下去自己会先崩溃的。

“不要欺负我……三少……般”李纨的玉手缩回到背后,想摁住贾环的手,不让他的手继续往下游,却没有想到他轻轻的掰弄她的臀瓣,又用手指不断包抓起她的臀肉,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一松一紧就牵扯到两腿之间的敏感处。弄得她心中奇痒无比,手顿时又松懈了几分。却没有注意到自己什么时候被贾环扯去了汗巾,手贴着柔软的腰肉往下滑,很直接钻进她的亵裤中,手指灵活的在大腿根部捻弄着,诱导着她汹涌而起的情欲,快感在身体里迅速的蔓延着,终于将李纨紧闭的双唇掀开,发出微不可闻的淫糜之音,“啊……不要啊……”

不大一会儿,刚刚还只是一点湿迹的亵裤已是一片春雨后的泥泞(有删节)反而到这种地步,李纨竟然不知道该让他继续还是拒绝了,她觉得这样下去自己很对不起自己的亡夫,可是偏偏李纨的心中对贾环的动作产生不出一丝的反感,而干涸的内心也隐隐升起一丝幻想,希望他继续下去……

见李纨的反抗非常弱,贾环自然明白她此刻矛盾的心态,牵着她的嫩手微微一拉,嘴唇重新堵住她那颤抖着的粉红柔软的嘴唇。李纨娇羞的象征挣扎了两下,慢慢的闭上眼睛,玉手顺从的抱住他的脖子,丁香小舌在唇齿间滑动任贾环吮吸着她跳动的滑软香舌。

蓦地,李纨在慌乱与紧张中禁不住一阵颤栗,原来她那柔滑娇软无比的大腿根部再次被贾环的大手揉捏起来,并且迅速的变得潮湿,她微闭的眼神也变得慌乱不堪,她为自己那羞人的反应感到无比难堪,她狼狈地把香舌从贾环的口中抽出,低下头不敢看他。

贾环的手指轻而不急地揉捏着……手掌间传来一阵柔软无比而又充满弹性的美妙触感,令人血脉贲张。

一阵阵酥痒的感觉传遍全身,李纨四肢发软,大脑一阵昏眩,禁不住自己扭动着臀部,想让那处最敏感的地方更深入的触碰到那撩拨人心的修长手指。

感觉到嫂子的本能反应,贾环不由得色心一荡,他的手指逐渐收拢,只是贴着她的大腿根部不再继续。李纨再三逢迎,贾环却不再继续,只是隔靴搔痒般的挑逗着,李纨心中又慌又乱,只得睁开那双那双迷离的要滴出水的媚眼,继而不由得娇靥羞红,芳心娇羞不禁,原来贾环眼睛里藏着浅笑,分明是在捉弄自己。脸上顿时娇羞涌上来美丽靥红通通的,双臂紧紧勾住贾环的脖子,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不让他再看自己那楚楚娇羞、我见犹怜的羞态……

“嫂子,把头转过来,给我亲亲……”

贾环却不依不饶的扭动她的下巴,把她的脸蛋转过来,只见李纨此刻粉脸频摆、媚眼如丝,露出风骚淫荡的媚态,往昔的端庄贤淑的再也不复存在。搂着怀里柔嫩的娇躯,充分感受少妇胸部的柔软与弹性,大腿根部的手也开始加力,轻轻地用两根手指轻抚那片敏感之处,感觉手指都被体内涌出的濡湿,那地方的绒毛也滑滑的仿佛油腻的水草(有删节)……

李纨被那从敏感地带传来的异样的感觉弄得浑身如被虫噬,一想到就连自己平常一个人都不好意思久看的地方被自己的小叔子肆意揉搓轻撩,她就觉得又羞又怕,芳心深处不知怎么的分明感到几分刺激和不满足,彷佛下身深处需要更强烈、更直接肉体刺激……

“三少……别逗我了……”

看着贾环一直在故意挑逗着,对她稍做爱抚,李纨忍不住的扭动着雪白圆润的大屁股催促了起来。

“嫂子,你说什么?”

贾环的手指又撤退了几分,装作一脸不解的看着她。

李纨倚在他的怀里,任由着男人轻薄,脸红到耳根,低着头不敢再吭声。

“嫂子,你说呀……”

贾环见她双眸水汪汪的尽是带着哀求的春意,不禁得意地把湿润的手指抽出来,凑近她红透了的耳力轻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放下……别……”

李纨被他取笑得满脸羞红,白皙无暇的肌肤上也染上了一层粉红,她无力地摇头,被这样接二连三的捉弄,这不是一个普通女人能接受的事,但现在却发生在一个贞洁少妇身上。

看她急得要哭的样子,贾环当然不忍心让她难过,当下不再迟疑,手指钻了进去,一边揉搓着李纨的大腿根部,一边亲吻着她洁白的脸庞:“嫂子……你的身体真迷人……”

“唔……”

从李纨的小嘴里发出了如吟似泣的呻吟声。她的眼里波光涌动着无限的风情,小嘴散发着诱人的光泽。看着怀中娇小玲珑的少妇婉转承欢、娇啼不已,贾环心中更是得意洋洋,手指往中间最湿润处一滑,李纨立刻变得狂乱起来,她的双手抱着贾环的脖子,扭腰摆臀疯狂的迎合着,口中的呻吟也是无法抑制的倾泄而出:“啊……受不了……啊……不行了……啊……啊……”

