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木鱼落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木鱼落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红楼如此多娇 红楼如此多娇

    哪个女子不怀春,男人也是同样如此。贾环是金陵城贾府二老爷贾政之子,他当然也听过下人们谈论起贾府的辉煌: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可是他虽然是贾府中的三公子,但是这里边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想到自己的便宜哥哥贾宝玉,他心中又恨了几分,据说这厮生时实属怪异,通体异香,如同麝兰花开,口含美玉,贾府人人以为此子定非池中之物,日后可将贾世一脉发扬光大,从我记事的那天起就知道他的地位不一般,几乎是含在嘴中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飞了

    木鱼落 状态:已完结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红楼如此多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红楼如此多娇》,是作者木鱼落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哪个女子不怀春,男人也是同样如此。贾环是金陵城贾府二老爷贾政之子,他当然也听过下人们谈论起贾府的辉煌: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可是他虽然是贾府中的三公子,但是这里边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想到自己的便宜哥哥贾宝玉,他心中又恨了几分,据说这厮生时实属怪异,通体异香,如同麝兰花开,口含美玉,贾府人人以为此子定非池中之物,日后可将贾世一脉发扬光大,从我记事的那天起就知道他的地位不一般,几乎是含在嘴中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飞了

《红楼如此多娇》 第44章 少妇(完) 免费试读

一直到感觉屋子有些暗了下来,她才感觉到自己的玉腿间被亵裤包裹的地方黏糊糊的,非常不舒服。她自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慌忙走进丫鬟的房中,重新解开汗巾,把自己的儒裙褪了下来。看着亵裤上边湿漉漉的一片,充斥着一股味道,不断地刺激着李纨的感官,让她心中竟然隐隐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甚至想去嗅它、舔它,而她的玉手更是不由自主的隔着亵裤放在那里,沿着贾环大手经过的地方抚摸着……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虽然心中还在为刚才任由贾环轻薄而自责,现在却一个人在房间中自慰,用手指撩拨着自己越来越敏感的身体。到最后她竟然禁不住呻吟起来,闭上双眼,一意体味着被揉捏的快感,在这时刻,她想起了贾环,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全身裸露在除了丈夫外的别的男人面前……

一刹那,在李纨的感觉里,仿佛有感觉到贾环在身后用又粗又长的火热贴着自己的臀部,她只觉得越来越强烈的快感让自己全身滚烫难当,胸部的两颗乳房又挺又胀,被肚兜磨擦得好不难受,大腿上的体液不断地流下来,把本来已经湿透的亵裤弄得近乎透明,无论自己怎样自责、抵抗,我始终是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啊!!!每次手指的抽出都引起一声“噗”的轻响,让她又害羞又兴奋,禁不住呻吟起来:“嗯,啊啊……好、好舒服,很、很湿……来、来了!!”

此刻她雪白的脖颈都泛起羞耻的潮红,那原本端庄的眉目之间春意浓浓,水汪汪的眼眸全是渴望,全身火烫的如同发烧了一般。尽管她的理智的拒绝,但是内心深处的本能却不自主地溢出更多蜜汁……大腿根部的嫩肉随着自己玉指的每一次抽动都敏感的颤栗,一下一下似乎更加强烈的冲击着自己已经即将被攻破的心房。

确切的说李纨有一种屈辱的起感觉,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是这样,似乎精神上和肉体上都有一种莫大的煎熬,这让她想自我克制,但是自己那只恣意的玉手似乎又在劝她反正也没有人知道,这也不算是失贞,自己又没有和男人上床,有了这个想法,心中最初那种羞辱就变成了快乐的源泉……

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贾环的引导她肯定不会这样,但是现在却并不是那么抗拒,随着玉指的每一次蠕动,她身体上的快感就增加几分。将自己身上仅剩下的微弱羞耻和踌躇吹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哦……嗯……”

虽然自己手上的力气有些减弱,渐渐减慢了速度,但是李纨还是感觉自己仿佛要死了一般,感官都开始陷入恍惚,魂儿仿佛也脱离身体,飞向了天际……或者是空旷的太久,或者是从来都没有满足过,这次的爱抚比以往自己为数不多的经历中的任何一次都要来得强烈,如潮水涌来的性快感不停的冲击着她的心,似乎整个身体都要被大海淹没在其中。

