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鬼交人生l254122223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鬼交人生 鬼交人生

    “小楠儿”是我的小名,可能我爹娘想要个儿子,才给我取了这么个小名,后来叫顺嘴了,村儿里大人小孩都不知道我其实叫王艳丽!

    l254122223 状态:连载中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鬼交人生》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鬼交人生》,是作者l254122223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小楠儿”是我的小名,可能我爹娘想要个儿子,才给我取了这么个小名,后来叫顺嘴了,村儿里大人小孩都不知道我其实叫王艳丽!

《鬼交人生》 第一章:初见姐夫 免费试读

可算放暑假了,我心里多少会有点小激动。

毕竟是村儿里长大的孩子,每天骑自行车来回要走8公里的路去上学,对于我这样小身板的女生来说,还真的蛮辛苦的。

“小楠儿,去把鸡喂了”我娘叫着刚放下书包的我,径自提着一桶脏水出去了。

“小楠儿”是我的小名,可能我爹娘想要个儿子,才给我取了这么个小名,后来叫顺嘴了,村儿里大人小孩都不知道我其实叫王艳丽!

“哎”我答应了一声端起簸箕,去夏屋收了苞米,向鸡窝里倒了进去。小鸡在老母鸡的带领下,一个个蹦的老高!

“你姐今天夏黑到家,你一会去把炕收拾收拾,把烟头板拔了,娘整饭去!”娘边说边走向后屋。

听说姐回来,我特高兴。

爹常年在外打工,家里就我和娘俩,姐这一回来,家里可就热闹了。

我姐比我大7岁,而且跟我不一样,我平时很少说话,见到村儿里的长辈也不爱吱声。

因为这样,我爹就说我不随他,是捡来的,小时候我听到爹这样说,经常气的嗷嗷哭。

我姐呢,是个活脱脱的话匣子,总有说不完的话,只要一回来就给我买好吃的,买新衣服,还会给我讲大城市里的新鲜事儿,虽然听不懂,但是每次我都听不够,也让我对大城市产生了无比的向往。

“先吃吧,等你姐呆会儿回来我在给她热热”,娘拿起手里的大葱,咔擦一下掰成了两截。

我碗里盛满了饭,却没心情吃,只盼着时间快点过去,早点到半夜,姐就能回来了,看了一眼窗外,天还挺亮的,就扒拉一口饭,“妈,姐咋今天回来呢?”

“没说,那天打电话到你大舅家,娘上地了,也没接着,听你大舅说是今天夏黑儿回来。”

我“哦”了一声就不说话,闷头吃着饭,心里老惦记姐姐会买什么东西给我。

“姐?你回来啦?”

心里虽然十分惦记姐姐,可是还是被瞌睡虫带入了梦乡。

听见屋里有动静,才勉强睁开模煳的眼睛。

娘起身去后屋做饭,我跟着刚要从炕上坐起来,却发现姐姐身后站着个男的,赶紧缩回被窝里。

家里也没男的,我一直都只穿内裤睡觉的,这一下可把我惊的够呛。

“你个死丫头,知道我回来还睡这么早?看我不掐你”

姐姐说着,作势要把手伸进我的被窝,我吓的赶紧搂住被子。

因为这是在夏天,我盖在身上的说是被子其实也就是个小小的毯子,一不小心都可能走光的,毕竟屋里多了个陌生的男人。

“李丰年,把箱子拿东屋去,去后屋看看我妈整啥呢?你去跟着忙乎忙乎!”

姐可能看出来我的情况,把那个男人支开了。

“姐?他谁啊?”

我一边起来找衣服,一边问。

“你未来姐夫呗?还能谁?不然我能把他领咱家来?”

姐一脸不屑,好像我问的很多余。

“他多大了?干啥的?”

我继续追问,“在哈师大念书,27了!”

“不会吧?27了还在念大学?”

听姐姐这么说我确实很惊讶。

我17了,已经读高中二年级了,那个男的怎么会27岁还在上大学呢。

“你懂个屁?你未来姐夫现在读的是硕士,硕士,你懂么?”姐姐说到这儿满脸的自豪。

“硕士我咋不懂?不就是研究生么?我听我们语文老师提过,说是读了本科以后,才能读硕士。”

“小丫头片子长大啦?还真啥都明白。那你考试打多少分?将来能不能像你这个未来姐夫一样读硕士?”

姐姐每次问我分数的时候,我都比较脸红,虽然在家里人看来我学习一直蛮用功的,但是每次考试我都在3多分,根本考不上好大学。

只是我们村儿里从来没出过大学生,爹妈才一直坚持着让我念书,希望我成为我们村儿唯一的大学生。

“考了第十二名,”我答非所问的大声回答。

“不错啊,我老妹儿值得奖励!”姐姐满脸喜悦,她对分数什么的不是很有概念,她自己就念到小学五年,打心眼儿里只知道名次,听说我考了第十二名她到是真挺开心的,看到姐姐的喜悦,我也说不出后边的半句了,其实我们班只有7个人。

“来,吃饭了!”

