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l254122223为作者的小说 l254122223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鬼交人生 鬼交人生

    “小楠儿”是我的小名,可能我爹娘想要个儿子,才给我取了这么个小名,后来叫顺嘴了,村儿里大人小孩都不知道我其实叫王艳丽!

    l254122223 状态:连载中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鬼交人生》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鬼交人生》,是作者l254122223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小楠儿”是我的小名,可能我爹娘想要个儿子,才给我取了这么个小名,后来叫顺嘴了,村儿里大人小孩都不知道我其实叫王艳丽!

《鬼交人生》 第三章:噩梦的开始 免费试读

我浑身僵硬,手却在身前死死攥着,想:他要是真如所料过分缠我,该不该一拳打过去?可是身后的流氓把下体又往前凑了凑,已经贴上了我的屁股。

我当然感觉得到,甚至那条微微勃起的硬度也清清楚楚。

虽然拿不定主意,让他为所为的胡来我是死也不会肯的,拳头攥了又松松了又攥,却始终下不定决心挥出去。

我这样的姑息养奸,就给了流氓可乘之机。

在我奶子上那只手胆子大起来,先是小心翼翼地揉捏,然后终于放肆,整只手盖住了我小巧的奶子,不管不顾揉捏起来。

色胆包天,真是颠扑不破的道理!这事情一旦开始,我要他自觉醒悟停手,那是猫鼻子上挂咸鱼,休想啊休想了。

其实这行为还在我可忍受的范围之内。

毕竟一双奶子早就失守了,被多摸几次还是少摸几次也没大区别。

担心多的反倒是股上的那根棍子,分明硬起来了!直挺挺地杵在我的屁股肉上,热情如火。

我就慌张起来,心怦怦跳得似乎要从喉咙蹦出来。

从没跟异性这样接触过的我,身子也是久旷的,沾着火就要熟的意思。

这时自己已经感觉情动,下面一点痒的意思,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

好在四下一片漆黑,装了睡觉遮掩。

我就咬了下唇继续忍耐,安慰自己一切都是为了姐姐以后的幸福,不能把这件事闹大。

那手的挑逗猥亵下,捏得奶头慢慢硬起来。

酥痒从我的皮肤浸入身体,心神也漾起伏不定,我攥住拳头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抓住被子,有了要把身上被子掀掉的冲动。

我胸前的动静越来越大!渐渐的几乎忘记了顾虑,完全放肆起来。

我的一只奶头给两手指夹住,左右扭动着。

那痒的感觉里就夹杂了微微的痛,痛和快是不能分割的。

我的呼吸也慢慢变得沉重急促,无法平静,甚至有了一丝丝的冲动。

他似乎没察觉到我的这些变化。

他起先是胆怯的,直到情欲上头的时候完全不能自制了。

我两坨沉甸甸的肉被抓着挤压揉搓,变换出不同形象。

我甚至觉得那手指已经完全嵌入进来,和自己的奶子融为一体。

这样有力的手指也让我想到坚硬的生殖器官!于是这侵犯就格外具备了意淫的味道,也唤醒了我身体的反应。

情欲是可怕的!我能明显察觉到下面的湿润,腿间的那股暖流,慢慢的蠕动到了出口,然后在内裤上融化,羞成一片。

让我整个身体梦魇了一样不受控制,酸软和战栗几乎要摧毁我的防线,满脑子也只剩下心慌意乱。

我明白这可能是我沦陷的前兆,理智提醒我不能坐以待毙,挑明了当然有顾虑,我不动声色地微微扭动了下身体,同时从鼻腔发出“嗯”的一声,似乎是梦里呓语那样的轻微,同时也是怕惊醒熟睡中的母亲和姐姐。