呼吸欲止,芳心欲停,剩下的只有嘴唇干涸的张开着发出一声声沙哑的嘶叫,娇嫩的红唇特别显得饥渴,最后也被淹没在快感的波涛中,这一刻她的心仿佛就成了一块礁石,被快感的浪潮反反复复的拍打着,大腿间和乳房都已经被潮水冲刷出一道道红痕,雪白可爱的脚趾儿用力的在床上抽搐蹬动着。或许是欲望来的太猛烈了些吧,她的整个身体都麻痹在这种感觉内。一串串诱人的呻吟从李纨的娇嫩的小口中呼出,她已经忘记了一切,不知所云的胡乱呼喊着无意思的词语,李纨过去跟本不知道自己对欲望居然如此贪心,即使是以前自己的丈夫在世的时候,她也没有这么强烈的反应,一直以来都是中规中矩的,恪守妇道,可是那份中规中矩竟然在贾环的影响下消失迨尽。

一次次地探索着神秘幽深的火热腔壁上滑腻无比的粘膜嫩肉……每一次都让她婉转娇吟,披肩的长发随着身体的摇晃不断的摆动着,香汗也顺着发丝颗颗粒粒的滚落下来,手指尖传来的紧夹、缠绕,让她的胴体上浮起动人的绯红,交合处玉露飞溅,点点滴滴顺着玉指在胯间……

随着欲望的来临,李纨贤淑美丽的气质,这时变得淫荡的狂态,柔发散乱,脸色绯红,丰满的乳房一颠一颠的耸动着,她像是坠入了快乐的天堂一般。良久才感觉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欲望如同江潮般汹涌而来,玉手禁不住加快动作拚命的在胯下耸动着,如火的炙热在肚兜内酝酿集结。

随着一阵电击般的刺激,李纨的头向后用力的抬起,玉腿几乎完全叉开,感受着玉指冲进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那份令她全身神经都兴奋起来的绝顶快感,在她根本就来不及辨识和品味的状况下,混合成了一种诡异莫名的炙热……

她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似乎下一刻潮水就会涌上堤坝,雪白的贝齿紧紧的咬住嘴唇,无法控制的往上弓顶,可是——过了许久,期待中的高潮却一直没有到来,就差最后一点,自己的玉手却始终没有办法满足。这让她一时犹如云端跌入谷底,手腿也渐渐的冰凉起来……

时间在这一刻彷佛也静止不动,周围只剩下自己细细的呼吸,时光就这样逐渐的消逝……李纨还软软的蹲坐在凉席上,雪白色的亵裤仍然挂在腿弯,娇嫩的大腿根部此刻弄得一塌糊涂,白嫩的臀瓣上都是水渍……

她费力的翻身从凉席上坐了下来,穿上绣鞋,软绵绵的靠在那里,只见她长发散乱披肩,迷茫的脸上是痛苦与快乐交织而成的复杂表情,那原本洁白无暇的肌肤上浮现了一条条浅浅的红斑,亵裤还乱糟糟的挂在腿弯,平添了几分淫靡的气息……

李纨先是面红耳赤地看了眼前的微红的大腿根部,然后拿起锦帕擦拭起来,一边擦一边无声的流泪,她知道自己虽然最后强行制止了贾环,但是从这一刻身体却不再贞洁,刚才那撩拨起来的燎原欲火,是压倒她自尊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像在宣泄她心中难以表白的羞耻与无奈一般,泪水怎么擦也擦不干净,在她的擦拭中一次又一次地喷涌而出,那带无声的呜咽,叫人分不清楚她到底是快乐还是痛苦。却不知道这泪水是为谁而流,是为自己死去的夫君还是为自己;是为自己被人差点玷污的清白还是为刚才不只廉耻的举动……久久……久久之后,直到感觉天色完全黯淡下来,李纨才缓缓地平息,凌乱不堪的发丝沾粘在唇边,脸颊则上挂着晶莹的水滴不知道是泪珠还是汗水,那幽怨的双眸定定地看着自己的身体,然后缓缓的穿上衣服。

没有想到仍然不行,贾环又喝了几口酒心中多了几分酸楚,离去的时候看着李纨看自己时候那痛恨的眼神,他心中就非常的烦躁,一种深深的挫折感从内心深处弥漫着全身。

其实长久以来不管他承认不承认,心里都有一种攀比心理,和贾宝玉进行攀比。看着贾宝玉深得府中众人的喜爱,贾环心中自然也有几分嫉妒。

这种嫉妒是对亲情的嫉妒,只因为一个庶出,一个嫡出,就有天壤之别,他从小就没有尝试过父亲的疼爱,就连母亲和探春对自己也只是最近好起来,他清楚的知道那不是家人的感觉。的确他还有一个神秘的师傅,可是他现在想想又有些后怕,自己这个师傅恐怕对他也不是那么单一了。