娘把炕桌拿到炕上,那个男人也跟了进来,手里端着盘子,里边装的是切成片的哈尔滨红肠。

姐知道我喜欢吃,每次都会买一些回来,直到这时我才仔细瞧了瞧这个男人。

个子挺高,大概有米76左右,一身西装,看着挺洋气,圆圆的微胖的脸蛋上,卡着一副近视镜,头发挺长,刘海儿几乎要遮住了眼睛,样子还算可以,说不上帅,有那么一点学生气质,可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像3多岁的中年人。

那个男人也看了我一眼,转头去盛饭,端给了娘和姐姐,也给我盛了一碗,递给我的时候,好像一直在盯着我的胸口,看得我浑身说不上来的不自在。

“妈,他叫李丰年,在哈师大念大学……”

姐打开了话匣子就停不下来,开始给我和娘介绍起来,我一边吃饭也听得津津有味儿。

李丰年也插科打诨的凑上几句,听的娘一个劲儿的大笑,这个“姐夫”

还蛮逗的,我心里多少也对他有了一点好感。

吃完饭,已经后是半夜了。

姐姐每次回来我都要跟她一被窝,听她讲大城市的新鲜事儿,这次自然也不例外,拉着姐姐睡炕头。

以前姐姐都很高兴,这次似乎有一点不情愿,但是在我的执拗下,还是决定跟我睡在炕头了。

李丰年挨着姐姐睡,娘自顾自的去睡在炕梢。

娘从炕琴里拿出个大被给我和姐姐,足够我们俩盖的,把我的毯子给了李丰年,他便盖上了毯子,窸窸窣窣的在毯子下边脱衣服。

我也和姐姐在被子里脱了外衣,我还是习惯的只穿内裤睡,姐姐也脱得只剩了内裤,便把我们的衣服放在头顶的凳子上。

姐姐伸手按了闭火,屋子里一片漆黑,姐姐便跟我聊起了她的大城市趣闻。

我很喜欢听,所以原本的困意也就少了很多,经常问这问那,姐姐也没不耐烦,总是耐心的告诉我每个细节。

我和姐姐是面对面的侧躺,我的背后面向墙,在这炎热的夏天,有那么一丝丝令人舒服的凉劲儿,还很舒服。

姐姐有个毛病,就是说话的时候爱手舞足蹈,所以经常会碰到我,我倒没有不习惯,反而更听得入神。

渐渐的,我感觉姐姐有点在向我这边挤,而且是越来越挤,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的我,多少能看见一些,好像那个男人正在钻进我和姐姐的被窝。

看见了他钻进了我和姐姐的被窝,我心里又惊又怒,可是又不好说什么,毕竟我俩中间还隔着姐姐。

我还在跟姐姐说着话,可是姐姐似乎有点心不在焉,而且呼吸好像越来越急促,虽然还在跟我说话,但是偶尔会“嗯嗯”两声,也会“哎呀”,像是忍着,又像是叹息,尾声的呼气很重。

而且整个身体还在一耸一耸的动着,因为我和姐姐已经挨在了一起,所以感觉得特别清楚。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稍稍侧着抬起头去看那个男人,黑暗中他正抱着姐姐,正是他在姐姐的屁股后一拱一拱的,才会弄的姐姐身体一下一下的耸动。

我抬起的头重新回到枕头上,有点不知所措,虽然我不知道他俩在干什么,但是隐约觉得他俩可能在做那个事儿。

这个经历我也不是一点没有,记得我5岁那年,因为家里就一铺炕,所以我从小到大都是跟爹娘睡在一张炕上,有一天睡到半夜的时候,被娘的叫声惊醒了,我迷煳的张开眼,眼前的画面把我惊呆了。

只见娘像狗一样跪爬在炕上,爹跪在娘屁股后边,把他下边那根粗大的肉棍儿插在娘的屁股里,我吓得赶紧蒙上了被子,一声不吭。

可能是娘和爹也发现了我的行动,从那以后我再也没看见过爹娘干这个。

直到上了高中,我才知道那个事儿叫“肏屄”,男人尿尿的肉棍儿叫鸡巴,女人尿尿的眼儿叫屄,也有的男生管鸡巴叫牛子,我听了心里好笑,牛的儿子又哪里惹到你们男生了?我并没有真正见过男人的鸡巴,那天看见爹的鸡巴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儿,跟本没看清啥样的,但是我却经常拿镜子看自己尿尿的屄,自己有时候会特别厌恶,长的恶心死了,有时候还会发出腥味,我虽然不是有洁癖的人,但是总觉得自己身上会发出那种味儿,怕被别人闻到,那可就磕碜死了。