贾环只觉得怀里的娇躯陡然僵直,雪白的乳鸽压得他几乎要窒息,一阵急剧的娇喘之后,滚烫的躯体在他的怀中软瘫下来,贾环的手指仍然被一双玉腿夹在那里,他刚一移动,李纨就哆嗦的摁住伸在她两腿之间的手,小巧的鼻尖随着剧烈的呼吸一咻一咻的,眉目间流泄出难言的欢愉与沉醉。

李纨仍然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根本不敢移动半分,她没有想到自己这么没用,只是被贾环的手指轻轻的一撩拨,就达到了欲望的顶点。自己好像是一个很饥渴的少妇,芳心不觉又感到羞涩和令人羞愧万分的莫名的刺激。

“嗯……真热呀……”

突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一瞬间,两个人都呆住了,贾环明显的感觉到李纨的身体因为紧张而猛烈地抽搐了一下。两个人刚才竟然忘记了贾兰还在屋里边睡觉。

可是过了片刻却再也没有声音传来,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兰儿……”

贾环试探性的叫了一句,同时在心中暗暗祈祷,希望贾兰这个时候千万别睡醒,否则看到自己这么抱着他的母亲,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也知道肯定在欺负李纨。

贾环抱着李纨的身体,暗自祈祷着,手指还在她粉嫩的大腿根部一动不动。

而李纨此时怔怔的看着贾环,眼里充满了不安和恐惧,两腿微微的颤抖着,显然想法和贾环的相差不远。

可是却没有回答,反而传来几声模糊不清的呓语,刚才的声音应该是贾兰梦中发出的声音,贾环心中顿时暗自侥幸。

“把我……抱出去”李纨脸上仍然挂着红潮,小声的叫道。

“哦……”

贾环也觉得这里过于危险,抱着李纨的身体蹑手蹑脚的朝堂屋走去,也没有管那只掉在地上的绣花鞋。

刚一卧室,李纨突然就挣扎着跳到地上,“啪”给了贾环一个耳光。

“啊!”贾环也轻声惨叫了一下,一手捂着脸颊,难以之心的看着俏脸低垂的李纨,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嫂子,你怎么了?”

贾环有些生气的问道,就差一步了,该死的。

“对,对不起,三少……我,我……”李纨结巴着说道。

“嫂子,没事……”

贾环赶忙上前把她的身体搂在怀中,他知道李纨的理智渐渐开始回复,不能这样拖下去。

“啊……别、别这样,呆会让嬷嬷回来看到成什么样子?”

李纨的身体猛然一僵硬,不断的挣扎着,但是被贾环死死的抱住,根本无法挣脱。火热隔着衣裙顶在她丰满的臀缝里,一股诱人的体香刺激着他的鼻子,贾环心里一阵舒爽。

他当机立断,一只魔掌伸进了李纨的肚兜里,握着她胀鼓鼓的滑嫩乳房揉捏着,另一只手则趁机伸进她的裙子里,摸到两腿之间。

“放手,不来了……”

在贾环的摸抚下,传来的快感再次一波波撞击着她的大脑,李纨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又要沉沦,当即低头在贾环的手背上狠狠的咬下去。

“嗷……”

贾环再次惨叫一声,后退了几步,满脸愕然的看着李纨,不明白她又怎么了。

“谁让你……你不放手的。”

李纨的脸上充斥着歉意,但是更多的却是决然。如果说从一开始李纨一直软弱的退让,那么现在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充满了决断。

“嫂子……我……你真舍得咬。”

贾环搂起袖子看了看手臂上铁青的牙印,有些哭笑不得,一时间欲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这么狠,你、你怎么可以对着嫂子……做这样的事……”

她虽然口中道歉,但是静了下来,因为刚才让她下决断的是自己的孩子,她知道如果这种事情如果有了第一次,肯定还会有第二次,长此以往她肯定会沉沦的,万一哪天被人发现,自己没脸见人不说,恐怕兰儿也会对自己很失望的。对于一个把孩子看的比自己性命更重要的女人来说,她的心智很容易坚定。

贾环呆呆地看着她,发现此刻的李纨特别的迷人,浑身洋溢着一股母性的风采,一时间,他有些不敢亵渎,感到自己刚才的做法是错的。

“嫂子,对不起……”贾环也内疚的说道。

“没什么,你走吧?”

李纨虽然此刻衣冠不整,但是却再也没有半分淫靡的气息。

“嫂子……”

贾环虽然很想说话,但也知道多说无益,只好无奈的转过身子。

“等等”他刚走到门口李纨突然开口把他叫住。

“怎么了?”

贾环心中一喜,赶忙转过身子。

“谢谢三叔这些日子对兰儿的照顾,你……以后……以后都不要再来了。”

李纨咬着牙齿把最后一句话说完。

“我知道了……”

贾环的心彻底的变冷,刚走出门,就听到“碰”的一声,身后的门关上了。

一关上门,李纨立即蹲在门后边无声的哭泣起来,她知道自己这次是伤了贾环的心,同时也憎恨自己为什么变成了一个淫乱的女人,刚才竟然做出了令人羞耻的举动:她竟然任由一个不是丈夫的男人在自己身上抚摸,甚至到了最后还被他抚摸高潮!更甚者还幻想和他……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这根本不是我应该想的,但是自己却每天都涂脂抹粉,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希望能够得到他的一句赞赏。

一切都是我的错吗?是因为自己不知廉耻的想法,还是根本控制不住的寂寞,自己本应是一个端庄恪守礼教的妇人,但这些日子却不能控制自己淫乱的举动!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