这样的警示我认为是够的,料到惊动了他以后,一时半会儿必定老实的。

至于后面会不会卷土重来?不用想也一定会。

我也只好眼巴巴期盼这流氓可以知难而退。

那手果然不动了。

虽然老实下来,却还舍不得放弃,手还趴在我的奶子上。

我的身体却还在继续升温,好像胸口上的手是块烙铁一样,一刻不停地在给自己加温。

我闭着眼努力调整呼吸,希望自己不要去想。

不去想那只手!不去想那根抵着自己屁股的肉棒!等过了十余分钟,他果真抽出手来开始扒我的裤衩了。

我的裤衩本来贴身,绷得紧实。

加上他可能真的有点怕惊醒我,或者说闹出大动静,自然脱得艰苦。

在他把我裤衩拉到臀股的时候,我为了不让他得逞,一条胳膊挥上来,搭在了自己屁股上,刚好把裤衩挡住了。

他又停了下来,再等了几分钟,才又来扒拉开的我胳膊。

又把裤衩往下拉了几分,我只能用左臂无声的反抗。

他这回没了那耐性,不管不顾去扒。

我的裤衩被他退到了腿弯处。

我雪白的屁股顿时暴露出来,可能在黑暗里会分外显眼,我不去想了。

他忽然靠了过来,给我反应的时间也少。

刚开始,我还觉着他没这么大胆,总要畏畏缩缩以后才敢真动。

我还想着怎么不动声色要他知难而退,谁知道就一眨眼功夫,股缝里已经进来东西!那东西滚烫火热,硬邦邦戳过来,野性十足。

我本来身体软着,这时候忽然觉着一股热流冲上头来,心上勐跳一下,沾着就爽利的样子。

一时间竟然忘了抵抗,随着腿间那一下解痒的热,阴道里传来了刀割般的剧痛,身体里已经充实。

我“嗯”地闷叫了一声,虽然尽量压抑住声音,可是在这寂静的夜里,这声音确无比的响亮。

他赶紧腾出正在揉弄我奶子的左手,来捂我的嘴,似乎是怕我发出更大的声响。

但是他下身确没停止进攻,反而使劲的顶了进来。

我感觉下面似乎被什么东西一下子撕开了,一个热乎乎梆硬的东西就那么肆无忌怠的钻了进来,疼得我身子勐地蜷缩起来,下意识的用手去推,却又感觉浑身无力,我只能情不自禁的蛇一样扭动。

他紧紧抵住我的屁股,也不敢太使劲的动,鸡巴确愈发硬的很,在我屄里不住跳动着。

我还闭着眼睛体会。

牙是咬了的,虽然那根东西没大动静儿,间或的勃动却还是被我的敏感捕捉到了。

刚才我一下肉紧,也的确是不由自主的反应。

对于从来没接触过男性的我来说,这一下太过激烈了,疼痛和一丝丝快感的交织,让我心里根本平静不了。

毕竟久旷的身子,捱着挑拨就情欲勃发起来,似乎就这么也能奔着高潮去一样!其实是有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反正进来了,索任由他大闹天宫也好!总胜过破了处女没捞着欢喜。

然而这是万万不能说的,连想一想也自觉无地自容!他开始慢慢蠕动。

没错,蠕动总算也在动了。

照他的欲望,可能巴不得稀里哗啦一通死插,陷在我屄里的鸡巴已经硬得欺铁赛钢了。

蘑菰头的触觉还是让我头皮发紧。

一进一出之间,已经开始滑顺,尽管只是蜻蜓点水略显不足,可架不住点啊点啊的反复点。

他在我身后一口口的吸着气,可能是因为我的屄太紧了,让他格外舒服吧。

疼劲儿过去了,竟有一丝丝快活。

这样的慢工细活也叫我难熬。

我的是腰是被他搂着的,屁股自然向后噘着,清楚地感觉到姐夫每次紧贴过来时的毛发摩擦。

更加羞的是,下面已经汪洋一片,姐夫的鸡巴在里面充支撑着,甚至每次回去的时候竟然还有粘连,那是我们两人的粘液和我的血的混合。

这样缓慢的行动,反而更能叫我体会到连接处的细节,这些细节在我的脑海中绘出一幅画面来,刺激得我逐渐兴奋起来。

黑暗里我和姐夫两个人都默不作声。

一个小心翼翼的操,一个战战兢兢的装,操的这个固然如履薄冰,装得那个又何尝不是胆战心惊!到底他沉不住气,磨蹭了一阵就不自主地快起来。

好在过渡的平稳,也没叫我警觉到不妥。

渐渐水声唧唧,猫食一样响起,每次进来也要撞到我的屁股了,屁股下去又弹起来了。

我的身体随着撞击轻轻的晃动。

“啊…”我被戳中一处要害,口呻出来一声。

虽然声音很小,但在这夜晚里还是格外刺耳。

他因为操的兴起,早忘记捂着我的嘴了,这下我不能继续装睡,他却是吓了一跳,整个身子紧绷似的停住,只有鸡巴还在我屄里一跳一跳。

我反手推住了姐夫的胯部,用力低档他的侵略。

口中想要大声呵斥,却又不敢,自己也是心虚的,这事儿如果被姐姐和妈知道了什么后果,我也不敢去想。

只盼望把他推开,我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继续睡觉,他赶紧回到姐姐身边躺下才是上选。

他的确被吓了一跳。

然而现在这种情况,想让他不继续操我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他索一把死死按住了我的屁股,上下翻飞进退如狼一通死命干!似乎他什么都不管不顾了!胯部撞在我屁股上啪啪直响,鸡巴捣蒜一样杵得集密有力。

我就被干得“啊啊啊啊”一连串轻叫了几声,身体鱼一样活动起来。

可惜这条鱼是被按在猫爪之下的,任凭扭动也无济于事。

不等我恼羞成怒,快感已经蹿升到了极点,双腿一蹬,脖子伸展,人被闪电击中一样,脑海里一片空白了。

身后的动作还在继续,追加给我一波波尾韵,让我全身瘫软如泥,更别说什么挣脱了!这时刻我瘫软一团,砧板上的肉一样,被姐夫按着身子一波又一波的攻打。

他鸡巴硬的铁一样,我也没再挣扎,他就梗着脖子继续弄我。

我恍惚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发现他还在后面搞自己。

那东西火热坚挺,在身体里面横行无忌。

因为刚才有过了一波高潮,下体里水液十足,被插得唧唧直响,自己听着也羞耻。

奋力勐地一身,姐夫的鸡巴就脱离开了。

我也不敢去对他兴师问罪,默不作声团身躲开。

手忙脚乱提自己的裤衩。

他干得正爽,哪里肯放过我?一下扑上来,迎面抱住我。

湿漉漉的鸡巴正抵在我肚皮上。

把头附在我脖颈上小声叫着:“王楠!王楠!”