本来以为李纨对自己真的好,可是她到了最后仍然拒绝了自己,她多半对自己也不是真的。

人总有失落和低潮,这个时候贾环的脑子想的非常乱,患得患失,胡乱猜疑着。

“三少,你喝了多少酒啊!真是的……丫鬟们也不管管你……”

突然一个声音从门外传过来。

“你是……”

听着如娇似嗔的莺莺软语从房门口传来,贾环才怔怔的抬起头,他不喜丫鬟进入自己的院子,而且屋里的东西也不愿意被人打扫,薛宝钗不知道才有这么一问。

这时薛宝钗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前,捏着鼻子扇了扇说道:“看看你喝了多少,连我都不认识了,如果我告诉老祖宗,看她怎么惩罚你!”

贾环张了张嘴,舌头仿佛完全麻痹了一般,只能够嗫嚅道:“哦……这个……啊……是宝钗啊……我……这个……你来我这里有什么事儿呀?”

只见薛宝钗穿着一身娇黄的长裙,外套一件白色薄丝圆领背子,一根墨绿色丝巾带紧束腰间,合体的衣裙并没有掩饰她婀娜美妙的曲线,反而把窈窕的体态勾勒得鲜明动人,尤其是薛宝钗浑身散发着少女的温馨和迷人的芬香,缕缕丝丝的钻进贾环的鼻孔,年少的他顿时激起亢奋的欲火。

“没事就不能来看你呀,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知道三少竟然是个酒鬼。你别再喝了……听我说,你看你喝了多少酒呀,你就少喝一点吧……真是的!”

薛宝钗看他根本不听,气得直跺脚,最后上前去一把把酒壶夺过来。

虽然她的言语非常辛辣,但是贾环却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关怀,这让他此刻冰冷的心升起几分暖意,那张俏脸在自己的醉眼下愈发显得白哲生动。贾环心中的醉意涌了上来,脑袋中空白一片,忍不住用手抓住她白嫩的小手。

“啊,你……”

薛宝钗轻呼了一声,身子急急地朝后挣扎着,口中焦急慌乱的叫道:“三少,你干什么呀,快点放手……快点,我可要喊人了……你干什么呀……”

马上看壮士,月夜观美人,醉眼看着眼前这么一个娇艳幼嫩的少女惊慌挣扎的样子,贾环只觉周身火热,心中的欲望顿时蜂拥而至,在酒精的作用下,迅速的从身上蔓延开来,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浑然不顾她的挣扎,一把便将宝钗搂到了怀中。“你快放开我呀……”

薛宝钗奋力的挣扎着,不断的用玉手捶打着贾环的身体,可是她孱弱的娇躯怎么能够和贾环相抗,在贾环的一步步逼迫下,最后她一直推到了墙壁上,再无后路可言,只能够用玉手死死的抵住他的胸膛,不让贾环靠近自己。

混乱中她头发已经散乱了,几根长发飘到嘴边,鲜艳的嘴唇咬住几绺飘忽的长发喘着粗气,俏脸上满布娇羞欲滴地嫣红,秀眉拧在一起,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颤动,逸出腻人的呻吟。

少女娇躯散发出的淡淡幽香让贾环有些心醉神迷,目光下移,她修长的颈项下肤色白皙,贾环忍不住的低头吻向她软软的嘴唇。薛宝钗的身体轻轻一颤,紧接着剧烈地扭动起来,玉手使劲的推搡着不让贾环靠近,头左右摇摆躲避他的嘴唇。

可是贾环并没有亲吻下去,而是把自己火热的躯体靠在她的肩膀上,然后把薛宝钗紧紧的搂抱在他的怀中,口中讷讷的说着:“我真的很累呀……你知道吗?”

“我知道,你松开我有什么话可以好好的跟我说……”

薛宝钗越挣扎反倒越是被他拖得更紧,只好无奈的说道,她知道贾环此刻已经喝醉,只能够由着他的性子来。

“真的吗……你真的知道吗……你又怎么能知道我喜欢……你,你真的喜欢我吗……”

贾环只觉浑身就像被烈火烧烤一样燥热难受,口中不住的喊叫着,最后发出两个不可辨闻的字——“嫂子”。

“他……喜欢我?”

薛宝钗听到这句话心中也一阵欢喜,手中反抗的力道不由得弱了几分,渐渐地被贾环搂住不能有丝毫动弹了。她此刻心中羞恼的同时更多了几分欢喜,这个情窦初开的女子被一个男人搂抱在怀中忍不住的吮吸着他身上霸道的气息。

听着贾环口中模糊不清的情话,她的心里滋生出一种完全无力反抗的情绪,顿时心神开始激荡起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