咋就不闲磕碜呢,也不偷摸的?既知道他俩在做那事儿,我的呼吸也有点急促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有点激动和好奇,好像两腿间尿尿的地方会有反应,至于是什么反应,我自己也不知道,只觉得那里似乎有东西流出来,就像来事儿,但是并没有那么多的流出来。

姐好像耸动得更快了,似乎有啪啪声传来,这个声音我不是很陌生,我听过爹的下身撞击娘的屁股,就是这种声音,这个我很笃定。

姐已经不怎么说话了,嘴里全是“嗯啊”的感叹词,“姐”

我轻声的叫了一下,“嗯?咋啦,妹儿?”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我现在不应该打扰他俩,我没继续说话,姐就继续嗯嗯的轻轻哼着,似乎很有节奏。

我正不知该怎么办,姐忽然伸手抓住了我的一只奶子,我刚想叫,还是忍住了没出声,毕竟我不想让她身后的男人发现这一点。

虽然我们姐俩以前也经常会这样闹,互相抓奶子,可是目前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情况,姐正和男人那个呢,这一抓可能不是跟我玩,而是完全无意识的动作。

我并没去拿开姐的手,姐从小就疼我,她乐意抓我奶子,我就让她抓个够。

我心里想着,但是奶子上的那只手反而动了起来,刚开始还只是抓着,现在我已经能感觉到了它在蠕动,似乎在揉搓,又是在轻捏,拇指已经按住了我的奶头,在我奶头上来回搓着。

我被弄的浑身一颤,姐的这只手似乎不满足于我的一个奶头,而是拇指按着奶头,往下拉我的整个奶子,再用食指和中指去把我另一只奶头也捏在了手里,然后在用力把我的两个奶子往一起抓。

居然一只手同时玩弄我的两个奶头,我心里这么想着,却立马惊出一身冷汗。

这……不可能是姐姐的手,姐姐的手没有这么粗糙,姐姐的手也没这么大……难道是……我不敢再往下想了。

姐姐似乎闭着眼,嘴里边的“嗯嗯”声频率越来越高,身体向我这边一下一下的耸的越来越快。

抓着我奶子的那只手与此同时也越来越用力,似乎要撕扯掉我的奶头。

我忍住不敢出声,生怕姐姐发现这尴尬的一幕,我想翻身躲避那只手,可是我背后就是墙壁,没有了翻身的余地。

终于,姐姐发出一个长长的“啊……”

身体停止了耸动,转而为颤抖,他身后的男人也闷哼了一声,不在往姐姐身上耸动了。

抓在我奶子上的那只手,用力的抓了两下,抽了回去,虽然在黑暗中,但是我也看到了,那只手来自那个男人,并不是姐姐。

想想居然被一个刚见面的男人摸了奶子,而且这个人还可能是未来的姐夫,我心里的恨意陡然而生。

可是我身体确很诚实的产生了变化,奶头因为刚才被姐夫的揉弄硬了起来,现在还傲人的站立着,似乎渴望着再一次的蹂躏,下体尿尿的地方也再一次有液体流了出来。

发现自己的变化,心里对这个猥琐男的恨意少了许多,反而自己的脸红心跳的像喝醉了酒一样,自己都能感觉到脸上的高烧未退。

姐的呼吸声逐渐变的均匀起来,那边娘睡的很实,呼噜声虽然不大,但是也清楚的表明了娘此刻正在梦乡呢。

只有我没有完全睡着,刚才的经历实在是太让人心惊胆战了,我一时之间根本无法接受。

因为那个男人不再挤过来,我终于能转过身背对着姐姐。

心里一阵阵难过,觉得自己对不起姐姐,又恨这个李丰年。

按说姐姐找到了男人,又是个大学生应该替姐姐高兴才对,可是他竟然是这样的人……要跟姐姐说,还是不说呢?我翻来覆去睡不着,也许他只是想摸姐姐的奶子……摸错了……可是这怎么可能呢?我奶子又不大……刚想到这些,他手指按揉我奶头的画面又重现了,我夹紧双腿,下身却传来了阵阵快感,我有些眩晕,不敢想下去了,迷迷煳煳的竟然睡了过去。

梦中,似乎有只手隔着内裤按上了我的屁股,是那只熟悉而又陌生的手?我一下惊醒了,身子向墙这边缩了缩,事实上我已经退无可退了,我明白发生了什么,可我竟不知该如何反抗。

我能感觉到那只手在颤抖,手心里的汗水混着滚烫,像烙铁一样熨得我一抖,喘出得气都是粗的。

那只手终于不满足于在我裤衩外边摸我的屁股了,它开始拉着我的裤衩边缘往下扒,我不想让他知道我醒了,于是使劲压住自己的内裤。

我听到他气喘如牛,费了好大的劲,我终于还是没保护住自己的内裤,被他扯到了屁股下边。

裤衩在屁股的下边,我毛茸茸地腿缝和屁股上传来了一点点凉意。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