我不做声,用力推他的腰。

偏鲶鱼一样滑熘熘推不。

只好拼命扭动身体,希望从他下面逃出去。

姐夫两腿分开夹住我,又伸手到下面去褪我裤衩。

我挣不过他,也不太敢弄出大的声响。

只几下子我的裤衩就脱到膝盖,他就腾出一只脚去蹬。

不论身下的人怎么不配合,这裤衩终究还是被踢下去了。

那条腿顺势进我两腿之间,跟着身子下滑,自然占据了军事重地。

我已经感觉到他那东西顶在紧要处了。

我要是真心挣脱,当然可以大叫一声翻身而起。

让姐姐和娘看看他的这付贱嘴脸。

然而我这时候却没了抵抗的意愿!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既成事实,还是因为他那两声王楠柔软了心思。

轻舒了口气,不再挣扎。

任凭那一根湿滑的东西找对地方,戳了进来。

这时候两人耻骨交接,贴得紧密如胶,略有移动就能感到耻毛娑娑。

他抱住我叫了声小妹儿,我把手放在他腰上捏了一块用尽力气拧一把,小声说:“你还有脸叫我小妹儿?”

只觉着姐夫将脸和自己的面颊贴在一起磨蹭,下面仍旧死命抵着,两腿还在不住往上用力,似乎要进来得更深些!喘着粗气又叫了声小妹儿,口鼻热气在自己下颌,粗重又悍然。

我不说话了,气恼是必然有的,却恨也恨不起来。

混账固然是混账,却还是在心底有点喜欢上这种腻人无比的亲密。

纵然此刻的羞耻,也掩盖不住内心的波动。

他一双手抓住两只小巧的奶子,轻捏慢揉。

手指压进乳肉里,然后把奶头挤得更坚挺。

头摩擦着我的脖颈,麻痒又舒服。

我深深吸了口气,不愿意让姐夫察觉自己气息紊乱。

但这悠长的呼吸在黑暗之中却又显得格外诱惑娇柔,惹人遐思。

他的身体又开始耸动。

这次动得不急不缓有条不紊起来,坚硬的鸡巴退出去再送进来。

我就清楚的感觉那抽离和入侵。

我双腿蹬得笔直,控制了自己挺起身体迎接的欲望。

脸上滚烫如火,牙齿死死咬住,想:好歹他快点儿结束了,万一忍不住叫出声来,那恐怕是要死人的。

可他偏偏不知趣,插几个来回,嘴里要叫一声小妹儿。

他那边每叫一声,我这边就多一份羞愧。

更羞愧的是下面水儿更多起来,慢慢又有了唧咕的声音。

这声音时时刻刻提醒了我两个人正在干什么!每听见一声小妹儿,我就全身不自主地紧那么一紧,实在听到这叫声里的意味深长!干脆用手掌心去堵了他的嘴。

姐夫既然口不能言,只好埋头苦干。

也许是操的是自己的小姨子让他太兴奋,愈加发奋图强奋不顾身勇往前直了。

黑暗之中一边干着还不忘四下乱摸。

从我屁股大腿到腰肢胸腹再到手臂脖颈,把我全身探索了个遍。

我也是很怕的,被摸得扭来躲去,几次险些笑出声音来。

要不是因为在这个场景下,也只能奋勇忍住了。

做到一半姐夫想换个姿势。

我自然死也不肯配合,任凭他花言巧语哄骗,只是默不作声也不肯动弹。

姐夫勉强把我翻到自己身上,也是绝不动一下!姐夫只好奋力挺身颠我。

把我颠簸得骑醉马一样。

只是这样比较费体力,难以久长。

况我身骄肉贵四肢不勤,鸡巴从我屄里滑出来也是绝不肯扶一把的!这倒浇蜡烛的乐趣,自然减免一多半儿。

然而他毕竟是这里边的老手,这一场仗从游击战打成持久战,又从持久战打成胶着战,我估计快一个小时了他还在奋力拼杀!对于初经人事的我哪受得了?

我高潮又来了三回,牙根都咬得麻木了。

见他还没休战的意思,心里焦急——再这么下去,我明天下地走路干活都不成了。

就伸手去摸他贴在我阴唇上的睾丸,阴茎虽然都插进我屄里了,睾丸也在不停的撞击我的外阴唇。

姐夫可能没想到我会忽然主动摸他睾丸,我这一主动,他立马就轻叫了起来,顿时菊紧蛋缩,一泄如注……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